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6章 最后一个

上一章:第185章 赤裸少年 下一章:第187章 草木妖魂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在离人与卸甲恶战中,木妖为了发动篷滂小阵,中断了疗伤法术,那时为了保住曲青石的性命,他施展奇术,用一根红藤将曲青石与篷滂连到了一起,把这一人、一木变成了同命共生的整体。

后来离人谷大伙全身,众人修养、叙话,木妖又开始重新忙碌起来,继续治疗曲青石。

在疗伤法术重新成形后,他要剪断那条红藤,把奇木与曲青石分离开来,否则篷滂的妖元会和镇百山的万木之力融为一体,时间稍长曲青石就会真变成篷滂的一部分、一条人形根了。

可等木妖重新为曲青石接驳了万木之力后,才发现这条藤子不知何时已经变得坚韧无比,根本弄不断,就连木妖都闹不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木妖是个什么人?

本事不大,脾气大;修为不高,眼界高;力气不行,胆子行……出了怪事,他也不告诉秦孑和梁辛,就自己低头鼓捣,而且越来越投入,干脆把红藤的异状当做一道题目来解。

包括秦孑在内,其他人谁也不懂木妖的法术,只道他在催动法术救助曲青石,不敢对他有丝毫的打扰。

为了这条不听话的藤子,木妖费尽心机,又花了几个时辰,单独布置了一道法阵用来对付它,可木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眼看着新的阵法就要成形时,红藤突然一震颤抖,自己散碎了。

这就好像木妖为了打架,酷暑寒冬十年苦练,好容易练成了本领,敌人却病死了。蕴足全力的一拳打到了空处,木妖又惊讶又纳闷又气愤,这才喊了声‘有鬼’。

随即小白脸归来,一连串的变化让人目不暇接,直到现在。

众人对望了一眼,柳亦讪讪地笑着:“咱们可不懂木行法术,不敢妄加猜测。”

梁辛搓着手心,脸上很有些不好意思,时不时伸手摇晃两下小汐……过了片刻,小汐还真被他给晃醒了,睁开眼睛也不看别人,先对着梁辛展颜一笑。

青墨的大眼睛眨啊眨的,一会看看哥哥,一会看看柳亦。

跨两和胖巫士围着赤裸少年转来转去,口中啧啧称奇。

大活佛憨笑依旧,小活佛盘膝而坐。

秦孑打从心眼里泛起了一阵无奈,自己都不明白,从哪认识了这么一帮子人,轻轻呵出一口浊气,再度把目光投向木妖:“还请先生仔细回想,最近这段日子,篷滂有什么古怪?”

木妖翻起眼珠子用力回想,愣是没想起来本应只能支持三五天的篷滂小阵,却硬扛破月三一十天的轰击这件事,过了一会笃定摇头:“没有,一切正常!”

秦孑的脑子里也乱了套,干脆不再说啥,找屠苏要了杯漩涡茶,一边慢慢的喝着,一边静心养神。篷滂小阵安静了下来,大伙都不开口,只有赤裸少年那似威吓又似哀号的呜呜怪叫,时断时续的响起。

木妖的心思,全都放在了赤裸少年的身上,他来离人谷有些年头了,几乎天天都和篷滂打交道,可是从未发觉篷滂下面还有个人,更不曾发觉二者之间有着什么联系。

见秦孑不再说话了,他就跑到少年身旁,蹲下来仔细打量着对方,过了半晌还是猜不到端倪,把眉头皱得老高,低声嘀咕着:“这小子是哪来的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忽然身边清风微漾,一条人影滑过眼前,先推开了憨子的手掌,随后俯身扶起了赤裸少年。

木妖吓了一跳,定了定神才看清楚,原来是曲青石苏醒了,跃到了少年身旁。

说也奇怪,谁都不认的赤裸少年,此刻目光之中竟流露出一份亲切,不再低声嘶吼了,而是勉强站起来,身体微微颤抖着。

赤裸少年虽然四肢俱全,可看上去却像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似的,根本就不会用自己的双手双脚,动作上说不出的别扭,只要曲青石一放手,他就会摔倒在地。

曲青石一苏醒就跃了过来,身法快得惊人,一时间大伙还都有些愣神,直到此刻梁辛等人才反应了过来,欢呼了一声忙不迭的围拢过来,小丫头青墨更是蛮不讲理,把少年推开些,直接挤进了哥哥的怀里,口中咯咯笑个不停,豆大的眼泪也噼里啪啦掉个不停!

