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0章 破月三一

上一章:第169章 一叶惊山 下一章:第171章 是个活人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篷滂小境前,三名卸甲祥瑞分作三个战团。憨子对上二祥瑞红眼睛赤兔,打得最热闹,赤兔双手翻转,飞剑与神通并举,一股脑的扑向憨子,憨子则以不变应万变,甭管过来什么,抬手一巴掌拍碎。乒乒乓乓的拍击声大作,再加上他发力时的大吼,着实够热闹。

秦孑对上的是三祥瑞苍鸟。

苍鸟身形灵活穿梭如电,他的神通也紧随身法,来去无踪端的诡异,秦孑以牡丹花阵御敌,防御上固然无碍,可想要伤敌取胜,却也不那么容易,两人不过才激斗片刻,但是明眼人一看之下也就清楚了,他们的修为在伯仲之间,一时半会的分不出胜负。

苍鸟也是这样想的,可秦孑却笑了……激斗之中,唇角微微抿起,对着苍鸟盈盈一笑!随即漫天牡丹尽数消失,换而坚韧、锋锐的蒺藜草!

旖旎炫彩落尽,只剩森森草木之怒!

秦孑身负重任,一年多前得了老魔头将岸的指点后,丝毫没有怠慢,回归山门后就开始修炼。心法不变、咒诀不改、仅仅是以草换花,前前后后也就一个多月便演练纯熟,可这道神通的威力,却就此整整提高了两成。

不久前那一战,大祭酒以一敌二,落尽下风也不肯变阵,就只为了现在这一击。不过提高了两成力道,可猝不及防之下,足以斩杀一心只想拖延时间祥瑞苍鸟。

苍鸟连惨叫都来得及发出,便化作一滩碎肉!鲜血暴起,映入齐青与赤兔的眼中,两个祥瑞同时惊呼,转头就跑!

变故突兀,不过所有人都反应机敏,除了憨子十一还有些纳闷之外,秦孑已经抖落蒺藜草上的血迹,晃动身法追了下去,三兄妹紧随其后,可就在这个时候,不远处又掀起了一阵阵淬厉的长啸,一个红衣女子身形如燕,一个绿袍老鬼面目含笑,接应上了正逃遁的敌人。

守在山谷外的两个祥瑞也攻了进来,不止如此,在他们身后还跟着八九个人,单看身法,恐怕人人都是初窥逍遥境的宗师高手……没有发喊,没有叱喝,双方一言不发,再度掀起一场混战!

半空里的白狼,对下面的恶斗不闻不问,只是目光平稳的对付着‘一叶惊山’;离人谷的树人有心无力,白狼给他们的压力重入山岳,能拖住他就已经是万幸了,再没余力去助秦孑御敌。

这一次,实力相差得更悬殊了。

已经无法在分头应战了,三兄妹、憨子和秦孑凑到一起,勉力支撑大局,只交战片刻,就被对方打得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了。

梁辛的身法有如鬼魅,带着七蛊红鳞左突右冲,以漫天涟漪一次次的硬抗对方砸过来的大神通,急的咬牙切齿!他辛苦修炼,拼命练功,再加上机缘巧合,修为长得比飞剑飞的还快,可遇到的敌人也越来越横……

人家五步高手,行走天下一百年都遇不到对手,所过之处处处受人尊敬;自己可倒好,凭着连六步初阶的宗师都不用放在眼里的战力,却对上一大群天门祥瑞,头顶上还有个‘第一高手’跑来跑去。

眼前的敌人,随便哪一个都是修士中第一流的存在,迎上这样一场恶战,恐怕是每个桀骜少年心中的梦想,打他个天花灿烂!可梁辛心里没有一点豪情,只是觉得窝囊,太窝囊了!

大祭酒心里也叫苦不迭,她敢诱敌,凭得最大的依仗就是合树人之力发动的‘一叶惊山’,可威力绝顶的法阵,被白狼一个人就轻轻松松的接了下去。这就好像,她挖了个坑弄了个夹子准备抓狐狸,结果来了头大象……还是头吃肉的大象!

双方一搭手她就毁掉了两个卸甲祥瑞,但是这份足以让修真正道哗然一片的‘成就’,于眼前的战局根本就没有太大的影响。

小丫头青墨打发了性子,嗷嗷怪叫着,把巫刺耍成了一团阴风,可不仅没能伤到敌人,反而险些被人家收掉宝贝,又急又怒的问柳亦:“跨两呢,怎么还不来打他们满脸屎尿!”

