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章 护山法阵

上一章:第139章 八星列位 下一章:第141章 皇帝乞丐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北斗拜紫薇!

君王现位,七蛊红鳞尽数收敛了虐戾气息,甚至连呼啸旋转间的震鸣都不见了,尽显臣服之意。

梁辛也不声不响,带着七蛊红鳞向着敌人扑跃而去。

收敛了杀气、失去了呼啸的攻击,不仅没有声势稍弱,反而在战场中,掀起了一股死气沉沉的窒闷。

仿若青衣,在真正拼命时反而不喊不闹,就在寂静中咬牙杀人……

太师叔虽然已成傀儡,可宗师的本能还是让他感觉到巨大的危险,正仿佛海潮似无声却转眼蔓延。这种窒闷的压力让他全身的毛孔都紧紧闭合!太师叔吐气开声,如雷暴喝,高声念唱咒诀,飞剑上的金光霍然大作,有如实质般的金色光芒直冲九天,把这方圆几十里都镀上了一层霞光。

两头丹凤也激鸣连天,振翅半空随即并起双翅,快如流星闪电,凶狠的迎上了梁辛的‘北斗拜紫薇’。

一方是三个逼出全力的初阶宗师,两头凤凰分列左右,太师叔中宫激突,列出三才杀阵,突击途中,吼声如雷鸣啸惊天,更有煌煌灿灿的万道金光,生生杀出了一份毁天灭地的气势;

另一方则是一君七臣,主掌三垣二十八宿的八道主星,寂静无声的冲锋,轻若无物……除了红鳞飞旋中无意间流露出的那一抹淋漓血色!

就在两股力量堪堪接触的瞬间里,梁辛接连三声闷吼,七蛊红鳞连变三月大阵,清清涟漪激荡,转眼勾连成阵……

一方大吼大叫气势凛然,一方不言不语沉默窒闷,神通、阵法、飞剑、法宝、红鳞……两股足以让所有修士都大惊失色的力量,就那么毫无花俏的对撞在一起!

在那一个瞬间里,曲青石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:凝固!风不吹了、草不摇了、虫子不爬了,就连自己的心都不跳了,天地间所有的一切,都在此刻失去了活力,尽数凝固。

直到一息之后,冥冥之中才猛地发出了一声惨嚎!不再是神通对撞时的锵锵巨响,更不是法阵相冲里的闷雷滚动,而是空气被突然撕碎后发出的仿若恶兽负伤般的刺耳嚎啕!

曲青石只觉得浑身血液尽数沸腾,身体快要炸裂开来,眼前的景色尽数失去了光泽,变做半透明的黑白虚影,小丫头青墨惊呼了一声,忙不迭的施法护住了哥哥。

青墨的惊呼声还没落下,梁辛的哇哇怪叫就冲天而起,好像个被大力士一脚踢飞的葫芦,一路翻滚着,远远的摔了开去,七蛊红鳞歪歪斜斜的跟在他身旁,所过之处摧枯拉朽。梁辛的身体哪能承受得住这样的巨力对撞,但是他有身法相护,虽然摔得狼狈,可飞退时身体飞快的颤抖着,时刻不停的卸掉惊涛骇浪般的可怕力道。

东海乾的傀儡们也不好过,两头凤凰一个被打飞上天,一个被砸进了坟地。太师叔没被掀飞,但是好像喝醉了似的,披头散发老脸通红,身上的道袍变成了麻袋片,两条胳膊都不自然的扭曲着,在半空里踉踉跄跄的转来转去,时不时还会大头朝下的翻个跟头,可偏偏不肯掉下来。

即便已经有了六步修为,青墨还是被这一击震得心惊肉跳,顾不得再去对付敌人,一手搀着哥哥,晃动身形就去追梁辛,一直跑出去二里开外,才看到梁辛。

梁辛正坐在地上,双眉紧皱似乎在寻思着什么,大白脸依旧,可两管鲜血从鼻孔里弯弯曲曲的挂了下来,白红相应,天地间就数他最显眼。

青墨大喜过望,快步迎上去:“还好?”

曲青石也皱眉问道:“受伤了?”

