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5章 一声惨叫

上一章:第154章 十桩血案 下一章:第156章 那位朋友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柳亦愣了愣,这才想起来老蝙蝠一起见跨两的时候,苗人曾经说过,不老宗要约见两外两门的首脑,商议统一邪道的事情。

缠头宗在修真正道眼中是邪魔鬼魅;在邪道眼中既是同党也是敌人,可在‘缠头老爹’自己眼里,干脆就是个狗屁。这股力量本来就是他无意之中建立起来的,平时他也什么都不管,所有事情都交给两个手下去打理,跨两就是其中之一。

上次,不老宗的约见事关重大,跨两才找老蝙蝠问了一声,当时老蝙蝠满口答应,要不老宗随便时间随便地点去订约会。答应完了之后,他老人家就闭关修养去了,再也找不到人了……

跨两的神情也挺无奈:“不老宗派的龟儿又送来消息,定下了见面的时间和地方,结果老爹却不见踪影!”

缠头事先已经应承下了这件事,自然是要赴约的,按照跨两的意思,找不到缠头老爹也没关系,就由他代表缠头宗去。

不过现在多了个少主柳亦,他总要征询下柳亦的意见。

就在昨夜,柳亦刚刚知道了不老宗与乾山道的纠葛,不老宗敢约请其他两个邪道门派来商量三派合一,也是因为得到了‘神仙相’的帮助,当下转头望向了两个兄弟,笑道:“这倒是个送上门的机会,说不定能查到‘神仙相’的线索。”

说完,顿了顿之后,柳亦又对梁辛道:“我去就好了,有什么事情都由我帮你查,你就别去了。”

这场约会,不用想就知道,必然危机重重,而缠头宗里,老蝙蝠不见踪迹,实力跌了一个档次,不管去查什么,柳亦一个人也都够用了,没必要再让梁辛再去冒险。

梁辛当然明白大哥的心思,摇头笑道:“不好不好,我和你一起去!”

不料苗人跨两突然目露凶光,戾笑道:“少主的话,哪容你这龟儿说好还是不好!”说着,迈开大步就向着梁辛走去。

梁老三又惊又笑,开口骂了回去:“你有病吧!”

话音刚落,丫头青墨森森冷笑,跳到了梁辛身边;十一迈开大步,拳头捏得嘎巴嘎巴响;一群大天猿也闻风而动,闪电般纵跃而过。

跨两却无动于衷,目光好像贪婪的毒蛇,牢牢盯住梁辛,看样子不把他活撕了决不罢休。柳亦赶忙拦在大伙中间,好在跨两虽然邪佞狠辣,但是对老蝙蝠异常忠心,这份忠心自然也延续到‘少主’身上,见柳亦发话,立刻就站住了脚步。

柳亦被吓出了一头冷汗,看着跨两苦笑:“你真是那个……那个谨慎的?”

跨两挺不好意思的点点头:“是,在咱们缠头伙计里,我算是谨慎的。”跟着,他又把话题扯回来,继续说不老宗的约会。

不老宗把三大邪宗聚首的位置,定在了东海之外的一座小岛上,距离中土足有千里之遥,时间则是八月十五,中秋佳节。

柳亦一愣,随即笑道:“急匆匆的找我,还以为这就要走,原来还有五个月。到时候师父没准已经出关了。”

跨两怪眼一翻,撇着嘴回答:“上次老爹闭关,用了整整七十年……”

梁辛倒是松了口气,也跟着笑道:“五个月好!”说着,翻起眼睛瞪向跨两,心说刚我说不好你翻脸,现在说好你还翻脸?

果然,跨两这次没说啥。

“趁着这个空子,咱们先去离人谷找秦孑,把二哥的事情办好!另外……前阵子我抛头露面,几次上乾山大打出手,要跟着你们去见不老宗的人,得先换个容貌。”

跨两脾气古怪,现在又替梁辛着想了起来,皱着眉头道:“你是说易容?幻容?这些法术可瞒不过不老宗的龟儿。”说到这里,跨两眼睛一亮:“你要自毁容貌?”

