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5章 我是公鸡

上一章:第134章 朝廷重犯 下一章:第136章 六爷请客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“今年初,大致三堂会审后一个月左右,东海乾掌门朝阳真人,率领门下百余弟子直冲皇城!”

梁辛愣了愣,低声叱喝道:“朝阳的狗胆!”

虽然熙宗皇帝看上去挺喜欢他,梁辛也不能算是个保皇党,或者说,对朝廷也未必有什么好印象。可若真把中土世间划分成凡人、修真两界,那皇城无疑就是凡人界最直接的代表。

凡人在修士的眼里,果然不值钱的很了。

高健也眼皮子直跳,嘿嘿的冷笑道:“朝阳来的虽然霸道,可皇城禁制也非同凡响,何况内院侍卫都是咱们天字院的好手。指挥使也没闲着,一边率众支援皇城,另一边传令下去,冀州里的青衣好手一股脑的杀上乾山了!”

这下子天下皆惊,一线天再度出面调停,可朝阳真人表现的势若疯狂,连一线天的面子都不给,除非朝廷交出梁磨刀,否则绝不退兵。

说到这里,高健扬起巴掌,嘭的一声砸到了石桌上,骂道:“我操他奶奶的,他不退兵?咱们更不退兵!冀州卫兵马调动,十几万铁骑集结乾山,就靠人肉也要把乾山给推倒大海里去,打就打了!”

洪熙宗这一次出奇的硬气,不过东海乾都杀到了皇城,也不容他在退让半步了。

凡间兵马调度,大洪铁骑枕戈待旦;修真道也纷纷震怒,不少门宗甚至都不问缘由,便站出来支援乾山道。千万年里,修士都高高在上,越养着供着,也就越发的骄横了,自然容不得敢向修士晃刀子的凡人。

眼看着就要出大乱子,八大天门终于出手干涉,上次在镇山现身的那几位祭酒、祥瑞、长老再次联袂现身,东海乾这才收敛了,洪熙宗本来就是被逼无奈,赶忙见好就收,也就此罢手不打了。

等见到了八大天门的人,乾山道这才说明理由:梁磨刀挟私报复,勾结妖人闯入山门,打伤乾山道诸多弟子,最后跳海而逃。在镇山大洪台,天下修士都瞧得清楚,梁磨刀是朝廷的差官,东海乾‘吃了亏’,自然要找朝廷来算账。

东海乾既拿不出证据,可就是一口咬定梁辛做恶,没有个交代便决不罢休。在公堂上,对付这种胡搅蛮缠之辈本来简单的很,直接来上一顿棍子就好,可这么做有个最根本的前提:力量。

朝廷的棍子,打不动东海乾。所以朝阳真人便有恃无恐。

朝阳真人拿不出证据,但是朝廷也证明不了自己的清白,唯一的办法就是找梁磨刀出来对质,说不得,又是一个三堂会审。

听到这里,梁辛被气乐了,看来他们三兄弟,‘命犯三堂会审’。

这件事里,朝廷很有些被动,因为找不到梁辛,交不出人来,东海乾也就越发的咄咄逼人,所以‘朝廷通缉的重犯’这个名头,对梁辛来说倒是不冤。

同时九龙司也下令,所有和梁辛有关联密切之人,都被列入了通缉之列。

梁辛一愣,瞪眼道:“都有谁?”

高健赶忙摆手:“不过是个姿态,谁也不会真的去找麻烦,指挥使都不曾提及要把你的游骑命牌收回来。”梁辛这才放下了心。不过因为他,大哥柳亦、二哥青石和随行的小汐,全都变成了名义上‘通缉犯’。而指挥使在下令去‘抓’曲、柳、小汐的同时,又传了一道密令,要青衣小心的保护着曲青石和柳亦的家里人。

朝廷和东海乾的第二场官司,现在还在纠缠着,可是对于不知内情的人来说,倒更相信朝阳老道,毕竟人家是名门修士,若非确有其事又何必侮蔑一个凡人。

通过黄瓜和磨牙,高健知道梁辛上过乾山,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,问他:“你真打伤了东海乾的长老,那些五步修士?”

