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2章 半只红船

上一章:第131章 顺流而下 下一章:第133章 戾蛊红鳞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两震之后,大船的速度宛若离弦之箭,完全不受控制地向着前面冲去!

除了梁辛之外,几乎所有人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在略略一呆之后,轰地一声炸开了窝,各自忙碌起来。梁辛再想帮忙但是却插不上手了,升帆转舵这些事情,自然是力气越大越好,可除了力大,还要有十足的经验。

不过片刻,整支舰队都歪歪斜斜的,冲进了梁辛先前所见的夜雾中。

夜雾,是咸的。哪里是什么夜雾,干脆就是被激发起的细密海水!

梁辛在海上漂泊了大半年,对此他绝不陌生,不远处肯定有一场可怕的暴潮,将海水卷扬而起,远处飘扬似雾,而近处则洒落如雨。

司无邪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在甲板上快速奔跑,嘴里不停,连串地颁下一个个命令。海匪们个个肃穆,虽慌却不乱,令出必行,比着梁辛先前所见,完全变了一副样子!

到了现在,最闲的只有两个人,梁辛自不必说,另外一位就是专门负责做饭的瘸子大师傅,这个人年纪老迈,浑身水锈,在风浪里打滚了不知多少年,后来瘸了一条腿,又不愿在岛上养老,这才跟着大船出海,负责烧饭。

瘸子大师傅也站在甲板上,一双浑浊了的老眼里,满是虐戾目光。

梁辛跃到他身旁,低声问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海上遇到暴潮不稀奇,可稀奇的是,洋流为什么发了疯,毫无征兆地陡然提速。还有满船的老海狼,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风暴的预兆?

老瘸子紧紧盯着桅杆,似乎想要上去帮忙,可晚辈们做得丝毫不差,就算自己全胜时也未必能做得更好了,低声回答梁辛:“咱们搭上的这道洋流,每年都会来,只不过是以前很弱,现在渐渐增大有了规模,咱们能找到它,是因为它有迹可循。”

梁辛点了点头,瘸子则继续道:“不过,大海里,因为天气变化、日月潮汐或者海底地震的缘故,常常会突然窜出来一些没头没尾的岔流。”

这些岔流大都湍急,但是对于梁辛等人所乘的大船来说,却没并没有什么危害,要是遇到了,最多会被带得偏离航线。

见梁辛还不明白,老瘸子嘿嘿地笑了起来,声音嘶哑的问道:“只有岔流,自己成不了什么气候,可是,如果岔流在乱闯的时候,遇到了咱们搭着的这条洋流,会怎么样?”

梁辛一下子融会贯通了!两道洋流,一道势大绵长,另一道则迅猛突兀,从两个方向撞到了一起,那便是一只连天都敢去吸的无底漩涡!

老瘸子翻着眼睛,脸色青佞:“两股子洋流也是刚刚相遇,只能怪咱们命不好!”

前面有巨大的漩涡刚刚成型,梁辛等人脚下的洋流,正是酿成这道漩涡的罪魁祸首之一。同样,也正是因为这道漩涡,洋流才突然加速,恐怕用不了多久,就会把整只船队都带到海底去。

司无邪能找到的自东而来的洋流,却算不出突然出现的暗潮。他要带着大家搭顺风潮,不料却走上了黄泉路!

老瘸子还不住口,又莫名其妙地说了句:“也不知道还能兜上几圈。”

梁辛微微一愣,随口问道:“兜圈子?咱们不是直着向前猛冲么?”话音刚落,他就已经恍然大悟!

洋流带着船队,看似直线向前迅猛冲刺,可前面出现的是漩涡,不是断崖瀑布,又怎么会跑出直线来?

看似直线,只是因为前面的漩涡太大了,正处在外旋边缘的船队,根本感觉不到洋流的兜转。

若从高空鸟瞰,海面之上,方圆数十里的海水塌陷,边缘处浊浪翻滚,就好像一群嬉戏月影的锦鲤,摇头摆尾的推动着、催促着海坑缓缓旋转,巨大的漩涡正缓缓成形,周遭数百里的海水都被尽数慑服,一路奔腾咆哮,围住它层层打转!

几句话的功夫,远处隆隆的水声轰鸣就传了过来,被卷到天上再落下的海水,早已化作大雨,倾盆而落。

梁辛情不自禁的摸了摸皮囊中的蛇蜕,可这个宝贝,能护着两三个人,却保不下一共八艘巨舰!

