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6章 西蛮之地

上一章:第145章 神仙之相 下一章:第147章 一家三口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乾山背后的势力,帮助不老宗统一邪道,可这个‘统一’,不是剪除、不是独大,而是要另外两股势力彻底归心投降。邪道一共就还剩下一千人,时时刻刻都提心吊胆防着正道来打压,这时候谁也不会去内讧。

这时梁辛追问道:“那个‘神仙相’帮不老宗统一邪道,不老宗帮他做什么?”

让众人想不到的是,黑棉袄露出了个疑惑的表情,沉声回答:“什么都不用做!‘神仙相’就像个大善人似的,付出却不求回报,根本就是无条件的帮助我们。同时为了表示诚意,‘神仙相’还自爆其短,告诉我们东海乾是他们的据点之一。”

‘神仙相’太大公无私,不老宗也心存疑虑,这才把一对丑娃娃派到乾山上,名为听奉朝阳调遣,实则为了监视他们。可随后‘乾山爆炸’、‘三堂会审’、‘草木道士’诸事接连发生,不老宗也明白了乾山对于神仙相而言,的确是个极重要的据点,既然敢暴露给自己,也足见诚意了。

梁辛想不明白神仙相为什么要帮不老宗,而且就算他吃饱了撑的,希望看到邪道拧成一股绳,在选择帮助对象的时候,也应该先找实力最雄厚的长春天。

黑棉袄明白梁辛的疑虑,当下也摇了摇头:“你想不通的,我也同样不明白!”

梁辛微微一点头:“和神仙相合作,你师父是怎么想的?”

黑棉袄习惯性的耸了耸肩膀,随即牵动伤口疼得眼角直跳,吸溜着凉气说道:“那个‘神仙相’应该提出了帮助不老宗统一邪道的办法,这个办法一定很有效,因为我能看出来,师父他动心了!”

最后,黑棉袄又说了下他们能找到梁辛等人的原因。

不久之前,‘神仙相’找到不老宗的首领,说出第二个丑娃娃丧生的经过,同时提供了几条线索,其中之一就是有个少女巫士与梁辛随行。

大家都是成年的老妖精,谁都一肚子心眼,不老宗明白神仙相此举颇有考验之意,当下调动眼线,主要沿着巫士这条线索去追查,日夜不停的监视着草原与中土间的通关道路。梁辛等人入关不久就被他们发现了,在仔细的观察过梁辛等人的实力之后,最终由黑棉袄带队,把梁辛等人堵在了苦乃山。

十个丑陋少年本想埋伏梁辛,提早一日进入了苦乃山境内,他们这伙人实力不错,引起了葫芦的警惕,这才亲自带队从后监视,随时准备‘坐山观火’,这才和梁辛碰到了一起。

黑棉袄说完了事情的经过,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:“我所知之事,已尽数相告。”说话之间,一双死鱼眼总是忍不住瞟向憨子的巴掌。

梁辛笑而摇头:“走吧,别呆在苦乃山里就成。”

死鱼眼一亮,黑棉袄跳了起来,笑道:“你让我呆我也不呆!梁磨刀,有缘再相见吧!”说着,也不施展什么法术,撒腿如飞向着山外跑去。

梁辛一时兴起,对着他的背影喊道:“你叫什么?”

“弦子!”话音落处,黑棉袄已经消失不见……

等他走后,梁辛倚着一棵大树,仔细琢磨着有关‘神仙相’事情,按照两位兄长教给自己的破案法子,一条一条的摆出已知的线索:

‘神仙相’不属正邪两道,实力隐秘而庞大;

在最近几十年中,悄悄修改了天下风水;

在乾山之中做了些不为人知的设计;

明知‘仙祸’却仍然保守秘密,保住了修真正道的安定局面;

无条件的帮助不老宗统一邪道上的三个门宗,却不选最合适的长春天;

听朝阳的意思,还想拉拢他梁磨刀,当然不是因为自己的本事有多大,而是他们以为自己身后也有着雄厚实力……不列出这些事情还好,一旦全列了出来,梁辛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被憨子拍了一巴掌,嗡嗡作响乱成一团。

葫芦踱着四方步,来到了梁辛面前,文绉绉的微笑道:“若有不解之事,便说与我听,为师自会指点于你。”

