第188章 横行霸道

上一章:第187章 草木妖魂 下一章:第189章 浮屠口诀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荣枯道宗,柳暗花溟!

自从柳叶墨云自天角现身,便在飘摇之中一化二,二化四……当它们飘到镇百山附近时,已经化作六十四重!

当初,这样的乌云,只一片就砸碎了整整一座铜川府。

秦孑的眼角,不易察觉的跳动着,在雍容华贵间透出了一抹淬厉,低下头对着屠苏淡淡一笑:“荣枯道出了全力,还真看得起我们。”

屠苏的小脸都青了,小心翼翼的望向要打这一仗的曲青石。

曲青石的笑意清淡,依旧扶手望天,嘴唇却在轻轻的嗡动着,正在准备法术。

活佛、须根等人是被催生出来的高手,真元虽然浑厚但却庞杂,以前修习过的法术难以再用,动手的时候多以蛮力相击,这才被称作‘十三蛮’或者‘蛮十三’。牧童儿也是如此,他懂得法术应该如何催动,可是成为十三蛮之后,体内的真元与道法有了冲突。

但曲青石不然,他得到的,是比着槐楼心法更纯烈的草木之力,又传承了牧童儿的记忆,槐楼之内诸般道法,他信手拈来!

六十四重墨云,一朵接着一朵,缓缓飘到了篷滂小境之上,一个瞬间里,梁辛只觉得呼吸猛地窒闷起来!旋即,墨云轻轻一震,竟然向着四下散开,让出了众人头顶上那一片天空。

墨云散开却并未远离,而是首尾相衔,结成了一道方圆不过三里的圆阵,就好像一道柳叶编织的草环,把篷滂小境稳稳拢在中央。

‘柳环’缓缓的旋转着,看上去,暂时还没有要出手的意思。

梁辛有些疑惑,神通轰击讲究快如光电、猛若风雷,这才能一击奏效,可这次荣枯道出手,声势搞得是够大了,但是来得却慢得离谱,看起来意在威慑,并不想伤人。

秦孑也想到了这一重,缓缓摇了摇头,她也不明白荣枯道在弄什么玄虚。

又等了片刻,忽然一道金色光芒穿云而过,停在了众人头顶,灿灿神芒在夜空中显得异常刺目,随即金光崩裂,一个声音自空中铿锵响起:“夜观天象,妖气充盈,有灾星自镇百山出世,枯荣道不敢有负天道,越俎代庖,发动柳暗花溟诛妖,还请离人谷诸位师兄暂退,他日登门谢罪,任凭师兄责罚!”

飞剑传音,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神通,古怪的是荣枯道的做派,他们正经要打,可也的的确确给离人谷弟子留出了撤退的时间。

看上去,真好像是荣枯道怕离人谷恶战之后高手陨落,无力诛妖,他们才要代为出手……可谁是灾星?

梁辛倒真认识个灾星,不过他老人间正在小眼的骨海上漂着呢。

秦孑琢磨了一下,双手一摆,一道青色光芒从她手中掠起,转眼消失不见,给荣枯道回了一直传讯飞剑。

二祭酒觉赶紧拉着她的袖子,巴巴的追问:“您回的啥?”

秦孑嘴巴动了动,犹豫了下之后,笑道:“放屁!”一时之间,大笑声、喝彩声、赞许声从小境里冲天而起,尤其跨两笑的最大声。

没等多久,第二支金色飞剑带来回讯,这次只有短短的两个字:“寅时!”

寅时,六十四重墨云尽化柳暗花溟!

此刻距离寅时也不过半柱香的功夫了,秦孑不再回讯,转头望向了梁辛:“受伤的、修为不够的,要不要先避一避?”

曲青石要打这一仗,四兄妹都不会走,缠头和北荒巫护主留下,大小活佛根本不把天上的云彩当回事,小汐自不必说,也就黑白无常和郑小道想走,斯斯艾艾半天最后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。

外人都留下来,离人谷的弟子当然也要守着,木妖撇了撇嘴巴,嘟囔了:“蠢笨之极!”可说完之后,自己又笑了,脚下更是站的稳稳当当。

梁辛伸手把小汐拉到身后,小汐也不逞强,老老实实的躲到了后面,口中却轻声笑着:“其实,咱俩一块躲到大小活佛后面多好。”话音刚落,只见黑白无常、郑小道、木妖这一干闲杂人等,全都跑到了憨子身后。

柳亦有样学样,独手一探把青墨揽到身后,随即只觉得手上一股大力奔涌,立足不稳情不自禁后退两步,再一看,小丫头把他挡住了,回头对他说了句:“你修为不成。”

正说笑间,墨云结成的柳环又是一震,梁辛昂首望天,随即大吃一惊!

