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章 邪王大殿

上一章:第165章 争字当头 下一章:第167章 飞升天外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迷离渊恶战时,白狼不过还是个二步修士,修为低得不值一提。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的修为太低,还没能达到断灭凡情的境地,再加上天生胆大,顾念着同门义气,等不及前辈高手赶来,一个人悄悄潜入了战场。

一路上,处处都是神通斗法的痕迹,巨石崩断古木残碎,勉强耸立的巨树上不时滴下浓稠的血浆……许多高深修士虽然已经死去,可散落在四处的残肢还保留着本能的反射,断臂上手指微微的颤抖着、无头的腔子费力的挣扎,还有一颗死不瞑目的头颅,看到白狼之后,居然眨了眨眼睛,扯出一个微笑。

白狼的声音沉缓而有力,他已经完全陷入了回忆之中,若仔细倾听,便不难发现,他的声音之中,还隐藏着几分恐惧。

悄无声息的死寂、激战后的惨状,让邪气凛然的迷离渊,又平添了几分凄迷!饶是白狼平时胆大包天,那时也不敢多看,循着前人留下的记号与恶战的痕迹,脚步匆匆纵跃急行,途经几处大的战场,惨状更不可言喻,直到一天之后,他终于看到了迷离渊的门宗核心,法坛所在之地,一座原本恢弘凛冽,而此刻却摇摇欲坠的邪王大殿。

大殿门前,无数尸体横陈,看装束大都是邪教弟子,他们集结于此做最后的抵抗,最终兵败惨遭屠杀。

一阵阵嘈叱喝、法咒、神通呼啸声,从邪王大殿中隐隐地传了来,白狼反而松了一口气,看来大殿中还有邪道余孽,双方仍在厮杀。既然在打架,身为三个领军人物之一的大师兄就应该无恙。只不过白狼有些不明白,他们为啥不再向外传讯,更想不通究竟是什么样的邪道高手,能在三个十三蛮手上坚持这么长时间。

白狼加快脚步,开始穿越被尸体铺满的道路,向着邪王大殿赶去,刚走了一小半路,鞋子和裤脚便血浆彻彻底底的浸透了,脚上黏糊糊的异常难受,就在这时侯,大师兄中元的笑声,清晰地从大殿中传出:“邪王授首,从此天下间,再没有‘迷离渊’这个字号了,诸位同道辛苦!”

跟着,便是一阵响亮的欢呼声。

白狼又是惊喜又是沮丧,惊喜的是大师兄又打了一场大胜仗;沮丧却因为自己竟只差片刻,没能看到大师兄狙杀迷离渊邪王的精彩一战。当下他也扯开嗓子在外大声喊道:“恭喜大师兄,恭喜诸位前辈,攻克迷离渊,功在千秋……”

不料,他的吉祥话还没说完,欢呼声就突然消失,继而大殿中又传来了一阵嘈杂,法咒念唱、飞剑呼啸、叱喝咒骂……似乎邪王没死,躺在地上歇了会,之后又跳起来和正道中人重新打过。

白狼只闻其声,却因为距离尚远看不到大殿里的情形,也不再多想什么,更不顾的脚下的尸体与血浆,放开速度,就踩着一具具尸体跃向大殿。

而不久之后,大殿中再度响起了大师兄中元的断喝,可就是这道断喝声,让白狼在瞬间如坠冰窖,全身的汗毛尽数乍立了起来,一下子呆立原地,再不敢向前迈进一步了!

“邪王授首,从此天下间,再没有‘迷离渊’这个字号了,诸位同道辛苦!”

卸甲山庄大师兄,十三蛮老九,中元先生的两声断喝的内容一字不差,就连语气声调、抑扬顿挫、声音里包涵的狂傲与虐戾,全都分毫无二!

其后,又是欢呼声,欢呼完毕,激斗声再起……

恍惚之间,白狼只觉得时光倒流了,刚刚听到的一切,又重新听了一遍!这让他如何能够不惊。可回头看看,自己实实在在的正站在满地尸体之中,试着后退了一步,距离邪王大殿也更远了些。

又过了一阵,中元第三次断喝‘邪王授首,从此天下……’第三轮欢呼和激斗的响声,也随之而来。

继而,第四轮、第五轮……同样的声音一次次的轮回着,从不远处的大殿里传出,白狼也终于明白了:时间的确在倒流,一次又一次,不停的轮转着、重复着正道高手击杀迷离渊邪王前后的一个片段,差不多一盏茶的光景。

只不过这重仿佛永远也不会停止的轮回,只限于迷离渊大殿之内,白狼距离它还有数十丈之遥,并不受影响。

说到这里,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郑小道,挺有些不好意思的插口道:“你只是站在原地听?为何不再走上前,去看看大殿里的情形,不敢了?”

