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1章 狗血淋头

上一章:第120章 赤口毒舌 下一章:第122章 三哥帮忙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天光渐暗,梁辛一路高歌,纵跃下山。

想着朝阳真人脸色铁青,想着乾山长老神情惊恐,梁辛的心里说不出的快乐,不大喊大笑,恐怕胸口都会被憋闷坏。

众叛亲离?只是第一步,梁辛忍不住回头望向描金峰,以后他还会常来!

梁辛越想就越开心,可没想到乐极生悲,一步踏出之后,身体倏然一沉,竟然踏到了一个陷阱上。

只是个普通的陷阱,和猎户设下的落熊井、陷鹿坑没什么区别,说穿了就是挖个大坑之后再用枯叶浮土盖好,一踩上便会陷落。

凭着梁辛的身法和星魂,别说只是个普通的陷阱,就是被扔进火山口里他也有应对的法子,身体轻轻震动,就要跃起,却不料这个陷阱设计的着实巧妙,这边的机关一被触动,头顶落下大网,两旁山石翻滚,四周土石塌下,一眨眼间方圆数十丈之内,各种各样的机关连番发动,大有不把梁辛坑进去便绝不罢休之意。

而且连番的机关发动里,并没有一丝灵元震荡,只有几声不易察觉的机括响动。

即便如此,梁辛冲出去也不费事,不过一转念里,却突然收起了身法,哇呀怪叫一声,假装不敌,跌进了陷阱。

现在他所处的地方,虽然已经快要出山了,但毕竟还是乾山境内。乾山道是名门大宗,真要布置陷阱也会是法阵、剑阵之类的玄门手段,绝不会用这种凡人的机关术。

也没有哪个猎户胆大包天,跑到乾山来下陷阱,万一打死头五彩神牛他们赔得起么……而且这些机关牵连的范围足有几十丈,触一点而引全局,放到凡间门派里也算是了不起的手段了,照着梁辛估计,这样的陷阱,用来对付修士的话,三步之下的低阶弟子还真得被抓住。若是四步以上,有威力强大的法宝和飞剑护身,这种陷阱就只能是个笑话了。

梁辛想到说不定还有凡人要对付东海乾,好奇心起,这才跌进陷阱,想要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人。如果他逞能跳出来,对方吓得不敢露面,凭着他那点灵识,想要找人恐怕还不容易。

甫一掉落陷阱,四下里风声响动,一种小指粗、泛着些香甜气息的白色绳索自动翻起,立刻把他缠了个结实,同时十余根长针从四周的泥土中刺出,稳稳抵住了梁辛的咽喉、肩窝、胸口小腹等要害,还有两根长针从脚下刺出,顶住了他的脚跟,防止他向下用力遁入土中。

扎扎轻响不停,绳索和长针,也都是机括设计。这可让梁辛更惊奇了,这样的手段虽然不如解铃镇上的禁制来的震撼磅礴,但在算计上,精确仔细之处却也毫不逊色。

旋即,一个清脆的童声欢呼:“捉住了!”

另一个略有些粗哑、应该正处变声期的少年声音说道:“先别忙!”话音落处,梁辛就闻到一阵刺鼻的血腥味,跟着周身上下都是一热,哗啦啦的声响里,一桶还是热气腾腾的鲜血泼下来。

梁辛猝不及防,被浇了满头满脸,大声问道:“什么东西?”

清脆的童声,兴高采烈的回答:“黑狗血,专破修士真元!”

梁辛本来就心情不错,又是罪户出身,浑身腌臜倒也不当回事,而上面胡闹的分明还是两个孩子,当下也不生气,只是觉得有些黏糊糊的难受,笑骂道:“那是捉鬼用的,对付修士不好使。”

说着,正想施展星魂破茧而出,不料上面的那个少年又继续道:“再把这些屎尿泼下去,修士最怕污秽。”

梁辛吓了个魂飞天外,暂时顾不得挣脱桎梏,急忙打出了星阵,涟漪勾连护住头顶,跟着两个娃娃就合力把那桶污秽浇下来……只听轰的一声,浊浪倒卷,不仅没有泼下去,反而尽数溅起,两个娃娃在上面哇哇的怪叫着。

星魂流转之下,十几根长针都被震碎,可身上这香喷喷的绳索,竟然能抗住星魂之力,未被崩断,只发出了吱吱的怪响。还被捆缚在绳索中,梁辛就已经跳上了地面,面前两个娃娃满身满脸都是黄白污秽,也看不出长相了,只能从身材判断,一个是六七岁的小胖子,另外一个是十一二岁的结实少年。

