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章 老幺须根

上一章:第163章 阴冲之力 下一章:第165章 争字当头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啪!一声怒响震裂天地,法术凝化而成的黑燕,爆发出一声凄惨的长鸣,被憨子一掌彻底拍碎!施术者祥瑞红燕也闷哼着跌退两步,目光中既有惊讶也有警惕,抬头望向憨子。

憨子已经落到了地上,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,还是那副木讷的憨笑,可片刻后,七窍中蜿蜒着各自淌出血线,硬碰之下,也受了内伤。

梁辛被憨子所救,身体中怪力转眼消散,当即将七蛊红鳞唤到身旁,结成北斗拜紫薇的阵势,闪身冲到巫刺旁,与青墨合力对付地上的麦穗。

以身入阵,以二敌一,虽然还是落尽下风,可也还能坚持上片刻。

这时候,白狼的声音再度从轿子中响起,语气中充满了宽容:“小小的惩戒一下便好了,现在还不是拼命的时候。”他的号令一出,几个祥瑞一起收手,退开两步,守到了轿子两侧。

梁辛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,直到现在,青墨还刚刚把装惊蛰锣的盒子摸出来,柳亦又着急又心疼,咬了半天牙,到底还是苦笑了几声摇头作罢,没舍得骂人。

秦孑的神情关切,立刻追问同伴的伤势,在确定诸人无碍之后,才转身问屠苏:“你怎么样,受伤没有?”

不知是吓得还是气的,屠苏的小脸煞白,对着大祭酒摇了摇头。

秦孑这才长出了一口气,对着梁辛点了点头,含笑道:“小梁大人的义气,没让秦孑失望。”

虽然狼狈不堪,不过总算还没什么伤亡,梁辛也放松了不少,朗声回答:“事情因我们而起,哪能袖手旁观,不过也不全是为了帮离人谷。”

柳亦也跟着点了点头,笑道:“卸甲祥瑞同道相残,恐怕最后会杀人灭口,趁着秦大家还能打,咱们自然跟着一起动手。”

齐青歪起了脑袋,皱起眉头仔细地打量着柳亦:“你这黑胖子,看起来没什么心机,想不到看事情倒透彻。”

柳亦目光炯炯的瞪着她,一会功夫就把她瞪得脸红了,这才笑着开口:“几位都是神仙般的人物,对着一个孩子出手都威风凛凛,这份了不起的性子、了不起的气度,能做出什么事情可也不难猜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白狼突然大笑了起来:“你是说,我不该和小孩子计较?为什么不计较?许他骂我,就许我杀他!”说着,话锋一转,对着屠苏说道:“娃娃,你骂我一句,说不定就会有一群亲人朋友死在你眼前,下次开口最好先思量思量。”

一场短促的激斗之后,梁辛等人已经和秦孑并肩而立了,梁辛伸手拍了拍屠苏的肩膀以示安慰,跟着问白狼:“你的道心呢?六步宗师,早已到了不喜不怒的境界,怎么被娃娃骂了一句就急眼了、翻脸了?”

白狼咦了一声,似乎这个问题很愚蠢,不过还是开口回答:“我翻脸了没错,可我没急眼。我的道心稳固的很,自然不会为了娃娃一两句脏话生气。”说着,他的声音陡然低沉起来:“我杀人,是因为他骂我,不是因为他惹我生气,明白么?你的功法古里古怪,战力也说得过去,可见识怎么会这么差。”

这时候,站在梁辛身旁的憨子,眼角突然一抽,仿佛感受到白狼隔着轿帘投过来的目光。

果然,白狼再开口,虽然是对红燕说话,但内容却与憨子有关:“老四,你传过来的信里,只提到了北荒巫、西蛮蛊和梁磨刀,却落下了这个莽汉,嘿,幸亏咱们来的人多,要是老二老三没跟来,咱们可要麻烦得很了。”

