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2章 二狗遛狗

上一章:第181章 当然要笑 下一章:第183章 大小活佛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不光柳亦,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,憨子还在嘿嘿傻笑,没什么异常,不对劲的是坐在他身边的金身胖娃娃。

刚刚在打斗时大家都没太注意,而此刻,胖小子盘膝端坐目光低垂,面颊丰润细眉长目,宽额、高鼻、薄唇,双肩宽厚,两方大耳垂肩,螺发与肉髻之间的髻珠明显,再趁着那副庄严宝相、浑身金漆,这个胖小子坐定之后,赫然就是一尊佛陀!

梁辛忍不住揉了揉眼睛,再使劲看,彻底呆住了,憨子身边确确实实端坐了一尊佛像,和他们平时在寺庙中见过的佛陀金身没有丝毫的差别。

大伙面面相觑,全都有些不知所措。

中土世界,修道之风盛行已久,大伙都知道在天上有神仙,有佛陀,可谁也不敢相信,憨子成天扛着的就是一尊真佛!他会打会笑会说话,不是真佛也是佛祖留在世间的法身法相,这件事要传出去立刻就会惊动天下……只不过佛陀的本事似乎差了点,只和巨狼打个不相上下。

佛陀笑了,慈悲却庄严。缓缓撩起眼皮,目光流转一一扫过众人,别人的感觉不知道,梁辛只觉得自己被他望住的时候,心中升起一片祥和与安宁,再也不想管其他的事情,就想这样一辈子清清淡淡的过下去。

在场众人有修道的修魔的修巫的修蛊的修鬼的,就是没有佛徒,否则真会有人立刻去向他跪拜。

佛陀也不以为意,就那么微笑着望了大伙一阵,突然,他挑了一下左眉。

只挑起一根眉毛,而且还挑的很高……一眉高一眉矮,一眼大一眼小,这幅神情,就好像琅琊耍坏之后的狡黠样。一下子庄严宝相随风而去,只剩下满脸的小不正经,佛陀又变回了胖小子。

不仅如此,胖小子身上的金漆也肉眼可见地越来越浅淡,不一会功夫就变成常人肤色,眼角眉梢里也没了那股慈悲之意,就是头上还顶着一片疙瘩,似乎在顽强的告诉大伙:我是个佛陀……

大伙一起吸溜着凉气,还是跨两最先开口了,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生苗现在声音也有些干巴巴的:“你龟儿到底是、是抓子么?”

柳亦吓了一跳,猛的一板脸,不骂跨两,而是对着胖小子沉声道:“妖怪,你化身神佛法相迷惑世人,小心惹来天谴!”

梁辛满身是伤,可脑子还算清醒,微微一愣之后也就明白了,大哥是在护着手下。

苍穹之上,漫天神佛。就算有妖怪修炼出如意变化之身,也绝不敢变成老君佛祖。这个胖小子的来历现在可没人说得清楚,他万一要真是什么佛陀法相,被跨两骂成了‘龟儿’,估计跨两的舌头就快保不住了。

所以柳亦直接诬陷胖小子是妖怪,这下忤逆之意变成了护道之心,把跨两句‘龟儿子’也圆了回来。只不过……胖小子要真是个佛,柳亦这点小心眼能有个屁用。

胖小子却咯咯咯的笑了,笑声甫一出口,郑小道、黑白无常这些修为浅薄的人全都脸色骤变,忙不迭伸手捂住了耳朵。梁辛也被震得两眼发花,仿佛两座大山卯足了劲,在自己的耳畔狠狠撞在了一起似的!

而且这份震天动地的笑声里,根本没有一丝真元震荡,完完全全就是靠嗓子喊出来的。

笑了一阵之后,胖小子才开口说话,声音穿金裂石、震耳欲聋:“我可不是幻化成佛像的精怪,不用担心。没有天谴!”说着,他顿了顿,小胖脸上满满都是笑意,问众人:“你们猜,我是谁?”

“你小点声。”青墨、小汐和屠苏同时开口,没搭理他的问题。

“哦。”胖小子跟打雷似的应承了一声……

梁辛厚道,顺着他的话问了一句:“你是谁?”

