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5章 草木道人

上一章:第124章 三探乾山 下一章:第126章 人之将死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小蟒蛇对险境茫然无知,傻乎乎地追着飞蛾,一步一步向着危险靠近。

幼麒麟开始还能镇定趴伏,可眼看着小蛇靠近,似乎越来越难以抵抗美食的诱惑,本来就凶横的脸上,渐渐浮现起饕餮之象,目光也随之狰狞,终于,在二者之间还有两丈距离的时候,麒麟四足一顿,如风扑出!

而它幻化出的飞蛾,也顷刻消失,小蟒蛇突然失去了猎物,似乎微微愣了下,脑袋下意识的摆动起来,却不料正是这一摆头,恰好救了它的小命。

蛇头微摆,幼麒麟一口咬偏,未能把小蟒蛇的脑袋咬住,只撕扯下它头顶的半片齿冠!

小蛇疼得连尾巴尖都抽搐了起来,终于明白它已经坠入了天敌布下的陷阱,嘶嘶地怪叫着,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身体猛底一跳,翻身如电,窜回到了梁辛的衣襟内,盘在他的胸口瑟瑟发抖。

也许对小蛇而言,梁辛这么大的个子,足以庇护它了吧。这一下梁辛始料未及,想要闪开,可转弯处异常狭小,又不敢动作太大引出什么动静。

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里,幼麒麟已经如影随形,追踪而至,眼看着到嘴的美食,竟然被一个人保护起来,想也不想张开大嘴,毫不留情地向着梁辛的脑袋咬了下来。

麒麟的性子激烈,唯我独尊。而这头幼兽打从出生起,就被人精心呵护,就好像被惯坏了的娃娃,不仅不觉得人类友善,反而不把人的性命放在眼中。

梁辛心中大怒,幼麒麟不把他当做一条性命,他又怎么会把对方的死活放在心上,探手一拳,不偏不倚,闪电般打进了麒麟的口中!

七蛊星魂之力随即爆发,相当于两位五步初阶高手的全力一击,巨力之下,不仅把幼麒麟的五脏六腑打了个稀烂,连小怪物的那一声怒吼,也被他硬生生的砸了回去。

麒麟是天生的异种灵兽,传说身体最大的,能长到龙象之躯,威力足以吞吐天地。不久前麒麟和尚在大洪台上唤出的那只,不过只有狮子大小,实力却不逊于六步中阶的宗师。

可眼前这头麒麟,算起来还是个‘襁褓中的婴儿’,没什么攻击性的法术,自身的实力更不值一提,连里面那条死掉的大黑蟒都还远远不如。否则它又何必幻化飞蛾来诱捕小蛇,直接跳进去等着咬大蛇就好了。

梁辛这一拳,刻意打进幼麒麟的口中,让它再也无法发出一点声音。这头小怪物中了星魂之力,生机尽断,可它天生灵异,此刻内脏都被打碎,但却还强撑着不死,转身逃向地面。

梁辛大吃了一惊,立刻展开身法扑跃追赶,可回光返照下的幼麒麟,蹄下生风速度极快,梁辛全力施展潜行术中的‘蜥跳’,几次扑击竟然都没能抓住对方,被幼麒麟跃上地面,逃出了石洞。

洞口之上,便是东海乾的门宗重地,梁辛生怕一冒头,就会引来道士们的群起而攻。可若是不出去,道士们发现幼麒麟将死,必定也会打杀下来……略略琢磨了片刻,梁辛突然乐了,这么一番小心谨慎,为的就是偷取长舌宝石,但是现在身份暴露,又还顾忌些什么,又有什么可值得顾忌的,大不了,打杀一场就是了!

