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1章 当然要笑

上一章:第180章 十天不见 下一章:第182章 二狗遛狗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所有人都咬着牙,红着眼,不过一个瞬间,却好像永远都结束不了。

仿佛还嫌不够乱似的,众人的耳中又传来了一声嘶哑的冷笑,旋即腥风撩荡。

一盏二指宽、十余丈长的白布条,正翻飞飘舞,转眼化作白色巨狼扑向半空;而另一头白狼……全身氤氲恶臭、血肉溃烂的大祥瑞,从齐青的怀里一跃而起,一头扎进了梁辛的天下人间!

大祥瑞也是甫一恢复,顾不得体内还未稳固的真元,就立刻参战,现在的修为还不到平时的四成,可用来对付眼前这些敌人,足够了!

白色巨狼现身半空,它的速度比起破月银梭还要更快得多,巨大的身体一震就挡住了秦孑、跨两、胖巫士三个冲在最前的高手,跟着狼爪猛挥,秦孑等人只觉得巨力扑面,可无论是身体还是神通,竟被这头畜生的妖威慑服,无法稍动,只能眼睁睁的等死。

当年的十三蛮,在谢甲儿的面前真的不值一提,可在六步中阶的修士眼中,却是一个绝对无法抗衡的强大存在。

大祥瑞的剩下的四成力道一分为二,自己和巨狼各承下一半。

这头巨狼的力道,便是一个十三蛮。

秦孑已经闭目等死,不料眼前倏然一花,巨狼竟不再理会他们,而是掉头扑回了地面——大祥瑞遇到麻烦了!

大祥瑞与梁辛不过一线之隔,巨狼才刚刚成型,他的半个身体就已经扎进了天下人间,随即……他不能动了。

迷离渊中,大师兄中元曾今对他说过,只要真元雄浑,远超施法之人,便能破掉天上人间。这个道理被白狼奉若经典,牢牢记在了心里。

中元的这番道理,是从分别与谢甲儿战、与须根战中悟出的,谢甲儿真元浑厚,陷在他的天下人间里,中元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;而须根施展天上人间时,不过身具两蛮之力,中元被他困住时还能清楚感觉到周围的情形……四百多年里,白狼就从未想到过,中元根本就弄错了。

天上人间也好,天下人间也罢,威力仅在于两点:身体、执念!

干爹将岸复出时,身体已经完全垮掉了,所以他的天下人间威力大减,连丑娃娃那种角色都逃脱了一个。他和梁辛相处的那段时间里,或笑或骂,可垂暮间的寂寞、失落,根本无人能懂。

若他全盛,别说什么乾山道、丑娃娃,就是五蛮大成的白狼,也只有目瞪口呆、然后被他一把扭断脑袋的份!

梁辛从小眼中冲出到朋友亲人挣脱篷滂小阵,前后加起来也不过一盏茶的时间,生死变化、兔起鹘落,各种情绪激荡转换,自然而然迸发执念。

在小眼里那次,不过是自己的生死一线,不过是一次生死一线。

可现在离人谷中,是亲人朋友的生死一线,而胜负之数更不知变化了多少次!

这么多的时间,这么快的生死轮回,那一丈方圆之内,天下人间何等强悍犀利!所以白狼刚探进去半个身体,就再也不等动了。

梁辛仿佛都听到干爹在冥冥中放声大笑:真元?修为?有个屁用!

只可惜梁辛还是‘初学乍练’,全副精神都用来对付神通下的各种乱流激荡,即便如此,他还是甘冒奇险,对着大祥瑞探进来的那颗烂脑袋,啐了口唾沫。

天上地下,乱成一团,小汐、郑小道、屠苏等人却没有杀出来,这样的阵势他们根本就帮不上忙,可发生的一切都落在她的眼中,毫无征兆的,白衣少女突然留下了两行眼泪……

他一个人,拖出了所有的敌人!

