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1章 微臣不敢

上一章:第110章 炼化身法 下一章:第112章 魔头做主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熙宗暂时在浩荡台外围,一座还算完整的神殿中休憩,梁辛随着指挥使快步赶去。

大殿前的空地上,青衣卫层层侍立,也不知道是皇帝从京里带来的天字院,还是指挥使埋伏在镇山的精锐。

内臣通报,皇帝宣召,梁辛学着石林的样子,躬身弯腰,一溜小碎步进入大殿。

一直走到临时架设的龙书案之前,石林整肃衣衫高呼万岁,正要下跪,熙宗挥了挥手,说道:“免了,出门在外,一切从简吧。”小宫娥和老太监肃立皇帝身后。

初冬时节昼短夜长,此刻已经是傍晚时分,天光暗淡,本就毫无生气的大殿中,更显得阴森了。偌大的一座神殿中,算上刚刚进来的两个青衣,一共也只有五个人,空空荡荡的让人有些心慌。

梁辛偷眼去看皇帝,也许是大殿阴晦,熙宗全没了白天与修士周旋时的亲和,而是淡淡的透着几分煞气,正坐在书案后愣愣出神,仿佛在想着什么,并没有马上去理会两个青衣。

书案上,青花鹦鹉牡丹炉中,龙诞香氤氲飘渺……

过了一会,熙宗才终于回过神来,脸上又恢复了生气,饶有兴趣的望向梁辛:“九龙青衣,游骑梁辛?梁磨刀?”

梁辛学着话本上的记载,赶忙躬身:“微臣不敢。”琢磨了琢磨,觉得也没啥不敢的,自己本来就叫这名字。

熙宗神情不变,继续道:“九龙司辖下三大院、同知、佥事、镇抚、千户……数万青衣卫各归其属,唯独游骑游离各道序列之外,只听指挥使调遣,青衣游骑是非常位,便只有非常人居之,梁爱卿弱冠之年,手段却犀利的很。”

照往常,梁辛一般是傻笑两声,随后脖子上的羊角脆郑重点头,可这次羊角脆在殿外二哥怀里,梁辛又不知道该说啥,只好又重复了遍:“微臣不敢。”

熙宗摇了摇头:“不用总是不敢,你敢追查司天监,敢杀国师弟子,敢逼千煌动手,敢与麒麟激辩,这把胆色,放眼大洪也找不出几个了。”

梁辛突然觉得和皇帝说话挺省心的,又朗声说道:“微臣不敢!”

熙宗转头望向石林:“我说什么,他都是用‘微臣不敢’来应付,这种万金油的手段,是你教的吧!”

石林赶紧躬身:“陛下言重,微臣不……不会!”

熙宗哈哈大笑,再度望向梁辛:“梁爱卿不用拘束,朝中臣子中竟有你这样的贤良之才,朕只有欢喜之心!”说完顿了顿,又赶忙补充了句:“不许再说微臣不敢!”

梁辛乐了,还没想好不说不敢说什么,熙宗又挥了挥手,对身后的大太监吩咐道:“看座!”

老太监答应一声,撒腿就向外跑,梁辛挺客气,对着经过身边的老太监小声道:“站着就好,不用忙。”

等不多时,老太监就抱着两只绣墩跑回来,梁辛坐的稳当,根本没注意指挥使只用屁股蹭着一点绣墩边缘就坐。

熙宗这才对梁辛再度开口:“你这趟差事做的很好,不过朕还有件事不明白。”说着,熙宗的双手搭在书案上,身体微微向前,语气中的笑意不知何时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了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熙宗语气低沉,梁辛却一头雾水,完全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,想也不想的回答:“都是指挥使调度有方,微臣只是听命行事。”

石林的脸又黑了,在心里破口大骂,忙不迭的站起来:“微臣不知陛下所指何事,不过……”

指挥使为人老辣,虽然也不明白皇帝的话,但总能猜到大致与今天的案子有关,在略略停顿之后重新开口,满面惶恐,可语气认真:“人字院鄞州佥事曲青石,或许在心性上有几分阴鸷,可为人重义,尽忠职守,对朝廷更是忠心耿耿,否则微臣也不会予以重任。”

熙宗没说什么,示意石林继续说下去。

“凭着微臣对他的了解,曲青石就算真的与东海乾有什么恩怨,要报仇的话,也不会陷朝廷于两难之境。臣笃定,曲青石不会是乾山案的元凶,所以才先后派遣三名游骑,其中两人都被妖僧座下的高手重伤,只有梁磨刀……”

熙宗摇摇头:“有功则赏,现在就不用诉苦了。”说着,他又望向梁辛:“你是怎么发现国师是妖人的?”

