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5章 赤裸少年

上一章:第184章 很多东来 下一章:第186章 最后一个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曲青石突然抖落了满身的花草与红藤,高高跃起,无论是神情还是相貌,都恢复了年轻时的摸样,眸子里闪烁的精光更是亮得惊人,显得有些妖冶和疯狂。

毫无征兆的,小白脸归来。

梁辛浑身乏力,突遇变故直接一仰身子又跌回到小汐怀里,摔得虽然狼狈,可那份从心底绽放开来的狂喜,几乎都要将他的胸膛撑裂了。

一个糟老头子被埋进了‘花草丛’,十余天之后跳出来一个小白脸……可梁辛的欢呼还未出口,就变成了一声惊叫。

曲青石醒来之后,根本不看身边的同伴,而是挥起双掌,狠狠击打在巨木篷滂之上。

嘭、嘭!

两声闷响,如击败革。

窒闷的声压转眼横扫小境,硬生生砸进所有人的耳鼓深处,小汐、郑小道这些修为浅薄之人都没来得及闷哼一声,便两眼一翻直接昏厥了过去。

即便是全盛时,曲青石也不是小汐的对手,但是现在,只凭着掌木交击的声音,就让小汐昏迷了过去!不仅如此,就连秦孑、跨两这些逍遥境中阶,也都被震得心旌动摇,两眼无神!

曲青石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,身形快得仿若鬼魅,围住篷滂层层打转,一掌一掌,毫不留情的继续轰击巨木。

木妖已经被震昏了,没法子给大伙解释,过了片刻秦孑才回过神来,叱喝道:“拦住他!”话音落处,身形一飘迎向曲青石。虽然数百高手尽数丧生,可秦孑仍是离人谷的大祭酒!篷滂是离人谷的根基所在,她岂容旁人对它乱打不休。

梁辛生怕秦孑会伤了二哥,几乎同时开口:“秦大家且慢!”

他一开口大小活佛都给面子,后发而先至,一左一右挡住了秦孑,而梁辛则身子一转,追上了曲青石:“二哥,怎么了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曲青石陡然面现狰狞,双手成拳,分自左右向着梁辛的太阳穴砸了过来!

双风贯耳是最粗浅的拳术,别说青衣千户,就连跑江湖打把势的艺人都不屑去用它,可梁辛的瞳孔却在瞬间涨开,就是这招粗浅功夫,在曲青石使出,不仅迅如奔雷,更重逾千钧!就这一击而言,其中蕴含的力道,比起赤兔苍鸟那些祥瑞的神通法宝还要更强猛。

梁辛大骇之下,身子微晃就想逃跑,可直到此刻他才发现自己重伤的身体,根本不足以支撑他的心念与动作,双拳已经擦上了自己的太阳穴,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动一动。

现在他的执念是够强的,但是仓皇间使不出身法,天下人间自然也无从施展,梁辛几乎都能想象到,自己的脑袋好像个破西瓜似爆开的情形,一切都来得太快了,唯一能力拦住曲青石的也只有大小活佛,可他俩正拦着秦孑,没机会再出回头去救梁辛。

生死一线里,倒是曲青石自己神情突然一变,似乎认清了梁辛,蓦然大吼,双膝蜷起一个跟头倒翻了出去,双拳险而又险的擦过梁辛的鬓角,回荡的罡风刮得他脸颊生疼。

从头到尾,不过弹指一瞬,篷滂小境再度安静了下来,梁辛吓得脸都青了,胸口里砰砰作响,一颗心仿佛都要撞出来了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二哥,向后退了半步随即两腿一软,跌坐在地。

曲青石眸子里的那份骇人的精光渐渐退散,目光也随之恢复清明,有些疑惑的打量着四周,随后猛地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事情,立刻抢上几步扶起梁辛,阴测测的声音里裹含着热腾腾的关心:“没伤到吧?”