心念转动中,身形一闪,也从石洞中跃上了地面,身法也从潜行术变成了天下人间,可四下里却毫无动静,既没有道士断喝,更没有飞剑来袭,只有死一般的寂静。

没有一点动静,梁辛还来不及感到意外,就发现周围影影绰绰,足有十几个蓝袍老道,已经踏住了阵势,牢牢将他包围,只不过,没有人出声也没有人出手。

梁辛被吓了一跳,扑跃的势子却没有丝毫的停顿,宛若鬼魅般,在半空里勾连起一连串诡异的弧线,转眼撤出了敌人的阵势,可这些东海乾的老道,就好像稻草人似的,只傻愣愣地站着,任凭夜风翻卷着他们的衣袂,却没有一丝要动的意思。

没人攻击,但是梁辛却在落地之后,脚步踉跄着连连后退了十几步,险些跌坐在地。

刚刚在纵跃之间,借着天上的星月之光,梁辛看的一清二楚,这些东海乾弟子,一个个都变成了真正的稻草……人!

每个道士,裸露的皮肤上,血脉都高高地鼓起,他们的血管,正从紫红色一寸一寸变成青绿之色,就仿佛身体中正缓缓生长着叶脉。而他们的眉毛、头发,胡子甚至睫毛,汗毛,都变成了稚嫩的细细草藤,随着夜风欢快飘摆。

梁辛靠近几步,走到了一个中年老道的身前。

老道的眼睛里也爬满了绿色的‘血’丝,浑身僵硬,难以稍动,可两只眸子却随着梁辛的动作,一起呆滞地转动着,瞳仁深处,也映出了一份妖冶的绿!

梁辛大着胆子,伸出手轻轻戳了一下老道的肩头,老道的身体硬的好像一棵树,无论肌肉、皮肤都毫无弹性可言,而就在梁辛的手指碰到对方的瞬间,猛的一阵刺痛沿着指尖传来。

那感觉,便仿佛一条小小的蛇,突然咬了自己的手指一口!

随即那根手指上的血脉贲起,肉眼肯见的一点点变成了绿色,向着他的手掌蔓延而去,伴随而来的是沉甸甸的麻木。

不等梁辛召唤,七蛊星魂全力流转,结成星阵之力向着手指席卷而去!两股力量较量之下,实力大增后的星魂立刻占到了上风,手指又一点点的变回原来的样子,到了最后,只听‘啵’的一声轻响,一颗小小的种子被星魂从指尖驱逐了出去,落在地上转眼枯萎。

再放眼望去,目光所及之处,还有着不少东海乾的弟子,或走或站,还保持着先前的姿势,却无一例外全都呆立不动,绿头发、绿胡子、绿血脉、绿双眸……偌大的一个东海乾,至少现在看上去,门下弟子全都中了邪道的妖法,尽数变成了草木道士!

夜风吹拂,可掠过身体时,再没有一丝凉爽之意,只留下一股湿粘滑腻……

乾山道经营千年,位列九九归一,是天下间除了那‘五大三粗’之外,一等一的大门宗,本坛气势恢宏,还氤氲着焚香气息的大殿一座连着一座,神祗泥胎或仙风道骨,或面露峥嵘,静静地矗立在重重的阴影中,散发着森森的冷漠。

可此时,这里早没有了神圣庄严之意,只剩下凛凛的邪佞,就连天上那一轮银钩,仿佛也变成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。

梁辛深吸了一口气,勉强镇静了些,举目四望,视线的尽头,那头垂死的麒麟幼兽,步伐已经缓慢了许多,踉踉跄跄地向前爬着,想要张口惨呼,却因为喉管碎裂难以发出声音,只有坚持着向前爬,眼看就要转过一座大殿。

梁辛心念一动,这头畜生死到眼前,也只有去找它的主人,当下手脚并用,迅速潜行的同时,小心地躲开泥塑般的草木道士,向着麒麟幼兽追了下去。

东海乾的本坛占地宏阔,整整半座描金峰,都被归列其中,而幼麒麟却越走越慢,梁辛耐住性子,跟在它身后缓缓爬行。眼看着一只本应是煌煌祥瑞的神兽,还没来得及长大就被自己打成了现在这副濒死模样,梁辛有些不忍,可又感觉到,藏在自己怀里的小蟒蛇,刚刚蠕动了一下,仿佛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,心里突然释然了。

物竞天择,无论是谁,活的都是一份运气罢了,老蝙蝠那声狷狂断喝:天道,就是个欺软怕硬。自然也有他的一份道理。梁辛强了,便是这两头幼兽的主宰,他想要哪个活,哪个便能活。

至于幼麒麟,咬人的头颅时,便要有死的觉悟了。

爬了大约一炷香的功夫,麒麟幼兽终于跌倒在地,四肢抽搐了几下,再也不动了,梁辛抬眼望去,身前百步,正有一座不起眼的丹房,离得还远所以看不太清楚,梁辛也懒得顾虑太多,身形加速,爬了过去,直到三丈之外,梁辛突然屏气宁息,同时身形径直,再不敢稍动,朝阳老道的声音,正缓缓地从丹房之内,传出来!

