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7章 十二星阵

上一章:第176章 小眼内外 下一章:第178章 天下人间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梁辛大惊失色,还以为老叔有什么不适,正想质问浮屠,倏地一道黑色光芒从老叔的怀中跃出,‘嘭’,一声轻响,落到了骨海上,是一只黑黝黝的匣子。

再看老叔,神情又恢复了恬静。

梁辛不明所以,浮屠却笑了起来:“不见盒子!风习习好歹是个鬼王,有这个东西倒不奇怪!”

‘不见盒子’和梁辛手臂上的须弥樟是一类的宝贝,都有乾坤收纳之效,也算是鬼王的神通之一,是风习习在草原上的时候修炼修炼出来的。

这种宝贝是炼化出来的,本来只有主人才能打开,可浮屠与风习习同宗,修为又远胜于他,想要破看也不费力,只不过盒子就废了。

不等梁辛说什么,浮屠就出手了,跟着两个人就都被埋起来了……

肉铺,烈酒,面饼,羊奶、盐巴,各种各样的草原吃食堆成了小山!老叔在草原上这一年,几乎见到吃食就想起梁辛,想起梁辛就把吃食收起来。

风习习过惯了穷日子,更过怕了穷日子,炼成‘不见盒子’之后又没什么可收的,心里念叨着有备无患,不知不觉里就攒下了一座小山。

梁辛又惊喜又感动,老叔不食人间烟火,收集这些吃食自然是想着自己,同时心里还有些忐忑,忍不住斜眼去看浮屠,这颗圆脑袋才是真正的大肚汉。

几根骨头飞起来,从吃食里扒拉了一阵,浮屠最终叹了口气:“我不吃熟的!”,跟着又给梁辛解释了两句,他帮风习习修炼,是用自己的煞气来锤炼老叔的身体,其间不需要老叔做什么,甚至连入定都不用,只不过他难以动弹。

老叔虽然无法睁眼,可五听俱在,小境里发生的一切他都清楚,自然也知道梁辛来了,见梁辛喊饿,他拼出全部力气,把自己的‘不见匣子’扔了出来,但是这一挣,让他之前修炼的进境也丢掉了大半。

在风习习眼里,梁辛吃口腊肉,恐怕也比他提高十年的修为都来得开心吧!

不见匣子被毁了,可还有须弥樟,这种乾坤法宝存贮世俗之物不腐不蠹,千年也不会变质,梁辛对着老叔用力点点头,捏起指诀把吃食收起,只留下了两条肉铺马上吃。

其实到了现在,浮屠早已确认了他的身份,梁辛提出要走浮屠也不会阻拦。

不过小境里的情况,对正缺少时间练功的梁辛而言,无疑是一个大大的造化,在这里练成十二阵再回去上面也许才过了几天,可要是出去练,谁知道要用三五载还是十几年!也就是因为这份时间的差异,梁辛无论如何也要再和老叔聊上一阵再走。他上去哪怕只喝一杯茶就立刻回来,老叔也要等上几个月吧……

没日没夜的苦练,进度却缓慢得无以复加,直到八阵六星之后,他再也无法寸进了!体力一次次被掏空,随之消磨的还有耐性。即便梁辛再怎么坚韧、执着,可毕竟还是个人。

付出百分却只回报一分,他认了;可付出万分却不见回报,任谁也不甘心!

小眼中的付出的辛苦,稍一回想都让他胃里泛酸水,难过的几乎呕吐。八阵连打是极限,之后凭着韧劲一路强撑,又多打出六个星位,但是随之而来的,却是一道自己绝无法再逾越的鸿沟,他把牙齿咬麻木了,把眼睛瞪酸疼了,可打不出就是打不出。

即便打出了又能怎样,九阵突破之后,还有十阵、十一阵、十二阵,不完成最后一步,所有的努力都是白搭,累得把眼珠子都掉出来也没用,最多也就换来浮屠的一声欢呼:你不要了?那我吃了?

不知不觉里,心态渐渐的变了,从乐观、积极、努力,变成了不甘、不服,甚至是……赌气。

到后来,连浮屠都看出不对劲了。

在练习时,梁辛越来越浮躁,双眼满布血丝,额头青筋暴露,时不时都要嘶吼几次来宣泄怒气……直到有一次,梁辛明明已经彻底脱力,从半空里跌落骨海,可依旧咬牙切齿,也不知再看着谁,呼呼的粗喘中,突然怒嗥一声,本已绵软的身体猛的绷直,从骨头上直挺挺的跳起来,双拳乱舞毫无目的的一通乱打!

