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6章 小眼内外

上一章:第175章 北斗阵意 下一章:第177章 十二星阵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论起星蛊之术,现在的中土上,只有一个真正的大行家:老蝙蝠。

早在一年多之前,老蝙蝠与梁辛等人初遇时,就曾经点评过梁辛的星魂是‘七星五主,练歪了,废了!’;柳亦在出师前,老蝙蝠也论起过梁辛的功法‘梁辛的七蛊星魂,纵然再怎么霸道,将来的成就也仅止于逍遥境……’

蛊虫也好,星魂也罢,终身奉一主,才能保持纯烈,所谓‘本命蛊’,发挥出的星阵之力也才最霸道。

官道上,因为小汐的睚眦力发作众人纠缠到一起,最终七蛊星魂抢来了不少力量、也认可了小汐、老叔等人的身体,从那时起,星魂就已经不再纯烈了。只不过那次之后蛊力大进,梁辛在迎敌时又都是以三阵来连打,所以他根本就不曾发觉。

无法两阵连打,究其根底,是七蛊星魂退化了。如果星魂纯烈,这一套三百六十五个变化的北斗星阵,可以随意组合、打出。

有浮屠从旁边帮忙分析,没过多久就找到了原因。

这是根上的毛病,星魂退化,就是老蝙蝠也只能摇头叹气,帮不上什么忙了。

不过,退化的星魂还能三阵连打,这就说明浮屠说的‘阵意’,还是有效的。当阵意足够强大,即便星魂不纯烈,也还是能让星阵发挥效果。

七蛊星魂,生平两大绝技之一啊,好端端的怎么就给残疾了……梁辛不高兴了,嘟嘟囔囔的。

浮屠见他嘴巴嗡动,但却又听不到声音,着急的不行,赶紧凑过来问:“骂人呢?骂谁呢?”

这事就好像修士被长辈灌顶传功,修为会突飞猛进,但以后想要再有突破可就难了。虽然道理不一样,可过程、结果都无比相似。

梁辛也不知道这事该怪谁,撇了撇嘴巴,又挥舞起七片红鳞,开始闷头苦练,刚刚挥舞了几次,突然又停住身法,寻思了片刻之后,双手连挥把星魂从红鳞中收回到了自己身体,随即将红鳞收回到须弥樟。

浮屠兴高采烈的漂过来:“不练了?又咋了?”

虽然还有些垂头丧气,不过身处小眼之内修炼起来有的是时间,他倒不怎么着急,耐下心对着浮屠笑了笑:“刚才忘了件事,练星阵不该用红鳞,要直接用身体来打!”

用红鳞打星阵,要淬炼的只是心念反应,不断转念去指挥星魂移形换位、发力打阵,但是自己的手脚身体都不用参与其间;用身体练习北斗大阵就会麻烦一些,还要协调四肢身体,一头一拳一肩膀的把力道打出去。

所以,如果练功的时候用红鳞,连成之后梁辛也只能用红鳞去打,没了红鳞他就打不出星阵了;可一旦身体连成了‘十二阵连打’,有红鳞更好,没了红鳞他也不怕。

除此之外,直接用身体去练习还有一个好处:在练星阵的同时,他也是在练身法、练天下人间。

因为有的是时间,梁辛选择了更困难,但也更实用更有好处的方法,在深吸一口气之后,梁辛陡然跃身半空,旋即,一盏又一盏涟漪,仿佛一片片丽花瓣,在空气中层层绽放!

打星阵,最重考教的是身体、心思这两重反应。可这两重反应,无论对修士、凡人或者妖魔鬼怪来说都一样,它们都有一个极限。

未到极限之前,一路轻松突破,进步极快,梁辛自己估量着,最多也就是十几天的光景,他就头肩拳膝并发,打出了八阵连击。

可一旦到了极限,再想要哪怕一丁点的提高,所花费的力气就会比着原来所有的努力加起来都多!在八阵连打成功之后,梁辛突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。

老蝙蝠说他在蛊术上的修为,不会有他太大的成就,根本处便在于此。北斗星阵三百六五,配合年景气数,可以打出无数种组合,初一间、十五间、甚至二十四节气之间,可以衍生出无穷无尽的变化,如果配合得当,只需三五阵连打,威力和效果足以媲美年或真月大阵。

但星魂残废了,梁辛星蛊之术要想继续进步,就只能去硬攻最难成功的大阵意,他的‘起步台阶’就是普通西蛮蛊弟子眼中不可逾越的高山:十二座初一大阵连打!

