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2章 须弥樟叶

上一章:第161章 口吐鲜花 下一章:第163章 阴冲之力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曲青石吓得差点背过气去,身形却纹丝不动……除了眼睛和嘴巴,他哪里也动不了,身上仿佛被穿上了一层钢铁壳子似的,牢牢桎梏住了她。

目光低垂,只见自己的皮肤,正肉眼可见变得粗糙、干裂,不多时,就变成了一层树皮,这还不算完,一棵棵嫩芽正从树皮的缝隙中钻出来,蜿蜒着、扭曲着奋力生长。

各种各样的植物,有花有草有青藤有枝桠,还有些几朵蘑菇和两片木耳,现在的曲青石,一个人能干掉整座御花园。

木妖一言不发,死死盯着各种奇花异草,目光里既有浓浓的炙热,也有深深的不舍,好像曲青石糟蹋了他的好宝贝。

不疼不痒,身体麻木不能稍动,曲青石感觉了一下,似乎还能说话,小心翼翼的张开嘴巴,生怕再吐出一朵花或者一串葡萄出来,费了半天的劲,才发出了干涩的声音:“到底是什么东西,我吃的?”

木妖神秘兮兮的开口:“百灵种,孕化百味花草,我好不容易才炼化的种子!”说着,端来了一杯水,喂曲青石喝了半杯,剩下半杯浇到了他的头上,任凭曲青石再追问什么,木妖也不再多说什么了,只用一句‘到了晚上你就知道了’来应付。

曲青石一直坐到了半夜,其间木妖大发善心,取来了一面铜镜给他照了照,曲青石三生有幸,亲眼目睹自己脸上长出了朵花来。

木妖抬头看了看天色,低声笑道:“时候差不多了,咱们走……你可千万别喊!”说话之间,小心翼翼的抱起曲青石,放轻脚步走出自己的小境,左右看看,确定附近没有人之后,施展法术,又想着离人谷深处贴地疾飞而去。

曲青石从没想过,自己还有躺在个男人怀里的一天,可眼看着木妖这一路飞的鬼鬼祟祟,时而兔起鹘落、时而猫窜狗闪,也就顾不得别扭了,换而满心的好奇。

木妖在离人谷中身份尊贵,连大祭酒的账都不卖,照着曲青石估计,恐怕离人谷谷主见到他也要客客气气的,而此刻的木妖,分明是在做贼。

一路躲躲闪闪,可速度却毫不缓慢,也看不到有什么人来阻拦。

镇百山,百座峰,每座山峰脚下都有一个清幽小境,无边密林中一道道秘径将这些小境连接起来,组成了离人谷。

木妖越飞越深,到了后来,两人眼前只有古数横斜,头顶尽是遮天闭月的枝桠与树叶。

没有虫鸣鸟叫,极度寂静时,耳中反而会想起嗡嗡的闷响,分不清是自己的血液流淌,还是周遭的空气摩擦……终于,木妖站住了脚步,低低的笑道:“到了!”

在两个人的面前,也是一座小境。

不过这里没有木屋,无人居住。小境的正中央,长着一棵参天巨木,怕不有几十丈的直径。曲青石无法抬头,只能奋力地向上翻眼睛,都快把白眼球全翻出来了,他还是看不到巨木的伞盖。

更让他惊讶的是,一条条血红色的藤子,从四面八方延伸过来,就像贪婪的水蛭,一头扎进了巨树的主干,另一端则消失在密林中,不知连像何处。

无数红藤交织,密如蛛网。而这些藤子,仿佛血脉似的蠕动着,肉眼可见的鼓起一个又一个的圆瘤,向着四下里缓缓流去,很明显,它们在吸吮着古树的汁液。

曲青石再怎么心思沉稳,此刻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,低声问道:“这是哪里?”

木妖也不再隐瞒:“此木名曰‘篷滂’,是镇百山万顷秀木的首领,离人谷的护山大阵,便是它为基,血藤相连另外千余棵树王,那些树王又连着无数青木……层层勾连之下,整座镇百山的树木,都被连到一起,只要大祭酒一个心念,万万株树木都会爆发巨力,纵然敌人再怎么强狠,也休想踏入离人谷半步。”

说着,木妖又意犹未尽的叹了口气,低笑:“这座大阵,是我帮着大祭酒设计的。在我来这里之前,离人谷的护山法阵差远了!现在离人谷敢提出清修、想摆脱天门之列,也是因为有了这座篷滂木阵护山!嘿,有了这座法阵,就算正邪之战重来,离人谷也能置身事外,高枕无忧!”

