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8章 脑子不好

上一章:第137章 两座新坟 下一章:第139章 八星列位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可梁辛这一嘴,却咬空了,丑娃娃的手指并没有落下来!

梁辛心中惊疑,还以为丑娃娃发现自己假装尸体,干脆睁开眼睛,身体一震就要跃起攻敌,可随即眉头微皱,又强行忍住了扑起的势子,继续躺卧不动。

丑娃娃依旧向着日出的方向端坐,身形不动,更没有扬声怒喝,他的右手拇,就凝滞在自己嘴巴之上半寸处。

看丑娃娃的样子,不像发现了敌人,倒更似突然被人施展了定身咒一类的法术。

情形古怪,梁辛却只看着仇人那根近在眼前的手指,心里痒痒的难受,又悄然张大了嘴巴。可就在此刻,眼前那个手指突然变黑了。

丑娃娃面目可憎,脑袋大脖子细,可皮肤却和所有高深修士一样,白里透红水嫩细皙。而现在,那根圆润修长的手指,就好像变质的腐肉一样,肉眼可见的渐渐发青、便黑,转眼失去了所有生命的光泽,变成了一根鬼爪子!

不光他的拇指,还有他的手、臂、颈甚至那颗大脑袋……还有丑娃娃的满头黑发,也尽数变成枯草似的白毛,不过几个弹指的功夫,丑娃娃就变成了一具干枯的尸体。梁辛吃不准到底怎么回事,干脆继续装死。

身旁不远处衣袂震动,在丑娃娃左边的那具尸体,飘然起身。

梁辛一愣,赶忙闭好了眼睛。他可没想到,死在自己隔壁的那位,竟然和他一样也是混上山来的高手!

跟着,一声冷笑之后,‘隔壁那位’对着丑娃娃的尸体低声道:“伤我干爹,死有余辜!”,说话之间,此人轻轻迈步,来到了梁辛跟前随即哎哟一声低呼,又过了一阵,才咯咯的低声笑道:“你家亲人和你有仇么?死了之后被画成这样……”

不料此刻,地上躺着的大白脸突然睁开了眼,一本正经的开口:“不许笑!”

‘隔壁那位’敢装死、上山,自然也是个艺高胆大之人,可见到这么丑的死人也敢诈尸,还是被吓了一跳,身子一晃退开数丈,圆圆的眼睛里尽是惊愕,圆圆的脸颊更挂满了骇然,低声叱喝:“你是谁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她已经认出了梁辛的声音,小脸上立刻显出了一份由衷的惊喜:“是你小子!”

大白脸梁辛早已咧开血盆大口,强压着声音笑的却无比开心!他就算再死三次也猜不到,这次和他一起被埋进坟地、一起被丑娃娃偷上山、最终先他一步干掉仇人的,竟然是小丫头曲青墨!

梁辛这辈子,小丫头曲青墨绝对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,或者说,干脆就是他的亲人,两小从十二岁开始就在一起修炼,一起胡闹,一起代表人类与猴儿谷天猿‘滚滚恶战’,这份情谊早就融进了骨子里,更何况铜川惨祸之后,小丫头为了梁老三怒拼琅琊,梁老三又为了她千里求医,分别一年之后又在此刻重逢,让他们如何能够不喜!

丑娃娃和乾山道心存芥蒂,住的院落偏僻,疗伤时更不许道士来往,他死的又悄无声息,乾山道根本就不知道丑娃娃遇害。

青墨把梁辛拉起来,围着他转了好几圈,上下打量着,大大的圆眼睛里只剩下兴奋了。

梁辛膀不动身不摇,脚下却好像踩着个转轴似的,看不出一丝动作,却站在原地跟着青墨的步子一起转动,脸上半斤多的白垩却遮不住打从心眼里泛起的那份快活,两小对望了半晌,青墨跨上一步,伸出小手试探着摸了摸梁辛的光头,随即两个人不约而同,咕咕咕再度低笑了起来。

此刻依旧身处险境,身边还坐着一具干枯尸体,可两人谁都不在乎,要是现在不聊上几句,他们非把自己憋死不可!梁辛盘腿坐到了地上,大手一挥:“你怎么到乾山来了?”说完,又觉得问的有些不妥,干脆摇头道:“你自己从头说,别等我再问!”

梁辛走后不久,大司巫就开始为小丫头疗伤,这套巫术繁杂无比,更耗时长久,直到半个月前才最终大功告成。果然如老蝙蝠所言,曲青墨因祸得福,再重获新生的同时,也得了大司巫的三成巫力,同时拜入大司巫门下,成了北荒巫的衣钵弟子。

梁辛听的眉飞色舞,忍不住笑道:“那你现在,岂不是二司巫了?或者……小司巫?”

