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9章 一叶惊山

上一章:第168章 五蛮之力 下一章:第170章 破月三一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离人谷也好,卸甲山城也罢,列位‘五大三粗’的这些门宗,随便哪一个都有着数千年的传承,他们早已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力量集合了,而更像个庞大的机构。

平日里或许还看不出什么,可一旦遇到紧急事故,这些门宗,其下弟子各司其职,个个链条、齿轮立刻发动,从而爆发强大的能量。这种能量包含了庞大的资源运作、千万年的知识积累和体现等等。

即便强若白狼,身具五个十三蛮的修为,也是靠着门宗之力才保住了性命,最终归拢了散乱的真元。

须根与白狼面临着同样的问题,想要保命,最简单、也是最实际的办法,就是返回门宗寻求帮助。

这时候柳亦突然笑了笑,望向轿子开口:“大祥瑞费劲唇舌,把这些绝大的秘密如实相告,让咱们临死也能做个明白鬼,可我真不明白,你给我们说这些干啥?要杀就杀,要逼供就逼供,说了这么多,不嫌唠叨么?”

白狼的笑声和语气都轻松得很:“告诉你们这些事情,是因为……我想说。这次出关之后,老夫自忖天地间再没有了敌手,我坐上了这个天下第一,可其间的过程,诡异、曲折、凶险,总恨不得能把它们告诉别人,心里才会舒服些。”

说完,白狼不再理会柳亦,而是转向秦孑:“劳烦大祭酒帮我们找出根须,之后便请诸位自裁,至于化作树木的那数百位离人同道,我们绝不骚扰。”

离人谷的化树悟道,这件事本身就匪夷所思,何况其中还有个重大的可疑之处:离人谷里不光有宗师高手,还有不少三步、四步的低阶弟子,这些修为浅薄的门徒连道心都还不够稳固,就算变成了树木,也悟不出什么道理。高手以奇术悟道有情可原,但是又何必带着那些普通娃子。

所以白狼笃定,这‘百年树人’的大计,就是离人谷为了帮须根归拢真元而设计的阵法。

可镇百山连绵数百里,秀木千千万,如何找须根出来还是个大问题。就算白狼修为通神,能将大山夷为平地,能将丛林击成灰槁,可须根要是藏在地底下呢……要找人,最终还是要着落在地主秦孑身上。秦孑贵为大祭酒,身份比着卧底夸佬要高出许多,对离人谷的内情也了解得更详细。即便她真不知道须根藏身的位置也没关系,只要她肯帮忙,总能找出些蛛丝马迹。

秦孑面如止水,看不出什么表情,对着轿子道:“即便先祖须根在离人谷之内,大祥瑞就有把握能胜他老人家?”

这次,白狼沉默了片刻,才缓缓开口:“胜负之数,要这样算:百年树人是为了帮须根梳理真元,现在只过了九十年,正是关键时刻,须根此刻仍真元游散,还能剩下几成战力呢?只要能找到他,我必胜无疑。”

说完,白狼顿了顿,才继续道:“找他出来,你们死,离人谷留下来;找不到他,你们死,我以神通轰山乱打一气,最后再一把火烧毁万顷山林,不管怎样镇百山是肯定完蛋了……先前我说的条件,还请大祭酒三思。”

秦孑的双眉微蹙,低头不语,似乎在琢磨着白狼的条件。

梁辛的同伴眼看着她要靠不住,脚步轻轻移动,纷纷聚拢到三兄妹身后。梁辛叹了口气,转头对秦孑道:“不管大祭酒怎么决定,我们兄妹不会束手待毙。”

秦孑还没说话,小宫娥齐青就脸蛋红红,满含羞涩的开口:“你们束不束手,也都没什么区别的。”

梁辛歪着脑袋,看了齐青一眼,然后骂了句:“婊子!”

在他身后的一群人全都乐出了声,青墨笑嘻嘻的踢了他一脚:“脏话,难听!”,柳亦则一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这俩字,骂女人最好用。”

齐青的脸蛋更红了,对着梁辛稳稳点头。

这时候秦孑也抬起头对着梁辛笑道:“梁大人多虑了,我可没想过举手投降。”说话之间,一抹绿色的光芒,从她的指尖悄然流转,一闪即灭。

红燕夸佬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嚎,方方正正的脑壳就像个破西瓜似的,猛的爆碎开来!

