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章 炼化身法

上一章:第109章 麒麟和尚 下一章:第111章 微臣不敢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梁辛连哭都来不及,只觉得身边花香熏人、怪兽咆哮,眼前更是五颜六色的光华闪动,直接被卷进了秦孑与灵兽麒麟的战团里。

无数朵碗口大小的牡丹花汇聚成流,层层流转,裹出了一道方圆十余丈的小天地,秦孑不停叱喝,在自己的花阵之内与麒麟打成一团。

顾回头、秦孑和小宫娥都在刻意压制着剧战的波及范围,分作三个战团,各自为战,并无神通外溢。饶是如此,其他的修士们还是低呼一声,各自撑开法宝呼啦啦的向后飞退,熙宗皇帝也被老太监和石林架着,一溜烟的跑了。

大洪台四周转眼开阔,只有将岸孤零零的站在台前,怀里抱着羊角脆,死死盯住了秦孑的花阵。片刻之后,清香的气息飘荡,一个少女快步走到了将岸身边。

来的不是琅琊,而是小汐。

小汐的眸子里满是虐戾,望着台上的花阵,口中问道:“你不出手救人么?”小汐刚刚没有随着指挥使去接驾,一直躲在附近监视大洪台,梁辛父子的与千煌动手,都被她瞧在眼里。

老头子目光不动,沉声答道:“救不了,也不能救!”

小汐没说话,光洁的额头上凝出了几道煞纹,右手一抬,五指如钩向着自己的左肩戳去,她又要解开自己的左手的封印!

可她的右手才刚刚抬起来,一只有力的大手突然从她身后出现,在她脖颈大筋上轻轻一扭,小汐的脸上升起了一份古怪的神情,回头看了一眼,这才双目一闭身体软倒。

指挥使石林站在她身后,伸手扶住了她。石林护驾离开后,自己又赶回来,正看到小汐要上台立刻出手干预。

指挥使身后,还跟着柳亦和曲青石两人,他们得知梁辛被困,无论如何也要跟来。

石林扶着小汐,脸色阴沉,问将岸:“梁辛没事吧?”

自始至终,将岸一直盯住台上,对身边发生的事情不理不睬,闻言头也不回的骂道:“滚开,少来烦我。”

石林皱眉,没再说什么,扶着小汐快步离开了险地,只留下梁辛的三个亲人。

现在的将岸,身体里没有一丝力气,能自己站稳都已经是勉强了,更毋论出手去救人,不过老头子自问,就算他魔功尽复,他也不会跳到台上去救人。

将岸邪道出身,纵然五世为人道心尽丧,可骨子里那份邪佞、偏执却是无论如何也抹之不去,二十天前他就敢冒着生死大险,在土坤的牙齿之间去点化梁辛。而现在的情形,与当时颇有几分相似之处,既是劫数,也是造化,只看宝贝儿子能不能活着出来!

正身处战团中的梁辛,心里既不想劫数,也不想造化,他只想骂娘!骂秦孑的娘,骂麒麟的娘,也骂牡丹花的娘……

秦孑身为离人谷三大祭酒之首,修为已经达到了逍遥境中阶,灵兽麒麟比着她也不遑多让,这一人一兽之间甫一开战便是全力出手,花阵之外香风熏染,可花阵之内却是凶险杀机!

如果这两个怪物之中的任一个,向着梁辛出手,梁辛便只有魂飞魄散的份,可现在的情形,花阵之内各色神通舞动,都是秦孑与麒麟之间的对抗。

花阵中的神通,没有一个是打向他的;可即便是被神通挟起的风雷,只要被扫中便无幸理。

这就好像,梁辛正驾着一叶孤舟在暴潮中航行,擎天巨浪一座接着一座,整座大海都沸腾了,他又怎么可能不受牵连。不过那些巨浪不是专门来砸小舟的,它们自有去处,但却因为其势浩大,会把周围的一切都吸引过去。

