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章 困兽犹斗

上一章:第127章 鹦鹉学舌 下一章:第129章 大黑小黄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梁辛的目力极强,即便在黑暗中也能看的远,开始的时候,看着成群的鱼从自己身边游过,还觉得挺有意思,可到后来,身边的鱼个子越来越小,身体越来越透明,还有不少带着斑驳的磷光……

那条睁不开眼的小蟒蛇,始终不离不弃,摇头摆尾的追着自己一起向下潜。

身上仿佛被压住了无数座大山;耳朵里莫名其妙的响起尖锐的嘶鸣,好像里面藏了只发疯的黄鹂鸟。梁辛觉得自己的眼珠都快要被压爆了,等他想闭上眼睛的时候,才发现眼皮根本动不了!

本源之力疯狂流转,在确保内息的同时,开始分散力量,帮助身体来抵御海水的重压,可区区三步修为,如何能扛得住这大海之威。

小蟒蛇似乎也发现‘梁同类’的情形有些不太妙,尾巴一甩,凑到梁辛的身旁,伸出脑袋,好像敲门似的,敲了敲梁辛的额头。

梁辛不动。也没法动。

小蟒蛇又围着梁辛游走了两周,还是没能弄明白,‘梁同类’到底怎么了,就在这时候,小家伙的尾巴尖倏然颤抖了起来,小小的身体猛的一兜,如临大敌般面向下方。

巨大的压力,让梁辛都快要爆裂开来了,连眼都闭不上了,身体更无法稍动,可因为修炼天下人间,身体的感觉还在,只觉得身下的水波,传起了一阵沉重的荡漾,似乎有什么大家伙,正从自己的身下掠过。

周遭的海水,猛的浑浊了起来,不再清澈、冰冷,变成了一股滑腻腻的粘稠感觉。

暗潮激荡,梁辛不由自主,身体随之摆动,翻了个身,从四脚朝天变成了脸孔向下。

一只巨大的老蚌!

两扇比着城门都不小的蚌壳大敞,蚌肉鲜红如血,裹在浓稠的粘液间,滚圆饱满的蚌肉上,隐隐的长出了一张人脸,看上去仿佛个恶心的胖子。蚌壳上,满满的附着着不知名的小贝,其间还有灰绿色的淤泥,显然刚刚从深海底部游弋了上来。

看样子,是专门来吃梁辛的。

梁辛认得这种东西——当年梁风习习教他认字的时候,他最爱看神鬼志异,在苦乃山里一眼就认出了项蟾蛮。身边的齿冠黑蟒因为太稀少,所以他不识得。不过眼前这头老蚌,并不是什么太稀奇的东西。

老蚌,不见得有多么灵异,可胜在寿数漫长,活了不知几千几百年,活的长了,即使不曾修炼,多少也养出了些精魄。玉蚌要想成精,就要吞人化珠,可这只老蚌活在深海,根本没机会吃到新鲜活人,今天终于掉下来一个,老蚌奋力挣脱了淤泥,追寻而至。

老蚌看上去虽然蠢笨,可动作却连灵活之极,‘两扇城门’一震,巨大的身体滑动巨浪,转到了梁辛和小海蛇的上方,封住了它们逃回海面的道路。

这种老蚌天生禀异,壳子上的纹路能够化解海水的重压,所以能够生存在深海之下,可它们从来不敢去浅海游弋,因为浅海中,有成群的恶鲨,生性喜食蚌肉,一旦它上去,就会被团团围住再也休想回来,就算蚌壳再怎么坚韧,也迟早又被攻破的一天。

而此处已经到了深海的范围,浅海的恶物承受不住这里的压力,下不来。

所以老蚌现身之后,当先封住了上方,防止梁辛逃回浅海。

虽然自忖必死,可梁辛在看到这种异象,还是忍不住张开嘴,咕的喝掉了一口海水。

满口咸腥,可梁辛却顾不得恶心,一时间满脸喜色,他能张嘴了!

深层的海水,好像暴雨前的空气一般,窒闷得仿佛停滞,梁辛周身的压力都是一般的大小,从四面八方牢牢挤住了他,让他无法稍动。

而当老蚌行动,带起的暗浪掠过自己的时候,身上的压力会有所变化,有的地方更沉重了,可有的地方却轻松了些!