青墨扬起左手,喜滋滋的对着梁辛晃了晃,皓腕上带着一串灰黑色的古拙骨链,骨链由一枚一枚半月形的珠子穿成,看不出取自何处。青墨手脚麻利,取下其中一枚骨头珠子,用一根青色的细绳串了,亲手给梁辛系在了手腕上。这才得意的说道:“我的身份,有个单独的称呼,唤作:阿巫锦!是明日大司巫之意。你可记好了这个称呼,以后在草原上行走,有事就报上它!”

梁辛吐了吐舌头,笑着问:“好使不?”

青墨撇了撇嘴巴:“在草原上只要你亮出了这枚眉心珠,说出自己是阿巫锦的哥哥,无论是碰到牧民、贵族还是巫士,你让他们死他们便会立刻拔刀抹脖子。”说着,青墨又伸了伸舌头,笑道:“不过,你要让他们帮你去偷师父的金子,他们多半是不肯的。”

骨珠贴在手腕上,梁辛只觉得一阵阵透骨的清凉,说不出得舒服,饶有兴趣地问道:“眉心珠?有什么古怪?”

“不是古怪,是好处!草原上的高深巫士,一生中大半修为都会加持于眉心骨之中,他们死后,这些眉心骨被大司巫炼制成法珠世代保存。只有大司巫和衣钵传人才有资格佩戴,是身份的象征呢!”

青墨现在是草原英雄,对草原之物充满了自豪:“佩戴着它,遇魅惑之术能助你清心守性、遇烟障之害能助你辟毒普善,功效好的很。另外还有传讯用途,就和中土门宗的木铃铛一样,你要被坏人抓了,以真元注力摇晃它,我就能带着大队人马来救你!”

说到这里,青墨突然压低了声音:“而且,最大的好处是,每颗骨珠之中,都封印了巫士生前的一个大神通,如遇强敌入侵,大司巫可以随时解开封印,以骨珠伤敌!”

这个用处可让梁辛着实吃了一惊。北荒巫实力不容小觑,但规模上与中土修真道还是远远没法比,可有了这个眉心骨珠,每个厉害巫士,都在死后给草原留下了一道鼎盛时的全力一击!这便等若,北荒巫利用眉骨珠子,以纵向的积累,来弥补横向的实力差距。

梁辛直接抓过了青墨的腕子,一颗一颗的数着链子上的眉心骨珠,乐得眉花眼笑:“算上我这颗,一共二十一颗,这便是二十一道厉害法术?你挥挥手,就能砸出它们?”

青墨却气哼哼的抽回了手,摇头道:“哪有那么简单,师父还没教我怎么解开封印。”

梁辛咳了一声,立刻没热情了。

青墨半个月前才正式苏醒过来,那时曲青石、小汐、老叔等人早已到了草原上,双方见面之下自有一番悲喜,曲青石牢牢记着将岸说过的话,命妹妹对着灵位而拜。

青墨看着是个面团团的圆脸囡囡,可豪迈处比起三兄弟毫不逊色,在得知事情经过之后,也将老魔头拜做义父。

一年前,干爹丧于官道之战,之后梁辛独闯东海乾去报仇,从此一去不返,曲青石、小汐和老叔谁都坐不住,可凭他们的本事根本上不了乾山,也只有干着急的份。小丫头苏醒之后,身负大司巫的三成法力,实力一步登天,论修为毫不逊于普通的六步初阶高手,当即千里迢迢,从草原深处赶来东海乾山。

青墨在草原身份尊贵,可毕竟是因为疗伤才得以拜师,就像老蝙蝠说的那样,大司巫收她做衣钵弟子,纯粹是为了‘肥水不流外人田’,到现在为止,大司巫对这个弟子还谈不上信任,还有太多的考察功课要做,所以这次青墨来找东海乾的麻烦,也并没有带巫士。

青墨也不比梁辛早来多少,没想着立刻打上去,打算找个机会潜行上山,先去查探下梁辛的消息再说,这才借着这桩案子装尸诈死。青墨找上了一户乡民,许以重金,这户人家姓宋,她就用了宋恭谨的大名。

北荒巫修习的都是丧门法术,青墨装尸体,比梁辛更逼真。她又听兄长说过官道上那一战,哪还不知道这个丑娃娃就是仇人。

不久前丑娃娃以双手拇指分别袭向两人,梁辛是张开嘴巴等着,青墨则将师父传给自己的法宝‘巫针’悄然竖起,丑娃娃毫无防备,在手指被巫针戳破皮肉的瞬间里就死掉了,尸体也被巫刺抽干,转眼衰老。

青墨三言两语把事情说完,伸手一指丑娃娃的尸体:“这是我第一次杀人,替干爹报仇,很好。”话虽这样说,可肩膀还是微微颤了两下。

梁辛本来还有些遗憾,想对青墨说这么杀了丑娃娃实在有些太便宜了,可见她故作轻松的样子,这句话可就说不出口了,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,安慰道:“不用想太多,是他该死。”

青墨笑了下,终于忍不住一张大白脸对自己嘘寒问暖,赶忙岔开话题:“下面怎么办?咱俩大闹乾山,把朝阳一起杀掉?”

