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7章 修谷离人

上一章:第156章 那位朋友 下一章:第158章 木行相冲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长春天走后,跨两也告辞而去,琅琊立刻跳起来,给所有人都道谢过来,最后才走到梁辛身边,眼睛亮晶晶的,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他,看了半晌,这才笑嘻嘻的开口:“修为又有精进了!天下人间的功法果然了不起,每见你一次,你都会变一个模样,恐怕过不了多久你就该飞升了!”说着,扬起下颌,装模作样的仰望苍穹,好像在找梁辛飞到哪去了似的。

梁辛也乐了:“甭找了,有事要你帮忙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琅琊就用力点头:“没问题!不过,”顿了顿之后,才继续道:“要看婆婆恢复的速度,做脸养脸的法术颇为复杂,消耗不小。”

梁辛咦了一声,略显诧异:“你怎么知道我找你帮忙做脸?”

琅琊挑了挑眉梢,模样俏皮:“也不怎么难猜的,你身边那么多高人,能用得到我们的,恐怕也只有‘做脸’这件事了。”说着,又压低了声音:“你该不是要去参加三派合一的聚会吧?”

妖女心思机敏,不仅想到梁辛找自己是为了请婆婆帮忙做脸,在听了长春天与众人的交谈之后,还猜出了梁辛‘要脸’做什么。

梁辛摇了摇头,笑道:“反正和你无关就是了。”

琅琊也不追问,大大方方的一点头:“我去请婆婆帮忙,不过婆婆要疗伤,时间会有些紧,两张够不够?”

“够用,也没什么具体的要求,只要让人认不出是我就成了,最好能凶悍些。”

琅琊笑着点头:“明白!你要冒充缠头宗嘛,那伙子人都长得横眉立目的。”

说着,妖女伸出手,煞有其事地拍了拍梁辛的肩膀,轻轻叹了口气:“我把你当做朋友,你有什么交代,我都会去做的;可你却不是,平时里都像躲瘟疫似的避开我,只有需要帮忙需要救命的时候,才会想起我。”

梁辛哈哈大笑:“拉倒吧,上次你可把重伤垂死的朋友给扔大海里去了!”

妖女吓了一跳,吐了吐舌头:“我都忘了,你还记得!”说着,自己也笑了起来,也不施展法术,就凭力气把脸婆婆负在背上:“最近这段时间,我就在苦乃山里找个地方修养,不会离开这里太远,脸做好后我摇铃找你!”

梁辛点头之后,妖女却并不肯走,而是站在原地,一眨不眨的盯着他。梁辛略略愣了下,随即恍然大悟,笑道:“我请师父帮忙和其他妖怪说一声,不去骚扰你们,可你也别去惹人家,精怪的性子都暴戾的很。”

有猴儿谷的震慑,只要琅琊不离开太远,长春天短期内不敢再来,可其他的精怪来找麻烦她们也难以应付,得了梁辛这句应承之后,琅琊才嘻嘻一笑,背着婆婆走了。

才刚走到猴儿谷边缘,小丫头青墨突然喊住了她:“喂,你还欠我一脚!”

琅琊头也不回,咯咯的笑着回答:“下次你看谁不顺眼,我替你踹他,当还债成不成?”

青墨琢磨了琢磨,点头笑道:“成!要记得!”

梁辛和琅琊说话的时候,柳黑子都快趴到戾蛊红鳞上去了,骇然、不敢置信、贪婪诸般神情交织到一起,越看越恨不得把自己心口那片阴沉木耳扔了。

等琅琊走后,柳亦抓住梁辛不住口的追问,梁辛也不再相瞒,如实说出实情,这种红鳞有一船……阴沉木耳,顾名思义,是一种叫做‘阴沉木’的木头上长出的木耳。

对这种宝贝,老蝙蝠当初没多说,柳亦比梁辛知道的也不多,想了解缘由,就要等老蝙蝠出关再说,不过那条大船,兄弟俩商量好,等去过离人谷之后,梁辛就带着柳亦去看宝贝……

又在猴儿谷中陪着父母长辈呆了几天,葫芦和一群手下的会议终于结束,水潭被妖王列为禁地,除非有葫芦的同意,否则任何人不许再去水潭游泳。不过这样一来,猴子们就没地方洗澡了,那只水潭虽然也延伸出几条小溪,可水浅渠窄,不够天猿们折腾的。

为了解决猴儿谷的洗澡问题,葫芦决定请火狸鼠帮忙,帮着它们在大水潭旁边引出一座小水潭,说着,葫芦拿起一根树枝,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圈:“这是现在的大水潭!”跟着,又紧邻着大圈划出了一个小圈:“这是新水潭。”

梁辛一看,葫芦师父画的,分明就是一只葫芦嘛……葫芦面有得意,长出了一口气:“这些日子,连番商议,总算想出了这个主意!”