老四红燕垂首低头,低声请罪,白狼却只是森森冷笑着,另外三个祥瑞中,赤兔和苍鸟根本不敢开口,倒是嘉禾齐青,似乎和白狼的关系极好,笑嘻嘻的说个不停,帮着老四求情。

卸甲山城来的高手们,就在秦孑等人的面前扯开了家事,丝毫没有回避的意思,或许在他们眼里,离人谷中的其他人已经和死人没什么区别了。

柳亦没听他们的废话,先抬眼望向青墨,现在青墨早就准备好了,一手惊槌儿,一手蛰锣儿,两只圆溜溜的眸子牢牢盯住了敌人,只等对方一动手就敲锣。柳亦这才放下了心,侧头低声问秦孑:“大祭酒,咱们真没有援兵了,离人谷真成了他们说的样子?”

秦孑低头,看着自己的脚尖,仿佛在数蚂蚁:“离人谷的情形,倒是和他们说得差不多。夸佬的资历比着我还早,卸甲山城这份情报功夫,做得还是不错的。”她的语气一派轻松,听上去事情根本就与她无关似的。

说着,秦孑抬头,望向了梁磨刀:“你还记得,不久前木妖给你亮出的那颗月树种子吧?”

梁辛对那那颗月树种子还记忆犹新,立刻点了点头。

“离人谷之中,除了我们几个之外,其他所有人都服了一颗差不多的种子,不过力道更大些,唤作百年树种。”说话的时候,秦孑笑了,笑容里有些无奈、有些烦躁,而更多的却是……羡慕!

顾名思义,百年树种,服食之后为树百年,离人谷中的高手尽数变成了大树小树,就是因为服了这棵种子。

秦孑一点也没察觉梁辛眼中的惊讶,继续说道:“大伙都想变成树,可总还得有人来打理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争来争去,还是我留下来了。”说到这里,秦孑充满遗憾的叹了口气:“我运气不好!”

三个魔头传人,个个长大了嘴巴面面相觑,谁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,过了片刻,柳亦才咳嗽了两声,苦笑道:“你们……争着做树?有什么好处?”

秦孑先是露出了个嗔怪的表情,就好像有人问她‘为什么要吃生猛海鲜,馒头咸菜不是很好么?’,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常态,摇着头笑了:“一提到百年树种,我心里就不是滋味,恍惚里把你们都当成离人谷弟子了!”

屠苏也知道这些事情,接口替大祭酒解释了下去。

一百多年前,还在牢山中的木妖陷入了一场绝大的危机中,刚好秦孑路过此处,见状出手相救,并将他引入离人谷。

木妖性子古怪但知恩图报;修为差劲但凭着草木之身,对木行法术的研究多有建树。到了离人谷之后不久便投桃报李,先发掘了篷滂之力,建成了新的护山大篆,又穷尽了几十年的苦苦钻研,培育出了‘百年’树种。

离人谷的弟子历来重道轻法,不求掌握威力强大的神通,只求领悟草木之心与自然之道,以木行修炼入天道。在修行中,他们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悟道上,御敌法术对他们而言,不过是细枝末节罢了。可即便如此,他们的修行也异常困难。

以肉体人胎去领悟草木之心,无异逆水行舟。但是在有了‘百年’树种之后,这种情形终于得以改变,离人谷的弟子们有机会做一棵树,试问,想要领悟草木之心,天下还有什么办法比变成一棵树来得更直接。

而那时,离人谷已经有了‘篷滂法阵’,聚合了镇百山万顷秀木之力的阵法,足以保护离人谷千年平安,所以,离人谷只留下秦孑和另外十几个普通弟子,负责打理着日常琐事,其余众人尽数服下树种,化作草木参悟天道去了,到现在为止,已经过去了九十年。

其实对于修士来说,闭关百年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大事,不过像离人谷这种规模,上上下下全都‘立地成树’,未免有些骇人听闻了。

真要从修行来算,离人谷的道心,恐怕比着其他七座天门还要更坚定得多了。

梁辛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,一边吸溜着凉气一边问道:“也不用一下子做一百年吧?那个月树就挺好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屠苏就撇了撇嘴巴:“九十年前,‘百年’树种出世;五十年前木妖才培育出了‘十年’;三十年前他养成‘年树’,‘月树’种子是五年前才培育成功的。”

青墨的声音,少有的深沉:“因为木妖的发明,离人谷唱了九十年的空城计……这样看的话,木妖会不会也和夸佬一样,都是奸细?!”

