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章 一家三口

上一章:第146章 西蛮之地 下一章:第148章 阴沉木耳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片刻功夫,老蝙蝠师徒就来到了一座山丘上。

周围尽是茂密丛林,唯独这座山丘寸草不生,虽然谈不上险峻,却透出了一份孤绝荒凉。小丘上,正站在七八个人,穿着打扮各不相同,既有长袍快靴的中土人士,也有满身鬼画符的蛮荒野人。

这些人见老蝙蝠到了,一起跪倒在地,为首的是个蜀地苗人,身材矮小又黑又瘦,眼角眉梢之间却凝结着抹不掉的虐戾之意,操着浓重的川蜀口音,对着老蝙蝠大声道:“拜见老爹!”

老蝙蝠挥了挥手,一指身边的柳亦,对着跪在地上的几个人道:“这是我徒弟。”说完,又尖笑了一声,补充道:“不是吃食,是衣钵传人!”

苗人满脸喜色,他身后的几个人也是同样的神情,一起大吼道:“恭喜老爹,恭喜少主!”

柳亦赶忙还礼,同时满是狐疑的看了老蝙蝠一眼,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师父是个独行侠,想不到手下还有高手听用。

老蝙蝠也不急着解释,只是指了指那个苗人,对柳亦说道:“他是跨两,以后你们多亲近!”跟着又望向了跨两问道:“什么事,说吧。”

苗人跨两站了起来,声音干涩却响亮:“不老宗的龟儿,传讯长春天和我们,说有要紧事。”

老蝙蝠枯瘦的脸上,显出了副饶有兴趣的神情:“什么事情说了么?”

“传讯的崽儿露了些口风,说是商议三宗合并!仙人板板,我看不老宗的哈老汉儿,疯绰绰嘞,三宗合并哪轮得到他狗的说话!”

老蝙蝠也略显意外,苗人跨两生性嗜杀,继续大声道:“依我,杀他几个莽大头,不老宗就知道老实了!”

老蝙蝠却摇了摇头:“知道了,回信,时间地方随他们去订,我去。”

跨两目光不忿,还想再说什么,老蝙蝠却懒得再多说什么,挥挥手把他们都轰走了。

老蝙蝠又琢磨了一会,才望向柳亦,问道:“懂了么?”

柳亦看着他师父:“我要说懂了,您老信不?”

老蝙蝠也笑了,他还是挺喜欢柳亦这股吊儿郎当的劲头,伸出了三根手指:“邪道三大门宗,缠头、不老、长春天,其中这‘缠头’二字,说的就是我们了!”说着,又用手指了指自己:“我就是缠头宗的首领,外面有个称呼,叫我缠头老爹。”

“您老是邪道中人?”柳亦瞪着师父,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,到后来才恍然大悟,摇头道:“本来早就该想到的……如果不是邪道上的名宿,又怎么会认识干爹将岸。”

老蝙蝠背负双手,上身微微前倾,将枯瘦的脸孔凑近柳亦,似笑非笑的问:“怎么,做邪道妖人,怕么?”

柳亦乐了,开始满嘴跑舌头:“弟子不怕,只觉得心头欢喜,更觉得肩头沉重,这一副光复邪宗的千钧重担,就落在了我的肩膀上!可咱们缠头宗的爷们脖子硬膀子硬腰板更硬,就算再重的担子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老蝙蝠霍然发出一阵嘶哑的尖笑,呼的一声冲天而起,在柳亦头顶三丈处一圈圈的盘旋:“小子,不是你想的那回事,什么正道邪道,老子才不放在心上!”

老蝙蝠是西蛮蛊的传人,和中土修士根本不搭界,谈不到是正道或者邪道,他自成一家。一千多年前,他叱咤天下,动手杀人也不问正邪,两道都有不少宗师人物死在了他手上。那时他修炼蛊术时出了差错,头壳溃烂,常年以青布缠头,这才得了个‘缠头’的绰号。

后来在正邪相争中,正道占了上风,而老蝙蝠的风头太盛,也被正道划入了妖人的行列。

老蝙蝠自己也不当回事,更不会跑到五大三俗去辩解,说到这里,老蝙蝠的笑声更尖锐了,低头望着柳亦:“小子,我问你,如果有人说你是妖人,你怎么办?”

跟着也不等柳亦回答,就径自笑道:“别人说我是妖人,可我要不是个妖人,那岂不是吃亏了?所以我便做个妖人,高兴的时候就去杀几个五大三粗,却不舍得再去找邪道的麻烦了!这下名副其实了,总算皆大欢喜。”

柳亦眨巴了两下眼睛,哈哈大笑着点头:“不错,您老没吃亏!”