新的葫芦水潭,虽然看着简单,可实际挖起来,也要有不少仔细设计,水潭要加固、水要循环、还有又导流的小溪等等,火狸鼠痛快答应,带着葫芦分配给他的助手,开始正经测绘。

而梁辛等人也不再耽搁,与妖王、长辈等人告别,就此启程送曲青石去离人谷。

梁辛这趟拜访离人谷是去办正经事,不好带人太多,除了三兄弟和青墨之外,也只带了憨子十一。

憨子的异常表现,被曲青石看出了端倪,这个家伙修为了得,梁辛生怕十一会在苏醒之后惹出什么祸事,不敢把他留在猴儿谷内。至于其他人,全都留在了这里。老叔本想同行,可他是阴丧之身,离人谷是正道天门,恐怕不会容他靠近,再者此行应该也没什么危险,也就作罢。羊角脆上次差点被神仙相捏死,到现在还没恢复过来,也留在猴儿谷中养伤。

正邪恶战之后,八大天门从此隐退,可并没有搬家,以前的门宗洞府都是洞天福地,哪舍得不要,只不过不再开门纳客罢了。

中土南方,平遥州境内,有大山名‘镇百’,横峰侧岭连绵不绝,离人谷便在其中。青墨有大司巫传下的法宝战旗,能够御风急行,这件宝贝是大司巫亲手炼化的,发动之下,比起脸婆婆的焚云也不遑多让,大大的省却了赶路的麻烦。唯一让梁辛不太适应的是,这面战旗一经施展,血腥气滚荡熏天,还伴着凄厉的恶鬼嚎哭。

青墨也挺无奈:“这只旗子,本来是一面货真价实的战旗,经历过无数场血战,后来师父看上了它蕴含的煞气与丧气,这才出手将之炼化。”说着,小丫头耸了耸肩膀:“我们北荒的巫术,运用的大都是丧门之力,一施展便鬼气森森的,威风是足够威风了,可却不怎么好看。”

想当初,绣水仙子施展法术,水帘倒卷缤纷绮丽,现在让小丫头用这样一件鬼气森森的法宝,也的确难为她了。

众人上午时分出发,到了第二天黎明时,便赶到了镇百山,天空湛蓝,万里无云,梁辛把脑袋探出大旗向下张望,只见下面的峰岭重重,一座连着一座,而这些山峰,没有太多的厚重之势,却饱蕴孤峭之意,每座山峰都有些狭长,好像一根根锋锐的锥子,直指苍穹。

锥山连片,透着一股无法形容的淬厉,梁辛俯视了一会,就感觉这些‘锥子’都快要扎进自己的眼珠似的,不禁咋舌道:“这哪是山,分明是都是刀子!”

曲青石早就知道自己要到离人谷来,事先查过典籍,做好了功课,笑着解释道:“传说太古时,厉鬼作祟,大闹幽冥,最终百头最犀利的丧物冲破禁制,重返人间引出大乱,后来天神降下百支镇妖天锥,将这些丧物永远的钉在了此处,形成了这座大山。”

说着,曲青石伸手向着下方一指,笑道:“你要有闲心,可以去数数,按着记载,这里的锥山不多不少,刚好一百座!”说完,曲青石想了想,又赶紧补充了句:“等咱从离人谷出来在数!”

梁辛哈哈大笑,接着二哥的话茬继续道:“镇妖锥,不应该尖头朝下么,这镇百山可刚好相反嘞!不像神仙镇妖,倒像妖怪要刺天。”

柳亦也接口胡乱说笑:“你可别忘了,那些丧物是被镇住,不是被戳死,他们挣扎不动,但恼怒愤恨总是免不了的,穷尽万万年之下,原本一头尖的锥子,被它们的戾气熏染打磨,变成了两头尖尖……”

大伙都被柳黑子的歪理给逗笑了,而就在此时,一个清脆的童声,霍然响彻天空:“镇百山,离人谷之上,不容多做停留,请诸位仙家速速离去!”

