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章 神仙之相

上一章:第144章 两个成语 下一章:第146章 西蛮之地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黑棉袄见眼前这群大猿表示中立,微微松了口气,可还是有些不放心。他明白梁磨刀不好惹,这一仗虽然稳赢但却未必好打,身边有一群山野精怪虎视眈眈的监视着,实在不能让人心里踏实。

但是要就此收兵,黑棉袄无论如何也不甘心,为了寻找梁辛,整个不老宗的眼线都被调动起来,出发前他对着掌门信誓旦旦,如果连打都没打就空着手回去必受责罚,当下对着葫芦再度施礼,满脸认真的说道:“此事过后,我等兄弟便欠了妖王一个天大的人情,如有差遣,莫敢不从!”

身后九个丑少年随着黑棉袄再度躬身施礼,随即其中三个人,有意无意的踏出两步,看似围拢梁辛等人,实际这三个少年已经封堵住了一众天猿的出手线路。

葫芦只当没看见,继续做他的老神仙。

黑棉袄则转头望向郑小道,也不再废话,直接下了最后通牒:“梁磨刀,束手就擒,否则人人死无全尸!”说话之间双手一勾,捏出了一道古怪的手诀,一道赤红色的长链从他背后冲天而起,就仿佛一挂倒卷的鲜血瀑布,悬在天上跃跃欲击。

与此同时身后其余六个丑陋少年同时飞身而起,亮出法宝,转眼之间刺鼻的血腥气弥漫四周,令人熏熏作呕。他们的法宝各异,有塔有铃有法撰,看形状和普通修士的宝贝也没什么,但却都做鲜血之色,神光流转中仿佛血迹未干,正在缓缓的流淌着。

葫芦率领着众天猿,齐刷刷的捏住了鼻子。

郑小道想也不想,直接扔掉红鳞,怪叫着:“梁磨刀上!”转头就往梁辛身后跑……

即便有葫芦师父压阵,梁辛也不敢怠慢,心念转动之下接管了七蛊星魂,把羊角脆塞给小汐,同时身形晃动入主星阵,漫天尽是涟漪震荡。

梁辛把身法发挥到淋漓尽致,七蛊红鳞牢牢结成‘北斗拜紫薇’之阵,随着主人一起如电转圜。

黑棉袄的身法跟不上梁辛,可他的法宝却如浮光掠影,无论速度还是灵活,都毫不逊于梁辛,血色长链在半空里频频探首,一次次击中星阵,牢牢护住了主人。

从地面仰望,空中的恶斗蔚为壮观,七片红鳞上下翻飞,在梁辛地带领下围住黑棉袄疯狂打转,更荡起了无数涟漪,不停地跌宕起巨力,想要攻杀敌人;而那条血腥长链就好像一条披血恶龙,摇头摆尾不停的抽打着红鳞,将漫天涟漪击碎于无形,更有几次都钻进了红鳞阵中,险些吞掉梁辛……

梁辛和黑棉袄都没想到对方的如此了得,可更惊讶的却是地面上观战的葫芦。

葫芦一直在防备着黑棉袄动手,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自己的宝贝徒弟主动冲了上去;更没想到他的身法竟如此迅捷诡异,在猝不及防之下自己都来不及阻挡;最没想到的是,一年前不过勉强三步修为的梁辛,竟带着七片巨大圆刃,和一个介于六步初阶、中阶之间的宗师高手打了个旗鼓相当!

连着三个没想到之下,葫芦老爷惊呼着脱口而出:“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啊!”

梁辛打得咬牙切齿,还是忍不住小声嘀咕了句:“是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只见葫芦陡然跃起一人多高,跟着向前连跨三步,每步都踩在一个丑陋少年的头上。

嘭、嘭、嘭!

