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4章 十桩血案

上一章:第153章 阳春三月 下一章:第155章 一声惨叫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一个源自远古时的秘密,穷尽千万年,始终被牢牢封印不见天日。却因为羊角脆一时贪玩,又暴露了出来。

三层织锦封印,三百头草木天猿,十八个神仙相高手,一只丑八怪军队,还有深埋地下能改变时间的宝贝……一重重悬疑接踵跃出,列出了无数个题目,可一个答案都没有。唯一能确定的也仅仅是,猴儿谷水潭下的秘密,涉及到了两个人:

麒麟、朝阳等人的主子,乾山道背后的神仙相;

梁辛的先祖,九龙司创始人,立志‘搬山’的梁一二。

这样算起来的话,最后一个神仙相,是不是和先祖梁一二也有着啥关系呢?

梁辛算来算起,一直算到头皮发麻,也实在找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。古老的真相就仿佛是一头蛰伏在大网中央的蜘蛛,而梁辛现在,才不过抓住了一条蛛丝。

曲青石看他想的辛苦,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,微微笑道:“真相固然要追,但却不是当务之急,等以后,线索慢慢的多起来,事情自然水落石出。”

说着,曲青石顿了顿,才继续道:“你手上还有不少事情要做,先不用再这件事情上太费脑筋。”

梁辛的心思还沉浸在潭水下的秘密中,听到曲青石的话,一时间有些失神:“手上的事情?什么事情?”

曲青石给他数道:“干爹的仇,青墨的亲事,找六百和尚还原玉匣中的人头,夺长舌宝石去蜀藏还原声音,拜访黎、何两家看看他们到底是不是梁大人留下来的部署……”

梁辛也跟着笑了起来:“不算不知道,一算起来,要做的事情居然这么多。”

曲青石笑呵呵的点点头,满含期待的看着梁辛。

梁辛被他看得莫名其妙,情不自禁地伸手抹了抹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子,既没开花也没长蘑菇。曲青石见他还浑浑噩噩的,终于忍不住一跺脚:“还有,要去趟离人谷,赴了与秦孑的约会!”

这才是头等大事,梁辛日夜牢记不敢相忘,可刚刚魂不守舍,心思还都被潭水压在三层封印之下,真格的没想到,在愣了愣之后哈哈大笑:“这件事马上就要办!”

曲青石也被他气乐了,他自家事自己知,从两震邪弓变成耄耋老者,到现在已经六年多了,精力、精神都在迅速的衰退,如果没有恢复的机会,恐怕也坚持不了一两年。

在寻思片刻之后,曲青石对梁辛道:“再陪爹娘几天,咱们就出发。”

本来是回猴儿谷过年的,结果下了趟水再回来都已经阳春三月了,下去的人或许还不觉得什么,可丑娘他们在上面足足等了三个月,担足了心,现在梁辛哪舍得一走了之,自然要多陪她一阵。

梁辛点点头还没来得及说话,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喧哗,转头一看,一群小天猿把憨子十一围了个密不透风,一个个跳着叫着,不停用爪子拍着自己的头顶,要玩‘大钉活猴’的把戏。梁辛哭笑不得,赶忙把憨子给救了出来,同时反复嘱咐憨子,不管什么时候,也不许再向小天猿出手。

上一次憨子手上有分寸,下一次会怎样可谁都不好说了。

小天猿们见不许调戏憨子,又一窝蜂的散了,找那六个青衣打架去了。这是进入猴儿谷之后梁辛给手下交代的功课,每天也不用刻意做什么,和小天猿打架来修炼天下人间的身法,比着练什么都有用。

曲青石却站在原地,微微有些愣神,琢磨了一阵之后,把梁辛和郑小道远远拉到一旁,对他们沉声道:“憨子最近好像有些不对劲。”

梁辛知道二哥既然开口,仔细回忆着憨子最近的举动,片刻后也皱起了眉头。

以往,憨子出手只有两种情况,其一是得了主人的号令,其二就是天生义气,喜欢帮朋友打架。这次重逢,憨子的表现一如既往,始终抱着个箱子岿然不动。但出手的情形,却和以往不同了。

