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4章 丹凤朝阳

上一章:第113章 事事有趣 下一章:第115章 这一天里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一车四个人,三个满腹心事,梁辛谁也不敢打扰,老实巴交的抱过羊角脆,拍着小猴的脑袋哄它睡觉。

将岸这一番思索,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,总算回过了神来,开口问道:“磨刀儿,为父的‘天下人间’,为何凡人不能学?”

梁辛想也不想,立刻回答:“凡人虽然没有道心,但是也没有基础真元,身体的强度达不到要求。”

将岸点点头,继续问道:“不提天下人间,只提这第一阶段的身法呢?凡人能不能学?”

梁辛这次琢磨了一下,才开口:“单说身法的话,也是学不到的。”

将岸所创的独门身法,在最初时要依靠的,是身体对外界的敏锐感觉。

梁辛能练成这种身法,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他曾经有过五年的练气基础。修习土行心法的时候,真元流转,梁辛的身体也得以改造,在很大程度,他对外界感知的敏锐也得以提高。

同样是在千煌的雷云之下,梁辛能施展身法从容应对,是因为天雷未成型时,他的身体就已经有了感觉,继而本能的去躲避;可如果是普通人,身体就算再怎么本能、协调,无法提前感觉天雷线路,也只有死路一条。

将岸点头:“不错,就是这个道理了。可是,如果有一种法子,能把身体对外界的感觉提升起来的话……”

协调、本能的反应是可以训练的,但身体对外界的感知与生俱来,想要提高就非得修真不可。

梁辛眼睛一亮:“如果能有这样的法子,您老的身法,天下凡人,人人可学!”

将岸却摇了摇头,笑容里有些残忍:“我这法子是刚刚想出来的,就算真有用,也不是普通人能学到的!”说着,伸手撩开马车的侧帘,伸手对正在马车侧前方纵马疾驰的聋子青衣指指点点,笑道:“回头,回头……”

老魔头指的青衣正是熊大维,熊大维跑在他们前面,耳朵又聋了,听不到身后的动静,根本不回头,自顾自的催马前行。

将岸说了七八声回头,笃定的笑容渐渐僵硬……梁辛也把脑袋伸出来,看着熊大维的背影,对着干爹呵呵笑道:“熊大维听不到的,您老到底干啥呢?”

老魔头神色尴尬,冷哼道:“他何止听不到,他还是个十足笨蛋!”

梁辛替熊大维冤枉:“可不能这么说,这几个青衣都是真正的好汉子……”他的话还没说完,前面的熊大维突然转回头,神色间有些疑惑,随即放慢了速度,与梁辛并排,操着模糊而生硬的语调:“大人找我有事?”

将岸霍然发出一阵痛快无比的大笑声,梁辛却更糊涂了:“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说你?”

这便是身体的敏感了!

不光是机敏警觉的青衣,就连普通人,有时走在街上,也会莫名其妙的感觉身后有人注视他。熊大维听不到声音,但是能感觉到背后正有人在看他、议论他,这才回过头来。

大笑声中,将岸对着熊大维挥挥手,示意没事,拉着梁辛一起缩回脑袋:“刚才咱们和秦孑说话的时候,有一匹拉车的马,不耐烦的跺了几下蹄子,四个聋子青衣几乎同时回头看了一眼,这件事落在我眼里,就变得有趣了。你说,他们是感到了蹄子砸地的震动,还是感到了马儿的焦躁?”

说着,将岸又笑了起来:“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们不用耳朵,只靠身体的感觉,就发现了身后的动静!”

柳亦的反应最快,眉毛一挑,追问道:“您是说,因为聋了,所以身体变得敏感了?”

曲青石的眼睛,习惯性的眯了起来,梁辛有事没事总喜欢眯眼睛也是和他学的:“这几个青衣都是我的部下,为人本来就机警的很,手上的功夫也很不错。”说着,侧头看了看柳亦,认真的说:“都比你能打!”

最初兔几丘上百多名青衣,人人都是曲青石的心腹爱将,毫不夸张的说,他们都是从鄞州数千人字青衣中挑出来的精锐。而最后,这群精锐也只剩下了六个。

熊大维等人能活到最后,靠的绝不单单是运气。

柳亦笑的挺厚道,舅舅说啥就是啥。

将岸点点头:“这便是了,自幼习武,为人机警,底子本来就不错,耳朵聋了之后,身体的感觉更容易被调动,只不过……还不够!”

