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7章 草木妖魂

上一章:第186章 最后一个 下一章:第188章 横行霸道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乌云来得极慢,飘了一阵忽地颤抖起来,片刻后一分为二。

两朵黑色的柳叶继续飘摇着,又过一阵双叶再颤,二分为四……

梁辛倒是不怎么担心,离人谷的确是被打残了,恐怕无力抵抗,但是先不提二哥到底能不能抗住这道柳暗花溟,他们身边还有两个大高手:大小活佛!

不管荣枯道这次出手究竟是为什么,他们可都打错了算盘。

要是荣枯道的高手知道离人谷中现在的实力……想着想着,梁辛忍不住笑了起来,再转眼一看,一群同伴个个都笑的挺高兴。

倒是曲青石的神情没有太多变化,继续说着牧童儿的事情。

昔日的同门全都变成了傀儡,被敌人控制着杀了过来,牧童儿目眦尽裂,不顾自己的伤势,拼出所有的力气,出手间没有半点犹豫。

同门已然无救,留在世上徒受侮辱,死了反倒是解脱,只恨自己找不到敌人究竟藏身何处。

槐楼‘内讧’,牧童儿自己都算不过来他究竟杀了多少同门,心情激荡之下已经势若疯狂,可就算他是十三蛮,也不可能一个人挑了整座槐楼,更何况草木傀儡实力大增,而他却重伤未愈。

奎木狼之力倒是衷心耿耿,但是恶战之下消耗巨大,体内被镇压的夺舍怪力也开始反弹,牧童儿内外交困,眼看就要支持不住的时候,突然来了救星!

说到这里,曲青石真就当自己是牧童儿似的,眸子都随之一亮,脸上也显出了一份感激:“老幺赶来了!”

咕噜一声,小丫头青墨吞了口唾沫,可怜巴巴的望向哥哥。

曲青石乐了:“曲小姐有话就说!”

青墨脆声答应着:“须根去找牧童……他本来是想去抢修为的吧?”

不光青墨,其实大伙都这么想,不料曲青石却摇头笑道:“错了,须根是朋友!”

须根现身,突破槐楼弟子的阻挡,很快冲到了牧童儿身边,嗓音又尖又细,语气里却带着几分笑意:“啥意思?你们自己怎么打起来了?”

按照须根的意思,本打算救了牧童儿便走,可牧童儿平时随和好说话,关键时心思却倔强得很,说什么也不容同门的法身被邪术亵渎,一定要杀光傀儡,更要找出元凶。

须根尖声大笑,也不多劝,反正牧童儿怎么说他就怎么做,这下兄弟联手,而须根的修为更远超牧童儿的想象,渐渐扭转了局面,这一仗整整打了七天七夜,最终槐楼傀儡全被斩杀,可两个十三蛮搜遍了门宗,也没能找到最初那个轻笑之人。

天下修士都以为槐楼是被邪道攻破,牧童儿随之战死,却不知实际上槐楼是毁在了草木邪术之下,门宗弟子更是被老五、老幺两个十三蛮屠灭!

打完了仗,须根带着他远遁偏荒,助他重镇夺舍之力,等都忙活完,保住了牧童儿的性命之后,须根才长出了一口气,继而尖声笑道:“我去槐楼,本来是想教你一个让功力激增的厉害法门,没想到老天爷照顾,刚好救下你的小命。”

牧童儿不明所以,追问之下才得知须根已经参透了奎木狼蛊,夺下了老七的修为,更学到了谢甲儿的天上人间。

青墨的小脸上挂着满满的疑惑:“须根不是去夺力,而是要带着牧童儿一起……”说到这里,小丫头皱起了眉头,想了半天才总算找到个合适的措辞:“飞、飞黄腾达?”

青墨一边琢磨,一边直吸溜凉气,想不明白修罗心肠的须根怎么就对牧童这么好。

倒是小活佛看得挺透彻,先发出一阵闷雷般的大笑,这才开口道:“这便是凡人性子了,没道理可讲!”

