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7章 飞升天外

上一章:第166章 邪王大殿 下一章:第168章 五蛮之力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白狼讲述往事的时候,离人谷中其他没变成树木的弟子们,也纷纷聚拢了过来,站到了大祭酒的身后,个个面色冰冷。不过这些弟子人数少,修为更不值一提,对上卸甲祥瑞这样的强敌,他们也根本帮不上忙。

老三飞沙就是宝石冷眼的主人,他也是一时心血来潮,想要用宝石把他们击杀谢甲儿的情形永远记录下来,这才事先命灵鹤衔着石头,在天上悬浮,不料误打误撞,反而记录下后面发生的事情。

见到这样宝贝,十三蛮人人大喜,不住口催促着老三飞沙,赶快还原宝石中记载的景象。

说到这里,轿子中的白狼突然岔开了话题:“梁磨刀,不许问我飞沙是如何还原‘冷眼’影像的,当时我没问大师兄,大师兄自然也不曾提起过!”

梁辛嘿嘿一笑,搓了搓手心显得挺尴尬,他正想问这个事来着,火狸鼠正在猴儿谷琢磨着长舌纹路的秘密,两块宝石同宗同源,要是知道还原冷眼的办法,对他们大有帮助。

十三蛮狙杀谢甲儿,并非白狼的亲身经历,他也只是转述大师兄中元之言,能把事情大致还原就不错了,许多细节根本无法再追究。

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一阵清冽的断喝声,从远处滚滚传来:“何方妖人,滚下来受死!”

跟着,一声颇为熟悉的怪笑声,随之响起:“做抓子么,你家先人从此路过,也要喊打喊杀!你们是哪里的龟儿。”梁辛心里一喜,苗人跨两赶来了!

第一个声音冷冷回答:“卸甲山城,六祥瑞,芝草莫兰!”

第三个声音也同时开口,声音柔美,是个女人:“卸甲山城,四祥瑞,红燕伯瓷。”

卸甲山城六祥瑞,其中的红燕是一双,算起来一共七个人,这次离人谷图谋大事,竟然全都到了,其中五个进入离人谷。另外两个祥瑞则率领着一群高手弟子,守住外面,不许任何人经过。

跨两哈的一声大笑:“原来是卸甲山城的小崽儿,你们是占据了离人谷,还是归顺了离人谷?怎么跑到这里来巡山了?”

梁辛用余光瞟了大哥一眼,柳亦的表情没什么变化,眼神里却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沮丧。卸甲祥瑞现身的时候,柳亦就悄然摇响了木铃铛,请跨两赶来相助。

可外面还有两个祥瑞和一群卸甲高手把门,跨两现在赶过来,却也无计可施。两大祥瑞非同小可,即便强若跨两,也未必能占到便宜。

不论卸甲究竟在图谋什么,这次他们势在必得,除了一群祥瑞尽至,或许还有高手潜伏,别说只一个跨两,就算是缠头宗尽数赶来,能不能成功救人也未可知!

远处的叱喝不过两三句,随即风雷声滚荡而起,跨两已经开始出手强攻。

巨响不迭,法咒嘹亮,还夹杂着跨两的怪笑与斥骂,西蛮本就是化外之地,民风彪悍,骂人的污言秽语更是层出不绝,再配上他们的狠辣口音,实有几分气势,打得怎么样梁辛不得而知,反正骂架上,跨两是赢定了。

过了一阵,激斗声不仅没有消失,反而愈加激烈了,显然双方都已打出了性子,正斗了个旗鼓相当。梁辛略略放松了些,至少听起来跨两暂时无碍,只不过也无法突破卸甲山城的封锁。

白狼似乎也略感意外,对着秦孑道:“想不到,离人谷还有这么厉害的朋友,只不过……听动静,来的好像是邪道上的人物。”

秦孑螓首轻摇,不置可否的一笑:“来的这位高手,早就把话说明白了,他是路过此处,大祥瑞可别胡乱安排,离人谷的朋友,都在这里了。”

白狼也笑了:“无所谓,反正他进不来,这点我倒还有些把握。咱们接着讲故事!”