梁辛还没还魂呢,僵硬的摇摇头:“吓、吓到了。”

曲青石长长的松了口气,脸上露出了一个怪不好意思的神情,梁辛上次见这种表情出现在他脸上,还是在矿洞里杀了玉石双煞之后,他偷自己裤子的时候。

随即,曲青石就保持着这幅表情,身体突兀地一软,晕倒在梁辛的怀里。

正围拢过来想要询问究竟的同伴,再度傻眼了……

小丫头青墨急的直跺脚,几次伸出手又缩回来,看样子想给他哥掐人中,几个巫士围拢过来,七手八脚的查探着曲青石的伤势,又对着青墨呜哩哇啦的说了一通,大意是曲青石无碍,不必去救,过一阵自己就醒来了,三兄妹这才长出了一口气。

小汐等人也都没什么大碍,都是被闷响震晕,不久就能醒来,梁辛算是彻底放下了心,走到秦孑跟前连声赔罪。

秦孑苦笑着摇了摇头,说出的话挺实在:“要是我上去,一样躲不开曲青石那两拳,算起来还是你们救了我的命!”

曲青石当时神志不清,要是把梁老三换成大祭酒,他还能不能及时收手可谁也不说准。

说着,秦孑便恢复了平时的从容神情,笑着对梁辛说道:“曲先生不仅旧伤尽愈,而且还修为暴涨,不管这份造化是怎么来的,都可喜可贺。那份掌力,比起我来可强的太多了。”说话之间,秦孑脸上的笑意更浓,竟然吐了下舌头,虽然是三十出头的精致少妇,却显出了一份只有少女才有的俏皮之意,看得众人心里一荡:“我可真格担心,他那一连串的重击,别再把篷滂给砸碎了。”

梁辛高兴不已,笑得合不拢嘴了,他当然明白秦孑是在开玩笑,篷滂巨木被破月三一毫不间断的轰击了十天都安然无恙,曲青石再怎么强,也不可能在片刻里毁掉它。

可就在这时,从篷滂中,爆起了‘啪’的一声脆响!

声音很轻,但是听在众人耳中,不吝于一声炸雷,就在曲青石落掌的位置,巨木上爆开了一条清晰的裂纹。

随即,啪啪的轻响不绝于耳,裂纹越来越长,转眼后又分开枝杈,一条变两条,两条变四条……短短的几个呼吸间,篷滂巨木浑身都爬满了密密麻麻的龟裂!

这下所有人全都被吓坏了,秦孑的脸色苍白到几乎透明,张着嘴瞪着眼,完全不敢相信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,踉跄着后退了两步才一惊而醒,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大吼:“快把木妖弄醒!”

最后一个字落地的同时,龟裂蔓延的啪啪声倏然停止,篷滂小境之内,只剩下一片粗重的呼吸声,众人面面相觑,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‘二祭酒’手脚麻利的把木妖拎起来,左捏捏右捅捅,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手法,片刻功夫后者大大的打了个喷嚏,随即睁开了眼睛。苏醒之后,木妖马上想起昏迷前的情形,脸上一片惶急,正想对着大伙说什么,突然看见篷滂现在的样子,立刻发出了一声惊呼,眼神中全是惊诧,样子比起秦孑犹有过之。

秦孑深深吸了一口气,勉强镇静下来,问木妖:“篷滂怎么了,能、能治么?”她的声音极低,仿佛生怕会震塌了巨木。

木妖的声音也很低,语气里满是凶恶:“都不许稍动,震坏了篷滂,我跟你们拼命!”说着,他自己蹑手蹑脚地走到大树跟前,皱眉寻思了一阵,慢慢的抬起手,按在了龟裂斑驳的树干上。

就在他的手掌堪堪触碰树干的瞬间里,篷滂中突然传出了一声惨惨的闷嗥!