朝阳的声音,似乎苍老的许多,带着几分嘶哑:“弟子办事不力,枉费了师父这百多年的苦心教导……”

丹房附近,还站着几个草木道士,其中一人依稀有些眼熟,正是胆子最小,打架时只守不攻的洗阳长老,梁辛知道这些人已经身死,变成了一块养育草芽的人形土壤,也不去理会,仔细地听着丹房里的声音。

突然,一阵浓重的咳嗽声打断了他,另一个梁辛颇为熟悉的声音,费力地喘息着:“不必自责了……”

虽然心里早有准备,可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,梁辛还是忍不住模棱了一下牙齿,正是麒麟和尚!

梁辛以前无论如何也猜不到,乾山道掌门,竟然是麒麟和尚的徒弟。

麒麟和尚喘了半晌,这才继续开口:“你的这些门徒互相猜忌,乱象已现,长老掌剑各个都去串联心腹,与其等他们发动,倒不如先下手为强了。”

修真道上的三十桩悬案,让乾山道宗的精英高手人人自危,从此互不信任,这是梁辛早就想到的,可他没料到朝阳还有麒麟和尚这个大靠山,更没料到麒麟和尚会施展霹雳手段,发动草木邪术,将东海乾的残余弟子一网打尽!

丹房里沉默了一阵,朝阳真人才继续道:“可弟子不明白……反正东海乾都已经毁了,又何必要杀了他们,弟子护着两位恩师隐遁修养,就让那些长老、掌剑去闹,迟早会把这些案子都宣扬出去,到时那些正道门宗乱作一团,让他们自相残杀去吧!”

麒麟和尚笑了:“不行,你还不明白的,虽然咱们不是正道中人,不过……修真道现在还决不能乱。我发动神通,也不光是帮你平息内乱,还有一层灭口之意。”

妖僧的笑声里充满了疲惫,两个国师引动灵符逃遁,同时也身受重伤,麒麟又发动了这道草木杀人的邪术,此刻也是强弩之末了。

朝阳的声音充满了不解:“为什么?”

麒麟和尚笑声和蔼,却不肯作答。

梁辛伏在外面,心里比朝阳还纳闷,恨不得跳进丹房揪住麒麟和尚问个明白。

几个月前,东篱先生的‘仙祸’一出,就给修真正道种下了一道可怕的隐患,这些悬案一旦被揭开,正道之间立刻就会杀伐四起,邪道的势力也会趁机崛起,从此天下再度生灵涂炭。

最后知晓这些秘密的,也只有梁辛和同伴,以及妖女琅琊,当时那些灰袍铁面怕被铜川府中的修士看破身份,都埋伏在远处,不曾听到东篱先生的仙祸。

梁辛不能算厚道,但心里的想法和东篱有所差别,所以始终不曾把仙祸公开,直到干爹身死,他才不管不顾,把这颗‘天雷’挂到东海乾的头上。

琅琊不曾提及这些仙祸,心中想的也是要给自己留一道保命符,万一她谋夺天下人间失败,被师父抓住之后,多一个秘密,就多一份活下去的希望。

‘天下人间’能让琅琊的师父成为绝世高手,而‘仙祸’,无疑给邪道中人提供了一个翻身的好机会。

可梁辛想不通的是,这个妖僧竟然不想让正道分崩离析,让八大天门坠落凡尘?邪道不想让正道自相残杀?究竟讲不讲道理嘛……

朝阳见师父不肯回答他的问题,一时间有些尴尬,岔开了话题:“师父,这块石头,有什么稀奇么?”

