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7章 鹦鹉学舌

上一章:第126章 人之将死 下一章:第128章 困兽犹斗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潜伏、偷听、邪术、遗言、装晕……小小的一座描金峰,前后不过半天的功夫,却极尽勾心斗角,到了最后,还有一场生死恶斗!

描金峰上金光绽放,远远望去,整整半座山峰,都仿佛变成了灿灿金角,一连串激荡的剑鸣,转眼化作清冽的凤凰啼吼!

丹凤朝阳,是乾山道宗的绝学,由一名五步弟子做阵眼,三十三名四步弟子合力施法,发动之下,威力足以对抗六步初阶的修士。不过,法阵虽然厉害,可施展的条件也极为苛刻。

参习阵法的弟子,由历代掌门人钦点,一起闭入聋哑关三十三年,以求彼此间心意相通,只有如此,才能发动这道阵法。

‘心意相通’说起来简单,可要三十三人同心同智又谈何容易。乾山道立派千年,最鼎盛时也只能同时发动两座‘丹凤朝阳’。到了朝阳这一代,集结全山之力,也才勉强凑出了一座法阵,不久前,这三十三名子弟尽数死在了干爹将岸的手上,乾山道的‘丹凤朝阳’,也就此断绝了传承。否则梁辛初探乾山时,朝阳又怎么会不用这道厉害阵法。

可现在,乾山道虽然只剩下不到两百人,可人人都是四步之上的修为,同时因为草木邪术,所有人都只有一副心思——主人的心思。

修为够、心意通,乾山道一百多人,却能够摆出了三座丹凤朝阳!

除了参与到法阵中的几人之外,东海乾那二十余名五步精英都没有动手,而是护在了掌门人周围,已经达到六步修为的太师叔,就站在朝阳的身边。

太师叔的眼睛望着眼前的恶战,目光里却没有一点神髓,就好像个睁眼瞎子,山顶上的蓝袍老道,除了朝阳之外,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如此。

三座丹凤朝阳法阵,此刻发动了两座,另一座只结好阵势,在一旁策应。

发动的丹凤朝阳,比着当初官道上,朝阳亲自统御的法阵威力要逊色不少,可即便如此,也不是梁辛能够对付的。

一只凤凰都难以对付,何况还是一双!

梁辛能够依仗的也只有自己的身法,青色的衣衫在半空里荡起一连串鬼魅般的弧,拼劲全力躲避着那两头金色的凤凰的追击,只有避无可避时,才会动用七蛊星魂,发动拳阵来硬扛。

每次巨力相撞之下,梁辛都会觉得心口猛震,五脏六腑都仿佛被震得移错了位置,胸肺间空空如也,说不出的难受。

相斗也不过一盏茶的功夫,梁辛就几次陷入绝境,全是靠着古怪的身法,才得以绝境逢生。

金光煌煌,凤凰天翔,鬼气森森,青衣游转!

朝阳故意只发动两座阵法,为的就是要看看草木道士发动的丹凤朝阳威力如何,看了一会之后,微笑着点了点头,开口传令道:“可以了,杀了吧!”

话音落处,始终按兵不动的第三道法阵随之发动,第三只凤凰也冲天而起。

三头凤凰,上中下三路合围。梁辛被困在其间,再也无力逃脱,唯一能做的也只有拼出全部的力气,在空气中荡漾起层层叠叠的涟漪!

凤凰并翅,连环三啄,嘹亮的啼鸣声,刹那之间震裂长空!梁辛布在身前的一层层涟漪星阵,真就仿佛一面镜子,在刺耳的锐响中炸裂粉碎!

三道法阵,就是三个六步初阶的高手,梁辛虽强,可也挡不住这样的力量,双方巨力甫一碰撞,七道星魂各自爆发出一阵可怕的颤抖,星魂统领的七股力量,在一瞬间崩裂散碎,变成千万缕游散的无主真元,在梁辛的经脉间盲目游走!