破月三一、大祥瑞、还有正在催动神通拼命想要击碎天下人间的齐青和卸甲弟子,梁辛真就咬着牙瞪着眼梗着脖子,用自己的一条小命,把所有敌人都牢牢拖住了。

来自敌人的压力越大,天下人间中的乱流也就越凶猛、越激荡,梁辛拼出了所有的力气施展身法躲避,他也不知道自己还不能再撑过下一个瞬间。

此刻,地面上大祥瑞受困、卸甲弟子狂轰;天上巨狼现身,扑向秦孑等人。

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可在无法形容的短促时间中,战场上又出现了一个变化,憨子十一!

一头撞碎篷滂小阵之后,憨子不看地上的天下人间,不理半空的破月三一,在他的眼里只有一个人:大祥瑞白狼。此时他已经活活把七八个想要阻拦去路的敌人拍进了地面,扑向被梁辛困住‘一半’的大祥瑞。

最后一个想要阻拦憨子的人是齐青,她扬撒出的无边麦穗不仅没能拖住憨子半步,就连自己也被一掌拍进了泥土,只留下一小片发髻与地面平齐,鲜血缓缓的从缝隙中涌了出来,和在头发中,显得粘稠恶心。

一直躲在篷滂树下观战的屠苏见齐青丧命,心里突然升起了一种不真实感,就这么死了?

身旁的木妖则抽动鼻子,在空气中嗅了嗅,有些疑惑的皱起眉头……

半空里的巨狼察觉主人遇险,这才舍掉秦孑跨两,反身去杀憨子。

憨子冲向大祥瑞,每步跨出都会掀起一声轰然巨响,仿佛降世伏魔的怒尊,脚步沉重似要踩翻大地,一路急冲之下,身畔风雷滚动、沙石弥漫!

巨狼扑击憨子,它体型巨大,可行动间却没有分毫声息,腥风颤颤之中只在身后甩下一路残像……

同一刻里,憨子冲到大祥瑞身边,扬起了熊掌似的大巴掌;白狼扑至憨子头顶,张开了血盆大口……

突然万道金光绽裂,从憨子的肩膀上播散开来,转眼横扫四百里镇百山!

浓稠的金光有若实质,所过之处,无论叱喝、惊雷还是疾风呼号,尽数被扫荡一空,打得天翻地覆的战场在这个瞬间里蓦地安静下来。

憨子肩膀上的木箱,炸碎了。

即便在铜川惨祸、离人谷恶战中都分毫无损的木箱化作了一蓬齑粉,一个浑身上下涂满金漆的小胖子猛的跃了出来,与憨子的动作一摸一样,扬起手掌,猛的发声大喊‘佛陀’,一掌狠狠拍在了巨狼的头顶。

巨狼的头,比着一座房子还要更大,金身小胖子不过是顽童体型,巴掌也不过成年人的掌心大小,可就是这一掌,把巨狼硬生生的拍了个跟头!

小胖子一掌拍飞巨兽,身形并不停留,从憨子的肩膀激射而出,继续追袭巨狼,狼嚎凄厉尖锐,佛号铿锵厚重,一蓬白雾与一道金光转眼纠缠在一处,这两个怪物动手相搏,立刻打得天翻地覆,卸甲弟子离得稍尽立刻就被裹紧战团,转眼被撕扯成一滩碎肉。

憨子却还是满脸的憨笑,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与他无关,他只一心一意的扬手、落下、重击大祥瑞!

大祥瑞算错了‘天下人间’,半个身子被梁辛死死拖住,空有一蛮之力却无法稍动,对憨子的重击全无办法。

啪,闷响,憨子第一掌,重重击在了他的背心,大祥瑞的身体猛的一跳,整个背心都随之塌陷!

而梁辛也闷哼了一声,一抹鲜血毫无征兆从他的肩头喷溅而出。

现在的情形是,憨子砸大祥瑞,大祥瑞一半身子在天下人间,梁辛主持天下人间,这便等若大祥瑞用自己的身体把憨子与天下人间连接了起来。

憨子拍大祥瑞一巴掌,大祥瑞自己固然受伤,可天下人间也受到巨力波及。

憨子一掌,等于给天下人间又加了一重压力,乱流更加激烈,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梁辛避让不及,被一股流窜而过的力量打伤了肩膀。

可外人却看不到天下人间中的乱流,只能看到梁辛在狂舞乱跳中,毫无来由的受伤溅血。

痛苦、疲惫……梁辛撑得苦不堪言,眼前所有景物都在疯狂旋转,耳鼓中尖锐啸叫,可心头还是免不了大吃一惊,只有他和大祥瑞才能感觉到憨子那一掌,究竟蕴含着多大的力量!