梁辛吓了一跳,赶忙摇头笑道:“这个可不能杀,不是不能杀,是还没让他尝到什么叫‘舍不得’!不过……”说着,他把最外层的寿衣脱了下来,包裹住丑娃娃,笑道:“大闹乾山总是没错的!”

他一把抓起包裹了丑娃娃尸体的寿衣,拉着青墨纵跃下山。

门宗重地,步步阵法警哨,梁辛和青墨在小院里藏着没事。可不施展潜行之术,发力逃跑之下立刻就被东海乾发现,旋即警钟长鸣!一道道身形闪电般向着荒僻院落冲来,为首的正是朝阳真人。

梁辛毫不惊讶,扬声大笑道:“朝阳真人,你家的这个丑鬼娃娃,我带走养几天!”同时撒腿如风,逃得飞快……

门宗重地被敌人悄无声息的潜了进来,朝阳如何能够不惊,而天空中回荡的笑声,他更是死也忘不掉!可朝阳老道想不通,上一次梁辛是钻蛇洞爬进来,可这次靠的又是什么手段,不声不响的跑到了自己的眼皮底下。

弹指之后,他便远远的望见,一个穿着内层寿衣的大白脸,左手拎着个大包袱,右手还拉着另外一个穿全套寿衣的敌人!朝阳立刻就想通了事情的经过,心中痛骂丑娃娃,这个丑鬼自以为是不听劝告,今天终于酿出了大祸!

如果只有梁辛自己,朝阳追或不追还会犹豫下,可眼看着梁辛掳走了‘仙童’,这下子五步大成的道心都随之震动,丑娃娃被麒麟的邪术所伤,已经让双方有了裂隙。现在要是整个人都被对方掳走,他可真没法交代了,口中长啸连连,率领着手下的傀儡道士隐遁金光,向着梁辛直追而去。

转眼神剑惊鸣,震裂天空,一柄柄飞剑,在黎明旭日之下绽裂起刺目的金光,飞斩梁辛!

梁辛哈哈大笑,干脆把青墨往背上一扔,施展身法,快捷绝伦却又好像闲庭信步般,在密如暴雨的飞剑丛中从容闪躲,急速下山。

远远望去,梁辛等人在前狂奔,百多名乾山弟子自半空急追,咒法喝唱如雷,无数道金光穿插飞舞,却无法让梁辛慢下来半步!

青墨看梁辛不会飞,只会跑跑跳跳,开始还面露不屑,可看了一阵之后,小脸上渐渐露出了惊讶的神情:“这就是天下人间的身法?果然了不起!”

梁辛笑的狂妄:“咱爹传下的身法,自然没的说。”

话音刚落,突然从背后传来了一声嘹亮的凤凰鸣唱,在急追之中,草木道士列出了第一座丹凤朝阳!

梁辛眯起眼睛,提醒青墨:“你趴好,不要用力……”大海上为期八个月的生死历练,比起三探乾山时,梁辛的身法早已不可同日而语!

朝阳只觉得眼前鬼影撩荡,以他五步大成的目力,几乎都无法捕捉梁辛的身法。

丹凤咆哮,赤金色的翅膀扇动不休,每一击都是天崩地裂之威,可梁辛明明就在眼前,但是无论这头怪鸟怎么努力,偏偏就是擦不到他一片油皮!

还是大白脸、大黑眉毛和大红嘴叉子,梁辛都不知道自己笑的有多可怖,自从第一头丹凤现身,他便不再直线纵跃逃跑,而是展开身法,时而转身绕路,时而之字快行,一切都以身体的感觉为主,有几次他甚至翻身向着老道们冲去,或者围住敌人大大的兜上一个圈子。

天下人间。纵然是退,也退得霸道虐戾!

时进时退,可大方向不变,邪气凛然的身法中,梁辛从描金峰上撤下来,背着小丫头青墨一路逃向山外。

太师叔寸步不离掌门人身旁,却始终不曾动手,虽然已经变成了傀儡,但是宗师高手那份预知危险的本能犹在,自从追出来之后,老头子的目光就一直死死的盯住了青墨,青墨不动,他就不敢动!可小丫头压根就没去瞧他,一副精神全都放在了梁辛的脚步上,值得一提的是,每次梁辛掠近敌人,又趁着老道们还没来得及反应时便抽身而退,总会换来小丫头一阵哈哈大笑。

梁辛想起了一件事,回头问青墨:“大司巫三成修为,你现在也算是六步宗师了?”