梁辛吓了一跳,赶忙摇头,随即才想起来自己还没跟师父见礼,立刻跪在地上大礼参拜,老叔和葫芦平辈论交,自是不好去跪的,可庄不周、宋恭谨外加郑小道,全都是眉眼精明之人,呼啦啦的围上来,跟着梁辛一起跪在了葫芦跟前。

小汐也盈盈拜了下去,施晚辈礼。

葫芦这辈子,就好个面子,拼命维持着脸上的淡然清远,心里早都乐开了花。一一问过跪在自己面前的都是谁,郑小道和黑白无常他只是一笑而过,在扶起小汐之后,妖王的眼睛里都是亮晶晶的好奇,可碍于身份,终于没好意思问出‘你是我徒弟媳妇’这句话。

最后葫芦俯身把羊角脆抱在怀里,有些纳闷的问梁辛:“怎么回事?”

梁辛站起来,把他认养羊角脆的经过说了一遍,当然羊角脆的口水这么重要的事情也不曾落下,葫芦的神情更奇怪了,天猿一脉秉奉先祖之名,世代不许离开苦乃山,就连他们自己都算不清已经在这里呆了多少年,根本就搞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葫芦琢磨了一会,最终还是缓缓摇头:“或许只是长相相似吧,这个小东西未必是天猿。”

梁辛可没想到就连师父都不知道小家伙的来历,干脆也不再多想,对着葫芦笑道:“有啥不解之事现在也不用想了,我们回来过年!”

山中无日月,猴儿谷从来不过年,可就是因为没过过年,才会更好奇、更新鲜、更高兴,宝贝徒弟一别一年多,现在变成了个高手不说,还回来跟师父过年来了,葫芦哈的一声就大笑了出来,跟着立刻闭上了嘴巴,可嘴角抽抽、眼角抽抽、终于再也憋不住打从见到梁辛之后,越攒越有劲的那份开心,双手叉腰放声大笑!

身后那几十头天猿也嗷嗷乱叫,上串下跳跟着一起庆祝,直到葫芦收敛了笑声,他们又立刻恢复了沉稳模样,好像刚才胡闹的另有其人似的。

猴子们簇拥众人,飞腾纵跃,兴冲冲的赶往猴儿谷,刚跑了两步,葫芦突然站住了脚步,皱眉问梁辛:“我听说……过年是要放炮的吧?”

话音刚落,老叔风习习就连忙点头,转身就要出山去买鞭炮,黑白无常这份眼力价还是有的,这种小事哪能让鬼王亲自去办,自告奋勇去置办年货。由此,中土万万年中,第一对主动跑去买炮仗的小鬼,欢天喜地地出发了……

猴儿谷还是老样子,谷内四季如春,芳草盈野无数鲜花点缀其间,远处一蓬瀑布仿若白龙倒挂;天猿家族还是老样子,大伙胡打乱闹上蹿下跳,玩的不亦乐乎,见到梁辛回来本来人人高兴,正要撒野又发现还有外人,急忙站好,负手仰天缓缓踱步,偶尔摇头晃脑仿佛蹉跎唏嘘似的。

梁辛打从心眼里觉得那么开心,可一时还顾不上跟老朋友打招呼,急匆匆的跑向丑娘的住处。

丑娘正在缝补衣服,边上坐着个比羊角脆大不了多少的小天猿,正百无聊赖的摆弄她的针头线脑,突然见到梁辛回来,丑娘先是一愣,随即啊的一声,手一抖,手中的缝衣针正扎在小天猿的胳膊上。

小天猿皮糙肉厚,根本不在乎,把针拔出来,犹豫了一下,放到嘴里嘎巴嘎巴给嚼了。

丑娘操劳半世,到了猴儿谷中不用再辛劳度日,一闲下来,明显比着原来要胖了许多,一年多没见不但没有丝毫苍老,反而更显得年轻了些。要知道天猿食用的野果、银鱼,都不是凡品,对人着实有滋养之效。

“粗壮了、高大了,也黑了……”丑娘的声音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得到,完全是下意识的念叨着,而梁辛早就不知道该说什么,在原地站的笔直,不敢动也不想动,让娘好好看着自己。娘俩都拙于言辞,可母子之间,又何必巧言辞令,对望之间早容下了千言万语!

