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1章 是个活人

上一章:第170章 破月三一 下一章:第172章 大眼小眼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喝令之下,千多柄银梭同时震颤,闪电般激射而出。

漫天寒芒,直指跨两、巫士、三兄妹这些正围攻祥瑞的好手们。

躲在小境深处的庄不周,眼睁睁看着漫天银光洒落,恍惚里只有一个感觉:天塌了……星宿坠地!

破月三一尽数发动,可缠头、巫士、秦孑、青墨等人,竟没有一个人去抵挡或者躲避,而是尽数发出一声嘶嗥,对着身前那几个祥瑞爆发出全力一击!千梭之阵势不可挡,与其白费力气去抗它,倒不如临死前拉上几个垫背的!

可就在此刻,梁辛突然发出半声惨叫,一个跟斗跌倒在地。

天上,银梭呼啸而至;眼前,两群宗师高手濒死一搏,所有人的眼中都只剩下血色淋漓,所有人的耳中都是厉声咆哮,没人注意到他,就连紧紧跟在他身边的老叔,这时也被拼命的心思夺了心神……

刺痛!银梭明明还未刺入身体,可危险的感觉却犹如獠牙,抢先一步扎进梁辛的发肤血肉!

因为修炼天下人间,梁辛的身体异常敏锐,当危险降临时,他会皮肤发紧、毛孔紧缩……可从未像这次,仅仅是警兆,就让他痛不欲生,无力反抗!

在短促得根本无法计数的刹那里,因为极度危险,而撩荡起的刺疼,仿佛啃光了他的皮肉,咬断了他的血脉,让他所有的力气都在瞬间枯萎。

漫天银梭已击出,却还未至,破月三一袭杀的途中,时间快的根本没法计算,一刹那的十分一?还是百分之一?

可就是这个瞬间,因为噬魂腐骨的疼痛,在梁辛眼中却变得漫长而隽永!

死到临头了,疼得无以复加,可梁辛却想笑:一快,一慢啊。

天地间那白驹过隙的一霎,自己却仿佛已经疼了一辈子。

银梭飞快,疼痛漫长。

天地快,自己慢。

一快一慢里……天地是天地,所以你快你的;我是我,所以我疼我的、我慢我的。

先前白狼对谢甲儿魔功的解说,对宇宙的解说,让梁辛恍然间明白了许多;而此刻爆发的‘破月三一’,一快一慢间的体会,又让他有所领悟。

此刻的领悟,还仅仅是感觉,是对宇宙与自己的理解,并不是能够篡改天地、化解危局的神通!梁辛现在就是个躺在地上无人注意,全身乏力死到临头的落魄小子。

梁辛已经彻底失神了,浑忘了身边的一切,甚至都没听到那一声轰然巨响——秦孑等人的最后一击,炸得山石崩裂草木横飞,剩下那三个祥瑞虽然没被打死,但人人都变成断线的鸢子,被巨力打得横飞而起,远远的摔了出去。

破月三一也同时袭来,柳亦失神的瞪着眼睛,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,临死之前他想看什么,看青墨?看梁辛?还是想看清楚那几个祥瑞到底有没有被打死。

可随之而来的,并不是锥刺之痛与血骨横飞,而是‘嘣’的一声闷响,听上去就好像,抡起石头砸上一床棉被的声音。

跟着大伙都听到了木妖气急败坏的怪叫:“快回来,阵法相护啊……”

……

一天半之前,曲青石吞了百灵种,变成了花草丛。木妖则卸掉篷滂大阵为他疗伤。

木妖法术一经展开,曲青石就觉得,接驳在自己身体上的长藤,不停传过一阵阵透入骨髓的清凉,这种美妙滋味很快就让他坠入梦端,身上没有一丝力气,周遭的一切都是软绵绵的。

也不知睡了多久,突然一声巨响把他惊醒了过来。

卸甲祥瑞刚到离人谷时,因为娃娃屠苏骂白狼,双方动过一次手,其间憨子十一一掌拍碎了夸佬的灵元黑燕……就是这一声怒响,让曲青石醒了过来。

曲青石的身体被法术控制不能稍动,眼睛也睁不开,不过却能听到众人的谈话,很快就明白当前的状况。

木妖已经入定施法,物我两忘,这时候就算拿石块砸他脑袋他也无法苏醒。

秦孑等人也不能这样做,白狼在轿子里虎视眈眈,只要有人试图唤醒木妖,白狼就会立刻出手。

可曲青石醒了。虽然不能直接开口说话,但是他在试探之后,惊讶的发现,自己可以通过红藤,与木妖神识交流。

他服了灵种变作木行身,又和木妖同在一个法术中,这才能无声沟通。

木妖一辈子都在意气用事,谁都不放在眼里,不过这次被曲青石唤醒之后,也明白大祸临头了,所有人的生死都攥在自己的手心里,当下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,继续神叨叨的闭眼唱咒,心里则在不停的算计着。