三声闷响里,那三个被黑棉袄留下来监视天猿的丑陋少年,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机会,脑袋就好像个烂西瓜似的,被葫芦接连踩爆。

要知道这三个人中,其中两个都是六步初阶的宗师,可葫芦的修为已经接近逍遥境大成,六步初阶根本就拦不住他蓄谋已久地一击。

这一群丑陋少年,不算黑棉袄的话,实力和琅琊的灰袍铁面在伯仲之间,九个人中三个是六步初阶,六个是玄机大成,一下子就死掉了两个宗师高手,其余六人大惊之余没有丝毫的犹豫,转身就逃!

可才刚刚催动身法,耳畔就想起了吱吱怪叫,眼前青色身影缭绕,几十头健硕的天猿一拥而上,围住了他们六个抡拳狠打。这些天猿都是葫芦的精锐手下,其中不乏堪比宗师的大妖,又人数众多,六个丑陋少年完全不是对手。

黑棉袄又惊又怒,可梁辛的身法何等可怕,根本不容他抽身逃走或是去救护同门。

天猿一起动手,葫芦则闲着,落回到地上,全神贯注的盯住梁辛的战团,替宝贝徒弟护法,嘴里却情不自禁的追问:“当刮目相啥?”

梁辛张开嘴巴,可那个‘看’字还没来得及出口,遽然一阵劲锐的罡风刮过身旁,一道身影就那么硬生生的冲过了红鳞、冲过了血链,随即扬起了蒲扇似的大巴掌,照着黑棉袄的头顶一掌击下。

憨子十一!

黑棉袄的血链法宝正与‘北斗拜紫薇’斗得难舍难分,同时又分出了一半心思防备葫芦,哪还想得到大光头远比小光头更可怕,吓得魂飞天外,怪叫声中积聚修为凝于双臂,硬扛憨子这一掌。

只听啪的一声脆响,黑棉袄只觉得天都塌了,双臂剧痛传来,两只小臂的骨头都断碎成七八截,身体更像个钉子似的,直挺挺的砸进了地上坚硬的山石中……一场乱斗,从开始到结束也不过半盏茶的功夫。剩下的六个蓝袍少年无一幸免,都被天猿撕成了碎片,黑棉袄身负重伤,身体笔直的嵌在山石中动弹不得。

一群天猿打了胜仗,个个兴高采烈,呼啦啦的围住了梁辛,这时葫芦重重的咳嗽了一声,天猿们这才想起身边还有不少外人,立刻挺直了身体,背负着双手,缓缓转身踱着四方步散开了。

葫芦走过来,上下打量着梁辛,嘴角眼角都一抽一抽的,目光里全是惊喜,拼了老命才忍住没哈哈大笑,点了点头费力的说:“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……”

梁辛立刻接口:“看!”

葫芦洒然一笑,点头道:“这个成语,你用的不错。”

谁也不敢笑,站在原地也不知道该做点啥,只有羊角脆郑重点头……这时土石声响动,黑棉袄费力的挣扎了出来,口鼻都沁出了黑紫色的脓血。憨子脸上一喜,扬起巴掌就跳了过去,黑棉袄忙不迭的嘶声喊道:“莫再打,我降了!”

梁辛伸手拉住了憨子,葫芦已经忘了刚刚还骗了黑棉袄来着:“实话实说,饶你不死,苦乃山天猿一脉言出必行!”

黑棉袄早就不信葫芦了,都不稀得理他,转头去找梁辛一行人中修为最高的憨子十一,喘息着说:“你若答应不杀我,往来经过我便如是告知。”

憨子露出了个傻笑,摇摇头扬起了大巴掌,他只想钉钉子,不想听实话。梁辛赶忙把憨子拉到了身后,有些意外的问黑棉袄:“这样就降了?”

从当年苦乃山里的竹五,到不久前乾山道宗的朝阳真人,梁辛打过不少修士,可还真没遇到过这么容易就投降的。

黑棉袄却露出了一副无所谓的神情,挪动屁股凑到一块山石旁边,小心的躲避着两条伤臂,靠了上去:“我把差事办砸了,带出来的人死光了,这么回去也逃不过师父的责罚,还是死路一条。还不如跟你们求一条活路。”

说着,黑棉袄顿了顿,又苦笑起来:“当然也没那么简单,我身上有师傅种下的禁制,六个月不回去的话就会神形俱灭,不过……我养好伤之后再想办法就是了。我所知之事如实奉告,之后各走各路,行不行?那个……你能做主吧?”