不过是弹指间的改变,可天下人间的身法,正是要捕捉这种一闪即逝的感觉,转念之下,肌肉、关节、皮肤血脉,全都随着水纹的波动而调动起来,迅速的调整身体的方向,让心胸头颅的要害,转入压力较小的地方。梁辛此刻真元散乱全身无力,只能通过肌肉、关节的抖动,来小范围的调整身体,却无法蹬腿摆手的去划水。

老蚌缓缓的扇动着双壳,随着它的动作,蚌肉上的胖脸,表情也不断的变化着,有时横眉冷目,有时又喜笑颜开……蚌壳动得虽然缓慢,可荡起的暗潮却涌动不息,梁辛随波逐流,追逐着压力的变化,身体也不再下沉,而是变成围绕着老蚌团团打转。

梁辛围着老蚌转了几个圈子,对暗潮的波动适应了不少,心里却纳闷的很,不明白老蚌究竟是来吃人的还是来跳舞的,目光流转这才恍然大悟,老蚌似乎很忌讳自己身边的这条小蟒蛇。

在岸上,别说小蟒蛇,就连那条成年的黑蟒也不值一提,可在海中,一条才刚出生了一天的齿冠黑蟒,竟然能够震慑一只千年老蚌!

细想之下,也的确不值得奇怪。麒麟是和龙凤鲲鹏地位一样的灵兽,天生就最爱吃这种黑蟒。

有资格把麒麟当做天敌的,自然也不是俗物,只不过在陆地上,黑蟒长得再大也显不出什么威力,可一入大海,黑蟒的力量便增强了不知多少倍。

小蟒蛇寸步不离梁辛的身边,身体弓起与老蚌对峙。和足能堵住一只城门洞子的老蚌比起来,小黑蟒渺小的实在可疑忽略不计了。

老蚌和小蛇对峙了半晌,变得不耐烦了起来,蚌肉上的那张脸突然变成了个哀痛欲绝的诡异相貌,一双蚌壳霍然震荡,真就仿佛两座小山似的,分开左右向着梁辛和小蛇狠狠裹来!

小蟒蛇摇头摆尾的,对着梁辛做出了个‘你上!’的姿势。

在山上梁辛大显神威,连恶麒麟都打死了一只,小蟒蛇当然把他当成了大靠山,刚才狐假虎威半天,哪是护着梁辛,那是等着梁辛来护它来着。

梁辛能‘随波逐流’,可哪躲得开老蚌迅猛如雷的一击,眼看着两扇大门合拢裹来,小蟒蛇却还大摇大摆不当回事,吓得不知又连喝了多少口海水,差一点连本源都跑错了地方!

幸好小蟒蛇天生灵异,在生死须臾间,总算明白‘梁同类’不好使了,小蛇身上的细密鳞片陡然乍开,让它看上去大了几倍,而即便是在深海之中,梁辛也仿佛听到了一声尖锐的咆哮,一道激烈的暗潮跌宕而起!就在两扇蚌壳堪堪闭合的瞬间,小蛇挥荡水流,带着梁辛一起逃了出来。

老蚌一击扑空,双壳猛震,裹荡方圆百余丈的海水,再度向着他们扑来。

小蟒蛇天生水魂,长大之后便是海中的霸王,可现在不过还是个年幼宝宝,没有能力伤害敌人,当下也不敢恋战,小小的身体在游转之间,却也荡起了无数暗流,裹住梁辛拼命逃跑。

一个没有天赋但却活了千年;一个生具慧根可才出襁褓,一大一小两头怪物,荡漾着无边浊浪,一路追逃,一路相斗。

梁辛突然想到了一件事:摇煤球……他现在就是那个煤球。

陷在大大小小的漩涡之间,被翻滚的头晕眼花,可即便如此,他的心意也丝毫不敢放松。

浊浪激荡之中,深海间原本平均恒稳的压力,也变得混乱不堪,有的地方轻了不少,可有的地方却沉重数倍,梁辛的性命被分成了两半,一半有小蟒蛇护着,而另一半则要靠自己的身法,不停调整身体的方向,小心翼翼的避开那些重压之处。

梁辛觉得自己好像也变成了一条蛇,一条陷入无边刀阵的蛇!一道道可供容身的缝隙不停的出现,随即转眼而逝,想活命,只有拼尽全力抓住机会,在‘缝隙’出现的时候躲进去,并赶在它消失前,找到下一处缝隙!