重列篷滂大阵,对木妖而言不是什么难事,给他几天时间,接驳红藤再催阵诀,很快就能大功告成,可是他给曲青石施法治伤,白狼自负不去理他;他要去回复篷滂大阵,白狼又怎么可能坐视不管,再说时间也来不及,白狼废话再多也说不了几天几夜。

幸好,木妖修为虽然差劲,但是对草木性子、木行道法却有着大见解,虽然身处厄境,还是被他想出了一个破解之道,没办法设大阵,他还能偷偷做个小阵。

依旧是围着曲青石团团打转,可咒法已经悄然改变,当然,疗伤之事早就扔到了一旁,他在为小阵做准备。即便是秦孑、白狼这些大宗师,也都没能看出来他在另作设计。

离人谷中最近这几个时辰里,白狼讲述几百年前两场恶战,情形一波三折,是绝大的秘辛,可大伙在听的目瞪口呆之余谁都没闲着,柳亦唤跨两,青墨喊巫士,秦孑叫醒树人高手等他们回气,卸甲祥瑞等候破月三一,还有个木妖偷偷摸摸的做法阵……

时值此刻,他的‘篷滂小阵’终于列阵成功,在漫天银梭洒落的同时,木妖也掐出了最后一个手诀!

篷滂大阵,是以奇树篷滂为基,连接镇百山无尽秀木,借力成阵;

篷滂小阵,仅仅是唤起这棵生长了不知几万年的怪树之力,独自成阵,比起大阵虽然威力远逊,但是也尽可以撑上一阵。

只见一道浓浓的青绿灵元,从篷滂的伞冠弥漫而起,看似轻柔飘渺,实则厚重坚韧,在木妖的尖声催促下,霍然扑卷而起。

生死须臾间,篷滂妖元替众人当下了那一道‘破月三一’!

这个变故来得太突然,除了还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梁辛之外,秦孑等人全都从喉咙里挤出了一声怪叫,在愣了片刻之后,一个个身法如风,全都跑到了小境深处,篷滂之下。

旋即,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,破月三一与篷滂妖元,在相持片刻之后,同时爆发出所蕴含的巨力!

攻的,卸甲山城千百年磨砺出的锐意战阵;守的,穷尽万载独立天地的神树天木!两股巨力对撞之下,整座镇百山都在震颤哀鸣,罡风呼啸转眼横扫山川,所过之处山石崩裂山林不见。

天上的三一弟子也个个皱眉,身形后掠。

这一次碰撞之后,青绿色的妖元收拢成团,将整座小境都笼罩其间,法阵也正式成形。半空里的三一弟子们,随着掌阵真人的号令声手诀再起,千盏银梭汇聚成一道刺眼的天河,奔腾咆哮,开始轰击法阵!

篷滂巨树微微摇晃,一阵阵嘎啦啦的闷响不停传出,在破月三一下苦苦支撑着,柳亦的脸色苍白,在看了一会,确定银梭暂时还攻不进小境之后,这才回过神来,问木妖:“能撑多久?”

小阵发动之后,木妖也轻松了下来,翻着眼睛琢磨了琢磨,回答得挺心虚:“五天?要不三天……”

剧战之下,秦孑的脸色苍白,开口想问什么,可胸口一阵气血翻涌,竟然说不出话来,深吸了一口气后才勉强开口,问木妖:“三五天之内,有这座小阵撑着,够时间把大阵重列么?”

木妖现在也锐气全无了,苦笑着摇头:“不可能,大阵小阵都是借用了篷滂之力,想要列大阵,先得把小阵撤掉……”说着,他伸手指了指天上的卸甲三一:“他们能给咱这个机会?”