梁辛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,随口回答:“把朝阳和他那个太师叔都打了……”

高健哈的一声大笑:“你下次再上乾山,最好先蒙个脸。”

梁辛没笑,他想不通。梁辛在乾山上经历的事情是绝大的机密,而且环环相扣顺理成章,一旦抛出来,就算没有证据,五大三粗也必然起疑。

东海乾这招‘恶人先告状’,看上去是争取了些主动,可实际上却是取死之道,只要自己一亮相,他们就完了。在梁辛看来,从自己被琅琊救走之后,朝阳真人最应该做的,不是张扬大闹而是一边想方设法追杀自己,一边卷铺盖卷找地方藏起来。

现在这样的情形,梁辛想不通。

又琢磨了一会,梁辛苦笑着摇了摇头,问高健道:“如果我说,两个国师和东海乾沆瀣一气,本来就是同谋,三堂会审之后两个妖僧就藏到了东海乾,最后麒麟和尚施展邪术,除朝阳之外所有乾山弟子都变成了草木傀儡,而麒麟自己也死在了东海乾,你信么?”

梁辛说话的时候,高健先是面露惊讶之色,眼睛越瞪越大,可等他说到麒麟死于东海乾的时候,高健突然现出了一副古怪的神情,眼睛也随之眯起!

沉吟了片刻之后,高健才问道:“你说的都是真的。”

梁辛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坦言道:“这些事你管不了的,只说信或者不信,我想有个参考。”

高健深吸了一口气,缓而又缓的摇了摇头,沉声回答:“不信!因为……麒麟和千煌,两个妖僧死在了八大天门的手里!”

梁辛没想到会这样,不过也没太多惊讶,自己被琅琊就走之后,朝阳的面前是个死局,他要想破局单靠‘恶人先告状’还远远不够,必然还会有其他的布置,而这个布置,一定是奇兵。

朝阳破局的关键就是:麒麟之死!

不等梁辛再询问,高健就说道:“刚出正月的时候,八大天门的高手就追踪到了妖僧千煌,千煌不肯束手就擒,正顽抗时,麒麟引着些手下赶来相救,可最终不但没能救人,就连自己也丧在那一役中,此事天下皆知,两个妖僧是几位天门高手共同击毙,做不得假!”

算算日子,这件事发生在梁辛被琅琊救走后的半个月左右。

梁辛叹了口气:“死了不假,可死的人未必是真的!”联想当日在描金峰的情形,同时他还‘曾验明正’,麒麟死的结结实实,不过梁辛曾经见识过脸婆婆的养脸奇术,而妖僧身后,是个庞大的势力,为了保住东海乾,出人做假也未必办不到。

高健是九龙司中破案的顶尖好手,脑筋转得极快,现在就已经明白了大概的情形。他当然相信梁辛的话是真的。略略琢磨之后,又摇了摇头:“你已然输了。假麒麟死前,肯定会对天门里的高手交代些‘实情’,这些‘实情’想来,会句句针对你所知的事情,现在你再站出来,说的就算是实话,也都变成了狡辩。”

“我输了?”梁辛伸出手,咔咔的挠光头,几下之后似乎是挠得舒服了,呵呵的乐了起来,歪着脑袋望向高健:“公鸡和蜈蚣猜拳,公鸡会输么?”

高健是聪明人,不用想就明白了梁辛的意思,也随之笑道:“公鸡当然不会输,大不了一伸脑袋把蜈蚣吞掉便好了,可……梁磨刀,你要先想明白,自己到底是不是公鸡!”

“我是公鸡。”梁磨刀的回答,声音不大,可语气却笃定的很。

高健一笑,也没打算劝他,就此岔开了话题:“你现在是朝廷通缉的重犯,不过,也没人真打算抓你,能明白?”

梁辛开始吃鸡,点了点头,于朝廷而言,现在这个局面虽然被动,可至少是个稳定的局面,巴不得就这么下去。所谓抓人,在明白人眼里也不过是个姿态。

高健继续道:“凭你的本事,想要走咱们根本拦不住,我替同行们跟你求个情,别难为孩子们……”

梁辛翻了他一眼,摇头道:“青衣在我心里的分量,绝不比你来的更轻,放心吧。”

高健松了一口气,这次见面里,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梁辛多了股虐戾的神气,又嘱咐道:“不过要找你的,不止我们,据我所知,八大天门通过一线天传令,要找你出来对质,你多小心。”

说完,高健顿了顿,再度压低了声音:“我听指挥使说,你也不是一个人,身后也有势力。”

梁辛咬着鸡肉眨巴了眨巴眼睛,乐了。

说完了正经事,高健好像换了个人,像极了街上传舌头的三姑六婆的神气,两只眉毛高耸:“快说来听听,谁给你撑腰?”

