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3章 戾蛊红鳞

上一章:第132章 半只红船 下一章:第134章 朝廷重犯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胖海豹肚大腿短,跑起来却又快又稳,蹬蹬蹬蹬的冲到梁辛跟前,亮开嗓门叫道:“我带你下绞井,你有力气,一共七个钢锁扣,解开了就能甩掉锚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低下头就要向着绞井中跳,不料刚刚跃起后腰就是一紧,又被梁辛抓着裤头给拽了回来。

梁辛大笑着:“七个锁扣?哪用这么麻烦,我下海!”说着把皮囊中的蛇蜕塞给了胖海豹,又低声嘱咐道:“万一出事,靠这个能活命!”话音落处,梁辛鱼跃入海!

胖海豹脑子不好使,抓着蛇蜕愣了愣,跟着就急眼了,嗷嗷叫着:“你敢自己跑……”再跑到船舷处伸头往下看,哪还有梁辛的影子。

旁边的司无邪低声骂道:“蠢材,他要逃还用等到现在?他下海去拆锚链!”

胖海豹大吃一惊,伸手比划了粗细大小:“水桶粗的链子,他怎么拆?”

瘸子大师傅也在不远处,闻言后,伸手比划了个更夸张的大小,满脸鄙夷的怪笑:“那座山丘似的红船,他怎么打下去的!”

胖海豹眨巴着眼睛,终于露出了个恍然大悟的神色,咧嘴嘿嘿嘿的乐了,刚笑了几声,脚下的大船便又是一跳,仿佛突然甩脱了重负的青蛙,这一下子险些连船底都跃离了海面,再落下时吃水已经浅了许多!

海匪们数不清第几次被摔得人仰马翻,可还没来得及爬起来,就爆发出了一阵声嘶力竭的欢呼!司无邪顾不得脚下还依旧颠簸得厉害,发疯般奔跑起来,不停的大声传令,所过之处海匪们铿锵应是,各司其职。

号角声重新划破夜空,大船全力开动逆流而上,八支巨橹在声嘶力竭的号子中,一次次砸碎海浪!

胖海豹这次却忘了跟在司无邪身后传令,而是扒着船舷一个劲往下看,直到大船再度开动,这才哭丧着脸大吼道:“梁磨刀没上来……”

连同司无邪在内,所有的海匪都忙成了一团,胖海豹又喊了两声,见没人理他,猛的一咬牙,抓着梁辛给他的蛇蜕翻身从船舷跃入大海……

锚链是由生铁所铸,一环一环粗细堪比水桶,不过它再粗也是件凡物,梁辛入水之后,没怎么费劲就崩断了铁链,释放了海匪的战船,可就在他想要窜回海面的时候,心中警兆陡现,跟着眼前血色弥漫,一道磨盘大小的圆形利刃,正借着乱流之势呼啸旋转,向着自己的胸膛劈斩而至!

梁辛含胸缩腹,双手急拍,夹住了圆刃的边缘。

圆刃来的极快,可力道却不怎么样,似乎本身无力,只不过是借了乱流的势子,梁辛还不曾用力,就拿住了这道古里古怪的利刃,随即身子斜横上升,打算寻找偷袭者,可就在这时,梁辛微微的愣了一下。这道圆形血刃的手感,让他很熟悉。

再仔细一想,梁辛恍然大悟!

自从突破了第二重天下人间,他的身体对外界的感觉就变得极为敏锐。人家有过目不忘的本事,梁辛也差不多,他是过手过肩过腰过后背……反正除了过目之外,过了哪都不忘,只要接触过身体的东西他都能记得。

双手摸着这只圆形血刃的感觉,与他不久前施展星阵轰击红船的感觉一摸一样。这片圆刃,和红船外壁的材质一致。

这样的话,难道那只红船还会发射‘暗器’?念及此,梁辛调用星魂突然发力,薄薄的怪刃纹丝不动,果然坚韧到了极点,而且掂在手中,还着实有些分量。

梁辛双掌依旧夹着圆刃,正皱眉琢磨,突然间瞪大了眼睛,嘴唇颤抖了好几下,险而又险的又用力闭上了嘴巴,总算没在海底下惊呼出来:他的七蛊星魂缓缓流转,竟然从自己的手掌游进了这只圆刃,流连不出!