梁老三摇了摇头:“没事……咦,二哥!”哈哈大笑里直挺挺的跳起来,双臂大张就抱了过去。

曲青石满脸的郁闷,想躲又觉得不好意思,两条白眉都快拧到了一起,不料梁辛的‘怀抱’擦着自己的肩膀错了过去,一把抱了个空。

梁辛现在还晕着,天、地、二哥、青墨,除了他自己之外其他的东西都在转。

青墨咯咯的脆笑:“还说没事?快坐下休息!”说着,顿了顿,小脸上挂起了几分无奈,轻声道:“剩下的敌人交给我,你不用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梁辛就摇着头打断了她:“不用,他们不是我的对手,这一仗咱们已经赢了。”

闻言后青墨愣了愣,刚刚那一撞是个势均力敌之势,梁辛虽然没能吃亏,但也绝谈不上占便宜。

倒是曲青石,从一旁点了点头,虽然他修为远逊,但对打斗的见识可要比妹妹强多了,微笑道:“一头豹子和一只大笨象对撞拼力气,如果撞了个平分秋色,那生死相搏之下,豹子赢定了。”

青墨也不笨,一经提点便恍然大悟,豹子远比大象灵活,如果二者力气相若,再争斗起来输赢自不必说。梁辛结成‘北斗拜紫薇’之后,大阵之力不逊于太长老和双凤凰。

可梁辛还有厉鬼般的身法。

他入主星阵,七片红鳞便以他为主,随着他一起移动,只要梁辛能指挥着红鳞压住星阵之位,‘北斗拜紫薇’就是一座会‘天下人间’身法的星位大阵。

没施展身法的‘北斗拜紫薇’,就和傀儡们打了个不分胜负,有了身法之后,傀儡们必败无疑。

青墨想透了这一点,圆圆的脸膛上神采飞扬,笑着问梁辛:“那你刚刚皱着个眉头,愁眉苦脸的做什么?”

梁辛抹了一把鼻血,更显得血盆大口了,皱着眉头回答:“北斗拜紫薇,阵力比我想象的差了不少!”

在之前,梁辛只在解铃镇密道中,力拼铿锵和尚时用过一次,那时北斗转圜是四步之力,紫薇入主之后,直接迸发了五步初阶之力。虽然前者是四步之末,后者是五步之初,在级别上仿佛只有一线之隔,可力量的差异何止十倍!

而这次以红鳞施展‘北斗拜紫薇’,比着北斗红鳞,力量才不过增加了一倍多些。

青墨恨不得啐他:“长了一倍多还不知足!”

梁辛苦笑:“也不是不知足,是觉得不对劲!”说完之后深吸了一口气,心念一转,七蛊红鳞同时发出了一声嗡鸣,重新围拢了过来。

梁辛这次上山,没想过要杀朝阳老道,但是一定要剪掉他的羽翼,一想到朝阳失去了所有势力之后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梁辛就打从心眼里觉得开心,干爹死了一年,这份利息绝不便宜。

梁辛怕贻误战机,敌人会趁机逃跑,略作恢复之后,指挥七蛊红鳞,向着敌人再度冲杀而去!

三只傀儡此刻也刚刚恢复,见敌人又至,各自咆哮一声,依旧压住三才阵位,和梁辛滚滚相斗。

梁辛再度施展身法,根本不和敌人硬碰,闪转中躲过敌人的神通法术,一遇空隙便欺身而近,周围七蛊红鳞环绕飞旋,震颤起一层涟漪,每一反击便打得一只傀儡手忙脚乱,等另外两头傀儡来救时,梁辛早已闪身躲开……

正如曲青石所料,游斗之下,三个傀儡阵脚大乱,战团之中各色神通毫无准头的胡乱飞舞,一道鬼魅般的人影率领着七道血芒穿插飞舞,更有层层涟漪弥漫不休。

远在描金峰观战的朝阳老道很快就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窍,连连发出仓促的长啸,命令三头傀儡马上逃回来,可为时已晚,梁辛只有一个人,却在半空里硬生生的踩出一片泥沼,三个傀儡早已陷入其间难以自拔,被吞噬只是迟早的事情。

朝阳仰天怒啸,可战团在乾山之外,他的护山法阵够不到,也只有干着急的份。

鏖战!

三个傀儡虽然落尽下风,可毕竟都是六步初阶的修为,全力防守之下又哪有那么容易击杀,这一仗一直打了两个时辰,猛的涟漪弥漫半空,随着一声凤鸣哀哀,终于被梁辛杀掉了一头凤凰!