国师篡改中土风水的事情,石林未提,梁辛自然也不会多说,只是回答道:“我在兔几丘,为了护着一些要被司天监灭口的差官,与妖僧首徒海棠和尚斗了一场,结果发现这个和尚身负玄机境修为。弟子都是五步修士,妖僧的修为更不用说了,这便可疑的很了。”

说着,梁辛摆出了个得意的笑容:“其实,自始至终我也不知道国师到底是不是真凶,我不过是抓住这点可疑不放手而已。”

看样子,皇帝还不知道国师改变天下灵气的事情,少了这个关键,自然分辨不出梁辛在说谎,熙宗看着两个青衣沉默了一会,终于露出了一个微笑:“如此说来,便是巧合了?”跟着他自己又摇摇头,莫名其妙的说了句:“不是巧合,嘿,九龙司果然不是好惹的!”

石林额角见汗,再也坐不住了,躬着身子,小声说道:“陛下,微臣愚钝,不敢胡乱揣摩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熙宗就哈的一声大笑了出来:“愚钝不愚钝,朕还不知道么,石爱卿不用太谦虚了吧!”随即也不等石林再说什么,就转回头,对着身后的小宫娥笑道:“还是请齐大家来说说吧!”

无论是谁,只要能击败麒麟和尚,都当得起‘大家’这两个字。

梁辛细看之下,小宫娥的脸蛋红扑扑的,脸上挂着些少女的羞赧,可眉宇间却凝着一份无论如何也抹之不掉的从容,两种截然相反的表情汇集在一张脸上,却丝毫不嫌突兀、矛盾。

小宫娥脚步轻移从熙宗的身后绕出来,对着梁辛和石林轻声道:“卸甲山城,六祥瑞,嘉禾齐青。”

卸甲山城六大祥瑞,分别是白狼、赤兔、苍鸟、红燕、嘉禾、芝草。这是六个人,在门宗内的地位,相当于长老一职,只不过称呼上特别了些。

齐青的身份,与大洪台上的顾回头、秦孑一样,都是八大天门中的重要人物。

梁辛和石林对望了一眼,两个人都满腹的心窍,齐青的身份一确定,他们便基本明白怎么回事了。

东海乾被炸,五大三粗派下来查案的高手,早已与熙宗勾连,将目标锁定在国师身上。先前东海乾与朝廷的对峙、一线天出面和稀泥等等,都是迷惑真凶的障眼法。

于五大三粗而言,缉拿真凶固然重要,可更要紧的是找出天下灵元被改变的关键,并将其恢复。所以才串通熙宗,将追捕凶犯的重任交给两位国师。

国师出手对付缉拿曲青石、柳亦的整个过程,齐青一直在一旁窥测,一来为了能够确定两个和尚的党羽;二来,国师要办铁案,同时还要掩藏自己、消除证据,这其间难免会露出破绽。

说到这里,齐青微微皱眉,望向两个青衣:“最近这段时间,我们一直跟住了国师和他座下的那些弟子,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我们……”

梁辛的脸沉了下来,自鄞州到镇山,一路之上,梁辛几度与国师弟子相遇、苦战,大批青衣无辜惨死,五大三粗只在一旁窥探、看热闹。

齐青没注意梁辛的表情,而是继续道:“唯独解铃镇,当时是一位指夕道宗的师兄负责跟踪、追查,可这位师兄在无意间得罪了一个厉害的隐修,一番拼斗之下,错过了解铃镇的事情。”说着,把询问的目光望向了两位青衣。

梁辛懒得理他,可石林也没说实话,根本不提赵庆和暗桩,只把解铃镇说成个普通小镇:“国师座下五大弟子不知为何围攻解铃镇,梁磨刀恰巧路过,见妖僧为虐,传出训令召集附近青衣,恶战之后,国师的几个弟子伏诛,可解铃镇也被屠灭,来付援的青衣更是伤亡惨重。”

齐青点了点头,向下说道:“两个妖僧行事缜密,我们没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。至于今天的三堂会审,本来是要想当着天下修士的面,当场缉拿这对妖僧的。”

