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章 半个朋友

上一章:第118章 鬼王门徒 下一章:第120章 赤口毒舌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没有了星魂的捣乱,本源如意游走,梁辛疗伤的进境颇为顺利。

而小汐和老叔,在星魂的帮助下,也复原的很快。唯一让人想不到的是,黑白无常的伤势却毫无起色。

这哥俩不会行功运气的法门,根本不知道怎么去调动星魂。要来一颗星魂,纯粹是浪费好东西……好在老叔心地厚道,给两个门徒指点心法,一点点的教他们。

随后的七八天,一路上都平安无事,柳亦苦笑着抱怨:“现在星魂强了,老三的实力突飞猛涨,不用再怕敌人了,可也没人来找事了!”

梁辛身体重伤,可本源并未受创,这几天里已经复原了大半,正狼吞虎咽的吃东西,嘴里都是牛肉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“三堂会审!”曲青石莫名其妙的说出了这四个字,又转头望向了梁辛。

跟着,曲青石看见梁辛正大嘴满塞,露出了个笑容,没忍心再去考教他,径自向下说道:“老三和干爹在会审时露出了身法,足以让五大三粗动容,这才引来了秦孑;会审时,宝石长舌说出了南阳的事情,东海乾自然不会放过咱们……这些事情都有迹可循,咱们本该想到他们会来,可那时,都有些得意忘形了。”

梁辛喝了口水,漱下了食物:“说的是,秦孑来访,朝阳夜袭,看着好像有些突兀,其实都在情理之中,不过……”说着,梁辛叹了口气:“就算提前知道又能怎样,他们还是会找上门来,咱们避不开,也做不出什么有用的应对之策。”

话音刚落,突然一个陌生的声音,从马车之外接口道:“不错,知道了又能怎样,还不是要打。”

声音尖细,仿佛在冰川深处冻了一万年的银针,阴冷的刺入了所有人的耳鼓之中。

对方的声音就在车外,与他们只隔了一道车帘,梁辛不敢贸然冲出去,身子一晃,抬手撕掉了帘子,随即大吃了一惊!

一个瘦骨嶙峋的老头子,正倒悬于车框,双臂抱胸,冷冷的打量着他们。

外面随行的青衣卫,还没有发现异常,大车依旧向前疾驰,根本没有人知道三兄弟已经被人悄无声息的堵在了‘屋’里。

倒悬的老头子,比起草原上的大司巫也毫不逊色,瘦的只剩一层皮,脸色青黑,嘴唇干瘪。脸上根本就没有鼻子,仿佛出生时被人一掌抹掉似的,只有在嘴唇上露出两个圆圆的小孔。另外此人双目狭长,眸子却是妖冶的昏黄颜色!唯独,生了一头茂密乌黑的长发,瀑布般的倒垂下来。

这个姿势,这副长相,哪里还是个人,分明是个蝙蝠精怪。

枯瘦的老头子,不理会三兄弟的愕然,而是看了柳亦一眼,继续着刚才的话题:“这黑胖子蹉跎,先前你们实力不济,各种凶险连番降临;可此有了力气,敌人却不见踪迹。”

说着,他又看了曲青石一眼:“白头发小子却扯到了心思算计上,全本不搭边的两件事。要知,你弱时,万事凶险寸寸杀机,一桩桩变故让你应接不暇,不知何时便会大难临头;可你强时,风也清了云也淡了,敌人也不再现身,一路高歌猛进,什么变故都没有了……”

老头子突然桀桀怪笑了起来:“嘿嘿,这是巧合?巧合个屁,这是天道!羸弱之人,草木都欺;强横之辈,神佛保佑!说到底,天道就是个:欺软怕硬!”

梁辛的心里突然跳出了个念头:只可惜干爹已死,只可惜东篱、红袍不在,否则必然是大大的给他喝一声彩!

小小的一个车棚,自然困不住三兄弟,可这个老头子现身后,并未急着动手,而是唾沫横飞指摘天道,不似个修真高手,更像个愤慨书生。

梁辛和两位义兄对望了一眼,没敢轻举妄动,而是咳嗽了半晌,小心的问道:“前辈是哪位?为何而来?”

