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章 三探乾山

上一章:第123章 两大奇门 下一章:第125章 草木道人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梁辛的话问得直接,但却无礼,好在两位家长都性情豪迈,丝毫不以为意,笑着解释了几句。

何、黎两家传承已久,早在大洪立国之前,他们就已经是江湖上有名气的家族了,不过,以前这两家始终是以武功为主,奇学为辅。那时,无论是机关术还是江湖术,对于这两家的好手来说,不过是些细枝末节。

后来洪太祖一统天下,梁一二筹建九龙司,两家里各有一名好手加入九龙司,据说深得梁大人的赏识,被委以重任。

不过,被委以什么重任,家人就不得而知了。这两位高手,在有限的几次回家修养时,却各自传下了些奇术,黎家的机关术和何家的江湖术,也得以发扬壮大,三百年的经营下来,渐渐变成了奇术为主,武功为辅。

这两位奇门高手,在后来的任务里双双殉职。而不久之后梁一二被问斩,可九龙司却还在,两个奇门继续为九龙司效力,有了奇术传承,又有官家背景,黎、何两家便越发的兴旺了。

事情的经过简单明了,就连何红酥、黎黄藤也不觉得有什么蹊跷。

梁辛却听得异常认真,在两人说完之后,低下头愣愣出神,默然不语。

两位大家长见梁辛半天也不说话,对望了一眼之后,黎黄藤轻轻咳嗽了一声。梁辛这才一惊而醒。对两家的功法来历,梁辛心里明白了,可是现在还不想多说什么。告罪之后,笑呵呵的岔开话题:“先前我听娃娃帮说,黎老爷子,对那块长舌颇感兴趣。”

娃娃帮来乾山盗宝的源头,就是黎家想要得到长舌宝石,来研究声音的秘密。黎黄藤听他旧事重提,也没当回事,笑着点头:“黎家世世代代都在钻研这些雕虫小技,这次听说世间竟然还有能记录、还原声音的奇石,老头子心痒难挠,这才引得娃娃们胡闹,差点惹出大祸,全赖磨刀兄弟仗义援手……”

梁辛一看黎老爷又把话题给转回去了,赶忙笑着摇头打断:“老爷子言重了,晚辈冒昧问一句,如果拿到了那块石头,老爷子能想办法把声音里面记录的声音还原出来不?”

黎黄藤笑容不变:“总要拿到石头才好说,不过……磨刀兄弟,咱们江湖论交,说的自然也是江湖话,你是好朋友,讲义气,所以有几句话,我就更要说了。”

梁辛赶忙点头,黎黄藤收敛了笑容,神情变得郑重了起来:“苦乃山的那座司所,据我所知,根本不再卷宗之内。长舌宝石被藏在那里,其中记录的声音,也许只是鸟叫狼嚎,也许就是……就是些普通人不能知道的事情。”

黎黄藤顿了顿,语气愈发的沉重起来:“老头子先前听说这块石头,一时间见猎心喜,说了两句不做准轻狂话,刚好被娃娃们听到,这才有了今天的事情。黎某人身为一家之长,管着千多号人的吃喝拉撒,平时里战战兢兢,不敢有一丝行差踏错,我死了没事,可若是毁了祖祖辈辈攒下的这份家业,可就真不瞑目了。”

这件事,他不敢帮忙,黎家几百年,一半江湖一半公门,早就明白了怀璧其罪的道理,虽然对这块长舌眼馋的很,但真要把宝石摆在他眼前,他也绝不会去捡。

黎黄藤继续道:“刚刚说的,是江湖话。现在说的,却是官话了。这几百年里,黎家仗着一点家学,深蒙九龙司历代指挥使大人的信任,肩负重任不敢有一点倦怠的。只要指挥使一道锦绣,黎黄藤就算豁出老命,也要想法子破解掉那块长舌!”