秦孑点点头,没再说什么,小娃娃屠苏则转头望向了柳亦、青墨:“还能、能不能在请些援兵过来?”说话时,清秀的小脸上透着隐隐的希望之意。

巫蛊传人在刚才的恶斗里各自负伤不轻,此刻对望了一眼之后,同时叹了口气,缓缓摇头。

苗人跨两接口,还是那副啥也不在乎的语气,对着屠苏笑道:“你这伢仔儿脑子疙疙嘞,卸甲的龟儿厉害,梭子破不掉,白毛巾打不过,再叫援兵来送死?”

矮胖子巫士也跟着他的话,点了点头。

卸甲山城这次亮出的阵仗太大了,别的不说,只论眼前这道‘破月三一’,大司巫和老蝙蝠都闭关来不了,其他高手就算赶来也只有送死的份。

缠头和巫士自然也有自己的厉害战阵,可赶过来之后说不定还没来得及结阵,就会被人家打散。

青墨看屠苏满脸的失望,心里有些不忍,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,同时望向了秦孑:“要是须根肯出手,说不定还有望……”

不等她说完,秦孑就摇了摇头,淡淡地回答:“破月三一赶来前,师叔祖都不曾出手,现在就更不会现身了……也许他根本就不再谷中,也许他在谷中却不能动,也许、也许就算咱们全死了,离人谷拼光了,在他眼里也是无所谓的吧。”

只能坚持三五天,不见须根更没有援兵,所有人都用尽心机,到最后也不过是等死二字!

柳亦懒得再废话了,伸手指了指还是‘百花丛’的曲青石,望向了木妖。

木妖明白他的意思,脸上突然露出个满是邪意的笑容,一时间尽显妖孽本色:“他现在没事,但是也得跟咱们一起死!”

木妖的疗伤法术中途不能停顿,否则曲青石必死无疑,不过木妖暂时用一根红藤,将化做草木身的曲老二与篷滂怪树连了起来,借以保住他的性命。此刻一人一树变成了同命共生的‘并蹄莲’,小阵不灭,篷滂无恙,曲青石自然也死不了;小阵被毁,篷滂枯萎,曲青石随之丧命。

柳亦不再理会木妖,而是一伸手,抓起了青墨的小手。

青墨吓了一跳,一甩两甩都没能挣脱,看样子除非用巫刺来扎他,否则休想让柳亦松手,想开口斥骂,可心都跳到了嗓子眼;想要去呲牙做个愤怒模样,可面团团的小脸已经变成了个红苹果,最后还是咬着嘴唇,跟着柳黑子一起走到哥哥身边。

柳亦嘿嘿一笑:“这次还真死在一起了,老三也过来……老、老三呢?”

老三不在篷滂小境之内!

刚刚出去打架的个个都是宗师,论修为和战力,梁辛比起秦孑、跨两和胖子巫士都差得远,可论到短途里的身法,梁辛绝对第一。所以柳亦、青墨在撤到篷滂树下之后,都先入为主,以为梁辛先回来了,随后又是破月攻阵,又是议论生死,把他给忘了……

至于小汐、郑小道这些人,在巨力爆发的时候就被巨响震得昏厥过去,现在还未醒来。

其实,从破月三一发动到现在,前后还不到半盏茶的功夫,连续的生死轮回、情势变化来得太快,任谁都被夺去了大半心神,甚至心眼灵活的柳亦,压根不知道梁辛早在破月发动之初,就摔在地上不能动弹了。

柳亦发现梁辛不再,脸蛋子更黑了,身子一晃就向外面冲出,可才到小境边缘,突然觉得一股自己绝无法抗衡的力量掀起,把他又扔了回来。

木妖撇着嘴说道:“阵法成形之后,外面进不来,里面也出不去……”

不光老三没回来,老叔也没回来。

篷滂小阵成形之际,大伙一窝蜂的往回跑,也只有老叔看见了梁辛,可老叔的修为低动作慢,刚刚才抱起梁辛,两阵相抗的巨力便炸裂开来,爷俩难以抵抗,一起被掀飞!