随着这一震,无数新的柳叶墨云突兀现身,自柳环之后一重又一重,密密麻麻一路扑卷直到天角尽头,一眼望去,像极了夕阳没落前遮蔽天空的鱼鳞云!

秦孑的脸色更难看了,暂时顾不得去想荣枯道的神通,为何比着先祖记述中强大了许多,她更担心的是就算曲青石或者憨子活佛出手,能挡住柳暗花溟,可巨力轰撞之下,离人谷恐怕也要毁掉了。

就连大小活佛也脸色一变,同时站起身来。

这一道神通显出的威势,比着卸甲山城的破月三一犹有过之!梁辛突然觉得,在柳暗花溟之下,自己就像一条锅子里的鱼,此刻,荣枯道给锅子盖上了锅盖,在他身后的小汐也浅浅的闷哼了一声。

秦孑朱唇轻启,轻轻的吐出了四个字:“时辰到了!”话音落处,漫天柳叶墨云霍然流转,从四面八方疯狂的涌向众人头顶那一片小小的天空,随即一声闷雷震裂苍穹,暴雨将至!

即便心情紧张,柳黑子还是咬着牙说了句笑话:“乍一看,好像是秦大家发动这道神通似的。”

没人搭理他,所有人都咬牙瞪眼,不论修为尽数蕴足全力,梁辛也是如此,不是他不信曲青石,而是身处可怕的压力之下,不由自主地紧张,他经历过柳暗花溟,先是暴雨倾泻,随即地面中钻出无数巨藤横扫一切,最后巨藤爆裂,浩瀚法力清空一方天地……

可就在柳暗花溟发动的顷刻,曲青石却突然放松了下来,脸上的虐戾不变,目光里更多出了一份轻蔑,背起双手溜溜达达的走回到众人身边,先伸手扶起牧童儿,又拍了拍梁辛的肩膀,笑问:“老三,怕不怕?”

梁辛傻眼了,心说你不打了?嘴里回答的也挺实在:“不怕……还有大小活佛。”

曲青石放声大笑。

梁辛被他给笑毛了,也不知道该说点啥,随即才恍然发觉——没下雨!

柳暗花溟,只打了声雷,然后就没动静了……赶忙再抬头望天,只见头顶上的乌云正层层流转,向着西方奔涌而去。

酝酿已久、声势骇人的荣枯神通就这么走了?不光梁辛,所有人都一头雾水,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,曲青石伸手指了指天空,笑道:“上去看!”

青墨二话不说,展开青黑战旗把同伴裹住,催动法术直升半空,秦孑也带着屠苏跟了上来,等到了高空,众人循着墨云离开的方向极目远眺,跟着不知是谁,突然惊呼了一声。

天地间不知何时生出了一棵大树,槐树,距离他们大约三百里之遥。

与槐树相比,离人谷的篷滂连棵竹竿子都算不上,筷子?牙签?梁辛也不知道哪个形容更贴切,因为这棵槐树实在太大了,简直就是一座通天神木,即便他浮在半空、远隔数百里去看,也看不到槐树的顶冠叶梢!

而荣枯道的柳暗花溟,无数柳叶乌云正挟着横横天威,围住槐树发疯猛打,巨大的藤子挥舞中,能够轻易毁掉一桩楼宇,可是对上天槐,却显得那么疲软无力……

秦孑见闻广博,再仔细思索片刻之后,脸上的笑容清透起来,对着曲青石轻轻点头:“树大招风!秦孑有幸,能亲眼目睹槐楼绝技重现天下!”