老蝙蝠这个‘邪道妖人’的身份,是被正道硬栽上去的,到后来当年的前辈名宿纷纷陨落,传承到了现在,别说修真正道,就连不老宗、长春天也只当缠头老爹真的是幸存下来的邪道余孽了,虽然不愿意和缠头宗有太多接触,但也还是把老蝙蝠这一路人马引为同党。

老蝙蝠行事随心所欲,全没有章法,当年里也不是光杀人,遇到顺眼的有时也会做些好事。特别是在谢甲儿死后、正邪恶战最后那一百年里,他也救了不少人。其中一些人被他搭救后就奉他为主,人数虽然不多,但久而久之,也聚集了百多号好手,形成了缠头宗的势力。能被老蝙蝠看着顺眼的,不用说也都是些桀骜虐戾之辈,恩必还仇必报,行事不按章法出手狠辣邪佞。

三兄弟一起杀了乾山长老,媳妇和老三都是从铜川逃出来的,柳亦早就不把正道当好人了,现在得知师父竟然是邪道三大首领之一,心里倒着实高兴,笑着问道:“咱们缠头宗这些好手,实力怎么样?”

不料老蝙蝠翻了他一眼:“我怎么知道?我平时又不管他们!”

老蝙蝠就从没管过手下人,所有的事情都由两个人来打理,苗人跨两是其中之一。

不过就算据点在远离中土的西蛮境内,能在正道追剿中生存到现在,实力自然也不会太差。

缠头宗毕竟是师父的班底,而柳亦也无意正邪之争,大概了解些也就是了,他更关心的是自己的功法,又把先前被打断的话题拉了回来:“师父,天地蛊有什么奥妙?”

老蝙蝠却没直接回答柳亦,而是扯到了望星虫身上。

西蛮先祖早在千万年前就开始捕捉、饲养望星虫,这些虫子长得全都一摸一样,夜夜望空追星而动,想要种蛊,就先要搞清楚它们追认的是哪颗星,再配以同伴组合成星阵。梁辛的七蛊星魂,分别追逐北斗七星,这才能在种入身体之后,形成北斗转圜的阵法。

所以即便是熟知虫性的西蛮,在刚刚捉到野虫或者孵化出幼虫的时候,也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星属,必须要在夜里‘放牧’之后才能辨识。

后来,有人捉了一窝望星虫,这一窝里,一大、一中、一小,一共三条虫,单看外表和普通的蛊虫也没什么区别,可在夜晚‘放牧’时,才发现它们的奇异之处:深夜之中三条虫子,大虫睡觉,中虫不动,小虫却疯子似的,撒开腿绕世界乱跑。

普通的望星虫追星,就在方圆三尺的范围之内,可这条小虫追星,一夜跑出了好几十里,差点把主人累死。

柳亦听的哈哈大笑:“好家伙,这条虫子,追的别是流星吧?!”

小虫固然离谱,可那窝里最大的望星虫就更稀奇了,它的习性和其他的蛊虫恰好相反,人家白天睡觉晚上追星,它却在晚上大睡白天活动,跑动的更远,一个白天能跑出上百里!

终于那条中虫,不管白天晚上都岿然不动。

捉到这窝奇虫的西蛮无比惊讶,请来了族里的长老、高手一起来研究这‘一家三口’,一直观察了几个月之后,他们才终于窥出端倪:

大虫追的是太阳,小虫追的则是月亮。这一对望星虫,望的干脆就是日月!

柳亦瞪大了双眼:“怎么?日月也是星?”在中土的观星之术中,只看漫天星斗,根本不管日月,日升月落是另外一套玄学体系,与星术全不搭界。

老蝙蝠咧嘴,露出了一个阴森笑容:“你管它们是不是星,只要知道虫子都是蛊虫就好了!”

一大一小两条虫子,也是望星虫,只不过追地不是三垣二十八宿诸般星斗,而是追逐日月,这对虫子也西蛮蛊称作‘日月蛊’或‘昼夜蛊’。

这对蛊虫习性特殊,活力远超同类,而日月双宿又主宰了万事万物,所以日月蛊的威力也澎湃绝伦,是西蛮中最凌厉霸道的蛊术。

说到这里,老蝙蝠对着柳亦淡淡的笑道:“我的本命蛊,就是日月蛊。”

一家三口里,大的小的都被研究明白了,那头懒惰得能把猪气死的虫子,依旧是个谜。有人冒险将它种进身体,可过不多久,接蛊的人越来越瘦,到最后干脆被懒虫抽成了一具干尸,而主人死后,懒虫也死了。

再后来,也有西蛮在机缘巧合中找到同样的‘一家三口’,西蛮好手穷极手段,甘愿冒险又试了无数种方法来种‘懒虫蛊’,用不同的蛊虫与之搭配,当然也包括日月蛊。

这么做,主要是因为日月蛊的威力实在太惊人,懒虫是与望日虫、望月虫是一奶同胞,自然也蕴含了绝大的力量,如果不能加以利用,实在让人不甘心。经过了不知道多少次试验,折损的好手不计其数,西蛮终于弄明白了,想要养住‘懒虫蛊’,让他不噬主,只有一种方法:

喂饱它!