梁辛立刻竖起了耳朵,是‘这’块石头,不是‘那’块,一字之差,梁辛就明白了,说不定长舌宝石,现在就躺在麒麟和尚的怀里。

麒麟和尚不答反问:“你可知道梁一二这个人么?”

朝阳的回答里,带着几分轻蔑:“听说过,大洪朝开国元勋,一手创办了九龙司,传说他胸怀大志,想要对付修士,而且还货真价实的灭掉了几个小门宗,不过终归还是个凡人罢了。”

麒麟突然收敛了笑声,字字铿锵的说道:“如果他还活着,就算我和师弟联手,再加上赤耳复生,在他面前都找不到一丝逃生的机会!只灭了几个小门宗,是因为他早已设计好了让修真道自相残杀的死局,只不过还没来得及收官,就死掉了。”

赤耳,就是大国师的那头丢在大洪台上的麒麟兽。

朝阳啊的低呼了一声:“那他岂不是要到了嫦娥境的修为!这样的人也会死?还是被朝廷给杀掉了?”

“他厉害,却不见得是天下第一!”大国师的声音冰冷,岔开了话题:“梁一二惊才绝艳,心智纵横,更难得的是,他凡人躯,却一身神鬼莫测的大修为。”

朝阳低声嘟囔了几句,听不清说的是什么,但语气中的惊讶之意,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掩饰。

“放眼天下,也只有一种宝物,能让一个凡人得到可怕的力量……玲珑玉匣!”麒麟和尚的声音,越来越低沉了:“苦乃山的司所,与梁一二有着莫大的关系,长舌里,说不定便有玲珑玉匣的下落。所以我才让你把宝石弄过来!”

麒麟和尚顿了顿,又苦笑了起来:“只可惜,长舌上的纹路太复杂,我这几年费劲心机,也仅仅还原出南阳的那几句话。”

朝阳赶忙低声安慰:“您已找到了方法,假以时日,定能破解留在石头里的声音。”

麒麟没再继续说宝石的事情,而是略带轻松地长出了一口气,笑道:“总算是天亮了!”话音落处,遥远的海平面上,缓缓浮起了霞光,一枚不过铜钱大小的红丸,正充满活力的跃出海面,一点一点向着半空爬升。

跟着,妖僧继续笑道:“可惜,我那头小麒麟,赤目,也死了!”

朝阳立刻惊呼了一声,还没来得及问什么,陡然一声大响,整座丹房都被炸裂开来!梁辛的身后,映衬着红色的朝霞,真就好像个威风凛凛的天将,回荡起七蛊星魂砸碎丹房,冲了进来。

为了偷听真相,梁辛始终隐忍,可妖僧那莫名其妙的一句话,让他感到巨大的危机,麒麟和尚足不出户,怎么会知道小麒麟死掉了,仓促间来不及细想,立刻出手擒敌,只要抓住了妖僧,再有什么凶险都不用担心了。

妖僧胸有成竹,可朝阳却毫无准备,根本不知道有人潜伏,当下叱喝了一声,荡起飞剑迎敌,随即只见空气中涟漪震荡,北斗春阵之力霍然爆发!

朝阳猛地发出半声惨叫,嘴里鲜血狂喷,这次伤上加伤,虽然还没死,可摔倒在地无论如何也爬不起来了。

丹房狭小,其中的情景一目了然,两个妖僧一坐一卧,大国师麒麟神情萎靡,二国师千煌还重伤未醒。

麒麟和尚眉宇间神色不变,甚至还在微笑着:“多谢……”话没来得及说完,眼前人影再度晃动,朝阳是杀父仇人,麒麟却是害他兄长险些丧命的主谋,梁辛又怎么可能放过,一摸一样的北斗春阵,重重砸在了麒麟的胸口,老和尚确实没有还手之力,咕咚一声摔倒在地,胸口都凹陷了一大片。

梁辛却微微一愣,这一仗赢的似乎太轻松了点,先一伸手,从和尚的手中抢过长舌宝石,揣进了自己的怀里。

小蟒蛇被吓了一跳,忙不迭的躲闪,这才没被石头给砸死……

麒麟和尚却不知从哪来的力气,勉强坐了起来,继续对着梁辛把话说完:“多谢小梁大人手下留情,饶下了劣徒的性命。”

梁辛不敢有丝毫的大意,七蛊星魂蓄力,牢牢按住麒麟和尚的光头,这才淡淡地回答:“不用谢,我还不舍得这么快杀他。”

朝阳目眦尽裂,重伤后的身体却仿佛被灌了铅,不要说动一动,就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梁辛却满心欢喜,对着他展颜一笑!