黎老头的话再明白没有了,想要破解长舌,不光要把宝石摆在面前,还必须要有九龙司指挥使的谕令,只凭着梁辛的游骑身份,是无论如何也支使不懂黎家去做这件事的。

最后,黎黄藤深吸了一口气,对着梁辛正色道:“无论是江湖话,还是官话,都是咱们的真心话,老头子一时兴起,胡言乱语,有得罪的地方,还请磨刀兄弟包涵了。”

梁辛摇头苦笑:“老爷子这么说,可真让我无地自容了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黎黄藤挥手就打断了他,双目一瞪,额头上显出三道煞纹,望向自己带来的那群黎家精英,威严开口:“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娃娃不懂事,可大人却难辞其咎!黎束火,这三年的内堂执事,是你吧?”

一个长得尖嘴猴腮的瘦小汉子,细看之下,眸子里透着一层淡淡的红色,显得很有些妖邪,愁眉苦脸的踏上两步,跪在黎黄藤的面前:“孩儿管事不利,没照顾好几位娃娃,险些酿成大祸,领罚!”

黎黄藤侧过圆滚滚的脑袋,仔细的打量了眼前这个汉子几眼,最终哼了一声:“逐出家门!”

话音刚落,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的何红酥就哎哟一声,对着黎老爷子说道:“束火这孩子,自幼苦学精炼,在他们这一代弟子中,修为数一数二,对声光之术也颇为精擅……”

梁辛开始还有些纳闷,不明白黎黄藤又何必当着自己的面来执行家法,跟着,又听何红酥跟报履历似的来‘求情’,一下子恍然大悟,要不是脸膛绷得紧,就差点笑出了声。

“何况现在娃娃们没事了,咱们还因祸得福,交到了磨刀兄弟这位好朋友,事情总算圆满。还请黎老爷子收回成命,给他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”何红酥一边求情着,一边斜过目光,似笑非笑的瞟了梁辛一眼。

黎黄藤一本正经的摇头:“如果要等酿出了祸事,黎束火现在就不是跪着了,而是削去脸皮,埋在土中!家法已出,再无更改,何大家不必多言了!黎束火,你可服气么?”

黎束火点点头:“心服口服。”

黎黄藤的脸色缓和了一些,放低了些声音:“此刻,你已不是冀州黎家的传人,不过老头子还有几句话,要和你说一说。今日你得以不死,全赖梁大人仗义出手,力挽危局。做人,当怀感恩之心。起来吧!”

梁辛又是开心,又是感动,黎黄藤的这份苦心、这份人情,都大到了极处。他们三个一唱一和,把事情说的清清楚楚,这个黎束火是黎家的精英,精通机关设计,对声光之术也颇有造诣。

黎黄藤得知梁辛想要去偷长舌,他不能直接帮忙,却留给了梁辛一个得力手下。黎束火已经被逐出家门,无论他在做什么,都和黎家没有关系了。

果然,黎束火对着大家长磕头之后,来到梁辛面前,正色道:“大恩不言谢,以后我跟随梁大人鞍前马后……”

梁辛急忙拦住他的话头:“黎大哥可折杀我了,以后你我兄弟相称,我排行第三,您叫我磨刀、梁辛或者老三都成。”

黎束火也随之一笑:“我已经被逐出门墙,不敢再用这个‘黎’字,倒是我有个绰号,叫做‘火狸鼠’,自家兄弟喊了几十年,也早就听惯了。”

梁辛愣了愣,火狸鼠大过他最少十几岁,以后自己去称呼他的绰号,怕是显得太不尊敬。

倒是黎家里那些汉子,纷纷笑道:“叫火狸鼠无妨,要喊大名,他反倒不习惯。”

两大奇门,一个传授潜行之术,一个干脆送了个得力手下,这其中固然有报恩的成分,可更多的,还是想要结交梁辛这个朋友。在大洪台上,梁辛一战成名,又是皇帝钦点的差官,前途不可限量,而且他的重义的名声又极好,何红酥、黎黄藤两人都是精明角色,当然要抓住这份机缘。

诸事已毕,梁辛和两家约好日后登门拜访,两位家长又客气了一阵,各自带人离开,黄瓜和磨牙两个童子想跟着梁辛去‘闯荡江湖’,结果被梁大人一瞪眼,吓得赶紧跟随大队人马走了。

临行前,何红酥给梁辛留下了几份配合潜行术使用的秘制药水。

等众人离开后,火狸鼠也不和梁辛多客气什么,径自问道:“咱们现在去哪?”