青墨立刻收敛笑声,满脸肃穆的点点头:“我是六步宗师!”

“那你应该会飞吧?也能带着我飞吧?”

“这个自然!不过……还是被你背着跑有趣些。”

朝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一年不见,眼前这个黑小子不仅没死,身法反而更加精进,比起上次见面,干脆就变成了两个人!

第二只丹凤现身,情形没有丝毫改变,梁辛进退有度,身形如风,任由两头凤凰怒吼冲击,犹自把那张大白脸笑的无比狰狞。

这时朝阳终于露出了个恍然的神情,哈哈大笑了起来:“小梁大人的身法精进,可喜可贺,也可惜啊!”说着,故意顿了顿,可梁辛才懒得搭腔,朝阳咳嗽了半声,又径自向下笑道:“可惜精进的只是身法,你那能荡漾起涟漪的古怪拳法,却没有半点长进!”

梁辛避开了两头丹凤疾风骤雨般的一轮攻击,斜楞着眼睛望向他:“不一定吧?”

朝阳笑道:“一定的,否则你又何必只逃不打?倒不如你停下脚步,归还仙童,有什么事情说清楚,也未必要一定要打出个你死我活的。”

梁辛倒是略感奇怪:“怎么,不打算替你师父报仇了?”

朝阳的笑容欢畅,摇了摇头:“什么事情都有个价钱的,你若是比我师父更值钱,自然就不用死。”说着,似乎又琢磨了一下,才继续道:“小梁大人的身后,也有些了不起的人物呢,老道巴结还来不及,哪会还总计较着以前那点过往仇怨。”

说话之间,朝阳身后的傀儡们已经结成了第三座法阵,第三只凤凰在半空里现形,却并未击出。

朝阳依旧笑着:“你的身法了不起,但却以灵动为主,而非速度见长,所以你跑啊跑啊,总也跑不过我们这些会飞的人,这样打下去,迟早会把你活活累死,你还是想清楚吧,明明是块金子,千万别把自己当成破瓦片。”

梁辛继续向着山外撤退,大白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,似乎在琢磨着朝阳的话,过了片刻后才开口笑道:“一年不见,你比着原来……地位更高了些。上次见面时你还是个不知内情的小卒子,这次好像变成了个大将军,我有个事情一直想不明白,想问问你。”

两只凤凰盘舞不停,对着梁辛狂攻,朝阳笑的好整以暇,点头道:“问吧,能说的,我一定说。”

“上次就问过的,我不明白,你们明明是邪道上的妖人,为什么要帮着正道保护住仙祸的秘密?你们不是盼着正道大乱好浑水摸鱼么?”

闻言之后,朝阳似乎有些责怪似的看了梁辛一眼:“谁告诉你,我们是邪道中人?”

梁辛嘿了一声,笑着骂道:“有胆做贼没胆承认,这里又没有旁人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朝阳就打断了他:“这天下,未必只有正宗、邪派这两条道吧?”

这次梁辛才真的有些疑惑了,一皱眉毛,脸上就簌簌地向下掉白垩:“那你们是什么人?”

朝阳居然耸了耸肩膀,没有了一点高人的气度,笑道:“这个可就不能说了。”说着,似乎有些不耐烦了,又把话题扯了回来:“怎么,还要跑么?真的不想谈谈?”

梁辛好像不敢相信朝阳的话似的:“你真的不想帮麒麟和尚报仇?”这时,他们已经从乾山之中撤了出来。青墨看了看他们逃跑的方向,笑着问:“你要去自己的坟头看看么?”

朝阳缓缓的摇头:“刚刚说过的,都是实话……”

正说着半截,梁辛突然大笑了起来:“你这人镇定功夫不错,可惜脑子不好,总是弄不明白一件事!是我来找你的麻烦,是我,明白不?麒麟和尚的仇,你爱报不报,和我该祸害你没半点关系。”

朝阳陡然发出了一阵宏阔的大笑声:“你的脑子,也未必就怎么好使,尽说些狠话有什么用……”

第三头丹凤长鸣振翅,朝阳的大笑如雷滚荡,可这笑声才刚刚回荡了片刻,突然一片血色迷茫,七片巨大得足以撑爆目光的红色怪刃,猛的把老道的笑声斩碎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37章 两座新坟 下一章:第139章 八星列位
热门: 幽明录 荒诞世界 世界史:从史前到21世纪全球文明的互动 女巫角 冥婚 蒸发 杀人之门 一份不适合女人的工作 悟空传 西夏的苍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