麒麟和尚依旧微笑着,声音不徐不疾:“赤耳赤目,这两头麒麟兽都是我的坐宠,其一能与我双耳相通,它听到,我便听到;另一能与我双目相通,它看到,我便看到!”

梁辛习惯性的学着曲青石,眯了眯眼睛,密道中的那头麒麟幼兽,便是赤目了,这么说的话,自己早就被老和尚发现了。

麒麟继续轻声笑道:“你进来的时候,我已脱力,朝阳不是你的对手,我又能怎么办呢?只好和他说会话,拖住你些时候。”说着,他抬起头,看了看梁辛:“小梁大人心思聪慧,我怕说假话会被你看出破绽,所以,刚才说的都是实话,尽可放心了。”

梁辛还是找不到敌人的设计,没去搭理麒麟,而是目光寻梭,小心地观察着周围……他的目光本已经掠过了丹房附近的那几个草木道士,心中突然一凛,立刻又拉回目光,再仔细观瞧,跟着一股难言的诡异感觉,从心头浮现!

已经变成稻草人的乾山弟子们,又变回了活人模样,神情饱满,目光灵动,最近处的洗阳老道,甚至对他露出了一个微笑!

梁辛看着大国师满脸笃定的样子,生怕手里这一个人质靠不住,身子回转想要把昏迷中的千煌也抓到手,可不料,那个一向胆小的洗阳老道,突然跨上了一步,金色的飞剑凌空而现,挡在千煌面前。

梁辛当即沉声大吼,空气中涟漪波动,全力击出北斗春阵冲击飞剑,只听飞剑哀鸣,仓皇而退……只退,却未被震碎!

洗阳老道已经趁着这个空子,抱着千煌退开了。

同时,另外几个道士抢上来,把朝阳也护到了安全处。

麒麟却还留在原地,本已浑浊的目光,变得铮亮有神,满含笑意地望向梁辛:“我施展的这道法术,可不是用来杀人的,只不过会让他们从此忠心不二,同时还赐给了他们草木之身,修为也提升了一截!草木喜阳,日出时,他们便醒了,嘿,小梁大人,你输得可不冤!”

被邪术变成傀儡的东海乾弟子,纷纷围拢了过来,一个个面含笑意,上下打量着梁辛。

梁辛被他们看的浑身发毛,赶紧又把手按回到麒麟和尚的光头上。

麒麟和尚笑得更开心了:“还有个事情,小梁大人不知道,即便是我全盛时,发动了这道草木神通,也会真元枯竭生机断灭,活不成了。你不动手,我也撑不过一时三刻了。”

梁辛却摇了摇头,也呵呵的笑了:“不一样的。”说着,伸出另一只手,指了指不停喘息的朝阳老道:“我和他有仇,你自己死掉,他最多痛哭两声,可要是我在他面前把你按死,让你有遗言却来不及交代,他非气疯了不可!”

不等梁辛按死麒麟,朝阳就猛地发出了一声怪叫,双眼一翻直直地昏厥了过去!

麒麟皱眉,很有些奇怪:“你这孩子,在大洪台上为了救人,使出浑身解数,可怎么会有这么虐戾的性子?”

梁辛大笑:“你修了天,忘了本,自然不会懂得,什么才叫舍不得!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24章 三探乾山 下一章:第126章 人之将死
热门: 情乱莲花村 放学后 民调局异闻录2·清河鬼戏 时生 古井奇谈 雾锁天途 犯罪现场调查 鹰翼行动 易中天中华史:青春志 瘦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