惨叫声里,梁辛向后重重的跌出,三头凤凰也被北斗春阵之力反挫,各自震翅后仰,身上流淌的金光也暗淡了些许。

梁辛摔落在地,四肢百骸无一处不再剧痛,七蛊星魂受到重创,再也收拢不住自己的力量,千万道真元在他身体中乱跑乱撞,仿佛每一股都变成了一只生了锈的刀子,疯狂的割刺着自己的身体。

而那三头凤凰,在半空里各自陡转起一道金光灿灿的轮,啼鸣之中,又再度向着梁辛冲来!

胜负之势、生死之势,都随着麒麟和尚的邪术而逆转,两天前还打得一群乾山高手落花流失的梁辛,此刻却只有束手待毙的份。

一个六步中阶的宗师,用性命换来的胜势,梁辛又怎么才能扳得回?

可就在三头凤凰堪堪要击中梁辛的时候,四周的光线却突然暗淡!灰蒙蒙的云,宛若死人化灰后凝聚而成的烟尘,转眼铺满天空,一道焚云,从天而降!

三头凤凰陷入焚云,仿佛扎进了泥沼之中,原本灵动的身形一下子变得迟缓而笨拙,在不甘的怒啸中拼命的挣动着身体。

焚云层层流转,在片刻里化作一只狰狞的漩涡,于旋转中发出巨力,想要把三只凤凰搅碎。

梁辛七窍淌血,嘴里却哈哈大笑,仰头对着天空喊道:“再晚来片刻,我就死了。”

一个轻柔动听的声音,气鼓鼓的回答:“千里赶路差点累死,我又哪敢让你死!”说着,这个声音又笑了起来,急忙纠正道:“不是,我是舍不得你死!”

琅琊来了,此刻正出手对付三头凤凰的,正是脸婆婆。

脸婆婆是隐修中的高手,单以修为而论,比着麒麟和尚也不逊色,一出手便是惊天动地,不过三头凤凰也是六步初阶,合力相抗中虽然落了下风,但也尽可坚持一阵。

梁辛三探乾山,结果自己钻进了死局,寻思之下,自己也只还有一路不大靠得住的援兵:始终被他藏在怀里的白玉铃铛。

不管靠不靠得住,梁辛也只有嫌铃铛太少的份……

在他交出长舌时,就在怀里悄悄用力,想要捏碎铃铛,不料这只玉铃铛是高级货,捏不动。只要摇一摇,另外一方就会收到讯息。

梁辛偷偷摇了几下铃铛,当时还挺紧张,生怕铃铛会发出什么响声,其实这种用于危机时传讯的法宝,摇动之下自身并不会响,反倒是另外的那只,会警声大作,同时为主人指点出那只铃铛的所在之处。

琅琊把梁辛当成了护身符,这才给他留下铃铛,可没想到自己还没用上,梁辛就先大喊救命了,妖女不敢让梁辛死掉,赶忙求着脸婆婆赶来。

焚云突显,来的毫无征兆,琅琊伸手一引,两个长藤吞吐蜿蜒,将梁辛卷住,拉到了他的身旁,笑嘻嘻的问道:“不会死吧?”

脸婆婆和琅琊,就隐在焚云之中。

梁辛张开嘴想说话,却从口中涌出了一口鲜血。

自始至终,朝阳老道都未想过发动封山的阵法。‘九九归一’同气连枝,彼此间的封山法阵也有所联系,任一门宗发动了封山大阵,其他八个门宗都会有所感应,立刻会千里驰援,同时一线天也会被惊动。

东海乾自己诸事不净,朝阳还不敢惊动同道。而脸婆婆在救下梁辛之后,也不恋战,立刻催动焚云离开东海乾!

片刻后,琅琊满是怯怯的声音,从远处飘荡而至:“这么多的心机,这么多的做作,结果却让我逃了性命,哈,哈。”

这些都是梁辛要说的话,可他现在没了力气,倚在琅琊身上小声说着,琅琊则以真元发力,替他传话,不过后面这两声大笑,学的满是僵硬,听的人浑身难受。

“我没死,你们的麻烦便来了,大麻烦!哈,哈,哈……”琅琊尽职尽责,把梁辛说的每个字都学的一清二楚,最后又笑着替自己补充了一句:“要报仇,找梁磨刀,可别找我的晦气。”

