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0章 光头赤膊

上一章:第129章 大黑小黄 下一章:第131章 顺流而下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号角声连绵不绝,梁辛却两腿一软,一屁股坐倒在蛇蜕上,当初陷在深海脱力成‘破棉絮’的时候,也没有像现在这样,全身都发软到整个人都傻眼了的程度。

喜悦来的毫无征兆,就在梁辛想要换个口味的时候……

号角不断,隐隐带着几分催促之意,天上的鹰子也越飞越低,梁辛终于回过神来,深吸了一口气,陡然放开声音,宛若闷雷般在海面上滚滚回荡:“何方道友……救命!”

冬春两季都弹指而过,而此刻,不过一炷香的等待功夫,却漫长得让梁辛浑身发痒,终于,一条大船从海平线上升起,自前方向着梁辛驶来。

长约三十余丈,宽近十丈,大船底尖上阔,六桅九帆!

船首高跷,透出几分骄傲的锐气,就仿佛九龙青衣的绣春刀一样,刀尖处斜斜翘起,凶戾十足!船正面有虎头浮雕,两舷侧是青龙分水的彩绘,艉部板上方绘着展翅欲飞的大鹏鸟。只不过,浮雕彩绘虽然威风霸道,但似乎入水太久,都已经脱落斑驳,一下子没了富贵气,却多了几丝杀意。

船上的人都是普通人,梁辛能看得到对方,但他们却还没发现梁辛,直到半晌之后,大船又驶得近了许多,站在船头的一个精壮汉子才总算看到,一个头发胡子乱成一团的人,正拼命想他们挥动着一条大鱼。

梁辛也不好意思再喊救命了,一边乐得合不拢嘴,一边琢磨着究竟该说点啥,可却没想到,船头上的汉子当先开口,扬声问道:“前面那位,可是梁磨刀?”

梁辛愕然,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主动了来找他的,当下朗声回答:“不错……”

刚说了两个字,大船上霍然欢声雷动!

甲板上数百个粗壮汉子又笑又跳,有的还跪在地上满眶眼泪,梁辛看的两眼发直,心里琢磨着,就算来了一船柳亦,大抵也不会比他们更开心了……

船头的汉子,看上去三十几岁的样子,身上、脸上满满都是水锈,闻言后脸上也显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,忙不迭回过头,传令放下小船去接人,不过他的手下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,耳边就响起了一阵大笑:“不用麻烦了!”

话音落处,梁辛已经纵跃而起,仿佛一头矫捷的鹰隼,在海面上几个起落,直接跃上了大船,手里还拎着小蟒蛇留给自己的宝贝蛇蜕。

上船后,梁辛仔细打量着周围,甲板上这些大汉,人人都剃着一个铮亮的光头,神情彪悍,不少人的身上、脸上都养着弯弯曲曲的伤疤,一眼就能看出来,他们绝非善类!

这条大船,无论制式还是规模,都不可能是民间所造,船首、尾、两舷还陈列着远程的投石机与弩炮,无论怎么看都应该是大洪水师。可水师的战舰上,都会旗号高悬,这条船却连根布条都没挂,船上的汉子们也没人身着官服,大都打着赤膊,身上只套着一条短裤,还是青绿红蓝什么颜色都有。

别说船上的都是人,只是样子凶横些,就算眼前的是一船花脸狒狒,梁辛也只有满心欢喜,上船之后不住口的称谢。但让他莫名其妙的是,刚刚在确认自己身份的时候还欢呼雀跃的水手们,现在却又不笑了,他们绝大多数都对自己露出了一份敌意,毫不掩饰神情的厌恶。

啪啦啦的一阵振翅声,天上的鹰子并拢双翅,落到了船头那个首领汉子的肩头,鹰眼里寒芒闪烁,也不怀好意的盯住了自己……

梁辛笑的有些尴尬,拱着双手笑呵呵问首领汉子:“您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

首领汉子的身材到不算太壮,天生一副刻薄相,双眼斜吊,嘴角下垂,看上去像个刚刚赌输了的屠夫,对着梁辛点点头:“听说梁爷是九龙司的差官,还请示下命牌,让咱们兄弟验明正身。”

青衣的命牌始终被梁辛贴身放好,闻言之后立刻掏了出来。

首领反过来复过去的看着这块命牌,有些狐疑的看了梁辛一眼:“这个命牌上,怎么没写名字?”