浊浪翻滚,如果小舟随波逐流,便会被带到巨浪中去,要想保住性命,梁辛便只有把住舵,体会小浪之间的力道、纹路,从其间寻找出路,避开那些翻天巨浪。

梁辛闭上眼睛,全副精神都与身体相溶,仔细的捕捉着那些自身边翻滚而过的浩荡风雷,不仅仅是去躲避,还要去‘摸索’它们的流向,进而判断出下一道神通会从何而来、经过何处。

秦孑与麒麟实力相当,这一架打起来,短时间内根本分不出胜负,而离人谷的花阵自有独到之处,一旦成型之后便隔绝外息自成天地,梁辛就在这座小天地里,身心合一,揣摩着、躲避着!

血液流淌的速度,已经提高了几倍,充斥到每一寸肌肉之间,为身体提供着最大的能量;每一只毛孔都在有条不紊的开阖着,小心翼翼的探查着周遭的气、势;每一分心思都在转动,通过身体传来的感觉推演着下一次危机,继而将指令四下传递,提前规避……

不知过了多久,梁辛突然一惊而醒,依旧闭着眼睛,可脸上却显出了一个真真正正的开心笑容!他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……

二十天前他领悟身体的‘本能协调’,随后是赶路时的训练,又在镇山中两次对抗千煌的雷云神通,可那时,所依靠的,主要还是身体本能的反应,躲避雷霆时他的心思会转动,但却不敢去干扰身体的行动。

可这次不同,千百道神通从身边经过,有的毫无征兆突然跃出,有的在半空里猛然陡转,有的会在相撞之后改变线路……

花阵中的情形,要比这千煌雷云中直来直去的雷法要复杂的太多,单靠身体已经无法应付,自己必须先要判断,再指挥身体提前躲避……以往是身体为主,心思为辅;而这次,是心思为主,身体为辅!

在陷入花阵之前,每次施展干爹传下的身法,梁辛都会有一种‘旁观者’的感觉,可现在,真真正正又变成了自己的主人,梁辛终于明白了,‘要让这种身体的本能协调,变成自己的身法’这句话的意思了。

被动与主动的逆转,让梁辛大喜过望,当心思做主之后,身边的一切都变得清明、透彻了起来!

不久前面对雷云时,他就好像摸索着走独木桥,虽然知道自己不会掉下去,可是却不能控制步伐,本来可以三步就走完,但小心翼翼的身体一定要迈着小碎步,走上十几步;而此刻,当思维与身体统一之后,效率比着原来明显要高出许多……当家作主的感觉真好,梁辛是个至性之人,心中难过眼圈会红,现在高兴了,脸上乐成了一朵花。

至此,梁辛终于睁开了眼睛,甚至有些贪婪的看着眼前的一切!

应付千煌雷云的时候,他即便睁着眼睛,也是个‘睁眼瞎子’,对周遭的一切视而不见,只求身体能‘专心致志’。

现在则不然,眼睛与身体一起捕捉着两强激斗中的‘势’,让他的身法更加轻灵、快捷、高效!不仅如此,梁辛甚至有把握,能在施展身法的时候,协调身体从而打出星阵反击。当然,这要看对手究竟强大到什么程度。

秦孑与麒麟便如两头雄鹰,自半空里打得翎羽翻飞,梁辛却仿佛化身彩蝶,随着两只猛禽的搏斗而上下翻飞,看上去好像随时会被湮灭,可每次都能化险为夷,而彩翼摇荡中,因为那份从容而更显妖冶!

干爹的‘天下人间’,一共三个阶段,第一阶段是要将身体本能化作身法。梁辛于土坤獠牙间被点醒,于千煌的雷云下提高,最终在花阵中悟道。

‘天下人间’对修习者有着苛刻的要求,可修炼的过程,重在了领悟。

梁辛有五年的猴儿谷功底,又先后经过土坤、雷云和花阵的淬炼,要说稀奇,是他的经历稀奇,他能在二十天中领悟第一阶段,根本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

秦孑的修为了得,而麒麟似乎后力不及,在缠斗良久之后,已经渐渐处于下风,被越来越多的牡丹花裹住,左突右冲却难以脱困。

梁辛笑呵呵的看着那头麒麟,他讨厌和尚,自然对麒麟也没什么好印象。在看了一阵之后,梁辛突然哈的一声笑出了声。

秦孑的压力已经小了很多,转头望向梁辛笑问:“傻小子,先是愁眉苦脸,随后闭眼傻乐,现在睁开眼睛了,怎么还在傻笑。”

梁辛手脚一抖,身子飘开三丈,躲开了从麒麟嘴巴里喷出来的一只火球,笑着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:“跟菜刀也差不多!”