胖小子扬起圆溜溜的脑袋,看样子又想哈哈大笑,幸好憨子十一似乎也受不了同伴的大笑,扬起大巴掌按住了胖小子的大嘴,把那串打雷似的笑声给他捂回了肚子里。

胖小子没笑成,不过脸上喜滋滋的神情却不曾稍减,大声报出了自己的来历:“我是活佛,出身达旦禅院!”

梁辛吓了一跳,到现在为止十三蛮中还有五个人下落不明,来自达旦禅院的活佛便是其中之一,位列十三蛮中第十一位。

他的确从未想到过,憨子十一日日夜夜不离身的大箱子里,就装着一个活佛十一。

不料秦孑却摇了摇头,根本不认同胖小子的说法,声音亲切而清晰,淡淡的笑道:“我听前辈说过,达旦活佛具九龙之力,降魔卫道嫉恶如仇,双臂撼岳两掌翻天。可最重要的,他老人家生就一副韦陀恶相,而且身高盈丈!阁下的修为是足够了,可这幅长相和身材,实在对不上号。”

说着,秦孑把目光飘向了犹自满脸憨笑的憨子十一,细细的望了他一阵之后,才收回目光,对着胖小子笑道:“阁下要是活佛,那憨子又是谁?”

十三蛮绝迹天下几百年,他们的名头在修士的心里也和神仙差不多少,憨子的修为虽然不错,可他平时表现出来的力道,充其量也就是个六步中阶,就算追回来被宋红袍抽走的那七成真元,距离十三蛮的实力也差的太远了,所以就算外形有些相似,也从没人把憨子和活佛往一起联系过。

可刚刚那一战,憨子实力暴增,修为比着十三蛮丝毫不差,这时候要是秦孑还猜不到憨子就是活佛,未免也太笨了些。

白狼在临死前就猜到了憨子的身份。

此刻秦孑也想到了一个细节,憨子会喝自家的漩涡茶……正邪鏖战时,活佛与须根还算有些情谊,曾经到离人谷做客,自然会喝这道茶水。

秦孑笃定憨子就是十三蛮中的老十一活佛,而真正让所她迷惑的,是这个满脑袋疙瘩的胖小子。

胖小子还是那副笑嘻嘻的模样,对着秦孑点头道:“你说的不错,他也是活佛!”说着,扬起小胖手拍了拍憨子的肩膀,憨子低下头,咧嘴,对着他乐了。

梁辛傻眼了,和秦孑对望了一眼之后才笑道:“你们两个都是活佛?十三蛮里有两个活佛,一共十四个人?也和卸甲六祥瑞却七人似的?”

“他是十三蛮,我不是。”胖小子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爱笑,闻言又是一阵大笑:“的确有两个活佛,不过我俩之间还是有个小小的区别。”

说着,胖小子突然收敛了笑容,摆出一副郑重模样,一瞬间里他马上就从顽童变回了佛陀:“他叫做活佛,而我,就是活佛!”

说完,‘佛陀’还怕大伙不明白,又打了个‘机锋’:“就好像二狗子遛狗,两个都是‘狗’,但一个叫狗,一个是狗。”

不解释还好,一解释大伙全乐了,同时也更糊涂了。说到现在,他小子再怎么宝相庄严,大伙也只觉得小胖子有意思,不觉得他是尊真佛。

秦孑对着小屠苏低低的吩咐了句什么,娃娃一跃而起,撒腿向外跑去,还不忘和大伙招呼一声:“我去给你们沏茶喝!”

青墨咯咯直笑,对着屠苏大声谢道:“有劳二祭酒屈尊降贵,亲自给咱们沏茶水喝!”

屠苏早跑得没影了,一本正经的声音却传回来:“阿巫锦客气了,都是好朋友,咱们只讲交情,不论身份!”

秦孑哭笑不得的摇摇头,这才对着胖小子‘活佛’认真的说道:“阁下这番道理不难懂,可事情肯定复杂得很。若方便还请告知。”

“方便方便,没啥不方便的!”胖小子挺随和,一口子的答应下来,随即皱起是双眉,寻思着究竟该从哪里开始讲起,过了片刻后,才再度开口:“五百年前,十三蛮恶战卸甲儿之后,悟出奎木狼夺力的人,可不止老幺须根一个!”