梁辛吓了一跳,赶忙摇摇头,从怀里掏出了一只清润剔透的玉铃铛,回头望向青墨:“这事得找打伤你的那个人帮忙。”梁辛要找琅琊,请脸婆婆帮自己做张脸。

“琅琊?”,青墨无所谓的一挥手:“我没事,你叫她吧。”

说完,青墨琢磨了一会,又笑了:“仔细想想,这个妖女和咱们缘分不浅呢!她干的坏事,最后全成了好结果!要不是她,你我能有现在的修为?能与干爹结缘?”梁辛以前还真没想到这些,一边摇着玉铃铛唤琅琊来见面,一边回忆着自己和她的纠葛,细想之下果然如此,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小汐撇了撇嘴巴,转身跑去找丑娘聊天去了。

说完事情,众人散开,或是去陪长辈,或是找天猿去玩耍,跨两手上还有一大堆事情,当下也不多呆,就此告辞而去,与柳亦约好,八月十五前再联系,联袂赶赴不老宗的约会。

自从发现了水潭下的秘密,葫芦就一直忙碌着,每天天一亮,就召集精干手下开会,成天见不到人。

其他人都神情惬意,享受着这份短暂的安宁,只有老叔脸上都是担忧的神色,跟在梁辛身后,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梁辛和梁风习习相依为命多年,哪舍得看老叔这幅愁眉苦脸的模样,急忙追问原因。

梁风习习憋了半晌,最后叹了口气:“那个神仙相是个手眼通天的人物,他想统一邪道就让他去统一,你又何必去冒险,跟着柳少爷一起去赴约。这些话,本来轮不到我说,可、可我实在不放心,这个对头太大了……”

老叔结结巴巴说了半天,反过来复过去就是这几句话,但其中的担忧,都快压塌了梁辛的肩膀。

梁辛摇了摇头,事情可不像老叔想的那么简单。为了救义兄,梁辛掀了麒麟和尚的底、为了给干爹报仇,梁辛查出了乾山道的秘密。天下风水、乾山设计、草木傀儡、邪道统一……对神仙相而言,他所图谋的大事,梁辛知道的事情实在太多了。

神仙相到现在为止一直没真正出手对付自己,不外是想看看梁辛背后的力量,有没有拉拢的必要。可归根结底,神仙相看重的不是他梁磨刀这个人,只不过是以他为媒,来观察一股以前从未正式现身、现在正崭露头角的势力。

对于这一点,梁辛早就想明白了。

等神仙相看明白、看清楚之后,也就该出手抹掉梁辛了。

梁辛现在不准备,不反击,也只有死的更快。从三堂会审开始,梁辛就和神仙相拿到了一副‘对头牌’,到现在也不由得他不打下去了。

梁辛努力让自己的语气轻松些,安慰了老叔几句,梁风习习愁容不减,到最后,也只是苦笑着叹道:“反正,你做什么,我便跟着你做什么也就是了。”

两个人正说着,天空中忽的一暗,梁辛抬头远眺,只见一道灰云,正自天角尽头御风而行,风驰电掣般向着猴儿谷赶来。

灰色的云彩气势凛然,急行时引动风雷激荡,猴儿谷的天猿们以为来了敌人,转眼间个个都变得脸色狰狞,仰起头厉声长啸,饱含催战之意。

梁辛认得这是脸婆婆的焚云法宝,赶忙对着天猿们摆手笑道:“是我叫来的,无妨!”

话音刚落,天猿们立刻又变回原来那副懒洋洋的模样,跑跳着玩去了,好像刚才发狠的另有其人。

小丫头青墨被天猿们的二百五劲逗得哈哈大笑,跑到梁辛身边问:“琅琊来了?还有脸婆婆?”她早就听梁辛说过那个古怪的老太婆,巴不得赶紧看看。

梁辛点了点头,还没来得及回答,就突然咦了一声,低声道:“有些不对劲!”

