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章 凶险自知

上一章:第116章 鬼王驾到 下一章:第118章 鬼王门徒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不过一会功夫,睚眦手就将老叔绝大部分修为‘抢’到了小汐的身体里。如此一来,不仅老叔的气力大衰,小汐也活不过一时三刻了!

睚眦手虽然能趁着老叔失神,将他的阴修丧力抢走,可老叔的力量,根本就不是凡人能够使用的,它们被抢的时候,因为风习习的弹压所以无法反抗,但是在进入了小汐体内之后,立刻开始兴风作浪,与睚眦之力打成了一团。

两股力量都是玄机初阶,对抗之下,无异于两个五步高手,正通过小汐的身体来比拼修为,小汐又如何受得了?照这样下去,用不了多少时间她就会内伤丧命。

庄不周和宋恭谨受阴气所趋,跳出来救‘主’,也陷在了睚眦手之中,盘踞在身体中的那点少得可怜的阴煞之气,也被小汐夺走。

这也不是什么好事,他们两人体内的煞气,早就和纯阳生机纠缠成了一团,因为无法剥离所以被一股脑的抢走,眼看着两人出气多进气少,就快从假无常变成真死人了。

一群人全都摔到地上,小汐的脸色殷红如血,青色的血脉贲张,好像蛛网似的爬满了她的脸膛;老叔的神色虚弱,双目紧闭,就连那枚硕大的金钱斑都已变得青黑暗淡;庄、宋二人则浑身抽搐,口吐白沫!

梁辛的七蛊星魂也被抢走了,可因为他身怀‘帝星紫薇’,‘北斗’虽然在外,依旧和他呼应着。

随即梁辛惊愕的发现,在小汐身体中的七蛊星魂,不仅没有被睚眦之力碾死,反而……疯狂的壮大了起来。

在片刻的失神之后,梁辛霍然开朗,这才挥手拦住了想要上前救援的熊大维等人。

他的七蛊星魂,会抢夺真元为己用,当初他那四分之三还未及炼化的恶土之力,就被七只星魂给瓜分掉了。

不过大司巫曾经说过,这种‘夺力’,必须是无主的真元。修士的真元都有自己的元神控制,所以平时里星魂几乎没机会去夺力。

可现在却是个极大的意外,那些阴修鬼力,在风习习的体内时是有主的力量,星魂奈何不得;可鬼力被睚眦手抢到小汐体内之后,就和当初梁辛那些还没来得及炼化的恶土之力一样,变成存于小汐体内、但却不属于小汐的‘无主’之力。

睚眦之力与阴修丧力争斗不休。至于庄、送两人那点裹杂了生机的阴气,早就被鬼王阴力同化掉了。

七蛊星魂进入小汐的身体之后立刻活跃了起来,一头扎进了那团鬼力之中。星魂每旋转一周,便会将一部分鬼力收为己用。

而那些鬼力也出乎意料的配合,仿佛变成了等待着将军来统领的部队,暂时停止了与睚眦力的拼斗,层层收缩,不断融入星魂之中。

这样一来,两股巨力的争斗平缓了许多,小汐身体中的压力大减,不至立刻丧命;而鬼力现在渐渐归于星魂统领,这等于老叔遗失的钱,又被梁辛给捡到了,等一切恢复之后再想办法还回去就好了,不管怎么说,也比着光丢不捡强。

至于庄不周和宋恭谨,梁辛已经把他们哥俩忘了。

不过,让梁辛有些想不通的是,星魂和阴修丧力之间,根本没有一点排斥,融合的无比自然。

七蛊星魂最初的力道,来自玉石双煞。

苦乃山的玉璧和石脉,是土行灵精,后来又吸收了天地间的阴戾之气,成了可怕的精怪。它们的力量,是土行元基被戾气侵染之后得以成形。

而老叔的隐修丧力得来的过程,却刚好相反。梁风习习本是小鬼,每日里积攒世间阴气,最后在苦乃山阴眼修炼大成,他的力量,是阴丧元基,又被土煞之力洗炼而成。

玉石双煞的本源,和梁风习习的修为,都是土性与阴元融合,虽然成形的步骤截然相反,但最终得到的力量却是相同的。

所以这两股不同源不同宗但却同质的丧力,在融合上无比的顺畅!