完全没有投机取巧的余地,至少现在没有,梁辛想进步,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苦练……

小眼之外,梁辛的亲人朋友,几乎全都被困在了篷滂小阵之中,上千只银梭在阵诀的指引下,聚拢时仿佛灿灿银龙,分散开又好像一条条贪婪水蛭,时刻不停的轰击着小阵,每一次真元较量都会荡漾起闷雷般的巨响,一路咆哮着掠过天际。

离人谷的一叶惊山依旧顽强,绿色闪电奋勇穿梭,可裹在白布条中的大祥瑞,真就好像一座修罗神将,任凭绿潮激涌,却休想越雷池一步!

卸甲山城还有其他的高手,也随着破月三一一起赶来,此刻已经封锁了离人谷方圆四百里,一些和离人谷有些交往、渊源的修士,全都被他们拦在外面,六大天门也并没有什么动静。倒是一线天里,有一位长老执事,显得有些疑惑,笑川。

笑川道长是承天道宗的弟子,被派驻一线天已经几十年了。

承天道宗的弟子修行土行心法,修行的久了,脸皮也变得好像石头似的硬邦邦的,没什么表情,但笑川道长天生着一副笑模样,他没表情的时候也是笑着的,此刻正飘身半空,望向镇百山的方向。

一叶惊山、白狼出手、破月三一、篷滂小阵,镇百山方向振起冲天灵元,只要身在中土、达到海天境之上的修士,几乎都能察觉那里正出大事,像笑川这样五步大成的高手,甚至还能清晰分辨出,动手的双方是就是离人谷与卸甲山城。

毕竟,双方一出手,拿出的都是招牌菜,想要分辨并不困难。

像这种规模的施法恶斗,甫一开战就会被各个天门查知,笑川明知道门宗内的师长会比自己更早察觉,可职责所在,他还是向门宗传递了恶战的讯息。果然,他得到的回讯是:不用理会!

身后传来了一阵飞剑破空的锐响,笑川不用回头就知道,正遁剑而来的,是天字执事木剑老道。

木剑老道飞到跟前,与他并肩而立,望向镇百山的方向,片刻之后才叹了口气:“这样的法术,说一句威力通天,也当得起了!”

笑川皱了皱眉头,转头望向木剑:“他们两家怎么打起来了?”

木剑的神情有些‘吊儿郎当’,丝毫不见天字执事的威严,倒像一头披上了道袍的老猿猴:“这个谁知道?又有谁敢问?他们说打就打,来得没有一点征兆。”说完,木剑顿了顿,语气轻松地继续道:“打到这个份上,只怕此战过后便只剩七大天门了!”

笑川脸上的疑惑更重了:“卸甲真会灭掉离人谷?咱们其他几家,会坐视不理?”话虽说完了,可他的嘴唇又动了动,最后还是把‘八大天门,同气连枝’这八字废话吞回了肚子里。

木剑没作答,只是耸了耸肩膀。

笑川不甘心,忍了片刻之后还是开口了:“大家都在看着星星,这个时候,就算有什么积怨宿仇,也应该放一放了,他们两家却说打就打,我不信其他六家会不加理会……说不定,六个天门的前辈名宿现在已经联袂出发了。”

木剑却笑了,做了个手势示意他稍安勿躁:“联袂出发?去干什么?去劝架?可要是劝不住呢?他们还不是要打。”

笑川的眉峰一挑,把天生的笑像都带着歪了些:“六大天门联手,怎么可能劝不住……”

“虽然不知他们为什么打,可他们才一动手,就直接发动一叶惊山、破月三一。两家之间,不是意气之争,而是生死之战!这样的阵势,哪是能劝住的。”木剑还是笑呵呵的,不用笑川把话说完,他就开口了:“除非咱们这六大天门亮出刀枪,谁在动手咱们就打谁,才有可能阻住,但是……”

说着,木剑略略皱了下眉头,似乎在用力措辞,过了片刻才继续道:“八大天门,就是八个猎户,大伙正商量着联手打一头老虎!”

