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0章 十天不见

上一章:第179章 至木生火 下一章:第181章 当然要笑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一直以来,梁辛都以为离人谷已经重启护山大阵,什么卸甲祥瑞、破月三一统统都被赶走,最多只是留在外面,动用神通不停的轰击。

篷滂大阵能激发镇百山里每一棵树木的木行原力,就算卸甲山城的人再怎么横也休想打烂它,所以梁辛在‘下面’踏实得很,以为一众同伴最多也只是被困住。

直到‘鬼口连心’,梁辛心中不安出来查看,但还是怀着几分侥幸,可是他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一冲出来,迎面里冲过来一面轿子,白色小轿!

赤兔和雌燕两个祥瑞扛着小轿刚起步,正迎上了梁辛赶来。其实凭着他们两人的身法,在梁辛刚现身的时候想要避开易如反掌,可两个祥瑞和梁辛交手过,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,更何况坐在他们肩膀上的是大祥瑞白狼,岂能为了一个愣头小子让路。

两个祥瑞同时叱喝,心念动时,神通和法宝就向着梁辛打了过去!

梁辛哪知道前因后果,直接被吓了个失魂落魄,自己这级别也太高了,竟然由白狼直接迎战,嘴里发出一声分不清是惨嚎还是怒吼的怪叫,身体疯狂抖动,旋即漫天涟漪震颤而起!

漫天空气颤抖,整整八十四道涟漪尽数勾连,直到此刻两个祥瑞才猛然发现,迎上他们的是什么样的可怕力量,想要再躲避已经来不及了!

十二座星阵泼洒而出,整座山谷中的空气都在瞬间凝固,旋即,春生夏烈秋盈冬残四道截然相反却又相辅相成的恐怖之力咆哮而起,狠狠撕向了他们。

两个祥瑞的脸色转眼苍白,齐齐发出一声厉啸,在刹那里拼出了全部真元,来抵挡这道第一次现身人间的十二阵连打。

祥瑞神通与十二星阵轰然对撞,气浪翻卷,沙石弥漫,更有一声震耳欲聋的铿锵怒响!

祥瑞唤出的神通和法宝,都被绞了个粉碎,两个人也被星阵之力侵入身体,一时间巨力逆冲,说不出的难受,可还没等他们缓过一口气来,就见到梁辛急赤白脸的再度向他们扑来。

梁辛乐观,但不缺心眼,他明白自己在小眼中进步不小,对付卸甲祥瑞或许不在话下,可遇上身负五蛮之力的白狼,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。哪想到怕什么来什么,自己才刚跳出来就遇到了白狼。

梁辛算是被白色小轿给‘吓得急眼了、翻脸了’,他只道白狼马上就会出手,下一刻就要被碎尸万段,挡不住更逃不掉,本来挺机灵的心眼里就只剩下一个念头,‘死到临头’,拼命打吧。

两个祥瑞顾不得多想,施法把小轿凝在半空腾出双手,同时捏起手印催动神通,而正扑向他们的梁辛,也捏出了一个古里古怪的手诀。

白狼在轿子里并没有什么动静;篷滂小阵中的众人咬牙跺脚;不远处的齐青带着其他的卸甲弟子扑向战团;天上的三一弟子正有些犹豫,是否先发动破月,击杀梁辛。

身处战团的两个祥瑞经过刚刚那一撞,早就收起了轻视之心,突见一向凭古怪身法和涟漪蛮力打斗的梁辛捏出了指诀,心头同时一凛,随即……他们就看到腊肉舞动、酒坛翻飞、面饼呼啸,数不清的吃食就像一座被炸开的小山,劈头盖脸的向着他们砸下来。

到现在为止,梁辛只学过一个手诀:须弥樟。

他要拼命,当然就要动刀子,第二次扑向敌人的时候,解开了须弥樟取七蛊红鳞出来,可情急之下,把须弥樟里的东西一股脑都放了出来。

各种各样的吃食,铺天盖地的打过来,两个祥瑞也不分辨,只当它们全都是法宝,一股脑的防住便是,一瞬间里酒香四溢肉末乱飞,哪有什么威力可言,但是下一刻,七道血光冲天而起。

七道红鳞飞旋流转,梁辛入主星阵,而五祥瑞齐青,此刻也带着一众高手扑进了战团,旋即各色神通璀璨夺目,巨力相撞的大响不绝于耳,更有漫天涟漪跌宕不休!