白狼并未发怒,反而苦笑了起来:“不是我胆小怕死,而是、而是邪王殿中的题目实在太大了,时光倒流、轮回,事关宇宙!”

宇宙。不光是修士,几乎是稍有知识之人,都知道这两个字的含义。宇为天地四方,无限空间;宙为古往今来,无限时间。

宇宙二字,便是空间与时间,是全部,是一切,是所有的所有。即便对于修士而言,‘宇宙’是高高在上的大概念,比着天道还要更庞大,更永恒,对于正统出身的白狼而言,这两个字实在太大了,大到他无法想象!

有人声音清脆,三言两语,替白狼给梁辛、郑小道这几个‘无知之辈’简述宇宙之意,可梁辛甚至分不清正在开口解释的,究竟是秦孑、青墨还是齐青,此刻在他的胸腹间、脑海中,早被无尽骄傲充塞。

直到现在,他才明白,干爹的天下人间,对于修士而言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意义,即便见过他出手的人,大都也只当老魔头的‘来不及’,是一门类似定身术的神通,就连亲历这道神通的朝阳、丑娃娃等人也不曾察觉,老头子改变的是时间,是宇宙二字中的‘宙’。

这就好像,其他的修士,还在用桶子打水去灌溉庄稼,可义父却找到了催云布雨的法门!有了、有过这样的干爹,传承了这样的绝技,梁辛又怎么能不开心骄傲。

当时的白狼,的确不敢再向着邪王殿前进半步了,不是他胆子不够,而是彻底被前面发生的事情震慑了心魄。在他眼中,宇宙是亘古不变的规律,它不会也不能被改变。可不远处的大殿中时间反复轮转,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正在发生,那不久之后岂不是要天崩地裂了?

白狼的声音在紧张之余,也带出了几分笑意,似乎也觉得自己当时的念头有些荒唐:“在道理上确确实实就是这样,一旦时间被改变,空间也会随之紊乱,宇宙失去了平衡,便会轰然坍塌。不过我当时没有想到,前方的时间出现了错乱,但是却被牢牢限制在邪王殿之内。”

邪王殿中,‘宙’被改变,可‘宇’也被改造、适应了‘宙’。这一座邪王殿在当时已经游离于天地之外,自成一个小小的宇宙,根本与外面无关。

白狼缓缓诉说着迷离渊中的诡异情形,偶尔从现在的角度上,来指点或者解释一下,就连他自己都不曾想到,这番‘宇宙’之说,对梁辛参悟天下人间,有着多大的启发。

本来这些话应该是干爹来告诉梁辛的,可官道之战来得太突兀,将岸化身天地……来不及!

白狼呼出了一口浊气,继续说起当时的情形:“邪王殿反复‘播放’着那一段声音,大师兄和一群高手前辈都被困住了,我却站在血泊之中呆若木鸡,脑子里乱成了一团,既不敢上前,又不想逃跑,全然不知该怎么办,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觉出了些不对劲,欢呼、激斗声都没什么,可大师兄的那一句断喝,其实……”

每隔一盏茶的功夫,中元就会断喝一句‘邪王授首……’,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中,乍一听上去并无任何区别,可听的久了,白狼终于发现,每次断喝,比起上一次在语气之中,都会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愤怒之意。到白狼察觉有异的之时,中元的那句断喝,虽然还是一字不差,可其中早就没有了畅快与豪迈!

