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3章 大小活佛

上一章:第182章 二狗遛狗 下一章:第184章 很多东来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活佛也如须根、白狼一样,受到了奎木狼的反噬,而且他的情况还要更糟糕。

做十三蛮的时候,活佛出手狠辣,可心里还算安宁,毕竟诛杀邪魔外道在他看来是卫道之举。可是这一次,心怀良善却反遭恶人所害,连累着门宗都被毁了大半,盛怒之下以修持之身做出了吸功夺力的邪魔之事,随即报应眼前,真元错乱……

因为灌顶成为十三蛮,活佛本来就道心松动,等到戾蛊反噬的时候心魔更胜,他这次不是道心崩塌,而是彻彻底底的走火入魔。

活佛内外交困,又在闭关之中,根本没人知道他的情况,更毋论帮他。

胖小子似模似样的叹了口气,用自己那张佛陀的脸,做出了个委屈的表情:“活佛走火入魔,修持毁于一旦,佛心尽丧之后就是魔了,可你们别忘了,当时还有一尊‘佛像’摆在他身旁,你们猜他会怎么做?”

青墨一笑,脸盘就更圆了:“自然是砸碎了你!”

胖小子先点了点头,跟着又大吃一惊,瞪着青墨道:“你怎么知道那尊佛像是我?”

青墨哈哈大笑:“你这关子卖的可不怎么高明,大伙早都猜到了,就你自己还在憋宝!快往下说!”胖小子撇嘴,更委屈了,看的梁辛心里一个劲念叨‘阿弥陀佛’,是谁让佛陀委屈成这样啊……

和尚走火入魔,那第一个倒霉的必然是佛像,狂躁里的活佛根本都忘了身边这尊佛像有了灵智,只当它是个‘泥菩萨’,狂吼中抡起一掌,结结实实的拍在佛像的头顶。

几百年前的往事,胖小子现在说起来,还心有余悸,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。

青墨大是奇怪,忍不住追问:“那怎么没把你拍碎了?就算活佛癫狂了,可毕竟身负三蛮之力。”

转眼之间,胖小子脸上的委屈一扫而空,换而高深莫测,缓缓摇了摇头。

活佛一掌拍在‘佛像’的脑袋上,可‘佛像’并未碎裂,同时活佛也觉得在自己体内乱窜的真元似乎弱了些,体内剧痛稍减。

那时候活佛已经神智迷失,完全追着本能行事,既然拍‘佛头’能减轻痛苦,他就一掌一掌的往下拍!可他却没想到,就是这一掌又一掌,不仅保住了自己,更打出了一个新的‘活佛’!

“活佛走火入魔时,根本做不了真元的主,真元真正的主人是奎木狼蛊虫。”胖小子又加快了语速:“所以活佛拍在我头顶的力道,实际上是奎木狼蛊发出的,所以他伤不到我!”

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,梁辛把脑袋挠得咔咔响,苦笑道:“什么跟什么,就所以伤不到你了!说清楚些成不。”

胖小子撇嘴,一副世人无知的神情:“奎木狼是三垣二十八座中最贪婪的星宿,所以它能夺力,所以它会噬主!而奎木狼借着活佛的手,拍出的力道也饱含贪虐性情,能明白不?”

梁辛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寻思了片刻之后,试探着问道:“你是从佛像开通灵智的精怪,受了几千年的香火,所以天性纯善平和,你的妖性实际就是佛性,刚好化解了奎木狼的贪虐!这就好像……活佛把身体中的烈火砸进了水里!”

梁辛越说越快,这番解释顺理成章,所有人都跟着点头,唯独胖小子皱起了眉头,用力摇头,瞪着梁辛问道:“你信佛不?”

梁辛如实回答:“谈不上信,可也不是不信……”

这倒不是他耍滑头,中土凡人大都如此,享乐时不理佛,落难中才会求佛搭救。

胖小子伸手一拍胸口,对着梁辛道:“你就把我当成真佛陀,烧香叩拜,祈愿吧,你祈什么愿?”