紫薇有难时,北斗尽臣道跃出护主,七蛊红鳞震颤而起,不用梁辛指挥便错落翻飞,护住了他和老叔,替他们挡下了大部分力道,可即便如此,梁辛还是感觉,自己叔侄二人仿佛被巨灵神狠狠抛出似的,风声像打雷般灌入耳中,目光根本跟不上周围景象移动的速……

两人在巨力的裹挟下,一头撞进了附近的一座山峰。红鳞何等锋锐坚硬,山石在它们面前比着豆腐也差不多,转眼就被层层挖空……现在的情形,身前有可怕的巨力,把梁辛叔侄夯进重甲大山,而红鳞呼啸旋转,牢牢护住主人,在消减巨力的同时开山挖道,替主人清空身后的障碍,附近如果有穿山甲精怪,指定会被梁辛羞得满脸通红,挖个地缝藏起来再说。

此刻‘破月三一’之力都被篷滂小阵接了过去,梁辛身上的刺痛很快消失,身体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掌控之中。

甫一能动,梁辛立刻把老叔护在身后,可当他看清老叔样子的时候,忍不住又是一声惊呼!

老叔的脸色苍白如纸,本已修成实质的身体,现在又变得有些透明了……篷滂小境前那一场恶战,人人都是六步宗师,唯独老叔,不过才五步初阶的修为,虽然有红鳞星阵相护,可还是免不了受伤,随后事事紧迫,老叔只求去救梁辛的小命,根本顾不得自己,在巨力涌动中受伤更重!

梁辛又惊又急,接管七蛊红鳞,空气中立刻涟漪震颤,一道道星阵打出来,不停的抵消巨力,他们也越退越慢。

老叔虽然身遭重创,可神智却依旧清醒,心里明白梁辛想要再回到战场,急忙把木妖又重启法阵的事情,给他讲了一遍。只不过老叔可分不出那是大阵还是小阵,还以为木妖彻底恢复了守山大阵。

梁辛心里着实松了口气,又在巨力的冲击下后退了一段之后,缓缓的站稳脚跟,正想询问老叔的伤势,不料全身的皮肤倏然紧绷,身后又现警兆!

旋即耳畔传来一声惊呼,再回过头去看,负在身后老叔不见了……其他的一切正常,只是老叔没了!

要知道自己正入主星阵,和七蛊红鳞直接结成了‘北斗拜紫薇’的阵势,身前身后、上下左右时时刻刻都有红鳞相护,就算是白狼出手,也只能先摧毁星阵,在捉拿老叔。

梁辛愕立当堂,可还不等他有所反应,左手手腕又传来一阵剧痛,仿佛一只看不见的大手猛的抓住了自己,跟着用力猛拖,要把自己拽到山腹中去!

梁辛惊骇欲绝,与七蛊红鳞合在一起,北斗拜紫薇立刻发力,可根本找不到敌人,任凭他怎论乱打,炸得顽石崩裂,也还是摆脱不了那只看不见的大手,在短短相持片刻之后,梁辛敌不过拉扯的怪力,硬生生的被对方拽了‘下去’!

随即天旋地转,身体膨胀欲裂,皮肤却紧紧绷住都快要锢断了骨头,眼前流光乱舞,耳朵里则被灌满尖锐的啸叫!

梁辛浑不知身在何处,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此刻什么身法、星阵全都用不上了,全没有一丝反抗之力!好在时间不长,终于身体身体一沉,四仰八叉的跌到了地面上。

跟着又是一阵稀里哗啦的怪响,七蛊红鳞乱七八糟的摔落身旁,要不是有星魂主持,梁辛非被乱刀分尸了不可。

地面坚硬,空气冰冷,梁辛是脸着地,摔得牙齿都松动了,可他活了二十年,就从没想过,原来摔跤的滋味原来这么好。

处境诡异,心里又惦记着老叔,顾不得自己还头晕脑胀,梁辛咬着牙睁开了眼睛,随即满是意外的咦了一声,只见……满眼都是萤火虫,蓝汪汪的萤火虫。

在仔细看看,直到眩晕渐渐消失,梁辛才总算看明白了,在他身旁,只有无尽骸骨,蓝汪汪的又哪是什么萤火虫,干脆就是无尽磷火!

这时候,不远处传来哗啦一声响,几只骨头棒子错动,从下面钻出来一个圆滚滚的脑袋,望着梁辛愣愣出神,过了片刻之后,突然露出了一个惊喜的笑容:“娘诶,是个活人!”

说话之间,亮晶晶的口水,从他的嘴角淌下,蜿蜿蜒蜒,挂在了下巴上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70章 破月三一 下一章:第172章 大眼小眼
热门: 无界仙皇 杀手的悲歌 神秘的白牡丹 借阴寿 蓝裙子杀人事件 麻衣世家(麻衣神相) 申公豹传承 府门儿·宅门儿 黑信封 冰川天女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