青墨撇撇嘴巴,斜忒了柳亦一眼,嘟囔道:“你一开口,就惹得人家来轰咱们!”

柳亦瞪大了眼睛,苦笑道:“这也怪我?”

梁辛赶忙朗声回答:“在下一年多之前,与贵教祭酒秦孑仙姑约好,现在赶来相见,还请仙童通报。”他说话时,青墨也按住了大旗,悬浮在半空里静静等候。

三探乾山之后,梁辛不仅成了朝廷的通缉犯,八大天门也通过一线天传令天下修士,要找梁辛出来对质,他的身份现在比较敏感,没直接报名,只说与秦孑有约。

不料说话的童子却哦了一声,笑道:“你是梁磨刀?”

梁辛赶忙应是,童子的语气轻松:“大祭酒一年多前交代的,说你们会来。诸位请跟随鹤子接引,我在山门恭候。”

片刻之后,一只通体黑羽的鹤子不知从何处飞来,围着青黑战旗转了两圈,引颈而鸣。青墨再度催动战旗,追着黑色的鹤子在山峦之间兜转了几圈,缓缓下降。

离人谷,自然是一片山谷,入口处根本没有一点气派可言,只有块一人多高的石头在旁耸立,上面工工整整的用正楷写着‘修谷 离人’四个字,除此之外石头上干干净净,既没有落款、门宗标记、祥云纹路,更没有‘闲人免进否则打死’的提示。

山谷之内也没有什么光怪陆离的幻术禁制,一眼望去草木繁盛,郁郁葱葱。

一个不到十岁的男童,正坐在‘修谷 离人’的石头上,两只脚丫一荡一荡,等着他们。都是娃娃,人家离人谷的小童长得唇红齿白,好像个细瓷宝宝;不老宗的丑娃娃和他一比,连泥巴都不如。

梁辛和青墨对望了一眼,都有点怀疑自己找错地方了,离人谷的场面,未免也太小了些,别说东海乾描金峰,就是铜川府天策门,门口还有一对大石头狮子呢。

青墨挥手收起了自己的青黑战旗,这件法宝颇为好用,不仅可以御风、防御,还有收纳之效,梁辛的大木耳就被旗子卷了,一起消失于空气中。

娃娃见到他们到来,双手一撑从大石上跳下来,对着走在最前的梁辛,笑吟吟地说:“这次你们赶得不巧,大祭酒有事情几天前出去了。她不在,我便不能请你们进去,在门口等一阵成不?”

梁辛满心失望,苦笑着问道:“大祭酒要多久才会回来?”

等一等自然是无妨的,可‘时间’这两个字在高深修士眼中最不值钱,办个事、闭个关动辄都要几年几十年的光景,梁辛真怕秦孑回来的时候,熙宗皇帝都驾崩了。

娃娃咧开嘴吧,乐了,露出了一排细碎的小白牙:“应该不会太久,东海乾封山隐退,让出九九归一的位置,事情不算啥,不过总要走一番排场的,大祭酒四天前动身,赶去观礼,应该不用等多久。”

梁辛愣住了,他闹过事就走,上次他把乾山打得极惨,一战之下几乎把朝阳打成了光杆将军,到现在才刚刚知道,东海乾的应对之策居然是‘辞位封山’。

曲青石对此事也颇为关注,追问了娃娃几句,娃娃年纪小,可知道的居然还不少,又天生一副活泼性子,有问必答,有答必唠叨……

乾山封山隐退,辞去九九归一之位,在重开山门之前,不问外事,不理恩怨,修真道上灵宝现世也好,征战杀伐也罢,都于东海乾没有任何关系了。

放在明面上的道理,东海乾是因为修建观日台才遭到奸人陷害,由此实力大损,八大天门欠了朝阳一个人情,不仅各派代表前去观礼,同时还联袂宣布,封山其间,乾山道以前和其他门宗、势力的恩怨纠葛也同时封存。乾山道不会轻易下山惹事,其他人也不许到乾山滋扰,否则天下修士共诛之。

柳亦听罢,嘿嘿的冷笑了几声:“这一来,八大天门可都变成了东海乾的门卒守卫了!”

梁辛无所谓的笑了笑:“这个事情回头再说。不过乾山封山倒也有桩好处……用不了多久,朝廷的通缉便会撤了!”