老头子再度怪笑了起来:“刚刚还你们还算计着,三堂会审,引来了这个,引来那个,现在怎么又变成了糊涂蛋。老魔头将岸的天下人间重现镇山,小魔头身怀星魂会打北斗星阵……我得到了消息,又怎么可能忍得住不来见见故人。”

天下人间,七蛊星魂,镇山上数千修士无一人认得,可老头子只凭别人转述,就认出了这两项绝学,梁辛的心中猛地一闪念,愕然问道:“你是老蝙蝠!”到现在为止,只有两个人和梁辛提起过此人,一是大司巫,二是干爹将岸,能被这两个人记在心中的人物,又岂是简单之辈。

老头子并不意外,缓缓的点了点头,但因为他倒悬在众人面前,点头这个再平常不过的动作却显得无比怪异:“是老魔头告诉你的?他现在哪里?”

梁辛第一次听到‘老蝙蝠’这三个字,是从大司巫口中,当时大司巫毫不掩饰对他的敌意;而干爹对这个人也不愿多说。由此判断,这头老蝙蝠,肯定是大司巫的仇人,同时也不会是干爹的朋友。

可即便如此,梁辛也不肯隐瞒将岸的死讯,沉声道:“干爹已经辞世,若有事,找我就是了……”

他正说着半截,突然咕咚一声,老蝙蝠竟然从车框上掉了下去!

一眨眼间,老蝙蝠又已扑跃而至,干枯的双手好像铁钳一般,紧紧箍住了梁辛的肩膀,昏黄的眸子变得精光四射,厉声追问:“此话当真,老魔头已死?”

曲青石和柳亦抽刀上前,立刻被梁辛厉声制止。

梁辛对着老蝙蝠缓缓点头:“家父新丧,岂敢妄言。”话音刚落,马车轰然炸裂,老蝙蝠一飞冲天仰头哭啸!肉眼可见的气浪,自啸声之中翻卷而起,向着四下里蔓延快去,转眼里引动滚滚风雷,一眼望去,枯树震颤,鸦雀惊慌,目光所及之处天地皆惊!

一声哭啸,风雷滚荡,久久不曾散去,而老蝙蝠双臂一敛,又闪电般跃到来梁辛身前,沉声道:“说,从头说!”

梁辛也没什么可隐瞒的,强抑着悲怆,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,至于老蝙蝠是敌是友,他此刻根本再懒得去想,从说起土坤腹中与义父只闻声未见面的初遇起,他就已经泪流满面。

说到清凉泊的土坤,老蝙蝠低声呢喃:还以为你已死,原来跑到大虫肚子里去;

说到义父以为梁辛是老蝙蝠的弟子所以不肯收徒,老蝙蝠一副咬牙切齿的仇恨神态;

说到獠牙间指点梁辛悟道,老蝙蝠撇了撇嘴巴:还是那副倒霉脾气;

说到镇山出手,说到给柳亦和还在大司巫处疗伤的青墨保媒,说到最后一战……老蝙蝠跟着梁辛的话,时而怪笑,时而不屑,到了最后那‘舍不得’三个字,老蝙蝠的身体猛的一震,嘴巴紧紧的闭住,可心肺间呛起的那口血,还是从鼻孔里喷了出来。

情形可怕而诡异。

衣袂震风,小汐等人都先后赶来,将老蝙蝠隐隐围拢。

老蝙蝠根本不看他们,身子一晃,又把自己倒悬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上,这才用袖子抹去脸上的血迹,望向梁辛:“将岸是你爹,报仇的事情,怎么打算的。”

梁辛立刻摇摇头:“仇我自己来报,不用前辈操心。”

老蝙蝠发出了一阵咕咕的冷笑:“小娃转错了念头,将岸的仇我决不会管。不过,若是你也不思报仇,我要你受尽苦楚,不光你,还有你所爱之人,关心之人,一个一个不得好死,却偏偏都还死不了。”

老蝙蝠说的话疯疯癫癫,前后矛盾,更难听的很,梁辛翻着怪眼,回答的也不客气:“报仇的事情不用操心,也用不着拿我的家人说事。”说着,顿了顿,不想在这事上继续纠缠下去,岔开了话题:“你和我干爹,到底……”

老蝙蝠大笑了起来:“我与将岸,算是半个朋友!”

柳亦早就看出他不是敌人,不过对‘半个朋友’,还是有些莫名其妙,随口笑问:“哪半个?”