梁辛点点头:“结果让妖人跑了,明知他们两个是六步高手,你们就派来三个人抓,没反被妖僧打败就算不错了。”

齐青丝毫不以为意,对着梁辛回以苦笑:“八大天门之中,五道宗三俗门,三个俗家门派的人都已经现身,那五个道宗又怎么可能不派人来。”

梁辛这才知道,‘五大三粗’一共派出了八个高手,以八敌二,本以为是万无一失了,可谁也没想到,麒麟和千煌的身上,竟然还带着传说中的宝贝,当着所有人的面逃掉了。

五个隐藏在暗中的道宗高手当然不会在跳出来丢人,暗中隐遁而去,在方圆千里内开始仔细搜索。

说完之后,齐青伸出小手,搓了搓自己的脸蛋,呼出了口闷气:“事情便是如此了。”

这次三堂会审,八大天门出手,虽然重创了两个妖僧,可实际上却一败涂地,不仅没能抓到人,更没能找出天下灵元变化的原因。

梁辛呵呵的笑了,摇着头说道:“弄出这么多噱头,还不如一开始就抓了那两个妖僧逼供。”

“谁说不是呢……”齐青满脸的无奈:“不过,邪道上的人天性凶顽,被抓之后多半会有防不胜防的法子来自尽,而且,这场三堂会审,也是有名堂的。”

今天的三堂会审,热闹隆重,与其说是请天下修士工作中正来审犯人,倒不如说是‘五大三粗’联手发动雷霆一击,当场擒拿两个妖僧,以扬刀立威。

齐青淡淡的说道:“最近这十几年里,常常有些邪道上的妖孽作祟,八大天门不出世已久,这次我们现身,既是为了震慑妖邪,也是为了凝聚人心!”说完,齐青转身又回到了皇帝身后。

梁辛本来还有些纳闷,打完了妖僧,齐青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,转念一想也就明白,齐青还要一桩一桩的来核查这些年里,两个国师办过的每一件公事,以期找出与天下灵元被改变的线索。

梁辛心底冷笑,麒麟和千煌改变中土风水,用的是水滴石穿的慢功夫,一项一项小工程,最终撼动了大风水,而这些工程没有一件是国师亲办的,想要查出来谈何容易!

这时候,一阵欢快的木铃声,从齐青的身畔响起,齐青仔细倾听的片刻,对着熙宗微笑道:“秦师姐已经降服了那头畜生,今日我现身出手,现在诸事落定,总要去和天下同道打个招呼的,去去就回。”

说完,也不等熙宗点头,身形一闪飘然而出。

一直等齐青离开了大殿,熙宗才望向两个青衣,问道:“现在,你们明白了?”

梁辛叹了口气,苦笑着点头,回答道:“明白了,其实,咱们……微臣就算不追查,今天国师也难逃公道,我们咬住国师不放,根本是白费力气。”

弄清楚了事情的始末,再回想大洪台上的情形,一线天也好,皇帝也罢,的确谁也没把曲青石、柳亦当做疑凶去质问,他们偶尔开口,也都是把话题不冷不热的指向国师。

在回想自己这几个月里,连番苦战,历经生死,无论是兔几丘、解铃镇,还是与妖女合谋、共赴清凉破,所有的一切居然都是自寻烦恼,不过捡了个干爹,落下了一身好本事倒是货真价实的。

熙宗却摇头而笑:“也不能这么说,你今天的这场忙碌,虽然于救人无益,可是却给朕挣出了一份大大的面子!嘿,要知道,八大天门追查国师,是机密中的机密,而大洪青衣,也和他们一样,循着线索找到了真凶!这份凡人的手段,也让那些仙家们瞧瞧!”

梁辛想了想,也忍不住笑了,今天的表现,倒的的确确在天下修士面前,给自己、给干爹、给两位义兄、给先祖留下的九龙青衣,挣下了一份任谁也不敢小觑的荣光!

至于朝廷的脸面,顺便罢了……

有臣子能干如此,表现毫不逊色于修士中的高手,熙宗自然龙颜大悦,在褒奖了几句之后,笑呵呵的赐了梁辛‘六品护卫常使’,御前带刀,赏青林长刀。

梁辛有点不明白,回头看看石林,心说这就从青衣变成御前侍卫了?