浮屠先是咦了一声,随即圆脑袋晃啊晃的,迅速游到了一旁,这才笑嘻嘻的说了句:“还真有点像走火入魔……”

话音未落,身后的骨头山就传来一阵喀喀乱响,老叔表情焦躁,周身缭绕的青黑煞气暴涨。

浮屠还是笑呵呵的,望向了老叔:“莫慌莫慌,是有点像,又不是真的走火入魔,不过是心里攒了些戾气,现在爆出出来不是坏事!”

普通人是空罐子,修士是收集了天地灵元的罐子,而梁辛早在大海深处就已经将本源与身体融合,可以看做是个实心罐子,根本不会发生真元逆冲这种情况,当然也谈不到走火入魔。而他体内的七蛊星魂,天生有护住习性,只要星魂不受伤,就会统御着自己的真元,无论什么情况都不会去伤害主人。

梁辛现在的情形,最多就是个怒火攻心,一时蒙蔽了心智。

骨山停止了躁动,不过老叔的表情却依旧焦躁,浮屠继续笑着对老叔道:“就恐怕、恐怕他会活活把自己累死……”

梁辛苦练到脱力,现在全靠着一股怒火来支撑,这种透支对身体极大,再发狂中把自己活活累死的例子可并不少见。

老叔一听梁辛立刻又躁动起来,脸上的肌肉甚至都在微微抽动,眼皮也一个劲的跳动,似乎正用尽全部的力气,要睁眼看看。

浮屠立刻大声劝阻:“你且听我说,他的功法特殊,只要不死就是一次造化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一旁的梁辛猛的怪叫了一声,张开嘴巴哇的喷出一蓬血雾,旋即身体一抽,从半空摔落。同时一双眸子血色渐退,甚至已经恢复了清明。

再没有一点力气了!他觉得眼睛干涩,可眼皮僵硬了,眨下眼睛都做不到;呼吸也停止了,梁辛张不开嘴巴,更无力抽进一口空气……就在这时,脑海深处炸起了一声轰鸣,体内的七蛊星魂,就好像发现天敌的兵蚁,立刻从蛰伏之地跃出,去保护蚁穴!

七蛊星魂在梁辛的身体中,几乎疯狂的四下游走,同时一丝丝真元被它们释放出来……这些真元的所过之处,都会荡起一阵惬意的清凉,让梁辛全身上下万万只毛孔都畅快开阖,无声欢呼。

感觉似曾相识——深海中彻底脱力本源炸碎融入身体。

这次也差不多,只不过是星魂出力,融入自己的身体发肤、骨骼血脉,让几近枯萎的身体再度得到滋润,再度欣欣向荣。

惊喜之余,梁辛也想明白了怎么回事,一时间脑子里只剩下四个字:水深火热!

上一次在洋流中挣扎、与老蚌周旋,最终真真正正耗尽了所有的力量;而这一次则是满心愤怒,被怒火烧干了最后一次力量……自从在海中突破了天下人间第二重,梁辛自己就变成了‘帝星紫薇’,此刻梁辛彻底脱力,七蛊星魂便跃出护主,将它们的真元度给主人!

在深海中,梁辛面临着生死大难,这才用尽了所有的力量。可这次是修炼,没有了生死当头,一旦疲劳达到了一定程度,身体就会本能的去拒绝他再去练习,直到最后,怒火蒙蔽了心智、战胜了本能、更把梁辛榨了个干干净净。

星魂无一见紫薇枯竭,就急急火火的赶来救命。

这是个意外的收获,星魂虽然被梁辛养在体内,不过严格算起来却是外力,梁辛能操纵它们去伤人、去随意调用它们去做事,但是不能抽取它们的原力来滋养自己。

可现在,星魂货真价实地送给了梁辛一些力量,这些力量也直接散入到他的身体之中。

梁辛是三步修士;星魂则坐拥两个五步初阶之力。这其间差异就仿佛水缸和深潭,星魂拔根汗毛就比梁辛腰还粗。

所以这番度力,与星魂的损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但是对梁辛的帮助却大得难以计数!

过不多时,‘拔了几根汗毛’的星魂停止了躁动,梁辛则睁着眼、张着嘴,傻愣愣的看看老叔、望望浮屠,直到半晌之后,嘿嘿嘿的乐了……自己的功法,也真不是给懒汉预备的,想突破得先把自己累死再说。

又一次将真元炼入了身体,梁辛自己估计,星魂送过来的真元,大致相当一个三步大成的修为。

梁辛琢磨了琢磨,没觉得自己身体差、口袋小,只觉得星魂怪吝啬,太小气。不过好处还是显而易见,身体对外界的感知更加清晰了,这个没法子来具体衡量,只能靠自己体会。

而真正让他欣喜的是,身体强了,感知、反应、协调、速度……一切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!