梁辛现在已经明白义父的意思了,满脸都是苦笑:“还不够,光耳朵聋了还不够!”

将岸点了点头:“想要彻底把身体的感觉提升上来,还要刺瞎双眼、用火炭将鼻孔烫实,所以说,我的这个法子,也不是普通人能学到的。”

这么残忍的办法,就算熊大维同意,梁辛也不会答应,皱眉道:“要是用黑布蒙上眼睛,用竹夹夹住鼻子……”不等他说完,将岸就摇头道:“不行,如果眼睛鼻子还在,即便蒙住,主人也会情不自禁的去依赖,明知道看不见,仍旧会使劲去看,身体的感觉还是无法得到锻炼,没用的。”

而柳亦也一本正经的开口:“老三,照你的法子,以后你手下这六大高手,头戴黑布,鼻挂竹夹,杀气腾腾的一出场……”柳亦再也说不下去了,捂住肚子哈哈大笑。

曲青石正准备郑重开口,结果也没忍住笑了起来,这种笑话就怕去想,现在曲青石几乎已经看到了壮得像堵墙似的熊大维,按照梁辛的打扮时出场的样子,笑的愈发不可收拾了。

直到半晌之后,曲青石才勉强止住笑声,对梁辛父子道:“我在鄞州做佥事的时候,听说草原巫士之中,有人会一种叫做‘催眠’的奇术,受术者会完全依照巫士所言,去做任何事。”

一经提醒,将岸也想起了这门奇术,一拍大腿,笑道:“不错!把这个给忘了,可以找巫士帮忙,催眠了那几个青衣,让他们以为自己没有了眼睛、鼻子,等练成身法之后,才解开法术。”

梁辛不知道这种神奇的本事,不过义父和二哥的话,他无比信任,熊大维等六个青衣和他一路拼杀肝胆相照,以后都跟在自己身边,如果学会了义父的身法,好处不言而喻。

大喜之下,梁辛把熊大维唤到车里,仔细的把事情说了一遍,熊大维的脸上,先是惊愕,随后而向往,最后尽数变成了浓浓的喜悦!

梁辛在大洪台上对抗修士雷法,这件事当时就从青衣之间传开了,熊大维本来还以为梁辛施展的是什么仙家本领,没想到自己也有机会学,心里高兴的快要炸开了,别说只是被‘催眠’,就算真的要刺眼、塞鼻,熊大维没准都会答应下来。

干爹想出来的法子,到底能不能管用还是个未知之数,熊大维等人都是人间精锐,刚好被用来做这个实验,即便不成功,也不会有什么损失。

此刻已经到了半夜三更,这一夜里,大哥定亲、二哥恢复有望、老爹又研究出来凡人修习‘本能身法’的窍门,聋子青衣有机会修习惊人身法,人人都有喜事,梁辛纯粹是个跟着傻笑的,却打从心眼里那么开心!

两位义兄,一个干爹,梁辛这一辈子里‘最重要的三个男人’齐聚于此,开心欢笑,谁都没了睡意,柳亦更是来了精神,拉着众人海阔天空的胡聊,小小的车厢里,常常爆起一阵粗豪的大笑。

马蹄隆隆,车辕震动,一行人连夜而行,说笑里,不知不觉的又过去了一个多时辰,官道两旁渐渐弥漫起了些薄雾,正是黎明之前,黑暗最浓稠的时候。

随即,天亮了。

不是黎明破晓的微光,而是一瞬间,炽烈的金色光芒,陡然将夜空冲了个粉碎!

