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章 退避三舍

上一章:第150章 天猿织锦 下一章:第152章 吃得很香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怪人的右臂、肩、和头颅都已经从‘天猿织锦’下挣脱上来,口中发出的一阵阵歇斯底里的怪叫,每一个音节都毫无意义,却交织着无尽的痛苦、疯狂、愤怒!

怪人拼命地扭曲、挣扎,想要完全脱身,可自从他露出头颅之后,就仰面向天,无论脸上的表情再怎么狰狞,一双眸子都始终那么平静,稳稳盯住夜空,一眨不眨。

脸皮抽搐、嘴巴开阖;目光恬静,双眸深邃。一动一静两种截然相反的状态,共存于怪人的脸上,说不出的诡异!

红鳞翻飞,妖刃横斜,数不清的宗师神通,狂风暴雨般的攻向怪人,可怪人就任凭着诸般法宝打在身上,却连躲避的意思都没有,只专心致志的做着两件事:奋力冲破织锦,抬头看着久违的夜空!

攻击根本没有任何效果,怪人始终不曾还手,可围攻他的众人动作却渐渐迟钝,人人脸色铁青,嘴唇也开始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。无论神通还是法宝,只要和怪人一接触,便会被一股彻骨寒意侵袭,打了不过一盏茶的功夫,真元运转都不再那么流畅了。

梁辛越打越心慌,心意不停继续指挥着戾蛊红鳞攻敌,自己则情不自禁的扬起头,随着怪人的目光一齐仰望,可他们的头顶上,只有一群天猿合力托起的瀑布,隐约有些星月之光,透过了‘天湖’,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。

怪人的挣扎越来越用力,身体一点一点挣破天猿织锦,当他的左肩也露出之后,猛然爆发一声大吼,就在无数法宝神通之间一冲而起,整个人都从‘织锦’下扑跃而出!直到此刻,梁辛才终于看到,怪人的左手,正紧紧抓着羊角脆!

小家伙神情黯然,原本灵动的眸子变得黯淡无光,嘴角还挂着一抹血迹……

众人不约而同的高声惊呼,拼劲全力尚且不能拦住怪人,此刻敌人脱困,是该逃跑还是拼命?

可谁也没想到的是,当怪人挣脱桎梏后,只跃起了十余丈,向上急冲的势子便戛然而止,就好像一头突然被箭矢击中的鹰隼,在半空里翻了个跟头,随即重重跌下,摔回到潭底,身子弹了两弹,再也不动了。

羊角脆痛呼了一声,从怪人的左手中摔了出来,一连串的跟头之后想要爬起来,可几次用力都无法站起来……喧腾咆哮的战场,一下子安静了下来!

所有人都面面相觑,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情,梁辛顾不得其他的事情,身子急掠而起,先把小猴子抢到怀里,这才长出了一口气,迅速撤回到同伴之间。

过了片刻,一头天猿捏起手诀,再度唤出妖刃扎向怪人。这次的情形更让人诧异,只见乌光一闪,一下子扎透了怪人的心口!

刚刚还结实的好像金刚罗汉似的怪人,现在又被轻而易举的扎了个透心凉。

妖刃挥舞着,戳下、拔出,溅起一道道浓稠的鲜血,怪人仍躺在地上一动不动。这下葫芦手下那几位天猿全都来了精神,挥舞妖刃横斩竖刺,个个威风凛凛,好像强敌是被他们打死的似的。

梁辛的身法最擅机变,又等了一会之后,请那几头天猿住手,把小猴子交到青墨的怀中,大着胆子快步靠了上去。

怪人的双眼仍牢牢的撑开,可眸子里却没有了一丝光华,他的胸口都被刚刚的妖刃刺得血肉模糊,脖子上也横亘着一道巨大的伤口,脑袋和身体只连着一点点皮肉,身体四周,殷红的血浆缓缓流淌着,别说只是个丑八怪,就算真是神佛鬼仙,这个样子也决计活不了了。