又一个时辰,太师叔长生惨叫,碎尸万段!

最后一头凤凰没能坚持太久,最后一道金光悄无声息的泯灭,梁辛身形晃动,回到了曲氏兄妹身边,满头满脸的大汗,把白垩冲的一条一条,好像南海深处荒岛上的土著蛮人。

这一仗,从梁辛青墨被抓上山开始,一直打到了黄昏,从描金峰打到了大山之外,六步高手丑娃娃伏诛,三座丹凤法阵被一一摧毁,太师叔死无全尸!

偌大的一座乾山道宗,除了朝阳掌门之外,只还剩下不到三十名傀儡弟子,其中大部分人都是四步修士。

梁辛仰望,朝阳真人俯视,两个人的目力都利若鹰隼,目光自半空里交汇,梁辛突然露出了个笑容,身形如风,竟一头冲向了东海乾山!

就在梁辛踏入乾山境内的瞬间,乾山道的护山法阵终于发动!

天地间闷雷轰鸣,整整一座乾山都迸现出刺眼的金光,远远望去,东海之滨仿佛突然出现了一座灿灿金山!随即金光流转,如有实质般蜿蜒闪烁,就像炸了窝的飞蛇,从四面八方蜂拥而出,带着几分歇斯底里的狂怒,嘶嘶怒啸着冲向梁辛。

梁辛把天下人间的身法发挥到淋漓尽致,七道红鳞咆哮旋转,护在主人周围随着他一路冲向描金峰!

愈靠近主峰,金光杀阵便愈凌厉,空气中弥漫着焦糊的味道,金光所过之处,荒草飞灰枯木化槁,梁辛冲锋的速度越来越慢,可一步一步,踏住的方向,就是描金峰!朝阳真人目眦尽裂,梁辛每一步落下,在他心中就化作一声无常的轻笑……

梁辛一直冲到了描金峰脚下,却突然止住了前冲的势子,摇头笑道:“也不过如此!”

朝阳咬着牙,沉声冷笑:“你若有胆子,就踏上描金峰!”主峰所在,是阵法最激烈之处,威力比着外山范围大了何止数倍。话音刚落,梁辛突然一跃,竟真的冲上了描金峰,万道金光霍然炸裂,可就在此刻梁辛竟然身形乱窜,画了个大大的圈子,又转回到主峰脚下,笑道:“你若有力气,可以抱着描金峰来追我!”

朝阳终于明白了,梁辛进乾山,根本无意攻峰,他就是来戏弄自己的。

梁辛见他领悟了,笑的也就愈发开心了:“也不全是消遣,离得近些,看得更清楚些……老脸苍白的很。”

“另外,我还听说九九归一的护山法阵,一门发动其他八家会同时接到讯息,继而赶来驰援。”说着,梁辛的语气里渐渐充满了由衷的快乐:“我就是想让大伙都来看看,以前威风霸道的东海乾,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!不到三十个人……哈哈哈,就是一座大点的饭馆,也比你们人多!”

随后梁辛再度展开身形,飞快的退出了乾山,只在身后留下了一连串欢快的笑声。

朝阳真人有心拼命却没胆离开大阵的范围,脸皮抽搐了几下,过了半晌之后才陡然断喝:“姓梁的,到底为什么?”

梁辛刚回到坟地,闻言有些纳闷,也喊道:“你问哪桩?”

“为何不杀我?”朝阳不是傻瓜,他率领弟子追下乾山的时候,藏在土中的红鳞现身偷袭,其实只要梁辛一个心意,葬身红鳞的就是朝阳老道,而不是那头丹凤。

梁辛哦了一声,遥遥对着朝阳老道点点头,拉着曲氏兄妹转身就走,同时小声道:“咱走,不理他,憋死他!”

小丫头青墨回过头,又看了巍峨耸立的东海乾一眼,也没再说什么,随着两位兄长离开了。

走了几步之后,梁辛突然响起了一件事,回过头对着朝阳笑道:“那个丑娃娃,破晓之时就已经死了!”

朝阳闷哼了一声,身子如剑挺得笔直,可嘴角却沁出了一行酱红色的血迹……

梁辛眯着眼睛望向他,片刻后突然露出了个笑容,诚心诚意的说了句:“保重!”