直到梁辛以心念驱使,七蛊星魂才从圆刃转回自己体内,这种情形,很像官道上那次祝小汐疗伤后的样子,只不过上次是人,而这次却是把大锅盖似的怪刃。

星魂认识、认可这种东西,并且‘同意’在其中栖身。

在梁辛指挥它们攻击的时候,星魂并不会进入怪刃之中。这个道理就好像,梁辛指挥着一群猎狗去咬一座狗窝,猎狗忠心,在主人下令之后立刻亮出牙齿去咬;可是当主人对狗窝消除了敌意之后,它们倒不介意钻进狗窝去打几个滚,睡上一觉。

梁辛的眉头皱成了一团,心里隐隐有个念头飘荡着,却一直没法把它抓牢,这种感觉让他憋闷无比,当下也不再急着上去,又捧起怪刃仔细的敢看。

怪刃的形状不怎么规整,就好像没擀好的饺子皮似的(比喻也是讲灵感的,鄙视我吧……),只是大致成圆形,中心处大致有半寸的厚度,四下渐薄,到了边缘处已经锋锐如快刀。

正反两面都布满螺旋式的纹路,有些像树干中的年轮,但却更细密,盯着看久了梁辛觉得自己的眼珠,都要跟着这些纹路一起转起来了。

又试了两次,七蛊星魂能在自己与怪刃之间自由流转,毫无滞碍,从容得就好像怪刃也是主人身体的一部分似的。终于,梁辛的身体猛震,张开嘴把一声惊呼吐进了个气泡中,又趁着海水灌进嘴巴之前又赶忙闭嘴,他总算想明白了,心里那个让他总也抓不牢的念头到底是什么!

旋即,梁磨刀的眉毛弯了,嘴角翘了,眼睛干脆笑的看不见了,双手抱着怪刃,在水中猛的翻了两个跟头!

星魂认可怪刃,能够在其中老实呆住,同时还听自己指挥……

于星魂而言,怪刃和梁辛的身体没什么区别;反过来,于梁辛而言,因为星魂和‘紫薇’的联系,让怪刃也变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!

自己能指挥星魂,星魂能进入怪刃,这样一来,怪刃岂不是变成了他的法宝。

梁辛放松身体,随着激流向前飘荡,同时将一枚星魂注入了怪刃之中,随即放开了双手,心念催动下怪刃猛然一震,围住他闪电般陡转一周,所过之处,连海水都被它斩成两层!

一试成功,喜上眉梢!随即梁辛身子一转,向着红船残骸消失的方向急追了下去。

七蛊星魂真正的厉害之处,是能够以北斗星阵来合击,得了一片怪刃,还差六片……

顺着激流,梁辛一路追赶,身后还带着一片旋转的红色血刃,远远望去,好像梁辛正被怪刃追的仓皇而逃。

梁辛的身法迅捷,而红船残骸已经失去了动力,只是随波逐流,过不多时,梁辛的视线尽头,便浮出了那一抹惨惨的血红色。

红船的残骸,不过只剩下一只船头。可仅仅这个船头,就比着海匪们所乘的巨船要大上数倍,若是红船完整的话,怕不会能装上万人!

海匪的铁锚,刚好勾住了红船残骸的末端,远远望去,赤红而尖锐的船头后拖着小小的一截蝌蚪尾巴,显得有些滑稽。

在乱流的裹荡下,狭长的红色船头,就像一截崩断的刀尖,不停的翻转着。船头惨红,因为乱流错动,看上去仿佛一层层的血浆正不停的批流而下,着实荡漾着几分诡异!

红船会‘射暗器’,梁辛要的就是暗器,不过他又有点吃不准,要是一只一只的来,自然不当回事,要是红船突然‘发了疯’,密密麻麻的一大片怪刃扔过来……太多了也不好。

梁辛放慢了些速度,等他又在靠近了一些,正准备先用怪刃去试探下的时候,红船稍稍翻转了些,跟着,一只古怪的惨白色大眼突然出现在船头,狠狠盯向了他!

目光呆滞,一闪而过!