恶臭的血雾弥漫而起,头颅碎裂之后,夸佬的腔子上钻出一蓬不断长大的树冠,新绿嫩嫩,在阳光下映出一份……妖冶!

变故突兀,除了白狼外,另外几个卸甲祥瑞人人惊呼,就连梁辛等人也都吃了一惊,小丫头青墨双手一挥就要敲锣,梁辛手疾眼快一把拉住了她,眼睛里都是兴奋之意:“再等等看!”

秦孑却仍好整以暇,好像刚刚甩掉了脏东西似的,双手轻轻拍掸,望着齐青笑道:“早先就说过,以后卸甲山城还是一头红燕,离人谷说过的话,总是算数的。”

柳亦侧头与梁辛对视一眼,嘿嘿低笑着说了声:有意思!

红燕夸佬修为精深,身边又有诸多祥瑞,即便秦孑再怎么厉害,膀不动身不摇之下想要一举将之击杀也不可能,除非,她早就在夸佬身上种下了厉害的禁制。

大祭酒早就知道夸佬是奸细了?这样算来,离人谷中这一场争斗,从卸甲奇袭也就变成了秦孑诱敌……

梁辛嘴巴开阖,对着柳亦无声地比划着口型,柳亦会读唇,哈哈一笑,点了点头。梁辛对他说的是:都是老妖精!

齐青的脸色终于变了,声音里哪还有清脆、娇憨,变得森冷阴沉:“你早知道夸佬是……”

不等她说完,秦孑就摇头打断:“我只知道有奸细,却不知道谁是奸细,所以离人谷的弟子们,每一个都被我悄然种下了禁制。”说着,伸手摸了摸身边的小屠苏的脑袋,对着他柔声笑道:“你也一样,以后再不听话,炸了你的脑袋!”

屠苏呲牙咧嘴,赶紧一晃脑袋,从秦孑身边跑到了梁辛身后。

梁辛好像生怕屠苏会溅自己一身血似的,领着大伙一起横移两步,离他远远的。

秦孑不理一群少年胡闹,浅笑依旧:“我查不到奸细具体是哪个,更查不到敌人到底对离人谷有什么图谋,也只好想出这个笨办法,请诸位上门了。”

离人谷上上下下一起‘立地成树’,秦孑要独守门宗百年,肩负重任之下,不敢有丝毫的怠慢,这些年里兢兢业业,也发现了些可疑之处,确定门宗内有奸细。可她找不出具体谁是奸细,更查不到对头是谁,他们对离人谷有什么图谋。

初见梁辛时,大祭酒并未多想,只当他代表了另外一个潜伏的大势力,提出要帮曲青石疗伤,也只是想结下一份善缘。

等返回门宗,将治伤的事情交代给木妖之后,木妖却神色古怪,一会说能治,一会又说不好治,秦孑察觉有异,试探了几句她就猜到了,如果曲青石的伤势过重,木妖就得卸下大阵。

这倒让秦孑生出了一个诱敌的想法,否则就凭着木妖那点心机、手段,想在大祭酒眼皮底下卸掉法阵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秦孑要诱敌,卸掉大阵解除防御,也要有个顺理成章的理由才能成功,木妖美滋滋的担当了这个任务。

说到这里,秦孑淡淡的叹了口气:“木妖是我的棋子,我又何尝不是谷主的一枚棋子。听了大祥瑞所言,我也觉得先祖根须,应该就在离人谷之内,可我却毫不知情。”

“我们也都成了秦大家的棋子了,还不是一枚,是一把棋子儿……”梁辛已经基本相通了前因后果,现在二哥正在木妖的法阵里疗伤,梁辛等人自然不容祥瑞破坏,算是正经被秦孑拉下水了。

当然,秦孑看重的,不只是梁辛他们这小猫三两只,而是他们背后的势力,在大祭酒的算计里,梁磨刀、西蛮蛊、北荒巫的援兵赶来,再加上离人谷的势力,联手之下什么对头都不用担心了。

梁辛敲了敲自己光秃秃的脑壳,琢磨了片刻,才继续问道:“还有件事不明白,要请秦大家赐教。篷滂大阵能保着离人谷千年无碍,我要是秦大家,就安安稳稳忍过这十年,等同门醒来再去追查敌人,反正有大阵相护,只要关起门来,再强的敌人也伤不到你们!又何必现在去算计、去冒险,去自找麻烦。”

秦孑却摇了摇头:“其中的内情,秦孑不便相告的。”

梁辛说的,固然是最省心、最牢靠的法子,可秦孑却明白,他们离人谷等不及这最后十年了。

离人谷世代修行,除了神通、心法、修炼之术外,也传承了诸多奇门法术,‘相木’、‘追根’便是其中的两项奇术。

相木之术,说穿了和相面也没什么区别,不过是用来给树木看相。

离人谷的核心弟子,大都精通‘相木’,早在几百年前,他们就推算出谷中奇木篷滂,快要成精了!

