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1章 顺流而下

上一章:第130章 光头赤膊 下一章:第132章 半只红船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这顿饭,梁辛吃的香啊!

海盗们的饮食粗陋,更谈不上什么烹饪,尤其这群成天在海上驰骋的粗犷汉子,个个口味极重,大酱咸盐都拼命的放,可不管怎么说,至少是熟食。

梁辛吃的几乎连自己的舌头都吞了下去,满船的大汉,不乏饕餮能食之辈,可梁辛刚到八成饱的时候,司无邪手下最能吃的胖子已经撑得动不了了,不知不觉之间,梁辛又打赢了一仗。

等梁辛心满意足的放下饭碗,瘸子伙头师傅纯粹是条件反射,举起大马勺伸进桶子,就要再给他添饭,大师傅早都麻木了,算不清这是第多少碗。梁辛赶紧双手乱摇,笑道:“不能再吃了,忒咸,还得留些肚子喝水。”说着,望向了司无邪。

梁辛显过了手段,虽然不能说真正折服了这群桀骜不驯的海盗,可毕竟谁也不愿意再招惹他,司无邪也不再废话,径自说出了事情的经过。

他们这伙海匪人多势众,船坚弩锐,在海上着实有些势力,老巢名叫轱辘岛,位于中土东南海域,常年笼罩着浓雾,周围又有暗礁、乱流相护,隐秘的很。

轱辘岛的海盗,一共六位大当家,司无邪排行第六。

梁辛这才知道司无邪其实是司老六,点头微笑中,倒也解掉了心里另外一个小小的疑惑。自从出山之后,无论是修真道上、朝廷还是江湖门宗里,梁辛也着实见过不少大人物。这些人的修为或许相差极大,可全都是心机深沉之辈,行事间城府极深。相比之下,司无邪实在显得有些不够聪明,不像个能统领这样一直规模海匪的魁首。

其实,司无邪不擅武力、智计普通,可却有一项过人之处:精擅海航诸事。对大海上的洋流、天象了若指掌,数千海匪人人都是航海的老手,可轮到海上的门道,没有人不服他。

司无邪对自己这伙人的来历一带而过,随即说到了正题:“刚过完年不久,还在正月的时候……”

梁辛赶忙追问了一句:“现在是什么时候?几月了?”

始终跟在司无邪身边的一个海匪回答道:“八月初五!”搭话的人是个矮胖子,浑身黢黑,乍一看不像个人,倒像个憨态可掬的胖海豹,值得一提的是这个人天生声音宏阔,一开口着实把梁辛吓了一跳,他说话的声音好像打雷那么响亮,远远超出了一般的大嗓门。

“差不多八个月前,一个不穿鞋的女娃娃,和一个身体佝偻到抬不起头的老太婆,突然找到了我们!”提起旧事,司无邪的额上不知不觉就凝起了煞纹,说话的声音也蕴着深刻恨意。

琅琊和脸婆婆来到轱辘岛上,二话不说直接出手,海匪中的好手几乎尽数被放倒,六位当家里,功夫硬身手好的前五位都被打成了重伤。

司无邪正说着,胖海豹满是不甘的插嘴道:“主要是那个老太婆太邪门!要是只有那个不穿鞋的女娃娃,老大自己就能对付她!”

琅琊是四步大成的修士,岂是普通人能敌得过的,梁辛只当是海盗在胡乱吹牛,虽然没当真,可也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。

胖海豹见他不信,冷笑着说:“最开始只有光脚女娃自己伤人,老大出手之后,女娃娃就顶不住了,老太婆才跟着出手,打伤了五位当家和岛上大批的好手!”