这次的情形,与不久前梁辛陷入秦孑和麒麟战团的情况有些相似。而其中凶险,却还要更甚的多。身边无数道暗流翻涌,每一道荡漾着的压力都足以让梁辛丧命,可与上次不同的是,梁辛正处深海,身上的每寸肌肤,每时每刻都在顶着数百丈的海水!

小蟒蛇斗不过老蚌,只有动用水魂,拼命搅乱海水,以求阻挡敌人,而老蚌的巨力无边,双壳一震足以分金裂石,一次次击破阻拦,咆哮冲来……

老蚌活了千年,好容易等到了一个活人,无论如何也不肯放过。

小蟒蛇干脆把梁辛当成了同类、朋友,虽然斗得辛苦,可也不肯放弃他。

小蛇知道老蚌不敢进入浅海,带着梁辛,一个劲的向上面游去,老蚌却早就封住了去路,小蛇不停的被堵回来,再不停的突围……

梁辛心里感动,可也忍不住生气,心说你娃早干嘛去了。

滚滚的恶斗与连番的追逐,开始之后,便陷入了僵局,短时间之内,老蚌吞不到梁辛,可小蛇也甩不开敌人。

紧张之下,梁辛几乎忘了身体中的剧痛,就拖着重伤之躯,躲避着随时袭来的重压暗潮,这样过了不知多少时候,他对暗潮的反应越来越机敏,可身体的动作却越来越僵硬迟缓了!

天下人间的身法,梁辛只悟出了第一重,施展时,完全靠体力,无论是真元还是星魂都帮不上忙。

重伤之下,他本来就体力衰竭,又在深海中勉强施展身法,残余的体力被迅速消耗,再坚持了一阵之后,几乎已经到了灯枯油尽的地步。

心脏的跳动,从未像此刻如此无力、却又回荡着可怕的巨响;眼前已经彻底失去了颜色,变成了有些透明的黑白交叠;血液流动时,发出了隆隆的噪声!

可咬牙苦斗中的小蟒蛇,还时不时的要游过来,用它那可顶着半只齿冠的小脑袋,好像敲门似的去敲敲梁辛的额头,这个打招呼的方式古怪透顶,可透出的洋洋暖意,却强烈的足以让阎罗退避!

梁辛几次想要放弃,但是见这个小家伙还在为自己拼命,又咬着牙齿坚持了下去。

竭尽全力的挣扎着,也许还有一盏茶可活,也许只剩一弹指的时间,可梁辛却突然走神了。想要自己活命的,又何止是这条知恩图报的小蟒蛇?

坚持坚持,多活一刻,便有一刻的希望。而这一刻的希望,也许就是好友欢聚时的酩酊大醉;也许就是亲人重逢时的大声欢笑;也许就是仇人绝望时的嚎啕大哭!

丑娘胖了;老叔瘦了;大哥变成西蛮蛊;二哥做回小白脸;青墨当上大司巫,那满帐篷的金子;小汐的左手藏在袖子里;羊角脆的唾沫是好东西;葫芦师父的葫芦里,时刻装着好酒;还有干爹的舍不得啊。

死到临头了,脑子里却只有一个大大的活字!

梁辛累得想吐,想把五脏六腑全都吐出来,身体麻木了,体力早已消耗殆尽,就连小蟒蛇的‘敲门声’都变得异常遥远。

脊椎中的骨髓,筋脉中的血液,甚至他的嘴巴、眼睛都在渐渐干涸,终于,在那么一个瞬间里,梁辛真真切切的感觉到,自己就像一只被榨干的油菜籽,所有所有的力量,都彻彻底底的离开了自己,身体仿佛变成了一堆破棉絮,再也系不住三魂七魄。

死了?死了就是破棉絮?梁辛有点为自己这最后一个念头哭笑不得,可却没想到,在下一个瞬间,脑子里猛的爆起了一声闷响,正在体内运转、为他开启内息的本源之力,突然炸裂开来!

