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2章 大眼小眼

上一章:第171章 是个活人 下一章:第173章 浮屠饿了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从骨头下钻出来的,只是一颗圆滚滚的脑袋,他的身体还埋在骨堆里。

这个人满脸肥肉,目光痴呆,长相看上去略显蠢笨,其他倒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。

梁辛向后猛跳,心念到处七蛊红鳞立刻呼啸而起,结阵护住了自己。

同时,梁辛目光流转,仔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,草草一看之下便心惊肉跳!

他是被‘篷滂’、‘破月’两阵相抗时荡起的巨力,夯进了镇百山中一座尖峰的山体之中,随即才被古怪的力量‘薅’住手腕,硬生生的拉到了此处,按理说,这里应该是山腹之内。

所谓山腹,指的是大山内部的中空之地,再大也应该有个尽头,特别是镇百山中,百峰孤峭形若尖锥,每一座山峰占地不过十数里方圆,整座山峰就那么大,山腹能有个三五里就了不得。

可这里一望无际,凭着梁辛的目力根本就看不到尽头,方圆之境何止百里!而真正让他毛骨悚然的是,脚下、周围、身前、远方,密密麻麻尽数铺满了森森白骨,一直蔓延到视线尽头。有人骨,有兽骨,甚至梁辛还看到了几根鱼刺……各种各样的骨头,大小不一,形态各异,却全做森白之色。恍惚之中,梁辛只觉得自己正置身于一片汪洋,骸骨汪洋!

圆脑袋看到红鳞,却一下子愣住了,脱口问道:“你是梁辛?”话刚出口,脸上立刻升起浓浓的悔恨之色。

梁辛莫名其妙,他不认识眼前这个‘圆脑袋’,略略转念之后便恍然大悟,对方能通过红鳞认出自己,多半是已经见过了老叔,立刻踏上两步,语气中不自觉带出了几分敌意,追问道:“老叔在哪里?”

被‘抓’来时的情形诡异,现在身处的环境又异常险恶,梁辛可不敢把陌生的圆脑袋当朋友,说不定自己叔侄二人,都是被这人抓进来的。

不料他才稍显敌意,脚下那片一望无际的骸骨,就猛的震动了起来,咔咔的骨头摩擦声连成一片,仿佛幽冥叱咤,警告他不得轻举妄动!

圆脑袋对骨海震颤恍若未闻,只是盯着梁辛,闻言摇了摇头:“风习习无碍,他正修行。”摇头之际,亮晶晶的口水都被甩了出来。

说完,两人身旁数十丈处,骨海突然掀起了一个大浪,喀喀轰鸣中,一大片白骨仿佛沙丘似的越拱越高,不过几个呼吸间,便耸立成一座白骨小山!

老叔正端坐在‘山壁’中央,双目闭合神情恬静的入定,隐约可见的,周围的白骨正有些黑煞气息氤氲撩荡,看样子正是在疗伤。

梁辛这才松了口气,对眼前的情形却疑惑更甚了,但是不等他询问,圆脑袋就冷笑了一声:“先别急着乱认亲戚,你真是梁辛?”

梁辛赶忙点头,这次还是没来得及开口,圆脑袋又抢着问道:“那我问你,风习习姓什么?他侍候的第一个主人叫什么?他第一次给梁辛带的什么吃食?猴儿谷在什么地方?风习习在哪里修炼成鬼王的……”

圆脑袋一开口,就扔出了十几个问题,每个问题都与老叔有关。

梁辛笑呵呵的一一作答,每答出一题,圆脑袋的脸上就多出了一重失望,等梁辛全都答完答对之后,圆脑袋还是满脸不甘,又开始皱眉去想新问题。

梁辛也一头雾水,看圆脑袋的意思,非要证明自己是冒牌货才肯善罢甘休似的,当下满是纳闷的笑问:“我是不是梁辛,关系很大?”

圆脑袋嗯了一声,回答的挺诚恳:“你要不是梁辛,就不用碍着风习习的面子,便能吃了。”

梁辛吓了一跳,赶忙回道:“我就是梁辛,错不了的,不信你再问!”

再回答问题时,梁辛心理压力大了许多……

圆脑袋是铁了心想要吃新鲜人肉,问的问题牵涉更广泛了,从鬼仆到罪户大街报恩,一直问道外面离人与祥瑞之战。

这些问题自然难不住梁辛,可作答时,心里又升起了另一重疑惑:“老叔与你早就相识?”