娃娃又陪了他们一会,等天黑了之后便觉得无聊了,和众人打了声招呼,一蹦一跳的回谷去了,梁辛这才想起来,说了半晌,还没问人家的名号,赶忙大声询问。

娃娃脆生回答:“我叫屠苏,是离人谷的二祭酒……”童音飘荡之间,人影已经消失在山谷中。

青墨满脸的差异,看看哥哥,又看看梁辛,唯独不看柳黑子,低低的笑道:“这……小娃娃胡说八道吧?”

离人谷的待客之道着实不怎么样,大祭酒不在,干脆连门都不让客人进,不过梁辛等人生性豁达,知道山门之后都是统统都是世外高人,不能以常理度之,也不当回事,兄妹四人外加一个憨子十一,就守在离人谷门口,等着秦孑回来。

好在等候的时间还不算长,到了第二天中午,半空里一道湛青色的光华闪过,秦孑驭着一片芭蕉叶似的法宝赶了回来。

离人谷自有通讯联络的仙术法宝,秦孑已经得知了梁辛等人的到来,一路飞到众人跟前,正要打招呼,可目光流转之下却微微一愣,随即才笑盈盈的开口,摇头感慨道:“英雄出少年!除了曲先生不是修道之人,几位的修为可都了不起的很呢!”

说话之间,她的目光,又重重的看了一眼憨子十一。

秦孑的目光何等锐利,一望之下,就看出来眼前这几个人,个个不同凡响。其中最让她惊讶的就是柳亦,一年多之前,这个独手黑胖子还是个普通人,可现在身体中蕴藏古怪力道,自己已经无法看清楚了。

梁辛赶忙从一旁引荐,秦孑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,摇头笑道:“想不到,西蛮蛊和北荒巫的衣钵传人联袂来访,离人谷蓬荜生辉,快快请进。”说着,再度催动法宝贴地急行,进入了离人谷。

与猴儿谷一马平川,地势平缓大不相同,离人谷之内,草木几乎长得有些疯乱了,到处都是一片浓浓的绿色熏染,都没有落脚的地方,只有一条小径,勉强穿过斜横的草木,弯弯曲曲一路延伸。

秦孑带着带着大伙左拐右转,绕得梁辛都快晕头了,忍不住笑道:“这么复杂,怕是厉害的阵法吧?”

不料秦孑却摇摇头:“阵法禁制自然是有的,不过咱们走过的道路可没什么奥妙。镇百山诸峰淬厉,峰脚处檩横亘斜,我们离人谷的地势也如犬牙交错,不好走的很。”

急行了一阵,秦孑笑道:“咱们到了!”在最后转过一道弯子之后,众人眼前出现了一座小小的山坳,一眼往上去,也不过两亩地的光景,角落处搭着几间简陋的木屋,地面上还算平整,没有了乱七八糟的藤木,而是栖着一层茸茸的嫩草,几朵野花点缀其间,优雅而恬静。

秦孑性情随和,梁辛更是个自来熟,看着眼前的小山谷,神情里满是疑惑:“这个……倒是足够幽静,不过,是不是也太小了?名震天下的离人谷,才两亩地不到?”

秦孑把大伙往屋子里领,闻言失声而笑,摇着头回答:“这是我和屠苏的修炼、栖息的小境!离人谷受地势所限,没有大的开阔地,但是每一座峰下,都会有这样的一个小境,平时离人谷的门人,便在这一百座小境中各自修行。”

到了现在,梁辛才恍然大悟。严格的说离人谷,不是镇百山腹地中的一个低洼谷底,而是整座镇百山的基底。

镇百山,一百座山峰,一百座山脚小境,这些小境,通过羊肠小道彼此相连,串接而成的这密密麻麻的一大片,就是八大天门之一的离人谷。

这时候屠苏也迎了出来,从一旁插口笑道:“离人谷,是密密麻麻的一大片,如果把山峰都拔除了,再从天空鸟瞰的话,像……”说到这里,似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形容,琢磨了半晌,猛地眼睛一亮:“像一幅被抓烂了的棋盘!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56章 那位朋友 下一章:第158章 木行相冲
热门: 疑点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永恒的园丁 天罡 乡村欲爱 七宗罪10:雨夜屠夫 炼宝专家 大唐悬疑录:最后的狄仁杰3 亡灵书系列04 养尸 空椅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