老叔寸步不离梁辛的身边,他是鬼王,哪有人装死能逃得过他的眼睛,也对着梁辛微微点头:“死了,错不了的!”说话之间,伸出脚小心翼翼的踢了下怪人的脑袋。

那颗脑袋一歪,挣断了皮肉的连接,滚了两下,鬼王很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心。

这个怪人,在跃到半空的时候就已经死了。人死功散,护体真元随之消散,被几头天猿乱刀分尸了。

众人这才算真正放下了心,一个个面色疑惑的围拢了过来,羊角脆逃脱大难,神情里充满了恐惧与疲惫,不过还是强打着精神,向主人比划了两下,报告了事情的经过,最后又扬起两只爪子,各自竖起两根手指,凑到一起比划了个‘四’,这才闭上了双眼,在青墨的怀里沉沉睡去,小小的身体时不时还会颤抖几下,这幅可怜相,谁还舍得去再去怪他。

小丫头青墨心有余悸,指着怪人的尸体,颤声道:“他……是人,还是个妖怪?”

葫芦探出手臂,以妖元在尸体上探索了一周,沉声道:“是人,不是妖身,错不了的!”

青墨满脸的惊讶:“想不到,天底下还有这么厉害的人!”说着,笑了起来,搀着葫芦的胳膊拍马屁:“再厉害也没用,妖王大人早就算到,他纵然能挣脱封印也会力竭而亡,任凭他怎么挣扎,妖王都稳如磐石岿然不动,倒是我们这群没见识的娃娃,跟着瞎着急,拼命出手却白费了力气。”

不料,一向见荣誉就上的葫芦一反常态,缓缓的摇了摇头:“我刚才没出手,是因为我知道出手也没用。你们不懂的,这道织锦上的妖力澎湃的无法想象!丑八怪能对抗封印,我出手也只是给他挠痒痒,何必白费力气……不过他命不好!”

青墨愣了愣,脸上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丝侥幸,可随即又变得兴高采烈:“不是这家伙命不好,是您老命太好,有老天爷护着,管他什么神仙佛祖,遇到您老只有退避、退避什么来着?”

葫芦乐了,稳稳的点点头:“退避三舍。”

见到羊角脆之后,梁辛就大概猜出了事情的经过,现在又有了小猴子的印证,心里也就愈发笃定了,抬头望向葫芦:“师父,这道天猿织锦,照您估计有多久了?”

葫芦摇了摇头:“算不出来!我做了两百多年的妖王,我爹做了六百多年的妖王,据说我爷爷做了快一千年……至少我们祖孙三代,从未听说过它。”话刚说完,葫芦突然想到了什么,对着众人厉声叱喝:“天猿随我下来,其余人等在此处等候,没我的号令,谁也不许下来!”

话音落处,葫芦身影一闪,带着四头大猿,也不施法钻透织锦,就从怪人挣扎时留下的那个大洞,钻进了织锦下层。

梁辛心头大骇,一个怪人就如此了得,这封印下谁知道还会有什么凶险,一切都因自己的羊角脆而起,哪能再让师父单独涉险,忙不迭的喊了一声:“等我一起!”正要追着葫芦一起下去,妖王的声音就从下面传来:“这是我的家事,谁敢下来我就活撕了他!”

随即,一层妖气流转,几个天猿居然从下面施法,以一小块‘天猿织锦’封住了怪人留下的破洞,决不许其他人跟下来。

梁辛又急又气却无可奈何,青墨懂得比较多,伸手拉住了梁辛:“就算下面真有能伤到他老人家的危险,咱们跟下去也只是帮倒忙。”说着,小丫头顿了顿:“而且,这件事的确是葫芦师父的家事,咱们在一旁会不方便。”

梁辛一愣:“怎么说?”

“一般来说,法随元神而聚。那个丑八怪,死之前皮糙肉厚,死之后不堪一击,就是这个道理。而这里的织锦法术犹存……”

梁辛吓了一跳,伸手指着脚下的织锦:“你是说,这下面,师父的先祖还活着?师父下去拜见先祖?”