梁辛愣了愣,摇头。他可没那么二百五。

胖小子也不以为意,没继续逼着梁辛许愿,而是接着说道:“达旦禅院是天下第一的寺庙,几千年里香火旺盛,我坐在里面,每时每刻都受凡人跪拜听凡人祈愿,有人求福禄,有人求长寿,有人求平安,还有各种各样的琐事。”

说着,胖小子哈哈大笑了起来:“佛教人要四大皆空,人却向佛求酒色财气;佛教人六根清净,人却向佛求快活求无边,我就那时就常常在想,幸亏佛祖听不到,他老人家要真听到大伙一边念叨着他的清心咒,一边求他给点钱给点地给个媳妇给个儿子,非暴跳如雷不可!”

梁辛听的直吸溜凉气,对胖小子的这番道理他才懒得去追究,可听着个长着一张佛陀脸的人,说着对佛祖这么大不敬的话,这个反差还真有点适应不了。

胖小子兴致高昂,继续笑道:“……还有人对佛许下重利,只要佛帮忙办事,他们就给塑金身、刷金漆,哈哈,世人贪心,所以他们拜的佛也贪心,为了二两金漆就会去帮他们干活?当然,也有大智慧之人、真虔诚之人,可数量太少了,根本不值一提。”

说到这里,胖小子的话锋突然一转,不再笑了,声音响亮震耳发聩:“我坐在佛堂,受人跪拜,长着一副佛陀模样,可是却没有一星半点的佛性,就是因为每一个来跪拜的人,都在心中求贪、求痴、求嗔!凡人的愿力,越是虔诚就越是强大,我就是被贪、被痴、被嗔这三道滋味滋养长大的!五百年前我的修为不值一提,可论到妖性中的‘贪’,奎木狼还差得远!所以它的力道不仅伤不到我,反而更滋养我了。”

胖小子是被吸收贪痴嗔三念,才得以成行的精怪,所以奎木狼的蛊力对别人都会反噬、毁灭,唯独对他是绝好的补品。

活佛每打他一掌,他就强大一些,这下子发疯变成了‘传功’。活佛体内的奎木狼之力,十之八九都度进了胖小子的体内。胖小子一下子得到这么多真元,灵智彻底成形,可妖身还要慢慢炼化,依旧是尊小佛的样子,难以稍动。

到了最后,当真元只剩一成的时候,活佛心中紧守的那一线清明得以绽放,活佛也清醒了过来,很快明白了眼前的事情,当即将佛像妖怪装进箱子,带他下山去了。

活佛明白,自己虽然没死,可是却把一个小妖变成了一个旷世恶魔,当时的达旦禅院遭受重创,无力超度这个妖怪,他拼着最后的一点神智,就是要带着‘佛妖’,寻找将它彻底炼化的办法。

最终活佛未能如愿,在离开山门不久心魔爆发,与佛性清明纠缠不休,最终毁掉了他的神智,由此名动天下的活佛,也变成了憨子十一。

胖小子露出了一个苦笑:“其实活佛也够笨的!我贪、我痴、我嗔,听起来是够吓人,可他就不想想,贪痴嗔,其实不就是个活脱脱的凡人性子嘛!”

青墨听得眉毛直跳:“你是说……你是个好人?”

胖小子却愣住了,过了半晌之后,才缓缓摇头:“人这东西,哪有什么好坏之分。贪心是有的,义气也是有的,谈不上好坏,只不过有些想不开罢了。”跟着又咧嘴笑了,岔开了话题:“你们嘴里的憨子,就是十三蛮中的活佛,他的绰号叫活佛;我是活转过来的佛像,所以是个真活佛!”

大活佛下山后不久就变成了憨子,四处漂泊,那时邪道的魔君已丧,正在垂死挣扎,正邪之战也到了最凶狠残忍、鱼死网破的时刻,中土上乱成了一团,十一虽然还有一成真元护身,但他是个傻子,根本没有能力在乱世存活。

小活佛还是佛像本态,躺在憨子肩膀上的箱子中不能稍动,他本来应该立刻沉睡,将体内的奎木狼之力炼化成自己的妖元真力,但是憨子如果被人杀掉,自己也得暴露出来,说不定会遇到什么凶险,也就坚持着不睡。

因为‘传功’的缘故,大小活佛之间心意相连,他俩一个能动不会想,一个会想不能动,结伴在乱世中艰苦求生。

大的负责出力气,小的只管出主意,问题是小活佛也不曾入世,虽然有灵智可也一样什么都不懂,也就比憨子强点有限,骨子里还带着一份妖孽的顽劣性子,两个人不知闹了多少笑话,经历了多少危险,可总算撑了过来,一晃百十年。