……

三兄弟并没在乾山附近耽搁太久,七片红鳞重新装回大箱子被梁辛顶在头顶,与茶寮老板和六爷交代了几句之后就此启程,天黑时,他们三个已经到了百里之外的一座小镇上。

桌子上摆满酒菜,梁辛眉花眼笑……

天空中不时会有一道道璀璨的剑光掠过,直奔乾山方向,应该是其他八个门宗发现乾山道发动护山大阵,千里迢迢赶来增援。

饭馆规模不小,上下三层都是客满买卖兴隆,北方已到寒冬,不少客人三五一桌,围着个咕嘟咕嘟翻滚沸腾的火锅喝酒说笑,厚厚的棉门帘,稳稳当当的圈起了一屋暖意。

他们三个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,分别一年,梁辛奇遇连连,说的唾沫横飞,听的曲氏兄妹不停惊叹,至于东海乾的背景、轱辘岛的舰队、红鳞怪船的来历等蹊跷事,曲青石也想不通。

不过,对冀州的两大奇门,机关黎、江湖何,曲青石倒另有看法:“三百年前,九龙司搬山院高手云集,梁大人自己惊采绝艳,又有东篱、红袍相助,苦乃山中还有九个天猿妖怪效命,实力庞大,可毕竟麾下的青衣大都是凡夫俗子,这些人要对付修士,靠的是什么?”

梁辛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毛,示意二哥继续说下去。

先祖梁一二,凡人之身却有大神通,他的功法必然是一份巧合之下的机缘,这份机缘可以让他变成强者,但无法让所有的凡人都强大起来。他的神通旁人学不去,可潜行、机关之术,却能传承万代。

听到这里,梁辛深吸了一口气:“现在的何家潜行术,说不定就是三百年前搬山青衣必须修习的身法;现在的黎家机关术,则是搬山青衣必须掌握的土石技巧?”

要传承,还不要隐蔽,梁一二便让当初在自己手下当差的何、黎二位青衣,将这份异术传承给门下,把两门奇术化作黎何两家的家传本领,这份用心只是为了留下一点火种。

梁辛一拍大腿,笑道:“等手上的事情了解,总要到何、黎两家去转转。”

曲青石点点头:“要去的,梁大人的留下的东西,你总要去捡起来。”

青墨总算等这个听不懂得话题告一段落,岔开了话题,问梁辛:“这次你把东海乾打得太惨,不怕他们再去朝廷闹么?”

梁辛满不在乎的摇摇头:“上一次乾山道敢闹,是因为他们不怕我。现在没了本钱,还怎么闹。”

曲青石眯着眼睛,缓缓的点头:“没了牙的蛇,就是条肉,除非他想死的再快些。”说着,伸出筷子,给青墨夹了一条扒牛肉。

梁辛转头望向曲青石,有些莫名其妙的问他:“你有没有觉得,其实老大的师父,说的话很有道理。”

曲青石略略回想了下,反问:“你是说,天道就是欺软怕硬?”

见梁辛点头,曲青石却笑而摇头:“这事你别问我,我自己也还糊涂着!”

青墨听到‘老大’两个字,脸上立刻显出了一份古怪的表情,赶忙借着吃牛肉条遮掩了下,随即又换上那副冷冰冰不在乎的神情:“柳亦那个胖子,倒是好造化。”

梁辛没敢搭腔,偷眼去看曲青石,曲老二不易察觉的对着他摇摇头。

曲青石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小丫头提义父定亲之事,到现在还没说过,看样子是打算直接让柳亦去哄去讨好青墨,其他人干脆假装不知道青墨的心思。

这时青墨突然想起来,上次自己重伤垂死的时候,跟梁辛说过心里话,啊的一声惊呼之后,恶狠狠的瞪向了梁辛,低声道:“有的话,是要烂在心里的!”

梁辛连忙点头,心说老大都已经管二哥叫舅舅了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39章 八星列位 下一章:第141章 皇帝乞丐
热门: 剑网尘丝 在地狱那头等我 风铃中的刀声 庆余年 非人 七宗罪12:天台埋骨 启示 六迹之梦魇宫 欲望·金钱·谋杀 逆转死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