他们来的地方,居然是离人谷护山大篆的中枢。可曲青石不明白,这么重要的地方,怎么会没人守卫。

木妖明白他的疑问,笑呵呵地解释道:“一路上都有草侍树卫,外人休想接近,不需要派人守护,而且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突然闭上了嘴巴。

曲青石想眯起眼睛,结果发现自己的脸一片僵硬。

木妖替他眯起眼睛,算了算时辰,继续道:“你是凡人身,根本无法靠近这棵神木,所以我才让你服下百灵草,把你变成了植物,可即便如此也还是不行,非要三更时分才可以,那时你身上的人气衰败,可木行尤盛,这才能走到‘篷滂’跟前。”

此刻,距离三更天还差一会,所以两个人还有些说话的功夫。

曲青石追问:“治我的病,需要篷滂帮忙?”

“不是要篷滂帮忙,而是需要万木之力,待会我会将那些血藤从篷滂上卸下来,接驳倒你身上,再逆转木灵,以镇百山的万木之力,配合我的法术来滋养你的魂魄!大约需要三四天的功夫,要看具体的情形。”木妖给秦孑、梁辛等人留话七天,已经打出了余量。

曲青石不懂法术,可为人精明,略略琢磨了片刻,就想通了其中的关窍,目光里情不自禁的显出了一份骇然:“把血藤接驳在我身上疗伤,这样的话……离人谷的护山大阵,会暂时失效吧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做贼心虚的木妖就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,左看看,右看看,这才说道:“当然会暂时失效,不过前后也就是几天的功夫,等把治好你之后,我再回复它就成了!离人谷好歹是八大天门之一,平时行事低调,也没有什么仇家,几天里没有护山法阵应、应该不会有事。何况大祭酒的修为了得,就算有敌人上门,也用不着这个阵法。”

木妖一旦施术,离人谷就失去了防御,而他们原来的那座阵法早已荒废百年,阵基都残损了,想要重新收拾,最少也得一个月的功夫。

曲青石追问:“这件事,大祭酒知道么?”

“她要知道,我还用这么小心?”木妖搓了搓手心,眼角眉梢里满是阴谋得逞的快乐:“等我一施法,大祭酒就会察觉,可那时候她想拦也晚了……”

说到这里,木妖突然想到了什么,咧开嘴巴乐了:“你要是害怕,大不了咱就不治了,不过丑话说前头,是你不要我治,这事不怪我,梁磨刀还是要帮我抓傀儡。”

曲青石想也不想:“治,为啥不治!”

木妖嘻嘻一笑,对着曲青石开始小心的嘱咐着,待会施法时诸般要注意之事……

而此刻,梁辛正在盘膝坐在大祭酒的小境中,眉花眼笑的问秦孑:“这就完了?须弥樟炼化好了?”说着,抬起左臂,在手腕之上三寸的位置,多出了一枚湛青色的绿叶印记。

叶印大约婴儿拳头大小,只是普通的樟叶形状,不过青翠欲滴栩栩如生,乍一看上去不像纹身、印记,仿佛梁辛故意在这里贴了片树叶。

秦孑点了点头,眼角眉梢中含着几分笑意,显然对自己的施法异常满意:“这片叶子已经炼化到你的身体中,从此奉你为主,与你心意相通,要装什么东西也不需要咒语口诀,只需捏起指诀向其一指,同时用以心意催动即可。”

说着,秦孑的左手三指盘、二指伸,捏了个不太复杂的指诀,摇摇对着木屋中的一把椅子一指,没有一丝动静,椅子就此消失。

梁辛大喜,这个指诀挺简单,没用片刻的功夫就学得熟练了,心里念叨着‘收了收了’,用手一指七片红鳞,果然红鳞消失不见。

他与须弥樟心意相通,用心思一扫就见到他的七片戾蛊红鳞,正静静悬浮在须弥樟叶之内!

跟着又学了取东西的法子,梁辛喜不自胜,把几片红鳞木耳收了扔、扔了收,玩了十几次,自然也少不了一连串的道谢。柳亦、老叔等人也个个欢喜,围上来向梁辛道喜,更是不住口的去谢秦孑。热闹了一阵之后,梁辛才问道:“这个须弥樟收纳东西,是论……论件还是论斤?最多能收多少东西?”