梁辛回头望向身后的大山,此刻乾山之中依旧一片宁静,老道们应该还没发觉黑蟒已死。峭壁上的石窝、蛇穴是潜入乾山道宗最好的通道,可要是等到老道们发现黑蟒被杀,这条密道也就会被封堵,梁辛想趁着现在,再上去一趟,看看有没有机会把‘长舌’偷出来。

火狸鼠可没想到,梁辛现在就打算去盗宝,愣了愣神之后,才皱眉问道:“要不要我制作些机关,你撤下来的时候,用作阻敌?”梁辛摇摇头,这里距离乾山太近,毕竟还不太安全,便安排火狸鼠先去北方的苦雁关,约定好在人字青衣的千户所见面。

等火狸鼠离开之后,梁辛深吸了一口气,再度施展潜行术,两天之内,三上乾山!

这一次,梁辛怕乾山弟子已经开始巡山,不敢有丝毫的大意,从启程开始就使用了潜行术,连绵起伏的山势,刚好用来联系自己刚刚掌握不久的奇门身法,潜行术在他的施展下,速度并不算慢,可是无论如何也比不上他全力奔跑纵跃。

好在乾山虽然险峻巍峨,但并不算太大,南北向不到两百里,纵深不过几十里,到了月上中天时,梁辛就已经悄然进入了石窝之后的蛇穴石洞。

黑蟒的尸体,依旧陈列在地,鲜血与胃液已经干涸,变成地面上的污渍。这条畜生确是异种,现在肠穿肚烂、身体已经开始腐烂,却依旧没有一丝异味。

梁辛不敢直接穿过石洞,而是在黑蟒尸体旁边仔细的观察,良久之后,终于确认,在这一天之中,并没有其他人来过此处,这才放下心,再度趴伏于地,开始缓缓爬行,可才刚爬出不远,突然一连串‘喀喀’的轻响,从石洞的角落中传来!

深夜、敌境,声响虽然微弱,听在梁辛的耳中却不吝于一声炸雷,惊愕之下立刻飘身而起,七蛊星魂随之蓄力。可石洞之内,并没有什么变化,既没有敌人赶来,更不见机括发动,而喀喀的轻响,却依旧连贯不停,听上去,就好像有人在咀嚼鸡蛋壳。

梁辛惊疑不定,眯起眼睛仔细寻找,过了半晌才发现真相,原来是黑蟒身后的那几枚蛇卵,其中一只渐渐破开,一只通体银白的幼蛇,正费力的破壳而出。

梁辛一伸手就能将这条幼蟒扼杀,可见它眼睛还不曾睁开,全身还裹着黏液,摇头摆尾无比吃力,拼命想要挣脱蛋壳的桎梏,只为走到这世上转一圈,心里不由得一软,再度趴伏在地,继续向前缓缓游弋。

他行事小心,幼蟒却没有什么顾忌,费尽千辛万苦之后,终于跳到了地面上。

黑蟒是异种,体型庞大,幼蟒虽然刚钻出蛋壳,体型也有一尺多长。

连大蟒都能一拳打死,梁辛又怎么会把这条小东西放在心上,根本不去理会它,继续向前缓缓潜行。

可又爬了几步之后,梁辛就觉出不对劲了,侧头一看,幼蟒正跟在自己身旁,虽然它没手没脚,但爬行的动作,完全都是在模仿梁辛,身子蠕动着,一点点向前蹭着。

到现在幼蟒也没能睁开眼睛,但这种蟒蛇,天生对振动尤其敏感,梁辛施展潜行术,缓慢时模仿的正是蛇形之法,也不知道小蟒蛇是把他当成了爹娘还是兄弟,正跟在他身边,感受着他行动时地面上传起的震动,美滋滋的爬着。梁辛又惊讶又好笑,而小蟒蛇似乎也能感觉到‘梁同类’正望向它,闭着眼睛摇晃了两下脑袋。

梁辛心里暗叹,把杀母仇人当成了同伴,也不知道是愚蠢还是可怜,没再理会小蛇,这时,突然又是一阵扑啦啦的异响传来,梁辛本能的向着旁边一滚,余光到处,小蟒蛇居然也学着他的样子,翻身一滚……