梁辛傲然回答:“身份机密,当然没名字。”话刚说完,他自己就乐了,他这个游骑密探当得天下皆知,在九龙司众多游骑中也算是个奇葩了,心里却更加奇怪了,看船老大的意思,如果自己不是梁磨刀,很可能会被扔回到海里去。

虽然没刻着名字,可命牌制作的精巧无比,显然不是凡物,首领汉子基本也相信了梁辛的身份,这才继续道:“在下司无邪,八个月前受人所托,带领着兄弟们来寻梁爷,总算老天开眼,让咱们找到了你!”

梁辛刚才乐得脑子都开了锅,根本顾不得去琢磨这件事,此刻才恍然大悟,若不是刻意来寻找,这群汉子怎么会得知自己的名字。随即又想了想,问司无邪:“托你们的人,是个赤足少女?”

大海茫茫,要想找到一个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,自己能获救,运气固然不错,肯定也有人指点出了自己落水的范围。要救自己的人应该不少,可知道自己掉进大海里的,就只有琅琊了。

即便琅琊指点出了个大概的范围,这些人为了寻找梁辛,也足足用了半年多的时间!

一听到‘赤足少女’这四个字,司无邪的眼角、嘴角都是一抽,哼了一声算是默认了,不再理会梁辛,而是转头对着手下传令:“给其他几条船传讯过去,就说咱们找到姓梁的了,即刻回航,快快快!”

欢声雷动之中,一只只鹰子振翅而起,向着四面八方散开。水手们动作娴熟,各司其职,口中骂骂咧咧的大声吼着梁辛听不懂的东南俚语,彼此协作着,大船缓缓掉头,黑帆高悬,吃足了海风,向着西北,中土方向破浪而去!

光头赤膊、面相凶恶、不披甲却跨刀,任谁都能看出来,他们就是货真价实的海匪,不知用什么手段抢了这艘水师战舰,傲啸大海,做些没本钱的买卖。

琅琊能抽身来请海匪们寻找自己,自然已经甩开了敌人的追踪。梁辛想通了这个关节,开始还挺高兴,随即脸色大变——这样算起来,自己岂不是白白被她扔进大海了。

不久之后,天上又有鹰子降落在大船上,其他的船也得到了信息,正呼应着他们一起回航。

一个个手下赶上来,向司无邪禀报着各船的回讯,着实忙乱了一阵,等闲下来之后,司无邪从怀里掏出了个木铃铛,用力捏碎。跟着回头问身边的一个手下:“还有几天?”

手下立刻回答:“还有十天,应该来得及。”

司无邪似乎松了口气,也不再说什么,倚在船头,默不作声的遥望大海,似乎都把梁辛给忘了。获救时欢声雷动,上船后人人厌恶,问答间态度冷漠,到现在干脆没人搭理了,船上的人对梁辛前后相判极大。

梁辛骚眉搭眼的站了足足有大半个时辰,海匪们各忙各的,就是没人来看他一眼,倒是小蟒蛇的蛇蜕晾干了,变成了干巴巴的一小团,比着一块帕子也大不了多少,被梁辛三折两叠收尽了怀里。

其他几艘船此刻也靠拢了过来,首尾相衔,在海面上排成了一字长蛇的阵势,向着中土的方向航行着……

梁辛在海上自己漂了大半年,现在终于看到了人,可谁都不理他,把他闷的浑身都发痒,他找司无邪询问缘由,后者斜着眼睛瞅了瞅他,转开了头;梁辛随便拉着海匪搭话,海匪们自顾自的说笑着,根本不接他的话茬,只把他当空气,到后来梁辛越待越憋闷,猛的提气大叫了一声。

他全力一吼,声音比着闷雷还响亮,整船的海匪都是一惊,一起向他怒目而视。

梁辛同样横眉立目的回瞪他们,长吸了一口气之后,伸手指向了司无邪,冷笑道:“你给我看好了!”话音落处,司无邪还有些莫名其妙,却只见梁辛突然翻起了一个跟头,从船舷上飞跃而过,一头有扎进了大海!