焚云是没错的,可在疾驰之中,不停的颤抖颠簸,仿佛随时都要炸裂开来似的,青墨的见识比着梁辛强多了,一看之下就明白了怎么回事:“这道法宝遭人重创,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突然一声淬厉的锐响,一道湛清色的巨大藤鞭,倏地从半空现身,挂着刺耳的风声,狠狠抽打在焚云上。

焚云猛震,在天上晃了两晃,又继续向着猴儿谷冲来。

藤鞭仿若怒龙,在天际翻转呼啸,啪啪的脆响接踵响起,不断轰击着焚云,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梁辛还没来得及去救,只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,焚云终于禁不住长鞭的抽击,碎得四分五裂,脸婆婆和琅琊也由此现身。

老太婆哇的喷出了一口黑色的血,一手抓着琅琊,身体筛糠般的颤抖着,几乎是一头栽向猴儿谷!藤鞭虽然粗壮凛冽,可灵活处却不让游蛇,鞭稍急刺而出,眼看着就要追上脸婆婆和琅琊,就在此刻陡然一连串血色的涟漪荡漾,七蛊红鳞迎风飞扬,三阵连打之下,护住了脸婆婆。

七蛊红鳞错落翻飞,二十一道涟漪转眼勾连成阵,足以开山断岳的巨力,尽数向着藤鞭卷扬而去!

那根长藤抖得笔直,就像根烧红的火钎,一头扎入了星阵,两股巨力刚刚碰撞,一层肉眼可见的气浪,便霍然向着四下席卷开来!

而一向强横的七片红鳞,却变成了脆弱的蝴蝶,同时哀鸣,北斗的阵势被藤鞭一举击溃,梁辛也哇呀怪叫,重重的跌坐在地。

长藤如梭,击溃红鳞之后去势不停,继续追袭脸婆婆,青墨也反应过来,厉声叱喝中,巫刺脱手,青黑战旗卷扬,前者迎向藤子,后者则猎猎翻卷,裹住了脸婆婆和琅琊。

事出惶急,梁辛来不及结成‘北斗拜紫薇’,只以红鳞自己结成的北斗春阵去御敌,可即便如此,爆发出的力量,也不逊于六步初阶的宗师全力一击。

小丫头的巫刺,力量也大致如此,红鳞败下阵来,巫刺肯定也讨不到好处,可长藤的势子却突然一变,并不和巫刺相撞,翻卷盘绕着让开了青墨的法宝。

就这么一耽搁,青黑战旗已经把伤者接应到了猴儿谷之内。

这时,半空里传来了一个梁辛曾经无比熟悉的声音——东北口音:“北荒巫?别跟着瞎整!搅和啥呢?”说话之间,一个中年人自半空中现身,长相普普通通,唯独一双粗横的一字眉,显出了一副混横气。

北荒巫盘踞草原,声名显赫,长春天纵然骄横,也不愿随便得罪这些草原上下来的人。

梁辛苦笑摇头,没想到琅琊的师父来了,自己输得倒的确不冤。

空气中,一阵阵涟漪荡漾,三十余名灰袍铁面也随着首领一起现身,跟着身形晃动,结成一座谁也不认识的法阵,自半空中牢牢压住了猴儿谷。

琅琊获救,脸上尽是仓皇焦急,根本不去理会旁人,只用力扶住脸婆婆:“您老还好?伤的怎样?”

脸婆婆嘿嘿笑着摇摇头:“不妨事,死不了的!”

琅琊这才松了口气,俏目流转,先看看青墨,有看看梁辛,露出了一个笑容,语气里充满真诚:“谢谢,不为我,为你们救了婆婆。”

跟着又对青墨笑道:“上次我踹你一脚,你要不甘心,大可踹回我一脚。”

青墨正手忙脚乱的去搀扶梁辛,闻言撇了撇嘴巴:“踹你很有趣么?要踹也踹他!”说着用手里的巫刺,指了指天上的一字眉。

琅琊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,挑起一条眉毛:“你要能踹他一脚,我就是让你踹死也心甘情愿!”