小丫头也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摇头,苦笑道:“这我可说不准,不光我,葫芦师父自己都未必说得准。”

说着,青墨摸了摸羊角脆的小脑袋瓜,问梁辛道:“你先说说这里的情形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梁辛想把小家伙抱回自己怀里,可见它睡的香甜,又怕吵醒了它,只得作罢:“照我估计,当年天猿的前辈妖仙,施展织锦,为的就是把这个怪人封在地心深处,让他永无出头之日。这道织锦无比牢固,单凭着丑八怪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出的。可即便如此,天猿先祖还是不放心,怕有外人无意中从外面破坏织锦,这才命令天猿世代不许离开苦乃山,为的就是守着这个封印。”

青墨点了点头,这个怪人的修为通天,是她平生仅见。即便是葫芦师父、大司巫师父这些绝顶人物,也不可能完全无视他们的全力攻击。

怪人的修为,绝对配得上这道天猿织锦。

这个怪人不知被‘天猿织锦’镇压了多长时间,始终挣脱不出。而这道托起深潭的织锦被天猿先祖刻意抹去了气息,无数只天猿都水潭中洗过澡游过泳,却始终没人能发现它,千百年里始终相安无事。

可羊角脆被梁辛带来了猴儿谷,又很快被其他小天猿接纳,带着它一起到水潭里嬉戏。

按着羊角脆的比划,它跳入水潭后不久,就察觉到潭底有一股让自己亲切、熟悉的妖气,这才一直潜了下来,奋力扒开层层淤泥,果然见到了织锦。

听到这里,青墨皱了下眉头:“织锦不是被抹去了气息么?几代妖王都不曾发觉,羊角脆却能察觉?”

梁辛苦着脸摇头:“这个现在还说不清,羊角脆和普通的天猿大不相同,别的不说,就它的口水便是证明。说不定它的鼻子、身子比起猴儿谷的同类更敏感,所以能发觉织锦的存在。”

织锦是天猿一脉的天赐妖法,羊角脆虽然算是个异数,但也是天猿无疑,会织锦也会穿锦。

小猴子发现潭底的秘密,便施展天赐的本事,从织锦中钻了过去,跟着就被怪人给抓住了。

怪人掐住羊角脆的头颈,强抢了它的口水,随即力气暴涨,开始拼命挣脱封印。织锦也由此松动,这个怪人的一身功法,都是至纯的阴寒之力,由此水潭也变成了寒潭。

羊角脆的口水,能让人狂性大发力气猛增,但只能管用一时,当初妖僧千煌以六步修为,中了小东西的口水,在发狂之后也气力尽丧,可丑八怪却身怀异术,恢复的速度极快,不到三天的时间里,先后四次逼着羊角脆啐他。

不过,就算丑八怪的修为骇人听闻,毕竟被水潭镇压了太久,本就到了强弩之末,又连续被催狂四次,而天猿织锦也不是凡物,最终让他耗尽了所有的力气,在挣脱桎梏之后,丑八怪也力竭而亡。

事情的经过,梁辛能猜到的也只有这么多,最近这几天里发生的怪事,算是有了解释。可这个丑八怪到底是什么来历,为何与天猿一脉结怨,这些更深处的真相就不得而知了。

曲青石始终不曾开口,一直听梁辛说完之后,才深吸了一口气,继而眯起了眼睛:“还有件事说不通,丑八怪怎么知道羊角脆的口水能助他脱困?”

青墨咳了一声,笑道:“丑八怪在下面活的孤单寂寞,突然见到一头笨猴子钻进来,自然是要抓住它来玩玩,羊角脆跑不过、打不到、便只能拿口水吐他了,所以……”

曲青石被这么童趣的分析给逗笑了:“这个丑八怪的修为,羊角脆可休想啐中他。”

青墨撇嘴:“丑八怪对法宝神通都不闪不避的,还会去躲小猴子的口水?”