正宗的西蛮蛊术,在种蛊之后并不需要取出来,而是养在主人的血脉之中,久而久之蛊虫的星魂之力便会融入主人的血脉。养了‘懒虫蛊’的人,如果不想变成干尸,就要去喝其他蛊术高手的血,用以来喂饱‘懒虫蛊’。

懒虫在体外的时候,从来不会稍动,更不会主动去攻击其他的望星虫,可被炼化成蛊虫种入身体之后,就变成了饕餮厉鬼,如果不把它喂饱了,它就会反噬主人。

等养到了一定阶段,懒虫蛊就算成熟了,再也不会反噬主人,但如果主人还继续吸血,它也会继续去汲取其中的力量,会变得更强壮些。

柳亦知道西蛮蛊邪佞,可这种养蛊的法子还是听得他心惊肉跳,一边摩挲着脑门上的鸡皮疙瘩,一边摇头苦笑:“这么邪门的蛊虫,还是不养为妙。”

老蝙蝠嘿嘿的笑了,缓缓的摇头:“也不是你想的那样,当年这西蛮之地繁茂的很,族人无数,炼蛊的高手也成千上万,有人养了懒虫蛊,其他人都来接济一些也就是了,你给一碗,他给一碗,足够养了,不用杀伤人命的。”

西蛮找到了饲养懒虫蛊的法子,这道蛊靠着吸食其他蛊术高手的力量而成长,在成熟之后,也不在主人体内跑阵法,就直接把自己的力量给主人使用,威力倒是不俗。

但是这个‘懒虫蛊’带给主人的力量,和饲养的复杂程度相比、和同胞兄弟日月蛊相比,却绝不对等,甚至比着七星蛊、贪狼蛊这一类比较出色的戾蛊都颇有不如,西蛮忙了千年,却依旧不得其法,‘懒虫蛊’也变成了个鸡肋。

虽然是个鸡肋,可是西蛮性子执拗,只要能捉到‘一家三口’,就肯定会有人去饲养懒虫蛊,不过从头到尾,也没人能再有什么突破,就这样一直延续了几千年,直到一个机缘极大的巧合发生,西蛮才了解了这道戾蛊真正的力量所在!

柳亦终于听到了戏肉上,侧头望着师父:“什么机缘?怎么回事?这道蛊的威力到底有多大?”

老蝙蝠却摇了摇头,笑容也变得古怪了起来,没回答柳亦的问题,而是继续接着自己的话茬向下说道:“由此,懒虫蛊也被改了名字,叫做天地蛊!”

话音刚落,柳亦就从树上掉下去了,他可听得明明白白,师父给自己种下的,就是‘天地蛊’!

老蝙蝠终于如愿以偿,哈哈大笑道:“不用担心!我给你种的天地蛊,是已经养熟的,不仅不会反噬主人,而且还带着不错的力量。”

大笑了一阵之后,老蝙蝠的声音却变得清淡了,继续道:“这些年里,我一共吸干了七十二名徒弟,就是为了养住这头‘懒虫蛊’。不过,人血的味道么……”说着,他舔了下嘴唇,阴测测的低声怪笑:“也还不错!”

老蝙蝠虽然自称西蛮,可实际却是中土人士,他和宋红袍一样也是天赐蛊身,是修习蛊术的好苗子,他的师父倒是正经的西蛮,那时候西蛮早已没落,而他师父也没过多久就死了,给他留下了一整套修炼蛊术的法子,另外还有一群望星虫,其中就有‘一家三口’。

老蝙蝠本来就是天纵奇才,修炼的又是日月蛊,毫无意外地成为一代高手,可他的心思,却扔放在那只懒虫上,最终,他开始收罗门徒,并将‘天地蛊’养到了自己的身体里。

西蛮能成为蛊术之地,和他们的体质有很大的关系,到了老蝙蝠的时候,西蛮已经荡然无存,再没有人为他提供足够的鲜血来饲养戾蛊,而中土之人,想要找到适合修炼蛊术的苗子极为困难,老蝙蝠跑遍天下,穷尽数百年,一共也只找到七十三个人。

因为用血量大,人却少,没法想西蛮繁盛时那样凑百家饭,所以老蝙蝠一次就会吸干一名弟子。

这时候柳亦咦了一声:“刚刚不是说七十二个弟子么?”

