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3章 阴冲之力

上一章:第162章 须弥樟叶 下一章:第164章 老幺须根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即便离人谷的实力远逊其他几座天门、即便离人谷无意争霸只求清修,可它毕竟是离人谷。

按照梁辛的认识,如果把修真正道按照实力从大到小来排一个座次,离人谷稳坐第八,而且是远远超过老九的第八位。天下修士,谁也不敢小觑他们。

可现在,梁辛却觉得事情不对劲了,离人谷的人,似乎太少了些。

护山法阵被人卸了,无论放在哪个门宗都是天大的事情,上至掌门、供奉,下至高级弟子,必定会一窝蜂的赶来查探,同时各宗执事也会率领弟子加强巡视,扼守要冲。

可离人谷里,跑来跑去的只有三个人,大祭酒秦孑,小童子屠苏,老头子夸佬,其他人根本没有现身。

转身之间,柳亦悄无声息的给同伴打了个手势,提醒众人小心戒备。

离人谷有多少人和他们没什么关系,但是事情太反常,不由得大家不谨慎些。

曲青石还被无数血藤拴着,剩下的三兄妹自然不能离开,至于老叔等人就更不用说了,秦孑又恢复了常态,可眼角眉梢里却多了一份担忧,略略犹豫了片刻,没再回自己的小境,而是守在篷滂小境之外,静静看着木妖施法。

这个意外,不仅与曲青石的性命攸关,更牵扯到了离人谷的安危,没人再说笑了,所有人都静默而坐,只有一个心思:平平安安,过了这几天。

可事与愿违,平安的日子,不过一天!

第二天黄昏时,正闭目养神的秦孑突然睁开了眼睛,小童子屠苏眉眼灵活,一看秦孑的神情就明白了怎么回事,朗声唱道:“离人谷内务繁忙,恕不见客,还请道友速速离去!”

秦孑深吸了一口气,笑了,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,对着屠苏低声笑道:“痴儿,趁现在来的,又岂是你一句话能轰走的!”说着,深深的看了梁辛一眼。

梁辛对着秦孑做出了个苦笑,想不到这么快就有人找上门了,看起来像极了一个完美的阴谋,仿佛梁辛摸透了秦孑与木妖的性子,用曲青石做引子,卸掉了离人谷的护山大阵,继而同知同伴赶来围剿离人谷。

三兄妹对望了一眼,谁都没去解释什么,现在说什么都白搭了,梁磨刀只有一个心思,真要来了敌人,该帮忙就帮忙好了,不止为离人谷,更为了还在疗伤的二哥。

杀一个敌人,比解释上一辈子都管用。

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,带着几分熟络的笑意,从远处传来:“我们不可算客人,我们是朋友!秦姐姐,我大老远来看你,你可不许给我吃闭门羹!”说话之间,天空里风雷滚荡,不过片刻功夫,一阵疾风自天角尽头急掠而至,所过之处,万顷秀木尽数低头俯首!

这个声音梁辛觉得有些熟悉,略略琢磨了下猛的想起,他上次听到这个声音,是在镇山面圣的时候,熙宗皇帝身后的小宫女,卸甲山城六祥瑞之一,老五,嘉禾齐青。

梁辛低声把来人的身份告诉了同伴,柳亦默然不语,而青墨则问了句废话:“卸甲山城六祥瑞,是敌是友?”

趁着这个空子来离人谷的,又哪会是朋友!

一转眼的功夫,小宫娥齐青便已现身半空,在她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,一个白白胖胖,满脸憨厚,但是却长了一双红色的眸子;另一个则鹰鼻鹞眼,两腮深深凹陷,嘴巴尖尖的凸出来,长得像个鸟似的。

尤其稀奇的是,这两个汉子还抬了一顶白色小轿。

轿子雪白,干净的仿佛都有些透明了,看得久了,甚至让梁辛有一种错觉:这做小轿不是呢子绒布缝制的,而是冰雕雪砌,纤尘不染,更晶莹剔透!