憨子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,远远超过了他的巅峰时期,梁辛自忖,就是自己的七蛊红鳞,在这一掌面前,也只有散裂粉碎的份。

憨子第二次扬起巴掌,可这一回神情里多了些犹豫,抬起头看了看梁辛,又看了看他血肉模糊的肩头。

梁辛拼出了吃奶的力气,咬着牙对憨子大吼:“继续!”

憨子露出了个厚厚道道的笑容,大手一翻,第二掌砸下!

第三掌、第四掌、第五掌……大祥瑞的身体本就稀烂的身体,被憨子震得不停抽搐,一块块烂肉被甩出去,落到地上啪的一声,直接摔成一滩肉泥。

大祥瑞的气势越来越弱,天上的巨狼是他的法宝幻化而成的,与他同命共生,憨子的每一掌砸下来,实际打的是两头狼!

巨狼也疼痛焦急,可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摆脱金身胖小子的纠缠。

梁辛的身法越来越迟缓,可乱流却更加激烈,随着憨子的重击,他的身上也不时爆起一层层血雾,肩膀、胸腹、后背……

而此刻,天空里终于传来了一声虐戾的笑骂:“龟儿子,跑不掉了!”话音落处,跨两与秦孑、胖巫士三人并肩,挥舞法宝、催动神通,一头扎进了三一弟子的阵势中,他们的速度快于流星,一掠之间空中惨叫不迭,在他们身后豁然划出了一道浓稠的血线!

在三人身后,十多名西蛮、北荒的高手也如影随形,冲进了敌阵。

顷刻血如雨下,残肢碎肉噼里啪啦的摔在地上。破月三一最终没能赶在敌人破阵前抽回银梭……

三一弟子里,只有一个六步中阶,十个六步初阶,其他的五步弟子不值一提,秦孑等人一入阵立刻合力击杀敌人中的宗师高手,没过多久整座法阵彻底崩溃。

十天里,时刻不停压在众人头顶、面色没有一丝变化、但却在眉宇间洋溢着无边傲气的三一弟子,此刻死无全尸!

破月三一被破掉,巨狼和金身胖小子打成一团,憨子与梁辛对付大祥瑞,卸甲山城只剩下些六步初阶和五步弟子,没有人能挡住秦孑、跨两、胖巫士一击。

到处都是混战,等了十天死,结果阎王未到梁老三却跳出来了,西蛮北荒和离人谷的人终于扬眉吐气!

卸甲败象已现,可所有人都还在咬牙苦撑,他们还有翻身的机会,只要大祥瑞能从挣脱梁辛的魔功……

到了现在,梁辛也终于支持不住了,拼出最后的一丝力气,对着憨子十一大吼:“我要撤……”等他把话喊出口才发现,声音小的几乎连自己都听不到。

可十一却听到了,几百年如一日只傻笑不说话的憨子竟然咧开了大嘴,瓮声瓮气的喊了声:“扯!”说话之间,该拍为拽,双手抓住大祥瑞的脚腕,铜浇铁铸般的肌肉陡然紧缩,嘴里嗷嗷大吼,竟要把白狼从天下人间中扯出去……梁辛这才明白憨子误会了。

梁辛手软脚软,浑身颤抖着收起天下人间,随即一头栽倒,还没等他的脑袋砸在地上,身上突然一紧,柳亦和小丫头青墨早都守在了旁边,一起伸手扶住了他。

梁辛还没来及说什么,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阵欢呼,略略愣神之后他才明白,是卸甲山城的弟子见到大祥瑞脱困,只当转机到了,不约而同爆发欢呼。

但是……

啪,一声脆响,憨子的巴掌,毫不留情的落在了大祥瑞的额头上,更打碎了所有卸甲弟子的希望!