能修炼到逍遥境的,哪一个不是天资绝顶、心思灵秀,秦孑在愣了愣之后,也笑出了声:“还没被这么多神通晃花了眼,居然能看出这点来。的确是和菜刀差不多,不过威力大了些,声势吓人了些。”

泼皮对打,舞刀执棒,一刀子砍中了掉块肉,一棍子砸着了起个包,神通又何尝不是如此,纵然威力大了一万倍,也不过是要想方设法打掉敌人,我这一刀子砍了你,同时躲开你那一棒子,我便赢了。

神通和菜刀,在凡人看来天差地别,前者是仙家道法,后者是凡人混横,可实际上本本没有一星半点的区别,说来说去,只是旁观者的眼界差异罢了。

斗的是法,可打的还是架!

秦孑手脚不停,继续唤起神通、指挥花阵围攻麒麟,口中却对着梁辛笑道:“你今天在我的花阵里悟了透出了身法,打算怎么谢我?”

梁辛被她气乐了:“差点被你们害死,还谢你?”

这时麒麟突然怒吼了一声,奋起余力疯狂反扑,秦孑顾不得再多说什么,只仓促道:“你出去吧!”说着双臂撑开,做怀抱状,口中连连催动法诀,花阵陡然缩小了一倍,倾尽全力将各色道法神通,向着麒麟砸去。

梁辛只觉得身体一轻,随着花阵缩小,自己已经置身于转团之外。脱身之后,还没来得及看清周遭的情形,耳朵里就听到嗡的一声……远远围在四周观战的修士们,见梁辛竟然活着离开了花阵,情不自禁的低声惊呼!

台下的将岸哈哈大笑,对着梁辛怪叫道:“磨刀儿,可悟出了?”

修士们都躲在极远处观战,大洪台四周空空荡荡,便只有他老爹、两位义兄,三个孤零零的身影站在那里,梁辛心里感动,同样放声大笑:“总算没辜负了干爹!”说话之间,身形一闪,已经跃到了三人身边。

将岸自是开心大笑,曲青石则眯着眼睛,上下打量着梁辛,其间嘴角几次上翘,看来是想笑,最终都被他用力绷住,最后点点头:“辛苦你,噗……”

白头发小白脸最后还是没忍住,刻意压制的笑声刚从喉管里涌出来的时候,还是咕咕的怪响……

柳亦摆足了大哥的架势,独手重重的拍着梁辛的肩膀,嘴唇哆嗦了半天,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。

而此时,台上的三个战团只剩下秦孑的花阵,两个国师与小宫娥都不知去向,顾回头脸色铁青,身后巨剑高悬,正为秦孑压阵。

将岸把猴子塞进梁辛的怀里,轻车熟路的爬上他后背,连声催促着:“快走快走,随便漏出个神通咱都受不了,离这远点。”

梁辛撒腿就跑,两个兄长跟在他身边,柳亦三言两语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二国师乏力,不是顾回头的对手,这倒没什么稀奇,而大国师修为精湛,全力施展之下,竟然也打不过那个小宫娥,苦苦支撑了一阵之后,不过两位国师虽然落败,但是却逃了。

大国师的灵兽被困在花阵中走不脱,麒麟和尚干脆舍掉了它。

随后小宫娥回到了皇帝身边去护驾,顾回头留在大洪台上替秦孑压阵。他们三个人都是宗师高手,各自为战之下,除非落败不敌,否则别人也不好插手。

梁辛听的直撇嘴:“就让他们跑掉不去追么?”