梁辛琢磨了琢磨,竟然渐渐的露出了份神采飞扬,抻着脖子咽下嘴里的肉,笑道:“你可知,我是谁的后人?我是谁的弟子?我是谁的哥哥?我是谁的弟弟?我又是谁的儿子!”

以前,就连梁辛自己也从未想过这些,只仿佛一觉醒来之后,天地都变了个样子!

先祖梁一二,惊才绝艳,凡人身、天神力、菩萨心肠、修罗手段!

师父葫芦天猿,苦乃山妖王,成天里稀里糊涂莫名其妙,可借给乾山道一千个胆子,他们有谁敢去猴儿谷撒野?

小丫头曲青墨,北荒巫术传人,假以时日,草原里,万人之上;大哥柳亦,继承西蛮蛊衣钵,老蝙蝠唯一一个不打算吃掉的徒弟。

还有干爹,已经随风飘散,容身天地坐化春泥的一代魔君将岸!

这次轮到高健眨巴眼睛了,苦笑着问道:“还能说得细致点不?”

梁辛笑而不答,一边吃喝着一边随口扯开话题,用下巴指了指高健,问道:“兔几丘的时候,你不是说要疗伤几年,这么快就好了?”

白面胖子笑道:“以前我可没受过这么重的伤,还以为就算裹尸布灵异,至少也要修养三五年年,没想到,几个月的功夫我便痊愈了!”

提起裹尸布,算是提到了高健的得意之处,胖脸上眉飞色舞,不住口的称赞夸奖着自家宝贝,喋喋不休唠叨了个没完。

梁辛看着他的唾沫星都崩进了菜肴里,赶紧拉着食盒离他远些,坏笑着抬杠:“其实你上次伤的也不怎么重,要在床上躺一躺,估计有十天八天也就康复了。”

高健大声笑骂:“放屁,老子的宝贝,真正的活死人肉白骨!活死人,肉白骨,懂得啥意思不?死人包进去,活过来;骨头棒子包进去,长肉!”

梁辛突然想起了一件事,一伸手抓着了高健的胳膊:“肉白骨?”

“肉白骨!”,高健端起酒瓶,喝了一口,美滋滋的点头。

梁辛两眼放光,满脸的欢喜:“我还真有个骷髅,你的裹尸布真能把他生前的样子还原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梁辛陡然闷喝半声,缩背藏头!

要不是他躲得快,高健这口酒就喷他脸上了……梁辛气的直跺脚,他会‘天下人间’,可满桌的酱牛肉、卤鸡蛋都不会轻功,被高健一口酒喷了个正着。

高健看满桌美食都被自己给糟蹋了,讪讪的笑了两声,伸袖子抹去下巴上的残酒:“你真有个骷髅要辨?”

梁辛收敛了嬉笑之色,郑重的点了点头。苦乃山司所,撞在玉匣中的那颗骷髅,一直是个悬案。

高健也不多问缘由,缓缓的说道:“我以前听说过一件案子,你听听看,能不能帮你。”

梁辛精神大振,双手按着石桌,上身微微前倾,情不自禁的靠近了些。

高健又低头寻思了一会,这才再度开口:“办这件案子的,是咱们青衣门中的一个好手,你也认识的。”

梁辛双眼一亮,笑问:“程七链子,程爷?”