两个娃娃见梁辛跳上来,一起惊呼了一声,小胖子一屁股就跌坐在地,那个结实少年赶忙把小兄弟拦在身后,低声道:“你快跑!”小胖子坐着不动,摇头:“绳子还在他身上呢。”

小胖子是财迷,但却无意中提醒了少年,那个少年目光闪烁,正想有所行动,梁辛就笑了起来,全身颤抖,在极小的范围之内施展身法,虽然没有去崩断绳索,却好像变戏法似的,从一层层的省套中钻了出来。

梁辛拎起绳子,琢磨了琢磨,塞进了自己怀里……

两个娃娃目瞪口呆,片刻之后,小的惊呼:“还我绳子!”大的喝问:“这是什么法门?”

梁辛有心问话,可三个人里,一个满头狗血,两个浑身屎尿,微微一转念想起来上山时据此不远有座温泉,当下跨上两步,左手抓着小胖子的衣襟,右手拉住少年的胳膊,正想带着他们去洗澡,不料眼前异变突起!

自己这右手一抓,只听到一声惨叫,竟然把少年的整条胳膊都给拉断了,鲜血喷溅里,少年摔倒在地惨呼痛哭。

梁辛正惊骇的时候,左手上一阵刺痛传来,小胖子的夹袄竟然层层翻转,亮出了无数尖刺,猛的包裹住了他的左手,而小胖子已经金蝉脱壳,光着膀子撒腿就跑。

再回头,右手里那半截胳膊,又变成了一条斑斓的毒蛇,摇头摆尾的向着自己便咬,而少年却完好无损,也跳起来就跑……

刺猬马甲、花斑毒蛇,这些手段自然伤不到梁辛,可猝不及防中也闹了个手忙脚乱。两个娃娃都是肉体凡胎,看样子应该是练过几年功夫,腿脚颇为灵便,但又哪逃得过梁辛的追捕。

可麻烦的是他们两个花样百出,也不知道从哪学来的一身旁门左道,小胖子全身上下,衣服裤子发箍额带甚至脖子上的长命锁,全都是小巧精致的机关禁制,只要一碰就会像被惊醒的蛇子,突然跳起来咬人;而少年的障眼法、脱身术也练得炉火纯青,还有层出不穷的蝎子毒蛇凭空出现……

梁辛忙得满头大汗,足足折腾了小半个时辰,最后小胖子光着屁股再没有一件‘法宝’可用;少年也累得全身乏力放弃了抵抗,梁辛这才夹住他们两个,快步跑到温泉旁边,也不脱衣服,咚的一声跳了进去。

两个小子无力再跑,梁辛也就放开了他们,开始去洗身上的狗血,少年见梁辛没把他们捉到东海乾里去,而是抓着他们来洗澡,神情里有些纳闷,一边洗着一边皱眉不停打量着他。

小胖子折了锐气,但对自己的宝贝绳索还念念不忘,围着梁辛转来转去:“你把绳子还我!”

梁辛专心洗狗血,不理他。

咕噜,一个水泡从温泉下翻起,小胖子没辙了,恨恨的放了个屁,又跑到少年身边,哭丧着脸问:“两个哥哥怎么还不来救咱!”

少年洗干净了,长得粗眉大眼,倒还有几分威风,听到小胖子的话,皱着眉毛摇了摇头:“他们俩怕是出了意外,咱们和这个乾山修士拼命的时候……”

梁辛扑哧一声就乐了,望向少年:“这也算拼命?最多算逃命!”

少年不理他,伸手拉过了小胖子帮他洗头发,继续道:“凭着他俩的本事,从十里之外就能知道咱们遇到了敌人,岂有不救之理?所以我怕,他们俩也出事了。”

梁辛心念一动,问两个娃娃:“十里之外?你们那两个兄弟,一个朝天鼻,一个大耳朵?”

少年微微发愣,小胖子却咦了一声:“你咋知道?”

梁辛继续问:“你们几个,偷偷来乾山?”

少年赶忙伸手去捂小胖子的嘴巴,可还是从指缝里露出了四个字:“你咋知道?”

梁辛哈哈大笑,开口骂道:“黄瓜,磨牙,两个家伙,给我滚出来!”

过不多时,只见两个小厮打扮的童子一溜小跑,笑嘻嘻的来到温泉旁边,对着梁辛躬身施礼:“小人拜见梁爷……不是梁爷,是三哥!”