七蛊星魂飞快的旋转着,把越来越多的鬼力化为己用。

此刻只有梁辛还是清醒的,他也不敢稍动,保持着现在的姿势,四个人七只手抓在一起按住老叔的肩膀。

就连梁辛自己都不知道,他这个以防万一的举动,救下的是庄不周和宋恭谨两条性命!

庄、宋两人的生气和阴气纠缠成一团,被睚眦手一股脑夺走,本来已经活不了了,但就因为手手相连,他们的生气虽然离体,但生机未断。魂魄里还能勉强通过手指感受到自家生气的存在,虽然离着有点远,但还能勉强活下去……

老叔的修为深厚,七蛊星魂‘收编’的虽然顺利,也花了整整两天两夜的功夫,此刻,梁辛的‘北斗’已经强大到从前他根本无法想象的地步,缓缓旋转之下,流转出浑厚的阴丧之力,稳稳抵住了睚眦力的进攻。

这两天里,小汐和老叔也都已经苏醒,正闭目养神,他们两个,一个是‘战场’,一个是‘失主’,现在都能感到新的七蛊星魂正式成型,不约而同的睁开了眼睛,望向梁辛道:“成了!”

梁辛微微点头,但是双手却抓的更紧了,对着二人道:“我有个想法,也许……能救小汐!”

小汐没说话,她体内的巨力抗衡虽然平缓,但依旧让她难以消受,老叔却眼睛一亮,根本不问梁辛的办法,就直接说道:“那就快试试!”说完,顿了顿,又皱眉问道:“不会伤到你自己吧?”

梁辛没直接回答,而是摇头敷衍着:“没事的,老叔放心。”

这时,小汐从一旁咬着牙,低声道:“别冒险!”

梁辛在心中苦笑,岂止是冒险啊,简直是拼命!

七蛊星魂已经将阴修丧力全部吸收,在梁辛的指挥下只守不攻,无意再战;可‘睚眦力,见必夺’一旦被它缠上,就是个不死不休的局面,明明打不过星魂,却还不停的冲击、纠缠。

现在的星魂已经今非昔比,列阵之下,足以剿灭睚眦力,可在哪里剿灭?梁辛面临着两个选择,一是马上发动攻击,把战场摆在小汐的身体中,最后小汐死、睚眦灭,星魂还能不能收回来就不好说了,以前可都是在活人之间流转的。可梁辛绝对不会有事;

第二个选择就是把星魂引回自己的身体,睚眦力必然追过来接着‘夺’。

将战场摆在自己的身体中,把睚眦力引入自己的身体,在反击、围剿,小汐很可能由此获救,可要命的是,梁老三的身体也就那么回事,睚眦和星魂真要是较量起来,冒的风险极大。

这个事情,梁辛已经想了两天两夜,早就打定了主意,对着小汐咧开嘴巴,笑了。

小汐身体虚弱,脸色苍白,却也回报了他一个微笑,一如当初策马解铃镇时,好看的很。

梁辛转头望向老叔,梁风习习却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,抬手压住了那团按着自己肩膀的手:“不许松开,我要亲眼‘看’着!”

现在众人肌肤相触,老叔怕他们拿开手之后,自己就失去了与丧力的感应,他隐隐猜到梁辛要冒险,虽然帮不上什么忙,但一定要亲身感受。

“另外,你那两位朋友,如果松手的话,立刻就会死。”风习习是小鬼出身,对魂魄的了解比其他人都要清楚,他能明白庄、宋两人现在的处境。

梁辛的目光闪烁,立刻就开始动歪脑筋,如果把星魂引到黑白无常的身体呢?跟着又笑摇摇头,两位掌柜的都是凡夫俗子,两股巨力一过去,恐怕还没开打他们就死了,还是别连累他们了。