这份相依为命的情谊,来的虽然稀奇,可是也足够深刻和珍贵,大活佛忘记了自己想要毁掉佛像的初衷,箱子里的那个妖怪,早都变成了他唯一的伙伴。

直到憨子被梁一二发现,送到了宋红袍身边,虽然憨子被不停夺力,但也总算安定下来,没有了性命之忧,宋红袍也是个奇人,对憨子心存愧疚,就真忍得住好奇不去动他的箱子。小活佛没有了后顾之忧,也开始安心入定,只是偶尔醒来。

‘小活佛’佛身、妖心、凡人性子,真真正正算是个天地间的异数,不久前在草原上他才完全苏醒,来自奎木狼的力道也被他基本炼化,只差一些时间去条理下身体,所以还不能破茧而出。

最近憨子变得聪明了,也是事事都有小活佛指挥,打黑棉袄弦子那样的庸手一定要猛冲;对付大眼中想要冲破禁制的神仙相那样的高手,千万靠后站;小天猿是朋友可别一巴掌拍死……

梁辛笑而摇头,眼前这个小活佛,到真是一副活脱脱的凡人性子!

谁也没想到,来一趟离人谷竟会遭遇这么大的凶险,一直到他们被困在篷滂小阵的时候,小活佛才正经调理好身体,随时可以出手了。

同样还是因为‘传功’的缘故,大小活佛之间还能共享真元,被小活佛炼化之后的‘奎木狼’已经真正无害了,大活佛用起来得心应手。

小活佛和憨子一起被困在篷滂小阵里,本来想着,在白狼与一叶惊山拼到最关键的时候再出手,结果最关键的时候着了大火,他根本就插不上手……再后来梁辛跳出来,憨子当时就要跳出去拼命,小活佛苦苦阻拦,最终抓住战机大获全胜。

最后那场恶斗里,大祥瑞只恢复了四成功力,所以小白狼平分两蛮之力;大小活佛则平分了快三蛮之力,所以大白狼斗不过小活佛;而小白狼更被梁辛‘薅住头发’只能挨打无法还手,自然抗不过大活佛的重击,被活活打死了。

憨子十一的事情,总算基本清楚了,还有些细节不过无关大局,众人和梁辛之间还对这十天离别存着无数个疑问,就先紧着正经事去说了。

小活佛把事情说完,屠苏也回来了,忙忙叨叨的张罗着给大家沏茶,憨子娴熟无比,端起茶杯一扬脖子,咀嚼了几下茶叶,咧开嘴巴,乐了,憨厚而安详……大家全都笑了。

这个时候小汐突然伸出手,轻轻的拂过了梁辛的脸庞,秀眉微蹙:“十天……你怎么好像大了几岁似的?”

刚才小活佛讲故事,大伙都瞧着他,唯独小汐的目光时时刻刻留在梁辛的脸上,越看就越觉得不对劲。

其他人等人闻言也仔细端详,果然,梁辛还是梁辛,错不了的,可是眉宇气质里脱了几分青涩,多些厚重沉稳,不再像个十七八的少年,而是个二十四五的粗壮青年了。

梁辛修炼魔功,将真元引入了身体,身体得到了极大的增强,寿数要延长不少;而小眼之中不仅时间几近凝固,更是天地的阴极所在,世间生灵进入其间生长都会减缓许多,此消彼长之下,梁辛练了六十年,却只‘长’了六七岁,着实是占了大便宜。

既然提到了小眼,梁辛也就势说出了自己这边的经历,这下子话可就长了,大眼小眼,老叔浮屠,十二星阵,真元入体,天下人间,鬼话连心……梁辛的故事虽然不如大小活佛那么复杂,但匪夷所思之处尤甚,把所有人都听得目瞪口呆。

而听众里表情最复杂的,不是三毒滋生的小活佛,不是没有正行的柳黑子,而是总那么落落大方、雍容华贵的大祭酒,秦孑。

时而惊诧,时而皱眉,时而无奈,时而恍惚,到最后秦孑就好像听了个最有趣的笑话似的,竟然放声大笑了起来。

众人全都被她给笑毛了,小活佛第一个忍不住了,目光低垂慈悲一笑,嘴里却学着跨两的强调,打雷似的喝问一声:“笑抓子么?”