树大招风,槐楼神通。

千多年前,正邪恶战激斗正酣,邪道集结高手,先以内应毁掉离人谷护山大篆,再从千里外发动神通奇袭,离人谷仓促应战,门下宗师集结一处苦苦支撑,不过几个时辰就已经是伤亡过半,赶来的同道战友却束手无策,邪道神通已成泰山压顶之势,就算能将之击碎,巨力荡漾之下镇百山也会被夷为平地。

巨厦将倾时,槐楼宗主领门下高手付援,施法间一棵天槐自镇百山之外现身,迎风而张,转眼将邪道神通尽数引走。

这是‘树大招风’第一次现身修真道。不仅离人谷得以幸存,这道神通更是扬名天下。

天下道法,十之八九都会被这棵以真元凝化的天槐引走,邪道高手遇到槐楼宗师,不敢扔法宝,不敢砸神通,想要取胜只有遁化身法以身攻敌一途。

离人与槐楼也由此结下了同生共死的情谊,须根杀尽天下却惟独对牧童儿情深意重,也未必没有这一重原因。

其后这道神通,又在正邪恶战中屡立奇功,盛名一时无两,与卸甲山城的破月三一,并称攻守双绝。

秦孑短短几句话,把‘树大招风’说得一清二楚。梁辛这才明白了,二哥不是不打,而是催动树大招风,于镇百山外凝化天槐,引走了敌人的神通。

也更明白这次从‘花草丛’中跳出来的二哥,已经真真正正的晋身一流高手的行列,以一人之力对抗一座全力发动的天门法阵,离人祭酒不能、卸甲祥瑞不能,二哥却能!

原先他以为,这次二哥出手肯定天雷勾地火,又是一场煌煌恶战,没想到风轻云淡啥事没有,本来心里还有点失望,但知道了‘树大招风’的神奇之处、威名所在之后,马上就高兴了起来,旋即,心里跳出了四个字……

小丫头早把兴奋全挂在脸蛋上了,笑的合不拢嘴,还不忘回头瞪柳亦一眼:“你看看我哥!”

柳亦也笑嘻嘻的,对着曲青石不出声,比划了个口型,两个字:舅舅!

小汐不等梁辛望向她,就小声冲他嘀咕了句:“曲大人一飞冲天,不过……你也不错。”说完,看到梁辛有些发愣,全没理会自己这句‘小女孩心思’,纳闷得又追问了句:“想什么呢?”

梁辛想也不想,完全是下意识的,把刚刚浮现在心头的四个字说了出来:“横行霸道。”

小汐不解,青墨纳闷,曲青石失笑,柳黑子得意……还是秦孑通透,略一琢磨就笑出了声:“梁大人在想他们四兄妹。一个继承了西蛮蛊衣钵,一个传承了北荒巫奇术,一个练成了十二阵连打又领悟了天下人间,还有一个坐拥草木之力更得了槐楼道法!先不说他们身后还有师承长辈大把势力,就这四兄妹,以后就之后横行霸道的份了!”

柳亦笑得挺客气:“我不行,我不行,我还差得远……”心花怒放的同时,也的确带着几分遗憾,他的蛊术心法还没炼成,还要再练上一阵,应该能到六步初阶的实力,和他‘媳妇’差不多,不过师父说过这道蛊威力惊天,可怎么催发还是问题。

朋友凶猛了,郑小道也眉花眼笑,走到梁辛跟前又重提往事:“你可别忘了,你那七星蛊本来是我的。”

宋恭谨也急急忙忙的跑过来:“当初在铜川府的时候,我们哥俩也没少照顾日馋的生意不是。”

庄不周点头帮腔:“对,东篱‘仙祸’那天,我们还给日馋送了张桌子,咱一块吃的早点。”

二祭酒屠苏也想拉关系,可毕竟正派出身年纪又小,还没学会不要脸,话到嘴边说不来,秦孑赶忙把他给拽回来了。郑小道、庄宋与其说是表功,倒不如说是凑着喜气去插科打诨添热闹,要是小屠苏也说出一句‘曲青石的本事是我们给的’,离人谷的脸就丢到鞋底上去了。

曲青石当然明白小屠苏的意思,对着他正色道:“我用树大招风,一是不敢惊扰了离人谷的清净;二则是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秦孑就点头而笑:“秦某明白的,谢过曲先生!”说完,顿了顿,秦孑的笑容更爽朗了。她帮梁辛,是觉得梁辛重义,又看中了他背后的势力,可从未想过会直接催生出一个小白脸高手,更妙的是曲青石长得像个阴戾小人,可骨子里却是义气之人,凡人!

无心插柳,却让摇摇欲坠的离人谷与‘横行霸道’结下了生死情谊,这让秦孑如何能够不喜。

远处巨震轰鸣,荣枯道的神通全都砸在了空处,变成了个彻头彻尾的笑话,不过不用问,修真道上肯定又会炸了窝,柳暗花溟对上树大招风……恐怕此战过后,离人谷就会变成天下修士心中最神秘、最深不可测的门宗了。

直到天色大亮,六十四重柳暗花溟才偃旗息鼓,通天槐也在一阵轻轻颤抖中消失不见。

就在天地间安宁下来的同时,曲青石突然发出一阵清冽长啸,双手结印,猛的一翻,向天!旋即香风撩荡,一眼望去,天空里洋洋洒洒,层层槐花如雪飘落,片刻功夫,就洒满了镇百山重重险峰!

