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章 那位朋友

上一章:第155章 一声惨叫 下一章:第157章 修谷离人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嘭的一声闷响,一只巨大的黄脸狒狒不知从哪里跳出来,跃到了附近的一座小山丘上。狒狒全身铜黄,乍一看上去好像铜浇铁铸得一般,行动之间,也带着锵锵的金属摩擦声。

梁辛认得狒狒,它也是苦乃山中的大妖,名唤‘铜头’,和猴儿谷交往甚密,前两天托天湖的时候人家还来帮忙了,铜头是金行精怪,发大水的时候就属它沉底最快。

铜头瞥了长春天一眼,这才转目望向猴儿谷,找了一个它认识的天猿问道:“葫芦呢?有敌人来了,我们巴巴的赶来助拳,怎么不见它的人影?”

那头天猿还不会说话,立刻挥着爪子,嘴唇扑啦啦的抖动,做了个吵架的姿势,最后又指了指猴儿谷深处的石洞。

“葫芦在和谁吵架?”这句话却不是铜头问的,而是一头和黄鹂差不多大小的小鸟。鸟儿浑身赤红,落在枝桠间,一道道赤炎从它身上不停的流淌下来,转眼火焰披满了它脚下的大树,却并不灼烧草木,仿佛一枚小小红色瀑布,流淌不息,煞是好看。朱鸟的目光也如烈焰般灼热,直视长春天。

说话间,又有七八头大妖现身,豺狼狐狸、熊罴长虫,还有一只瘦骨嶙峋的金眼兔子。

长春天的镇静功夫再了得,现在也沉不住气了,不看别人,只望着苗人跨两,沉声道:“这几百年间,长春天与缠头宗同处危檐之下,都想变得更强些,难免有些小的磕磕碰碰,可无论你我之间有过什么争执、结果如何,我自问,总还对得起四个字:顾全大局!”

跨两有些摸不到头脑,乐了:“哈龟儿,你讲莫子哟?”

柳黑子也乐了,对着跨两低声道:“他以为咱们和妖女设计,要坑他呢!”

长春天冷冷道:“你们缠头宗的人,也别在藏着了,就此现身吧!我倒想问问缠头老爹,就算他今天灭了我长春天,明天灭了不老宗,还能剩下几分力气,去对付八大天门;我还要问问他,西蛮蛊和北荒巫,还有这苦乃山的精怪大妖,真就那么靠得住么……”说话时,长春天身形轻晃,也进入了灰袍铁面的法阵,严阵以待。

所有人都知道他误会了,小丫头青墨更是眉花眼笑,摇头道:“这里没我们北荒什么事,你别扯着我们说事。”

说着,青墨还有些纳闷,小声问梁辛:“他怎么不跑呢?”

不等梁辛开口,琅琊就抢着回答:“师父见大妖敢现身而非偷袭,以为咱们已经封了口袋,逃也没用,他现在准备拼命呢!”

这时候,一声清清淡淡的咳嗽,从猴儿谷深处响起,妖王葫芦终于开完了会,面带微笑走了出来,仰头望向压在半空的阵势,在他身后,紧跟着猴儿谷的一众大妖骨干。

直到此刻,猴儿谷真正的实力,终于展现在长春天眼前!

长春天的心直线向下沉,就凭着下面这群妖怪自己都应付不了,更何况附近还埋伏着‘缠头宗’、‘西蛮蛊’、‘北荒巫’……

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葫芦身上,他才是真正的地主,现身之后,只有他说话的份,葫芦背负双手,双脚微微开立,神情恬静,一派宗师气度令人心折,嘴巴动了动,似乎想要说话,可最终却笑了,对着长春天点了点头,跟着又摇了摇头。

葫芦不是不想说话,可第一次赶上这么大的场面,绞尽脑汁也想不到一句合适的开场白,一肚子书袋现在一个也用不上了,干脆还是不说话了。

长春天的脸色更难看了,深深吸了一口气,身上的戾气更浓。论修为,他自忖或许还能和那头妖王斗一斗,可随行的三十多个灰袍铁面,绝对不够下面那群厉害精怪打的。

梁辛也皱起了眉头,这场仗他不想打。眼前的情形,猴儿谷稳操胜券,可长春天也不是琉璃娃娃,濒死反扑之下,哪怕只伤到一头小天猿,他心里也不踏实。更何况,这一仗的起因是琅琊,着实不该拖累猴儿谷。

“不打。”这时,琅琊朱唇轻启,对着半空里的长春天说出了两个字。

长春天现在魔障了,冷冷笑道:“不打?长春天死便死了,绝不会投降,更不会向你投降!”