恍惚了半晌,丑娘才一惊而醒,拉着儿子坐在身边,母子二人拉着家常,诉说起这一年多的经历过望,丑娘在猴儿谷中,自然没什么可说的;梁辛不想让母亲担心,不敢说那些危险经历,可他自从出山之后就一直在拼命,略去了这些竟然也没什么可说的了,一时间这对罪户母子又相对无言,只有四只手紧紧相握着。

猴儿谷的果子,让丑娘容光焕发,身体康健,可她那双早就粗糙的大手,却丝毫没变。

梁辛小心翼翼的挑了几件有趣又不危险的事情,青墨的去向也简单交代了下,只说她拜在了草原大司巫门下,现在身份尊贵修为了得,丑娘听的异常认真,一个劲的笑着点头。说着说着,梁辛突然想起一个话题,从床上跃下来,笔管条直的站好,对着丑娘施了个官家礼,笑嘻嘻的说道:“娘,儿子当差了,朝廷的差官。”

果然,丑娘满脸都是惊喜,忙不迭的点头:“好,好!做了朝廷的差官才是正经的差事,总修炼修炼,修炼不成神仙倒耽搁了你一辈子,实在不是个事!”跟着又问梁辛现在的差事。

梁辛笑道:“跟大哥二哥一样,给九龙司当差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丑娘的脸色又复一变,满脸担心的摇头:“能不能换个不用拿刀的差事,危险的紧。”

这时门帘一挑,郑小道抬头进来,笑嘻嘻的对梁辛说:“快引荐,我们要拜见伯母大人!”话音落处,罗裙飘摆,小汐也走了进来,脸上白白净净,发梢上还悬着一滴水珠,看样子刚才抓空去洗脸了。火狸鼠难得之极的放下了木板,也跟来了。

郑小道模样俊朗、小汐更是清秀可人、火狸鼠言行得体,这三个朋友放到哪里也不丢人。丑娘可没想到梁辛还带着朋友一起回来,妇道人家没见过市面,在小汐等人的拜见下手足无措,又是让座又是拜水果,可脸上却着实高兴!

小小的树皮屋里立刻热闹了起来,一直聊到天现黄昏,大伙才告辞而出。

长相好的走了,不会说不会听浑身杀气腾腾的六青衣又来拜见老太太,丑娘原本轻松惬意的笑容立刻变得惊疑不定,吓得梁辛赶紧把他们给请出去了。

这边还没安定下来,外面又传来了一阵喧哗声,曲氏兄妹接了父母也赶来了。妖王葫芦装模作样的上前和曲老爷子、老太太寒暄客气,曲老爷子做了一辈子官,论起文绉绉的客气就从来没输过,吊了两句书袋之后葫芦老爷败下阵来……

接下来又是互相介绍、轮番引荐,着实喧嚷热闹了一番,梁辛在欢喜之余,心里也略略感慨,摇着头对曲青石笑道:“可惜老大不在!”

曲青石也叹了口气:“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,那个老蝙蝠行事粗犷豪迈,老大跟着他学艺,恐怕得吃不少苦头了!”

小丫头青墨翘起小脸,冷冰冰的哼了一声,接口道:“他那人平时不知所谓,吃点苦头也是应该的!”

曲青石想笑,不敢,绷着脸走开了,梁辛走过来低声笑问:“曲青墨,你有劲吗?”

青墨如临大敌,满脸警惕的瞪着梁辛,过了片刻才咬着牙低声回答:“你敢说出去,我就跟你拼了!”

梁辛哈哈大笑,晃了晃手腕上的眉心珠:“阿巫锦我可惹不起,这天底下敢惹你的也就有一个人……”

敢惹阿巫锦的那个人,此刻正缓缓睁开眼睛,一道宛若月辉般银亮、皎洁的光华,从他眸子中缓缓滚过……同一道银辉,从柳亦的左眼滑到右眼,诡异而淬厉。

苦乃山西侧,恶沼与瘴气蟒林连绵千里,永远不停的生长着、腐烂着,朝朝生气与陈腐恶臭纠缠在一起,分也分不开,西蛮之地!

早在几千年前,西蛮就被荡平,法坛、神台已被尽数摧毁,幸存的几棵高大图腾柱,也早被藤子缠满,隐去了本来的面目。

图腾柱旁边,一棵尤其粗壮榕树,无数条气生根虬结盘绕,好像一群正在拼命的巨蟒被突然定住因而成形。树冠笼罩着数十丈的方圆,枝叶繁茂,浓绿到发黑,可如此硕壮的大树,却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,僵硬的耸立着。

老蝙蝠就倒挂在这棵古榕之下,长长的黑发倒垂,发梢拖在地面上,柳亦则躺在不远处,双眼还有些迷糊。

老蝙蝠的声音尖细,从他耳边响起:“醒了?睡的可好?”