当下深吸了一口气,又望向了这两天里始终守在一旁的两位义兄。

曲青石和柳亦早就醒来了,迎上梁辛的目光之后,微微点头。

再对小汐一笑,梁辛双手更加用力,握紧了她的左手,随即心念流转,唤回七蛊星魂。

‘北斗’听到了主人的召唤,开始后撤,果然,睚眦之力立刻来了精神,穷追不舍。梁辛屏息凝神,专心指挥着星魂后退,沿着小汐的手退回到自己的身体。

睚眦力也随之而来,甫一进入自己的身体,梁辛就感觉到一股凶狠的力量,肆无忌惮、横冲直闯,所过之处仿佛自己的血脉中流淌的都变成了‘闷倒驴’。

七蛊星魂回到身体中,在主人的指挥下,也并不急于反击,而是缓缓流转护住了要害。

越来越多的睚眦之力侵了过来,就像一群贪婪的食人鱼,磨着锋利的牙齿,围住七道星魂四下游走,时不时便要冲过来咬上一口。

小汐已经受了不轻的伤,煎熬中顾不上多想什么,只是不明白梁辛在做什么,勉强撑开清亮的眸子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风习习也看不懂梁辛的想法,但是分明感受着大片的睚眦之力已经涌入他的身体,急的咬牙切齿,也异口同声的问出了同样的四个字:“怎么回事?”

梁辛却哈的大笑了一声,心念陡转,七蛊星魂霍然撑开,彼此呼应、转动,展开七星转圜的阵势,狠狠扑向了睚眦力!

两股力量都是五步初阶,可七星列阵威力平添了几倍,原先汹涌霸道、看上去威风凛凛的睚眦力被打了个四分五裂,转眼溃散。

而小汐的身体中,还有着雄浑而天性凶狠的睚眦之力,源源不断的涌入梁辛的体内,一转眼间,同样虐戾、却一正一邪的两股力量,在梁辛的身体中大打出手。

梁辛只觉得,自己的脑袋、脖颈、胸口、小腹乃至四肢百骸,都好像被人强行塞进了一千只大闸蟹,处处剧痛,仿佛抽筋剥皮、仿佛煮血烹肉、仿佛炼骨抽髓!

星魂斗睚眦,甫一开战便生死相搏,而其间的情形,也根本不是梁辛想的那样。

睚眦之力,是小汐与生俱来的力量,可是随着这股力量的渐渐强大,已经不再受小汐的控制,说穿了,它已经独立出来,不过还寄居在小汐的身体中。它没有主人,没有意识,完全依照本能行事。

这也是一股无主之力!

对于无主之力,星魂向来是敬谢不敏的,只不过,星魂属阴,睚眦属阳,算是天生的对头,星魂想要将其同化,比着单纯的击溃、驱赶它们,又要艰难上许多,随之而来的恶斗也更激烈得多。

在两天之前,星魂被夺走时,如果小汐体内没有老叔的阴修丧力,阴阳相克之下,恐很快就会被睚眦力碾碎。但当时小汐的身体里,先有老叔的丧力,星魂随后进入小汐体内,这就逆转了形势。

现在,星魂列阵之下,磨刀霍霍,反而把睚眦力当成了珍馐大补。

剧烈的争夺中,梁辛额头青筋迸现,双眼布满了血丝,全靠着自己这副血肉之躯来撑,却死死压住本源,不敢让它出来帮忙,否则再真气岔路、走火入魔就更没活路了。

小汐和风习习各自大惊失色,想问却又不知该怎么问,眼睛也渐渐的红了,就在这时,围成一团的几个人,脑子里同时爆发出轰的一声闷响,梁辛更是怒喝了一声!

北斗为臣,紫薇为君,七蛊星魂早在进入梁辛身体的那天起,就已经奉他的本源为主,此刻梁辛的身体即将坚持不住,星魂的本能里绝不容这样的事情发生,竟然猛的崩裂开来,一下子将北斗转圜的阵型扩大了数倍,把战场从梁辛的身体里,扩展到了他们五个人的身体中!

星魂一散开,和它们纠缠不休的睚眦之力也随之四散,进入了所有人的身体,彼此间依旧缠斗不休。

这些事情,梁辛没料到,更控制不了,几乎瞪爆了自己的眼珠!