“我这辈子,瞧上眼的人只有一个老魔头,引他为友;不过老魔头,不怎么瞧得起我这头黑蝙蝠。所以,我们两个只算半个朋友!”老蝙蝠的身体,微微晃动了起来,显得怡然自得:“我就他这半个朋友,听说他还活着,巴巴的赶来见他,却闻听噩耗,免不了为他大哭一场,吐一口血!可他一辈子瞧不起我,我自然不会替他报仇。”

这一番道理,说的惊世骇俗,天底下哪有这样交朋友的,好汉子意气相投,磕头盟誓的大有人在,但若是我觉得你不错,你觉得我不好,任谁都会拂袖而去,看不起我拉倒……

三兄弟面面相觑,‘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’这八个字原来不光能用到痴男怨女身上,用来形容老蝙蝠和老魔头也再合适不过。

老蝙蝠却还是美滋滋的晃荡着:“我敢打赌,老魔头死之前绝想不到,他死之后,还有个黑蝙蝠为了他吐一场血!”

梁辛突然觉得胸口窒闷。

这头老蝙蝠,不用说也是天下绝顶的强者。恐怕就连干爹自己也没想到,在他死后,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人物,为他嚎哭呕血!

半个朋友,老蝙蝠的透顶古怪,可这份古怪勾勒出的,却是干爹惊采绝艳!

一个先祖梁一二,一个干爹将岸,梁辛想不出,他们生前时,全盛时,笑傲天下时,究竟是何等模样。

梁辛有些失神,老蝙蝠也不去打扰他,昏黄的目光转动,自下而上,打量着曲青石和柳亦,他刚刚听梁辛说了事情的经过,已经明白了他们的关系:“算起来,你们两个,也是老魔头的义子。”

两个人同时点头:“不错。”

“老魔头欠我一个弟子,本来都是陈年旧事,我也不想再提,不过……现在又变了主意,父债子偿,也算天经地义。”

梁辛一愣,忍不住皱起了眉头,当初将岸以为他是老蝙蝠的传人,所以不肯收他为徒,老蝙蝠现在又说义父当年欠了他一个徒弟。

依着老蝙蝠的修为和性子,自然犯不着跟他们扯谎,这件事里牵扯着千年前的恩怨,梁辛自然猜不透。

倒吊着的笑容,比哭还难看,老蝙蝠也不打算解释,最先望向梁辛:“你身负星魂,本来最合适,可现在七星五主,练歪了,废了!”

跟着,老蝙蝠又望向曲青石:“你的性子虐戾阴鸷,也算是根好苗子,可惜魂魄衰弱,练不了我的本事。”

最后,老蝙蝠把目光放到了柳亦身上:“资质差,根基弱,还有一身肥肉。”说着,又复咕咕怪笑了起来:“不过,我刚刚听说,你未来的媳妇,是草原上那个老鬼的徒弟?这便有趣的很了。”

柳亦浑身肥肉都是一颤,全身戒备的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敢打青墨的主意,老子就拼命!”随即又有些纳闷,补充了一句:“大司巫给青墨疗伤,不是师徒的。”

老蝙蝠做了个不屑的表情:“老鬼要救人,便要把三成的修为移转过去,他一辈子算计,又怎么会做亏本的买卖,你那小媳妇活转回来之后,肯定会被他收做弟子,而且还是挑梁扛旗的衣钵传人。”

三兄弟全都瞪大了眼睛,这样算起来,倒真是青墨的造化了……只是不知道,修炼北荒巫术,用不用‘断灭凡情’。

而更可虑的,眼前这头老蝙蝠,似乎对青墨不怀好意!

回想当初,大司巫一提起来老蝙蝠,就是满脸煞气,恨得咬牙切齿,这两个老怪物之间肯定不是朋友,现在老蝙蝠提到了青墨,梁辛的心也悬起来了,身形晃动间,从小汐、老叔和黑白无常四人身前掠过,将七蛊星魂都收了回来。

先前,老蝙蝠是‘半个朋友’,又是修为绝顶的人物,梁辛根本没想过要打,可现在事关青墨,说不好又要拼命了。

老蝙蝠明白梁辛的意思,摇头笑道:“白费力气,更打错了好人,趁早歇着!”