不见援兵!

又坚持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,赤兔、雌燕、嘉禾、芝草四个祥瑞各自爆发出一声大吼,所有卸甲山城的宗师齐步退开一箭之地,继而双手连挥,把数十道连串神通汇聚一处,足以压碎山川的巨力泼天而起。斑斓华彩的神光交织纠缠,仿佛一盏灭世浊浪,向着众人奔袭而至!

秦孑脸色苍白,口中连声呼啸着:“撑住了,撑!”荆棘草阵疯狂疯狂旋转,当先跨上了一步。

喊破喉咙的咆哮中,三兄妹、憨子同时抢前跃出,一时之间,神通轰鸣的巨响骤然响亮的数倍,梁辛目眦尽裂,眼中的天地尽数变作虐戾的蒙蒙血色!

就算再悍勇的泥鳅,也拦不住鳄鱼,三兄妹纵然疯癫了、发狂了,可力量的差距摆在那里,只一个照面里,三兄妹、憨子、大祭酒尽数被震得口喷鲜血,变成了滚地葫芦,向着四下里重重摔散。可根本不等他们爬起来,四祥瑞再度开口大吼,卸甲高手身形再退,手舞足蹈之间开始酝酿第二次合击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一团黑色的风暴,裹挟着无尽冥冥中的惨嚎,猛的冲进了战场!旋即黑风在嘭的一声闷响中炸裂开来,五个皮肤粗糙、草原打扮的黑袍人巫士现身而出!

卸甲祥瑞进入离人谷的时候,不光柳亦摇响了木铃铛,小丫头青墨也偷偷叫人了。不过从草原深处到离人谷,比起西蛮之地要远上不少,巫士们这才晚来了一阵。

草原巫者不进关内,不是因为有限令或者约定,只是他们不喜欢与中土打交道,是自己不愿意入关,不像猴儿谷的天猿那样。但是青墨和柳亦的情形差不多,都是靠着机缘成了巫蛊传人,没经过正经的考察,能调用的力量并不多,大司巫又在闭关里,最终赶来的,也只有五个高手巫士。

为首的巫士是个满面油腻的胖子,看到阿巫锦嘴角沁血,气的嘴角一抽,再转头看到敌人竟然有好几个六步中阶,惊得腮上的肥肉一抖,再抬头看到天上还有个白狼正‘身动法随’,眼角又一跳!

胖巫士修为了得,又成天与丧物打交道,面皮都快僵硬了,最近几十年都没啥表情,可没想到刚一赶到这里,脸蛋子就差点抽筋了,气急败坏的喊出一串蛮话,几个巫士立刻哇哇怪叫着摇荡巫风,向着敌人冲去!一时间篷滂小境周遭丧鬼嚎啕、阴煞尖啸,转眼弥漫起森森鬼气,阴丧法术看似飘摇实则狠毒,正和卸甲高手的神通撞在了一起。

巫士们刚动手,又一个虐戾的笑声响起:“龟儿,你家跨两先人回来了!”一句话的功夫,生苗跨两已经扑进了战场之中,在他身后还跟着三四个人,个个长得青面獠牙,看上去像鬼比像人还多些。

跨两虽然是缠头宗的执事,但为了柳亦的事情,也不敢调来太多人,被他招来的都是自己的心腹。这几个邪魔外道冲进来之后,也都是一愣,跨两用力眨了眨小眼睛,咧开嘴巴又乐了:“北荒巫哟,不在草原做龟儿,被哪阵子骚风惊动了。”

青墨琢磨了下,问身边的柳亦:“他骂我是骚风?”

柳亦笑的挺客气……

黑胖巫士操着生硬的汉话,断句也不是地方,硬邦邦的骂道:“杀狗,完,再杀西,蛮豺子!”

跨两嘎嘎大笑:“对头!哈老汉儿这次不哈了,要先撕了那群狗崽儿,再砸你们的龟子壳!”说着,对着手下一挥手,几个妖魔鬼怪二话不说催动神通杀向卸甲高手,跨两也跟着一起扑入战团,同时还不忘抬头看看天上跑来跑去的白狼,笑着问道:“白毛巾,你做抓子么,神经戳戳……”

援兵不过寥寥十来人,可个个都是精英好手,一出手立刻挽回颓势,梁辛刚才窝囊了半天,此刻大喜之余,只觉得一股豪壮气概打从肚子里直冲天灵盖,跳起来挥舞红鳞扑向敌人,嘴里嗷嗷怪叫着,喊来喊去,喊得喉咙嘶哑,却只有一个字:杀!

