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章 八星列位

上一章:第138章 脑子不好 下一章:第140章 护山法阵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天地之间,七瓣红莲绽放!

前两只丹凤依旧围着梁辛上下翻飞,不停的攻击。第三只凤凰,才刚刚振翅而起,还没来得及加入战团,就猛地引颈怒啸,七片红鳞从泥土中钻出,按照北斗阵位,突然围住了它。

一座丹凤朝阳,就是一个六步初阶的宗师高手,即便以红鳞的锋锐,也难以切入它的身体,而金色的凤凰在长声惊鸣之中,身上的金光大振,体型转眼增大了一倍有余,眼看就要冲出‘七蛊红鳞’的包围。

结成北斗星阵的红鳞倏然轻震,空气中荡漾起七道涟漪;继而,红鳞的位置稍稍挪移,二震,十四道涟漪;再移位,三震,二十一道涟漪!

远远望去,一头流光溢彩的丹凤神鸟,好像陷入了无尽的水纹之中,周遭一串串涟漪不停扩大,转眼间二十一道涟漪勾连成阵。

梁辛用七蛊红鳞,打出了北斗春阵。

就在一月、二月、三月,三只北斗星阵成形的刹那里,红鳞仿佛活了过来,巨大的鳞片绽放出一蓬阴戾而陈腐的腥臭气息,七道红色圆刃同时急速颤抖,爆发出嗡嗡的如雷闷响。

被困的丹凤神色仓皇而绝望,拼命挣动翅膀,想要阻挡住红鳞的围攻,可不过才坚持了一息,就猛地爆发出了一声嘶哑的哀鸣。

借着春阵之力,七蛊红鳞威力暴增,在仿佛撕裂败革的怪声里,从七个方向斩入丹凤的身体,交汇后叠成一摞,片刻后再度呼啸旋转,陡然加快了速度,从丹凤的身体中激射而出!

寂静突如其来,转眼将刚刚赶到十里坡村后坟地的战团凝固了,在场的所有人,小丫头青墨、朝阳老道,甚至梁辛自己,全都瞪大了眼睛。

片刻之后,半空中里猛地爆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叫,一蓬血雨凌风泼洒,凤凰周身凝聚起的金光,就仿佛一盏被击碎的镜子,裂纹蔓延之后转眼斑驳、散碎……

红鳞急速旋转,甩掉了身上的血珠,这七柄旷世凶器,仿佛一盏盏血陀螺!

七蛊红鳞第一次亮相,不过几个呼吸之间,就击碎了一座丹凤朝阳。

就连梁辛都没想到,以七蛊红鳞施展三阵连打,威力竟然刚猛如斯。要知道,他以星魂做三阵连打,威力比起六步初阶已经不遑多让,可这股力量虽然厚重却无锋锐,此刻有了红鳞相助,就好像给一个空手的大力士配上了一柄趁手且锋利的偃月宝刀,战力增加了又何止一倍。

空着手的大力士,最多只能算是个壮卒,可有了宝刀相助,他便是勇冠三军的猛将。

同时梁辛还隐隐感觉,当星魂融入红鳞之后,力量比着原来,莫名其妙的更磅礴了些。在加上第三只丹凤只重攻却不重守,被打了个猝不及防,诸多原因揉在一起,这才一击成功。

血雨翻飞,作为阵眼而被裹在丹凤祥光中的傀儡长老,也被红鳞割碎,残尸噼里啪啦的摔落于地,人头上双目紧闭,终于失去了成为傀儡后永远也不曾改变的微笑,虽已死,神情中却隐隐有解脱模样。

青墨的小脸上显出了些不忍的神情。

梁辛明白她的心意,摇头道:“除了朝阳,所有人都变成了傀儡,死了反而是解脱。”

青墨叹了口气,没再说什么,片刻之后似乎想通了些,脸上有显出恍然的神气,一下子又轻松了起来。

朝阳真人愕立当堂,盯着梁辛的目光,有些涣散了,他想不通,这个光头小子怎么可能进步得这么快。

官道之战,梁磨刀也不过有个诡异的身法,对上四步高手游刃有余,只要注意到他的身法,五步中阶的高手稳稳吃定他。

一年前,梁磨刀大闹乾山,在乾山二十位精英弟子的围攻下,仍重创了五步大成的太师叔。但那时如果有六步初阶的高手出手,梁辛必败无疑。

现在呢?梁辛的身法能从容应对两头凤凰,梁辛的红鳞转眼诛杀了一头凤凰!三座丹凤朝阳,就是三个六步初阶的高手啊!除非麒麟复生,否则还有谁能对付他?