石林赶忙低声喝道:“快谢恩!”

护卫使是正经的六品侍卫,可护卫常使则是个闲职,平时该干啥干啥,就是多了个御赐的名头,至于青林长刀,就比着绣春刀又长出三寸三分,也是个象征。不过,无论是官衔,还是长刀,都只能是御赐,虽然不能算是见官大三级,但也是极高的荣誉了。

这边正忙碌着谢恩,突然一阵洪浩的欢呼声,从大洪台的方向传来,也知道天门里的高手想修真道宣布了什么好消息。

熙宗兴致很高,也不急着去打听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和梁辛着实又闲聊了一会,这才挥手屏退两人。

两人刚走了几步,熙宗又唤住了他们,对着石林道:“这十几年里,朝廷开辟海运,卓有成效,不过海匪也闹得越来越凶了,特别是东南的福陵沿海,不仅商船遭劫,现在连官船都不保险了。地,是大洪的地,海,也是大洪的海,你们青衣也不能光在地上跑,海上的事情,也是该管的,派能人!”说完,再度挥手,屏退了他们。

等离开了大殿,梁辛才知道自己还是青衣游骑,这才长出了一口气,石林一边走着,一边低声问他:“你可知,我为何要隐瞒国师篡改风水之事?”

梁辛撇嘴,冷晒道:“管他邪道正道,国师改了风水,对凡间是好事,当然不能说出去,否则修士们又要改回去。筑好的堤坝要炸掉、修出的大路要被掩埋,几十年里的工程要在几个月里还原,这可不是小事。”

石林点点头:“你说的这是其一,其二则是,国师虽然是主谋,可真正去筑坝修路的,却是大洪朝的各级官员,事情若是张扬开,牵连到数百官员,那时朝政何在?而且……国师门生,也未必就不是好官,要慢慢考察替换的。”

说完,石林侧头盯住梁辛:“你今天风头太盛,我怕以后修真道上还会有人找你,风水的事情,即便死,也不能说的。”

梁辛点头答应,跟着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:“风水的事情,皇帝知道么?”

石林一笑,低声回答:“这段日子里发生的事情,陛下都曾仔细的问过我,可自始至终,却根本没有和我说过‘解铃镇’这三个字,你说他知道不知道。”

解铃镇那场恶战,最后闹出来的动静极大,不仅整个小镇烟消云散,到最后连大洪铁骑都被引来,这么大的事情,熙宗怎么可能不知道,不过,他却没问。

没问,便等若告诉了石林:没有这件事。没有那个人。

石林的语气,很有些清淡:“熙宗陛下,一代雄主!这件案子里,国师对曲、柳下手,九龙司闹得鸡飞狗跳,陛下只是在旁边看着,又何尝不是想敲打敲打我这个青衣大老板!”

梁辛不知道说啥,有心拍拍石林的肩膀,又觉得有点不合适。

石林继续感慨着:“大洪国运昌盛,每一代都是贤主明君,而且一代更胜一代啊!”

这倒是实话,三百年间,大洪朝一共二十四位皇帝,除了从第二任开始笃信仙道之外,历代洪皇都励精图治,而且很明显的是,继任者比起上一任,会更优秀,现在的中土,灵秀富足,早已远远的超过前朝最鼎盛时。

感慨了两句,石林摇头笑道:“扯得远了,梁磨刀,你真的要做青衣游骑么?”

梁辛愣了愣,跟着放声大笑,最后又压低了声音:“我怕要是我不做,你都交不了差!”连熙宗皇帝都已经见过了,石林这个青衣游骑,已经‘弄假成真’了。

石林也乐了:“你手里那块游骑的牌子,你先用着,等你下次进京的时候,我再带你去铸造新牌,另外,有机会,把你这块命牌的主人,带来见我。”

梁辛吓了一跳,摇头笑道:“我劝你,最好还是别见他。”

石林不明白他的意思,不过也没有追问,而是莫名其妙的岔开了话题:“你认识不少高人,这些人里,应该有身负大神通的吧?我指的是……回天之术。”

梁辛皱眉:“要救谁?他怎么了?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10章 炼化身法 下一章:第112章 魔头做主
热门: 崇祯窃听系统 非常道 分身 长安一战 华音流韶:海之妖 宿主 沉默的教室 推理者的游戏 白玉老虎 夜夜夜惊魂(第1季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