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1章 口吐鲜花

上一章:第160章 胸有成竹 下一章:第162章 须弥樟叶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天下精怪虽多,可论到出身,只有两种。

一种是普通的草木或者畜生,或是有前辈栽培,或者机缘巧合得到奇遇,炼化了天地灵元,慢慢修炼化身成妖。这一类妖怪,只要修为够了,就能幻化成人形,除非高深修士,否则谁也看不透他们的真身。

第二种则是天赐妖身,就好像苦乃山天猿一脉,出生时就开通灵智,身带法力,随着不断长大,修为也不断增强,说穿了,它们是人类之外的另一种智慧生物,只不过它们的寿命虽然漫长,但繁育困难,数量有限难以开枝散叶。这一类的精怪有个特点,无论修为有多高,哪怕到了嫦娥境天外飞仙,也无法化身成人,就算列位仙班,也是个精怪神仙。

中土上妖怪的数量不少,不论修为不论种族,都在这两类之列,唯独木妖是个异数。

他醒来的时候,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,草木之身,却是人形……只有人形!

草木精怪,不外花草藤木成精,如果是修炼成精,他应该有个本形,要么是棵大怪树,要么是朵妖怪花,可他就是人形,无法变会‘本形’;如果他是天赐妖身,那就更不对了,那样的话他绝不可能长着一副人模样。

除此之外,他对醒来前的事情,一无所知,根本不记得自己曾经修炼过,更找不到什么同类,在他脑海深处,只有一个字:逃!

内心深处,仿佛以前有过一股他根本无法抗拒的力量,曾经牢牢的控制了他,而他唯一的念头也只又‘逃’。木妖对自己的身世也搞不清楚。

如今,那股力量已经不复存在了,觉醒后的木妖过得不错。他有草木之身,又有人类灵智,在大山深处孤独百年,对草木之性、各种法术原理都牢牢掌握了,可惟独修为无法稍加进步,按照他自己的估计,这个应该与他的身体有着莫大的关系。

后来木妖与秦孑相遇,详谈之下各取所需,就跟着秦孑来到了离人谷,领了个供奉的闲职。

直到去年初春,木妖突然‘中了邪’。说到这里,木妖的眼角轻轻抽动了几下,声音很低:“我中邪时,脑子里一片空白,但是那种感觉错不了……就好像我前生里,控制着我的力量又出现了!”

木妖的声音低沉却清晰,缓缓说着自己的身世。

即便不懂法术,梁辛也猜到了些端倪,脸上的神情充满了惊愕,喉咙都变得干巴巴的,连吞了几口口水,才勉强开口,结结巴巴的说:“你、你的意思……你原本是草木傀儡,后来又恢复了神智?”

木妖的嘴角突然翘了起来,勾出一份诡异的妖媚:“有可能!所以,”说着,木妖伸手一指曲青石:“我帮你治好他,但你不能光带我去看傀儡,你要替我抓来一个货真价实的傀儡,活的!”

梁辛还没说话,青墨就从一旁皱眉追问:“你要草木傀儡做什么?他们都是傻的,没办法告诉你啥。”

木妖摇摇头:“我要带一个真傀儡去牢山,去我醒过来的地方,看看他是否也会像我这般,恢复灵智苏醒过来!”

屠苏闻言笑着点点头:“这个办法好,要是傀儡醒过来,那你以前肯定也是傀儡。”跟着,又问道:“另外,你苏醒过来的地方,是什么灵穴宝位么?”

“正相反”,木妖继续摇头:“我醒来的地方,在一处倾斜的高崖之下,那里草木荒败毒物滋生,只有恶瘴,根本没什么灵元……这样的地方,根本就不会有什么草木能修行成精!”

这时候,庄不周突然从门外探头进来,笑得一如既往那么客气:“诸位,我不是故意偷听,不过刚巧听到这位爷说的地方,忍不住想要插句话,造次,造次。”

屠苏笑嘻嘻的就把他拉进来了,柳亦从旁边解释了一句:“我们这位朋友,做过一阵麻衣神相,对风水一道颇有造诣。”

屠苏眼睛一亮,笑声清脆:“都是奇人异士,照我看,你们兄妹几个,恐怕要做大事!”