天海之间,水声滚滚,大船上却一片肃静,海匪们已经停止了忙碌,神情里却没有丝毫的放松,看上去,他们先前的诸般忙碌,都是在为了一个大动作而作下的准备。

司无邪眯着眼睛,扒着船舷紧紧盯着身边的海流,双唇不停地嗡动着,似乎在算计着什么。

大船仍旧急速前行,海面已经翻滚沸腾,数不清的大鱼都被突如其来的怒潮击晕,翻起白白的肚皮,或沉或浮!又过了一阵,司无邪缓缓举起了手,立刻,十几名汉子将粗大的号角举起,凑到了嘴边,同时深深吸气,其他人眼睛眨也不眨,牢牢盯住了司老六,只等他一声令下!

梁辛还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,可也忍不住屏住了呼吸,跟着只觉得胳膊一紧,侧头一看,老瘸子牢牢抓住了自己,几乎把全身的分量都挂在了自己身上。

终于,司无邪猛地大吼了一声:“落!”,高举的右手重重落下。

与此同时,持号的汉子们鼓起双腮,呜嘟嘟的吹响长角,片刻后,其他巨舰也纷纷吹响号角回应主船,转眼之间,低沉而铿锵的号角声连绵而起,直冲苍穹!

随即,一个个以内家真力灌注丹田的大吼,从每一艘巨舰上响起:“落锚!”

两个大汉挥动巨锤,砸断了盘转锚链的轮盘绞井的销子,粗大的铁链与绞井之间发出刺耳的摩擦声,八艘大船同时抛锚!

梁辛终于明白司无邪要做什么了:司无邪,要拼命!

大船飞驰向前,要想逃出漩涡的吸引,第一件便是要掉头。可激流湍涌,且不说舵力根本无法抗衡,就算靠着舵力勉强转向,大船缓缓斜横之下只会被激流掀翻,所以司无邪才想出了这个拼命的法子。

水声轰鸣,号角跌宕,重逾千钧的大锚被投入海中!

所有人都死死盯着绞井上越来越少的铁链,梁辛情不自禁地吞了口口水,双手探出,牢牢扶住了胖海豹和司无邪。

胖海豹的脸色苍白,司无邪却依旧面色正常,甚至还对梁辛微微笑了一下,淡淡地问道:“真要陷入大海,你不会死吧?”

梁辛缓缓的点了点头:“再大的漩涡,也奈何不了我的,你们两个和我一起,也死不了。”

不料司无邪却摇了摇头:“我与这条船共沉浮。你若能不死,请在八月十五前,务必赶到轱辘岛。”话才刚说完,突然一声震天价的大响震裂长空,绞井上的铁链,放光了。

几乎是同一时间里,八艘大船全部狠狠的一跳!

大船一路急冲的势子,巨锚入海后的千钧沉稳,两股巨大的力量陡然相抗,饶是海匪们的战舰无比坚固,也发出了一连串吱吱呀呀的怪响,每一艘大船都一样,在剧烈的旋转之中,迅速倾斜,仿佛一个喝醉后又遭重击的巨人,摇摇欲坠,随时都会一头栽倒。

海匪们早有准备,人人都抓得极牢,待剧烈的晃动稍稍减弱之后,司无邪第一个怪声大笑了起来:“兄弟们,拼了!”

轰然而起的应诺之声,有人调帆,有人把舵,更多的人则负起沙袋,纵跃着、翻滚着、大声咒骂或哈哈怪笑着,不停地在甲板上转圜移动,维持着大船的平衡。

颠簸里,不停有人被甩出大船,梁辛早已幻身鹰隼,鬼魅般纵跃穿行,一俟有人摔出,在落海前便会被他从半空兜截住,再扔回到甲板上,被扔回来的汉子放声大笑,一边连连吼着‘过瘾’,一边跌跌撞撞地跑回自己的岗位!

梁辛不仅护住了主船,还有距离他们最近的另外一艘大船,也被他救起了不少人,可其他几条船距离稍远,人力有时而穷,梁辛拼劲了全力,却也只能保住身边的这两条船。

大船跳跃颠簸、团团打转、可怕倾泻,海匪们早都忘了恐惧,这群海狼们哪个没再风浪中死过两次活来三回?既然坐上了这条船,生、死、拼命便都成了一件有趣的玩意!