梁辛惊骇欲绝,顾不得多想立刻调整身形,同时一反手捉住身边的怪刃,先将星魂收了回来,蓄势以待。梁辛见过真鬼,可从没想过,沉船也能成精……等他再凝神望去,船头的怪眼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梁辛全神戒备,不敢再继续靠近,目光穿透浑浊的海水,仔细打量着怪船。红色的船头,纵然血色虐戾,却绝没有一丝生机,就好像死了一万年的老蚌留下的壳子,即便纹路再怎么鲜活,可一眼往上去也只剩下死气沉沉。

等了一会,怪船始终再没什么动静,可就在梁辛准备冲过去的时候,船头的怪眼陡然再度睁开!

可这次梁辛早有准备,双目蕴力看了个清清楚楚,一愣之下不仅哑然失笑。整座船头都披满了血红色,不过有一块地方似乎是掉了漆,露出了白色的木质,再加上船头不停的翻滚,远远望去,倒像极了一只白色的怪眼。

这条船不知道沉了多久,虽然发射了一枚邪门‘暗器’,可毕竟是个死物,哪还有什么能伤到他的手段,梁辛心下释然,双脚一蹬,空着的一只手已经搭上了怪船,眯起眼睛,轻轻的摸索着,迷惑的神色渐渐消散,换而惊讶,还有眼角眉梢里无论如何也掩藏不住的欢喜。

船头继续翻转着,当那块‘掉漆’的地方再度正对自己的时候,梁辛用手里的怪刃比划了一下,随即露出了笑容,红船匪夷所思,事情却简单明了!

怪船的颜色,并不是染上去的,而是长上去的……这条船,好像鱼儿一样,它长着鳞片!

红色的鳞片,服帖而整齐,自惨白色的木头中长出,一片压着一片,层层叠叠包裹了整只怪船,因为鳞片上的纹路晃目,先前就连梁辛都没能看出来是‘船长鳞’。

在不久前,梁辛全力一击,将重出海面的怪船砸了回去,巨力跌宕之下,一只鳞片剥落,随即梁辛入海崩断锚链,正遇到这枚鳞片被激流卷着翻转冲向他……它根本就不是什么暗器。

至于红船的来历、什么宝贝木料还会长出大片的红鳞、红鳞为何会被星魂认可……梁辛才懒得去想这些没边的事,现在在他眼里,就只有这么密密麻麻的一船头宝贝鳞片!

梁辛笑的头皮都起摺了,四肢大张,整个人都趴在了船头,现在的形状,就像他正走路的时候,被这艘怪船迎面撞了个正着……片刻后,他的身体猛然一抖,纵使激流湍涌,也无法击散一串串荡漾而起的涟漪。

轰然巨响中,周遭的海水四散炸开,红色的怪船受北斗春阵所冲,不仅止住了前冲的势子,反而还后错了十余丈。

梁辛也被震得不好受,不过还是呲牙咧嘴着、手舞足蹈着又冲向船头,再度荡起了一圈圈涟漪。

七片?现在有了一船,傻子才只要七片!想当初,从铜川逃难时都不忘带着那点散碎银子的梁辛,现在哪肯扔掉这艘大宝贝船,他舍不得啊。

从入水到现在,已经耽搁了不少时候,周遭水声如雷,激流的速度比着原来快了几倍,恐怕用不了多少工夫,怪船就会被吸进深海中。

财迷成疯的梁辛在大海深处尽显本色,他要靠着星魂星阵之力,一步一步把宝贝船打出这个大漩涡……虽然他还没想好,第八片红鳞对自己究竟有啥用处。

一会功夫,接连二十个北斗春阵,怪船逆流而退三百余丈,梁辛快累吐血了……可才刚调息片刻,再一抬头,怪船又被激流裹着,横冲直闯的向着自己砸下来。梁辛吓得落荒而逃,等回过气来再度打出春阵,基本上又回到了起点。

梁辛急眼了,别说跟自己抢宝贝的只是个漩涡,就算是龙王爷来了他也不撒手,不过他还算没傻到根上,也明白凭着现在的力量想要把怪船推出逆流不大可能。愁眉苦脸的琢磨了一会之后,他又乐了,办法,都是人想出来的。