梁辛点点头痛快答应,也不再多废唇舌,做了个手势示意黑棉袄开始。

黑棉袄却有些犹豫,似乎不知道该从哪开始说起才好,寻思片刻才开口问道:“你可知,邪道上一共有三个势力?”

梁辛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毛,笑道:“细细说来听!”他以前听琅琊提过,但每次都是一带而过,至于这三个邪派的情况,梁辛还真不了解。

与修真正道八大天门为首、麾下千百门宗争奇斗艳的情形不同,邪道余孽只有三个门宗。分别是缠头、不老、长春天。黑棉袄、丑娃娃等人都是不老宗的人。

黑棉袄的师父是不老宗的掌门,也是邪道三大魁首之一。

说到这里,梁辛突然插口问道:“中年人,横直的一字眉,东北腔,说话都是‘整啥玩意呢’……他是哪个门宗的?”

黑棉袄明显吃了一惊,皱眉道:“你说的是长春天的掌门?你认识他?”

梁辛讳莫如深的一笑,得意的点了点头:“你接着说。”

这几百年里,修真正道外松内紧,看上去没什么大动作,可实际上对邪道修士的剿灭从未有一刻停歇过。邪道没机会,也更不敢开枝散叶,外围的人员太多,很容易就被正道抓住线索连根拔起。

所以邪道在传承之中,走的一直是精兵路线。就算再好的苗子,如果进境不合格也会不无情抛弃。到现在为止,三个邪道门宗,人数加起来还不到一千人,连一个‘九九归一’的三分之一都不到。

这时梁辛皱了下眉,问道:“我认识一个人,是长春天宗主的弟子,四步大成的修为,深得信任……”

黑棉袄虽然是邪道中人,但是对长春天的事情却不太了解,根本就不知道琅琊这个人,闻言明显一愣:“四步修为?深得信任?这不可能!这样的修为莫说被委以重任,就是活下来都难。”说着,又自顾自的摇了摇头:“或者此子心机纵横、行事了得吧……你不是三大门宗的人,不会理解的,想活下来,要么有手腕,有么有实力!”

说完,黑棉袄叹了口气,这才继续讲了下去。

当初能从正邪恶战中侥幸存活下来的邪派修士,大都修为精湛,授艺严苛、为人机警,再配以邪佞的法术,带出来的队伍也都是百战精兵!特别是这几百年天下太平,正道香火旺盛,相比之下,普通的正道门宗不过是娇艳鲜花,而邪道妖人则成了原上的韧草。

梁辛忍不住微微点头,无论是长春天的灰袍铁面、还是不老宗的丑娃娃,展现出的实力确实远超普通的修道门宗。

黑棉袄看出了梁辛的想法,一边疼的呲牙,一边咧嘴笑道:“九九归一这些门宗,在我们眼里根本不值一提,真正要顾忌的,是那高高在上的八大天门。”

梁辛笑着摇摇头:“太谦虚了吧?就说你们不老宗,乾山道两个丑娃娃都是六步初阶,今天来的十个人里又有三个六步初阶,再加上你,光这样的实力……”

不等他的话说完,黑棉袄就摇了摇头,死鱼似的眸子里透出几分恶毒:“还要差得远!八大天门一统修真道,我辈先祖世代积攒下的天材地宝、灵石法撰,尽数被他们得了去,有了这笔财富,又穷尽数百年的时间发展传承……嘿,八大天门的实力这些年里行事低调,可隐藏在暗中的实力,谁也不知道!”

说着,黑棉袄顿了顿,又把语气加重了许多:“而且,修真正道门宗逾千,就算是个小门派也有个千百弟子,可五百年间,八大天门之外的宗师境高手,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,这样的数量,不嫌太少了些么?”