这便说明,身处时间轮回中的中元,早已发觉了不对劲,正在以声贯法,想要挣脱桎梏,只要他能喊错、吞掉、甚至停顿下一个字,让重复无法继续,便会击溃这轮回。

果然,就在白狼恍然的同时,大师兄中元,用尽全部真元,在自己的断喝中硬生生插入了一声压抑的闷吼,听上去就好像一只小蟾蜍,被人突然踩住脑袋而发出的叫声。

闷吼之后,偌大一座邪王殿,猛的在白狼眼前跳动了一下,旋即淬厉的白色光芒,自大殿内暴射而起,转眼湮灭一起,白狼只觉得双目如刺钢锥,疼的惨叫了一声,一头栽倒在地,耳中却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声音,沉甸甸的寂静压得他几欲喷血……

片刻之后,白狼只觉得双肩一紧,一双有力的大手抓住他的肩膀,将他拎了起来。

白狼的双眼被强光刺伤,睁得溜圆却什么都看不到,还以为自己已入幽冥,被阴差给抓住了,心里琢磨着换了个地方,不知道这时候报上‘卸甲山城’的名号好不好使,黄泉幽冥算是正道还是邪道?

正胡思乱想着,对方伸手一拍他的额头,笑道:“想不到,你胆子倒不小!”

白狼有点莫名其妙,死还分胆大胆小?跟着又觉得阴差大人的声音有点耳熟,跟他大师兄似的。略作犹豫之后,白狼还是小心翼翼的说了句:“给大人请安。”

认错了大师兄,最多挨两句骂,认错了阴差,没准得挨个油锅,后果差异悬殊,白狼全当自己真死了以防万一。

即便是生死之敌,大伙还是被白狼的回忆给逗笑了。白狼自己也语气轻松,在轿子里笑道:“我这一生,也着实经历过不少凶险,可不辨生死,不知自己是人是鬼,也就这一回,大师兄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,这一掌用上了本门心法。”

照理说阴差应该不会卸甲山城的本事,白狼这才知道自己没死,大师兄也还活着,欢喜之下忙不迭追问邪王殿中的情形。

中元似乎消耗极大,也难以站稳,干脆拉着白狼一起坐下,这才淡淡的回答:“我们攻入大殿,杀了邪王,大功告成之际中了暗算,整座邪王殿都被陷在对方的神通里,我们都被困住了。”

大殿中的情形在白狼看来,已经诡异到骇人听闻的地步,可中元的回答却轻描淡写,仿佛理所当然。

白狼张大了嘴巴愕然当堂,过了片刻才吞了口唾沫,吃力的问道:“是什么神通,能、能让时间不停轮回……那岂不是神仙!”

中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沉声回答:“这就是天上人间!”

七个字,仿佛七声连成一串的惊雷,轰然炸响在白狼的耳鼓深处,更穿越了四百七十年,惊呆了离人谷之中,一群宗师高手!

魔君谢甲儿,魔功天上人间。

秦孑皱眉不语,青墨、柳亦等人面面相觑,唯独梁辛的脸上,却露出了一份轻松畅快,心里默默念叨着四个字:果然如此!

将岸与谢甲儿的功法一脉相承,只不过前者是让时间静止,而后者是把时间‘截取’出一小段,不停轮回。虽然其间的差异还难以理解,甚至梁辛还分不清,究竟那一种更好用,不过他能明白,本质上,他们都改变了时间。对于他而言,能理解这些就足够了。

每说到关键处,梁辛的表情就肯定与众不同,白狼现在都习惯了,直接忽略他,对着秦孑笑道:“到迷离渊之战的时候,谢甲儿早已死了几十年,突然又听到他的名字,我当时的表情,可和诸位都差不多呢!”

当时白狼也着实吓了一跳,脱口追问:“谢甲儿的神通?他还没死?”

大师兄中元回答,带着几分轻松:“天上人间是谢甲儿的神通,可施展这个神通的人,也未必就是谢甲儿本人!”

白狼这才反应过来,一边轻轻揉着眼睛,一边问道:“大师兄的意思,谢甲儿还有传人?”

中元的语气里,带上了几分莫名其妙的笑意,似乎有些得意:“传人?嘿,不错,就是传人,算起来,谢甲儿的传人……不多不少,一共有十三个!”

白狼不是傻瓜,闭上嘴巴不敢再问了,可中元却语带笑意,缓缓说出了十三蛮与谢甲儿的那一场旷世之战。

旧朝皇城,八百里夷为平地,谢甲儿尸骨无存,十三蛮归来后人人重伤,对此战的细节绝口不提。

天下修士唯一能确定的,也只是这一战恢弘壮烈,震惊天地,可是没人能想到,就连大家仅能猜到的这个‘唯一’,也是错的!