秦孑听他问得这么朴实,又笑了起来:“不论件,论斤!”

屠苏插口替秦孑说了下去:“须弥樟被炼化到你的身体里,从此与你同生共长,你又多大力气,它就能装多少东西!你若能搬得动苦乃山,它就能把苦乃山一股脑转进去。”

梁辛眼睛一亮,笑道:“修为多高,须弥樟装的东西就越多?这倒有趣得很。”

屠苏点点头,又开始嘱咐细节,须弥樟只能装死物,桌椅板凳、丹药法撰都没问题,但是不能装活鸡活鸭,更不能装活人。

梁辛的脸上突然现出了喜色,仿佛想到了什么,声音也变得兴奋起来:“不能装活人?是不是活人一进须弥樟,就得死掉?”要是这样的话,那以后可太方便了,见到仇人只要伸手一指,对方被收进须弥樟之后就变成死人了。

屠苏傻眼了,片刻后猛的放声大笑:“想得倒美!遇到活物,须弥樟根本就收不进来!”

梁辛的脸一红,也跟着娃娃一起嘿嘿的笑了几声。

秦孑也摇头莞尔,笑着开口道:“须弥樟比起乾坤袋这类的宝贝,有三个不同之处,其一是它被炼化入体,所以用起来会方便些;其二是它与主人齐生共长,以后你的修为精进了,装的东西会更多;其三,乾坤袋不能收有主之物,可须弥樟可以。”

大祭酒所说的有主之物,指的是其他修士炼化好的、有元神相系的飞剑、法宝。

梁辛愣了愣,随即才猛地领悟,又惊又喜的跳起来:“您是说,我能用它去抢别人的法宝?”

始终在旁听的青墨、柳亦等人本来一直都是笑嘻嘻的,现在也全都变了脸色。如果真是这样,那须弥樟就是天下第一等的宝贝了,试想,双方恶斗时,离人谷弟子突然施术用须弥樟收掉对方的法宝……

秦孑点了点头,可跟着有变得郑重了起来,沉声提醒道:“不过,须弥樟的这个功效是一把双刃剑,使用时一定要慎重!”

须弥樟能收对方的法宝,但却无法阻断法宝与敌人的联系,这就是说,虽然进入了须弥樟,敌人的法宝依旧可以发威。

梁辛吐了吐舌头,又把事情想歪了:“那我存在须弥樟里的好东西便会被打烂了……”

屠苏嘿嘿冷笑:“哪有那么简单!须弥樟被炼化进你的身体,如果敌人的法宝从内攻破了它,也就攻破了你的身体。到时候不光须弥樟被毁,你也会身受重伤。”说着,神情也庄重了起来:“所以,如果你没把握降服对方的法宝,最好莫将它抢过来!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情,以前可不是没人干过。”

秦孑跟着娃娃的话正色点头:“这番话,你要牢牢记好。”

青墨从旁边皱起了眉头,仔细思索着须弥樟的第三个‘不同之处’,脸上渐渐浮现起苦笑,这个功效听起来厉害,说穿了是个鸡肋,而在实际运用是更是个莫大的凶险。御敌时收了对方的法宝之后,敌人在对面还能施展法术,而法宝在须弥樟之内奋力反扑,到那时梁辛岂不是要内外交困,这样算来,这个功效根本就没用。

梁辛明白小丫头的疑惑,摇了摇头。他的实战经验比起青墨来要丰富的太多了,想到的自然也就更多。修士也好、武者也罢,甚至杀猪的屠户、砍柴的樵夫,天下人都一样,不论是打斗还是干活时,突然手里的家伙消失在眼前了,任谁都会愣一愣。须弥樟能收法宝的这个功效,最大的用处就在于:它为主人提供了一个让敌人‘愣一愣’的机会。

秦孑见梁辛懂了,神色间又显出笑意,正想说什么,突然,整座镇百山的树木尽数颤抖,哗哗的枝叶摇摆声仿若怒潮连绵不绝,秦孑和屠苏同时脸色骤变,此刻,正值三更!