梁辛的机遇特殊,体内既有星魂、又有修士本源,这才得了这套‘北斗拜紫薇’的阵法,不仅能让北斗星阵力量大增,更重要的是,这个这个阵法以梁辛为主,梁辛的身法,就是星阵的身法!

刚刚修炼归来,甚至还没弄清楚状况,就和一群修真道上第一流的高手打成了一团,更有个随时都会出手、只要一出手便会让自己碎尸万段的大祥瑞白狼压在头顶。梁辛自忖必死,心底固然又无奈又害怕,可他那副泼皮的性子也全被激发了出来。

梁辛和红鳞,快得难以捕捉,在几乎密不透风的神通和法宝中来回穿梭,偶尔停顿一下,继而再度跑开,可在他停留过的位置上,会留下一道虚影和八十四道颤颤涟漪!

卸甲弟子把牙齿都咬疼了,他们发出去的飞剑法宝,似乎每次都能击杀梁辛,可每次都被他在刻不容缓之际躲过去,只差那么一点点,偏偏就杀不掉他;但是梁辛荡起的涟漪,只要躲避稍慢就能要了他们的命!

梁辛打发了性子,卸甲山城的一群好手却越打越心惊,不过十天不见,他的修为怎么可能精进如斯?

十天。

如果用大眼中的时间差异来算,半个时辰是三个月,一天就是七十二个月,六年。十天就是整整一个甲子,六十年!更何况,小眼中与人间的时间差异,比起大眼来还要更大。

对高深修士来说,六十年的修行,未必会有什么太大的成就,可梁辛的功法特殊,他练得是身体,在小眼中分秒必争,六十年里不停的重复着一套动作,又将新的真元炼入身体,不仅打成了星阵,更让他的身法突飞猛进。

梁辛和卸甲弟子们打成了一团,篷滂小阵里的众人也随之躁动,青墨一把抓住木妖的衣襟,咬牙道:“解开阵法,让我们出去!”

木妖还是那张臭脸孔,撇嘴道:“出去?破月三一谁对付得了?你们想死别拉着我。”

柳亦恨得直跺脚,从旁边骂道:“你脑袋长实心了吧?篷滂阵法还能支持多久?早一刻晚一刻有个狗屁区别。”

木妖撇嘴,做出了份不屑的笑容:“多活一会总是好的。”

跨两最干脆,懒得和木妖废话,佞起三角眼开始上下打量篷滂奇树,准备着凝聚神通直接把树劈了。

秦孑紧紧盯住不远处的混战,现在最让她疑惑的,是为什么白狼不出手,正要开口说话,忽然一连串几乎掀翻大地的巨响冲天而起,战团分开了!

众人顾不得再和木妖争吵,急忙把目光投了过去。

梁辛远远的摔出去,后背甫一接触地面,立刻翻身跃起,身法显得笨拙了许多,落地后更是脚步不稳,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,直到依住一块山石才总算站稳了。本就残破的衣衫现在都变成了布条,丝丝缕缕的挂在他身上,远远看上去他就像个大号的鸡毛掸子,还是那副急赤白脸的模样、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,七蛊红鳞围在身边,轻轻颤动中甩下了一串串血珠!

卸甲那些初阶宗师不提,几个祥瑞里,嘉禾齐青脸色惨白,披头散发衣不蔽体,浮在半空不停的喘息着,不过护在周身的麦穗神通犹自流转,看上去虽然狼狈,但仍有一战之力。

红眼睛赤兔摔坐在地上,筛糠般的颤抖着,整条右臂只剩下半截森森白骨,胸口上塌下一个大洞甚至能隐约看到他的心脏在缓缓跳动,鲜血从伤口中泂泂涌出。

四祥瑞,红燕中的雌燕……找不到了!干脆被打得身形俱灭!

卸甲山城三大祥瑞,每个都是六步中阶的修为,不仅联手,还带着一群六步初阶的宗师,与梁辛一场混战之后……一败、一伤、一死!

放眼天下,在一战中击溃三祥瑞联手的人,能有几个!