琅琊蹙眉摇头,却透着股亲切劲,就像女儿见到身体不好的老爹在偷着喝酒似的:“怎么总想着打打杀杀,不好的。至少今天不打了,你们快走吧。”

长春天这才知道,琅琊不是让自己投降,而是不想开战,他本来是多智之人,可到了猴儿谷之后,先是西蛮蛊又是北荒巫,跟着来了缠头宗,各色大妖接踵而至,最后妖王带人风光亮相,连番变化,一次又一次把‘坠入圈套’这四个字砸实,一开始想错了,后来也就越跑越偏。

长春天现在还没能转过弯了,皱着眉头,望着琅琊一言不发。

琅琊笑了,轻且自然,脸上又显出调皮的模样:“一会我们就散了,个忙个的,没人理你,到时你可无趣的很。”

长春天想象了一下,片刻后大妖散去,小妖嬉戏,下面的诸多强敌各自说笑聊天,只有他们还在半空里严阵以待……

这时跨两也哈哈大笑了起来,抓住机会拼命奚落:“长春天,哪个有那份闲工夫去对付你,你就是个哈老汉儿,神经戳戳的,以为谁都想害你。”

长春天目光流转,再看看下面的敌人,人人都是笑嘻嘻的,哪有要开战的意思,最后把目光落在跨两的身上。

跨两大笑着挥手:“算计错了,快走快走,人家妖王要是变了主意,你老汉儿哭都抓不到坟头!”

这时候葫芦突然开口,声音清淡:“也不是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,总要留下点什么才好。”

长春天的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,语气也不若刚才那么严厉了,变得平淡而沉稳:“是我唐突了,误闯妖王福地,要什么,请开口。”

“面具留下!”这四个字,葫芦说的又快又响亮,虽然还算沉稳,可语气里已经充满了压抑不住的兴奋。

长春天毫不犹豫,立刻对着手下一挥手,三十余名灰袍铁面同时解下面具,用法术托着,轻轻放在了地上,葫芦身后的一群健猿脚步沉稳,俯身捡起面具,跟着也不停留,慢慢回到了先前他们开会的石洞。

片刻后,陡然一阵欢呼声从石洞中荡漾出来……

赶来帮忙的大妖们都面露鄙夷,也不打招呼,各自散去,唯独黄脸狒狒铜头,顽皮性子比着天猿毫不逊色,三步并作两步,冲进石洞中去抢面具去了。

直到现在,长春天才彻底确认了,根本没什么埋伏,从头到尾都是自己的胡思乱想。一通百通,长春天马上就明白了,山谷里的缠头、北荒、西蛮摆明了要帮琅琊,他们身后才是那群厉害精怪,今天想要抓琅琊已经是万万不可能了。

梁辛没想到以长春天的地位,居然会那么痛快的服软。琅琊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疑惑,解释道:“这也没什么奇怪,长春天活到现在,势力越来越大,靠的不是充好汉,更不是讲面子。占优势,杀敌绝不手软;被动里,有多快就跑多快,这才有了现在的长春天……胆子小,才能活得长。妖王实力惊人,还有缠头、西蛮、北荒的高手在场,长春天才不会为了我给自己找上这么大的麻烦。”

说着,琅琊又笑了笑:“那位缠头的前辈骂得再难听,师父也不会当回事的,他从不做口舌之争。”

葫芦也想去山洞里抢面具,可长春天还不肯走,他也不好意思就此离开,再望向半空的目光,可有些不耐烦了。

长春天笑了,横直的一字眉立刻变成了八字形,显得有些滑稽,对着葫芦点头道:“我绝不会再动手,不过几句话要和他们交代下,也不是什么机密,妖王大人听也无妨,若不耐烦在下的唠叨,敬请自便。”