先前根本不把梁辛当回事的海匪们,见状都是一愣,随即不约而同的惊呼了一声,呼啦啦的凑到侧舷去看梁辛。

梁辛伏在水里,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,瞪着船上的众人。

司无邪退开手下,也探出头怒道:“你发什么疯?”

梁辛瞪了他一会,也不说什么,冷笑了一声,转身甩开膀子,向着相反的方向,竟然游走了。

这下子司无邪又惊又怒,却还真不肯放走梁辛,咬牙切齿的对着手下大骂:“都给我滚下去,抓他回……”

梁辛一边游一边哈哈大笑,任由海匪们追上来,又七手八脚的把自己给弄回到大船上。他当然不舍得真逃走,就是这口气憋得难受,想给海匪们点教训。

这群海匪不是善类,无缘无故自然不会耗时大半年来到海上找自己。

司无邪只是个凡人,救起梁辛之后,却捏碎了个修士们用于传讯的木铃铛,梁辛把这件事看在眼里,心里就明白了,妖女肯定抓住什么事情来要挟他们出海寻人。

也许是慢性毒药,也许是修士禁制,妖女的手段哪是他们这群凡人能消遣的。反正找不到自己,海匪们就甭想好好过日子。刚刚海盗们找到梁辛的时候,那份欣喜才不是因为救人成功,而是庆幸自己终于有机会摆脱妖女的制裁了。

梁辛心眼机灵,想通了这件事,自然融会贯通,海盗们受了琅琊的胁迫,本来就没把他当成自己人,再加上他的差官身份,能给他好脸色才怪。

理解归理解,可就这么被晒在一旁,梁辛还是憋了一肚子气。

身负天下人间的邪门神通,又攒了‘七蛊星魂’的阴戾真元,连梁辛自己都不曾察觉,他在行事间已经不知不觉的偏佞了起来,否则也不会把‘仙祸’去挂到东海乾头上。不过,行事虽然偏佞,骨子里的性情却依旧淳厚。凭着他现在的本事,真要想泄愤,满满一船海匪都不够他杀的。

不管怎么说,海匪捞起了自己,算是恩人。

如果是虐戾之人,被得罪了之后,管什么恩情,直接出手惩戒,杀伐随心;如果是个厚道之人,也就忍了这口气,看看大海看看大船,等着回到中土就好了。

偏偏梁辛,是个浑身邪气却心性淳良的异类,搭救之恩要报,受气之辱也得还,一把抓住司无邪被妖女要挟、一定要把他带回去的‘软肋’,跳进大海游走了……

司无邪可没想到梁辛还能耍出这样的大无赖出来,气得心肺欲炸可又不敢不救。

梁辛被捞回到甲板上,出气之后心情又变得大好,走上两步一搭司无邪的肩膀:“司老大,琅琊到底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司无邪就脸色铁青的传令:“绑起来!”

水手、绳子、贼,这三样东西是天作之合,海匪们打着外人根本无法解开的绳结,把梁辛绑了个结结实实,刚松了口气退开两步,旋即猛的瞪大了眼睛——只见片刻前刚捆成了个粽子似的梁辛,身体抖了抖就脱出了绳套,笑嘻嘻的跳起来看着他们。

能游走于漫天神通之间的身法,又岂是几根绳子能困住的。

司无邪眉头大皱,喝道:“锁链!”

叮叮当当的金属交击声传来,有海匪取来了手铐脚镣,先将梁辛的四肢锁住,又用铁链把他的全身都捆上,可这次更简单,人才刚一离开,又是一阵叮叮当当的乱响,星魂运转之下,铁索被寸寸崩断,散落一地!

梁辛见海盗们还是跃跃欲试,也懒得再废话,回头看了看紧跟在他们后面的那艘大船。

司无邪眼角一跳,反手抽刀,沉声喝问:“你想怎样?”话音才刚落,梁辛突然发出了一声长啸,身形陡然晃动起来!

