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8章 五蛮之力

上一章:第167章 飞升天外 下一章:第169章 一叶惊山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老幺须根用力点头:“我修习的是木行道法,蛊术却是虫术,木行与虫性彼此相继,这些年里机缘巧合,又被我找到了些有关蛊术的记载,虽然残缺不全,不过总算摸索出了些门道……我已经试过了,确实好用!”

老四、老六和中元对望了一眼,都从彼此的目光里读出了浓浓的贪婪,老四深深吸了口气,想问却还碍着些面子,不好意思直接开口,就顺着老幺须根的话笑呵呵的说下去:“这可是件天地的喜事,从此之后,咱们十三蛮,都要奉老幺为首领了!”说话之间,心里不停的盘算着,怎么才能把这个法子问出来。

不料须根却摇了摇头:“不是十三蛮,是十二蛮,因为、因为……”说着,他满心欢喜放声大笑了起来,以至气息不畅,说出的话都变得断断续续:“先前不是说了么,我已经试过,成、成功,我试的那个,就是老七,他的真元已经尽数为我所有,老七死了,所以、所以没有十三蛮了,只有十二蛮!”

老四老六和中元的脸色骤变,一下子都明白了须根为什么会来这里,可还没等他们抢先出手,须根仿佛再也忍不住心中巨大的得意,骤然发出了一声比夜枭啼哭还要更难听的尖笑声:“不止如此,我还参透了天上人间……天!上!人!间!”

话音落处,须根的身形陡然化作一团疾风,围着邪王大殿兜了一圈,他的速度快于声光,就连中元等人也无力阻止!

谢甲儿已经死了几十年,可他的天上人间,又重现于迷离渊,邪王大殿之中!

时光重返、轮转,凝固在一群正道高手击杀迷离渊魁首前后,不过一盏茶的时间。

须根的狂笑狰狞!

不过他的天上人间,比起谢甲儿还要逊色不少,至少中元的神识并未陷入混沌,他能清晰的查知周围正再发生的一切,只是身体被禁锢,短时间内无力挣脱。

这种感觉很奇怪,仿佛灵魂出窍,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身体,正在时间的挟持下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某个片段,可想要挣脱时,却一丝力气也使不上。

即便如此,对于须根来说也足够了,手诀、法咒、还有怪模怪样仿若献祭似的舞蹈,他围着老四缓缓打转,中元知道自己不久于世,可本能使然,他还是把须根驱蛊夺力的方法,牢牢记在心里。

肉眼可见的老四的气势缓缓低迷、消散……不久前还是修为惊天、贵为正道一流悍将的老四,转眼气势衰败,精神还不到原先的两成,却依旧被时间操纵着……

在‘杀’谢甲儿的那一击中,他们都爆发出了超出自己能够承受的力量,本源伤的极重几至枯萎,归来、修养后的十三蛮,体内真元八成以上都是谢甲儿传给他们的奎木狼之力,自身真元已经所剩无几了。

下一个殉难者是老六。

可这次,须根刚刚施法到一半,脸色突然显出了一片诡异的潮红,身体也筛糠般地颤抖起来,看上去像极了走火入魔、真元散乱的前兆,须根坚持片刻,终于哇的一声,喷出一口浓浓的鲜血,再也顾不得去对夺老九,手捂胸口踉跄着逃走了……

没有了主人的支持,邪王殿中的天上人间威力再降,中元收敛心神,开始奋力突围,一点点的积累之下,终于打破了时间的禁锢,破茧而出!

白狼听的惊心动魄,忍不住颤声追问:“要是冲不出来……天上人间,到最后会怎样?”

中元僵硬的摇了摇头,脖颈之间发出了干涩的喀喀声,语气越依旧是笑着的:“又问傻话!除了死人,谁能知道天上人间到最后会怎样!”