来的三个人收起法术,跃落地面,齐青看到梁辛没显出什么意外的神色,先对着他点点头:“梁大人还真清闲,八大天门都在找你出来和东海乾对峙,原来你跑到我家秦姐姐这里骗讨茶水喝。”

梁辛笑的挺随和:“仙子说笑了。乾山道辞位封山,当着全天下的修士面前宣布,从封山起万事都与他们无关,还对什么峙。”

齐青嘻嘻一笑,甩了句‘你的事回头再说!’就跑到了秦孑的跟前,语气里尽是亲昵:“好久没见姐姐,想念得紧呢!”

齐青说话的时候,两个汉子也放下了小轿,对着秦孑微笑点头,寒暄了几句,看来一早熟识。可轿子里的人却没出来。轿帘低垂,上面偶尔闪过几道神光,有法术相护,即便是秦孑的灵识,也无法穿透轿子查看里面究竟坐了什么人。

秦孑还是那副样子,雍容之中不失亲切:“赤兔,苍鸟,嘉禾,卸甲仙宗六大祥瑞到其三,离人谷蓬荜生辉,秦孑也觉得面上有光呢,不过……我可不敢猜,是什么神仙样的人物,竟然劳动赤兔苍鸟两位来抬轿子。”

梁辛抱着膀子,倚在一棵大树上,他的身法特殊,越是心中警惕,身体反而越放松,显得有些疲赖,脸上也是笑眯眯的,可心里却吃惊不小,两个轿夫,竟然是名震天下的两大祥瑞,排名还在齐青之前。到现在为止,离人谷还是只有秦孑一个人撑场面,屠苏与夸佬并立于她身后,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高手现身。

齐青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:“轿子里的不是啥好人,咱不提他!”说着,自己就咯咯的笑了起来。

一阵无奈的笑声,从轿子里传了出来:“老五从来都胡说八道,秦大家可别信她!”

轿中的笑声异常难听,其中还透着股说不出的古怪。而秦孑的神情中却闪过了一丝意外,随即也笑道:“可真没想到,大祥瑞白狼前辈竟然亲临离人谷。”

卸甲山城六祥瑞,白狼、赤兔、苍鸟、红燕、嘉禾、芝草,其中后五人常常抛头露面,秦孑都曾见过,唯独这个大祥瑞白狼,据说三百年前就闭入死关,从此再不曾离开门宗半步,想不到今天竟然坐着轿子出来了。饶是秦孑性情沉稳,心中也开始有些惊疑不定了,对方摆出这样的实力,是要来吃人的。

白狼还是那么难听的笑着,客气道:“老头子当年练功时出了岔子,身上的皮肉尽数溃,这才躲在轿子里不敢出来,大祭酒千万莫见怪,不是我心存傲慢,实在是这幅模样没法见人。”说着,也不等秦孑回答就岔开了话题:“老头子愚笨的很,想不通大祭酒是如何认出了我的声音,咱们以前可素未谋面,更不曾有过只言片语的交谈。”

秦孑落落大方,微笑回答:“前辈的笑声尖锐狠辣,可笑意却苍凉豪迈,天下间能将浩荡之意融入虐戾之音中的,非狼族莫属了,您老又是坐着赤兔苍鸟两位师兄的轿子来的,要是秦孑再猜不到什么,也实在太笨了。”

白狼的笑声霍然响亮了起来:“老五常说,八大天门中秦大家是第一流的人才,本来我还有些将信将疑,今日一见,立刻心悦诚服!”

这时候,齐青脸上挂起了些不甘,从旁边插口,对秦孑说道:“我认识姐姐这么多年,你可都没想我引荐过二祭酒、三祭酒,倒是我,算上这次,前前后后把自家的六祥瑞全都介绍给你认识了。”

说着,齐青撅起了嘴巴,仿佛这次再见不到离人谷的另外两位祭酒,就会哭出来似的。

秦孑伸手,亲昵的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:“离人谷这点家底,哪敢在你面前显摆,我就是个劳碌命,这才抛头露面的四处乱跑,那些师弟师妹们都有自知之明,可不敢出来见你们这几大祥瑞。”

齐青的脸蛋红了,摸着高挑的鼻梁,娇憨的语气不变,可说出的话味道却变了:“是不愿见人呢,还是不能见人?比如,”说着,齐青顿了顿,脸上的笑容再没了亲近和善,换而讥诮:“根本就没有二三两位祭酒,自然也就没法见人了!”