曲青石竖起了两根手指:“到了猴儿谷之后,憨子有两次反常。第一次,下水前他被小猴子骚扰,被激发了凶性,突然出手,可手上的分寸却拿捏的极好。”

郑小道满不在乎的摇头笑道:“十一虽然是憨子,可心里还有些灵智,分得清敌友,自然不肯去伤害小猴子。”

曲青石没去辩驳,而是继续道:“第二次反常,是咱们刚刚下到潭底,为了阻拦神仙相突破封印,所有能帮上忙的全都奋力出手,只有憨子和葫芦师父没动。葫芦师父不动,是因为他明白神仙相的强横,知道动手也没用。可憨子呢?他也能看出这一点?”

按照众人对他的了解,梁辛已经全力出手,憨子肯定也会怪叫一声,扬起大巴掌去钉钉子。

在猴儿谷之中,憨子一次出手,一次不出手,或许都不算什么大事,可曲青石职业病严重,遇到可疑之处从不放过,不管和自己有了没有关系,都要拿来寻思一番。

曲青石继续道:“他好像慢慢变得聪明了……我就怕他会恢复神智。十一来路可疑,而且最要命的是,他的大半功力,可都是宋红袍给夺走,如果他醒了,怕是会反目成仇。”说着,他略略叹了口气:“但愿是我想多了吧,总之,你们以后带着憨子行走的时候,要多加个小心。”

点头之间,梁辛和郑小道不约而同,向着远处的憨子望去,憨子抗着他的宝贝木箱,好像个木桩子似的站在那里,感受到他们的目光之后,转过头,对着他俩露出了个僵硬的笑容……

随后几天里,梁辛、曲氏兄妹各自陪着父母,虽然没能吃到年夜饭,可这份平安喜乐也来的弥足珍贵,说说笑笑中,五天转眼而过。

就在当天夜里,梁辛服侍着丑娘睡下,正和曲青石等人坐在大树下聊天,突然一阵熟悉的声音,远远的从山谷之外传来:“老二,老三,哥哥来了!”

话音落处,只见柳亦奔跑纵跃,一边哈哈大笑着,跑进了猴儿谷。

梁辛和曲青石同时大喜,再过三天他们就要出发去离人谷,本以为最近见不到柳亦了,没想到他竟然赶来了。

其实柳亦赶到苦乃山的时候,还差几天过年,可他一路跑去了大草原,巫士们事先得了青石青墨的嘱咐,见到他之后把事情大概一说,柳亦这才知道自己绕了大圈子,又回头向猴儿谷跑,中间又遇到些事情耽搁了行程,这才在三个月之后才赶到。

兄弟见面,那份欢喜自不必说,其他的也大都是熟人,彼此笑呵呵的打招呼,唯独小丫头青墨还摆出那份冷冰冰的样子,可她再怎么皱眉头,也遮掩不住眸子里那份亮晶晶的欢喜。

柳亦偷眼望向两个把兄弟,梁辛和曲青石赶忙摇头,示意他们还没把事情挑明,柳亦嘿嘿一笑,示意自己明白,暂时也没法多说什么,当即唾沫横飞,和梁辛等人诉说离别后的诸般经过。

分别一年多,大家各有奇遇,互相送了惊呼无数,柳亦的经历或许没什么稀奇的,可他带来的那些陈年往事、老蝙蝠的身份地位,却足以让所有人都唏嘘不已。

说到修为,柳亦更是乐得不行,这三个月里,他赶路也不敢耽误了心法修炼,进境颇为顺利,不过西蛮蛊的心法也和他们的蛊术一样性子古怪,柳亦必须把整套心法都练得纯熟了,才能催动巫蛊之力,他倒是不着急,充其量再过九个月,他便能成为宗师高手。

柳亦从怀里取出了那副‘惊槌蛰锣’,说了用法和效力,这下就连青墨都忍不住面露笑意,既惊于老蝙蝠的手段办法,能炼制这样一套宝贝来激发柳亦的蛊力;更笑老蝙蝠为人荒唐,为了‘看表演’就浪费了一次小锣的效力。

说笑间,柳亦把这套宝贝一递,塞进了青墨的手里:“送你!”