刚刚小胖子露出了口风,让梁辛猜到他俩的同伙就是黄瓜、磨牙,四个娃娃勾结在一起,偷偷摸摸上乾山不知要干什么勾当。

在随同妖女去清凉泊之前,梁辛把两个童子托付给了程七链子,此刻黄瓜和磨牙是偷着跑来乾山,梁辛也是青衣游骑,两个童子当然不敢出来‘救人’。反正他们也知道,梁辛不会真伤了自己的兄弟。

两个童子被喊破了行藏,不得已现身跑来,站在温泉边上笑的贼眼忒忒,过了一会黄瓜开始脱衣服:“咱跟三哥一起洗洗……”

磨牙也忙不迭的脱衣下水,指着梁辛,对另外两个同伴大声道:“这便是我们以前常说的,梁磨刀,梁三爷,是咱们青衣中的这个!”说着,把大拇指挑的老高,生怕梁辛看不见。

少年的神色惊讶,显然对梁辛这个名字早就如雷贯耳了,愣愣的问道:“不是乾山修士?是、是打死妖僧徒弟,又在镇山逼二国师现身,辩得大国师哑口无言的梁磨刀?”

磨牙得意洋洋,替梁辛回答:“除了我们三哥,还能是谁!”

少年立刻站直了身体,似模似样的抱起双拳:“何瓶子拜见梁爷!”

小胖子也跳起来,捏着拳头:“黎咬也拜见梁三爷!”说话之间,小胖子满脸喜气,全忘了刚才他还冲梁辛放屁来着。

梁辛也不知道是该哭该笑还是该扳脸教训,瞅瞅两个娃娃,又瞧瞧两个童子。

黄瓜眉眼精明,赶忙词不达意的介绍着:“这两个都是咱们门里的人,这是老幺黎咬,是黎家机关术的传人,他爷爷就是黎角。”

梁辛动容,在解铃镇他见过黎角一面,当时黎角已经全身溃烂,没说一两句话便气绝身亡,可他在小镇上留下的机关,却让司天监的大队人马损兵折将,逼得国师弟子以身殉法!

梁辛拉过了小胖子,点点头道:“原来是名门之后,我曾在你爷爷的庇护下,和敌人拼命。”说完,顿了顿又笑道:“难怪你全身上下都是机关。”

小胖子黎咬满脸正经:“家学渊源,自幼苦练。”

见梁辛笑了,四个小子一起松了口气,磨牙指着四人中最大的少年:“何瓶子也是咱的哥们,何家江湖术,这五个字在江湖上也是如雷贯耳呢!他的爹娘也都是九龙司里的大将。”

都是同袍的孩子,梁辛笑着对两个娃娃点头道:“原来是两位小青衣,这可失敬了。”跟着又望向黄瓜和磨牙:“你们两个不是跟着程爷么?”

原来,梁辛赶往镇山之前,程七链子就得了命令,去执行其他任务,他怕两个孩子跟在身边危险,就把他们送到了黎角。

程七链子和黎角在解铃镇配合了十年,彼此知根知底,托请黎家的人来照顾两个童子一阵,他也放心的很。

黎家擅长机关术,何家擅长各种江湖伎俩,这两家都以奇术专擅,闻名江湖,两家之间的关系也融洽的很。黄瓜和磨牙被程七链子送到黎家的时候,正赶上何家来做客,这下子几个娃娃凑到了一起,各有本领有意气相投,干脆一起磕头结拜做了兄弟。

两家大人是江湖出身,见状不仅不怪,反而大笑着称赞。

梁辛看着最大的何瓶子,笑着点头道:“我也是像你这般大小的时候,和别人磕头结拜,不过我可是老幺,你比我强多了。”说话之间,身上的狗血也洗得差不多了,跳出了温泉,又问还泡在水里的四个小子:“上乾山干什么来了?”