柳亦赶忙爬起来:“挺好,都没做梦。”

老蝙蝠咧开嘴吧,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,昏黄的眸子盯着柳亦脖子上的大动脉,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。

柳亦吓了一跳,情不自禁的退后两步:“说好了不吃的!”

老蝙蝠闭上眼睛懒得看他,冷晒道:“也就你拿着自己当块肉!”说完顿了顿:“明天你就上路吧,去草原,把大司巫那个女弟子给我娶进门。”

柳亦愣了一下:“您是说,我出师了?这才三个月,您也啥都没教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就被老蝙蝠摇头打断:“一年了!”

柳亦脚步踉跄,差点又坐回到地上,好容易才稳住了身形,瞪着师父问道:“我这一觉……我睡了九个月?”

“不错!你自管呼呼大睡,我却险些累死!”老蝙蝠嘿嘿的怪笑着,也听不出来是开心还是生气。

柳亦满脸愕然,呆了哭丧着脸对师父作了个揖:“到底怎么回事,您老给我说说吧。”

一年前,柳亦被老蝙蝠带走,却并没有直接到西蛮总坛,而是四处游走,闲逛。这段时间里麻烦出奇的多,各种闲杂琐事层出不穷,老蝙蝠袖手旁观,柳亦忙的焦头烂额。

直到三个月之后,老蝙蝠才不咸不淡的说了句:“你这个黑胖子,其他的都还谈不上,不过还算重情义!”

柳亦这才明白老头子是在考教弟子。传承衣钵不是件小事,当初在官道上老蝙蝠虽然说的轻松,但真做起事情来也带着几分谨慎。老蝙蝠一生阅人无数,目光犀利,三个月的时间虽短、考验的又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但基本也能确定柳亦的为人了。

随后才带他到了西蛮之地磕头拜师,正式列为西蛮蛊衣钵弟子。拜师之后,老蝙蝠啥也不做,就让柳亦早点休息,柳亦美滋滋的睡着了,再醒过来,就是现在了。

老蝙蝠也没打算瞒他:“你睡觉的时候,我给你种了蛊,又耗了些修为,帮你改造血脉,现在蛊虫已经养在了你的骨血里,分不开了!”说着,指了指身边:“吊上来!”

柳亦诶了一声,身子一翻脚尖勾住枝桠,和师父倒吊在一起,肩并肩,荡悠悠。

老蝙蝠一笑:“倒吊着,血脉流转便等若逆水行舟,会更有力些,对滋养蛊虫很有好处。”

柳亦答应了一声,随即伸手指了指漫天的星斗,好奇地问道:“师父给我种的,是什么星的蛊虫?”游历的时候,柳亦听老蝙蝠讲过蛊术的来历,知道蛊虫就是望星虫,蛊术实际就是将身体的力量化成星阵,加以大幅提高。

问罢,柳亦还有些意犹未尽,又补充了句:“梁老三练成了北斗星魂,咱们正宗西蛮蛊,可不能输给他!”

“梁辛的七蛊星魂,纵然再怎么霸道,将来的成就也仅止于逍遥境的实力,他要想求得突破。最终还是要着落在将岸的‘天下人间’上!”说着,老蝙蝠不置可否的一笑,又轻轻摇了摇头:“至于种在你身上的蛊,不是一般的望星虫。你也不用撅着屁股从星星里找了,你的蛊,有个单独的名堂,叫做天地蛊!”

说完,老蝙蝠突然发出了一阵嘶哑尖锐、但却开心无比的欢笑声:“你是西蛮蛊的衣钵传人,修习的蛊术,又岂是普通星蛊所能比拟的!”

柳亦满脸喜色,赶忙问道:“天地蛊,有什么名堂?”

老蝙蝠正要开口,突然一阵清脆悦耳的铃声,从他的身上响了起来。

老蝙蝠倾听了片刻,缓缓睁开了眼睛,对着身旁的柳亦笑道:“你是我的衣钵传人,有些事情,你也应该知道了!”话音落处,抓住柳亦的肩膀,呼的一声窜向半空,向着东方急掠而去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45章 神仙之相 下一章:第147章 一家三口
热门: 沉睡的森林 噩梦大盗 恶梦的设计者 塔罗女神探之茧镇奇案 太阳黑点 前巷说百物语 鼠男 六兽铜匣 崔老道传奇:三探无底洞 夜光怪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