八个虽然熟识,但彼此间没什么感情更没什么义气可言的猎户,准备联袂对付一头猛虎,想要成功非齐心协力不可,但是在上山之前,其中两个猎户动刀子拼命了。

另外六个猎户会面临两种选择:一是把他们俩拉开,不许他们在打;二是任由他们去打,活下来的一个,‘七兄弟’一起去打老虎。

第一种选择,看上去靠谱可实际上却要冒很大的风险。这两个猎户都结下生死仇了,谁敢保证被分开之后,不会互扯后腿,没上山的时候还好些,等上了山、各司其职却还是勾心斗角,弄不好会把大家一起害死。

第二种选择就稳妥的多了,特别是这打架的两个猎户中,有一个特别弱小的,带着上山也不一定帮得上太多的忙,没了他自然无所谓。

镇百山的恶战,离人谷发动一叶惊山是为求自保,不得已而为之;但卸甲山城直接发动破月三一,何尝不是向其他六大天门表明决心,他们必要铲除离人谷。

其他六个天门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,却清楚离人谷与卸甲山城之间的实力差距,采取的措施自然不言而喻。

说完,木剑情不自禁的抬起头,看了看夜空中的璀璨星斗。

笑川想叹气,可最终还是摇摇头,淡淡的开口:“今天卸甲打了离人谷,说不定明天,又会去金玉堂,这么多年,几个门宗之间谁和谁没点宿怨……”

“这个倒不用担心,这就仿佛,”这次,木剑还是没等笑川把话说完,就再度摇头打断了他,笑道:“我就算对你心怀不满,也绝不会对你出手。因为,我未必打得过你!”

八大天门,只有离人谷实力最弱,所以不存在唇亡齿寒的问题,其他几家各自都又杀手锏,谁也不敢小觑谁,而最重要的,他们这群猎户,还要联手对付老虎。

笑川明白木剑的意思,苦笑着连忙摇头:“师兄说笑了,要是我惹你生气,任你打骂收拾。”

木剑哈哈大笑,伸手拍了拍笑川的肩膀,随即岔开了话题:“那两家的事情,不是咱们该操心的,倒是另外有件事情,要花心思去查一查了!最近这阵子,各州县都有出了些凡人发疯的案子,吃人肉喝生血,骨肉相残,闹得挺凶。”

笑川也听说过这些案子,当即笑道:“凡人的事情,也值得师兄去伤脑筋?您老什么时候加入九龙司了?”

木剑的笑声更响亮了:“凡人的事情,轮不到我去操心,可要是有修士也发疯了呢?!”

短短一句话的功夫,木剑脸上的笑容尽敛:“我已传令下去,召集九九归一共查此事……”话没说完,木剑就察觉到了自己的口误,摇头之间,笑容再度回到了他的老脸上:“只剩八个门宗了,哪还有九九归一。得想个新名字嘞,有八,还要有一……”

一边说木剑一边翻起眼皮,看样子的确是在费力思索。

旁边的笑川突然笑了起来:“八字还没一撇!”