白狼仔细思索着大师兄的话,过了片刻才有提出疑问:“前后两次天上人间,谢甲儿的神通被击溃时,爆发出巨大的威力,横扫八百里;可眼前这次,神通散碎时,也只发出了一道白光,这个不只是大小间的差异,而是……根本就是两回事嘛。”当时就连白狼自己都没想到,他之所以这么说,是从骨子里拒绝承认,须根掌握了魔功天上人间。

中元依旧费力摇头:“现在想来,第一次天上人间,并不是我们打碎的,而是因为谢甲儿离开了这片天地,而自动消失了,横扫百里的,是我们十三人联手施展的合击之力!”

而眼前这一次,天上人间散碎之后,邪王殿内巨力乱冲,除了个修为高绝的中元,其他所有人都被巨力轰杀成残肢碎肉。老六被须根抢走了一半的真元,修为大损之下,也没能活下来。

中元侥幸逃脱,但是身体、元神尽数遭受重创,已经活不了多少时候了。

说到这里,中元突然板起了脸,沉声问白狼:“想做天下第二高手么?”

白狼不傻,马上就猜到了大师兄的意思,立刻双膝跪地,对着中元恭恭敬敬的磕头,郑重道:“请大师兄成全,我倾尽毕生之力,杀须根,给你报仇!”

中元放声大笑:“好小子,原来你是要做天下第一高手!”说话之间,拉起白狼的胳膊,将奎木狼蛊和自己的真元尽数夺给白狼,又把须根利用蛊术夺取旁人修为的法子,仔仔细细的告诉了白狼。

夺力的蛊术,不仅要有身法、咒法、指法,更要有心法配合,至于这道心法,就要靠白狼自己去查找、摸索了。不过记住了前面三道法术,身体里又有货真价实的奎木狼蛊,假以时日未必破解不了心法。

就因为一份同门义气,白狼一步登天,得到了老九中元的传承。

可即便如此,报仇二字又谈何容易。更何况须根还学会了天上人间这门奇学!

中元已经油尽灯枯,全靠回光返照之力,才能勉强开口:“想破掉天上人间,只有一个办法——真元雄浑,一力降十会这五个字是亘古至理,你修为远超于他,他的小天地便休想困住你,不过……十三蛮,除去他和你,十一个人中已经被他夺走了两个半,你想要在修为上超他,恐怕也不容易,好自为之吧!”

说话的时候,中元已经坐不住了,在白狼的扶持下缓缓躺倒,两眼无神的望向天空:“我最不明白的是……老幺他,怎么可能学会天上人间!”

梁辛也同样想不通。

谢甲儿的天上人间,是自干爹的神通演变而来的,想要修习必须要有两个前提:没有道心;身负三步之上的修为。

梁辛依稀记得,青墨曾经给自己讲过,十三蛮的一身修为并不是自己修行得来的,而是正道门宗集合了所有的资源,又动用了各种非常手段,硬生生催生出的高手。虽然战力强大到了极点,可他们的道心并不稳固。

在得到谢甲儿留给他们的力量之后,十三蛮的道心恐怕已经不值一提了,这倒应和上修习干爹神通的两个条件……可心法呢?

干爹的神通,全靠领悟,如果没有前辈点拨,打死梁辛也不相信,根须能凭空参悟、学会谢甲儿的天上人间!

想要知道答案,也只有去问须根了。

五百年前,先后两场激战,第一战十三蛮传承了谢甲儿之力,而谢甲儿自己则撕开天地,‘另类’飞升;第二场争斗,根须一鸣惊人,白狼继承了中元的修为……这样的真相,已经不能用‘匪夷所思’来形容了,梁辛想来想去,也只有两个字:可怕。

这时候,远处的天空中,传来了跨两的怪叫:“龟儿等着,老子请到帮手,再打你们满脸屎尿!”