话音落处,三个人早已消失不见,朝阳的脸色阴沉,千煌和尚犹自昏迷不醒,而百多名乾山弟子,全都傻愣愣的杵在原地,脸上还都挂着些僵硬的笑容……

琅琊躲在脸婆婆的劫云之中,双手扶住梁辛,笑的还是原来那副俏皮模样,问道:“东海乾和你有什么仇?闹出了这么大的阵仗?”说完,又吐了下舌头,装出了一副惊骇的样子:“这群老道的实力可着实了不起!先前一直小看了他们了。”

梁辛五脏如焚,疼的额头青筋扭动,再没有精神和她长篇大论,苦笑着问:“有药吗?给点吃……”

琅琊叽的一声就笑了:“你全身真元乱窜,再加上药力搅和,只有伤的更重,等到了地方,我请婆婆出手帮你归拢真元,现在还要多忍一会。”

说完,琅琊干脆坐到了焚云上,直接把梁辛横在怀里,轻声笑道:“这样还舒服些。”说话间,又伸出手,好像哄小孩子睡觉似的,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饶是剧痛之下,梁辛也有些哭笑不得,勉强提了口气,举目四望,随即有些纳闷:“你们的容身之地,在大海之外?”

不料琅琊闻言后,脸色突然一变,抬头望向脸婆婆,皱眉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她先前根本就没注意,在救下梁辛之后,脸婆婆并没有原路返回,而是直接催动焚云,飞向大海深处。

脸婆婆缓缓的抬起头,在那张根本就不算脸的脸上,用力挤出了一丝笑容,淡淡的回答:“被人盯上了,不敢原路返回,先从大海上兜个圈子,看看能不能甩掉他们。”

嘭,闷响!琅琊抬手把梁辛扔到了一旁,跳起来,脸色惊疑不定:“是什么人?什么时候盯上咱们的?”

脸婆婆费力的摇摇头:“我也是到了东海乾的时候才发觉的,对方的修为不在我之下。”

琅琊的脸色更难看了:“是师父的人?”

脸婆婆从喉咙里,挤出了一阵好像猫头鹰似的怪笑,继续摇着头:“不知道。不过也不用担心。”

琅琊也不再多说什么,只是眯起了眼睛,守在了脸婆婆身边。

脸婆婆催动法宝,一路向着大海深处兜去,这一趟奔驰,足足飞了两个时辰,海岸上的乾山早已消失不见,海水也从赏心悦目的蔚蓝色,渐浓渐暗,变作了晦涩的墨蓝色。

又飞驰了一会,脸婆婆的脸色再变,体内猛地炸起一连串爆豆般的闷响,而始终深深佝偻的身体,也挺拔了起来,斑驳残缺的丑脸上显出了一股虐戾之色,森然道:“又多了三个,一共四个人,追的很急。”说着,老太婆伸出干枯的老手,轻轻掐了下琅琊白皙的脸蛋,继续咕咕的怪笑:“你先走,我留下。不用怕,万事有我。”

琅琊深吸了一口气,脸色又恢复了那份健康的神色,也笑了,摇头道:“我总会和婆婆一起的,再说,也未必逃不掉呢!”说完,身子一转,又跃到了梁辛的身旁,蹙起眉心,侧头看着他。

过了片刻,琅琊才缓缓开口,声音少有的低沉郑重:“肯定是师父的人,趁着他们还没追上来,我要扔你下去了……你别怪我。”

如果琅琊和梁辛一起被抓,琅琊再没有可以要挟师父的条件,必死无疑。

现在把梁辛抛入大海,琅琊即便被抓住,也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,只不过,梁辛重伤之下,一旦入海,恐怕便再无生机了。

梁辛如何不明白其中的道理,笑的无比难看,费力的说出了三个字:“再等等……”

扑哧一声,琅琊笑了起来,摇头道:“可不能再等了,最多我答应你,以后帮你灭掉东海乾来报仇。”话音落处,伸手抓住梁辛用力向外一抛!

焚云急掠,快若声光,在梁辛摔入海面之前,就已经消失在天角尽头……

嘭的一声,咸腥激荡!梁辛此刻的修为,跨在五步和六步之间,放在哪里都不容小觑,可落进大海,也不过只激起了个小小的浪花!