镇百山突显巨变,梁辛等人不明所以,秦孑却明白,自家的护山法阵被人破坏了,有‘敌人’不知不觉潜入离人谷的中枢核心,这还了得,秦孑对着身边的屠苏喝了声:“留在此处!”,话音落处她已唤出法宝遁化青光,向着离人谷深处赶去。

屠苏也大惊失色,可一眨眼的功夫身边的秦孑就消失不见了。娃娃又想跟去查探,又不敢违背秦孑的命令,一时间左右为难,站在原地不知该怎么办了。

大伙都看出来,这次是真出事了,但离人谷的事情哪里容得他们插手,柳亦梁辛两人走上来,也不好问发生了什么,只安慰了几句,同时表明态度,如果真有人不知死活冒犯此处,他们随时听奉离人谷调遣。

屠苏再怎么聪明,也不过是个娃娃,早就乱了分寸,也不说话,满脸焦躁的来回来去不停的踱步,好在过了不长时间,秦孑灌注神通的声音便远远的传来:“屠苏,带着客人们过来!”

……

等到了‘作案现场’,大伙全都傻眼了。

秦孑站在旁边,脸上没什么表情,看不出喜怒。老头子夸佬好像一堵小山似的,站在大祭酒身后,对着梁辛等人怒目而视。

而身前的小境里,数不清的红藤从四面八方延伸到其中,围着曲青石缓缓的盘旋、吞吐。

曲青石身上草木丰茂,百花争艳,看上去挺漂亮。

木妖已经进入物我两忘之境,好像鬼上身似的,口中哼着个古里古怪的小调,双目涣散无神,绕着曲青石不停的打转,双手飞快的变换着法诀;有时轻而又轻,好像抚摩情人长发似的,捻起一根红藤,刺入曲青石的身体;有时快若鹰隼,比着捕食的豹子还要粗暴,一把抓过两根藤子,狠狠塞进曲青石的嘴里……

那棵巨大的‘篷滂’,犹自傲立于小境中,只不过树干已经变得光溜溜的那么干净,再没有一根血藤缠绕。比着不久前,多了几分挺拔,却少了几分气势。

虽然不懂木妖正在施展的法术,秦孑也能看得出,木妖‘偷’了护山阵法之力,用来给曲青石疗伤。声音里没有太多的起伏,把自己的判断简单的说给其他人听,最后,又淡淡的补充了句:“这几天里,离人谷空不设防。”

梁辛等人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,倒是屠苏,见到现状之后大大的松了口气,脆声笑了起来:“有法阵的时候,一百年也看不见敌人。现在不过几天没有法阵,哪有那么巧就会有敌人上门。”说着,伸手拍了拍脑门,恍然大悟道:“我说木妖当时怎么有点不对劲呢,原来憋了个可恨的心眼!”

柳亦赶忙接口笑道:“离人谷名震天下,谁敢来找你们的麻烦,应该不会有事!”

梁辛则郑重点头:“这几天我们都在谷中,如果真有敌人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大块头夸佬就冷笑了一声:“狂妄!敢和离人谷为难的人,你们应付得了么?”

这时候,秦孑叹了口气,挥手打断了还想再继续怒骂的夸佬,脸上现出了一份苦笑:“就算真要责怪,这件事也要怪到木先生身上,和小梁大人他们,没什么关系的。”

碍着秦孑的身份,夸佬不好再说什么,重重的一跺脚,又岔开了话题:“堂堂离人谷,岂能没有阵法护山,阵法现在能恢复么?”

秦孑不易察觉的皱了下眉头,微微转头,看了夸佬一眼,摇摇头没说话。

夸佬的话,当着外人的面,无论如何也不该问的。

重列‘篷滂’大阵,就要依仗木妖的草木之身来引出阵意,他此刻已经入定无法打断,有什么事,都只能等治好了曲青石再说。

梁辛见二哥的治疗不会被打断,心里偷偷松了口气,随即心中又升起了疑惑,回过头和柳亦对望了一眼。

柳黑子的目光里也有些困惑,显然,梁辛想到的,他也想到了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61章 口吐鲜花 下一章:第163章 阴冲之力
热门: 仙剑 召唤:沃伦夫妇的惊凶职业实录 太玄战记 幽冥怪谈2:死亡约定 沉默的证人 乡村之大被同眠 护士学院杀人事件 肖申克的救赎戏 冰魄寒光剑 宜昌鬼事3:大宗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