说话的时候,小丫头学着她哥的模样,眯起了眼睛,梁辛看得无比别扭,恨不得伸手把她眼皮给扒开:“肯定不会,木妖要真是奸细,又何必等着咱们到了离人谷之后才卸掉阵法,现在把咱们卷进来,对卸甲山城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青墨生平第一次动脑筋失败,羞愧与恼羞成怒较量了一下,恼羞成怒输了,当下里也赶忙转开话题,笑眯眯的望向屠苏:“那你怎么没吞树种?”

修士的脸最不值钱,一千岁的老妖精装小娃儿的有的是。屠苏笑得挺不好意思:“我今年,货真价实的九岁。我也不想吃树种,好端端的人不做,去做根木头,缺心眼似的……”

梁辛无意在细节纠缠,径自追问秦孑:“这些卸甲祥瑞为什么杀上门来,红燕卧底这么多年……”

不等他问完,秦孑就摇了摇头:“他们来干什么,自然要去问他们。”这个时候,卸甲祥瑞那边异变突现,只见一朵桔黄色的小小火焰,从白狼的轿子中缓缓飘出,向着始终垂首挨训的老四红燕飘去。

红燕的低着头,看不到表情,可他的身体却在微微发颤,直到火焰没入他粗壮无比的脖子,红燕猛的发出了半声拼命压抑、却最终无法忍住嘶哑闷嗥!不过弹指间,一条条粗黑的血管便从他裸露的了皮肤上高高贲起!

血管痛苦地扭曲着,仿佛被斩断了尾巴的蚯蚓。

柳亦美滋滋的看着红燕受罪,问白狼:“阵前斩将?大祥瑞就这么有信心,少了红燕也能对付我们?”

白狼在轿中打了个哈哈,语气不冷不热:“离人谷中宗师成群,这样的阵容我又岂敢轻视,我用‘瓢虫’,是因为我没信心!”白狼叱咤天下时,秦孑还没出世,梁辛柳亦等人就更不知道了,‘瓢虫离火’正是他的拿手绝技之一,中了瓢虫的人,十天之内修为平添一倍,可其后十年都要深受万蚁噬骨的痛痒折磨。

齐青仿佛永远那么开心,简简单单的把白狼的绝技告诉了众人,随即撅起嘴巴,轻轻呵了口气:“四哥出了做事出了差错,老大念他辛苦多年,所以法外开恩,惩处得轻了,要我说这样可大大的不妥呢,有律却不依,日久必生祸乱。”

梁辛冷眼瞧着她,这个小宫娥举手投足、一颦一笑间都有几分琅琊的味道,不过论起赏心悦目,她要差得远了,都是谈笑杀人,琅琊自然潇洒,齐青却说不出的做作。

秦孑没兴趣再和齐青周旋,神色恬静的望向轿子:“大祥瑞,别总是扯来扯去了,说些正经话儿吧?”

“正经话儿?”白狼的声音有些犹豫,似乎这三个字着实让他为难了,沉吟了片刻后,才深吸了一口气:“把人交给我,你们自裁,我不伤离人谷一草一木。”

说完,白狼又停顿了一会,继续道:“离人谷的诸位仙人,已经做树九十年,只差十载便可恢复了,你们应下我的条件,十年之后,离人谷还是八大天门!”

“交人?交谁?”

秦孑满脸的莫名其妙,回过头,先看了看屠苏,又看了看梁辛这群人,大伙都有心眼,谁也不迎她的目光,个个脚步轻挪,向后退。

秦孑被一群战友给气乐了,又望回白狼。

不知是用了法术,还是轿子材料特殊,白狼人在轿中,却对外面的一举一动了若指掌,秦孑只觉得眼睛一疼,白狼隔着轿帘,盯住了她的眼睛,沉声吐出了两个字:“须根!”

