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2章 三哥帮忙

上一章:第121章 狗血淋头 下一章:第123章 两大奇门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梁辛的本源浅薄,又不会神通,不像修士那样有灵识护身,可在干爹的训练之下,他的身体对外界的变化却极为敏感,身边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了然于胸,竟然被人毫无征兆的拍到了肩膀,这下如何能够不惊,在对方的手掌堪堪触及肩头的瞬间,梁辛陡然一转,已经翻手反压住对方的肩头。

不过话说回来,对方就算握着刀子,也照样伤不到梁辛,纵然能悄无声息的近身,梁辛也会在利器触及身体的刹那里应变反击。

梁辛按住了对方,却大吃了一惊,忙不迭地收回星魂的力道,在他眼前的,赫然就是四个娃娃中的老大,何瓶子。

何瓶子也没想到梁辛的反应如此迅捷,脸都吓白了,嘴唇嗡动着了半天,才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这便、便是何家的潜行术,能瞒、瞒过修士。”

这个娃娃趁着其他人说话的功夫,悄悄施展潜行之术,竟偷摸到了梁辛的身后。

梁辛差点误伤了他,骇然的同时也着实惊讶,凭着何瓶子的这种身法,还真有可能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东海乾。

不过梁辛又哪能真让这群小子去胡闹冒险,反手把何瓶子拎到他那几个兄弟之间,说道:“收拾收拾,跟我下山,我送你们回家。”等把几个孩子安置妥善,他再来乾山想办法把石头夺回来。

说完,又一瞪张口欲言的黄瓜,笑骂:“再讨价还价,就治你这个首犯蛊惑之罪!”

四兄弟里,何瓶子比较木讷,磨牙黄瓜两个都一肚子心眼,唯独老幺黎咬,简直把梁辛当成了皇帝,梁辛的话在他耳朵里就是圣旨,听见下山根本不罗嗦,跳起来收拾东西,迈着小脚丫子去踩篝火,踩了两下之后,好像才突然想起了什么,望向梁辛:“现在下山?不等老大了?”

梁辛纳闷,随口应道:“什么老大?”说着,望向了何瓶子:“你不是老大么?”

何瓶子笑的挺客气:“老大是我亲哥哥,大我一岁,他叫何没有。”

梁辛立刻就跳了起来追问:“那你们老大呢,现在哪里?”

兄弟结拜,一起来乾山盗宝,四个小子被自己捉住,还有一个能去哪?几个娃娃都挺有意思,又是同门之后,梁辛还真不能看着他们被仇人伤了。

何瓶子笑的一派踏实:“老大先我们一步,说是先去乾山门宗里去探探,三哥放心,老大的潜行术比着我可要强得多……”

梁辛不等他说完就摇头打断:“此刻能联系上么?”

何瓶子心眼僵硬,眨巴着眼睛问道:“三哥是说,让我进去找他?”

梁辛的心沉了下去,娃娃帮的老大何没有,竟然已经潜入了东海乾……

黄昏时分,梁辛在描金峰大闹山门,朝阳怕殃及普通弟子,只带高手出战,所有五步以下修为的乾山弟子,都被朝阳传令回归门内不得外出,负责在外山监视的人也都被撤了回来。梁辛走后,朝阳忧心忡忡,带着闻听机密的二十多名精锐,又是灵堂起誓,又是密室详谈,乾山道众弟子也没得到新的号令,到现在还都留在门内,并没有巡山之人。

朝阳心有沟壑,早就明白了梁辛第一次上山,就是为了让他门宗内乱,众叛亲离,达到目的之后肯定不会在回来。全没想到、也更不知道梁辛不仅没有离开乾山境内,而且还和几个娃娃有打有闹又洗澡……

看梁辛的脸色阴晴不定,磨牙还不当回事,呵呵的笑道:“半年前乾山被国师炸了个稀巴烂,现在剩不下几个人,我们那老大何没有,潜行的本事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梁辛就立起了两根手指头,低声怒道:“二十个!现在的乾山道宗,至少还有二十个玄机境的高手!说不定,还有个逍遥境的宗师藏在里面。”