梁辛抓着二哥的另外一条胳膊,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曲青石……黑发、剑眉、星目、高鼻、薄唇,紧绷绷的、饱蕴光泽的皮肤,还有眼角眉梢里无论如何也洗涤不去的那股阴森虐戾!

柳亦没得抓,总不能去抱‘舅舅’的脑袋或者大腿,就站在旁边摇头笑道:“这几年看惯了老头子,现在还真有点不适应。”

曲青石不苟言笑,深吸了一口气之后,眯起了眼睛,像条蛇子似的盯住柳亦:“现在呢?”

柳亦愣了下,随即哈哈大笑;“不错不错,曲千户当初就是这幅德行!”

梁辛也跟着一起放声大笑,欢喜之下,心中还有一份不可言喻的恍惚,十二岁第一次见曲青石,他就是这么眯着眼睛,阴测测的说出‘七杀’,当时自己吓得要命,又哪会想得到,这个‘蛇蝎青衣’,到后来居然变成了和自己生死同心,一命共生的二哥。

屠苏和木妖见曲青石认识赤裸少年,都急得不行,恨不得马上去追问缘由,幸亏大祭酒行事稳妥,把他俩都拉回到身后,这才成全了四兄妹这场旁若无人的相见欢!

十足十的欢笑,十足十的欣喜,着实亲热了一阵,最后还是曲青石,一个一个把弟弟妹妹都推开,柳亦看他身边有空了,张开胳膊就要上,曲青石拉着赤裸少年一起后退,盯着他说道:“你站住、站……”

柳亦是老大,老大哪能听老二的。

四个人闹了半晌才总算完事了,曲青石知道大伙还有一肚子疑惑,对着秦孑微微点头:“前因后果我都明了,总能说的清楚,倒是他现在这个样子,有些不太方便……”说着,曲青石指了指赤裸少年。

离人谷弟子赶忙取来衣衫,先前也不是故意让赤裸少年这么光着,可他对谁都饱含敌意,要杀他不难,要给他穿衣服可不容易,但是他却听曲青石的话,手脚僵硬着,费力地穿好了衣衫。

曲青石醒了,小汐醒了,梁辛的心里没了牵挂,脑子也重新活络起来,忍不住和柳亦对望了一眼,二哥先前一直被花花草草埋着,一动也不能动,他怎么什么都知道。还有二哥修为激增,第一次苏醒发狂地去轰击篷滂,与神秘少年亲密无间……

大伙都和梁辛一般的心思,实在发生了太多的古怪,现在终于来了个明白人可以问了,一时间却又不知该从哪里问起。

只有小丫头青墨,对少年的身份还耿耿于怀,最先开口:“这个少年,不是须根么?”

让小丫头大感失望的,曲青石摇了摇头:“他不是须根,不过……”才说了几个字,他就恢复了本色,声音阴冷了起来:“他也是十三蛮之一,老五,槐楼牧童儿。”

众人全都是一惊,梁辛的脑子里前后蹦出了两个念头。

第一个是:雨后春笋。自从卸甲来袭,或直接出场、或间接影响,五百年前正道最得意、最犀利的‘作品’十三蛮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。

另外的念头则是:最后一个!

整理一下十三蛮的下场,白狼身具五蛮之力;须根算是四蛮;大小活佛是三蛮,只剩下一个囫囵个的牧童儿了,原来被埋在篷滂之下,看起来和须根也脱不开干系。

曲青石也不等同伴们再问什么,就直接说:“事情稍稍有些复杂,我先说,说完你们再问。”说着,他的神情里显出了一丝古怪,停顿了片刻之后,突然露出了一个冷冰冰的笑容,伸出手指敲了敲自己的脑壳,有些莫名其妙地笑道:“牧童儿的事情,我全都知道!”