梁辛真正被吓了一跳,连琅琊都打不过的凡人?这样的人又何必藏在岛上做海匪头子,只凭他的本事,回到中土,混仕途必然是上马金下马银的大将军;走江湖则是开山立派的一代宗师。

见梁辛惊疑不定,胖海豹觉得找回了不少面子,嘿嘿的笑道:“你的身手也不错,不过全靠着邪门的身法。要是遇到了咱们的大爷,也只有逃命的份。”

梁辛哈哈一笑,不和他计较,对着司无邪做了个手势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脸婆婆出手有分寸,把海匪中的高手打得落花流水,却没杀伤人命。而琅琊也趁机再度出手,施展了邪门的法术。

当时轱辘岛上的好手人人重伤,余人无力抵抗,只觉得周身都是一冷,再低头看时,一枚眼珠子大小的绿色印记,出现在了自己的胸口。

琅琊这才说明了来意,在海图上画出范围,以八月十五为限,要海匪们帮忙打捞梁辛,而且还必须是活人,到了时间如果还没能找到梁辛,所有人都只有死路一条,跟着扔下个木铃铛,最后留下一句:“找到梁磨刀,就捏碎铃铛,我自会赶来轱辘岛,见了他,就出手给你们解掉禁制!”话音落处,灰云弥漫,一老一小两个女人消失不见。

海匪们这才出海,岛上的好手重伤,而且这次是来找人,不是去打劫打仗,就由司老六独自领队。被脸婆婆打伤的人不宜出海劳顿,都留在了岛上修养。

梁辛望向司无邪的胸口,古铜色的皮肤上,一道尺余长的伤疤斜亘而过,可哪有什么绿色印记。

司无邪明白他的意思,冷笑道:“赤足妖女的法术邪门,印记是活的,极缓慢的向下移走!”说着,伸手解开裤袋,露出了小腹。

果然,一枚绿色印记,已经到了肚脐之下,距离丹田不过一寸之遥。

胖海豹也赶忙跟着司老六,揭开了自己的裤子,亮出圆滚滚的小肚子给梁辛看看。

司无邪继续道:“岛上所有的人,都中了妖女的法术,只有找到你大伙才能活,现在距离期限已近。不过时间刚好赶得及赶回去。”

梁辛皱起了眉头,问他:“动手的是脸婆婆,给你种下禁制的,却是琅琊?就她一个人,施展了个法术,便给你们这几千人都中下了夺命的禁制?”

不等司无邪说话,胖海豹就点着头大声道:“不错,禁制就是她种的!不只我们这些海上的人,还有岛上的兄弟,家眷,加在一起快一万人,都中了他的邪术!”

梁辛琢磨了一下,笑而摇头,岔开了话题,问司无邪:“你们到底什么来历?”琅琊找海匪的事情本来就不算复杂,就算司无邪不说他也能猜出个大概,只不过这群海匪的实力,着实有些出乎意料了,连琅琊都打不过的‘老大’,七八艘巨大的战舰,数千名汉子……

司无邪立刻面露警惕,打量了梁辛几眼,冷冰冰的说道:“说的话多了,我都差点忘了,梁爷还是位朝廷差官!嘿嘿,即便落难时也不忘查案、立功,有了您老这样的人才,大洪朝何愁不兴旺!”

梁辛被他气乐了,摇头笑道:“难怪你就是个老六!”说完,也不再废话了,跳起来在大船上溜达着,到处去玩了。

上船之后,梁辛本来想先去东海乾,再启程赶赴草原。前者是仇人,自己这次大难不死,自然要跑去耀武扬威一番,好好看看朝阳真人那副‘活见鬼’的神情;后者是亲人,梁辛几乎能想到,自己良久不归,曲青石神色阴戾、老叔以泪洗面、小汐沉默不语。

但是海盗们肯定要先把自己带到轱辘岛上,这样也不错,要是能见到琅琊的话,没准还能搭上趟脸婆婆的‘顺风云’,反而会节省时间。

不过这次能不能见到琅琊,梁辛还真没把握……

活着便好。

梁辛可闲不住,更何况生平第一遭坐战舰、游大海,船上的一切他看着都新鲜,一会帮着扬帆,一会帮着转舵,忙了个不亦乐乎,他力气大,干起活来一个顶一群,再加上他露出本事,海盗们也不想再得罪他,时间长了,倒也混得挺熟。

梁辛的头发早就变成一团乱麻了,可船上清水宝贵,用来洗头发实在浪费,干脆也刮了个锃光瓦亮的大光头!破烂衣衫尽褪,把重要之物装进皮囊挂在腰带上,只穿一条黑裤头,‘焕然一新’的梁辛,重登甲板,俨然就是个年轻海盗了。