虽然心地不错,可打从心眼里说:危急之下,庄、宋二人无奈舍掉;自己为了小汐拼命,失败了大不了同生共死;可老叔不能有事啊……

可风习习却在笑,终于能帮小主人分担一些了!

战场扩大了几倍,星魂依旧压着北斗的阵位,同时还在不停的流转着,不停的从五个人的身体中移转、换位,速度越来越快,对睚眦之力的镇压、剿灭也愈发的有力了。

始终在守在旁边的曲青石,先是见梁辛痛苦万分,随即五个人都身体颤抖,虽然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也能明白,这些同伴正在合力的分担着某种可怕的压力,当机立断的喝令道:“联手!”话音落处,他和柳亦的手,已经同时按到了梁辛等人的手上,想要帮梁辛等人分担一些。

可两位兄长的手,才刚刚碰到庄不周的手背,便又和上次一样,巨大的力量跌宕而起,把他们狠狠弹飞!

现在的七蛊星魂,融合了梁辛、老叔、黑白无常和小汐的力道,于它们而言,这五个人的身体都是自己的地盘,所以流转大阵时,只以这五个人的身体为媒,不肯接受外来者,其他人帮不上什么忙。

小汐重伤,两位掌柜是平凡人,按道理讲,战场扩大之后,这三个人必死无疑,凭着他们的身体,根本承担不了五分之一的战场,可梁辛在环视之下,三个人虽然脸色苍白神情痛苦,可都还能坚持。

星魂无智,都是在依照着本能行事,他们扩大阵法,是为了保住‘君王’的身体,而其他四个人,也都是他们的地盘,如果不到万不得已,自然不舍得去摧毁他们。

所以此刻,虽然星阵在五个人之间转圜不休,可真正的征伐之处,被星魂摆在了老叔的身体中。

风习习是鬼王,纵然修为不在,但身体却异常结实,而且他是阴丧之身,两股恶力象征对他的伤害,要比血肉之躯小得多。

如果没有梁风习习,所有人都活不成!

两股力量的争斗,主战场在老叔的身体中,另外还有小股的杀伐分别在梁辛与小汐体内,至于黑白无常,只不过是星魂用来转圜阵法的所在,即便有睚眦力在此攻击,他们也不予理睬。

事情的发展,远远超出了梁辛的预计,他的脑子已经彻底乱套了,也只有忍着、盼着、等着星魂尽快拿下睚眦之力。

每一刻都变得冗长而无尽,这些年里,梁辛的历经凶险迭起、悲喜交加,可从没有想现在这样,觉得时间如此漫长,漫长到恨不得马上死掉。

天亮天黑,羊角脆愁眉苦脸,守在主人身边,睡了、醒来……梁辛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竟然在这漫长的痛苦里,走神了。

的确是走神了,可是脑子里想的是什么,他自己也不清楚,有时是丑娘,有时是干爹,有时是葫芦和青墨,甚至还有目眦尽裂的千煌和尚。

炼狱般的痛苦,一直又持续了整整七天七夜!终于,睚眦之力被彻底降服,被同化、融入了星魂之中。

小汐左臂的鳞片,已经彻底消失了,皮肤白皙,略略欠了些红润。小汐对着梁辛微笑点头,可还没说话,眼圈突然就红了,犹豫着,最终还是感慨道:“不用死了,好得很!”随即又像梁辛认真的点点头:“多亏你!”

梁辛还没说话,柳亦就大笑起来:“这就对了,一家人,不说谢!”

小汐琢磨了一下,转头望向柳亦,对这他轻轻道:“谢谢你。”

要不是浑身散架似的疼痛,梁辛真想大笑一场!

星魂在几个人的身体中,缓缓流转着,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,恨不得能再找出些新敌人来杀一杀。又过了一阵,到最后,当星魂趴伏不动的时候,又让梁辛大大的吃了一惊!

意外一个接着一个,梁辛都有点烦了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16章 鬼王驾到 下一章:第118章 鬼王门徒
热门: 刀尖:刀之阳面 四大门 伦敦罪:奥运惊魂 杀手的悲歌 天崩 绝顶 七种武器2:碧玉刀·多情环 鬼眼新娘 三十九级台阶 冰岛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