旋即,这棵参天大树猛的炸碎开来,可是却没有留下一块残骸,树皮、枝干、丫杈……就在巨木散碎的瞬间里,属于它的所有一切都尽数化作齑粉。

没有一丝声息,齑粉扬撒与半空,被山风扫过,转眼消散无形,只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黑黝黝的大洞。

木妖哇呀着怪叫了半声,一屁股坐倒在地,脸上又是心疼又是狰狞,抬头对着天空咬牙切齿,没过片刻功夫,又是两眼一番,昏过去了……他是草木之身的妖怪,篷滂则是即将化妖封神的万年树怪,自从木妖来到离人谷之后,大部分时间都在围着篷滂打转,悉心照料着大树。在他心里,这棵巨木就和自己的儿子差不多,现在‘白发人送黑发人’,可把木妖心疼坏了。

除了秦孑之外,离人谷中还有些弟子,或者不够资格,或者精通世情,都没能立地成树,反而在恶战中得以幸存,此刻每个人都浑身颤抖,脸上显出了浓浓的悲恸与迷茫。

树人高手尽丧,可只要篷滂还在,就能重建护山大阵,保住离人谷一方安宁,从此遁世清修,不用管更不用怕外面风波险恶,可现在,篷滂没有了,他们就只还剩下两样‘东西’:大祭酒秦孑;还有来自卸甲山城的猛烈报复。

离人谷还能撑多久?离人谷没得撑了!

梁辛和柳亦、青墨对望了一眼,吓得连大气都不敢透,有心去安慰两句,又怕刚一出声,漫天花花草草就会劈头盖脸地砸过来。

大活佛还是憨憨的笑着,小活佛两眼溜溜乱转,也都不吭声……

唯独跨两,脸上还挂着那副活阎王似的怪笑,浑不把眼前的巨变当回事,溜溜达达地走到篷滂留下的大洞旁向下张望,嘴里嘟嘟囔囔的:“格老子,这么大个洞子,要通到幽冥喽……呃?”

说着,跨两伸出双手招呼大伙,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:“快来窥哈,下面有个龟儿!”话音刚落,身边人影一闪,秦孑竟毫不犹豫的跃入了大洞里!

跨两惊呼一声:“毛躁个龟壳么,都不晓得有么有的危险!”嘴里骂骂咧咧着,可还是念着义气,不肯让同伴独自冒险,紧随在秦孑身后跃入大洞。

梁辛现在是有心无力了,青墨和柳亦各自对着手下招呼一声,也要进入地洞帮忙,不过还没等他们下去,秦孑和跨两已经上来了,在秦孑的怀中,还抱着一个……一个人?

看体型,应该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人,整个人蜷缩成一团,形状上仿佛还在妈妈肚子里的婴儿,在他身上,紧紧的裹着一层皱皱巴巴、有些半透明的黄色皮囊。乍一看上去,不像个人倒更像个大个的花生。

大伙都围拢了上来,脸上满是好奇,仔细打量着大花生,青墨第一个忍不住了,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:“这是、是什么?”

跨两一边琢磨着,一边开口:“篷滂怪子不得了,暗结妖胎哟!”说着,又抬头对着大祭酒哈哈一乐:“恭喜你娃,篷滂碎了,却留下个妖胎,修为不用说也要吓死得人……”

苗人的吉祥话还没说完,木妖气急败坏的声音就从旁边响起:“放屁,你们家的树会在树根上结果子!”

木妖晕得快醒得也快,伸手分开众人,也不怕会有危险,蹲到大花生跟前又是一番打量,这次还没等他伸手去摸,‘花生’就突然扭动了起来,裹在外面的那层皮囊,在悉悉索索的碎响中一层层的退散,不久之后尽数皮囊尽数消失在空气中,果然,从其中露出了一个少年来。

少年赤身裸体,肤色白皙水嫩,堪比婴儿,长得也是唇红齿白,透着一股机灵模样,在愣了片刻之后猛的躁动起来,在地上拼命的挣扎、扭动,仿佛有一道看不见的枷锁,正把他紧紧的桎梏着。

可不管谁要去搀扶,他都从喉咙里发出一阵比着饿狼还要更凶狠的嘶吼。

片刻之后,少年的身上就已经裹满了泥土,自己则浑然不觉,依旧顽强的一点点向前蹭,看他前进的方向,正是曲青石和梁辛的所在之处!

柳亦再怎么手足无措,也不能让这颗‘花生仁’去伤了老大,皱起眉头正想迈步上前阻拦,忽然一阵柔和却无法抗拒的力量从背后涌来,把他轻轻的挤到了一旁。

憨子十一迈开大步挤过人丛,来到了赤裸少年的身旁,扬起蒲扇般的大手,按住了对方的头顶!