强光乍起,马匹与随行的青衣视力被夺,呵斥与嘶鸣中车队急停。

梁辛苦笑摇头,这一路还真是忙了,事情始终不断。

将岸冷笑着嘟囔着骂了句:“上不得台面的东西!”当先下车。其他人都跟在义父的身后。

距离车队不远处,半空里正静静飘浮着三十多个蓝袍道士,梁辛一见之下就皱起了眉头,看打扮就知道,都是东海乾的弟子。

乾山道宗,以观日而悟道,修持的心法叫做‘旭日东升’,一经施展不仅威力惊人,更伴有煌煌的烈日金光,此刻,每个东海乾的弟子都将飞剑悬在头顶,飞剑上,正绽放着璀璨的金光,仿佛几十盏小太阳,方圆数十里都被照得雪亮。

东海乾的掌门、曾经在大洪台上见过的朝阳真人,在队伍的最前端,正背负双手看着梁辛。

朝阳带来的大都是中年弟子,那几个和他一起上大洪台审案的长老都不在队伍中。另外,还有两个十岁出头的娃娃跟在朝阳身边,异常醒目。

两个娃娃长得几乎一摸一样,都是俗家打扮,好像从小没吃过饱饭似的,面黄肌瘦,脑袋大脖子细,但是发育得还有些早,嘴唇上已经长了一层又黑又细的绒毛、细脖子上突出了个巨大的喉结,看上去着实丑陋。

曲青石上下打量着朝阳,阴测测的开口了:“阴魂不散,怎么又追来了。”柳亦也同时笑道:“官司都打完了,你们这是……赔礼道歉来了?”

朝阳真人似乎也觉得柳亦的笑话好笑,露出了个笑容:“观日台的确不是你们炸得,老道就算再怎么愚笨,这一点也能看的清楚。这次赶来,是为了另一件事,不可弄混了。”

曲青石冷哼:“罗嗦了,直说。”

朝阳挑了下眉毛,笑容不变,神情却迅速冰冷了,淡淡的说出了两个字:“南阳。”

柳亦哈哈大笑,摇晃着又黑又圆的脑袋:“这可麻烦了,你要非诬陷我们,大不了咱们现在回浩荡台,再打一场三堂会审,趁着修真道上的诸位都还没走远,赶紧给叫回来……”

朝阳缓缓的摇头:“现在没人给你们审案子,更没人和你们打官司,那块‘长舌’里说的事情便足够了,南阳师弟的死和你们脱不开关系,有没有证据都一样。”

朝阳顿了顿,才继续道:“曲青石、柳亦,你们两个必死无疑,没的商量,不过……”说着,他伸出了两根手指:“说出两件事,你们的那些同伴,都可以离开。第一件事,南阳被人撕成了两片,凭你们办不到,出手杀他的究竟是谁;第二件事,忤逆贼曲青墨现在哪里。”

柳亦本来正想骂回去,可一听到朝阳以同伴做要挟,就黑着脸孔闭上了嘴巴,曲青石也皱了下眉头。

说完,朝阳又望向了梁辛和将岸,语调和气:“杀人偿命,天经地义。贫道自问站在理字上,贤父子是世外高人,还请分辨是非,把持公道。”

这一句话,朝阳已经把梁辛父子放到了‘曲柳同伴’之外。

梁辛和义父在大洪台上表现惊人,朝阳怕他们身后还有什么势力,此刻虽然有把握对付他们,但也不想节外生枝,这一客气话总是要说的,如果梁辛父子不走,翻脸动手之后,再有谁追究起来,东海乾也有话说。

梁辛撇嘴,回答的情真意切:“南阳是我杀的,青墨也让我给打死了,找我就行了。”

将岸则嘿嘿的笑了起来,抬头望向半空里的朝阳:“待会,你得死。还有你、你、你……”老魔头一边说着,一边随手对着天上乱指,一会功夫就把东海乾众人全都指点了一遍。

柳亦错动脚步,走到将岸跟前,呵呵的笑道:“老干爹,当年咱们和梁辛一起磕头,结拜时说过打架谁也不许先跑,我们哥俩有事他留下是应该的,可您老……这个阵仗,我们哥仨也未必应付不来。”

梁辛和曲青石也一起点头,可还没说话,就被老魔头瞪了回去,随即老魔头斜忒着柳亦:“什么意思?要不我现在也和你们拜个把子!”说着,老头子咳嗽了起来,看样子是真生气了。

三兄弟吓了一跳,赶紧假模假式的去给老头捶背,同时面面相觑,都笑了。

朝阳看上去耐心极好,一直等三兄弟笑过之后,才再度开口,先望着梁辛:“不走?”

梁辛摇头,朝阳又望向曲青石:“不说?”