就好像闭着眼睛打喷嚏似的,不仅脑子里闷响,眼前也是猛的一亮,好像被人拍了个满脸花,金色银色红色五彩斑斓,绚若焰火。

本源之力突然炸碎,千万道辛苦修炼来的真元之力,向着四下里飞旋、流转,转眼融入了四肢百骸、身体发肤、筋脉内脏!

全身上下,所有的毛孔都在欢快的开阖,本源之力,彻底融入身体!

干爹将岸曾经说过,天下人间的第二阶段,是要将本源彻底融入身体。

先要将体力彻底耗尽,小手指无法勾一勾,睫毛无法颤一颤,眼珠无法错一错,甚至连毛孔都无力开阖了,只有这样彻底的脱力,本源才能够融入身体。

只有真正的掏空,之后才能重新的注满。

当年谢甲儿为了做到第二步,先后七次进入将岸请邪道高手设下的法阵中,可前六次都因为他已经累得无法稍动,可实际上却还残存了自己都无法察觉的体力,所以无法成功。

本来,梁辛的情况特殊,他的本源一动星魂就会出来捣乱,以前谢甲儿用的法子不适合他,将岸也就没把这个法子告诉他。

可将岸还没来得及找到适合梁辛、能够帮他突破第二重境界的方法,就丧命了。

可以说,梁辛根本不知道如何将本源融入身体,本打算乾山事了后,到草原上去问问大司巫,可没想到,机缘巧合里,他竟然在这昏暗无边的深海之中得以突破!

天下事,便是如此。机缘这两个字可遇不可求,可想要得它垂青,就要先要在困境里苦苦撑住。

在毫无希望的深海中,如果梁辛早放弃了片刻,身体里只要还留下一丝半点的体力,本源也不会与他融合。

他就一直坚持,直到榨干了自己最后一丝力气,等来的却不是判官小鬼,而是凤凰涅槃!‘只要没死,就有盼头,有了盼头,就得拼命……’要不是海水实在太咸,梁辛真要张开嘴,大笑着把这句话喊出来!

虽然重伤依旧,可本源与身体融合之后,梁辛只觉得自己仿佛焕然一新,不仅有了力气蹬腿划水施展身法,甚至连皮肤的纹理间,都有旺盛的生命之力在缓缓的流转滚荡。

这种感觉和七蛊星魂截然不同,其间的差别就好像,前者是一觉醒来,突然发现自己长大了十岁,是自己、是生命、是欣欣向荣;而后者则是手中握住一门大炮,单纯的强大与力量。

成功的突破了天下人间的第二阶段,不仅活力更胜从前,而且身体对外界的感觉也灵敏了许多,仿佛眼前陡然变得明亮起来,身边的一切都清晰可见、纤毫毕现。

暗流涌动,压力依旧,梁辛清晰预判,从容施展身法躲避……

真元并没有消失,只是融入了身体,所以梁辛的内息不仅没有断绝,反而更加顺畅了。

不过,功法得以突破,可眼前的危机却并没有消解!

因为星魂受到重创,梁辛的身体中还有数不清的散乱真元,到现在为止,这些真元大多蛰伏起来,但还有一少部分仍在躁动,沿着经脉四处乱闯,对梁辛的身体伤害极大。

本源与身体融合后,梁辛的自愈能力颇强,可自愈的速度,赶不上被损坏的速度,要是照着这样下去,重伤迟早会变成致命伤。对此梁辛没有一点办法,只能盼着七只星魂尽快回复,然后收敛这些乱跑的真元。