十三蛮被秘法催生,修为大致平齐,可性格却差异极大,牧童儿天性乐观,对人亲切,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个开心果,在同伴之中人缘最好,因为都是木行出身,他和须根的关系要更亲近些。

谢甲儿‘死’后,牧童儿也如同伴一样,返回门宗修养伤势。牧童儿这一门的心法,比起其他十二个同伴来,轻易不会受伤,可一旦受伤痊愈起来就更困难,所以他疗伤需要的时间也最长。

有一天,一股浓烈到无法想象的草木真力,突然在槐楼的门宗重地间蔓延开来,把他惊醒了过来。牧童儿在闭关中,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过心里却又惊又喜。槐楼和荣枯道、离人谷一样,都是修炼木行道法的门宗,此刻草木力氤氲弥漫,对他们的修行大有好处。

这是件大大的好事,牧童儿只当同门又研创出了厉害的法术,或者得到了稀奇的法宝,当下也没有怀疑,催动真元,借着这股力道继续疗伤。

可渐渐的,他发现事情不对劲了,周围这浓浓的草木力,根本不用他去运功吸敛,就好像水蛭一般,使劲的向他身体中猛钻。进入身体后,它们径自凝聚、流转,但是从功效上,新的力道也确实实在帮助牧童儿修复身体、增强修为。

牧童儿略感意外,展开内视神通,仔细查探着这股自成体系、不服管教、却实实在在来帮助自己疗伤的古怪力道。直到此刻牧童儿也没觉得会有什么危险,毕竟他是在门宗之内闭关修养,而槐楼又是天下第一流的门宗。

又过了不知多久,古怪的外力越来越强大,而牧童儿也终于发现,之所以这些力量不受自己的心念催动、炼化,是因为它们之中,裹含着另外一段元神!

这下子牧童儿惊骇欲绝,另外一截元神带着外力侵入自己身体,这不是夺舍是什么。

随着外力的不断凝聚,新的元神原来越强大,迟早会占据自己的身体,牧童儿没法子阻止它们涌入身体,唯一能做的也仅仅是催动自己的本源真力,去灭掉来夺舍的元神。

当时牧童儿的本源,是由两股力道组成的,一是谢甲儿传下的奎木狼蛊力,这部分力道澎湃庞大,甚是了得;另一则是自己以前的木行修为,这部分力道在杀魔君的时候几乎消耗殆尽,只剩下极少的一点点了。

三股力量各自咆哮,转眼纠缠在一起,而牧童更是魂飞天外:侵入身体的怪力中,蕴含的草木之意远比他自己的木行力道更纯烈、更浓厚,甫一接触,他的木行本源就融入了夺舍怪力。

幸好奎木狼是个‘只吃不吐’的厉害角色,来自魔君的传承又浑厚而犀利,稳稳护住了他的元神,与夺舍之力恶斗不休。

两股力道,奎木狼虐戾贪婪,真就像头狼子般的凶狠,一次次撕碎夺舍之力的进攻;而夺舍之力源源不绝,不断从体外涌入、集结、冲锋……两股力道在体内滚滚恶斗,牧童也苦不堪言,身体本来就还残破着,照现在的情形下去,恐怕不等杀死夺舍的元神,自己的身体就先要散碎了。

好在坚持了一阵之后,那股弥漫在槐楼门宗内的草木真力就消散了,夺舍的力道失去‘援兵’,暂时被奎木狼压了下去。

但是夺舍之力也饱蕴木行的坚韧顽强,虽败却不死、不散,奎木狼也拿它没办法。

随后,牧童也顾不得再继续疗伤,破关而出,想要查探门宗里到底出了什么事……

往事诡异,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在曲青石的身上,全神贯注的听着,梁辛却突然有了个古怪的感觉:二哥在叙述时,虽然对牧童儿以‘他’相称,但是无论神情还是语气,都像极了当事之人。

别人的故事,二哥却把自己代进去了?

此刻,曲青石的脸上,正现出一份混合着震惊、恐惧和愤怒的神情,沉声道:“牧童儿破关而出,赶到总坛大殿,所有槐楼弟子都在那里,背对着他,一排一排站得笔直、整齐。”

牧童儿见同门都在,心中略略松了一口气,开口问道:“掌门师兄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槐楼弟子们听到动静,动作整齐到分毫不差,一起转头望向牧童,每个人的脸上,都挂着一份僵硬、诡异却开心的笑容。

迎着同门的目光,牧童儿如坠冰窟!他是十三蛮中的老五,眼光何等锐利,只一看就明白了,在场的槐楼弟子尽数迷失了心智!他们的遭遇与自己完全一样。

牧童儿他能逃过怪力夺舍,全是因为身怀谢甲儿传承之力,可槐楼弟子们却没有他的运气,人人都中了敌人的算计,变成了行尸走肉!