老十一活佛是佛门弟子,哪有和尚用这个名字的。活佛只是个绰号,他本来另有法号,只不过天下修士对他都以绰号相称,久而久之也就叫‘活佛’了。

谢甲儿‘飞升’之后,十三蛮就此散去,老十一活佛的性格木讷,在同伴里没什么人缘,自然也没什么朋友,独自返回了达旦禅院。活佛原本就是修持弟子中的绝顶人物,即便在腥风血雨中冲杀多年,心里仍守着一点清明淡薄。这次‘除掉’魔君,天下大局已定,重返山门后便不再复出,从此清静修行了。

不久之后,活佛养好了伤,可是他却发现自家门宗里出现了问题:总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古怪气息缭绕,有些像妖气,可又混合了些慈悲之意。

这股气息极难追踪,就连活佛都一时都找不出端倪,更何况其他的高僧。

达旦禅院,佛门圣地,被古怪的东西悄然盘踞了还懵然无知,这个事情要传出去非让天下老道笑掉大牙不可,活佛怕事情泄露,连自家弟子都没告知,只是自己暗中查访,直到几年之后他才总算找到了‘妖怪’,可真相也让他着实吃了一惊。

佛门讲究普度众生,达旦禅院虽然是修真的圣地之一,但是也对凡人百姓开放山门。当然,这是两重天地,第一重只是普通的大寺,与凡间的庙宇没什么区别;大寺之后才是真正的门宗重地、法坛所在,不许外人踏足,妖怪就出在对外开放的大寺中:一尊被供奉在大殿中的佛像。

胖小子说到这里,大伙就基本猜到他的出身,人人都忍不住露出了个笑容,难怪这小子有一副佛陀法相,还说自己‘不是幻化成佛陀的精怪’,他根本就是佛像变成的妖怪!

天地间的土石精怪不少,苦乃山的玉石双煞都是‘土鬼’。佛像虽然受人供奉,也不过是一具泥胎,或许是机缘巧合、或许铸炼佛像的泥土有什么不凡之处,开通了灵智也不算什么太稀奇的事情。

不过佛像都讲求开光,一旦开光之后,泥胎就有了神性,也就不会再有成精的邪事。

开光是不会错的,可开光的僧人却未必都那么可靠,就算是真正的高僧,也难免有心境波动、难守清明的时刻,这具佛像在开光的时候,主持法事的僧人未能全神贯注,仪式虽然走的丝毫不差,可虔诚事讲的是心、不是排场、过程。

所以这尊小佛像虽然经过开光,但是开光却失败了。前面的大寺名义上也是‘达旦禅院’,不过都是由普通的僧侣来打理,后面的修持高僧一辈子也不会到前面去看一眼,结果谁都不曾发现,这尊小佛还是个泥胎,根本就没被点开灵性。

再说活佛十一,最终发现没什么妖怪,而是一尊佛像要成精,心里却踌躇了,因为他分不清这尊佛像开通灵智,是因为土石化妖,还是因为千百年受香火熏染从而得到了佛心佛性。

一掌拍下去,如果杀了个妖怪自然无所谓,可要是怕死个由公德心凝聚而成的善物,那就是作孽了。

活佛一时拿不定主意,就把小佛从前面的大寺搬到了自己清修的后山,打算看看再说。

说到这里,胖小子顿了顿,刻意压低的声音显得有些神秘,不过动静还是像打雷,脸上的神情很有些卖弄:“你们猜,那尊佛像,最后变成了什么?”

大伙现在都知道他是个泥胎精怪,对他少了几分尊敬和敬畏,却多出了些亲近,柳亦摇着头挪揄他:“太难猜,你还是接着向下说吧!”

胖小子得意洋洋,继续向下说故事。

佛像的事情,暂时告一段落,无论它将来是化妖还是成佛,都不是一朝一夕能成形的,最快也要百多年的功夫,活佛就在禅院中清修,日子清闲了在修行之余他也开始去研究谢甲儿传给自己的真元,十三蛮个个资质不凡,活佛不算其中最聪明的,但也绝不是最笨的,花了一阵功夫和心思,最终也弄明白了‘奎木狼’蛊的性子。

柳亦眯了眯眼睛,他这个毛病也是跟曲青石学的,苦笑道:“这下又麻烦了!”