是按,不是拍。

憨子的手中蕴含大力,拿捏得却极有分寸,梁辛从一旁看的明白,这一掌的感觉,就好像战友间互相按住肩膀,既有鼓励,更有扶持。

赤裸少年满目虐戾,恶狠狠的抬头瞪向憨子,喉咙里依旧翻滚着凄厉的怒吼,看上去随时都会翻身而起,狠狠一口咬断憨子的喉咙!

憨子却不为所动,就蹲在那里一动不动,手掌牢牢抵住对方的头顶,脸上扔挂着永远也不会改变的憨笑。

秦孑双眉紧蹙,看了一阵之后,望向了小活佛:“大活佛认识这个人?他是谁?”

小活佛一开口,声音洪亮得连昏厥中的众人都本能地皱眉头:“不错!十一认得他!”

他们两人心意相通,可大活佛已经变成了憨子,心里几乎没有一个完整、囫囵的念头,小活佛也仅仅能感觉到,此刻在憨子的心里,升起了一股熟悉、亲切的感觉,另外还带着几分骨血义气,可具体赤裸少年是谁,小活佛也无法从憨子的心中读出来。

憨子和赤裸少年依旧相持着,前者满是耐心,而后者仍做狰狞。好在赤裸少年似乎没什么力道,虽然不停的挣扎,但始终脱不开憨子的大手。

这时候小丫头青墨突然惊呼了一声,似乎想到了什么重大的关键,献宝似的跳到秦孑身旁:“从篷滂下出来的、憨子又认识的人,肯定是须根,错不了的!”

连青墨都能想到的事情,其他人自然也都想到了,须根果然还活着,这本来是个大好的消息,可现在他这副模样,看起来病的比憨子还凶,这下子可有些凶吉未卜了。

不料秦孑却摇了摇头:“秦孑虽然不曾见过须根先祖,但却是听着他老人家的事迹长大的,对先祖的模样也多有了解!这个人绝不是他,相貌对不上、年纪对不上、身形对不上、特征也对不上!”

大祭酒说的斩钉截铁,别人都闭嘴不吱声了,就是青墨不服,她十几年迷迷糊糊,这次好容易抢先猜出个‘大秘密’、‘大真相’,哪肯轻易放弃,说道:“相貌年纪身形都能变,几百年的时间嘞……倒是特征,须根有啥特征?”

秦孑摇摇头,语气清淡:“须根先祖早年为了修行草木之心,把自己变成了无根之人。”

青墨眨巴着眼睛:“什么无根之人?”

“太监!”不知谁跟了这么一句。

赤裸少年看上去好像野兽,周身上下却完好无损,什么都不缺。

青墨的脸转眼变成了红苹果,早知道她说啥也不嘴硬了。

秦孑苦笑着看了小丫头一眼,继续说了下去,替她解围:“而且,须根先祖双手双足加起来,一共二十三根指头,这个少年手脚正常,绝不会是他老人家。”

自从曲青石苏醒之后,怪事一桩接着一桩,到此刻算是彻底乱套了,想柳亦、秦孑这些心思灵敏的,本来也能去猜一猜真相,可他们都一样,实在懒得再去动脑筋了,至少现在还不想猜。

赤裸少年由憨子应付着,大伙谁也不用担心,秦孑拉起青墨的手,同时招呼微笑着招呼其他人,就此席地而坐,围成了一圈。

这便是离人谷谷主当初为什么要把秦孑留下来的原因了,篷滂崩塌与曲青石有脱不开的关系,可巨木已丧,再坏了辛苦拼命才打出来的交情,离人谷就真的完了。

坐定之后,大祭酒转头望向了木妖:“曲先生苏醒之前,你大喊见鬼,那时有什么异常?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84章 很多东来 下一章:第186章 最后一个
热门: 海上流华之四面菩萨 无限轮回 不连续杀人事件 炼宝专家 南荒古墓 赌坊恩仇 乌盆记 业余神偷拉菲兹 坠落之前 寂寞山村:恋上嫂子的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