这时候,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声轻笑,带着几分疑惑:“你怎么没中?”

不等牧童去分辨笑声从何而来,对方又淡然下令:“杀了。”话音落处,槐楼上下众多弟子全都亮出法宝,向着牧童狠狠的砸了下来。

说到这里,曲青石停顿了片刻,转头望向梁辛。

梁辛的脸色很不好看,到现在他哪还能不明白,深吸了口气,一字一顿的说:“草木傀儡?”

他不懂法术,以前只当草木邪术是一门能够控制心神的邪门道法,直到牧童儿感同身受,再由二哥缓缓道来之后,他才知道,这道邪术的根本,是从夺舍上演变而来的。

曲青石缓缓点头:“槐楼的遭遇,与乾山道差不多。”

可乾山道算个啥?整个门宗全算上,都没有一个六步宗师,立派几千年,也只有一个丹凤朝阳勉强值得一提;槐楼却是顶尖的天门,宗师高手不计其数,修炼到嫦娥境飞仙天外的剑仙两只手都数不过来。

梁辛心中早已掀起惊涛巨浪,连槐楼这样的实力都中了草木邪术,这天底下还有什么神仙相做不到的事情。

曲青石明白梁辛的想法,继续摇了摇头:“也未必如你想得那样,槐楼弟子被妖术所慑,恐怕和他们本身修炼的木行真元也有关系。”

邪术发动之下,中招之人并不是没有反抗的余地,归根结底还是要看自己的本源,能否敌得过夺舍的怪力,但是槐楼弟子的木行本源遇到夺舍怪力,会被马上同化掉,自然也就没有了反抗的余地。

梁辛琢磨了下,倒也是这个道理,正想点头,忽的一股沉甸甸的感觉传来,他伤的不轻,可身体对危险的敏锐感知依旧。

不等他开口提醒,曲青石就冷笑了起来,仰起头向着南方远眺,大小活佛的脸色也略略变化,可其他人却都还懵然无知。

梁辛隐隐觉得,这份正在接近的危险,带着几分熟悉的味道,似乎以前曾经经历过,当下也站起来,循着二哥的目光远远眺望。

同伴们见兄弟俩神情有异,明白有事发生,呼啦啦一大票人全都仰头望天,只有小汐不看,一点也不避讳,只是笑呵呵的看着梁辛,好像……看不够。

过了足足有一盏茶功夫,终于,一片乌云出现在视线中。

梁辛目力精强,虽在夜里依旧能看的清清楚楚,黑云甫一现身,他便怒喝了一声,咬牙切齿的吐出了四个字:“柳暗花溟!”

天角尽头,乌云形若柳叶弯弯,其中隐约有着紫弧无声闪烁,勾勒出的正是这片叶子的脉络,梁辛哪会忘记,当年就是这道神通,硬生生把一座铜川府砸成了齑粉。

黑云如墨,来得很缓慢而沉重,与众人还远隔百里之遥,恐怕还要等上一阵才会飘到镇百山上空,但是其中蕴含的力道,比起上一次却不知雄浑了多少倍!

秦孑惊怒交加,语气里再没了一丝从容,换而阴森冰冷:“荣枯要给卸甲报仇?我倒没听说过,他们两家如此亲密。”

曲青石突然放松了下来:“这一阵我来打。”语气清淡,但却不容置疑更不容反驳,说完曲青石又笑了一下,对着大伙道:“咱们接着讲。”

随即继续说起了牧童儿的当年往事,竟真的再不去看正徐徐逼近的柳暗花溟一眼!

小丫头青墨叽的一声笑了出来,伸手拉住小汐的胳膊使劲摇晃:“我哥!我哥!我哥太霸道了!”

柳亦也跟着笑出了声:“老二霸道?小汐可更霸道,从头到尾她都没去抬头看一眼云彩。”

小汐脸上一红,可还是笑呵呵的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85章 赤裸少年 下一章:第187章 草木妖魂
热门: 美人毒计2:绝杀 神雕侠侣 剑谷幽魂 剑徒之路 鹰翼行动 律政先锋 计数器少年:池袋西口公园2 死神来了 从前我死去的家 神探韩锋:高智商犯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