十三蛮道心不稳,心中也就有了凡情,老幺须根为人偏佞、性子贪婪,惟独却把老五牧童儿引作知己,对他不仅没有加害之意,还要带他一起去‘分享’剩下的十个‘人参娃娃’。

但是牧童儿哪还顾得上和须根一起去干坏事,当务之急是要化解了体内的夺舍怪力。

如果按照五行相克的办法,寻找锐金之力去灭掉夺舍力,别的先不提,牧童儿的身体就受不了。老五和老幺分别出身槐楼和离人谷,对木行道法都精通无比,潜心思索之下,很快就琢磨出一些门道,其中的关键,就在于一个字:纯。

夺舍力是纯厚的木行法力,能够化解同源的力道,所以槐楼弟子才会轻易中招,无力反抗。

反过来,夺舍力能够融化不如它纯烈的木行力,同样也会被比它更纯的木行力同化掉。

要除掉怪力,最好的办法,就是找到更纯厚的木行原力,将之引入牧童的体内,按照须根的算计,两股力道同源相融,并没有冲突的过程,对牧童儿的身体无害。

对于别人来说,想要寻找比夺舍力更纯的木行元气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,但是对须根而言却是小事一桩:他们家的后院里就栽着一棵万年妖木,篷滂。

除非树神句芒重降人间,否则天下再也没有比篷滂更纯粹的木行力道了!

须根在离人谷内地位尊崇,也不用和旁人打招呼,亲自出手设计阵法,把牧童儿埋在了篷滂树下,巨木最大的一条根脉,就接驳在他的身上。

说到这里,包括大祭酒在内,大伙齐刷刷的长吐浊气,总算弄明白了为啥篷滂碎了之后,还会留下一颗‘大花生’。

不过事情还远远没结束,最多也就算是揭开了第一重真相。

疗伤的过程,和须根料想的几乎一样,篷滂之力被法术引进了牧童儿体内,开始缓缓化解着夺舍力。不过夺舍力也非同小可,同化的过程虽然温和保险,但却是个细致功夫,没有几百年难以完成。

开始的时候一切顺利,牧童人在阵法之内,无法稍动,可神智依旧清醒,眼看着夺舍力一点一点被化解,心里那份高兴就不用说了,可是后来出麻烦了……木妖来了。

木妖到了离人谷之后,做得第一件大事就是设计了一套全新的守山大阵。

这套阵法,是以篷滂为基,将镇百山万顷秀木连成一个整体。

大阵在运转时,巨木篷滂实际上是一个核心中转之处,镇百山的草木之力时时刻刻都从它的体内流转而过。那时它和牧童儿已经连到了一处,草木力在树内打转的时候,也会流过牧童的身体。

篷滂是妖树,尚未开通灵智,只懂吸敛天地间的灵气,对体内流转而过的草木之力并不截留;可是夺舍力中裹含元神,有着炼化的本能,镇百山草木力对它而言无疑是最好的补品。

这下子夺舍力疯狂壮大。

奎木狼也能夺无主之力,但是他对草木真力的吸收速度,比起想要夺舍的元神要慢得多,在苦苦支撑一阵之后,最终奎木狼败亡,蛊虫星魂一死,残存的蛊力也就不再抵抗,散落游走成了无主真元,也被夺舍力吸敛、炼化。

牧童儿身体被夺舍力彻底控制了,变成了草木傀儡。

不过,与梁辛的想象略有差异的是,牧童儿身体被夺舍,元神却并没有被杀死、消散于无形,而是被‘囚禁’、被‘镇压’。

牧童儿的元神被裹入夺舍怪力中动弹不得,但依旧存在,只是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。

说到这里,木妖快步走到牧童儿身边,伸出一只手,轻轻捉住了他的脉门。

现在的牧童儿无智无知,对谁都饱含敌意,见手腕被捉立刻拼命反抗,但是被曲青石轻拍肩膀安抚了几下之后,就安静了下来。

木妖略一查探,就对着众人笃定点头:“没错,他也是草木之身,跟、跟我一样!”

算一下时间,大约一百年前,草木邪术夺舍成功,牧童儿也变成了一具傀儡,但是有阵法隔绝、又深埋地底,听不到主人的号令,他就躺在篷滂的根脉旁一动不动。

再说草木妖魂,这段元神力量强大,却没有智慧只有本能,因为牧童儿的身体与篷滂根脉相连,它把巨木也当成了新身体的一部分。而篷滂尚未开通灵智,自然也就没有元神,也只是个无智的活物。

对于草木妖魂而言,篷滂的概念,就和牧童儿的一只手或者一条腿差不多,不过就是体积大了些。

后来卸甲来袭,木妖临时用一根红藤将曲青石与巨树连成一体。

曲青石是个魂魄俱全的大活人,但是拥有夺舍本能草木妖魂不仅没有杀过来,反而对他畏如蛇蝎,远远地躲开了。

跟着篷滂小阵发动,巨木拼出千万年积攒的妖元,对抗破月三一的攻势。

其实木妖没算错,以篷滂的力量,在破月银梭的轰击下,也只能支持三五天的样子,到了第五天的头上,篷滂就已经耗尽妖元,摇摇欲丧了。

草木妖魂遵循本能,遇到攻击自然就会去抵抗,当篷滂的无力再战的时候,它就带着自己磅礴的草木之力进入巨木,继续支撑法阵,一直坚持到梁辛从小眼中杀了出来!