黄瓜眨巴眼睛,磨牙目光闪烁,谁也不吭声,梁辛一板脸吓唬他们道:“青衣中逼供的手段,你们是不是没见识过。”

两个童子早就跟梁辛混熟了,不仅不害怕,反而还嬉皮笑脸的,正想开口打马虎眼,不料身旁突然传来了哇的一声大哭,小胖子黎咬光着屁股就扑了上来:“梁三爷,都是我的错,怪不得我哥哥……”

这下可把梁辛跟心疼坏了,赶紧拿黄瓜的衣服裹住小胖子,又干衣中翻出火石,找了些枯枝生起篝火,这才松了口气,笑问:“实话实说,别让我问!”说着,又把黎咬的绳子取出来,虽然舍不得,但实在不好意思抢同事孩子的东西,还给了他。

黎咬老实,也真不用梁辛去问,他就一五一十交代了。

镇山之上,三堂会审,最终变成了朝廷配合着五大三粗,铲除了隐在朝堂中的邪教妖人,这个消息虽然没有对外部公开,可在满朝文武之间早已传遍了,黎、何两家都有人在九龙司中担负要职,自然也得知了结果和审案的过程。

两个国师是邪道上的妖人,这结果固然惊人,可是让黎家更感兴趣的是出现在国师手上的那块奇石:长舌。

黎家的机关术,早已超越了拉弦翻板、暗弩阴火这样的普通手段,最近这几代人已经开始着眼于风、雨、声、光。虽然听起来玄奇离谱,可在解铃镇的密道中,黎角就曾以石刻纹路来抵消声音的共振。

长舌能够记载声音,让黎大当家无比眼馋,恨不得马上要来研究一番,不过,在三堂会审之后,这块石头,以‘事关南阳真人之案’的借口,被东海乾要走去研究了。洪熙宗大方的很,一挥袖子就把石头借给了东海乾。八大天门本来也想染指,可石头事关人家长老的血案凶手,也就没多说什么,反正过上几个月,再让一线天去把石头要来就好。

‘娃娃帮’结拜的时候得了大人的鼓励,本来正手脚发痒想要做出些大事来回报诸位家长的一番‘厚爱’,听说了黎大当家的心意,当下凑到一起商量了几句,就跑上乾山来偷石头了。

黎家就在冀州,距离乾山不过几百里的路程,几个小不点也是刚到乾山不久,黄瓜和磨牙用自己闻风听地的本事,先进山去打探动静,宋瓶子和黎咬等得无聊,就由黎咬出手布了个陷阱,打算捉个乾山道士来问问口供。

梁辛上山的时候,他们还没来,梁辛下山的时候,黎咬刚布置好第一个陷阱。虽然时间仓促,而且动手的仅仅是个七八岁的小娃,这个陷阱就已经威力不小了,足见黎家的手段。

等黎咬结结巴巴的把事情说完,梁辛却有些失神了。

三堂会审,梁辛可以算是大获全胜,而随后,由会审时引发的各种后果纷至沓来,让他应接不暇,到了后来全副的心思又都放在找乾山道报复的事情上,以至让他忽略了这块长舌宝石。

这块宝石是麒麟和尚在苦乃山司所中找到的。对于梁辛而言,苦乃山的司所,藏着太多的秘密,到现在为止,玉匣人头的玄机还没有丝毫线索可言。

长舌在司所中,不外两个原因,其一是它录制了什么重要的留言,被梁一二当成留给后世或者属下的训令,藏在司所中;另一个可能就是,这块石头被梁一二用来监视司所,默默记录了这里发生的一切。

无论是哪个原因,能笃定的是,长舌必然与先祖梁一二有着莫大的关系,这么重要的石头,竟然被梁辛等人给忽略了!

就算无法破解长舌中记录的声音,也不容宝石落在别人手中,特别是乾山道手中。

梁辛长长的吐了口浊气,回过神来,看四兄弟正围成一圈,眼巴巴的望着自己,忍不住又摇头失笑,问道:“谁出的主意?”

别人都不吭声,小胖子黎咬一挺胸,高声回答:“黄瓜!”

黄瓜不怕梁辛,但没想到立刻就被老幺给供出来了,愣了愣才赶忙笑道:“三哥是怕乾山危险吧?照理说乾山道好歹也是九九归一大门宗,不过,前阵子里一场大爆炸让他们元气大伤,现在还能有多少实力,没得事,三哥放心!”

磨牙也从一旁帮忙,操着一口江湖腔:“再说,咱们哥们也是有备而来,我和黄瓜望风放哨,黎咬负责设计些机关陷阱,得手之后好阻挡追兵,偷石头真正要靠的,还是何家名震天下的潜行之术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突然有人从身后,轻轻一拍梁辛的肩膀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20章 赤口毒舌 下一章:第122章 三哥帮忙
热门: 死亡概率2/2 大明铁骨 玻璃之锤 沉默的教室 侯大利刑侦笔记 天舞纪·摩云书院 夜蝉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Ⅱ 湖底女人 华音流韶:风月连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