风习习和他前后脚被‘抓’到此处,算起来,老叔也不过比着自己早到片刻,但是圆脑袋的问题,大大小小几乎贯穿了老叔这十几年的经历,凭着老叔的口才,要把这些事情都絮叨过来,最少也得花上几天的功夫,哪是相识片刻就能了解清楚的。

圆脑袋却皱起了眉头,似乎觉得这个问题有些莫名其妙,回答道:“风习习下来的时候我们才认识的,不过,他来的时候可不短了。”

风习习坠入此处时,已经身受重伤,没说两句话便支撑不住了,圆脑袋也是鬼煞之身,在这里被困了不知多少年,突然见到一个小鬼同类,自然舍不得让他就这么死去,急忙帮他疗伤。

不久之后,老叔伤势好转,两个人说说笑笑,此处暗无天日,他们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,到后来两个鬼把该说的都说完了,又无聊起来,圆脑袋一时兴起,要帮风习习修行鬼术,又过了一阵,梁辛才掉进来。

按照圆脑袋的算计,这段功夫,就算不到一年半载,至少也有三五个月的光景了。

梁辛傻眼了,张大了嘴巴,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,圆脑袋立刻抓住时机,大声喝问:“风习习的两个门徒叫啥?”

眼看着梁辛不回答,圆脑袋霍然大喜,脑袋一晃,虽未至可荡起的森森煞气,就已经压得红鳞颤抖,甚至都守不住‘北斗拜紫薇’的阵势!梁辛这才一惊而醒,急忙喊道:“庄不周宋恭谨!”

转眼之间,风平浪静。

圆脑袋‘浮’在骨海上,挺遗憾的叹了口气。

梁辛虽然没死,可也被刚刚的情形吓得脸色煞白,瞪着圆脑袋想骂,可最终还是不敢,苦笑道:“我就是梁辛,如假包换。你要真想吃人,大不了我就跟你拼命,用不着弄那么多噱头。”

圆脑袋却庄重摇头,满脸正色:“不行,总要弄清楚了再吃!”

梁辛懒得和他在‘吃肉’上纠缠,带着红鳞小心翼翼的围着圆脑袋转了一圈,深吸了口气,问道:“你到底是个什么怪物?”

圆脑袋对这个问题不怎么感兴趣,不过还是开口回答:“我叫浮屠,阴煞鬼身,算起来和风习习同宗,却不同源。”说话时他的双眼始终盯在梁辛脸上,随着他的脚步也转了一圈,身体仍在白骨之下,梁辛眼中只有一个脑袋跟着自己转,及诡异又好笑。

梁辛愣了愣,露出了个啼笑皆非的神情。他再孤陋寡闻,也知道‘浮屠’有两重含义,其一是佛陀,其二是佛塔,一个丧物给自己起名‘浮屠’,就这就好像一头老鼠名叫‘大花猫’或者‘老鼠夹子’,一样可笑。

圆脑袋见他神情有异,也不多辩解什么,只是嘿嘿笑道:“小子,你站稳了!”话音落处,骨海之中再度巨浪咆哮,目力所及之处,无尽森森白骨全部躁动起来,拱起一座又一座巨浪,从四面八方向着圆脑袋聚拢而至!

梁辛绝对是见过大世面的人,可也被眼前的异象惊得目瞪口呆!

数不清的白骨蜂拥而来,层层拼凑,不多时,就在他面前搭起一座三十余丈高矮白骨宝塔,胖脑袋正嵌在宝塔的中央,笑嘻嘻的望着他:“我的真身法形,就是浮屠,所以我名叫浮屠。”

脚下的白骨之海消失不见,梁辛就悬在半空里,他还不会飞,身下却有一股软绵绵的力量托住了他。应该是浮屠施法,省得他掉下去还得去捞。

圆脑袋根本就没有身体,或者说,他的身体就是先前无尽的白骨,梁辛进来之后,一直都踩在人家身上!