除了梁辛和牧童儿,在场的所有人都曾在篷滂小阵下避难,听到这里大伙都忍不住吞了口口水,要不是听曲青石亲口诉说,谁能想得到:神仙相的草木邪术、牧童儿的悲惨经历、须根的朋友义气……诸般因果纠缠了几百年,竟然‘顺便’救下了他们一条命。

草木妖魂的力量,比起一个十三蛮还要强大许多,稳稳扛住了破月三一的轰击,最后被困于小阵的高手绝地反击杀光仇寇,木妖也解除了篷滂小阵。草木妖魂功德圆满,可等它想要从巨木中重返牧童儿身体的时候才发现,回不去了。

因为篷滂已死!

草木妖魂先前以为巨木也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,可实际上篷滂是篷滂、牧童儿是牧童儿,二者之间不过是由一道法阵相连,虽然有联系却并不是同命共生,所以牧童儿活着、草木妖魂旺盛,却不代表篷滂就一定活着。

在破月三一的轰击下,篷滂自己的真元被消耗得一干二净,到草木妖魂进入巨木支持法阵的时候,篷滂就已经濒临死亡,再苦撑几天之后,万年修行最终烟消云散,只不过从外表上一时还看不出来罢了。

巨木一死,根脉枯败、须根设计的法阵也随之消失,草木妖魂再无法回到牧童儿的身体中。

死掉的妖树不容魂魄寄生,如果草木妖魂没法找到新的宿主,它也只能随着树妖一起枯萎、散碎最终给消散于无形。

大树死了,牧童儿回去不了,草木妖魂要想活命就只有一个去处了:曲青石。

草木妖魂不是一段单纯的元神或者魂魄,它还控制着、携带者庞大的草木之力,通过红藤这股滂湃之力浩浩荡荡的冲进了曲青石的身体。

曲青石当时只觉得天崩地裂,五脏六腑、身体发肤、脑袋四肢全都炸裂了似的,一切都在疯狂的膨胀着,自己的思想也渐渐模糊。可就在他堪堪要被夺舍的瞬间,遽然一股阴冷的力量从他的四肢百骸间钻了出来,转眼凝聚成针,狠狠扎进了草木妖魂!

跟着,曲青石的脑海中先后爆发出两声惨叫,第一声尖锐妖冶,仿佛狼崽子突然被剁掉了爪子而发出的哀嚎;第二声铿锵嘹亮,虽然痛苦却隐隐带着一股解脱之意。

他身体里蛰伏的古怪力道,第一击刺杀了草木妖魂;第二击刺杀了被草木妖魂挟持的牧童儿元神……

此刻,柳叶墨云已经变成了十几片,仿若黑色凤凰洒落人间的翎羽,彼此间互相旋转着,轻轻飘向离人谷,距离众人头顶也不过十余里了,可牧童儿、草木妖魂、树妖篷滂和曲青石之间的纠缠也讲到了关键之处,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盯住了曲青石,没有一个抬头看天。

说到这里,小白脸的神情中也挂起了几分疑惑:“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,我的身体里居然藏着一股能够对付草木妖魂的力量……这股凝聚成针的阴冷力道是从哪来的?”

这时候,胖巫士突然开口,呜哩哇啦的说出了一段蛮话,他能听懂汉话,但是说得不好,现在似乎想要解释什么,一开口自然而然操起了蛮话。

离人谷中最精通蛮话的不是小丫头青墨,而是郑小道,他和黑白无常也早都醒了,一起聚精会神的听故事,在听到胖巫士的‘长篇大论’之后,先是愣了下,才对着曲青石笑道:“大巫士说,是慈悲弓救了你的性命!”