不料高健却摇了摇头:“是老黎,黎角!这件案子也算轰动一时,百色妖山的吃人庙,你听说过吧。”

梁辛点点头,当初在苦乃山的时候,两位兄长和他聊起过黎角其人,也提到吃人庙的案子。十几年前,有人在西南百色山上,建了一座法螺寺,因为神佛灵验所以香火旺盛,善男信女往来朝拜。法螺寺越来越兴盛,而百色山周遭的村子里却开始丢孩子。最初时,一年里丢两三个娃娃,可到了后来,几乎每个月都会有小孩莫名其妙的失踪。

官府也愈发的重视了起来,层层上报,最终惊动了九龙司,黎角被派下来查这件案子,不久后真相大白,庙里的和尚修炼邪法,从附近的村子里偷来小孩,皮肉都被他们吃掉,而骸骨则被糊上泥巴,铸成了罗汉。

黎角破掉这件案子的时候,佛堂中的五百罗汉,已经完工了一百一十三个,敲开泥胎,每座罗汉里都有一具娃娃的骸骨。

这件案子名头很大,主要是因为手段太残忍血腥,而不是内情有多复杂。

梁辛大概说了说案子的经过,高健不置可否的点点头:“那些妖僧都不简单,作案时没留下任何线索,你可知,老黎是怎么发现端倪的?”

不等梁辛回答,高健就冷笑道:“老黎才参观寺庙的时候,突然发现,其中一具罗汉的长相,和一位丢了孩子的苦主,在眉眼间有三分相似之处!”

当时法相寺的罗汉殿还未完工,不许香客进殿,而黎角身份特殊,这才得以进入其间。

黎角在发现那具小小的罗汉与苦主相像之后,未动声色,而是又用心记下了几具罗汉的模样,他是机关黎家的高手,精擅绘图,下山之后便照着记忆,绘出了那几具罗汉的模样,拿给苦主们一看,果然人认了出来,这罗汉分明就是自家丢失的孩子!

由此,这件案子得以告破。

高健神情森然,说道:“之所以说这件案子可能会帮到你,是因为……把骸骨制作成罗汉的,只是法相寺的方丈一人,而这个妖僧,眼瞎、耳聋。”

梁辛明白了,如果是别的妖僧来制作罗汉,还可以说他是照着孩子生前的模样,来捏塑罗汉,可这个妖僧方丈眼瞎耳聋,凭借的很可能是摸骨还相的本事。至于妖僧们为何要把罗汉捏成孩童模样,这便不得而知了,想来应该是为了施展某种邪术。

高健见梁辛神情恍然,这才继续道:“老黎破掉了案子,一众妖僧伏法,又聋又瞎的方丈更是被处以三天、三千刀凌迟的极刑,不过,就在刑场上,有出了件意外却有趣的事情。”

“别的妖僧,割完便死掉了。可这个方丈,邪术修炼得很不错啊,第一天一千刀割完,第二天再拉出来的时候,竟然长好了一大半。”说到这里,高健嘿嘿的笑了:“这下,不只刽子手笑了,就连指挥使大人、百色山周围的苦主们也都笑了,大人改了刑罚,从三天、三千刀凌迟处死,改成一天六百刀,天天不停!”

梁辛听得直吸凉气,历代九龙司全都心狠手辣,吃娃娃的妖僧落到了他们手里,便真应上了‘恶人自有恶人磨’这句话。

“第一天六百刀,拉回去修养,等到第二天妖僧的身体刚好尽数痊愈,于是再来六百刀,这个妖僧可是咱们九龙司杀得时间最长的一个犯人!石大人为了他,专门养了个刽子手呢。”高健越说越欢快,到最后总算长出了一口气,放下手中的酒瓶:“这个妖僧的法号不得而知,不过这十几年里倒是得了个绰号:六百!到现在六百还活着,被关押在咱们九龙司设在京师的大牢中,你想还原那颗骷髅,可以着落在他的身上。”

“不过,”高健的声音陡然严厉了起来:“你若想劫囚,把六百带走,最好先一巴掌把我打死!”

梁辛微微一愕,随即笑而摇头:“我好歹也是个青衣,怎么会去劫九龙司的大狱!最多也就是潜进去找他,他若肯帮忙,我便去求求指挥使,事后直接砍了他的头算了。”

玉匣中的骷髅头终于有了着落,梁辛满心的快活,都忘了菜肴刚刚被‘洒过酒’,兴高采烈的有吃了起来,随即又问道:“你怎么到这里来了?又有大案子?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34章 朝廷重犯 下一章:第136章 六爷请客
热门: 龙虎风云 宠物公墓 嗜血法医·第3季 嫌疑人X的献身 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 大悬疑:葬玉琀蝉 夜半鬼入梦/诡梦轮回 抬棺人 分水岭 城邦暴力团(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