不久之后,梁辛就已经能学着海匪那样,时不时抻直了舌头,说上几句东南边民的俚语脏话,一开口便会惹起一阵大笑。

司无邪也不再管他,而是不停的放出小艇,派出精干手下带着鹰子斜岔而去,似乎还在寻找着什么,随后的两天里,前前后后一共出去了几十艘小艇,天上雄鹰翱翔,啼叫连连,不停的往返着传递消息。

终于,在第三天清晨,梁辛正站在桅杆顶上眺望的时候,甲板上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,随即司无邪连串传令,整支舰队舰队竟然缓缓的调整了方向。梁辛赶忙跳下来询问,这几天里,和他混的最铁的就是胖海豹,梁辛的光头就是他给刮的。

胖海豹满脸都是喜色,说道:“这些年里,六爷发现有一股洋流,每到盛夏时节便会自东而来,直奔中土,先前只是些小小的岔流,并没什么规模。可是最近十几年里,这股洋流一年比一年强大些,渐渐成了气候,这几天里咱们六爷一直在着力寻找它,此刻终于找到了!”

说着,胖海豹伸手抹了抹嘴巴上的唾沫星,继续笑道:“咱们现在就赶去,搭上一段顺风潮,虽然一进一出会耽误些时间,可实际上却能大大的缩短航行的时间,原本还剩六天的航程,这样一来只用四天便可跑完!”

梁辛当然不懂这些事情,反正就是跟着傻乐,胖海豹伸手用力一拍梁辛的后背,大声吼道:“兄弟们在调帆,你力气大,快去帮忙!”

梁辛大声应诺,赶忙跑到地方干活去了。

所有的海匪都忙碌了起来,司无邪不停的测风、望海,时不时便取出海图与罗盘对照一番,跟着传下命令,小心的调整方向。胖海豹不用干活,仗着大嗓门专门负责大声的重复着司老六的命令,尤其最好用的那个梁磨刀,被他指使得团团转,自己还美滋滋的……

前几天的航行中,司无邪就在准备,刻意调整了航线,所以此刻相距并不遥远,不过三个多时辰之后,他们就搭上了这股东来西去的洋流。果然就像胖海豹说的那样,船队航行的速度提高了许多,除了些必要的岗位之外,大多数水手也都歇了下来,乱乱哄哄的围城一团一团,或者说笑聊天,或者摔跤较力。

有热闹的地方,自然不会落下梁辛,吹牛摔跤,梁辛和海匪们相处的越来越融洽,只可惜轱辘岛有几条不能变的规矩,其中之一就是出海后决不许饮酒,否则梁辛早抱着酒坛子和海盗们打成一片了。

回家在即,海匪们个个喜形于色,整整两天都在欢笑嬉闹,全没有一点纪律可言,完全是一群乌合之众。

梁辛最喜欢钻进摔跤的圈子,不过光赢不输,海匪们不许他在下场了,梁辛只好从旁边干看着,跟着一起咬牙切齿的着急了半个晚上,总算觉出无聊了,走出人群抬眼一看,司无邪正靠在船舷上,看着甲板上的手下们胡闹,神情有些恍惚。

梁辛犹豫了一下,向着他走了过去。

司无邪见他过来,居然露出了个微笑,伸手指了指仿佛永远精力旺盛的汉子们,对梁辛说道:“赶上了洋流,也不过是提早回家两天,可知他们为何如此开心?”

跟着也不等梁辛回答,司无邪就径自向下说:“八月十五将近,虽然救了你,可谁的心里都会有些忐忑的。赤足妖女不是善类,未必会信守承诺。中秋月圆,天下团圆时,说不定便是我们兄弟携手黄泉之日!能早回去一刻,便能和岛上的亲人多聚一刻,现在一下子早回去了两天,叫他们如何能够不喜。”

梁辛笑了笑,正想开口,司无邪却摇了摇头,不容他说话:“一个月前,我曾问过所有跟着我出来的兄弟,是继续找下去,还是就此回家,与亲人一起快快活活过完最后这一个月。”

“嘿,那时我们已经在那片地方兜了不知多少个圈子,没人觉得还能够会找到你。可没人愿意回去,找不到你就宁可死在海上,你可知道为什么?”