曲青石也踏上了两步,三兄弟并肩而立,看着老蝙蝠:“总是半句话,烦人的很。”

“我和将岸,算是半个朋友。可和草原上老鬼,却算半个仇人。”老蝙蝠不以为意,嘿嘿的笑道:“以前坑过他一次,老鬼便耿耿于怀,引我生平大仇。他恨我恨得咬碎了牙,我却不当回事,所以,我们俩只能算半个仇人。”

说着,老蝙蝠搓了搓手心:“论起来,大司巫这半个仇人,倒也不算辱没了我,也就留着他了。不过,虽然我不恨他,可一想到以后他的传人,日日夜夜为我的弟子铺被暖床,端茶煮饭……”说到这里,老蝙蝠哈哈大笑了起来,脸上说不出的愉悦开心,伸手指向柳亦:“我便要收你为徒!”

青墨会成为大司巫的徒弟;老蝙蝠要收柳亦做传人;大司巫恨老蝙蝠入骨,却无计可施;老蝙蝠根本不把大司巫的仇恨放在心上,可随便一个心思,眼看着又要把大司巫气个半死……梁辛的脑袋里,已经变成了一锅糨糊,随即又想起了一件事,立刻摇头道:“不行!”说着,一伸手把柳亦拉到了身后。

大司巫曾经提到过一句,老蝙蝠教弟子,会把徒弟当成补品来养,成熟之后再一口吃掉。

老蝙蝠看出了梁辛的想法,略带惊讶的一挑眉毛:“咦,你怎么知道?”跟着又复笑道:“那个老鬼告诉你的吧,放心便好,吃徒弟这事,我也很久没做过了。”

柳亦的目光本来不停在不停的闪烁着,这次沾了媳妇的光,要被老蝙蝠收做弟子,着实有些心动了,突然听到‘吃徒弟’三个字,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都是一缩,脸蛋子立刻黑了。

老蝙蝠还是那副沾沾自喜的样子:“我吃徒弟,确有其事,可是他们被我吃的心甘情愿,怨不得我。”

小汐的额头早起凝起了煞纹,冰冷道:“说的又是什么胡话,连自己的弟子都吃,天下还有谁是你吃不得的。”她的睚眦力已去,可还是习惯性的把左手藏在袖中。

老蝙蝠摇头晃脑:“我收徒弟之前,便以和他们言明了以后的下场,他们却还是心甘情愿的答应,你可知为什么?天大的仇,我替他们报了;无法还的债,我替他们还了;想让爹娘妻儿过好日子却有心无力的,我帮他变得有心又有力!我还传他们本领,让这群苦命人过足纵横天下的瘾头,而最重要的,我应承他们,活满百岁之后,我才去吃!”

说到这里,老蝙蝠顿了顿,声音清淡了下来,目光一一扫过众人:“这样的条件,也算公平了!”

所有人都哑口无言,梁辛自忖,如果自己还是个罪户,被老蝙蝠看上,面对这样的条件,他也会答应的心甘情愿。

跟着,老蝙蝠望向柳亦:“刚才我说要收你为徒,可曾和你提过这些?可曾问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?”

柳亦摇了摇头。老蝙蝠嘿嘿的笑道:“我没问你这些,便没想过要吃你!你的资质太差,修不出什么花样来,吃你也涨不了多少修为的,比起让你去娶大司巫的宝贝徒弟,差得远了!”

柳亦从梁辛的身后走出来,神色从容:“你收我做徒弟,如果只是为了看大司巫的笑话,那就趁早拉倒,这种有名无实的师父我要来做什么。”

老蝙蝠露出了个啼笑皆非的表情:“看上去贼眉鼠眼,目光闪烁,像是个聪明角色,原来却是个草包。”

柳亦才不会和他计较这种没味的话,撇了撇嘴巴,没吭声。

“收个假徒弟?这种小家子气的事情我可做不来,到时候不仅看不到人家的笑话,反而还会被老鬼耻笑。”老蝙蝠又笑了起来,继续道:“娶媳妇的,是正经的西蛮蛊,嫁老公的,是真正的北荒巫,哈哈,事情只有办成这样,才谈得上有趣二字!”