终于,梁辛等人所在的主船,在司无邪亲自指挥下,倾斜的船体渐渐恢复,一幢幢巨帆也调整到了顺应风向的角度,大船正渐渐的平稳了下来。

可距离他们最近的另一艘船,却在剧烈的旋转中,猛然爆发出一声闷钝的巨响,就那么毫无征兆拦腰而断!船头转眼被激流带走,剩下半截船尾,在铁锚的拖拽下也迅速沉没了。

梁辛怒声长啸,飞身入海去救人,可一切都发生的太快,大部分人都随着船头一起被卷走,能浮在附近海面的幸存者并不多……

随即,又一艘相距较远大船,最终没能扳回倾斜的势子,缓缓地栽进了大海中!

是一声来自幽冥的断裂爆响,从第三艘巨舰的船身上响起!

……

前后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,八艘巨舰组成的船队,最终只有三艘大船,在掉头之后成功地稳住了势子,余者尽数覆灭。极远处,巨大的漩涡已经正式成型,船下的洋流越发的湍急激烈,就连巨锚也渐渐稳不住局势了。

司无邪仿佛顷刻间老了十年,身体佝偻着,突然哇地一声大哭了出来,对着那些倾覆的巨舰嘶声哭喊:“三五十年,还有一场好相聚!你们,走好吧!”

哭喊落处,三条大船号角冲天,所有的海匪尽数嘶吼,南腔北调,放言俚语,可喊出的全都是:等着那场好相聚!

司无邪伸手抹掉眼泪,神情再度恢复肃穆,低头看了看周遭的海水之后,扬声传令:“落橹、起锚,咱们冲出去!”

甲板下,八只巨橹从底舱伸出,平贴海面,蓄势以待;甲板上,一群大汉抢到绞井前,推转绞轮迅速收锚。三只巨舰,数十柄长角再度响起,而此刻的号声之中,再度扬起了激昂之意!

梁辛则在海面之下穿梭巡弋,又寻找了一阵,确定再没有生还之人,这才跃回了甲板,对着司无邪缓缓地摇了摇头。

司无邪的目光浑浊,沉沉地叹了口气,张开嘴巴正想说什么,可谁也没想到,就在此刻异变突起!一连串炸雷般的可怕巨响中,不远处一艘本来已经幸存下来的大船,好像被一道看不见却威力磅礴的大神通击中,突然四分五裂,一眨眼中散碎成数十段,散于激流。

一时间所有人都目眦尽裂,嘶声怒吼,可谁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,好端端的大船,为何突然爆炸。

片刻之后,当那艘大船彻底散碎,一道浓浓的血红色,霍然挣裂了梁辛的目光!

半只船。

夹角狭锐,线条锋利,半只不知来历、成血红色的怪船,正被激流裹荡着,冲向了梁辛等人的大船!

虽然只是已成残骸的半只船,可与海匪们所乘的战舰一比,就仿佛一只正向着猞猁冲来的犀牛!

红色的怪船,不知什么时候葬身大海,当漩涡成形的时候也被吸引了过来。

司无邪的船队集体落锚、转向,虽然与那只漩涡比可以忽略不计,可在附近着方圆百余丈的范围内,也着实引一阵巨力翻腾。激流跌宕之下,正经过此处的半只红色的怪船被卷出了海面,甫一冲出,便撞碎了那条海匪的大船。随后又挟带余势,风驰电掣般地冲向了梁辛所在的主船。

不知沉在海底多少年的怪船,不仅没有被侵袭,反而在海水的洗刷之下,红得更加刺眼、更加犀利!

眼前的情形,就仿佛一座批满鲜血的大山,从海下窜出,向着众人扑面砸来,胖海豹立足不稳,一屁股坐倒在甲板上,张大嘴巴发出响亮的哇呀怪叫,而怪叫刚响了半声,就被一声清冽的长啸截断,一道森森的鬼影,自海匪战船冲天而起,光秃秃的头皮在明月之下闪闪发亮,划出了一道有些可笑却也足够暴戾的弧,凶狠的扑向红色怪船。

在胖海豹的眼里,梁辛是一头撞向了怪船,就像只不知死活的大头苍蝇,嗡嗡地向着磨盘冲锋……

就在梁辛撞上怪船的同时,一连串的涟漪跌宕而起,彼此勾连,若此刻抬头望向天空,便会恍然发现,北斗七星仿佛分外明亮!