时值寒冬,海水冰冷刺骨,原本昏昏沉沉,濒临昏厥的梁辛,在冷水的刺激下清醒了些。

梁辛还能动,甚至肌肉、关节还能协调移动,勉力施展出义父传下的身法。可天下人间的身法,在地面上无法让梁辛飞天,在海水里也同样没法帮梁辛浮在海面。

身体中还有无数道错乱的真元,梁辛现在只能小范围的调整身体,却不能大范围的划水,挣扎了片刻之后,还是缓缓的沉入海底。

口鼻淹水,空气尽失,始终龟缩、几乎从未曾派上过用场的本源之力,根本不用心意召唤就流转而出,按照心法一层层的运转大周天。单以本源而论,梁辛勉强能算到声色境,三步修为,到了这个层次的修士,已经可以化外息为内息,本源运转之下,即便没有空气,也能得以存活。

平时本源一动,七蛊星魂就会出来捣乱,可这次星魂被凤凰三啄击中,不仅它们统御的力量被击碎,就连星魂自己也到了崩溃的边缘,各自趴伏着再也难以稍动,追不动‘紫薇’了。

当初在兔几丘,海棠和尚那一击也把星魂打散了,在疗伤时,本源却将自己的力量分给了受伤的星魂,助它们去将散落于身体各处的恶土之力一一收拢。

可这次的情形与以前大不相同,梁辛深处大海,无法开启内息就会即刻丧命,形势危急中,本源再也不顾的去帮星魂,而是全力运转,来保护本尊。

本源流转,梁辛的内息开启,虽然身体中的剧痛没有丝毫的减缓,可胸口的窒闷却缓缓消失,早在猴儿谷修行的时候,梁辛就多次开启过内息,对此倒不算意外,当下里心情不错,睁开眼睛,看了看周围,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下海来着……

刚睁开眼睛,就觉得眼前的水纹一阵凌乱,仔细一瞧,梁辛不尽露出了笑容,始终藏在他怀里的那条小蟒蛇,不知什么时候跑了出来,正围着他欢快的游弋着。

小蟒蛇的身体,比着初生时微微发黑了些,灰蒙蒙的有些难看,头顶的齿冠少了一半,不过创口不再流血了,而小家伙的双眼,始终也不曾睁开。

梁辛不认识这种异蛇,可也觉得有些不对劲,不管什么动物,在出生一天之后也该睁开眼睛了,除非……梁辛为了这个小东西,心里微微一疼,小蟒蛇恐怕是天生残疾。

小蟒蛇却根本不知道这些,恐怕在它以为,世界本来就是这么黑蒙蒙的一片片,难得的是,它在海水中,竟然活力暴增,仿佛根本不知疲惫,只围住梁辛一个劲的打转。

梁辛心里琢磨着自己的下场,凭着自己的本源,在海底坚持上一两个月应该问题不大,只盼着七蛊星魂尽快回复,归拢散乱的真元,便可以逃回到海面上,然后……游回去?

还有,听说海里怪物多,可别来条大鱼把自己给嚼了。

可转念一想,又觉得不对劲,星魂只要回复一点力气,就会去和紫薇捣乱,到时候内息便无法持续,没了内息,光靠憋气的话,能憋一天?两天?……这番道理乱七八糟,相互克制,梁辛自己也想不通怎么才能活命了。

还没等他把这件事想明白,就发现,原来自己想的忒多了,哪用两三个月、等身体恢复、等星魂恢复那么久,根本用不了多少时候,自己就会死掉。

阳光早已无法穿透厚重的海水,周围只剩下森冷漆黑的一片,而身体还在不停的向下沉着……四周的压力越来越大,仿佛每一寸身体都被硬生生的摆上了一座大山,照这样下去,恐怕都不用等沉到海底,自己就会被可怕的压力挤成肉泥。

梁辛傻眼了,他以前可从不知道,水底下竟然有这么大的压力,可自己,还在飘飘荡荡的向下沉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26章 人之将死 下一章:第128章 困兽犹斗
热门: 亡灵之船 无量真仙 谋杀法则 幽冥仙途 祁连山·莲花血 十一字杀人 隐僧 灵堂课室 欢乐英雄 犯罪心理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