“我的兄弟,没有怕死之辈,如果只是为了自己的死活,早就不受这份煎熬了。可岛上的亲人怎么办?一个人背着一家的命,不到最后一天,便舍不得放手,舍不得倒下,舍不得倒下,舍不得不找你。”

“那些天,每个人绝望着,可每个人都还站着,诸般事宜有条不紊,没出过一点差错……没人敢犯错。”

司无邪的语气一直平淡的很,听上去不像在聊天,而更像在喃喃自语:“轱辘岛能有今天的规模,靠的是两个字,一个亲,一个严。在岛上,亲如一家;在船上,纪律森严。可找到你之后,亲人能活,兄弟能活,自己能活,以往舍不得的,以后还可以继续舍不得。”

“所以,所有人都忘形了,我却后悔了,我后悔,出海前没装上他妈的一船好酒!”

说到这里,司无邪终于转动脑袋,把目光望向了梁辛:“船上数百兄弟,可这几天里,有人问过你,你那个妖女朋友究竟会不会信守承诺么?”

梁辛摇了摇头,这几天里海匪们根本没人和他提过禁制和琅琊的事情。

司无邪的笑容里,满是骄傲之意:“人人都是好汉子,做了该做的,剩下的,何必问!”

梁辛笑了,搭起司无邪的胳膊,身子一飘,两个人一起走到高高的船舷上,这才开口道:“想的有些太多了,如果我没估计错,中秋时就算琅琊没来,你们应该也不会死。”

司无邪神情一愣,一伸手抓着了他的肩膀,神情里无比的关切:“怎么说?”

梁辛摇头笑道:“你先说,如果能活命,会怎样对我?”

司无邪没什么城府,可为人却着实有几分痛快,放声笑道:“回到岛上,我让我那婆娘做好一桌全蛇宴!中秋月圆,我若还活着,便请你尝尝我们的东南珍馐!可如果禁制发作,临死之前我会掀了桌子!”

梁辛一听全蛇宴,立刻想起小蟒蛇,摇头苦笑:“我可不能吃蛇……好吃么?”

“鲜香滑嫩,入口即化,保你尝过之后……先说为什么妖女不来我们也不用死。”

梁辛大笑:“琅琊的手段了得,可修为有限,一下子给快一万人都种下生死禁制,这也太夸张了些!别说她只是个四步修士,就是脸婆婆,要当时动手屠戮小岛或许有可能,可要这般施法种禁制,也未必能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大船突然猛地一震!要不是梁辛手快,司无邪就得掉进大海。

正在笑闹着的海盗们,也都警醒起来,纷纷跑上岗位去检查,片刻后,一个个声音回报,水线正常、底舱正常、舵正常……一切都正常的很,只不过,大船的速度提高了许多。

梁辛松了口气,船速陡然加快,自然是搭载着他们的洋流突然加快了,刚才那一震也是由此而来。速度快了早回家,这是好事情。

可司无邪却眉头深锁,满脸的戒备,略一思索之后,抬头喝问主桅上负责瞭望的水手:“前方如何?”

水手大声回答无妨。梁辛则手脚麻利,纵上了桅杆,极目远眺,他早已是夜眼,目力比起普通人要强的太多了,一望之下,就咦了一声,对着下面大喊:“远处起了夜雾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微微一皱眉,侧头仔细倾听了片刻,这才继续道:“好像有雷声。”

海匪们面面相觑,既没看到雾,也没听到打雷,唯独司无邪,陡然间脸色大变,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大吼:“转舵,扬帆,离开洋流,快快快!”

话音刚落,大船再震,速度一下子提起了几倍,就连那些常年在风暴里打滚,站在甲板上仿佛脚心抹了浆糊的老海匪们,也猝不及防,纷纷摔倒在地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30章 光头赤膊 下一章:第132章 半只红船
热门: 盗墓笔记7邛笼石影 中国异闻录 盗墓往事 诡案追踪(大结局) 落日大旗 圣堂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墓史盗记 牧野诡事 八仙得道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