柳亦没忍住,乐了,跨两的威胁很有特色,与中土风格迥异。

站在轿子旁,最善急行追踪之术的苍鸟皱起双眉,对着轿子恭声请命:“妖人修为不差,遁法也有些门道,我去追……”

白狼的声音里透着股无所谓的轻蔑:“由他去,成不了什么气候!”跟着又继续说了下去:“大师兄说完,就撒手辞世,我哭了几声,便返回门宗,很快便脱颖而出,成了六祥瑞之首。”

不过那些年里,即便遇到再强的敌人,白狼也不肯全力出手,始终刻意保留,害怕引起须根的注意,同时费劲心机,去寻找有关西蛮蛊术的残缺记载,几十年弹指而过,他也如根须一般,破解了奎木狼蛊的夺力之法,再之后,他开始寻找其他的十三蛮。

这时候,青墨有些疑惑,插口问道:“为什么一定要去找十三蛮,天下修士何其多哉,就算他们的修为远逊十三蛮,可数量众多……”

白狼明白丫头的意思,笑着反问:“你身边就是西蛮蛊的正宗传人,这个问题又何必问我?”

柳亦微微一笑,满脸笃定却掩饰不住心虚的目光……

青墨看了柳黑子一眼,俩人一起嘿嘿嘿的干笑了起来,他们两个的情形都一样,各自是一门绝学的衣钵传人,可是对本门功法,连皮毛都不知道,全是睡醒一觉,就成宗师了。

幸亏梁辛不白给,他对蛊术的了解,比着他大哥可要精通的多,笑呵呵的接口道:“戾蛊夺力虽然神奇,可也有个前提,它只能夺无主之力,修士的真元都由元神控制,夺不走的。”

但是十三蛮的力量,有很大一部分来自谢甲儿,这股力量虽然能被他们随意调用,可始终也无法炼化,究其根底,也只能算是谢甲儿借个他们的。

白狼呵呵一笑:“不错,我凭着奎木狼去夺力,也只能去抢十三蛮……”说着,他的话锋突然一转:“梁磨刀,哪你知不知道,谢甲儿的功力,又是从哪来的?”

谢甲儿将‘奎木狼’倒行逆施,不夺反送,可道理都是一样的,他送给十三蛮的力量,也是寄存在身体中的无主之力。

梁辛愣了愣,脱口反问:“是啊,从哪来的?你知道?”

“我知道就不问你了!”白狼的声音挺无奈。

梁辛的声音更无奈:“接着说正事!”

白狼答应得挺痛快,把谢甲儿的真元来历的事情丢到了一旁,给众人数道:“到现在,十三蛮中,老幺根须肯定还活着。另外还有四个人下落不明。”

白狼的话,天下共知的说法略有差异,天下传言,十三蛮到最后只剩下了四个人,分别是出身荣枯道宗的老大‘白塔’、出身槐楼的老五‘牧童’、出身达旦禅院的老十一‘活佛’、出身金玉堂的十二‘田黄’。

虽然大伙都说白塔、牧童、活佛和田黄四人还活着,只是归隐山林不见踪迹。但是谁也不敢肯定这种说法是真的,只不过修士们没能找到这四个人死亡的证据罢了。

至于另外九个十三蛮,有的找到了尸首,有的发现了残肢,都必死无疑。

白狼的语调笃定,不容置疑:“其他的那八个肯定是死了,至于须根,假死。错不了的!”

秦孑没接他的话,而是露出了一个苦笑,岔开了话题:“另外那八个人,你杀了几个?”

白狼嘿嘿的低笑起来:“老二、老三、老八、老十,都是我杀的,再加上大师兄传我的真元,到现在,我身负五个十三蛮的修为!”

数字太模糊,梁辛听的脑袋发胀,从旁边踅摸了一根小棍,在地上写写画画,一算之下这才恍然大悟!

十三蛮之中,五个或在人间,三个被须根所杀,四个被白狼所杀,再加上散功而死的老九中元……

天下修士只道因为邪道濒死反扑,十三蛮只剩下四人,可谁又想得到,死去的,全都是因为自相残杀,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是被邪道修士干掉的。

“大师兄死后,我用了四十年来领悟奎木狼蛊的夺力之法,又用了八十年的时间去猎杀十三蛮……”

一百二十年,弹指一挥间!