只不过规模上似乎还有差异,骨海大的漫无边际,别说一座三十丈的高塔,就是拼成一座千仞高山都绰绰有余,可浮屠成形后,白骨一根不剩。

还没等他把疑问提出来,眼前的高塔就不断缩小,从数十丈一路缩小到八尺上下,比着梁辛只略高一点。梁辛这才恍然大悟,他早就听说过,厉害的神仙鬼怪能随意伸展身形,一副身体既可以大如山岳,也可以小若虫豸,浮屠的身体,就是无边骨海拼凑起来的,可成形之后却大小随心。

不过,不管宝塔怎么变,那颗圆滚滚的脑袋始终大小不变,望着梁辛铿锵喝问:“庄不周以前是干什么的?”

“开棺材铺!”

哗啦啦的乱响轰荡,骨塔散了,无尽白骨喷涌而出,再度铺满了整座空间,浮屠懒洋洋的解释了句:“还是散开身体舒服些。”浮屠还算守义气,有了老叔这层关系,在证明‘梁辛不是梁辛之前’,倒不会胡乱吃人。

梁辛吐出了一口浊气,虽然被浮屠的真身震得心绪不宁,可更让他疑惑的,还是自己和老叔前后进入此间,却差异了几个月这么长的时间。

看上去,这里很像猴儿谷深潭封印下,神仙相的那个‘饭堂’,只不过效果刚好反了过来。在‘饭堂’中短短一会功夫,外面过了几个月;而此处的几个月,却是外面的一转眼。

时间在这两个地方都出现了差异,除了效果相反之外,这里比起饭堂,似乎还要更‘有劲’些。

当初梁辛等人在饭堂了呆了不到半个时辰,人间过了三个月;这里的差异则要更大。

圆脑袋在骨海上漂啊漂啊,慢慢漂到了梁辛跟前:“想什么呢?”

梁辛也不隐瞒,把自己想到的事情,一桩一桩说给他听。浮屠眨巴着眼睛,听的津津有味,不住口的催促:后来呢,后来呢……

等梁辛都说完了,浮屠才美滋滋的长出一口气:“我先前听风习习说过猴儿谷大眼的事情,当时还跟着他一起啧啧称奇来着,可没想到,我被困的地方竟然是小眼!”

浮屠的点评语气轻松,跟没事人儿似的,好像被困于此间的不是他。

梁辛却听得一头雾水,苦笑着问:“什么大小眼,啥意思?”

传说中土之上有两处奇穴,俗称大眼小眼。

传说里,大眼连天,所以其中时间过的奇快,眼中一日,人间百年;小眼通阴,其中的时间几乎凝固,此处的积年累月,人间不过弹指一瞬。

远古时关于大小眼的来历、成因众说纷纭,最终一种说法得到了公认:这两处奇穴,是天地乾坤的阴阳两极、是中土的两颗定盘星!

如果把中土世界看做一盏八卦,那大小眼,就是阴阳双眼。双眼之间遥相呼应,彼此关联,如果大眼震颤,小眼也会随之震荡,反过来亦然。

天地间、中土上灵元流转,生生不息,都与这大小眼有关,双眼稳固,才能乾坤永驻。

所以中土上各个宗族达成协议,联手施展大法力镇住了双眼,大眼以谷藏之,小眼以山封印,把大小眼永远的隐藏了起来。

梁辛听得头昏眼花,赶忙打断了浮屠的话,问道:“大小眼与中土乾坤有关?所以把它们封印……”

浮屠明白他的意思,不等问完就回答道:“大小眼事关灵元流转、天地安危,要是被破坏,中土必遭其害。”

大小眼着两处奇穴,时时刻刻都向外散发着巨大的能量,循着能量波动想要找到它们并不困难,早在远古时,就有丧心病狂的邪魔,想要通过毁掉大小眼来摧毁中土。

虽然这些图谋都被各宗高手化解,可也把大伙都吓得够呛,最后聚到一起商议之后,合力施法大法术,把大小眼封印,继而各宗立誓,绝不将大小眼的方位泄露出去,又销毁了关于它们的所有记载。

这便等若把大小眼藏了起来,千万年之后,就再没人知道这两处奇穴的存在。

所谓封印,也并不是将大小眼挡住、填死,只不过是修改山形地貌,再加以法术辅佐,隐蔽掉了大小眼发出的能量震荡,让人无法找到他们罢了。

实际上,大小眼对天地乾坤的作用依旧存在,只不过是变得隐秘、无法察觉了。

时过境迁,当初参与此事的各个宗族或消亡或繁荣,可无论生死存亡,他们都信守承诺,大小眼的秘密始终被严格保守,到了后来果然如众人所愿,天地之间,彻底没有了‘大眼、小眼’这个说法了。