庄不周点头哈腰,丝毫不嫌麻烦,又从头到尾和屋子里的人寒暄了一圈,做足了铺垫功夫,这才小心翼翼的开口:“刚刚这位木爷说的地势,在风水之中是有名堂的,唤作‘诟龟呼天’,是大大的凶地啊!”

可此处具体如何‘凶’,庄不周这个半吊子就不得而知了,宋恭谨还不如他,哥俩一块嘬牙花子,又生怕不够周到,反反复复的嘱咐着大伙他们只是姑且一说,真要想确认,还要到实地看看。

木妖无所谓的挥挥手:“灵穴也好,凶位也罢,只要它够特殊就好!”

屠苏认识木妖已久,可也是第一次听他说起身世,满脸都是好奇,又追问道:“除了这些呢,你还有什么什么身世线索?”

木妖皱起了眉头,似乎有些犹豫,过了片刻后,伸手解开了身上的长袍,转身把后背露给众人。

小丫头青墨低低的惊呼了一声,木妖的后背上,横七竖八,尽是一道道的伤痕,紫红色的伤疤凸起,好像一群狰狞的蜈蚣,随时都可能从他的背上冲出来。

木妖双臂一撑,又把袍子穿好:“这些伤疤,已经跟了我上百年了,抹不去,长不好!”木妖身负四步修为,又是木行精怪,重生的能力极强,就是手指被斩断也能重新长出来,皮肉伤更不会留下疤痕,可后背上纵横凛冽的伤疤从他醒来时就有,一直到现在也没能完全长好,这也算是一桩怪事了,就连秦孑也猜不透其中的奥妙。

梁辛已经半晌没开口了,低着头眉心紧皱,愣愣出神。青墨忍不住用手指捅了捅他,低声问:“想什么呢?”

梁辛头也不抬,回答道:“牢山,听着有些耳熟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青墨就笑道:“牢山也算是中土名山,你以前肯定听过,耳熟也不稀奇!”

梁辛却摇了摇头:“不是那种耳熟,而是、而是这个地方,好像有什么牵连,可一时又想不起来了。”

其他三兄妹对望了一眼,一时间都有些莫名其妙,可片刻后,青墨的脸上突然现出了一副恍然的神色,仿佛也想到了什么,伸手一拉梁辛:“铜川那堂课,东篱先生讲过的……”说到这里,梁辛豁然开朗,牢山,果然牵连着一件事情!东篱先生在铜川公布的数十件悬案真相,其中一件便是,东海乾朝阳在牢山,杀了七位水墨城的画匠。

而此刻,旁边的屠苏却又是一惊,伸手抓住了梁辛的胳膊,一连串的问道:“刚刚你们说铜川?是被‘柳暗花溟’毁掉的那个铜川府?你们是从哪里逃出来的?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惹得一线天要通知他们屠城?”

小丫头这才知道,刚刚一个不小心给说漏了嘴,一下子,四兄妹的脸色都难看了起来。

那时五大三粗接到了一线天长老的讯号,发动神通屠城,可即便他们自己也不知道铜川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事后除了离人谷之外,其他几个天门都曾派遣高手赶去查看,可铜川早已化为灰烬,也没能找到幸存者,一时难以查到什么,不过到现在他们也没有放弃追查。

而东篱仙祸、铜川惨祸,也是梁辛等人最核心的秘密之一,早上泄露出去,恐怕午饭之前五大三粗就会找上门来,从此永无宁日,不死不休。

屠苏眉眼机灵,一见众人脸色不善,立刻面露警惕,后退了几步,一时间,小小的木屋之中,气氛再度压抑了起来。梁辛在心里轻叹了一声,不知这一关又该怎么过!

到了离人谷之后,秦孑态度亲切,屠苏聪明伶俐,无论怎么看形式都一片大好,可偏偏一个个意料之外接踵而至,而且这次和以往情形不同,牵扯着二哥的生死大事,让所有人都变得左右为难起来。

还是秦孑,大大方方的笑了,没有看着四兄妹,而是望向了屠苏:“不管铜川发生了什么,无论小梁大人是不是经历过那场惨祸,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内情,和我们有关系么?”

屠苏摇了摇头,张开嘴巴正想说话,不料秦孑突然换了副语气,从和蔼可亲变得清冷淡漠:“没关系的事情,你又何必去打听。打听出真相的是你,可就此陷入麻烦的,却是离人谷了,你不斋耳斋口,又如何斋心?”