两个是少女一说一答,谁也不理会天上的一字眉,一字眉的心境又怎么会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,只是略略皱眉,打量着猴儿谷的情形,下面不知道多少头天猿,正冲着呲牙咧嘴,看得他心惊肉跳的,心里明白他们这是进了妖王的地盘,事情要麻烦。

一字眉正想开口,先唤请妖王出来把事情说明白,不料突然一声歇斯底里的怪叫,猛的从脚下响起,一字眉这辈子不知道杀了多少人,可从没听过这么惨的怪叫……直到现在,柳亦才算回过神来,可瞳孔还是扩散着的,跟喝醉似的,失魂落魄的跑向梁辛,一把抓住了他,嘴里反复念叨着三个字:“这么大,这么大,这么大啊!”

说着,又拼命吞了口唾沫,总算回了口气,也分不清是哭还是在笑:“阴沉木耳啊,你哪来的!”

‘阴沉木耳’,是西蛮蛊的至宝,修真道上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少,可西蛮蛊覆灭多年,对阴沉木耳,修士们也是只闻名不识货,一字眉也不例外,这才知道刚刚被自己打翻的七片大红鳞就是‘阴沉木耳’,微微皱眉之后,却又笑了,低头望向了琅琊:“北荒巫,西蛮蛊,你在外面认识了不少厉害朋友,难怪胆子也大了!”

跟着,他又望向了梁辛,微笑着点了点头:“想不到隔了这多年,西蛮蛊的传人又重现天下,可喜可贺。”

梁辛乐呵呵的摇头,伸手指了指身边的柳亦:“我不是,他才是!”

柳亦现在镇静了许多,对着半空里的一字眉点点头,有心亮出自己的阴沉木耳来标示身份,斜眼又看了看梁辛身后那七片大家伙,把这个念头又打消了。

琅琊小心翼翼的扶着脸婆婆,让她依靠在一棵大树下,又服侍着她服了丹药,开始闭目静养,这才扬起下颌,笑眯眯的对着梁辛点了点头:“巧的很,这次我师父亲自出手,婆婆身受重伤,正走投无路时,你摇响了铃铛,我便赶来了。”

梁辛有些意外:“当初不是说好了,你被抓了之后还会在坚持一个月么?你现在把师父引着一起来,大家一块完蛋。”

琅琊一笑:“若只是我自己,一定会遵守协定的。可婆婆还在身边,我被抓,她便会死。所以顾不得这么多了,循着铃铛赶来,原本也没想着能获救,只求走一步算一步,没想到……这步好像走对了。”

说着,琅琊又看了看柳亦和青墨,嘴里小声念叨着:“西蛮蛊?北荒巫?”饶是妖女心有百窍,也不明白他们怎么会变成了西蛮蛊,北荒巫。

半空里的青藤长鞭,缓缓盘绕,好像一条灵蛇,盘踞成一团,只露出鞭稍,对着猴儿谷的众人轻轻吞吐,一字眉的神情不变,目光在几个少年身上来回寻梭:“西蛮蛊,北荒巫,与我长春天素来没什么恩怨纠葛,大家各行其道,相安无事。今天我办的是家事,还请退开吧。”

梁辛还没来得及开口搭话,倏然一阵狰狞的怪笑从远处响起:“长春天,你龟儿来做抓子么?”话音落处,刚刚离开不久的苗人跨两,又飞了回来,站在了柳亦身边。

邪道三个门宗,都是以首领之名命名的,琅琊的一字眉师父,本名就叫做长春天。

这次,长春天的脸色终于变了!他认得跨两就是缠头宗的执事之一,苗人的出现,在他看来,一下子改变了事情的性质。

缠头老爹是西蛮蛊传人这件事极为隐秘,即便长春天、不老宗也不知道。所以长春天在见到柳亦、梁辛之后,并没多想什么。

可跨两现身,直接站到了柳亦身旁,让长春天领悟到一个重要的信息:缠头宗与西蛮蛊、北荒巫结盟了。

还不容长春天在仔细寻思,山谷中又有异变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54章 十桩血案 下一章:第156章 那位朋友
热门: 仙傲 鬼的足音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:第二块血迹 死亡循环 希区柯克悬念故事全集 三线轮回 形迹可疑的人:恰佩克哲理侦探小说集 剑徒之路 七种武器4:愤怒的小马·七杀手 独角兽谋杀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