葫芦还是想不到合趁自己身份的‘书袋’,只得再度微笑着点点头,又摇摇头,站在原地没动。

琅琊嘻嘻一笑,脚步轻快,跳到葫芦身旁,从随身的皮囊中也掏出了一副金属面具,双手捧上:“这个小玩意送给老祖宗,谢谢老祖宗的救命之恩!”她在长春天地位颇高,面具也更加精巧,看样子还经过自己的加工,不像灰袍的铁面那么冷漠,反而多出了几分雍容高贵。

葫芦的眼睛里都快伸出小手来了,勉强维持着脸上的淡然,接过了面具,牢牢抓着再也不肯松开了。

长春天让手下撤了阵势,自己也把青藤神鞭收了起来,又对着葫芦微笑点头,示意自己全无敌意之后,这才望向琅琊:“你投靠了缠头宗?”

不等琅琊开口跨两就嘿嘿的笑了:“乱讲,你长春天的叛徒,我们可不敢收。”

琅琊跟着点了点头:“说实话,我下来之前,也没想到这里蟠龙踞虎。”说话之间,妖女的嘴角抿起了一抹俏丽的笑意,余光轻飘飘的瞟向梁辛:“风云际会,有大头鲤鱼跃过了龙门。”

长春天不明白琅琊的意思,不过也不想深究,而是径自追问琅琊:“有件事情我不明白,如果不问清楚,这几天恐怕会睡不着!”

琅琊的眉宇间显出了一份心疼,言语切切:“您也该好好睡一觉了,最近都忙得那么辛苦,当心累垮了身体。你问吧,只要我知道,便一定会回答。”

长春天不理挪揄,继续道:“刚刚我转错了念头,以为自己误入埋伏,你若趁机挑拨两句,我必会与妖王大打出手,这么好的机会你却放过了,不似你的为人。”

梁辛也纳闷这个事情,情不自禁的点点头,转头望向了琅琊,不料正迎上琅琊的目光。

“这山谷里的精怪、高手,大都是我一个朋友的亲友。我那位朋友不忍心看我死,可又不想替我出头打架,我能得他庇护就该心满意足了。”

琅琊的话是对着长春天说的,可眼睛却一直看着梁辛:“再说,挑拨你们打起来或许不难,可打完之后?他的亲友因此而死,我逃过了师父的追杀,却又要开始应付我那朋友的报复。”

“我和您老人家已经反目成仇,迟早要死一个才罢休;我和这个朋友却还留着几分面子、牵着几分情义,要我为了您而舍了他,我算了算,没什么赚头的。”说着,琅琊轻轻呵了一口气,笑了:“若有一天,我要死,还是死在师父手里吧。死在他手里,心里不痛快的。”

长春天淡淡的哼了一声,不再追问此事,双腿一盘坐在了半空里:“自从你谋反事败之后,我找你藏、我追你逃,也一直没机会正经说上两句话,你要不忙,聊上几句?”

琅琊笑呵呵的点头,模样乖巧而温顺。

长春天的语气轻松:“我仔细想过,可不管怎么想,你反我都毫无道理。你的心机有些可取之处,但修为还差得远,而且出身邪道,离开了长春天,你便什么都不是了。”说着,邪道宗师居然像个发愁的乞丐似的,嘬了下牙花子:“我自己觉得,对你还算不错。所以忍不住好奇,想问问你,到底因为什么。”

琅琊也坐下了,抱膝而坐,把下颌垫在了膝盖上:“你对我不错,可我若走到你跟前告诉你:打明天开始,我不在长春天里呆了,你会怎样?还不是一掌打死我。”

“那是肯定的。可你不想在长春天里呆了,又是为什么?”

琅琊的目光盯着地面,声音清淡的发飘:“不想在长春天呆了,为什么?那是你的为什么,不是我的为什么。这便原因了。你眼里的金子,在我看来不是石块石头。”说着,琅琊抬起了头,望向半空里的师父:“你费尽心机,长春天势力越来越大,又是为了什么?是为了替先祖报仇,扳倒正道;还是因为……好玩?”