十天之中雷鸣不断法咒不歇的离人谷,突然安静了下来,只有粗重的呼吸声……

篷滂小阵里的每一个人都傻眼了,在恍惚了片刻之后才想起来真正的大敌,急急忙忙的去寻找那顶白色小轿。

轿子也不见了,早被混战中的巨力撕扯得粉碎,秦孑的眼睛最尖,伸手指向了重伤的红眼睛赤兔,二祥瑞身边,正躺着一个血人。

从头到脚,全被浓浓的血浆涂满,只有细心观瞧才能隐隐约约的看出来,血浆下不是皮肤毛发,而是一层布条。白狼的威风白发也寸寸断碎了……

就算梁辛再怎么凶悍,也不可能把白狼打成个血葫芦,若是浮屠跑出来还差不多。可白狼货真价实的从轿子里滚出来,身上流出的血足够一城蚊子吃上几个月了,那便只有一个可能,虽然他破掉了一叶惊山,可自己也受了重伤。

念及此,自问早已道心坚定、不为情动的秦孑,真就觉得身体中的血液沸腾了,离人谷上下几百名树人高手尽数沦丧,但是他们死前,也真真正正的重创了这个眼高于顶的‘天下第一高手’!

几乎在同一个瞬间里,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,同时发出声大喊,从四面八方扑向了大祥瑞白狼。

梁辛把红鳞挥舞如风,要趁着这个机会斩杀强敌,卸甲众弟子一边唤出法术拼命阻止,一边冲上去想把大祥瑞抢出来。

刚刚分开的生死仇敌再度混战一团,旋即血光泼溅,二祥瑞赤兔死在了红鳞之下,但就是这么一耽搁,老五齐青已经抱起大白狼逃走,梁辛哪肯罢休,展开身法穿过想要阻挠他的敌人,直扑齐青。

要是让白狼活下去、缓过来,他所有的亲人朋友都别想活。

而就在此刻,天空中陡然响起了一声号令:破!

千道银梭飞射如电,仿佛一片坠落苍穹的流星雨,向着梁辛袭杀而至,破月三一尽数发动。

时隔‘一甲子’,梁辛再度遇上了这夺命的煞星。

风声霍然凄厉,红鳞疯狂震颤,八十四盏涟漪泼天而起,贯穿四季的星阵之力,荡起凛冽的威压,狠狠迎向了千柄银梭。

破月三一从天而降,如银河倒挂;北斗拜紫薇自下而起,似血泉喷涌。两个大阵交叠的瞬间里,时间仿佛被突然凝固。

不论祥瑞、祭酒、卸甲还是西蛮蛊北荒巫,观战的众人只觉得心头一窒,血液、心跳连同呼吸全都凝滞,就愣愣站在原地,目瞪口呆的看着不远处那场难以想象的对抗。

三一弟子不动、银梭不动、红鳞不动、梁辛也不动……僵持。

片刻之后,冥冥中突然炸响了一声烈烈长嗥,终于分出了胜负!

梁辛哇的一口血雾喷溅,最先打碎了这不过一息、却又仿佛僵硬万年的静止空间!同时,坚硬无比的七片巨大红鳞,突然炸碎成百十片。

红鳞,碎了!

重伤呕血,红鳞碎裂,梁辛一败涂地,身体抽搐着,向后重重摔去。

半空里的三一弟子也身体颤抖,血痕弯弯曲曲,从他们每个人的七窍中的淌出来!他们被星阵之力反挫,震得气血翻腾,可那一千一百一十柄银梭却更加明亮了,击溃星阵之后毫不停顿,继续追向梁辛!

被困在小阵中没法出来的柳亦目眦尽裂,老三还是败了,眼看着老三马上就要变成一滩碎肉。

柳亦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逆冲头颅,压得他几欲成狂,可能做的也只有哭喊一声……但是就这声哭喊,从胸肺中升起,通过喉咙,在跳出嘴巴之后,却变成了一声‘咦?’

不光他,小阵里的人全都‘咦?’,而外面的卸甲弟子则齐声‘啊!’

这一次,时间真的被凝固了!梁辛周围,一丈内外。

所有攻入他头顶一丈之内的银梭,尽数被凝固起来,梁辛自己则像条发疯的泥鳅,拼命施展着古怪身法,仿佛在和一个看不见的鬼魂作战。

千多柄破月梭凝成了一条青龙,绷得笔直,尖端处的十几把银梭距离梁辛的头顶只有一指距离,可梁辛唤起的神通就像个完全的肥皂泡,硬邦邦的冻住了这十几把银梭,也就顶住了整条‘银龙’的重压!