背后的将岸冷笑:“两个妖僧用的是千里隐遁的稀世神符,一旦施术成功,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会落脚在哪里,根本没得追。就是谁都没想到他们还有这种稀奇的逃命宝贝,所以才被他们钻了空子!”

梁辛吐了口闷气,这下倒好,忙活了半天正主,居然被正主逃跑了,以后免不得又是连串的麻烦。

将岸明白他的想法,嘿嘿的笑道:“不用担心,那种神符虽然灵妙,可是是要靠吞噬本源才能发动的,两个和尚就算逃了性命,也会功力大损,没有百十年的功夫休想恢复,照我看,麒麟和尚会直接跌下一两个层次,千煌和尚么,能保住肉身便是他家祖宗积德了!”

现在,台上的战斗再怎么激烈也没看头了,就算把那头麒麟杀了炖汤,除了解馋也没有一点用处了。

几个人脚步奇快,不多时就已经远离大洪台,身边都是被千煌发疯时轰得焦糊残断的宫阁神庙,梁辛生怕躲得不够远,还想再往外走走,背后的将岸却咦了一声,伸出手,向着他们身侧一指。

梁辛循着干爹的手指望去,只见琅琊坐在一个角落中,脸色发灰,全身都在簌簌发抖,正抬眼望向自己,迎上自己的目光之后,略略犹豫了下,最终还是向着他点点头。

妖女的笑容早没了往日的灵动:“梁辛,只有几句话,耽误你片刻。”

现在的梁辛,有身法有拳阵,实力远远超过了琅琊,自不怕她在耍弄什么心机,略作犹豫之后,把猴子交给曲青石,把干爹交给柳亦。

柳黑子肥壮,趴在他背上舒服些……

早在解铃镇之前,梁辛就和琅琊达成协议,前者要救兄长,后者则要引修真正道去对付她的师父。

琅琊的计策,说起来很简单,她的师父苦心经营多年,在不少正道门宗里,都埋了卧底,其中有两个门宗的卧底,一直由琅琊负责联系。

这两个门宗地位尊崇,与东海乾一样,位列‘九九归一’。

从琅琊与梁辛达成协议之后,她便假借师尊谕令,命两个门宗中的卧底悄悄布置,起运大批炸药进山,只等自己的号令一到,便会引爆。

一直以来,琅琊用以要挟梁辛的,便是卧底发动的时机了。想要帮曲、柳脱罪,就必须在三堂会审之前、之间,让卧底发动。试想,疑犯已经被捕,可还有‘爆炸案’发生,那曲青石、柳亦两人就算不能脱罪,嫌疑也会大大的降低。

之所以琅琊会选择在三堂会审时发难,一来是为了与梁辛的协议,二来是三堂会审搞得声势浩大,这时候动手,无疑于邪道抽了五大三粗一记耳光,八大天门为了维护尊严必然全力出手。

琅琊自己还有一个真正的心腹死士,这个死士自然也是邪道中人。原先的计划中,这个死士也会在三堂会审时,揭出琅琊师父的老底。

其实,若单纯是为了打击师父,琅琊根本不用弄这么多玄虚,直接让死士站出来交代说明一切便好了。琅琊弄出这么多把戏,归根结底还是为了让梁辛帮她,得到‘天下人间’。

角落里的琅琊,背靠残墙,双腿曲起,看上去说不出的可怜,见梁辛走过来,琅琊勉强一笑,从长袖中伸出了自己的右手。

一见之下,梁辛便皱起了眉头!