长春天的眼睛亮了,笑道:“还是你聪明些。开始的时候,自然是为了报仇,为了自保,为了去争抢法撰灵石,可到了后来,眼看着自己的势力越来越大,每天里算计着、计较着、时不时就要动手拼命,可每浇灌一分心血下去,长春天便会茁壮一点点,由此,这件事渐渐变得有趣起来了!这就好像在激流险滩上操舟逆行,随时都可能倾覆,可每前进一步,便会由衷的欣喜,时间长了,便上瘾了,哈哈,‘好玩’,这两个字你说的很不错!”

琅琊陪着长春天一起笑了,没再说什么。

长春天却明白了,对着琅琊点了点头:“我觉得它好玩,可你却不觉得它有趣,所以你要走。”

“便是如此了,其实反过来也一样,我觉得有趣的事情,你不觉得好玩,所以你会一掌拍死我。”

说完,师徒两人对望了片刻,同时放声大笑。长春天最后一挥手:“明白了,也就痛快了,不过我还是不容你活在这世上的。”

琅琊也恢复了平时那股跳脱的神采,点头笑道:“最后这句话,煞风景的很,大家心里有数也就是了。”

长春天不再理会琅琊,望向了梁辛,微微笑道:“你便是琅琊说的‘那位朋友’了,我向你讨一句话,我若杀了琅琊,你会不会替她报仇。”

琅琊立刻竖起了耳朵,俏脸上摆出满满的憧憬,望向了梁辛。

梁辛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咳了一声,笑道:“报不报仇,你还不都是要杀她,多余来问。”邪道本来就刑罚森严,背叛者必杀无赦,否则再难服众,长春天一定要杀掉琅琊才能保住宗主威严。

长春天一笑,一点没客气:“你这人,耍滑头!”随即又望向了跨两:“本来想着处理过家事后,去找缠头老爹,遇到你正好。”

跨两翻起怪眼:“有事就说,老爹忙的很,没工夫见你。”

正如琅琊所说,长春天从不做口舌之争,好像没事人似的笑道:“不老宗要三派统一,你们怎么看。”

跨两咧开嘴巴,露出了一副吃人相,笑道:“龟儿想死,老子成全!”

这时始终在一旁看戏的曲青石突然开口:“不老宗背后,有人支持。”

长春天饶有兴趣,挑了挑横直的眉毛,丝毫不因为曲青石是个凡人而轻视,笑的挺客气:“详细说说。”

曲青石却耸了耸肩膀:“能说的很有限,一共也就两句话,第一句还算有些价值:乾山道朝阳的师父是麒麟和尚。”

要知道一年多前那场三堂会审,闹得沸沸扬扬,其后乾山遇袭,大闹京师,麒麟伏诛等等还引出了不少下文。长春天毫不掩饰,立刻露出了一份惊讶的神情,他也是聪明人,曲青石一句话,他便大概理清楚了其中因果线索,而真正勾连出来的,除了一连串的瞒天过海之计外,还有一个隐在暗中的庞大势力!

曲青石继续道:“第二句话就简单的多了,麒麟和尚的主子长着一副神仙相,要帮着不老宗统一邪道。”

梁辛略略皱眉,这个小动作没逃过长春天的眼睛,转头望向他:“怎么,有话要说?”

“就以三派合一这件事而言,不老宗不是神仙相最好的选择。”梁辛也不隐瞒,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:“开始我还怀疑,神仙相找过你们,可条件没谈拢,你们把他拒绝了,可刚刚看你的反应,又不太像。”

长春天也挺纳闷的,长长的吐了口闷气:“是啊,为什么不找我们合作呢?”说完,自半空里站起身来,对着葫芦遥遥一拱手,背负双手,凌空虚步,溜溜达达的走了,直到离开了猴儿谷的上空,才隐遁青光,转眼消失在天角尽头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55章 一声惨叫 下一章:第157章 修谷离人
热门: 律政先锋 心理追凶:骸骨疑云 南疆飞龙传 鬼话连篇 重生之鬼眼神瞳 疑点 千门之花 仙界修仙 火之幻影 少年侦探1:魔幻图书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