所有人都被梁辛吓了一跳,五祥瑞齐青也不例外,甚至都没发现,正被她抱在怀里的老大白狼,满身的血浆正诡异的倒流,沿着布条的缝隙又流回到他的体内。

一叶惊山最后绽放的木行之火,即便身具五蛮之力的白狼,在应付这道神通时也拼出了全力,可他万万没想到,本已经归拢理顺的真元,在他十天激斗、迸发全力后竟然又告紊乱。

在小轿里,白狼根本无法对梁辛出手,只能竭尽全力引导真元,他那满身血浆都是被自己逼出体外的,这是他归拢错乱元气的法子,先将乱套的真气溶于鲜血,排出体外,稳固本源后再把它们吸敛回来,导入血脉流转。

这番法术耗用的时间很短,可消耗的精力、元力却极大,现在的白狼几乎虚脱了,连一根手指都懒得再动,可是在看到梁辛手舞足蹈、口眼歪斜的施展古怪法术,定住了周身一丈范围之后,还是忍不住低吼了一声。

虽然样子难看,虽然威力远逊,可梁辛正在施展的法术,明明白白就是天上人间的雏形!

破月三一、十二星阵、天下人间,看似漫长,可从头到尾也不过短短数息,小阵中反应最快的就是秦孑,一时间大家风度消失不见,就像个疯婆子似的,回头对着木妖大吼:“卸掉阵法,杀出去!”

白狼重伤,破月三一被梁辛拖住,祥瑞只剩齐青,他们被打了十天,牺牲了离人谷几乎所有的高手,而此刻,扭转乾坤、报仇雪恨的战机就那么毫无征兆的降临了!

木妖再混也知道活命的机会来了,痛快地喊了声:“没问题,给我半个时辰!”

半个时辰?被梁辛冻住的银梭,已经开始微微颤抖,眼看就要突破他的天下人间!

秦孑柳眉倒竖,正要再催木妖,忽然身边响起了嘭的一声闷响,十天以来一直坐在旁边、不说不动只傻笑的憨子十一,猛地纵跃而起,竟一头撞碎了篷滂小阵!

小阵虽然已经残破不堪,可还能再勉强抵挡几次破月三一的轰击,岂是一个六步中阶能随随便便撞碎的,但生死一线之间,谁也顾不上奇怪,更顾不上多问,随着小阵破碎,一群宗师高手个个张牙舞爪,嘶声怒吼着冲天而起。

谁都没注意白狼已经醒来,从小阵中冲出来的援兵不约而同,同时发动出平生最得意的神通,轰向半空里的破月三一。

半空里的三一弟子大惊失色,不用掌阵师兄传令,就一起翻转手印,正在与梁辛较力的银梭同时猛震,想要翻卷回来击杀秦孑等人。

可等他们催动阵力之后才发觉,本来是要袭杀梁辛的破月三一,竟然被他死死的拖住了!

轰杀梁辛时,一千一百一十根银梭汇聚一处,在阵意的驱动下,这千多柄凶器已经凝聚成了一个整体,此刻‘银龙的头’被冻在天下人间之内,除非他们能立刻杀掉梁辛,否则休想拔出来。

所有人都明白眼前的较量,胜负之数,只在一个‘先’字上。

破月三一先毁了梁辛,凭着银梭的速度,哪怕秦孑、跨两、胖巫士的神通已经挨上了三一弟子的脑袋,银梭也来得及杀个回马枪,击杀秦孑等人;

若梁辛再能支撑片刻,容战友冲散破月三一的阵法,他们就能大获全胜!

梁辛身边,还有嘉禾齐青,还有一群卸甲山城的宗师弟子,此刻的局势人人明了,这些卸甲修士根本不用号令,全都催动神通狠狠砸上了梁辛的天下人间!

离人谷中,天上地下。

天下人间与破月三一苦苦相持;秦孑率领战友扑向破月三一;齐青统御同门猛砸天下人间……

胜负、生死,争得只是这个刹那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79章 至木生火 下一章:第181章 当然要笑
热门: 一张俊美的脸 秘境1:惊世秘牍三千年 捕梦网 宛如昨日:生存游戏 世界史:从史前到21世纪全球文明的互动 冷剑烈女 出云传说7/8杀人事件 华音流韶:天剑伦 八旗子弟的世界 推理者的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