飞沙带着另外十二个战友,离开了战场,进入数百里外的一座大山,随便找了做瀑布,这才施展手段催动冷眼,只见一道七彩流光,从‘冷眼’中激射而起,正投在了瀑布上,巨大的水帘上,映出一片光怪陆离的景象,飞沙不停的调整着石头,终于,虚华涣散的光彩,渐渐凝聚成栩栩如生的镜像!

在恶战的后一半里,十三蛮神智被夺,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,可所有的事情,却被冷眼记录了下来,此刻,尽数还原!

景象是从上而下,自天空鸟瞰的。

四次合击后,十三蛮还勉强站立着,但个个弯腰驼背,身体微微颤抖,脱力之下,已经到崩溃的边缘。

谢甲儿昂首做长啸状,身形晃动快得如光如电,围住十三蛮大大兜了一个圈子,随即,圈中的空气霍然掀起了一道涟漪,将所有的一切都模糊了,片刻之后,涟漪退散,周遭的一切再度清晰了起来,十三蛮再度生龙活虎,举手投足中,十三道巨力合在一起,汇成毁天灭地的大神通,向着谢甲儿奔袭而去!

一次、两次、三次、四次!

继而,十三蛮个个脱力,圈子之内空气再度模糊,不久后,他们又‘恢复’了力气,‘第三次’联手发动合击……

看到这里,十三蛮全都明白了,也全都傻眼了,谢甲儿画了个圈子,圈子之内,时光一次次折返、倒流。画一宇,宙随心!

在每个十三蛮的心里,都显出了两个字:神术。

天上人间,自成方圆,这哪还是天地间应有的法术!有了这样的本事,为什么他还不飞升?留在人间很好玩么?

在谢甲儿画出的这片小天地之中,十三蛮不停的重复着那四次合击,谢甲儿自己却不受影响,在神通袭来的时候他便消失不见,随即再度出现,方位时刻的变化着,有时被轰得烦了,还会溜达几步,可自始至终,他都背负双手昂头向天,双眉紧紧锁在一起,嘴巴却不停的嗡动着,正努力的寻思着什么。

宝石冷眼,只留影,不记声,所以十三蛮听不到谢甲儿再说些什么,加之灵鹤飞得高,水帘上还原出的人像很小,能看出谢甲儿的表情已是勉强了,根本没法通过读唇来还原他的话。

十三蛮,二十六只眼睛都死死盯住水帘上的影响,过了半晌之后,不知道是谁终于再也按捺不住心里的惊骇,颤声说道:“他、他在悟道?”

另外一个苦笑着应了句:“不错!他在借我们的合击之力领悟新的境界!”十三蛮的合击,淬厉仿佛天火降世,任谁遇到都会被烧成灰烬,惟独谢甲儿,却要浴火重生,凤凰涅槃!

每四次合击,时间变倒回一次,十三蛮形若傀儡,在时间的摆布下,根本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地,一次次的重复着自己的攻击,而谢甲儿却渐渐不耐烦了起来,脸上的神情越来越焦躁,就这样过了不知多久,谢甲儿终于面露喜色,仿佛想通了什么,随后轻巧地飞跃而起,在十三蛮每个人的身体上,都轻轻的印下了几掌。

十三蛮中掌之后,不仅没有化作碎骨烂肉,反而个个都挺直了腰板,肉眼可见的,一层煌煌神威从他们的身体中弥漫而起。

谢甲儿那几掌,不是想要夺取他们的性命,而是将浑厚的真元度入了他们的身体!

有许多修天门宗都传承着灌顶、传功的法术,不过这种法珠在施展起来都有严格的限制,真元这个东西不是想给就能给的,可谢甲儿不知用了什么法子,竟然为十三个出身不同、功法各异的高手,各自灌顶传功。

一时间,十三蛮劲力激增,就连谢甲儿画出的小天地都随之震颤!