秦孑用力压住了自己的笑容,有些没头没脑的对大伙说:“八大天门之间,流传着一句隐语:数着星星过日子……”说道这里,嘴角抽抽,眼角抽抽,最后还是没能压抑住,又爆发出一阵哈哈大笑!

跨两把那对八字眉一挑,对着柳亦等人低声道:“老子也听过这句话,正道天门的龟儿们说起过,似乎牵扯着什么机密,不过龟儿们鬼戳戳的,一直没能查出来这话是啥意思。”说完,他又望向秦孑,满脸不耐烦的催促:“再要笑,你女娃的道心都要笑坏么!”

大祭酒不理那套,笑个不停,大伙等得心痒难挠,一起去看二祭酒,二祭酒正给憨子添茶呢,同样也是一脸茫然。

好不容易,秦孑总算笑完了,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失态,深吸一口气之后,缓缓的开口了:“数着星星过日子,牵扯的是一场浩劫,八大天门在几百年前就开始准备了,不久前传下去的‘相见欢’阵法,也是为了应付这件事!”

听到‘浩劫’二字,庄不周很不开心,都没问到底要有什么大祸降临,就皱眉道:“这么大的事,早就该把消息散出去,让大家早做准备,八大天门却把消息藏起来,等着孵蛋么……”话没说完,他又反应过来,忙不迭的对着大祭酒点头哈腰:“我不是说您,我是说那七家天门。”

秦孑才不会和他计较,只是微笑着回答:“早做准备?怎么准备?诏告天下浩劫将至,修真门宗个个都会忙着提高实力……白狼就是一例,他来找先祖须根,是为了给中元报仇么?归根结底,还不是要夺须根的真元,以求实力大增,来对付来日的那场大难。卸甲山城尚且如此,下面那些门宗就更不必说了。”

此刻的修真正道看上去一片安宁,五大三粗、一线天、九九归一,一层一层的下来,是个大统的格局,于天门而言,整个修真正道都在掌握之中,刘家的刀子快,王家的儿子多,宋家的草药好,李家的狗机灵,不管怎么分,这些力量都在正道之中。

可浩劫将至的消息一旦传出去,大家为了自保纷纷去增强实力,王家的儿子去抢刘家的刀,李家的狗去偷宋家的药,非天下大乱不可,不仅损伤了实力,更少了那份凝聚之心。

天门才不会给下面那些门宗互相争夺的时间,要等到浩劫降临的前夕,才会把消息散出去。

而这场浩劫降临的标志,就是天上的星星!

秦孑大概交代了几句之后,又把话题拉了回来,从头开始讲起。三百多年前,修真道上邪门覆灭,凡世间洪太祖横扫六合,天下大势已定,所有人都觉得从此可以盛世太平,八大天门中的修士也不例外。可没想到,荣枯道突然传讯另外七个天门,说是在无意间发现了一处隐蔽的地穴,有邪魔法术封印,力量强大难以破解。

那时候正邪之战才过去了不到百年,一提起邪道的手段,正道名宿还心有余悸,天门不敢怠慢,集结高手再度组成联军,一起去探这个古怪的地穴。

刚刚到达地穴的时候,大家都以为此处是一个邪道余孽的据点,直到他们试图破解封印时才发现,封印中蕴含的法术,竟然不同于任何中土修真的流派,其中的力量邪恶、古拙、更澎湃惊人,分明是早已失传的道法。

封印残破,不过还有些余力,依旧封锁着地穴。

这下子天门高手既兴奋又忐忑,来自古代的封印,藏着的有可能是灵宝,更有可能是恶魔。

贪婪心和好奇心加在一起,毫不费力地就击败了敬畏心,天门之中精通封印术、钻研古法的高手尽数赶来,殚精竭虑、耗尽心力,即便如此,在八大天门联手之下,也整整用了三十年,才总算把残破的封印解开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82章 二狗遛狗 下一章:第184章 很多东来
热门: 从西藏来的男人 斗战狂潮 山海妖冢 玉岭的叹息 鬼不语之仙墩鬼泣 金棺陵兽(贼猫) 残疾人宣言 从爵本位到官本位 犯罪心理师之替身 天机·第二季:罗刹之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