谁也不知道秦孑是否动了真怒,但是一向活泼胆大的屠苏,却货真价实的低下头,在原地站得笔直,一个字也不敢说了。

秦孑声音不变,继续问屠苏:“你告诉我,八大天门是什么?”

屠苏深吸了一口气,抬起头大声回答:“早就没有了八大天门,只有七大天门!”

“还有呢?”

“离人谷不理是非,只求清静!”

秦孑这才点了点头,又恢复了和蔼的神情,笑道:“很好。”

这时柳亦站了起来,笑呵呵的拱手,绝口不提铜川之事,打了个哈哈:“咱们这一来,闹得乌烟瘴气,着实扰了离人谷的情景,秦大家这份恩情眷顾,着实让咱们受宠若惊,更铭记五内,不敢相忘。”

秦孑借着教训屠苏,再次把离人谷的立场摆出来,表示不会多管闲事,只想脱离八大天门,做个清修门宗。

而柳亦这句看似打哈哈的客套,其中也饱含深意,就算秦孑以诚相待,毕竟大家认识时间还短,有些事情不好直接问出口:离人谷想求清静,又何必把给曲青石治伤的事情揽上身?

哪有想求清静的人,会去和梁辛这群人打交道。

离人谷的实力、势力,虽然不如另外七座天门那么雄厚,可也犯不着去巴结其他的势力,别的不说,就只秦孑自己,四兄妹绑到一起都难以取胜,何况离人谷传承几千年,明中暗中不知道还有多少高手。

秦孑当然听明白了柳亦的意思,不置可否的摇摇头,微笑道:“结一份善缘,总是好的,朋友上门又何谈打扰二字,你可不能总怎么客气!”说完,也不容其他人再说什么,转头望向了木妖:“还是赶快办正经事吧,曲先生早一天康复,我也能早一天喝到他们的酬情酒!”

木妖嘿嘿一笑,也不知道怎么又突然那么高兴了,大声回答:“谨遵大祭酒吩咐,我这就去准备!”说完,一溜烟的跑出了屋。梁辛等人的脸上,全都露出一份由衷的开心,折腾了这么半天,还不知不觉的又扯出了草木傀儡、铜川仙祸,到现在,终于开始治病了!

一直腻腻歪歪的木妖突然来了精神,大祭酒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疑惑,不过也没多想什么,陪着客人在木屋等候,随口闲聊了起来,伸手指了指小境中的七片阴沉木耳:“小梁大人的法宝,看上去可着实犀利!”

不久前青墨借题发挥,亮出了战旗和巫刺,随即被曲青石‘镇压’,收起法宝时,没再将梁辛的红鳞一起收回去。

梁辛就把它们摞成一摞,放在了木屋门口。

梁辛本来就心情大好,又被问到了得意处,一点也不掩饰自己那份高兴劲:“全靠机缘巧合,才得来了这些阴沉木耳,为了把它们弄到手可没少吃苦!”

秦孑当然听说过这种宝贝,也面露惊讶,丝毫没拿自己当外人,飘身出屋掂起一片木耳细细查看,口中啧啧称奇,梁辛得意之余,突然福临心智,伸手一拍脑袋,笑道:“我这可糊涂了,离人谷精擅木行道法,与天下草木都了若指掌,一定知道这些阴沉木耳的来历,还请不吝赐教。”

柳亦也凑上来,忙不迭的点头,丢尽了西蛮蛊的脸。

秦孑自然如实相告:“远古时,因为地震或泥石流,将地面山的植物尽数卷入地心,不见空气,与天地隔绝,一些尤其粗壮的大树,被地心的阴寒之气浸侵,万年后才得以成行,其性至阴至寒,质地非金非木,更结实无比,即便宗师神通也难以伤之分毫,算起来,可也是天材地宝呢!”