从此梁辛进入离人谷,各种变故就接踵而来,可秦孑始终都能举重若轻沉着应对,一派大家风度,不料却在听到白狼这两个字之后,神情陡然变得错愕而骇然,几乎是想也不想,脱口而出:“怎么可能!”

青墨也皱起了眉头,小脸上都是思索的神情,她隐约觉得‘须根’两字有些耳熟,可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从哪里听过,她举着小锣,腾不出手,悄悄踢了柳黑子一脚,小声问:“须根?人名?什么人?”

柳亦微微一笑,脸上尽是笃定之意,伸手捅了捅屠苏:“阿巫锦问你话呢。”

正邪恶斗时十三个正道顶级门宗,每家都培养出一个绝顶高手,合称十三蛮。五百年前,十三蛮一战成功,击杀第二代魔君谢甲儿。而白狼口中的‘须根’便是离人谷培养出的高手,十三蛮中位列老幺。

十三蛮中的老幺,却是离人谷的老大、前辈、祖宗!

袭杀谢甲儿之后,十三蛮重伤归来,其后正邪进入百年决战,其中九大高手先后陨落,十三‘须根’未能幸免,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。

秦孑能被掌门留下执掌大局,自然是重要人物,她从未听说过‘根须’还活着,但卸甲山城却登门要人,没有十足的把握,也不可能惊动白狼。一时之间,疑惑、惊讶、惶恐、欣喜诸多滋味混在,让她完全不知该说什么,该问什么了。

白狼似乎早就料到秦孑会这样的反应,淡淡的开口:“老四,把事情讲给秦大家听听!”

老四红燕正深受煎熬,只恨牙齿咬得不紧,可又不敢违背他的命令,声音颤抖着,用尽全身的力气压住咽喉,说出的每一个字,都仿佛虐戾阴魂,狠狠撕扯着听众的耳膜!

四百七十年前,谢甲儿已死,三个十三蛮的高手,率领着一群正道高手,联袂攻打一个邪道中大门宗:迷离渊。

正邪鏖战已久,迷离渊早就到了强弩之末。而正道队伍有三个‘十三蛮’领军,交战之下一路势如破竹,迅速突进。在攻入门宗后,随行的低阶弟子都被留在了山外等候消息,所有进入迷离渊的,最低也是五步大成的修为。

修真门宗里都有自己的传讯方式,即便是千里之遥,高手之间也能互通信息,或清脆木铃、或飞剑传书,参战的高手不停的把好消息传递给外面的同伴。

眼看着局势越来越有利,外面的修士几乎已经开始准备欢庆胜利的时候,突然,所有的消息都断绝了,参战的正道高手音信全无。他们传出的最后一个信息是:攻入法坛重地!

情形突兀而诡异,攻进去的人各个修为精深,更有三个足以让仙佛退避的高手,除非谢甲儿复生,否则绝没有什么力量能让他们在一瞬间尽数丧生。留守在外的晚辈们又惊又怒,却进退两难,如果里面真出了事,凭着他们力量,进去也是送菜,略作商议之后,最终天道战胜了孝道……总要先活着,才有希望得天道。

留守弟子不敢寸进,只留在原地监视,同时把迷离渊的事情向天门汇报,请求再排高手增援。

可唯独有一个修为浅薄的低阶弟子,心里挂念着失踪的大师兄,鼓起勇气偷偷溜进了迷离渊。

说到这里,四祥瑞红燕终于无法再忍受‘瓢虫’之苦,阴戾的嗓音霍然化作一声嚎啕惨叫,而与此同时白狼阴森开口,接着红燕的话说了下去:“溜进迷离渊的人,便是我了!我要找的大师兄,就是我们卸甲山城培养的十三蛮,老九,中元!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63章 阴冲之力 下一章:第165章 争字当头
热门: 犯罪七大奇迹 本源 京极堂系列03:狂骨之梦 间谍课:万无一失的杀手 帝疆争雄记 雪国之劫 黄河鬼棺之1:镇河印 仙剑奇侠传2 名侦探的守则 完美无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