曲青石都懒得看他。

朝阳霍然发出了一声大笑,笑声响起时,在他身后的那些弟子同时捏起剑诀,几十柄飞剑同时发出一声惊鸣,汇合至一处时,竟然变成了一阵嘹亮的神凤啼叫!

先前无限的啰嗦,而动手时却只是一笑,凤啼之下,漫天金光霍然流转,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乾山道掌门身上,朝阳真人双臂扩张,大袖摇摆下,赫然化作一头流金凤凰,向着地面急冲而至!

朝阳真人当然不是真的变成了凤凰,而是包裹在他身上的金光凝化成丹凤之形。

乾山道宗的镇山法阵:丹凤朝阳。

跟随掌门而来的乾山弟子,修为全部处在海天境大成,一共三十三人,为的就是能发动这道法阵。而最终凝结阵眼的朝阳老道,本身修为已经到了玄机境大成的顶点,这一道丹凤朝阳之下,便是千煌和尚也只有逃命的份。

乾山道一出手,老魔头将岸也大笑了一声,一步踏出挡在正要跃住了正要跃起的梁辛,跟着抬起双手,接踵三拳砸向天空。

冲到众人近前的丹凤,甫一陷入老魔头的拳风,激鸣声便戛然而止,急冲的身形也随之凝滞,煌煌的金凤好像变成呆头大鹅,满身金光也变成了傻气……

义兄、青衣等人乍见将岸大发神威,全都又惊又喜,唯独梁辛心里惴惴不安。他想不通,义父哪里来的力气,居然能再发动一次天下人间;而依着义父的脾气,既然能打,先前根本就不会和东海乾废话,更不会等敌人先动手。

丹凤陷在义父的‘天下人间’中,看上去虽然凝滞呆傻,但内中真元鼓荡,正在竭尽全力想要突破将岸的神通,梁辛顾不上多想,叱喝中高高跃起,快如鬼魅扑向敌人。半空里三十多个东海乾弟子,只要他击溃一人,敌人的阵法便不攻自破。

东海乾的一众弟子都在全力催动法阵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梁辛扑过来,可就在梁辛已经扬起双拳,正要攻入敌阵时,耳旁突然传来了两声怪叫:“杀人么?我帮你!”

先前跟着朝阳真人身边的两个丑娃娃,毫无征兆,同时出现在梁辛身边,异口同声的对他怪笑。

他们的嗓音正是变声的时候,像极了公鸭的怪叫,说话之间,两个丑娃娃各自抬手,竟然真的将梁辛面前的两个东海乾弟子,给打死了。

两个娃娃的右手,都捏成鹤凿,指尖各自扣着一枚小小的黑色法印,被击中的乾山弟子七窍迸血,身子一软从半空摔落。

梁辛吃了一惊,情不自禁的后退两丈,他一直在防着两个丑娃娃会动手,可却没想到,他们杀的居然是乾山弟子。

死了弟子,三三之数不足,按理说阵法已破,可金光丹凤却并没有消失,相反,在金光中又多出了一道血色流转,虽然依旧不能稍动,可爆发出的挣扎之力却更大了。

两个娃娃一起笑着,干瘦的身体来回纵跃,一起对梁辛道:“我们帮你把他们都杀了!”只一句话的功夫,东海乾的三十三名弟子,全都被他们杀了个干净!

梁辛不会飞,冲到半空全凭纵跃,现在已经落回到地面,眯着双眼盯住了丑娃娃。

天地之间,没有了一丝声息,突然出手的丑娃娃,转眼死绝的东海弟子,还有……已经洗去金光,换而满身血色长翎的丹凤!

丹凤的双翅已经开始微微颤抖,眼看挣脱将岸的桎梏。

梁辛不懂修真的道法,可也能看得出这两个丑娃娃不是再毁阵,而是用了什么邪门的法子,靠杀掉那些东海乾弟子,让丹凤的力量暴增。

丑娃娃悬浮在半空里,目光从一众青衣的脸上一一扫过,最后又对梁辛同声笑道:“接下来呢,杀谁?”

梁辛摇头不语,深吸了一口气,拼出全力向他们扑去!

丑娃娃的修为奇高,刚刚出手屠戮乾山弟子时,梁辛自忖阻拦不住,如果他又要去杀义兄、青衣,梁辛还是阻拦不住!