守着个‘百晓生’,梁辛才懒得去猜答案,直接追问道:“怎么说?”

“八大天门把持着天下里所有的资源,什么好东西都是他们先挑,挑剩下的再分给下面的小门宗,灵石稀少、法宝匮乏,自然不容易出成就……可普通门宗越弱,就说明八大天门越强。”

梁辛略显惊愕,他一直以为,八大天门比着普通的正道门宗,也不过是多出七八个、至多十几个六步修为的高手,可听黑棉袄的意思,这高高在上的八大门宗,真实的实力远非如此。

缠头、不老、长春天一直把八大天门看做死敌,对他们的了解,要比着梁辛具体的多。

郑小道从旁边听得目瞪口呆,忍不住咋舌笑道:“好家伙,这八大天门,就是修真道的皇帝了,不、比皇帝还霸道。”

梁辛也有点心虚,情不自禁的回头看了看庄不周和宋恭谨,三位掌柜的可都是从铜川逃出来的,实际已经站到了八大天门的对立面上,只不过对方还不知道罢了。

说过了正道,黑棉袄又说起了邪道。

缠头、不老、长春天这三个门宗,行事个不相同,在发展的方向上也多有差别。

缠头宗最神秘,就连黑棉袄的师父也没见过缠头老爹,其门下弟子人数最少,大都是些边荒蛮夷,不通教化,说话做事全凭喜怒,毫无道理可讲,就算是另外两个邪道门宗也视之为蛇蝎,轻易不和他们打交道。

不老宗讲究‘气运’、重面相,在收徒的时候,不仅要看天赋资质,更要看相貌。

梁辛想乐,郑小道已经乐了,看相貌倒是有情可原,可专门选丑人就有点说不过去了。而懂些相术的庄不周却摇头道:“口纳拳、额走马、唇如铅、目如鱼……这都是了不起的相貌,运气远超常人,不是说笑的。”

宋恭谨也跟着帮腔,指着黑棉袄说道:“你的相貌就着实不凡!”

梁辛又仔细看了看黑棉袄,果然,他的额头又高又长,嘴巴快咧到了耳朵根,嘴唇更是厚的离谱……

不老宗择徒最重要的标准就是皮相、骨相,门下弟子比起缠头宗多不少,而他们传承的点相之术也是真才实学,着实了得。有了气运相助,行事之间的确不同凡响,不知有多少次在面临绝境下,突然就来了机缘,由此脱困。不老宗虽然发展艰苦,但也渐渐成了气候。

而琅琊所在的长春天,是三个门宗之中最中规中矩的,除了手段犀利、功法了得之外,和普通的修真门宗也没太大区别,门下弟子尤其精擅木行道法,生命力极强,他们这一脉人数最多,六步修为的宗师数量也多。但是长春天的掌门修为比着不老宗的魁首要略逊一筹,所以这两个门宗的综合实力,大致在四六之间,长春天占优,可优势却不算太明显。

长春天想要一统邪道,不老宗又何尝没有这个想法,大家各自行事,琅琊的师父致力寻找天下人间,而不老宗则在最近,与一个不属于正邪两道的势力搭上了线。

终于说到了正题,梁辛精神一振:“乾山道?”

黑棉袄点了点头:“和我们合作的那批人背景神秘,就连师父都不是很清楚,不过他精通点相之术,曾经对我说过,那批人的首领天生异象……不是凡人相貌,而是神仙之相!”

梁辛有些不明白什么叫天神相,黑棉袄摇头笑道:“我可也没见过,反正长得不是人样就对了!”

郑小道啼笑皆非:“三只眼?俩鼻子?”

不料黑棉袄却点了点头,满脸正经的回答:“有可能,不过……也只是有可能。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44章 两个成语 下一章:第146章 西蛮之地
热门: 虫屋 收割 莫斯科情人 北宋振兴攻略 我的灵异事件簿 天刑纪 八百万种死法 寿衣裁缝 女生寝室4:玉魂 密室收藏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