直到一滴从半空洒落的血珠,翻滚着砸到脸上,朝阳真人才一惊而醒,可还没来得及发出一言片语,只见梁辛豁然大笑,身形诡异的一转一扭,眨眼间挣脱了两头凤凰的纠缠,高高的跃至半空,而七片巨大的血色圆刃在震颤中,猛的一字排开,趁在了梁辛的身后!

几乎是下意识的,朝阳低低的惊呼了一声,身形急速后退。

青墨哈哈大笑,伸手在梁辛的光头上一拍:“回去之后,我要把这一瞬画下来,送给那个白衣小汐!”

梁辛也笑了:“那我多摆会……”

朝阳脸色难看,有心罢手却无论如何也不能舍了丑娃娃,深吸了一口气,强自镇定心神,对梁辛微微的点头:“胜负未分,小梁大人也不用笑得那么惊人。”话音落处,伸手一指,余下的两头丹凤空半空里猛地翻起,竟然舍了梁辛,振翅并肩攻向红鳞!

他身旁的太师叔也同时大喝,指挥着飞剑奔袭红鳞。而朝阳自己则捏起剑诀,引剑而遁,只见半空里一道精光闪烁,向着描金峰上的乾山重地遁去。

朝阳老道不是无智之辈,眼看着梁辛的红鳞可怕,明白这一仗要想赢,最好的法子就是集结手下的两头丹凤、一个宗师,先毁掉梁辛的法宝。同时他怕自己修为低微,会被一群六步修为的怪物恶斗所伤,遁剑退到门宗之内,遥遥观战。

如果赢了,一眨眼的功夫他就能回来;万一输了,他便开动护山法阵,就算敌人有六步中阶的修为,想要突破乾山道的千年禁制,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
朝阳飞退,依仗的是自己遁剑身法,虽然远不如梁辛灵活,但胜在速度奇快,只要能让自己飞起来,梁辛就别想追到。这一来他已立于不败之地,可朝阳却不知道,他以为不过是个普通修士的青墨,是货真价实的六步宗师!

小丫头青墨一看朝阳要逃,素手一翻也不知道从哪拽出来一面青黑色的大旗,裹住她和梁辛就要追下去。不料梁辛却摇头笑道:“不追不追,本来今天也没想杀他!”

说话的功夫里,在场的其他那些东海乾傀儡,也随着主人一起逃回了门宗。

青墨也不废话,双手搓了搓,青黑战旗又消失于空气中,梁辛看的两眼发直,小声问道:“这个随身带着、又随身藏着的法门,能交给我不?”

此刻青墨的两只眸子早就飘上天空了,全神贯注的看着七蛊红鳞大战三位初阶宗师的好戏。

梁辛也想了解自己新收的宝贝究竟战力如何,当下也不再多想其他事情,专心指挥红鳞。

半空里的恶斗,一开始便进入了白热化,太师叔和两头凤凰,不停回荡起炽烈金光,引着一道道威力强大的神通与法宝,毫不留情的轰击红鳞;而七蛊红鳞则结成北斗星阵,旋转、穿插于敌人之间,所过之处无数涟漪搅乱空气,勾连成阵之下巨力跌宕。

凤凰振翅急鸣、老道引动风雷、红鳞旋转呼啸,各种震天价的异响交织成串,数十里外清晰可闻。

官道上的茶寮里,老板面色惨败,都不敢去看远处天空中的恶战,声音颤抖着一个劲的低声念诵大慈大悲菩萨保佑。捕头六爷比着老板可要镇定的多,眯着眼睛喃喃道:“庄不周和敌人动手了?”