梁辛顾不上去笑小蟒蛇,凝神望去,一只足有婴儿拳头大小的飞蛾,从乾山道宗那一侧飞进了石洞,正扑棱着翅膀,发出不小的扇风响动。梁辛忍不住皱眉,这石洞里没什么凶险,可乱七八糟的东西还真不少。

小蟒蛇打了滚,跟着晃了晃脑袋,似乎有些纳闷‘梁同类’为啥要滚,仍是闭着眼睛,身体却扬起了一大半,循着蛾子发出的声音,不停的调整方向,片刻后闪电般一窜,嘴巴陡然长得极大,一下便将体型巨大的蛾子咬在口中!

蛾子虽然个子大,行动却缓慢笨拙,力气更是远远不济,被小蟒蛇咬住之后,胡乱扑腾几下就丧了命。蛇子扑食,本来也没什么稀奇,难得却是这条小蟒蛇很讲义气,叼着蛾子就冲着了梁辛爬过来,大有分你一根翅膀的意思。

梁辛赶紧伸手把它扒拉一边去了,小蟒蛇这才一伸脖子,吞下了美食,而片刻后,石洞中又飞出来第二只飞蛾。

小蟒蛇立刻循声追去。

第三只、第四只、第五只……梁辛瞧得清楚,分明是有人再用飞蛾吸引小蛇,小蛇贪嘴,不虞有诈,一路追着飞蛾,向着乾山道宗的方向爬去。

梁辛看的好奇,心里却愈发的警惕了,小心翼翼的跟在小蟒蛇身后,七蛊星魂凝聚起力量,有乾山弟子出现,说不得便要立刻出手击倒。

不久之后,梁辛就爬到了石洞的转弯处,等转过弯子再向前一看,若不是牙关咬得紧,差点就惊呼了出来!

不过距离他两三丈的距离,正趴伏着一头狸子大小的四脚兽,虽然体积小,可梁辛却看的清清楚楚,龙头、鹿角、狮眼、虎背、熊腰、蛇鳞、马蹄、牛尾,浑身锦鳞、满脸恶相,分明就是一头还没长成的麒麟兽!

一只大幺蛾子,正从麒麟兽的头顶缓缓幻化、成形,随后扑棱着翅膀向前飞去……这头小恶兽正用法术凝化飞蛾,诱捕小蟒蛇。

梁辛对黑蟒的疑问,一下子就明了了。

正如梁辛先前料想的那样,乾山道宗从来就不曾想过,会有人找到石窝后的缝隙。石洞中的黑蟒,也不是用来看守通道的,而是被老道们豢养在此,专门让它产卵的。

归根结底,是因为这头恶麒麟喜食黑蟒幼蛇,所以老道们才养黑蟒,用来哺育小麒麟。

旧的疑问已解,可新的顾虑又跳了出来,不仅仅是顾虑,甚至是危机……

麒麟不是短尾羊,哪是随随便便就能养下的,乾山道如果真有养麒麟的本事,也不会只列位‘九九归一’这么简单了。

再想想乾山被炸,如果没有内鬼,想炸它又哪有那么容易;还有那块‘长舌’宝石,乾山道要来,也难以还原它的声音……梁辛的脑子里乱哄哄的,如果这头幼小的麒麟恶兽,出现在东海乾不是个巧合,而是真的和那个人有关的话,那这一出‘丢车保帅’,设计的未免也太精妙了!

这第三趟上山,现在看来,来的还真是对了。

恶麒麟也没想到,小蟒蛇后面竟然还跟了个人,可它不过是头幼兽,纵然天生灵异,现在也还不懂事,自小被悉心呵护,根本就不怕人,更不分敌友,甚至还觉得这个人是要帮着自己一起来捕食的,身子依旧一动不动,继续幻化飞蛾,引诱着小蟒蛇。

小蟒蛇估计也挺纳闷,不明白怎么吃了那么多大蛾子,咋还这么饿,继续向前爬着,一步步的靠近恶麒麟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23章 两大奇门 下一章:第125章 草木道人
热门: 寿衣裁缝 白衣方振眉 暮光之城4:破晓 七宗罪8:断翼天使 太和舞 恶魔的伪装 剑祖 乱反射 白骨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