篷滂是镇百山万树之王,天生异禀,它要成精,和普通的藤精树怪不同,一朝得道,即刻引来天劫,成则化羽登仙,败则身形俱灭。不管是哪种结果,篷滂迎来天劫之日,依它而建的护山大阵都会随之散碎。

九十年前,离人谷推算篷滂成精,至少还需要百五十年,可最近这几十年里,中土灵元流转异常,天地间都草木丰茂,篷滂也受到影响,秦孑在推算之下大吃了一惊,从此刻起,再过七年,就是篷滂升天的日子。

算起来,离人谷‘百年树人’的计划里,最后三年虚不设防。

再说离人谷‘百年树人’,谷中上上下下数百人,全都去做了树木,只靠秦孑一个人来相护,即便有大阵相护,未免也太冒险了些。离人谷敢这么做,就是因为另一项奇术‘追根’。

就连木妖都不知道,服下了种子,化树百年的离人谷弟子,因为会使用‘追根’之术,在镇百山的范围之内,只要秦孑摇响‘惊山铃铛’,他们就能够尽数醒来,虽然还是树木之形状,他们也能战!

只不过,在化身成树的最后五年,是‘百年’树生命最茂盛、强大的时候,到那时就算再怎么精通追根,也无法唤醒了。另外,离人谷‘树人高手’做了九十年的树木,被唤醒之后也需要一段时间来换换回气,这个时间越长,他们恢复的战力便越强。祥瑞们一到,秦孑就摇响了惊山铃铛。

前者三年,后者五载,就是因为这‘三年五载’。秦孑费劲心机,冒险诱敌,趁着同门能战,铲除所有对他们有威胁的敌人。

‘三年五载’,事关重大,这件事只有秦孑自己知晓,就连屠苏都不知道,自然也不会告诉相识不久的梁辛等人。

秦孑对着梁辛等人摇摇头,随即笑了起来,嘴角轻抿,荡漾起少妇人才有的妩媚风情:“不管怎么说,治伤的事是真的,此间事了小梁大人兄弟团圆,离人谷仇敌尽丧,大团圆呢!”

梁辛斜眼瞟了哪顶白色小轿一眼,有点心虚:“真能仇、仇敌尽丧?”

毫无征兆的,举止雍容的大祭酒突然摆出了一副哭丧脸,甩着双手咧开嘴巴:“我千算万算,可就是没算到,来找麻烦的,是天下第一高手啊……我说,你们的援兵该到了吧?”

梁辛一点没客气,同样跺着脚:“别指望援兵,赶紧把须根找出来帮忙吧!”

说笑之间,偌大的镇百山中,千万秀木无风自动,发出一阵哗哗轻响,可不过几个呼吸间,轻响又告消失。

悦耳的枝叶摇荡声,悄然出现又戛然而止,剩下的只有无尽压抑,无尽窒息。

可不知不觉里,所有的一切被一片惨惨的阴绿光芒笼罩!

白狼的声音依旧低沉,缓缓从小轿中透出:“把雌燕和芝草唤过来帮手,除了秦孑,其他人一个不留,其他的你们不用管……”说话之间,天上突然轻轻飘下了一片青青柳叶,轻柔、悠闲,随风荡漾。

白狼身负五个十三蛮之力,现身此间;

须根传承了天上人间的绝世魔功,潜伏不出;

卸甲山城六祥瑞尽至,也许还有高手伺机而动;

离人谷数百高手化身巨木,可仍有一战之力!

两天天门对决,其间更夹杂了梁辛等一众最近才崛起的少年精英,任谁都不会怀疑,这一战,是正邪之争后,最辉煌、最险恶的恶斗!可就在剑拔弩张之际,那片柳叶儿,摇摇摆摆,舒舒服服,勾勒出的却是一片云淡风轻,让人说不出的舒适、闲散。

小宫娥齐青在微微愣神之后,突然想到了什么,红扑扑的脸色骤然弥漫起一条条煞纹,尖声示警:“一叶惊山,离人谷合击之阵,他们的宗师高手战力犹存!”说话时,那片叶子也稳稳飘落地面,而与此同时,轰的一声闷响,炸碎千山静默,偌大镇百山,前倾秀木林,刹那变作光秃秃的一片!