秦孑一笑,轻轻退后了半步,与屠苏、夸佬两人并肩而立,却没多说什么。原先的欢笑融洽,转眼间荡然无存!这群六步宗师们还是在笑着,可唇角抿起的笑纹漾出却是森森杀意。

齐青笑得愈发刻薄了:“可不光是两位祭酒,还有整个离人谷的弟子,也不知道是不愿见人,还是不能见人,比如……他们都变成了树木,自然也没法见人了!”

秦孑轻轻呵了一口气,仿佛一个维持太久的谎言,终于被戳穿之后,不但不觉得懊恼,反而多出了些轻松,微笑道:“你知道的,还真不少。”

大祭酒承认了齐青的话,梁辛的脑子里,了嗡的一声闷响!

即便事先猜到了端倪,有了些心理准备,此刻心中还是忍不住打了个突。

接下来,关于离人谷的诸般疑惑全都迎刃而解,为什么木妖被脸婆婆欺负了,却不找离人谷出头报仇;为什么大祭酒不在的时候,他们就不能进入离人谷;为什么不论谷内谷外,所有的事情都由秦孑来张罗……堂堂离人谷,这些年里就只靠着一个秦孑在撑场面,根本没有二祭酒、三祭酒,其他所有的弟子,都变成了……树木?

就在梁辛恍然大悟的时候,小娃娃屠苏好像一头发怒的小猿,倏地跃起,扬起双手,向着夸佬的脸上抓去,嘴里尖声怒骂:“叛徒,老子撕了你!”

秦孑一伸手,自半空里捉住了娃娃的后领,就像拎小猫似的,把他放到了一旁,无所谓的笑了笑:“你可不是他的对手!”说着,望向梁辛等人,笑呵呵的点了点头:“差点误会了你们,幸好,幸好……”

篷滂大阵被糊涂木妖卸掉,卸甲山城的高手趁机上山找麻烦,任谁都会怀疑梁辛等人。可离人谷只有小猫三两只,其他弟子全都变成了大树,这是最最核心的机密,刚刚来过一次的梁辛绝不可能知道。

夸佬并没有反击,而是身形一转,自秦孑身后陡到了几个祥瑞身边,棱角分明的脸上,还是那副急公好义的模样,对着屠苏一本正经道:“我不是叛徒,我是奸细!卸甲山城,祥瑞红燕。”

齐青从一旁笑道:“这可不是我骗人,大祭酒以前见过的那个红燕也是真的。燕儿,本来就是一双一对的,卸甲山城有两只红燕。”

秦孑没理会她的话茬,只是望着夸佬,淡然说道:“你隐瞒师承,投入本门,最不该的是心怀叵测,按照门规,只要神形俱灭的。”说着,似乎开心了些,目光飘向齐青,笑道:“不用担心,你没骗我,以后,卸甲山城里还是只有一头红燕。”

两百年前,秦孑还是个小姑娘,刚刚被师父引入门墙的时候,夸佬就已经是离人谷的弟子了。在离人谷,夸佬的资历比着秦孑还要老,如果不论职位只论辈分,秦孑还要管他喊一声师兄。

秦孑的确不曾想到,一直尽忠职守,木讷少言的夸佬竟然是卸甲红燕,用这样重要的人物来卧底,不用说,卸甲山城对离人谷的图谋小不了。

坐在轿子里的白狼,再度开口了:“几百年前,卸甲山城与离人谷并肩而战,别说老夫,就连我的那些长辈,一提到离人谷的仙长,也是由衷的钦佩。本来,咱们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来离人谷造次的,可……”

他正说着,屠苏就冲着轿子吐了口口水,脆生生的骂道:“老王八,少放没味的屁,捞干的说!”话音刚落,突然一连串浩浩风雷,猛的炸响在众人头顶!

赤兔、苍鸟、红燕、嘉禾四个祥瑞同时厉声叱喝,各自唤起神通,向着屠苏奔袭而去!