曲青石笑着摇了摇头,也不再说什么了,但眉宇间的疑惑仍未消退。

梁辛把事情说完,又和曲青石一起去检查尸体,鬼王师徒也过来帮忙,丑八怪赤身裸体,除了长相离谱之外,身体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,四肢皆在,五内俱全,要非说还有什么不寻常,也仅仅是身材魁伟了些,比着憨子还要壮上一圈。

庄不周和宋恭谨怕死,但是不怕死人,哥俩蹲在一旁,举着丑八怪的脑袋,仔细的看着,时不时交头接耳讨论几句,神情挺专注,煞有介事的样子。

过了一阵,他们才捧着人头,走向了梁辛,庄不周的神情有些犹豫,开口道:“梁掌柜,有个事,我们哥俩还不能确定,可这事关系不小,不管是不是真的,都得和您老说一声。”

宋恭谨也从旁边点头哈腰的帮腔:“不错,是要和您说一下的,可我们又怕看走眼,到时候帮忙变成了添乱,咱是一家人,我们哥俩挨了埋怨倒无妨,可真要惹出什么麻烦来……”

梁辛笑着摇头:“二位掌柜都把话说的这么清楚了,要是以后真惹出什么麻烦,也是我的过错。”

哥俩这才放心了下来,对望一眼之后,还是由庄不周先开口:“您看这个怪人的长相。”

黑白无常配合已久,黑无常这边一开口,白无常立刻举起了手里的人头,让梁辛看个仔细。

说句公道话,怪人死后,因为少了那份鲜活劲,丑脸看起来比活着的时候要好一些。

庄不周这才继续道:“这个人五官俱全,可这张脸长成这样,根本就不能算是个人了,自然,这幅尊荣也不在‘皮相’、‘骨相’之列。”

宋恭谨双手轻摆,连自己,带着怪人首级,一起对着梁辛点点头:“我们俩的出身,您老是知道的,虽然学艺不精,可自幼耳濡目染,多少也懂些相面、占卜的法门,这个人长相奇特,他的面相,是不在‘寅点’之中的。”

中土自古流传着一本‘寅点’集,汇聚了万千面相,被后世相面算卦的江湖半仙奉若经典。

梁辛听出了些意思,当下也不着急,而是郑重点头:“二位接着说。”

庄不周精神大振:“我们哥俩还小的时候,有次随着师父去访友,对方是个货真价实的灵通先生,所知甚多,他和我师父聊天说地,我们哥俩就侍立在侧。当时我记得师父问过那位高人:天下有了没有不在‘寅点’中的相貌。”

宋恭谨笑呵呵的接过话题:“那位高人笑着回答,应该是有的,不过,不在‘寅点’中的相貌,就不再是凡人相了,而是‘神仙相’!我师父又问何为‘神仙相’,对方则摇了摇头,只说历代都是如此相传,真正的神仙相究竟是个什么样子,谁也没见过,谁也不知道。”

梁辛深吸了口气,‘神仙相’这三个字,他不久前才刚刚听过。在苦乃山中伏击他们的那个黑棉袄弦子,就说过乾山背后的主脑,就长着一副‘神仙相’!

黑白无常也在场,可当时却并未告诉梁辛什么是神仙相。

庄不周眉眼精明,看出了梁辛的疑惑,赶忙解释道:“黑棉袄提及‘神仙相’的时候,我们哥俩也没法多说什么,毕竟谁也没见过,连猜都没得猜,那时插口,纯粹是捣乱……现在不同,我们亲眼所见,一个活生生的人,五官眉眼一样不差,可偏偏就不是一副人相貌,这才敢大着胆子猜上一句,说不定,这就是传说里的‘神仙相’了!”

梁辛也不笨,明白了黑白无常的意思,五官都没错,也是个人,可长相的比例却和普通人天地之别。

是人却不像人,面相不在‘寅点’之内,有可能就是‘神仙相’了!

梁辛的脸色,不知何时已经变得难看了许多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50章 天猿织锦 下一章:第152章 吃得很香
热门: 游侠纳兰 湖底的祭典 贾志刚说春秋之三·晋楚争雄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Ⅰ 超脑3:浴室 千门之千手观音 嗜血法医·第4季·终结游戏 上帝之灯 圣洁之罪 龙虎风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