其他人自不必说,绝境时来了援兵,士气陡然拔高了几倍,轰轰烈烈的向着敌人掩杀而去。

而梁辛那些修为普通的同伴、离人谷低阶弟子,都明白自己冲上去干脆就是添乱,同时退入小境深处,守在木妖和曲青石身边。只有老叔不管不顾的扑了出去,紧紧跟在梁辛的身边寸步不离,好在梁辛以红鳞应敌,身边三丈之内都安全得很。

曲青石双目紧闭,目无表情,身上插满了藤子,木妖则面目含笑,围着曲青石不停的打转,看上去两个人都以物我两忘,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。

可要是仔细观察,就能看出他们两人的眉宇间,隐隐透着些焦急之色!

卸甲高手这次终于倒足了大霉,四个祥瑞分别对上秦孑、憨子、跨两和胖子巫士,个个落尽下风,剩下的人也敌不过三兄妹和赶来的援兵,一转眼里胜负逆转!

天上的白狼却始终目光笃定,稳稳的抵住一叶惊山,根本就不去看下面的战局一眼!

也许是化身成树九十年,对离人谷高手的修行真的大有补益,此番他们的合击战阵比着当年要犀利的多,白狼越打越心惊,现在的一叶惊山,比着他们卸甲山城的合击名阵‘破月三一’也毫不逊色了!

而‘一叶惊山’饱含草木之韧,越到后来发挥的威力就越大,即便是白狼也要小心应付,何况他还要留出精神,防备着随时可能冲天而起的老幺须根,他不敢至自己的安危于不顾,下去手下应付危局。

篷滂小境,天上地下,打疯了。

神通呼啸法宝咆哮,正邪之间、天门之间、草原巫士与中土高手之间,还有个正邪莫辩、身为‘官差’的梁磨刀挥舞着七片比房子还大的怪刃低头猛冲……惨叫声终于响起了!

一炷香的鏖战,普通的卸甲宗师中就被打死了四个,就连祥瑞芝草也丧命在跨两的手上。

躲在小境深处的庄不周,看得又兴奋又害怕,模棱着牙齿颤声道:“赢了,赢了,赢定了!”

宋恭谨一个劲的点头,时不时还要跺两脚,不如此就不足以宣泄心里的激动:“卸甲的人马上就要扛不住了,他们全得死。”

小汐左手藏在袖中,右手当胸握拳,想说什么,可最终还是摇了摇头,俏丽的眸子紧紧的盯在了梁辛身上。

郑小道干脆坐到了地上,脸上还是笑嘻嘻,但说出来的话,却很不中听:“卸甲输了?那他们为什么不跑……”

卸甲山城残余的高手,人人都披头散发狼狈不堪,可却没有分毫的退意,都在咬着牙苦苦支撑着,全没有要逃走的意思。郑小道叹了口气:“卸甲山城,不止六祥瑞吧。”

黑白无常彼此对望一眼,很快明白了郑小道的话,黑无常的脸煞白,白无常的脸青黑,忙不迭的又向后退了几步,看样子有些犹豫,要爬到奇树篷滂上去是不是更安全些。

还没等他们开始爬树,骤然一种异响划破天空,即便战场中正对轰的神通炸碎风雷巨响不迭,可依旧掩不住这阵异响:

嘶!

好像毒蛇吐信,又好像飞刀划过耳边,这破空声不算响亮,却足够危险。

破空响动,不是一声,不是一串,甚至都不是一阵,而是一片,扑面天地的一片!

黑白无常抬起头循声望去,跟着哥俩一起惨叫着,一屁股坐倒在地,不止他们,就连平日里喜怒不惊的小汐,身体都微微颤抖了两下,惹得白色罗裙轻摆。

苍穹中,一道道银色的痕迹,如电光掠过,每一次陡转中,便发出一声嘶鸣。银色飞梭密密麻麻,从四面八方飞笼而至,在身后留下了一条绚丽的流苏,放眼望去,尽是弧光灿灿,比着熙宗登基大典时,皇城那漫天烟花还要更惊艳。

一见漫天银梭,秦孑轻轻叹了口气,苦笑着对同伴说:“破月三一!卸甲太看得起离人谷了。败了!”