咕咚一声,磨牙一起跌坐在地,张大了嘴巴一个字也说出不来,他经历过兔几丘的恶战,亲眼见到五步修士的可怕之处。而那个海棠和尚,还只是个五步初阶。

黄瓜的小脸也变得煞白,在他以为东海乾充其量也不过就七八个五步高手,炸死几个、重伤几个,只要何没有小心躲开他们的掌门就万事大吉,此刻终于明白自己闯了大祸,哭丧着脸拉了拉梁辛的袖子:“三哥帮忙。”

梁辛心里生气,瞪着黄瓜怒道:“怎么帮?帮他报仇么?!”随即,看见他满眶眼泪,可怜巴巴的样子,心一下子又软了,轻叹道:“先别着急了,容我想想办法。”

人是一定要救的,且不论与乾山道的深仇,不提梁辛觉得这几个娃娃有意思,就单说黄瓜和磨牙两个人,当初高健和自己并肩拼命,疗伤时把两个童子托付给他,不管后来自己又有什么事,这份责任都是避不开的。

娃娃帮不知天高地厚来乾山盗宝,主使就是黄瓜,这事让他遇到了,又哪能眼看着人家‘何老大’陷在乾山道里。

黄瓜毕竟跟着高健闯荡多年,惶急之后已经镇定了许多,两条眉毛都快拧到一起去了,帮着梁辛一起想办法:“如果冲击山门呢?老道忙着应付咱……应付你,何没有那边的压力就小的多了。”

梁辛摇头,这个法子听着可行,实则极不可取,以朝阳的心机,见到自己去而复返,就算猜不到真正的目的,也必定会传令下去门宗之内严加戒备。

同时梁辛自忖,凭着自己的身法,不用太顾及那些乾山精锐,可要让对方真正乱起来,就要闯山门,对付乾山道宗千年经营的守山大阵,那样的话别说救人,自己都够呛能活着回来。

何没有现在的情况不明,最好的办法是也能像他那样,用潜行术的摸进去,去把他悄无声息的带出来,可梁辛哪会什么潜行术……

想到这里,梁辛突然转头,望向已经不太敢说话的何瓶子,问道:“何家潜行术,是身法,还是法术?”

何瓶子赶忙开口:“没有法术的事情。”跟着,又吞了口口水,认真的回答道:“是以身法为主,再辅以药物,将身体彻底融入到周围的环境里。同时还有辨风、嗅土、量地、测水四样奇术辅助。精通者不仅能来去无声虫豸不惊,更难的是,就算再复杂的迷踪阵,也能根据风流水动土化石变,找到出入口。”

修真门宗都有自己的护山法阵,一经开启整个门宗都会被法术保护起来,同时引动剑阵、雷阵等各种攻击的道法诛杀外敌。不过这种全面守护的阵法,在发动时对灵石、法撰等资源消耗极大,只有在紧急时才会启用。

平时,普通门宗也对外的防御靠的只是弟子巡视、高手的灵觉查探。像九九归一这样的大门宗,也会配合一些检测灵元动荡的符撰、宝物,来护卫门宗。

此刻,东海乾内部虽然戒备森严,但也只是随时准备发动护山禁制,而不是真的将其发动了起来,否则何没有就算本事再大十倍,也早就被阵法诛杀了。

而娃娃帮的老大何没有,只有十三岁但天资聪颖,是何家的衣钵传人、年轻一代的大师兄。虽然他只比何瓶子大一岁,但本领却高出了几倍,所以才能摸上山去。

梁辛又琢磨了片刻,对着何瓶子道:“你来给我施展一趟你家的潜行术,我看看。”

何瓶子也不问为什么,痛快的答应一声,趴在地上,围着篝火爬了一个大大的圈子。爬行的姿势异常古怪,大多时,就好像是一条蛇子,根本不见他手脚用力,就缓缓的向前蠕动潜行,但有时候又像突然发现猎物的壁虎,四肢横划,极快的向前窜出一段。

速度时快时慢,平均起来,比起成人快步而行也毫不逊色。

几个孩子都莫名其妙,梁辛却好像还没看够似的,又让何瓶子爬了两圈,自己则跟在他身旁,仔细的观察着,时不时还把手掌放到何瓶子身上,感受他的肌肉与关节的运动。

随后,梁辛坐到一旁皱眉开始仔细寻思,片刻后突然趴在地上,学着何瓶子的样子,围住火堆,或蠕动或快爬,转了一圈。

四个娃娃同时惊呼了一声,小胖子黎咬咯咯的笑道:“真像!”,何瓶子好像见了鬼似的,结结巴巴的谁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,磨牙和黄瓜则恍然大悟,梁辛在学潜行术!