说着,老蝙蝠哈哈大笑了起来,梁辛听到直模棱牙齿,这些年里他见过不少有大神通的怪人,莫名其妙的葫芦、桀骜不驯的东篱、嗜杀成性的宋红袍、唯利是图的大司巫,还有狂放却护短的干爹,可要说道‘邪’,非眼前这头老蝙蝠莫属。

大笑之后,老蝙蝠盯住柳亦,认真道:“你拜师,我传功,从此之后,你便是我的弟子。西蛮蛊法,正统衣钵,放眼天下,独你一人!”说完,老头子愣了愣神,又赶忙补充道:“除了我之外。”

眼看着柳亦就要点头答应,梁辛赶忙跨上一步,望向老蝙蝠:“前辈,容我们商量片刻。”

老蝙蝠倒也没有什么不耐烦,挥了挥手道:“快去快回。”

梁辛唱了句诺,和曲青石一起拉着柳亦跑下官道,找了个僻静的地方。

老蝙蝠收徒弟,听上去是个打便宜,可细想之下,其实是个大凶险。先不提其他的事情,单只两人成亲后,老蝙蝠是一定会把这件事戳穿,去看大司巫的笑话。

依着大司巫那份无情的性子,恐怕抬手就会杀了柳亦,甚至青墨也会被连累。

梁辛能想到的事情,柳亦自然也早就想到了,根本不用他开口,柳亦就低声道:“我与青墨,自幼青梅竹马……”

虽然气氛凝重,梁辛还是没忍住,扑哧一声乐了,曲青石也抽了抽嘴角,最后不仅忍住了笑容,还逼出了一声冷哼。

柳亦也笑了:“青墨于我有心,我受宠若惊,更满心欢喜,这件事,和我们是谁的徒弟,谁要看谁的笑话没有半点关系。”

柳亦盘腿坐到了地上,还是笑呵呵的,可是却岔开了话题:“苦乃山的时候,老二护着我,大洪台上,老三成了气候,柳黑子天生没什么本事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曲青石就淡淡的打断他:“扯这些,无聊的。”

梁辛也呵呵一笑:“当初在矿井,二哥陷进了玉璧,你在打昏我的时候说了一句‘我去拼了,你好自为之’,这句话我一直记得牢。”

柳亦抬头看着两个兄弟,黑夜里更显得他的眸子异常清亮,过了片刻才再度开口:“老三和青墨,听过东篱的课,一旦走漏了风声八大天门便会翻脸;老三是老魔王的传人,正邪两道都容不得;咱们还对上了东海乾……而且,老三应该还想着‘搬山’吧。”

说着,他的笑容又扩大了些:“拜了个把子,结果多出了满天下的仇人!嘿,好歹我是个老大,看着你们拼命自己却只有咬牙着急的份,无聊得很!拜师这件事我主意已定,不用劝了。”

曲青石轻轻的叹了口气,柳亦已经把话说的明明白白,他当然不会再去反对,只是皱眉道:“这件事里,我总觉得还另有古怪。”

梁辛也点点头:“老蝙蝠说的明白,他不光是收徒弟,他是要传西蛮蛊的衣钵给大哥,就只为了看大司巫目瞪口呆,未免有些太……”

柳亦跳起来拍了拍屁股,笑道“管那么多!我就是个凡夫俗子,除了一身肥肉,还能赔掉什么,先学了本事,打架的时候也能动手才是正经!”说着,他打开双臂搭住老二老三的肩膀,揽着他们向外走去,又嘿嘿的低声笑道:“至于大司巫那里,倒不用担心的,老蝙……我那未来的师父,可算错了一件事。”

梁辛有些不明所以,皱眉道:“什么事?”

柳亦见他不明事理,皱眉撇嘴,最后狠狠一跺脚,低声道:“青墨是大小姐出身,又去东海乾当了好几年神仙。再说我柳亦,一个人闯荡多年,提刀杀人捻针缝补……成亲之后,那点家务活谁去干,还用说么?”

就连曲青石也没想过这一层,与梁辛愕然对望,片刻后三兄弟一起哈哈大笑。

老蝙蝠要是知道,他唯一一个舍不得吃的徒弟、未来的衣钵传人,成亲之后日日夜夜为大司巫的传人铺被暖床,端茶煮饭……如此算来,倒是大司巫打赢了这一仗。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18章 鬼王门徒 下一章:第120章 赤口毒舌
热门: 嗜血法医·第4季·终结游戏 焚香论剑篇 捉鬼记 失踪的专列 罪瘾者 血之罪 大器宗 黎明之鹰 加贺系列1:毕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