秦孑怒喝了一声,身子一晃挡在娃娃跟前,双臂猛震中,牡丹花阵凌空而现,以一人之力接下了赤兔和苍鸟两个祥瑞的神通。

看来大祭酒应该是太忙了,还没来得及按照老魔头将岸的指点,把牡丹阵换成野草阵。

红燕夸佬的脸色有些不忍,可他发动的那道‘春燕投林’却没有一丝停顿,真元凝化成一朵巴掌大小的雏燕,清越长鸣着击向屠苏。与此同时在屠苏的脚下,钻出了一片歪歪斜斜的小草,一遇春光立刻摇曳生长,挂起了一串串金色的麦穗,嘉禾齐青,笑眯眯的捏动手诀,眼神却比母狼还要锋锐狰狞。

两道神通上下合击,眼看着屠苏无可幸免之际,天空中霍然炸起血红、惨白这两份光华!

七片戾蛊红鳞,颤颤抖动出一串又一串的涟漪,随即涟漪勾连,裹住了那头黑燕;巫刺如锥,狠狠钉入地面,冥冥里炸起无尽的鬼哭狼嚎,惨惨的白色丧气从巫刺身上喷涌而出,向着四下里蔓延而去,转眼染过金色麦穗。

红鳞与巫刺,与对方的神通甫一碰撞,梁辛和青墨就同时闷哼了一声,脸上都闪过了一抹惨白,几乎连一刻都没能守住,转眼败下阵来。

这些卸甲祥瑞的神通,看上去并么有什么稀奇之处,速度不算快,灵元不算强,可他们法术中却蕴含着一股古怪透顶的力量,毫无阻隔就侵入了红鳞,继而又沿着星魂与梁辛的元神联系,一路冲进了梁辛的身体。

这道力量梁辛根本无法理解,说不上锋利、也谈不上霸道强横,唯一的感觉就是……颠覆。

如果梁辛是一块冰,那这力量就是火;如何梁辛是白雪,那这股力量就是黑炭,总之这份怪力,把一切都逆转了!怪力入体,梁辛的血流开始逆冲,撞得他心肺欲裂;头发逆长,刺穿了头皮之后继续窜刺头骨;就连眼前的敌人也消失不见,梁辛没回头,看到的却是身后大惊失色的老叔。

青墨也是如此,只觉得天旋地转,连站都站不稳了,重重向后摔去。

这便是卸甲山城的功法绝学:阴冲!

秦孑曾经说过,八大天门的功法,分别主修的是阴、阳、五行,卸甲山城世代修炼的,便是其中的‘阴’。卸甲高手的神通,并不见奇特之处,可凝化神通的原力,却是能够逆转一切的‘阴冲’之力。

卸甲祥瑞,至少都是六步中阶的高手,而梁辛没能来得及‘北斗拜紫薇’,只以七蛊红鳞应敌,发挥出来的力量,与青墨一样,不过还是六步初阶,这之间的相差何其遥远。

大祭酒以一敌二,也落了下风,一朵朵妖冶的牡丹不断被撕碎、打散,花阵的范围越来越小。

赤兔与苍鸟面无表情,手诀不断翻转,催促神通困住秦孑;

红燕还是满脸不忍,齐青则面带笑容,各自念动口诀,根本不打算放过梁辛和青墨,更不打算饶了娃娃屠苏。

柳亦的木耳早就呼啸而出,仿佛一头急躁的跳骚,在屠苏身边上下翻飞,时而去助梁辛的红鳞强攻燕子;而是帮着青墨的巫刺去抵挡麦穗,可这片木耳的威力有限,柳亦一身的本事都系在惊蛰锣上,急的咬牙切齿,对着青墨咆哮:“快敲锣!”

青墨神色痛苦,手脚颤抖着,费力的从怀里摸索着。

梁辛身后的同伴各自惊怒,小汐、老叔向前扑出,可他们的力量才有多少,扑过去与送死无异!眼看着青墨和梁辛就要伤在敌人的‘阴冲’之下,突然一声闷雷般的咆哮,霍然炸响在所有人的耳中,憨子十一仿佛一头愤怒的犀牛,身形化作一道激烈的罡风,自梁辛的身后冲跃而起,扬起大手重重一掌,正拍在了那头黑色燕子上。

一掌之威,迅若奔雷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62章 须弥樟叶 下一章:第164章 老幺须根
热门: 恶魔吹着笛子来 青玄道主 剑客行 民初奇人传(民初奇人传原著小说) 魔天记 史迈利的人马 无界仙皇 诡案罪1 危险的财富 一份不适合女人的工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