老蝙蝠冷哼了一声,回答道:“我刚刚是说,我吸干了七十二个,还有一个,没舍得吃!”说着,转头看着柳亦,神神秘秘的问道:“你猜,我没舍得吃的这个弟子,是谁?”

柳亦摇了摇头,把冲到嘴边的‘爱谁谁’三个字给吞了回去,梁辛那种‘守着百晓生,我才懒得猜’的念头,就是跟大哥学的。

“谢甲儿!”老蝙蝠的声音平缓而僵硬,听不出任何情绪。

这可是个大八卦,柳亦的立刻把自己的‘天地蛊’扔到了一片,把全副精神头都放在了新话题上,眼睛贼亮,忙不迭的追问:“咋回事,说说呗!”

老蝙蝠发现谢甲儿的时候,已经是恶魔‘缠头’了,谢甲儿则是一个邪道门宗里不入流的弟子。

虽然修真不行,可谢甲儿却和老蝙蝠一样拥有一副天赐蛊身,老蝙蝠动了爱才之心,直接把他抢到西蛮之地,逼着他磕头拜师,成了柳亦之前,西蛮蛊真正的衣钵传人。

虽然成了西蛮蛊的继承人,可谢甲儿为人却木讷僵硬,在他眼里,什么西蛮蛊北荒巫都是鸡虫小道,根本不值一提,只有修真才是真正的通天大路,老蝙蝠也不当回事,只以为等他修炼有成之后自然会明白蛊术的神奇之处。

谢甲儿学的心不甘情不愿,可名师、天资都摆在那里,没用多长时间就有了小小的成就,以战力而论勉强达到了三步修士的水平。

老蝙蝠的身体里还在养着半生不熟的‘天地蛊’,见谢甲儿入门之后,便布置好功课,又到中土去找徒弟去了,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才发现谢甲儿逃跑了。

不仅逃跑了,还被老魔头将岸发现,成了魔君弟子!

老蝙蝠如何肯善罢甘休,直接去找将岸要人,这种事本来就是各说各的理,谁都不肯让步,最后还是约做决战。

柳亦没心没肺的笑道:“您老输了吧?”

老蝙蝠哈哈大笑:“论本事,我的确不如将岸,可那一战……有些复杂呢!”

老蝙蝠行事随心,高兴了怎么都好,生气了怎么都不行,约好决战之后,全没有高人风度,根本不肯等到正日子,就开始日夜窥探跟踪,想要偷袭将岸。

几次偷袭不成,但是跟踪的时间长了,老蝙蝠却发现这个将岸特立独行,行事做派透着一股正经的人味,和所有的修士都不一样,渐渐起了些好奇之心,这下跟踪变得津津有味,直到两人约战的当天,老蝙蝠还是偷偷跟在将岸身后去的战场……

可就在那天路上,将岸遭遇偷袭,正道上的宗师高手设阵伏击,一场恶战之后,偷袭之人被尽数格杀,老魔头虽然没受伤,但也耗尽了力气。

老蝙蝠没出手,等打完了之后,才溜溜达达的走到将岸跟前,瞪眼问道:“认不认输?”

将岸回答的也挺没高手风度的:“改日期再打!”

老蝙蝠哈哈大笑:“改个屁,做你的美梦!”说着,抬腿把一个脚印子印在了将岸的屁股上,随即双臂一振,飞走了,徒弟自然也是不要了。

决战的赌约是徒弟,将岸输了,老蝙蝠却没再把谢甲儿要回来,所以将岸欠了老蝙蝠一个徒弟。

而将岸始终误会着他杀徒吸血的恶性,毕生也没再和他打交道,可欠了老蝙蝠一个弟子的事情却牢牢记在了心里,所以在土坤腹中一见梁辛身负七蛊星魂,就误会他是西蛮弟子,不肯再收做徒弟。

再说谢甲儿,他与梁辛的境遇极其相似,这才符合了‘天下人间’的要求,成了将岸的衣钵传人,威震天下的一代魔君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46章 西蛮之地 下一章:第148章 阴沉木耳
热门: 大城市 国史大纲 斯泰尔斯庄园奇案 枕边尸香 蓝裙子杀人事件 诡念 剑海鹰扬 搬山 歪笑小说 文明的度量:社会发展如何决定国家命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