木剑噗的笑了出来,亮晶晶的唾沫星从干瘪的嘴唇里挤出来,翻出一连串漂亮的小跟斗,落在了笑川的脸上。

东海乾辞位封山,五大三粗暂时没急着从下面的门宗里选出一家来顶替空位,现在的‘九九归一’的确名不副实了。

乾山描金峰上,朝阳真人正凭山远眺,当然也是镇百山的方向,卸甲战离人,其他天门坐视不理,这个局面早就被他们猜到了。

朝阳的神情里带着些不屑,这时香炉中缓缓升腾的青烟忽的一震,随即丝丝缕缕迅速游走,不多时,便映出了一个中年男子的背影。

朝阳吃了一惊,急急忙忙叩拜,这次背影的心情似乎有些凝重,没再拦着他施礼。

大礼之后,朝阳才小心翼翼的询问:“师祖法尊驾到,不知有何吩咐。”

背影微微摇头,没回答朝阳的话,而是反问:“这场打斗,你怎么看?”

朝阳不敢随便说话,略略寻思了片刻,才认真回答:“五大三粗里的高手人人都活了几百年,懂分寸知进退,卸甲挑着这个时候去打离人谷,说到根上,也只有一个原因:离人谷之内,有什么宝贝,能让卸甲山城提高实力!”

说完,朝阳等了片刻,见背影不说话,又小心翼翼的补充道:“大家天天晚上看星星,想必是越看越害怕,越害怕就越想提高实力,所以卸甲对离人谷动手了。”

“还不错!”背影呵呵一笑,夸赞了一句,随即岔开了话题:“我给你调了几个人,明天就会过来,乾山里不能再出事了,明白么。”朝阳立刻大声应诺,背影最后又交代了句:“我要在乾山里做些事情,有什么动静你都不用紧张。”话音落处,青烟散落,背影消失不见。

朝阳轻轻吐出了一口浊气,回到大殿门口,再度向着镇百山的方向远眺,愣愣出神。

离人谷中,柳亦也在抬眼远眺,看上起是想找梁辛的尸体,可满眼都是神通回荡,气浪翻滚,又哪里看得清楚,青墨的脸上也挂满悲戚,一手小手还被柳亦牵着,不知是真的顾不上还是假装忘记了。

苗人跨两明知是大家都在等死,脸上却还是那副怪笑,溜溜达达的走到秦孑跟前:“八大狗窝同气连枝,离人谷都快被拆散了,那六座狗窝的龟儿不来摆一摆和头?”

秦孑也不跟苗子的脏话计较,摇了摇头:“不用等,不会来。”

说完,停顿片刻之后,她又笑着补充了句:“要等另外那六座狗窝里的龟儿子来就咱,还不如指望梁磨刀死而复生!”

梁磨刀现在没死,不过也快了,快累死了。

八阵连打就是他现在极限,这之后,每再多准确打出一个星位,都变得困难无比,除了拼出小命去练,去磨时间之外,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。恍惚里,梁辛仿佛又回到了土坤里练拳的日子,一样的暗无天日,一样的身心俱疲,只不过少了一份干爹的责骂,却多出了几声浮屠的唠叨。

幸好梁辛罪户出身,最不怕的就是吃苦,在天性里又带着几分韧劲,真就那么苦练下去,直到自己累得无力动弹,这才一跤摔倒在骨头堆上,沉沉睡去。

第一次醒来的时候,梁辛刚一睁眼,就看到一颗圆滚滚的脑袋,先吓了一跳,随即想起自己身处何处,坐起来之后问道:“我饿了,有吃的没?”

浮屠的把脑袋摇了几下,似乎又嫌不过瘾,干脆把脑袋在骨海上转了几圈:“只有骨头,没吃的!”

梁辛随手在骨海里扒拉了几下,苦笑:“你这骨头干净的,连狗都不舔!”

话音刚落,骨海中突然荡漾起阵阵微澜,浮屠吓了一跳:“不是我要动……”说着,回头一看,只见正在骨丘中修行的老叔,表情异常吃力,似乎想要奋力挣扎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75章 北斗阵意 下一章:第177章 十二星阵
热门: 谋杀官员3: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 白玉老虎 花叶死亡之日 江湖不挨刀 四大名捕外传方邪真故事:杀楚 西蒙·亚克的使命 漫长的告别 情人关系 韩熙载夜宴 厌魅·附体之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