一月、二月、三月,北斗指东,天下皆春!梁辛三阵连打,拼出了全力,比起六步初阶的宗师一击也不遑多让。

轰鸣之中巨力跌宕,让梁辛大吃一惊的是,红色残船竟然没有被北斗春阵之力击碎!

不过,怪船的船身虽然结实的离谱,可毕竟是被托在激流中,被梁辛的巨力正面击中之后,船身下的海水轰然炸起冲天巨浪,瞬间塌陷,怪船也被囫囵个重新砸回了海下。

梁辛自半空里翻身,好像只灵巧的鹞子,跃回到甲板上,一把拉起了胖海豹,学着他的东南口音,嘿嘿的笑道:“我的身手也不错,不过全靠着邪门的身法。要是遇到了你们的大爷,也只有逃命的份……”

胖海豹立刻瞪起了圆滚滚的小眼睛:“谁说的?”

这时,就站在他们身旁刚松了口气的司无邪,仿佛又想起了什么,猛地怪叫道:“还没完!”随即转头向着船尾正收锚的海匪同伴大吼:“快躲开……”

话音未落,本来已经稳住了势子的大船,倏地又是狠狠一跳,在吱呀怪响里,随着洋流又带动,向着漩涡的方向,倒行着急速驶去。

船锚的绞井也爆发出摩擦的巨响,绞盘疯狂转动,正在收锚的海匪们猝不及防,全被绞盘上的铜杠打得骨断筋折,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变成了一团团烂肉。

半只红色怪船,就好像是阎王抛出的索命令,被梁辛砸回海里后,又被激流带着经过他们的船下,却缠住了正收起一半的铁锚!这下子相当于激流又添巨力,拖起了大船,再度向着漩涡冲去。

变故来得太快,所有人都不及反应,惊呼喝骂中纷纷摔成了滚地葫芦,只有梁辛,在异变突发的时候就已经冲到绞井之旁,七蛊星魂流转之下神力陡发,猛的按住涂满滑腻血浆的绞盘。

吱吱巨响,可怕的摩擦声一直钻进了众人的耳鼓深处,梁辛身上的肌肉高隆,粗大的血脉寸寸贲张,稳稳扶住了绞盘!随即再度发力,反向转动绞盘,缓缓收锚。

梁辛此刻出手,纯粹是惯性使然,只想恢复先前的操作,却压根就没去想这样做的后果!而司无邪却失声惊呼道:“不可再收锚!轻缓放锚,不可急!”船锚所勾的赫然是个庞然大物,梁辛收锚之下,不仅未能摆脱它,反而把他们的大船都带的船尾一沉,险些被拉进大海。

幸好梁辛应变迅速,见势不妙立刻收力,从全力收锚变成了缓缓放锚,船尾这才再度翘起。可危机仍在,大船还是被拖住一路倒行。

海匪们再度忙碌着,又去转舵调帆,也仅仅能保证倒行中的大船不会翻倒,八只巨橹拼命地拨水,却无力扭转局势。

想要活命,要么斩断巨索,要么甩开下面被船锚勾住的红色怪船!

梁辛不用吩咐就知道该怎么做,星魂凝力之下,全力一掌轰在了绞盘上,只听嘭的一声闷响,巨大的绞盘被他打了个稀烂,剩余的锚链坠入绞井,发出一串哗啦啦的钝响。

可大船的逆势却丝毫不见减慢。梁辛不知道,海匪战舰的设计无比精巧,绞井贯穿整座船尾,锚链从其中穿过,经过十几道齿轮的咬合,另外还有七道纯钢打造的锁扣,会在锚链放到尽头之后自动将其末端锁住,以防船锚遗失。

梁辛打碎绞盘,根本就没有一点用处。锚链已经放到了尽头,留在绞井中的锚链都被锁住了。现在,半只红色的怪船在前,他们的战船在后,‘大车拉小车’,一起向着绝路跑去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31章 顺流而下 下一章:第133章 戾蛊红鳞
热门: 佛本是道 罪全书(十宗罪前传) 终局者 白眉大侠 求魔 斩首城之哀鸣 民调局异闻录5·赌城妖灵 犯罪七大奇迹 弓区之谜 府门儿·宅门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