丑娃娃一起笑着:“你怎么知道,下一个该杀你了?”怪笑里,稀疏的八字眉显得丑陋而滑稽,一左一右,再度扬起了手中的法印。

梁辛悟透了义父传下的身法,从秦孑与麒麟的战团脱身之后,放眼天下五步以下的修为,都难以伤他分毫!

可六步,逍遥境高手呢?

六步修士,已经开始真正的将自己溶于天道,举手投足,浑然天成,梁辛的身体根本无从捕捉他们移动前的征兆!在梁辛的眼里,两个丑娃娃身体根本没动,却已经出现捏着法印,出现在自己面前。

就在此刻,梁辛甚至还没来得及闭上眼睛,突然,周围的一切全部静止了!

兔起鹘落,从恶战爆发到此刻,不过只是短短的一瞬,丹凤朝阳,天下人间,梁辛扑跃,娃娃杀人,金凤浴血……直到梁辛扑向丑娃娃的时候,老魔头猛的双拳并拢,如锤夯砸,狠狠的击向半空!

天下人间的范围陡然扩大,将数十丈方圆尽数纳入神通的笼罩之下,不仅血凤、就连娃娃、梁辛甚至一众青衣,全都变成了木雕泥塑。

而此刻,两个娃娃的法印,与梁辛的头顶不过一线之隔。

乾山道法唤出的金光早已消散,黑暗之下寂静无声,所有人都无法稍动,只有老魔头将岸,衣袂震荡,神情激昂。即便他已经拼出了全部的力量,目光也不曾去看敌人一眼,而是始终盯着——天!

老魔头一拳一拳缓缓击出,不带一丝风声,同时脚步不停,迈得无比扎实,向着半空走去。

步步高升!将岸不理血凤,径自走到梁辛身旁,将双手摸向了第一个丑娃娃的头顶,随即神情专注,开始小心翼翼的扭动着他的脑袋。

梁辛就眼睁睁的看着,丑娃娃的那颗头,一寸一寸、僵硬而迟缓的转着,被扭了一周,再转回来时,眼睛里已经没有一丝生机了。

就在将岸将手伸向第二个娃娃的时候,对方猛的发出一声压抑许久的嘶嗥,第二个娃娃的身体剧烈颤抖起来,终于挣脱了天下人间的桎梏,但还没来得及反击,便鲜血狂喷,重重的摔在了地上。

第二个丑娃娃凭着自己的修为,终于冲破了将岸的神通,可他在自身真元与天下人间的对抗之下也深受重伤,大口呕出的,不仅是鲜血,还有残碎的内脏!

随即又是一声嘶哑的怪叫,朝阳披头散发,脸色苍白,也踉跄的摔落地面,凝在身周的血凤早却已散碎无形了。

丑娃娃挣脱天下人间,便等若将这个大大的牢笼冲开了一道缝隙,朝阳老道也趁机全力发动,拼着重伤逃脱了出来!

朝阳落地之后,再不敢停留片刻,俯身抱起幸存的丑娃娃撒腿就跑。

将岸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失望,浊叹之下,挥手散去了天下人间。梁辛只觉得周身一松,立刻晃动身形扶着干爹跃回地面,口中惶急的问:“您老没事……”

梁辛能感觉到,干爹的身体都在抽搐般的颤抖着!

将岸不等他说完,就怒声打断了:“杀朝阳,老子说他得死,他若活着,我死不瞑目!”说话之时,夜风轻拂,没有一丝力道,可从将岸身边掠过的时候,却将他的满头白发一丝丝卷走。

梁辛哇的一声大哭,在他面前,义父的眼睛,正迅速的浑浊,而本就苍老的皮肤,正肉眼可见的寸寸枯萎!

大哭声中,梁辛把干爹交给义兄,转身追向敌人。而此刻,金色的光华再度震烁而起,五个东海乾的长老,带着十余名晚辈弟子从不远处飞扑而至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13章 事事有趣 下一章:第115章 这一天里
热门: 十角馆杀人预告 蔷薇犯罪事件 少年侦探2:少年理发师 怒江之战1 武墓 致命十三张 女帝奇英传 墓诀:一个风水师的诡异经历 诡案笔录之灭顶之城 虫图腾3:疑云虫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