枝头上、枝桠间,万万盏绿叶同时冲天而起,咒唱之声响彻天地,无尽青叶铺天盖地,在法咒的指挥下,凝结成一条条翠绿蟒鞭,咆哮奔腾真就仿佛煌煌天龙,彼此纠缠着、撕咬着,向着一众卸甲祥瑞狠狠抽下。

放眼望去,目力所及之处,漫天翠绿闪电!

白狼的声音,依旧没有丝毫的变化,淡淡的重复道:“其他的,你们不用管。”话音落处,白狼霍然发出一声猎猎长啸,小轿轰然粉碎,一道身影冲向半空!直到此刻,梁辛才得见大祥瑞的庐山真面……白布条。

白狼周身上下,都缠满了白色的绷带,就连脸孔也不例外,乍一看上去,好像是个成精的粽子似的,唯独那一蓬垂过腰际的白色长发,迎风激荡。

绿叶凝化的神鞭,每一条都粗若蛟龙,宛如过江之卿,密密麻麻充塞天空,一遇强敌便尖锐呼啸着,摇头摆尾重重击下,鞭稍所过之处,空气瑟瑟发抖,显出无数黑色的缝隙,一闪即灭。

梁辛自忖,凭着自己的星阵,在这道‘一叶惊山’的法阵之下,恐怕连片刻都支撑不了,可白狼却不避也不挡,他只是在……跑!

白色的身影快逾流星,在半空发力奔跑,可他所过之处,一条条绿叶腾龙只来得及哀鸣半声,便尽数散碎。

身具五蛮之力,白狼就是活在这人间的神,他的一举一动,一笑一骂,甚至一个道眼神,一声叹息,只要他愿意,那便是法。言出法随、形动法随,天地煌煌,白狼所在之处,便以他为尊,以他的心念为令!

只一个人,在无尽的绿色蛟龙、绿色神鞭中穿梭游走,所过之处万物成空,只剩下他的纵声大笑。

来自树木间的法咒声,略带僵硬窒闷,却也凸显了一份倔强和顽强,藏身在镇百山间的离人宗师,根本不为白狼的强大而动容,只一心催动‘一叶惊山’,你死我活之下,就算对面那人是真菩萨,也要把他掀下莲花座。

离人谷树人高手全力以赴,大祥瑞白狼恣意狂放,天空里的鏖战!

就在白狼迎上‘一叶惊山’的时候,离人谷篷滂小境前的生死之战,也随着一声铿锵锣响开始。

苍鸟迎上秦孑,赤兔对付憨子,小宫娥齐青则满面喜色,荡起那片金灿灿的麦穗儿,攻向了三兄妹!

不久前刚刚打过一次,三兄妹的本事都落在她的眼里,神通之下齐青胸有成竹,稳稳吃定众人,可她全没想到,锣声一响,那个独手黑胖子陡然变了个人,在一声桀桀怪笑中,双手一震,方圆百十丈内天地林木土石花草所有的一切,尽数为柳亦所驱,一股脑的攻向了自己,当然也少不了那片碗口大的红色利刃!

梁辛入主星阵,‘北斗拜紫薇’跌宕起无尽涟漪,巨力滚荡中勉强挡住齐青的神通,青墨右手巫刺左手战旗,扑击中眉骨手链哗哗冥响扰人心魄,厉声叱喝着与柳亦夹攻齐青!

齐青估错了柳亦的战力,虽然不致落败,可手忙脚乱总是免不了的,身形晃动向后退去,躲避着巫蛊两人暴风骤暴雨般的一通乱打,五祥瑞头顶精心梳理的宫娥发髻都被打散了,披头散发狼狈不堪,才总算回过了一口气,手印连连翻转中正想全力反击,可就在这时,她的余光之中,突然迸现起一蓬血色。

五祥瑞齐青,脸色骤然苍白,哀哀的怪叫一声,转头就跑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68章 五蛮之力 下一章:第170章 破月三一
热门: 仙剑问情3:御剑江湖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:三个同姓人 寸寸销魂(玉锁瑶台) 绑架游戏 大唐悬疑录:最后的狄仁杰3 武当一剑 少年侦探1:魔幻图书馆 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 恐怖女主播 捡了一片荒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