梁辛等人都愣了愣,随即齐刷刷的爆出一声大吼,拼出全部力气又向着眼前的祥瑞们打去!这一仗打到现在也不过小半个时辰,可几轮生死起落,就算是面瓜也被逼出了蔫火性,败了就败了吧!

天上,千余道银梭拖着眩光赶来,跟着聚拢一处层层打转,乍一望去仿佛一轮巨大的皎洁明月!‘明月’之前,百多名白袍人现身而出,对着半空里独挡一叶惊山的白狼微微欠身,齐声道:“破月三一,驰援师弟!”

离人谷自卸守山大阵,事出突兀,在接到夸佬的传讯之后,白狼带着几个祥瑞高手先行一步,另有高手随后赶来,卸甲这次派出的就是他们。

打到了现在,卸甲山城另外一股精锐战力,粉墨登场!

卸甲六祥瑞,自白狼之下,每一个都是六步中阶的大宗师,心思缜密手段了得,这些年里,无论是天门间商议要事,或者铲除邪魔外道都由他们出头,什么事情都处理得妥妥当当,久而久之,他们便成了卸甲山城的招牌。

卸甲三一,自邪道覆灭后多年不曾现身,也就没什么名气了,修真道上,知道‘乾山丹凤朝阳’的人,绝对比知道他们的人要多,以至梁辛在听到这个三一名号的时候,脑海里第一个反应是:我管你三七二十一……恐怕也只有天门名宿,才知道这个三一究竟代表着什么。

祥瑞是卸甲山城的招牌,三一则是卸甲山城的刀子。

一百一十一名弟子,一人六步中阶,十个六步初阶,百名五步修为,每个人都引领十柄‘破月’银梭,以一千一百一十柄‘破月’结阵,所过之处星月无光……

在八大天门中,有两个关于‘破月三一’的传言。

第一个传言:结阵弟子在卸甲山城中,或许修为不值一提,但辈分都很高,因为他们每一个都有三五百岁高龄。

八大天门选徒严苛,选进来的弟子全都是天赋异禀之人,在加上上成功法、灵药扶持,三五百岁的年纪却还是五步修为,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秦孑在最差劲的离人谷中修行了两百年,都是六步中阶了。可三一弟子中却有百名五步,个个都是几百岁,其中缘由不言而喻:他们把修为磨进了银梭,磨进了阵法!

第二个传言:魔君谢甲儿在世时,曾有两次动身赶往卸甲山城,想要试试破月三一的锋锐,可都因为临时有事未能成行。

传言不可考,但破月三一的威名却毋庸置疑!

三一弟子对白狼唱诺之后,身后的‘明月’即刻炸碎,银梭再度恢复自由,随着主人的身形四下散开。

一百一十一人分散开来,东一簇西一群,看似杂乱实则错落有致,每人身后都是十柄狭长的银梭。

庄不周傻愣愣的抬头,望着半空里的‘破月三一’,眸子里映出的,是一点一点寒芒,从他的角度仰望,看不叫银梭的身杆,只能看到那凝聚在尖端的一点锋锐,一千多柄银梭,都只见锋芒,庄不周有些纳闷,略略琢磨了下才恍然大悟,这说明,每一柄破月长梭,都正对自己,所以才会不见梭杆只见梭尖。

这个发现让庄不周大惊失色,继而气急败坏,跺脚大骂:“我算个屁,你们别冲着我来啊……”

他不知道,远处正拼死想拉垫背的梁辛,在百忙中余光望天时,看到的也仅仅是点点寒芒。

也不止梁辛,所有被‘破月三一’笼罩的高手,看到的都一样:一千一百一十柄长梭,只现锋锐!

究竟是每一柄梭镖都对准了所有人,还是障眼法术?

梁辛心想:他妈的!

然后,又对着‘没招没惹’他,正拼命催动神通对抗跨两的齐青骂了句:“婊子!”

骂声刚落,天空中就响起了一声长长的尖啸:“破……啊!”

破月三一,发动。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69章 一叶惊山 下一章:第171章 是个活人
热门: 东方快车谋杀案 招魂 弹弓神警 X档案研究所2 大漠苍狼·绝地勘探 女帝奇英传 万丈豪情 诡案罪4 玫瑰的名字 民调局异闻录5·赌城妖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