原本白皙水嫩的右手,就好像刚刚攥炸了一只大洪火雷似的,血肉模糊之间,蔓延着片片焦糊,五根手指都要么露出森森白骨,要么变得扭曲可怕,掌心上更有个黑色的窟窿。

琅琊的声音里满是痛楚,对梁辛道:“本来,在你质问麒麟和尚的时候,我就捏碎了木铃铛,传讯卧底动手,可是……铃铛上传来怪力,毁了我的手。”

跟着,琅琊又用自己完好的左手敲了敲额头:“忘了你不懂神通了,道理便不解释了,会这样只有一个原因:卧底已死,师父在他们的木铃铛上加持了法术。说到底,师父回来了,我的事情败露了。而且,我的心腹死士没能赶来,多半也死在了师父手上。”

提到这个死士,琅琊的眼圈居然红了。

琅琊勉强对着梁辛笑了笑,轻轻呵出了一口气:“幸亏你能干,要是照着原先的机会,你那两位兄长可救不出来。”

梁辛轻轻呼出了口闷气,世事难料,想做什么最终靠的还是自己,这个道理他已经验证过不止一次了,淡淡开口道:“你现在去大洪台,去找一线天或者五大三粗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琅琊就摇了摇头:“我是邪道中人,落到他们手里,比落在师父手里,也没什么区别的。”

梁辛不怎么担心她,从始至终,他对邪道那些狗咬狗的事情都没什么好印象,正道不近人情,可当年南阳至少还是自以为为了青墨着想,邪道比起正道还要不堪,摇头道:“那你也有法子,把你所在门宗的事情通知正道,五大三粗还是会倾力去对付你师父。”

琅琊苦笑摇头:“你太小看我师父和邪宗了,这些年里邪道小心谨慎,早就准备好了多少种应变的办法,我师父既然敢出手用木铃铛惩戒我,便已经做好了我会去告密的准备了!”

说着,琅琊的眼睛似乎亮了些:“这里毕竟有五大三粗压阵,师父不敢追过来,一会我便要开始逃跑了。不过,估计躲不了一辈子,迟早会被师父抓回去。所以,你要好好练功啊!”

梁辛愣了愣,失声笑道:“怎么,你还指望我去救你?”

琅琊满脸认真,用力的点点头:“你一定要去救我!”

说完,看梁辛满脸的不以为然,妖女微微蹙眉,好像有些失落,随即又长出一口气,把烦恼统统抛了出去,笑道:“师父抓住我,也不会立刻杀掉我的,他已经知道我去过了清凉泊,自然会逼问我‘天下人间’的事情,到时候你若不去救我,我受刑不过,只好把你供出来了。”

妖女的话刚说完,梁辛的身旁猛的响起了一声冷哼,空气颤抖中脸婆婆突兀现身。

琅琊对着脸婆婆露出了个笑容,这才再度望向梁辛:“师父抓到我的时候,我便会捏碎那只白玉铃铛,其后,就算我被师父抽筋剥皮、刮骨熬油,也会等足你一个月!这一个月里,你一定要找到我,救我。”

说完,妖女又对着梁辛用力点头:“一定一定,说好了,一个月!”跟着,又笑了起来,扶着墙壁站起,伸手拍了拍梁辛的肩膀:“别怕,我要一心逃跑,也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被抓到的!我跑的越久,你的本事便会越大!”

脸婆婆哼了一声,森然道:“万事有我,不用和这傻子废话,我们走!”说着,一拉琅琊的胳膊,又抬起头深深的看了梁辛一眼,这才绝尘而去,转眼消失。

梁辛又回到干爹身边,把事情的经过大概说了一遍,将岸气的只啐口水:“邪道三大首领之一?怕他个屁!等你那只白玉铃铛响起来的时候,你要想救人,老子跟你一起去;你要不喜欢那丫头咱就只当没听见,看谁敢找上门来!嘿,邪道?能比我还邪?”

梁辛也笑了,这时候,指挥使石林匆匆的跑来,一把抓住梁辛的胳膊:“快跟我走,皇上要见我……还有你!”

梁辛一愣,小声问道:“皇上找我干什么?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09章 麒麟和尚 下一章:第111章 微臣不敢
热门: 历史的温度2:细节里的故事、彷徨和信念 ABC谋杀案 坠落之前 迷心罪 悲剧人偶 包青天:沧浪濯缨 鲁班的诅咒 罪案斑驳 植物 超禁忌游戏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