自始至终梁辛也没自报姓名,老板和六爷在他‘死’后,干脆以庄不周相称。

就在这时,一个苍老的声音,带着几分阴惨惨的寒意响起:“坟地中的那个‘庄不周’,是你们两个下葬的么?”话音落处,一个身体已经微微有些佝偻的老者,缓步走进了茶寮,随即当的一声,老头子将一面青衣命牌扔到了桌上。

老者看上去已是耄耋之年,眉宇间凝着些虐戾之色,长相还算不错,不难看出这老头年轻时,应该是个阴狠歹毒的‘小白脸’。

六爷心中惊讶,举起命牌端详,只见上书:九龙司辖下 人字院 鄞州佥事 曲青石……

青墨要探乾山找梁辛,曲青石、小汐、老叔甚至郑小道都要跟来,可又怕人多会引起东海乾的注意,最终只有心机最深沉的曲青石跟来了。

小丫头假装尸体的主意就是他出的。

因为东海乾的人认识自己,所以到了山脚下曲青石便不再露面,直到青墨被抓上来山,他才到坟地去查探敌人留下的痕迹,全没想到,除了宋恭谨的墓碑之外,还看见了庄不周之墓,这下子曲青石可是又惊又笑,辗转打听,总算找到了‘家属’,这才找上门来询问情况。曲青石做起事情来有条不紊,坟地里早打成了一锅粥,但他明白自己帮不上忙,就专心追查‘庄不周之死’。

六爷见前脚上去了个青衣游骑,后脚又来了个青衣佥事,当下里不敢怠慢,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如数告知,连梁辛摆一字长蛇品茶大阵都说了。重新有了梁辛的下落,曲青石心里高兴,拼命憋着脸上的笑容,翻起眼睛望向茶寮老板:“梁……庄不周没给你茶钱么?”

老板立刻就忘了菩萨,大声回答:“是啊!”

“哦。”曲青石答应了一声,假装没事人,抬头望向了半空里的激战……

星魂与红鳞相得益彰,融合之后威力大增,可毕竟力有极限,面对一个六步初阶时能够从容取胜;可对上两头凤凰就略显吃力了,此刻被三个宗师围攻,时间不长就尽落下风,几次都险些守不住北斗阵位。反观太师叔和两头丹凤却越战越勇,晃晃金光之下,尽显宗师风范,每一出手便是一道足以让天地变色的大神通!

青墨仰得脖子都酸了,更因为战况不利急的咬牙切齿,从梁辛身上跳下来:“我上去帮忙!”说话间神色跃跃欲试,没想到刚要亮出法宝,梁辛却抬手按住了她的肩膀,缓缓摇头道:“不用……”

拦住了青墨,可梁辛自己啥也没做,皱着眉头低头琢磨了一会,干脆蹲到了地上,用手指头在地面上戳出一个个小洞。

梁辛把小洞戳的又圆又直,全神贯注,到后来甚至连半空里的恶战都不管了,七蛊红鳞没有了他的指挥,就变成了傻子呆子,一起微微震动了半晌之后,就此悬浮在半空,也不动了。

地上蹲着个不知所谓的傻小子,天上悬浮着七片失魂落魄的血色怪刃,彼此交相辉映。

梁辛不打了,可东海乾的傀儡还专心致志的执行着主人的命令,一见红鳞不再稍动,太师叔和两头凤凰一起精神大振,奋起神通拼命狠击红鳞。

连串的轰击之下,傀儡们表情不变,可远在描金峰上观战的朝阳却大吃了一惊!他手下三座最厉害的宗师傀儡已经竭尽全力,但是变成了呆头鹅的红鳞却丝毫无恙!

修士高手相争,无论使用什么法术,归根结底就是两个手段:一是打碎敌人的法宝,法宝与修士元神相连,一旦破碎,修士必受重伤;二则是直接杀伤修士本人。

可红鳞结实的匪夷所思,即便只挨打不还手,也根本没有要损坏的迹象;而红鳞主人的身法更是能气死千年成精的泥鳅怪,一瞬间里,朝阳只觉得心肺憋闷欲炸,这一仗还让他怎么赢!

这时,梁辛突然跳了起来,对青墨笑道:“看好了,这个也要画下来!”

青墨正低头看着梁辛戳在地面上的那百多个小洞,小丫头曾经正经修行过,颇有些见识,有些奇怪的抬头问道:“你刚刚在做星图?都是北斗拜紫薇!”地面上的小洞,每八只为一组,分别是每月初一,北斗拜紫薇的星图大阵,其中梁辛最熟悉的三座春阵,更被他戳了几遍。

青墨话音落处,梁辛的身形已经兜转半空,七蛊红鳞也随之回荡,这次再不是呼啸着冲向敌人,而是以北斗列位,围住梁辛缓缓打转!