白狼先后杀掉了四个十三蛮,可积攒修为的过程却极为不顺,前两个还好些,等到杀掉第三人的时候,雄浑的真元便不再稳定,开始相互冲突,由此白狼也明白了,为什么在迷离渊之内,须根会突然显出走火入魔的征兆,只抢了半个‘老六’就仓皇逃走。

白浪费劲了一切心机,勉强压抑中体内错乱的真元,可是仍不肯收手,又去夺了第四个十三蛮的真元。

娃娃屠苏满脸的幸灾乐祸,给出了一句评语:“贪心不足!”

白色小轿中,缓缓透出了一声浊叹,白狼这次没再对娃娃发怒,而是带着几分苦笑,回答道:“在心里,总有个念头不停的催促着我,我多杀一个十三蛮,根须就少得到一份功力,就好像在比赛,谁杀掉的十三蛮多,谁就能赢!”

梁辛也忍不住摇了摇头,心里暗暗说了声:疯子。

功力得来的全不费功夫,而且每一次所得都如此丰厚,再加上还有个不见踪迹的竞争对手,那时的白狼的确已经偏执到了极点,说他一句疯子毫不过分。

随后,他体内的真元冲突得更加激烈,返回门宗之后,他的异状马上被掌门发现,白狼也不再隐瞒,把事情的经过尽数告诉了掌门,继而,卸甲山城之内所有的核心高手,被尽数调动起来,合力助他归元导气,梳理体内错乱的真气,前后一共忙活了几十年,总算保住了白狼的性命。

跟着白狼将自己闭入死关,缓缓调节体内的真元,不久前才大功告成,破关而出。

他在闭关时,卸甲山城也没闲着,调集力量去追查须根,更在两百多年前,成功的让雄红燕夸佬混入离人谷。

整整三百年的查访,始终未能找到须根的下落,不过最近这些年里,离人谷里发生的事情,引起了卸甲高手的注意。

不等白狼在继续说下去,秦孑就摇了摇头,正色道:“你们猜错了。”

白狼则嘿嘿一笑:“话说到了这个份上,猜对猜错,其实对秦大家而言,并没什么分别得。”

青墨正听到兴头上,突然又听他们打起了哑谜,急的直咬牙,着急之下还不忘不搭理柳亦,伸手抓过梁辛:“他们啥意思?”

梁辛耸了耸肩膀:“离人谷先更换篷滂大阵还好说,可大群高手又尽数化作树木……这么多大动作在离人谷弟子眼中,或许顺理成章,可是在卸甲山城看来,却有些反常了。”

离人谷数百高手,尽数化身成树,在旁人的眼中,也的确是诡异、反常。

所以卸甲山城以己度人,离人谷的诸般动作,在他们看来代表了一个重要的讯息:离人谷动用奇术,来助须根归拢真元。

齐青也满脸关心的望向青墨,微笑着说:“我倒相信秦姐姐真的不知道根须藏在离人谷内;可我不信什么化木修天的说法,想来想去,也只有一个结果了,离人谷谷主雄才大略,把事情做得神不知鬼不觉,连自家的核心弟子都瞒了过去,发动奇门阵法,助根须复原。”

没有篷滂大阵的时候,卸甲山城还未曾对离人谷有太多关注,红燕卧底去暗中查找须根,也只是以防万一的手段;可等离人谷弟子服食‘百年’,情形反常之后,篷滂大阵已成,卸甲山城也只能徒唤奈何了。

刚巧不巧的是,离人谷‘自己卸掉’了篷滂大阵,红燕立刻把消息传了出去,卸甲祥瑞哪肯放过这个机会,立刻联袂赶来!

秦孑轻轻的叹了口气,脸上看不到喜怒之色,语气更是清淡到了极点:“听你们这么一说,我自己也有些吃不准了……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67章 飞升天外 下一章:第169章 一叶惊山
热门: 那个你深爱着的人 长夜难明(沉默的真相原著小说) 温暖的人皮 三个人的双胞胎 谋杀法则 黑背鱼之谜 龙蛇演义2之拳镇山河 游剑江湖 巴蜀图语2:蚕丛宝藏 南荒古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