根本就没有煌煌恶战,只有莫名其妙。

十三蛮不仅个个实力强悍,更有一套合击阵法,能把他们的战力整体提高一倍有余,在伏击开始的时候,一切都很顺利,谢甲儿现身,身边还跟着几个邪道宗师,十三蛮踏住法阵同时出手,只一击,便摧毁了周遭的一切,除了……谢甲儿!

谢甲儿毫发无伤,就连衣衫都不曾有丝毫的破损,就那么略带满眼笑意的看着十三蛮,摇着头笑道:“偷袭?没用的。你们的神通,就算能把天轰塌,也伤不到我。”

十三蛮二话不说,立刻发动了第二次合击,继而第三次、第四次。

接连四次合击,始终无法伤到谢甲儿。这时候,十三蛮也看出了些端倪,就在他们发动袭击的刹那,谢甲儿便消失不见了,等到合击的威力过后,他才再度出现。就好像这个魔头掌握着一把空间之门的钥匙,当危险降临时,他只有抬腿一跨就会离开这个空间,等完事之后再回来。有了这样的本事,就算十三蛮的合击法阵威力再强上一百倍,也休想伤到谢甲儿!

合击法阵威力磅礴,对十三蛮的消耗也极大,四击之后他们就已近脱力了。

十三蛮无力再战,都以为必死无疑,可没想到谢甲儿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默默的沉思着,仿佛领悟到了什么似的。

谢甲儿的沉思之态与众不同,别人动脑筋时都喜欢地头,可他却昂首望天。片刻后,他才发现对手已经停止了攻击,有些纳闷的望向中元等人,这才恍然大悟,脸上掩饰不住的失望:“你们,没力了?这么快?”

随即,谢甲儿露出了一个笑容,说的话却让人摸不到头脑:“不妨事,还有天上人间呢!”话音落处,陡然发出了一声欢快的长啸!

即便是早已超越了逍遥境界的十三蛮,也没能看清谢甲儿究竟做了什么,只觉得一股凝重到无法想象的巨力,猛的将自己桎梏起来,从此脑海之中只有一片空白,全然不知身处何处……

就这样过了不知多久,终于一声雷鸣般的铿锵巨响,把他们再度惊醒,困住他们的巨大力量再度消失。

等他们再度睁开眼睛之后,身边清风缭绕,天空白云飘渺,却哪还有谢甲儿的影子。

刚刚醒来的时候,十三蛮神情恍惚,全都有些发呆,直到他们之中有个人突然惊呼了一声:“气力、力气……”

老九中元也随即发现,一股陌生的力量正在身体中缓缓游走,随自己的心念调动、支配!再看其他人,也都表情复杂,狂喜与纳闷纠缠在一起,显然也都得到了古怪的力量。

在之前的四次合击中,十三蛮已经耗尽了真元,只能勉强站立,而此刻,新的力量比起原来更澎湃,更强大,让他们飘飘欲仙如坠云端。

不过虽然有了新的力量,可身体上的伤势却极重,每个人都皮肤崩裂,五脏六腑遭受重创,咳嗽声中鲜血不停从嘴巴涌出……

本已是必死之局,可一觉醒来之后,强敌消失不见,人人身受重伤,更多一份强大而陌生的力量,十三蛮面面相觑,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直到半晌之后,他们中的老三,来自指夕宗的老道飞沙,突然响起了什么,笑道:“一时糊涂,竟把它给忘了!”

说着,飞沙伸手一招,天上响起了一声嘹亮的鹤鸣声,一只大鹤急掠而至,众人都认得,这头畜生是它的座驾,鹤嘴中衔着一块石头。鹅卵石,青黄色,除了表面上蜿蜒着些古怪的纹路之外,没有任何奇特之处……

这时候,梁辛再也忍不住了,低低的惊呼了一声:“是宝石长舌!”

不料白狼却摇了摇头:“不是长舌,而是它的同宗兄弟,另一块宝石,冷眼!”

‘长舌’,有留声之用,它的纹路能够保存声音。

‘冷眼’,有录形之用,它的纹路能够记录周围发生的影像。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65章 争字当头 下一章:第167章 飞升天外
热门: 武林外史(上中下) 傀儡咒 斜屋犯罪 十方界:幽灵觉醒 西蒙·亚克的使命 恶月之子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 404公寓 灵魂摆渡·黄泉 画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