浮屠也算是天地间的异数,活了无尽岁月,可也仅仅知道大小眼对这个说法,并不晓得这两处奇穴究竟在哪里,直到梁辛说起进入他与老叔在时间上的差异之处,才恍然大悟,自己所在之处,就是时间几近凝固的小眼。

镇百山造型奇特,现在看来,多半是应和了某种阵法,用以来‘封印’小眼。

梁辛情不自禁的吞了口口水,这里是小眼,时间几近凝固,外面一句话的功夫,这里就要过几个月……听浮屠的意思,他是被囚禁此处的。但是离人谷在镇百山创立门宗,已经数千年了,如此计算,这头宝塔鬼,究竟被囚禁了多久啊。过了片刻,他才小心翼翼的问浮屠:“那你是怎么到这里的?”

浮屠眨了眨眼睛,乐了,带着几分得意,几分自得其乐,还有几分满不在乎。

它是天地所生、戾气化身的怪物,自出生起最大的感觉就是‘饿’,所以他便不停的吃,人畜鸟兽,只要有血有肉的东西,就是他的珍馐美味,生灵被它吞掉,血肉化作浮屠生长的养分,而骸骨则变成了它身体的一部分,梁辛脚下的骨海,就是浮屠一辈子吞掉过的所有生灵!

这样的怪物,就算再怎么讲义气、有原则,也是个恶魔煞鬼,必为天下所不容。

远古时,各族林立,人、蛮、妖、鬼旗鼓相当,可无论哪一族都不能容忍浮屠所为,众家联手之下,总算把这座白骨塔击败。

不过击败归击败,浮屠秉承天地造化,任谁也杀不掉它,也只能将它封印在大海中的一座小岛之下。

听到这里,梁辛愣了愣,皱眉道:“大海中?”

浮屠摇了摇头,笑道:“你接着听我说嘛!”说完,停顿片刻之后,突然开口:“风习习在官道上遇到过一个能说会道的女鬼,叫啥?”

“头七!”梁辛恨恨跺脚:“有完没完,我就是梁辛!”

浮屠讪讪的笑了两声:“总有点不甘心来着。”

要不是打不过,梁辛早动手了,但是很快又想到了另一件事,压低了声音问浮屠:“我老叔还记得女鬼头七?他是不是……有点那个意思?”

浮屠挤眉弄眼,笑容暧昧:“我看挺像,风习习老实巴交,脑子里就想着报恩,其他的一概不管,可偏偏对那个女鬼记得牢固……”

说着,两个人一起嘿嘿嘿的低笑了起来。

笑了半晌,梁辛才想到跑题了,赶紧咳嗽两声,浮屠也不等他说下去,就赶忙拉回了正题。

年月不可考,这头怪物不死不灭,浑不把时间当回事,在海底被镇压了不知多久,突然有一天感觉到海岛封印有所松动,继而震动越来越强烈,终于在一声巨响中浊浪轰天海岛崩碎,浮屠初见天日!

说到这里,浮屠停顿了片刻,这才继续道:“你不晓得,海岛封印设计得无比巧妙,刚好镇住了我所有的力量,我被镇在下面,根本无法反抗,就算穷尽天地,也休想出头。”

梁辛明白他的意思,浮屠无力挣扎,小岛又不会自己崩裂,是有人从外面毁坏封印,救出了浮屠。

当时浮屠还以为,是自己以前的朋友赶来相救,可他却没想到,自己才刚刚恢复自由,还没来得及抬头看一看天上的太阳,突然一道道威力惊人的神通,从四面八方席卷而至,把它打得怒吼连连!

如果葫芦师父也在旁听,一定会感慨一句:奇哉怪也!

毁掉封印,放出浮屠,却二话不说直接开打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71章 是个活人 下一章:第173章 浮屠饿了
热门: 白火 秦时明月之始皇之死 阁楼里的女孩 暗杀1905 大结局 河神鬼水怪谈 蓝戒之谜 青铜神灯的诅咒 寸寸销魂(玉锁瑶台) 完全犯罪使者 杀人魔王与罗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