大祥瑞的脑袋,碎了。

身具五蛮之力、自忖天下第一高手的大祥瑞,就这么一掌、一掌、被憨子活活给拍散了功、拍散了架、拍碎了头!

出关后他便赶来离人谷,耀武扬威了十天,最后丢了脑袋……

卸甲白狼死不瞑目,三件事:

自己本来已经将五蛮之力梳理、化解,尽数归为己用,几百年中试过不知多少次最终确认无碍,这才破关而出。与一叶惊山的恶战虽然艰苦、甚至有些脱力,可也不应该又引发真元错乱。想不通;

憨子十一,掌力厚重如山,从中了他第一掌,白狼就知道他是谁了,可箱子里的胖小子呢?十三蛮里压根就没有那么一号人物,又怎么可能连巨狼都收拾不了他,想不通;

梁磨刀,红鳞碎了,星魂帮不上忙,他不过是个三阶修士,论真元他和自己相差天地,可自己就是挣不脱他的魔功,想不通!

三个想不通,白狼死了。

欢呼声戛然而止,无头尸体颓然跌倒,偶尔抽搐一下,尸体与地面摩擦,搓下一片烂肉。

正在与胖小子缠斗的巨狼,张开大嘴想要长嗥,却没能发出一丝声响,庞大的身躯再度模糊起来,渐渐变成了一片白色的雾气,可是这次没能再变回白布条,而是被风一吹,消散无形。

残余的卸甲弟子全都瞪大了眼睛,那具烂腔子明明就摆在眼前,可他们还是不敢相信,堪比天神的大祥瑞死了?

卸甲弟子终于回过神来,发一声喊四散而逃。

秦孑自重身份,没去追赶这些小鱼小虾,可柳亦和曲青墨两口子不依不饶,同时对着手下吆喝:“追!”

等喊完才发现,跨两和胖子巫士早就满脸兴奋的追杀出好几里了……

赢了。可梁辛也好,或者他的同伴、亲人、战友也好,所有人的心头都有了些恍惚,和娃娃屠苏刚才的想法一样:他们就这样死了?

破月三一无坚不摧,天下没有几个不怕他们的人;白狼身负五蛮之力,他要做好事,就是个圣人,他要做坏事,能掀翻半座中土!这样的可怕力量,就在凡人喝杯茶、聊几句的功夫里,被碎尸万段,死之前甚至连句遗言、哭号或者狂笑都没留下!

梁辛的心里突然觉得有些憋闷,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这一仗打得不过瘾?还是强者强人死的太不值?

又或者说,一座大山崩塌了,却只发出了个摔盘子的动静!

秦孑抖落荆棘草上的血迹,收起神通来到梁辛身前,垂首询问:“还好?”

梁辛现在内伤外伤一起发作,疼的眉毛直跳,勉强对着秦孑点点头。

柳亦也开心,不过暂时还不顾上说笑,抱起梁辛大步赶回篷滂小境,木妖现在心情大好,不用众人询问就点头笑道:“姓曲的没事,篷滂没死,他没死,我在接着治!”

柳亦松了口气,跟着还有些疑惑,把梁辛直接扔到小汐的怀里,腾出手来一指镇百山:“木行之力……还有么?”

木妖是用法术接引山间的秀木之力,来滋养曲青石的魂魄,‘一叶惊山’之后,镇百山满眼枯败,原本郁郁葱葱的群山,现在只剩下望不到头的萧瑟。

木妖本来笑呵呵的,一听柳亦执意,变得比翻书还快,一下子就沉了脸:“树还都没死,能治,不懂就少问多看!”说完也不再理会柳亦,忙忙叨叨的张罗着给曲青石治伤去了。

梁辛躺在小汐的怀里,把眉头皱得老高来表功,突然想起自己的星魂,赶忙催动心念,片刻后之见七片红鳞残片歪歪斜斜的飞过来了,最大的一块也不过婴孩拳头大小。

红鳞碎裂,星魂受创,可总算还‘活’着,梁辛伸手把星魂都引到身体中修养,这才长出了一口气。

过了不久,跨两和胖子巫士勾肩搭背的回来了,两个人脸上都是喜气洋洋。

跨两是老蝙蝠的心腹,胖巫士是大司巫的手下,首领不对付,他们之间自然也不和,可共患难的情谊,要比什么都来得更深刻,两个荒野蛮子现在可融洽的很。

柳亦和青墨同时抬头,各自望向自己的手下。

跨两咧嘴一笑:“莫子杀光龟儿,我才不会回来!”