狼崽子变成了熊崽子,力气自然也更大了些,原先搬不动的石头,现在大可以一脚踢开!曾经无论如何也无法成功的九阵连打,一下子变得轻松了,欣喜来的浩浩荡荡,以至梁辛在大声欢笑之后,心里突然有了种怅然若失的空荡荡。

九阵之后不久,十阵、十一阵也得以突破。十二阵时阻力大增,梁辛想故技重施来偷懒,可‘本能’也狡猾的很,他心里有了准备,就无论如何也榨不干那最后一丝力气,浮屠好心帮忙,板着脸骂人想惹恼他,可远古时的脏话听起来古里古怪,几次都把梁辛逗乐了。

新的身体,新的极限,十二阵虽然辛苦,却不再是曾经那种绝对无法完成的绝望,而是再努一把力,身体再伸展一点、脚尖再垫高一点,就能抓到手中的葡萄!

几近凝固的时间,磷光闪烁的小眼,不停跌宕的涟漪,直到一声仓惶大叫,让它们真正圆满!

“浮屠快帮忙!”

话音落处,半空之中里层层叠叠的涟漪彼此侵蚀、彼此勾连,转眼穿成一串!

十二个初一大阵,整整八十四道涟漪,在齐齐一颤之后,骤然爆发巨力!即便还只是法阵前的先兆,梁辛就真真切切的感觉到,这份来自星辰的恐怖之力,已经改头换面,绝不是单纯春夏秋冬四季叠加一起,而是整整一年!

蕴含了春之生、夏之烈、秋之丰盈、冬之寂寞的饱满战意,一年之间,何尝不是一生写照,凛冽、旺盛、喜悦、残酷,一切的一切都交织在一起。

一个瞬间里,梁辛只觉得巨大的喜悦,从自己的肺腑间喷涌而起,冲到咽喉时却只想放声大哭!即将绽放,的的确确是自己打出的力量,是自己拼了命,忘了形,才换回来的成功。

旋即,十二阵连打的巨力,与梁辛喉咙里那声充满了喜悦、却难听到嘶哑的怪叫,一起卷扬而起!

远比三阵连打来的更澎湃激烈,一股他从未体会过的力量,在爆发之初,就让梁辛恍然有了一种感觉……主宰的感觉。

虽然琢磨着,肯定还打不过白狼,可也不耽误梁辛在巨大的进步里,找一找白狼那种睥睨一切、天地间只有我一个人的感觉。

不过,美妙的感觉只维持了短短的刹那,灭顶之灾便突然降临——浮屠出手了!

准确的说,浮屠第二次出手了。

浮屠答应过梁辛,要帮他消弭大阵之力,以免震动小眼伤害中土,梁辛修炼的这一段时间,他也兢兢业业,无时无刻不回荡白骨去抵消星阵。

但是浮屠可没料到,年之星阵的威力竟然远远超出了他的预计,以至于只一荡之间,便冲破了他布下的白骨禁制。浮屠是绝世凶物,梁辛的新星阵在他眼里不算回事,可算不算回事,和估计错误完全是两个概念。

一见年阵之力突破禁制,浮屠完全是本能的叱喝一声,一道道白骨巨浪冲天而起,从四面八方向着星阵涌去,即便星阵再强几倍也休想抵抗,可是……梁辛正身处星阵之内!

浮屠本能出手,动用的力量不小,梁辛再强也不过还是逍遥境之内的实力,哪有力量和他对抗。一切都发生在闪念之间,即便是自己的神通浮屠也来不及全部召回,其实,收不收回神通,其间的差异也仅仅是:还能不能找到梁辛的尸体。

这下连浮屠的都被骇到了,马上闭上了眼睛,不忍去看这个小子竟然被自己活活打死。

可还没等他眼皮相碰,不远处的异象,又让他霍然大惊,眼睛也再度瞪得溜溜圆。

白骨撩荡起的锋锐煞气,轻而易举的击碎了星阵之力,继而向着梁辛奔涌而去,可就在星阵散碎后……

梁辛周围,一丈内外,两重天地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76章 小眼内外 下一章:第178章 天下人间
热门: 第十三只眼 美艳冥妻(摄魂灵妻) 彩环曲 刀剑聊斋 欢乐英雄 第四扇门 盲目的乌鸦 盗墓笔记2秦岭神树 犹大之窗 斗战狂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