早在解铃镇恶战之后,梁辛就明白了,他体内的七蛊星魂能够施展两套阵法,其一是七星转圜之阵,其二则是将紫薇也加入星阵,化作威力更庞大的‘北斗拜紫薇’之阵。

不过那时候他的本源弱小,一旦加入七蛊星魂的运转,就会星阵间引斥之力的影响,很容易走火入魔,所以梁辛几乎从没用过第二层大阵。

可是在深海中,他把本源之力炼入身体,自己变成了紫薇,之后与星魂的呼应仍在,但是引斥巨力却消失了。只有呼应,没有影响;七蛊星魂俯身红鳞,从体内之阵变作体外阵法,有了这两点,梁辛便要试试真正的北斗拜紫薇了。

见梁辛突然窜了上来,朝阳真人吓了一跳,立刻指挥三个傀儡后退出一箭之地,结成阵势小心防备,这是朝阳最后的力量了,不由得他不小心,现在回想起那头死的不明不白的丹凤,他还心疼的直哆嗦。

半空里,梁辛面露微笑,稳稳踏住帝星之位。旋即,只见他咧开血盆大口,怪叫了一声又直挺挺的落回到地上……他还不会飞,怎么跳上去怎么掉下来。

还好脸蛋子上的白垩还不少,看不出脸红。

别说青墨、朝阳,就连红鳞似乎都愣了愣,这才呼啸了一声,追着梁辛的一起回到地面。

梁辛再度占住紫薇星位,红鳞在他的心意指挥下,列位成一月北斗大阵,各自缓缓旋转。就在中宫八星各占其位之后,一股难以言喻的窒闷,毫无征兆的弥漫而起!

七蛊红鳞,在旋转中不带起一丝风声,原先它们身上散发的无尽虐戾也荡然无存,就好像游荡已久的狼崽子终于回到了自己的窝里,一下子收敛了所有的狠性。

而下一刻,梁辛便已带着七蛊红鳞,兜起了一条诡异的弧,合身扑向敌人。他在扑击之中带起的声势,绝不比一个耍盘子的杂耍艺人来的更大!

三个傀儡怪物同时咆哮,在主人的指挥下,唤起早已准备好的神通道法,一起迎向了梁辛。

梁辛却并未指挥着红鳞去反击,只是展开身法,在三个初阶宗师的狂轰乱炸中游走穿梭,小心的躲避着。

在地面观战的青墨先是皱眉不语,但不久之后,眉心渐渐的舒展开来,她隐隐看明白了,梁辛在做什么。

梁辛躲避着三个敌人的围攻,同时指挥七道红鳞,时时刻刻与自己严守‘北斗拜紫薇’的一月大阵。

梁辛是红鳞的紫薇,他的所在之处便是帝星之位,在敌人的迅猛攻势下,他要不断的游走躲避,位置时时刻刻在变,而他现在正做的事情,便是要‘北斗七星’与自己合拍,随着自己身位的变化而一起移动,不管他纵跃、扑到甚至打滚、狗爬,每时每刻,他都要七蛊红鳞与自己结阵而行!

不久之后,梁辛自忖一月大阵已经演练纯熟,心念流转之下,七颗鳞片位置挪移,开始演练二月大阵,继而三月大阵。

“老三在干吗?”青墨正瞧得目瞪口呆之时,耳边传来了哥哥的声音。

曲青石终于忍不住了,远远的来到坟地边缘,看到妹妹正在观战,便走了上来。

青墨想也不想的回答:“他要把干爹天下人间的身法,和自己的七蛊星魂融合在一起!”说着,伸手挎住了曲青石的胳膊。

小丫头的话才刚说完,梁辛终于爆发出了一声清冽长啸,七蛊红鳞也随之激越震鸣,发起了反击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38章 脑子不好 下一章:第140章 护山法阵
热门: 逆转死局 耳语娃娃 求魔 24点谋杀案 平行世界·爱情故事 神雕侠侣 夜光怪人 道士下山(癸巳年修订本) 七宗罪11:消尸世界 帝疆争雄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