司无邪只觉得眼花缭乱,手下人中却连连传来了大声的惊呼与咒骂,司无邪不过是个凡人,此刻又哪里摸得到梁辛的影子,惊怒之下一连串的传下命令,要手下聚拢一起并肩抗敌。

就这么一句话的功夫,司无邪只觉得嗖嗖的冷风不停从身边掠过,满眼都是鬼影子,抽空回头一看,始终跟在自己身边的那四五个心腹好手,竟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了。

大船上,到处都是撩荡闪烁的人影,海匪的阵势被冲得七零八落,每个人的眼前,都是无数个梁辛在胡乱晃动,仿佛都是向着自己扑过来似的,人人自危之下,纷纷抽出刀子舞成一团。可即便如此,还是不停的有惊呼声从四面八方传来。

不光他们这第一艘船上乱成一团,片刻后,后面的第二条船也传来了怒喝惊呼,没过多少时候,两条船就全都乱套了,慌乱中连掌舵之人都不知道跑到哪去了,两艘巨舰开始在海里缓缓打转。

后面的几艘大船见前面出事了,立刻吹响号角呼应同伴,同时加快速度,准备登船迎敌,可等他们靠上去、看清楚状况之后,却人人倒吸了一口冷气,一时间全都呆立当堂!

只见出事的那两条船上,有的人对着空气挥刀怒骂,有的人站在原地呆呆发愣,有的人呲牙咧嘴的乱跑乱逃,更有无数条好像厉鬼似的影子,闪电般的在两船之间来回穿梭。

而真正让援兵们汗毛倒竖的是,打头的两只大船上,正不停的‘多出一个’,或者‘减少一个’:胡子张正沿着船舷往船舱里跑,可一眨眼间,更个人突然就消失了;片刻前主桅下面,还一个人都没有,可再一望去,独眼李不知从哪冒出来,站在那里,独眼中全都是痴痴呆呆的惊恐……

骚乱大约持续了半柱香的功夫,司无邪眼前一花,梁辛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面前,哈哈大笑。

司无邪想也不想,直接抡起了手中的长刀,梁辛笑着按住了他:“我可没杀人,你自己看。”

司无邪勉强镇静了些,再仔细看着甲板上的手下,越来眼睛瞪得越大,嘴角都快撇出脸膛了,瞪着梁辛,牙齿咬得咯咯响,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。梁辛是没杀人,他光换人了。

刚刚那半柱香的时候里,他抓了甲船的人放到乙船,再从乙船抓了人带回到甲船……梁辛本来想耍出威风,把两艘船的人来个彻底大调换,可海匪们个个赤膊光头,他早分不清谁跟谁了,一场瞎换里,有个最倒霉的,被他来回抓了五次。

不过即便如此,梁辛也把两条船换了一百多人。

其他几艘过来支援的大船,一看现在的状况,又看出梁辛无意伤人,首领们忙不迭的指挥手下:“躲他们远点,快开饭了,别瞎耽误功夫……”

这番出手,震撼全场!

能打的五步修士抱头鼠窜的梁辛,一点也不觉得吓唬海匪是件丢人的事,相反,还打从心眼里那么开心得意,板起脸对着司无邪正色道:“落海之前,我曾一拳打死了一头麒麟,后来在三头凤凰的围攻下,才身负重伤,现在伤势已经痊愈……”司无邪听的倒吸凉气,梁辛还生怕他不信,信誓旦旦道:“我要骗你,不得好死。”

司无邪咧着嘴巴,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,命令两船并拢,被换过去的又都灰溜溜的跑回来,可海匪们再望向梁辛的眼神,也都有些闪烁了,这个梁磨刀的手段,实在有些太匪夷所思了。

梁辛在海上为了保命而拼命练功,这大半年里孤孤单单,此刻虽然还在船上,可也算得上是重返人间了,无论是憋气、胡闹,可骨子里却满满的透着股开心,忘形之下,充沛的精力无从发泄,毕竟他还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娃娃,这才大大的闹了一场,总算是把这些日子里积攒的心火尽数发泄了出来!

虽然可恨,却也有几分可怜。

梁辛长出了口气,笑呵呵的再度揽住司无邪的肩膀:“司老大,到底怎么回事,从头给我说说。”说着,肚子里突然传出来一阵咕噜噜的响声,梁辛抬头一看,烈日当空已经到了正午时分,笑着问道:“该开饭了吧?饿了。”

司老大苦笑着点头:“开饭,马上开饭……你也该饿了!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29章 大黑小黄 下一章:第131章 顺流而下
热门: 幻剑灵旗 沧海1·海涯天劫(2017新版) 狱门岛 剑·花·烟雨江南 放学后 滕王阁秘闻 女生寝室2:灵异校园 替死者说话 隗家村 镇库狂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