而此刻谢甲儿的脸上既兴奋又忐忑,还带着浓浓的希望,闪身回到圈子中央,俯首仰天,无声大笑!旋即,十三蛮最后一次合击出手。

小天地陡然消失,恐怖的力量掀起百丈高的气浪,仿若巨龙咆哮,向着四下里奔腾席卷,蔓延而去,所过之处沟壑填、山丘平,直至八百里方圆,尽数化作焦土!

而谢甲儿却在这一击之中,消失不见。

水帘上的十三蛮清醒了回来……

水帘前的十三蛮却犹自惊骇着,凭着他们的见识,也不用再多说什么,都已经猜到了真相。谢甲儿并不是要借十三蛮的合击悟道,而是要利用他们的合击之力,来轰击天地!

谢甲儿修行的是自成天地、能改变空间、时间的奇门功法。而重击之下,天地震颤,时间与空间都会在刹那之间受到影响。

他想要借着十三蛮的轰击,再配合自己的‘天上人间’,从大天地中撕裂一个口子,离开这里……虽然不历天劫,可又何尝不是飞升!

可即便十三蛮的合击强猛如斯,还是无法引出天地震颤,谢甲儿这才把自己的修为送给了他们,在最后这一击之中……也许心想事成,他成功的撕开了一个口子飞升天外;也许事与愿违,不仅没能飞升反而被炸得尸骨无存。

谢甲儿的下场无处可查,不过能确定的是,不管是飞升还是死了,他都不会再回来了。

事情的经过远超众人想象,而十三蛮也乐得领下这场天大的功劳,对外宣称谢甲儿被合力击杀,而他们个个重伤也是实情,最后一击时,爆发的力量远远超过了他们能够承受的极限,要不是十三蛮足够强悍,早就化成了一滩烂肉。

十三蛮也大都心里有数,这个谢甲儿虽然是魔君,但对正邪之争也不怎么放在心上,凭着他本事要真想出手,正道根本坚持不到现在,早就被抹平了。

说到了这里,大师兄中元对着白狼轻声一笑:“我们每个人都继承了一份谢甲儿的功力,从这里说起来,十三蛮每个人都是谢甲儿的传人。”

对于邪门歪道的功法,正道中人早有共识,修炼邪门功法会影响心性,功力越深危害越大。

而促使十三蛮隐瞒真相的另一个原因也正是如此:身负魔功,对他们而言不是坏事,可对修真正道来说,却决不能容忍。

当时在仔细合计了一阵之后,十三蛮联手毁掉了那块‘冷眼’宝石,从此以后,只要他们自己不说,就再没有人会知道真相……

迷离渊中,中元语气里,始终充斥着一股淡淡的笑意,可他的声音却越来越低迷、疲惫。

而白狼被强光刺伤的视力也渐渐恢复,试着睁开双眼,片刻模糊之后,周围的景象渐渐清晰了起来,可他看到身前的大师兄时,却失魂落魄的惊呼了一声!

坐在白狼面前的那个人,皮肤粗黑而干裂,没有分毫的光泽,身上的毛发尽数脱落,光秃秃的头皮上满是皱褶,身材瘦小而佝偻,脸上眼窝深陷、颧骨高耸嘴唇干瘪……看上去,仿佛是在沙漠中被曝晒万年的干尸,哪还是那个高大粗狂、气势凛冽的大师兄中元。

‘干尸’见白狼又能视物,咧开嘴,露出了一个只能用‘干涸’来形容的笑容:“别那么大惊小怪的,这具身体已经完了,我也再活不了多久,否则又怎会把当年的真相尽数讲给你听。”

如今名震天下的卸甲白狼,四百七十年前不过只是个毛头小子,心里又是悲恸又是害怕,再加上眼伤未愈,泪水一下子就充盈了眼眶。

大师兄中元扬起手,轻轻扇了他一巴掌,笑着骂道:“还没死呢,哭个屁!”说着,他停顿片刻,又摇了摇头,喃喃的说了句:“临死前,有个小子掉泪,感觉倒也不错!”

‘杀’掉谢甲儿之后,正道气势如虹,邪道垂死挣扎,十三蛮暂时退出争斗,各自返回门宗,闭关养伤,同时仔细探查谢甲儿送给他们的浑厚真元。

能够被正道天门选中,成为十三蛮,他们的见识与心智自然不同反响,潜心钻研之下,他们终于弄明白了,谢甲儿之所以能在弹指间为他们成功灌顶,依靠的是一门曾经叱咤天下,却早在几千年前就失传的秘术:蛊!