悟出了‘奎木狼’,也就等于掌握了一个可以毫不费力,就能让修为凭空翻倍的办法。昔日生死与共的战友,一下子变成了‘人参娃娃’。柳亦对胖小子做了个手势,示意继续,他还等着听活佛究竟杀了几个十三蛮。

胖小子似乎看透了柳亦的心思,摇晃着大脑袋笑了:“你可猜错了!活佛的性情木讷,可骨子里却重义,研究奎木狼也不过是聊以自遣,就算学会了这门狠毒的法子,他也没打算去害谁。”

活佛的确是没想过去害人,可想害他的人却找上门来了。除了须根、活佛之外,十三蛮的老大白塔,也参透了奎木狼!

小丫头青墨终于再也忍不住了,把声音凝聚成一条线,悄悄的对着柳亦说:“你们西蛮蛊到底行不行,怎么谁都能参的透,哪像高深的法术。”

话说得挺不客气,不过青墨没当着大伙的面说,而是用传音入密,只入柳亦一人耳,倒也算是一份苦心。

柳亦看事情比青墨要通透得多,冷笑回答:“不是蛊术容易破解,倒是谢甲儿的用心险恶!”

柳黑子对蛊术一知半解,跨两虽然是老蝙蝠的心腹,但是缠头宗的人全都是另有修行,没有传承蛊术,所以他们谁也看不出这道‘奎木狼’到底有什么异常,不过蛊术名震天下,威力无边,又那是随随便便就能被破解的,归根结底,还是谢甲儿的魔头性子吧。

传下十三份力道,不仅帮助自己飞升天外,更把祸根种在敌人身上,果然,十三蛮几乎个个都没有好下场。

梁辛挠了挠脑袋,对大师兄的手段挺佩服。

活佛重义,但却不是傻蛋,他和白塔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交情,见他无端来拜访自己,本来就有些怀疑,又用佛家天眼明神通看出了白塔的修为整整提高了一倍,心里就什么都明白了。

果然,在假意应酬一番之后,白塔就突然发难,活佛早有准备,当即展开反击,不光他自己,而是整座达旦禅院的高手都尽数出动,一场恶战之下,达旦禅院陨落了高僧无数,白塔最终被俘。

他们从白塔身上搜出了一件老十二田黄的贴身法宝,白塔在几年前就夺力、袭杀了田黄。

早已悟出奎木狼却从无伤人之意的活佛,眼看着一场恶战之下门宗被毁了大半,也动了真怒,催动奎木狼把白塔的修为尽数抢夺了过来。

白塔死前羞愤交加,他来之前可没想到夺力变成了送菜!而活佛也心性大变,亲手超度了一众师兄弟的亡魂之后立下重誓,要去击杀剩下的十三蛮,掐断惨祸的源头,再不让门宗受到拖累。

梁辛忍不住望向还在憨笑的十一,心里叹了口气,身怀大力量,行事也就偏佞了,白塔固然该杀,可其他的十三蛮要是因此也都死在憨子的手里,未免就有些冤枉了。

随后活佛闭关,开始静心炼化从白塔处夺来的真元,为下山做准备,可他还没来及出关,便也如须根、白狼他们一般,体内的真元尽数造反了!

因为大家先前听白狼讲过须根的事情,对这门蛊术基本了解,胖小子也不用多解释什么,拿出了念经的本事,一口气不停的往下讲,生生把一场险恶惊心的恶斗说得枯燥无比。

不过,故事讲得再怎么流水账,事关憨子十一,梁辛也都还听得挺投入。

现在正说到最关键处,胖小子突然停顿了下来,再度对着大伙露出个笑容,没头没脑的蹦出来句:“由此,也成全了我!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81章 当然要笑 下一章:第183章 大小活佛
热门: 大唐悬疑录2:璇玑图密码 突然亡命天涯 鬼吹灯前传:魁星踢斗 只有他知道一切 盛夏的方程式 剑客行 大明铁骨 推理作家的信条 笼鸟 44号孩子:一个如同俄罗斯狼一般残酷的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