慈悲弓,草原圣物,被鬼祟冲撞之人,只要引弓一射,邪弓就会夺走鬼祟的魂魄,病人也得以还阳。

要是普通人使用这把弓,一箭就会毁掉自己的魂魄,死于非命。

曲家先祖在机缘巧合之下得了这把奇弓,创出‘青丝、白发、不归人’的三箭心法,这道心法除了有保护主人魂魄的功效之外,还压制了慈悲弓之力,本来十分的力道,经由心法控制,将其中八成散入四肢百骸,只释放出不到两成,由此对主人的魂魄伤害也减小。

散入体内的八成慈悲弓之力也不会自己消散,只是蛰伏不出,主人也感觉不到。

在苦乃山中,曲青石两次使用慈悲弓,否则也不会变成个老头子,在他身体里也攒下了不少慈悲弓之力。

慈悲弓的力量,是专门用来对付邪魂作祟的,万事万物都有相生相克,不管邪魂多强大,在弓力面前都脆弱得不堪一击!

什么叫邪魂?不属于我的魂魄,却侵入我的身体,不管这段元神是佛祖的、老君的还是阎王的,于本主而言都算是邪魂。

曲青石这才恍然大悟,因为动用慈悲弓他变成了老头子,因为变成了老头子所以来离人谷求医,因为求医所以与篷滂连到了一起、被走投无路的妖魂夺舍;可还是因为以前用过慈悲弓,所以诛杀了外来妖魂……这番因果的奇妙之处,又哪是用语言能够形容的!

草木妖魂死了,牧童儿的元神死了,可他们元神中蕴含的原力还在,刚好滋补了曲青石的魂魄,由此曲老先生高高兴兴的变会了小白脸。

妖魂统御的草木之力也不曾消散,依旧循着妖魂死前的命令,通过红藤浩浩荡荡的涌入,而这股力量有着‘护主’的天性,最初它们涌入牧童儿的身体后第一件事就是帮着疗伤,这次也差不多,不仅没有撞坏曲青石的身体,反而层层流转、迅速改造,让曲青石从普通的凡人武者,一跃成为顶尖的修士高手。

而且因为‘被夺舍’,曲青石也得到了妖魂和牧童儿的全部记忆,由此知道了所有的事情……还有牧童儿所熟记的、现在已然失传的、槐楼的诸般木行道法!

第一次苏醒的时候,曲青石脑子里充斥了各种记忆和念头,其中既有自己的,也有牧童儿的,神智还有些混沌,循着牧童儿盼望自由的执念,跳起来就去砸篷滂……

第二次苏醒后,他已经理清了心思,真正成为了自己的主人。

梁辛等人除了长吁短叹,谁也不知该怎么评论,就连见多识广凡事只当儿戏的生苗跨两,也张大了嘴巴,愕立半晌才结结巴巴的说了句:“格老子,你个哈娃娃的事情,也太、太扯了吧!”

曲青石乐了:“我也觉得挺扯!”

事情大概说完了,几乎所有的疑问都解开了,除了牧童儿。按道理讲,他的元神碎了,即便不死也会变成一具活尸体,不能说不能动,更没有感情没有表情。

可实际上牧童儿虽然有些笨拙、有些混沌,却能从曲青石身上找到熟悉的气息,懂得听话,看上去不疯不傻,只不过还是个婴儿似的,什么都不懂罢了。

梁辛转过头,情不自禁地望了木妖一眼。

木妖和牧童儿的情形太相似了,都做过草木傀儡,都摆脱了妖魂的控制,都得到了草木之身,都丧失了以前的记忆,只不过……牧童儿忘记的,比着木妖还要更彻底一些。

一直浑浑噩噩的木妖福临心智,冷不丁的聪明了一次,居然看透了梁辛的想法,对他点点头:“你帮我多捉几个草木傀儡,我试试看,有没有简便的法子,能够破掉这个草木邪术!”

梁辛大喜点头。

神仙相这道草木邪术实在太惊人了,只要他愿意,随时都可以拉起一支傀儡大军,要是破不了他的草木邪术,梁辛就算找到神仙相,也没有半点用处。

这时候,曲青石背起双手昂首望天,笑呵呵的对着同伴说:“来了!”

说完,他顿了顿,又继续道:“另外还有些和须根有关的事情,都等打完这一仗。”

形若柳叶的墨云,终于飘近镇百山,梁辛随着二哥的目光望向天空,随即吓了一跳,情不自禁的嘀咕了一句:“这么多!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86章 最后一个 下一章:第188章 横行霸道
热门: 七宗罪14:小镇狂魔 青崖白鹿记 凛冬之棺 本阵杀人案 仙城之王 玉岭的叹息 蝴蝶花园 恶俗:或现代文明的种种愚蠢 九炼归仙 失控的玩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