这个举动有些唐突,青墨吓了一跳,随即又恢复常态,冷冷的皱眉:“给我做什么?于我无用,不稀罕。”

曲青石立刻眯起眼睛去瞪妹妹,柳亦则呵呵的笑道:“小时候没少欺负你,这套宝贝你带着,要是想打谁就敲一敲,我唤出天地蛊来替你打架!”

青墨冷晒:“你的本事,可未必帮得到我。”

柳亦已经知道青墨现在是宗师修为,大笑着摇头:“不是帮你打架,是替你!绣水仙子的修为,咱们可帮不上忙,不过难免会遇到些打了会污手,不打又生气的脏东西,这种粗活你就交给我。”

梁辛捅了捅柳亦,也一起笑道:“绣水仙子的名号已不再用,现在是阿巫锦了!”

曲青石则低声劝妹妹,好歹要她收下了这份礼物。柳亦立刻喜上眉梢,这面小锣在他练好心法之前作用特殊,送给谁,柳亦就得跟着谁,这才是他的真意。

青墨收下了这份厚礼,心里说不出的欢喜,脸上却还紧绷着,神情说不出的古怪,圆溜溜的眸子一扫之下,越发觉得周围人的目光都有些可疑,似笑非笑的,若有深意,心里大窘随便扯个话头来掩饰,对着柳亦道:“东西我收下,不过你也别指望着遭遇危险时,这扇锣会响!”

话一出口,小丫头自己就后悔了,好像说的有些可恨了,想再往回拽却又找不到由头,假装着抬头去看星星,余光却留意着柳亦,生怕他会变了脸色。

不料柳亦却笑得更开心了,刻意压低了声音,神色间也愈发神秘了起来:“巫蛊传人,灵宝护身,我还有件真正的好东西!”

说话之间,藏在他心口的那片红鳞冲天而起,在众人头顶盘旋呼啸,好威风,好霸道!

小红鳞时快时慢,却不见喝彩欢笑,只有一片寂静无声……梁辛还怕自己看错了,把红鳞捉到了手里,一群人都围过去仔细查看,个个神情古怪。

柳黑子还以为自己的宝贝镇住了同伴,嘿嘿笑道:“阴沉木耳,天材地宝,普天之下也只有三片,我这片是其中最大的……”

梁辛捧着这片茶杯口大小的阴沉木耳,嘴巴张得比木耳还大,侧头望向曲青石。

曲青石缓缓的摇了摇头,意思很明显,现在柳黑子正在兴头上,先别打击他,等以后再找机会告诉他。

梁辛也是这个意思,对着郑小道打了个眼色,示意他暂时藏好大红鳞。

几个小伙子在这里眉来眼去,青墨和小汐却再也忍不住了,猛的爆发出一阵大笑,她们俩只顾笑,也不舍得现在就把真相告诉柳亦。

柳亦眉眼精明,知道肯定有什么事情,可就算他再长出来一个脑袋也猜不到真相,正想追问的时候,忽然从他身上,传来一阵好像打更敲梆子似的闷响。

别人还没来得及反应,柳亦自己先吓了一跳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似乎不敢相信这个声音是从自己身上发出来的。

梆梆的闷响,执着不停,一声一声,从他怀里传出来。柳亦手忙脚乱的从怀里翻腾,片刻后,取出来老蝙蝠留给她,用来联系苗人跨两的青色木铃铛,梁辛不仅哑然失笑,西蛮蛊特立独行,连传讯铃铛的声音都与众不同。

柳亦擎着铃铛,神情更疑惑了,片刻后又面露恍然,等‘梆子声’结束后,他有举起铃铛摇晃了起来。

这只铃铛一响,说明跨两有事情找他,可现在的柳亦功法未成,找他自然不会是为了打架、救命之类的力气活,柳亦寻思之下,应该是对方有事找他商量,自己不会飞,也听不懂铃铛,唯一能做的也只是再把铃铛摇回去,让跨两赶来和自己相会。

柳亦一来,立刻带来无数笑料,众人也是第一次见到传讯铃铛响起后,又被‘摇回去’的情形,再加上刚才红鳞的事情还憋着满腹笑意,现在谁也忍不住了,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。

柳亦也跟着嘿嘿的笑了两声,当下收好了青木铃铛和宝贝木耳,等大伙都收敛了笑声之后,他才再度开口,语气也郑重了许多:“这三个月里,我从苦乃山折返草原,跨着下半个中土跑了个来回,所过之处,可都出了些蹊跷的案子!”