胖巫士郑重点头,梁辛突然哈的一声笑了出来,这个黑胖子点头的模样,倒是有点像羊角脆。柳亦两口子也都看出来了,同时笑出了声……

本来只是件小事,可三兄妹笑着笑着,声音越来越大,每个人都笑出了眼泪,青墨捂住了肚子,躺在小汐怀里的梁辛咣咣跺脚,柳黑子独手乱摆……跨两看了胖巫士一眼,低声嘀咕:“笑爪子么?”

胖巫士也不明所以,满脸纳闷,这时,小汐也扑哧一声,笑了起来,继而,郑小道、庄不周、宋恭谨……到最后西蛮北荒他们所有人!笑声越滚越大,梁辛被呛到咳嗽了,可还是忍不住想笑,打了个打胜仗,十二星阵杀了赤兔红燕、天下人间困住破月白狼,心里这份得意从胸腹里直往外冲,都快把他的牙齿撞碎了。

苦熬十天,煌煌一战,卸甲山城六祥瑞无一生还,三一弟子全都身死;离人谷化身为树的数百高手也全部丧命;梁辛众人么,算起来倒是落了个大获全胜!

打胜仗真好。

你死我活,当然要笑!

秦孑也笑了,先是微笑,继而大笑,渐渐眉宇间的那份伤心与凄厉也一扫而空!五大三粗,八大天门,上至太上师叔下至扫地的小厮,嘴里说的最多的一句便是‘同气连枝’,卸甲山城背信弃义,精英尽出剿灭离人,鉴火、承天、荣枯、流连、指夕、金玉,六大门宗坐视不理,只等着离人谷烟消云散,再继续和卸甲山城一团和气。

可到现在,秦孑还在,离人谷便还在;卸甲山城没了破月三一,没了第一高手,没了六大祥瑞,更扔下了一群六步初阶的性命,抡起的这一巴掌,抽得六大天门老脸红肿!

秦孑笑疯了,笑哭了,笑得一把抱起屠苏,重重的抛向半空:“你不是想当二祭酒么?以后你就是离人谷二祭酒!”

屠苏吓得手足乱舞:“我错了……”

直到半晌之后,笑声在渐渐消散,梁辛也好,秦孑青墨等人也好,彼此间都有太多的事情要问,秦孑恢复了先前的沉稳,轻轻呼出一口闷气,问梁辛:“休息一阵,还是先说会话?”

梁辛兴致很高,对秦孑摇头笑道:“我还好,说一会……先告诉我,十一到底怎么回事?!”

最后这一战里,梁辛固然至关重要,可憨子也是决胜因素,要不是他,众人只能再篷滂小阵里眼睁睁看着梁辛被破月三一耗死;要不是他,白狼还是会杀掉所有人。

恶战之后,十一也跟着他们回到篷滂树下,现在还在呵呵傻笑着。

不等秦孑说话,柳亦就苦笑摇头:“别的事情都好说,唯独十一,我们也还纳闷呢!”说着,他转头望向憨子和金身胖小子,随即柳黑子笑呵呵的表情突地一变,身体也猛然跳了下,显然受惊不轻,脱口骂了句:我草!

梁辛等人循着柳亦的目光望过去,人人都被吓了一跳。

小汐的身子微微一颤,梁辛也跟着一起颤,白衣少女的怀里,软软的舒服。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80章 十天不见 下一章:第182章 二狗遛狗
热门: 真珠塔 青发鬼 三国谍影:暗战定军山 唐朝诡事录2:长安鬼迹 包青天:沧浪濯缨 东京空港杀人事件 千门之心 地狱变 乌金血剑 风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