七蛊星魂再度运转,涟漪层层荡漾而出,不过这次梁辛不再强行逆流,而是从上向下打,把红船一路向下击沉。

经过前面几天的航行,这一片海域比着他当初坠海的地方要浅上许多,差不多百丈的深度,压力对现在的梁辛而言几乎没有什么妨碍,不多时他就看到了被乱流搅得泥沙四起的海底。

红船果然足够结实,在一连串的北斗春阵的轰击下,也不过掉了些鳞片,丝毫没有要坚持不住的意思。

红色的船头狭长而尖锐,在刻意调整方向之后,船头向下,就好像一枚木橛子,被梁辛大力钉入了海底的淤泥中。梁辛这才长出了一口气,不再用力,四肢抱住铁锚甩出的粗链,寸步不离他的宝贝疙瘩。

有了八个月前的经历,现在这点苦算个啥,梁辛一心一意的要守住自己的宝贝红船,至于轱辘岛上的禁制,他才不放在心上,琅琊根本就没那么大本事,挥挥手就给万余人种下‘生死符’。

等恢复了力气,梁辛又开始盘算,是不是飞身乱流中,去找那十几片被打掉的红鳞?都是好东西,丢了怪可惜的。可海底淤泥松散,过不了多一会,船头就会被乱流供出来,梁辛守着它不敢离开,一俟船头松动他就继续钉钉子,每到这时候,他总会想起还在草原上的憨子十一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,梁辛突然想起了一件事,这里的海水,深约百丈,那几十里外的大漩涡,到底了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深浅……自己又何必‘钉钉子’,抓着锚链让跟着红船让它转去呗,反正也压不坏自己。

等他想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,乱流的力道已经小的多了,又过了一阵,几近沸腾的大海终于平静了下来。

梁辛却可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心里那份喜悦了,用星阵震碎淤泥,把船头露出来,再废了九牛二虎之力,前前后后一共揭掉下了七片红鳞。

七蛊星魂,各得一片,梁辛稳稳的站在海底闭目凝神,等心思沉静之后,猛的睁开双眼。

七只圆形血刃,在梁辛的心意催动下,霍然荡漾起一连串的涟漪,稳稳踏住北斗星阵,呼啸旋转横斩而出,一道道白色水痕追随其后!随即,闷钝的巨响震裂深海,每一片红鳞之下,都是一个疯狂的漩涡,七道漩涡汇聚而成的,便是一场滔天巨浪!

时值此刻,梁辛终于有了自己的法宝,虽然未经实战,可威力就算用羊角脆也能猜得到,他要再上乾山,红鳞过处便是丹凤的鸟头落地!

梁辛高兴得只想张开嘴巴大叫,可想到干爹,又心疼得只想嚎啕大哭!只差不到九个月。如果官道时,自己有了现在的身法,自己有了现在的法宝,对付东海乾又何必要老爹出手……可天下人间里,若有了‘如果’,又怎会再有‘来不及’!

“百年忙碌,千年修行,到终了,回头看:该做之事,未完;应爱之人,已死。天下人间,便只有:来不及!”

言犹在耳,九个月,便是干爹的一条老命了。

梁辛的来不及。

幸好,仇人还活着。想到这里,梁辛满眶眼泪,却无声的笑了起来……

八月十五,三更刚过,天上的月亮又圆又亮。

暴潮停止了,胖海豹正蹲在宝贝蛇蜕边上,一边嘿嘿傻笑着,一边就着海水洗裤头。

中秋佳节未能和亲人团聚,可胖海豹却一点也不沮丧,因为他还活着。

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前,胖海豹只觉得肚子里一阵刀绞般的剧痛,本以为禁制发动老命休矣,可最后也只是拉了泡稀……虽然拉了一裤头吧,但有命洗裤头,又何尝不是件快乐事!

再看小肚子上的青色印记,已然消失不见。琅琊种下的禁制,就管一泡稀……

所以梁辛浮出海面时,天上一轮明月,眼前一只裤头。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32章 半只红船 下一章:第134章 朝廷重犯
热门: 九因谋杀成十(九加死等于十) 黑山老妖 超禁忌游戏2 天刑纪 玻璃密室 寓所谜案 黄河鬼棺之3:千年古墓 福尔摩斯症候群 一夜冥妻 千面/吴邪的私家笔记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