他还不能用天地蛊之力,可老蝙蝠为了种蛊,也帮他改造了血脉,腿脚轻便了许多,这趟往返原本用不了三个月,但是在途中几次遇到青衣侦办奇案,几乎就是个‘云雀漫天乱飞’的情形,念着同门义气他忍不住出手帮忙,这才耽搁了时间。

柳亦这一路上,所经过的人烟稠密之处,几乎都发生了重大的血案,有的是吃人,有的是灭门,有的是屠杀,每一桩都血腥残忍,可案子本身并不算复杂,都是有人莫名其妙的发了疯,由此引出疯狂杀戮。

要知道大洪开国以来,律法严明,而这些年里有风调雨顺,人人富足,各州各县都太平的很,这种骇人听闻的血案极少发生。

梁辛从海上回来后,先后听高健、石林说过,最近中土不太平,总有些古怪的案件发生,而此刻听柳亦而言,古怪案件爆发的频率似乎更高了。

曲青石则直接追问关键:“你跟着办了几件?”

柳亦如实回答:“来回之间,一共办了十二件案子。除了两件是趁火打劫之外,其余十件都有些共同之处。”

跟着,柳亦也不等其他人在追问,就径自说出了自己的办案的心得。

血案的凶手,在发疯前都是些普通人,而且都是些最懦弱、最胆小的老实人,或者说,都是些平时经常被欺负的人。发疯之后,第一批受害者自然也是那些欺负他们的人。

曲青石眯了下眼睛,望向柳亦:“这样的案子,咱们以前办的还少么?越是孤僻、老实的人,心里越容易攒下戾气,一旦爆发了,就是人命!”

柳亦却摇了摇头:“这次不一样!以前那些老实人被逼急了,把手里的菜刀舞成一团风,也挡不住一个青衣力士的三拳两脚。可这次……凶手疯了之后,不简单!”

这次的疯汉,个个神力非凡不说,其中有些,甚至还掌握了各种些古怪的法术,有的能控制尸体,有的能驾驭猛兽,普通青衣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,柳亦这才帮着同门出手缉凶。他的天地蛊虽然还不能用,可阴沉木耳蕴含蛊力,一击之下威猛无比,足以应付这些疯子。

曲青石听完,神情也有些悚然:“如果各地都是这种情况……应该会有个源头吧?”

柳亦苦笑着回答:“咱们的眼界太低,能总结出来的规律只有这么多,想了解更多,得去请教指挥使。”

此刻,最了解形势的,应该就是指挥使石林了,各地的案件卷宗,都会汇总到他手里,如果这些案子之间真有什么联系,也能一目了然。

青墨心疼哥哥,见他又把这件事放到了心上,笑着挽住了他的胳膊:“拜梁磨刀所赐,你现在可还是朝廷的通缉犯,就算想办案,也得等指挥使撤掉你们的悬赏通缉才可以,现在趁早甭琢磨了,去离人谷才是正经事!”

曲青石一笑,没反驳妹妹,就此岔开了话题。

这一宿谁也没去睡,围坐在一起喝酒聊天,每个人心里都是暖融融的,第二天一早,丑娘等人醒来,柳亦赶去见礼,自然又是一番热闹,这次,是个真正的大团圆了。

到了上午时分,苗人跨两一路风尘仆仆,赶到了猴儿谷!

苗人性子偏佞,对其他人视若无睹,径直来到了柳亦跟前,咧开嘴巴露出了个笑容:“不老宗的瓜娃儿,给咱们来信了!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53章 阳春三月 下一章:第155章 一声惨叫
热门: 玻璃恋人 八墓村 空幻之屋 樱的圈套 圣诞夜惊魂 仙界修仙 爱欲八鲜汤 白骨令 和氏璧 鬼喊抓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