两个童子不懂潜行术,可单从表面来看,梁辛这一圈爬的,无论动作还是速度、频率,都与何瓶子没有一丝一毫的区别,就算是徒具其形,未免也学的太快了些吧。

何瓶子更好像是见了鬼一样,他本来就木讷,现在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,他看的是门道,刚刚梁辛的‘潜行’,虽然还有不少瑕疵,可身法上,已经似模似样了,要知道就算是何家门里的人,想要练成这样,至少也得几年的功夫!

直到半晌之后,何瓶子才总算说出了一句整话,瞪着梁辛问道:“你怎么、怎么会我家的身法!”

干爹将岸传给梁辛的身法,核心处只有四个字:和谐,平衡!全身所有的肌肉与关节,都随心而动,彼此协作之下,让身体无时无刻不处于最合理的、最敏捷的状态下。

中土天下,江湖门道林立,各门各派都有自己的身法,有的借鉴猛兽捕食,有的借鉴白鹤展翅,层次高些的则在流水、行风之间得以领悟,可万法归一,所有的身法追求的最终目标,就是身体的和谐与平衡。

可以说,干爹教授给梁辛的,是天下所有身法的极致。

梁辛已经练成了这个极致,无论再去学什么样的身法,也不过是个稍加适应的过程。

何家潜行术,借鉴的是蛇行蜥跳的原理,在施展时关节收缩,主要以肌肉震动来前进,这样,整个人都与地面贴伏在一起,把身体变成了大地的一部分。在行动时,潜行术并不是没有一丝动静,而是好像变成了蚂蚁、蜘蛛或者老鼠,引起的震动也会被高手察觉,可又有哪个高手会去注意不远处正爬过的一只‘虫子’!

除了身法之外,施展潜行术时,还需要在周身涂抹一种何家特制的药水,这种秘制的灵药能根据环境的变化,模拟出各种自然气息,是潜行术能成功实施的关键之一。何瓶子来乾山办大事,自然随身携带着宝贝药水,药水密封,一直被他系在腰带上,倒没染上大粪。

梁辛又向何瓶子询问了些有关潜身法的运力、转圜的法门,何瓶子老实,一一作答之后,这才猛的想起一件事,撇着嘴问黄瓜:“我这不算泄露本门秘法吧?”

黄瓜摇头道:“没事,咱哥们不说,三哥更不会说,没人知道。”说着,又拧起眉毛瞪着老幺黎咬:“对谁也不许说!”

小胖子黎咬还满脸茫然:“说啥?啥不许说?”

四个娃娃小声嘀咕着,梁辛自己在地上爬来爬去反复苦练,越来越熟练,无论隐蔽、速度还是轻捷,都已经远超何瓶子,直到一个多时辰之后,梁辛才一跃而起,问何瓶子:“我的潜行术,比起你哥哥何没有怎样?”

何瓶子用力点头:“不相上下……”跟着又哭丧着脸,好像谁冤枉了他似的:“不是我教的。”

梁辛仰望天色,四更天,冬日里黎明来的晚,但现在距离天亮也不过还不到两个时辰,他不敢再等下去,先找何瓶子把药水要了过来,在他的指点下,先将用药水把自己涂抹了一遍,跟着拉过来黄瓜,又是一番涂抹。

等忙活完了,梁辛翻手亮出了自己的青衣命牌,低声喝道:“磨牙听令!”高健留下的这两位童子,都是一肚子鬼心眼,不过他们也算是九龙司门下的人,知道这块命牌的厉害,也唯有如此才能约束得住他们俩。果然,磨牙立刻跳起来,大声应诺。

“带着宋瓶子和黎咬出山,乾山西七里外,有个村子,在那里等我!”