也许与木质、土质有关,阴沉木只出产于西蛮之地,数量稀少之极。

至于阴沉木耳,顾名思义就是阴沉木上产出的木耳,只有西蛮秘法才能培育出这种宝贝,不用说,这种法子复杂到了极点,所以红鳞比起阴沉木来,还要更珍贵的多。

梁辛想了想自己存在轱辘岛的大船,乐得嘴巴都合不上了。

青墨笑着给他泼冷水:“阴沉木耳的确是好宝贝,可你这七片也太大了,我不在身边的时候,你只能扛着……除非你敢挥舞着它们招摇过市。”

旁边的秦孑愣了愣,梁辛笑着解释道:“我的功法有些特殊,没法把法宝炼化、收藏。”

秦孑也笑了,回头对屠苏吩咐道:“去采一片须弥樟来!”

屠苏答应了一声,撒腿就跑,跑了几步之后又回过头对梁辛喊道:“梁磨刀,还不快谢谢我家大祭酒!她要给帮你炼化须弥樟叶,比着乾坤袋可好用得多!”说着,掳起袖子露出胳膊上一片绿叶印记,轻轻一晃,咣当,掉出来了竹马、木剑、瓷枕林林总总一大堆零碎,也不知道是玩具还是法器,显摆完了之后,又捏了个指诀向着地面一指,诸般零碎又被收回到樟叶印记种去了。

和绫罗茶一样,须弥樟树也是离人谷的特产,这种奇树的叶子,经过离人谷弟子的法术炼化,可具凌空收纳的效果,比着乾坤袋、乾坤袖之类的宝贝使用起来还要更方便。

梁辛霍然大喜,忙不迭的道谢,秦孑不躲不避,心安理得受了梁辛的谢礼,笑着说道:“若我没看错,小梁大人有土行之身。”

突破了天下人间的第二重,梁辛将自己的土行本源炼入身体,现在也勉强算是土行身了,不过他本源太浅,这个土行身也不算太纯。

“你没修炼过离人谷的法术,本来种不了这道须弥樟,不过你却有土行之身,土生木长两行相济,我出手帮你,应该能炼化成功,以后就不用那么辛苦,扛着这些那大家伙到处跑了。”

梁辛笑得脸上都快开花了,正不住口的道谢,木妖又脚步匆匆的跑了回来,伸手抓住曲青石的腕子:“你跟我走,咱治病去!”说着,又对其他人严肃道:“你们在这等着,不许跟来!我要施展的法术非同小可,非如此便无法治好他,前后要七天的功夫,无论这谷中有什么异常,你们都不可惊讶,更不能去和我捣乱,切记,切记!”

大伙连忙道谢,纷纷说着有劳先生、先生费心之类客气话,木妖理也不理,拉起曲青石身形一晃,一起向着山谷深处飞去。

木妖会飞,飞的还挺快,拐了几道弯,来到了另外一片小境,比着秦孑的栖身之地小了些。木妖一直把曲青石带到了屋子里,脸上又恢复了那股子狂傲劲:“这是我的小境,土下养了不少灵种,你莫乱动。”

说完,自己又跳回到院子里,蹲下来一只手轻轻抚摩地面,另一只手不断捏起法诀,口中念念有词,片刻后倏然低喝了声:“起!”

一道青绿色的光芒从泥土中弹跃而出,跳进了他的手心里,木妖好像捧着块随时会融化的冰块似的,小心翼翼的用手护着,跑回到曲青石身边:“吞了它!”

在他手心里,正他躺着一枚蚕豆大小的种子,可怪异的是,好像种子之内藏了条不安分的虫子,正在囊皮中左突右冲,想要挣扎而出。曲青石看得头皮发麻,脱口问道:“这是什……”

不料他才一开口,木妖抬手就把怪种子塞进了他嘴里。曲青石只觉得耳鼓深处猛的响起了一声尖细的欢呼,种子入口,好像长出了细小的腿子,根本不容他拒绝,一溜烟的跑进了他的肚子里!

曲青石知道木妖还不至于害自己,可吞了这么个东西,心里说不出的别扭,苦笑着问道:“到底是什么?”说话的时候,觉得喉咙有些发痒,忍不住咳嗽了一声……

随着一声咳嗽,曲青石的口中,喷出了一朵色彩娇艳的鲜花。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60章 胸有成竹 下一章:第162章 须弥樟叶
热门: 谜桶 钓鱼城 坠落之前 神雕侠侣 死神来了 危险的童话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Ⅲ 大悬疑2:藏传嘎乌 德意志帝国:一段寻找自我的国家历史,1848—1918 阿拉伯之夜谋杀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