在梁辛的身边,老蚌还在挥舞着两扇巨壳,追得他们四处乱跑。

正如干爹所言,这第二阶段的突破,对战力而言并没有一个质的飞跃,只是让身体对外界的感知更敏锐,为了悟出自己的天下人间而做准备。

梁辛真正的攻击力来自七蛊星魂,可现在星魂半死不活,庞大的真元散乱成一团,不出星阵,就对付不了老蚌。

而且,梁辛的身体现在也只能用‘残破不堪’来形容,虽然有了力量,能够从容施展身法,可许多大幅度的动作都会受到伤势的限制,如果没有小蛇的庇护,他还逃不过老蚌的追杀。

梁辛收敛心神,不再去想这一内、一外两个都足以致命的危机,只专心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,认真施展身法,躲避可怕的暗潮,同时随波逐流,任由小蛇带着自己四处逃命。

论修为,梁辛还算不上真正的高手;论心计,梁辛有可取之处,但也绝谈不上智计绝伦;可惟独一个韧字,被梁辛活得‘活灵活现’!只要活着,就有机会,谁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。

深海之中暗无天日,梁辛算不出小蛇和老蚌究竟斗了多少时间。可渐渐的他发现,在大海里,大家都不吃不喝剧烈运动,老蚌挥舞着两扇沉重的壳子,渐渐的没了力气。

而小蛇却越来越精神,似乎身体看上去还胖了些,摇头摆尾间,激荡起的暗潮越来越强大。

此消彼长之下,小蛇隐隐有了与老蚌向抗衡的力量,也不再一味逃跑。

终于,老蚌的力气被消耗掉了大半,也总算明白这口人肉是吃不着了,最后又狠狠的扑击了几次之后,双壳一合不再恋战,迅速的沉入了海底。

小蟒蛇打了个打胜仗,全身的鳞片不断开阖扇动,身体也弓起来好像只海马似的,围着‘梁同类’来回乱跳。难得是在海水里,它尾巴一弹居然跳到又高又远。

梁同类不会跳它那种舞,但是心里也着实高兴,这番旷日良久的恶斗,几乎彻底拖垮了他的身体,就连本源融合后为他提供的全新力量,此刻也被消耗掉了十之七八。当下里顾不得多说什么,趁着还有些力气,忍着剧痛蹬腿划水,向上缓缓游去。

小蟒蛇知恩图报,可脑子的确不怎么聪明,见梁辛要往上面游去,似乎满是纳闷,犹豫了片刻之后,甩着尾巴跟在他身后,压根就没想过出手帮忙。

梁辛手脚并用,游得极慢,有时剧痛难耐,干脆一把抓住小蟒蛇,就在水中悬浮、休息片刻。小蟒蛇老实巴交,一旦被抓立刻绷直身体,好像跟钉子似的纹丝不动,把梁辛吊在海中……

光线。

梁辛终于透过头顶的海水,看到了隐隐的光明,心中‘蓄谋已久’的喜悦霍然炸裂开来,似乎都忘了身体重伤,更不知从哪来了力气,四肢用力之下,好像一枝箭激射而起,一直冲出海面!

空气咸腥而潮湿,却荡漾着一股活生生的香甜;阳光明亮而刺眼,却透出了一份暖洋洋的舒适!梁辛还不知道自己这最后一程出水太快,耳鼻之中都淌下了鲜血,整个人早都已经被巨大的快乐给撞傻了,只想放声大笑。

小蛇也挺高兴,仰着脑袋张开嘴巴,对着天空颤抖身体,不过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,到现在为止,它的双眼还是紧闭着。不过这个小东西是异种,就算没有眼睛,在适应了环境之后,也照样能感觉到周围的一切。

刚笑了两声,梁辛就把嘴巴闭上,放眼望去,海水茫茫,根本没有尽头,此处距离中土的海岸,八百里?一千里?两千里?

小蟒蛇可不觉得大海有什么不妥,发现梁同类又在发呆,就游了过来,还是老样子探过圆滚滚的蛇头,在他的脑门上咚咚咚的敲了几下。

梁辛苦笑着摇摇头,试着跟小蟒蛇说话:“你拉着我,回去,东面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小蟒蛇的脑袋,突然从额头正中,猛的裂开了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27章 鹦鹉学舌 下一章:第129章 大黑小黄
热门: 剑侠情缘 冥婚 湘西疑陵 多情浪子痴情侠(天观双侠) 青城道长 寂寞山村:恋上嫂子的床 幸福假面 大唐辟邪司1:长安惊变 剑动山河 广陵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