磨牙满脸神圣,根本不废话,得令之后转身对着何瓶子、黎咬,一本正经满嘴官腔:“奉梁大人谕令,护送两位下山!”话音落处,三个娃娃撒腿,一溜烟的向着山外逃去……

跟着,梁辛又回头望向孤零零的黄瓜,问道:“你有闻风的本事,追得到何没有的气味么?”

黄瓜用力点头:“离远了难,距离近些,问题不大!”说着,又咧开嘴巴乐了:“一更人二更锣,三更厉鬼四更贼,正好是做贼的时候。”

梁辛把他背在了身上,笑着说:“提起鼻子,开始闻吧!”说话间,七蛊星魂全力元转,向着描金峰纵跃而去。

不多时,梁辛就第二次来到描金峰脚下,此刻距离山门已近,梁辛可不知道根本没人巡山,不敢大意,开始施展刚刚学会的何家潜行术。

不过潜行术在他的施展之下,速度比起何瓶子不知快了多少倍,就好像一条正在逃命的怪蛇,趴伏在地面上,急速而行,却没有一丝声息。

按照梁辛的估计,何没有不敢也不可能从正面上山,当下绕开了描金峰的大路,直接跑到后山,以‘之’字潜行,向上游弋,而黄瓜的闻风之术也着实灵异,上到半山腰之后,就已经嗅出了何没有的味道,不停的指点着,梁辛一路猛爬,越到高处,身下的山崖就越陡峭,到了最后大约百余丈的一段,干脆就变了悬崖。

而乾山道宗的憧憧大殿,就建在这悬崖之上。

描金峰,高千仞,孤峰顶端,宛若一只斜斜探出的巨大石盘,面对无尽大海。

梁辛从后山爬上来,想要进入乾山道宗,便免不了要爬这一段孤崖峭壁,此刻,在他身后便是大海,涛声激荡里,却把天地显得更加寂静了。

悬崖虽然陡峭,但是在海风千万年的吹拂下,被侵蚀出一个个深浅不一的坑窝,同时一道道梁脊横亘,对梁辛来说用潜行术倒尽可应付,又向上爬了几十丈之后,身后的黄瓜面露喜色,低声道:“老大的气味愈发浓厚了,他应该就在附近。他还没进到乾山门宗之内。”

闻言之后,梁辛心里也是一松,低声笑道:“还算你们那个老大懂得些进退!”说着,说着,不再向上攀爬,而是左右游弋起来。

找了一阵,黄瓜终于一拍梁辛的肩膀,同时伸手指向距离他们不远处的一个的石窝,低声道:“就是这里了,老大在里面,错不了!”

石窝大约磨盘大小,是从外面看,深浅也不过三四步的样子,几乎一目了然,根本不可能藏人。可黄瓜说的无比笃定,梁辛也不去多想什么,深吸一口气,快速爬了过去。

等进了石窝,两个人才发现,原来在石窝的斜侧处,有一条足以容人通过的裂隙。两个人对望了一眼,黄瓜小声的说:“老大应该就在后面十余丈的位置。”梁辛也不废话,身子一闪,转入了裂隙。

裂隙蜿蜒曲折,无法看到尽头,但爬了几步之后,两个人都能感觉到,这个自然开裂的山崖缝隙,就好像是一条刻意开凿的密道似的,正蜿蜒斜上,很有可能直接通到东海乾内部。而裂隙外的石窝,只凭眼睛去看,根本就无法发现它还内藏山缝,梁辛也心悦诚服,何没有能找到这里,足见辨风嗅土量地测水的四项异术的神奇了。

可是,让梁辛没想到的是,当他们转过了一道弯梗,眼前裂隙霍然开阔了起来,从自然形成的山峰,变成了被人工开凿出的巨大石洞。

毫无征兆,突然出现在面前的空旷、敞亮,让两个人都是微微一愣,旋即,梁辛只觉得头皮发紧,警兆传来时,他已经背着黄瓜闪电般侧跃闪躲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21章 狗血淋头 下一章:第123章 两大奇门
热门: 44号孩子:一个如同俄罗斯狼一般残酷的故事 三途志 最漫长的那一夜:第二季 鬼吹灯之雌雄双盗 闪灵 匣中失乐 巷说百物语 人间六道之修罗道 半妖司藤 仙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