谢甲儿先后师承老蝙蝠、将岸两个大魔头,不仅传承了‘天下人间’,更修习了正宗蛊术。秦孑、屠苏自然面色惊讶,柳亦倒不觉得什么,只不过他没想到,谢甲儿并未像师父说的那样,学了天下人间,就把蛊术扔到了一旁,而是齐头并进,两项魔功都没耽搁。

谢甲儿在几掌连击之中,先将一枚能够夺取他人真元的戾蛊种到了十三蛮身上,随即又通过这枚‘夺力之蛊’,将属于自己的真元,输送到十三蛮体内。

种蛊、传力……

梁辛和身边的同伴对望了一眼,他们同时想起了一个人:宋红袍!

宋红袍修炼了蛊虫中贪性最大的‘奎木狼’,借以夺取憨子十一的真元,他的手段与谢甲儿如出一辙,只不过宋红袍是为了抢别人的真元,而谢甲儿是通过这道蛊将真元送给十三蛮。

不久之后,谢甲儿留下的力量渐渐为十三蛮所熟悉,运用起来愈发自如,与他们自己的力量也没什么区别了,不仅伤势尽数痊愈,而且修为更上层楼,放眼天下,这十三个人只要不同伴相残,也再没什么人能伤到他们了。

大师兄中元也破关而出,他与老四、老六两人性情相投,三人联袂再度回到征战中。另外十个人,或归隐或闭关,也有人重返战场但却不和他们为伍……

老四、老六和中元也不管其他人,只顾着追剿邪道享受杀伐之乐,在他们三人面前,再强的敌人也不堪一击,所过之处摧枯拉朽,着实威风了一阵,直到迷离渊之战!

三个十三蛮,领着大群高手一路冲杀,破尽敌人的禁制与埋伏,没用多少工夫,就杀到了邪王大殿,迷离渊的首领修为也非同小可,拼命之下,三大高手也着实费了些手脚,才将其击杀。

就在他们欢呼之际,另一个十三蛮,宣称从此隐遁天下的老幺须根,突然出现在邪王大殿中。

本来就是曾经同生共死的战友,上次分手后几十年不曾见面,老幺须根出现的虽然突兀,不过在中元心里,欢喜之情还是大过了惊讶,三个人都迎了上去,询问须根怎么跑来了这里。

须根是一副少年郎的模样,脸上总是挂着些笑容,对着三位兄长笑道:“咱们身中谢甲儿的蛊术,功力大进自不必说,可除此之外,还有另外一个绝妙的好处,你们三个想到了没?”

十三蛮中的老四皱起了眉头,在他们身旁还有不少正道高手,老幺说的话,是十三蛮共同的秘密,哪能就那么大大方方的喊出来。

中元也压低了声音:“这个事情咱们出去说。”

须根却纹丝不动,摇头笑道:“不用那么麻烦,反正就是几句话的事情,咱们身上有了这个蛊,只要摸清了驱蛊的门道,以后想夺谁的功力都可以!”

这个道理,每个十三蛮都早早想明白了,可他们虽然身怀奎木狼蛊、能随意调用谢甲儿留在其中的真元,但却参不透驱蛊之术。这些年里他们没少想办法,甚至已经能像谢甲儿当初那样,将自己的一身修为随便送给某个不相干的人,可没办法用‘奎木狼’去抢别人的法力。

中元听出了些门道,神色里带着几分惊喜:“你找到了驱蛊、夺力之术?”心情激动之下,他的声音都微微颤抖了起来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66章 邪王大殿 下一章:第168章 五蛮之力
热门: 七种武器3:离别钩·霸王枪 唐朝诡事录 黄色房间的秘密 大城市 神州外传:大宗师(血河车) 心理罪·画像 谍网 民国秘事1:被偷走的秘密被偷走的秘密 罗宾历险记 杀人株式会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