秦孑面露喜色,对着曲青石认真道:“多谢!”

到现在,不知有多少修士赶来,伏在镇百山之外窥探,想要探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曲青石这道法术,也是槐楼的‘招牌菜’,但是除了好看之外没有一丝用处,现在使来却是明明白白的告知四方:槐楼传人重现天下,与离人谷共同进退。

槐花落尽,青墨撒摇晃了几下胖巫士,后者二话不说,双手一撑,带着几个手下荡漾巫风,围着镇百山层层打转,一时之间鬼哭狼嚎阴风惨淡,浓浓的血腥气与花香纠缠在一起,让人一嗅之下心里躁动不已,肯不得跳出去乱打一通。

巫士很少踏足中土,可他们的阴丧神通却早已闻名天下,曲青石要护离人谷,小丫头自然捧场,胖子手下立刻做法,催动起的神通也只有一个含义:北荒巫和离人谷,是朋友!

跨两桀桀怪笑:“老子也去留个记号!”身形一展就要冲向天空,柳亦手疾眼快赶紧把他给抓住了:“留什么记号?缠头宗的还是西蛮蛊的?”

跨两翻翻怪眼:“我又不会蛊术,自然是留咱们缠头宗的,吓吓那群龟儿!”

柳亦气的直跺脚:“那不是给秦大家惹事么?”说完,又有些迟疑,再度追问了句:“你……真是那个谨慎的?”

跨两还没开口,突然一阵铿锵大笑响彻天空,小活佛气灌丹田,在大笑中叱喝:“活佛,十一!”他本来嗓门就大,再以雄浑的真元相辅,方圆数百里都清晰可闻。

大笑之后,小活佛才放低了些声音,对着众人乐呵呵的说道:“凑个热闹。”

这个热闹,秦孑、离人谷的面子就快撑破天了,更要把修真道煮开锅了,传说里的老十一,活佛在离人谷中报上名号,是什么分量,又代表着什么,只要有点脑子的人就能想得到。

秦孑感觉很不好,这么大的欢喜,对她的道心大有坏处……

柳暗花溟之后,荣枯道也没再发动神通,如此威力的远袭神通,不是说动就能动的,就算还想接着打,也得容列阵的高手休息一阵。

大伙又在天上眺望了一阵,这才回到山谷之内,落地后,小活佛就对着众人请辞,他在佛堂中僵坐几千年,在木箱子里呆了几百年,现在离人谷中诸事已了,再也呆不住了,想要出去走走。

大活佛当然是跟着他走,梁辛割心割肺地舍不得,白狼之后,大小活佛就是中土第一高手,他当然盼着憨子还像以前那样,寸步不离自己身边,说拍谁就拍谁。

百般挽留,可小活佛去意已决,叮嘱几句之后就此分别,两个人脚步轻快转眼消失不见,这下不光梁辛,青墨、柳亦还有曲青石一起叹了口气。

可没想到的是,过了一盏茶的功夫,脚步声隆隆响起,两个和尚又跑回来了,大活佛满脸的憨笑是永远不会变的,小活佛却急赤白脸的,跳到曲青石跟前:“差点忘了,你说过还有些须根的事情要交代来着,快说来听。”

他们身负三蛮之力,除了‘神仙相’中土上几乎没有能伤到他们的人,不过神仙相到底在哪谁也不知道,小活佛懒得担这份心,可专门猎杀十三蛮的须根要还活着,他们的情形可不太妙,他的生死下落,小活佛无论如何也要打听清楚。

曲青石琢磨了一下,才开口说道:“其实,白狼是死在了须根手上!”

小活佛急眼了,拉起憨子的大手对着曲青石直晃:“你是说,十一是须根?”

曲青石乐了,摇头道:“莫急,几句话就能说清楚!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87章 草木妖魂 下一章:第189章 浮屠口诀
热门: 亡灵之船 贾志刚说春秋之一·齐楚崛起 蒙面女人 大唐御风记 凶鸟·忌讳之物 中国橘子之谜 锅匠,裁缝,士兵,间谍 纯阳真仙 易中天中华史:隋唐定局 暗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