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章 麒麟和尚

上一章:第108章 三堂会审 下一章:第110章 炼化身法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拳头大小的石头,青黄色,表面光滑圆润,没有一分棱角,看上去和刚从溪水中捞上来、擦干净的鹅卵石没有一丝区别。

细看之下,石头上还些古怪的纹路。

麒麟和尚收敛了笑声,正色道:“诸位还请稍安勿躁,来看老和尚变个戏法。”说着盘腿坐在地上,把‘鹅卵石’放在跟前,随即用力一搓,石头立刻在他面前飞快的转动了起来。

麒麟不慌不忙,又从怀里摸出了两件事物,左手上是一方柔软的丝帕,右手上是一柄普通的粗糙木锉。

鹅卵石飞转不停,麒麟就把木锉和丝帕轻轻的捂在石头上,同时双手也微微颤抖着,不停的调整自己的力度,随即石头中便发出了一阵古里古怪的声音,听上去好像有一群被掐住脖子的鸟在用力叫似的,叽叽喳喳杂乱不堪。

麒麟双目微闭,侧耳倾听着,长长的耳垂偶尔颤动一下,过了足足有半柱香的功夫之后,才终于笑了一声:“便是这里了,诸位请仔细倾听!”

说话之间,双手上的动作幅度也随之加大,片刻的嘈杂后,一个凛然的声音轰然炸响在半空之中!

“若悟道便要斩断凡心,若悟道便要灭尽凡情,青墨,你懂了么?”

接下来的声音很模糊,听不清楚,好像有个稚嫩的女声在哀求什么。

随即凛然之声再度响起:“曲青石,你已是耄耋老者,来日无多,可青墨却天资异禀,金光大道就在她脚下,你真要误她成仙么?”

……

“我替青墨斩断凡情,此刻她自然会记恨我一时,可当她领悟天道之后,便会发现今天里的尘世情怀,不过是蝼蚁并须、虫豸厮磨,根本不值一提。到了那时,她便会谢我今日所为了。”

……

梁辛一听之下,先是觉得有些耳熟,而片刻之后,脑子里哄得一声闷响,这块石头会学舌!

它正把五年前,苦乃山九龙司所前,南阳真人要替青墨斩灭凡情、杀曲青石的对话重复出来,南阳的声音、语气甚至每一字句都一摸一样!

不过这块石头发出的,只是当时南阳真人的声音,其他人的声音都被‘录’得嘈杂不看,根本听不出来说什么。

梁辛跟着‘南阳’的声音,一步一步的追溯往事。不经意间回头,发现他的两位义兄也在低头倾听,而曲青石的嘴角上,甚至抿起了一丝微笑,仿佛根本都忘了目前的困境,已经完全沉浸在那段同生共死的往事里。

先是指点青墨、随即与曲青石辩驳、最后笑言让曲青石随便动手,南阳真人说过的每一句话都丝毫不差,其间更多次点出了青石、青墨兄妹的名字。

‘南阳’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好个不死不休,本来就是不死不休!你们随便动手,念在青墨的情分上,便让你死而无憾。”

梁辛知道,这句话之后,自己就抢过了曲青石的邪弓……

果然,过了一阵,石头里又传出了一阵神通碰撞的暴鸣声。

至此,麒麟和尚停下了双手:“五年前,乾山道宗南阳长老与四名弟子,被奸人袭杀于一座早已荒弃的九龙司所前,和尚在那座司所中仔细检查,虽然没能发现直接的线索,可是却被我意外的找到这块‘长舌’宝石!”

传说在两千多年前,前朝的矿工将天下闻名的玉矿‘蜀藏’开采得一干二净,最终在玉矿的尽头发现了三块灵石。

这三块石头质地坚硬,非金非木,形质完全相同只不过身上的纹路有所差别,后来经高人辨别,三块石头之中,第一块石头,有留声之用,它的纹路能够保存声音,取名‘长舌’。第二块石头,有录形之用,它的纹路能够记录周围发生的影像,取名‘冷眼’。至于第三块石头,到最后也没有人能看懂上面的纹路,更无法猜测它的用途,最终被前朝皇帝笑着起了个名字,叫‘糊涂蛋’。

后来因为战乱,‘长舌冷眼糊涂蛋’下落不明,就连国师也没想到,竟然从苦乃山废弃的司所中,发现了其中的一块,‘长舌’。

梁辛忍不住苦笑,不是因为眼前的案子,而是因为那座古怪的司所!那其中的秘密,实在也太多了些,靳难飞死前留言、梁一二亲笔锦绣、被放了颗人头的玲珑玉匣,能够遮蔽修士法宝的禁制,现在又多出了一块能够留声的‘长舌’。

当年三兄弟和天猿曾经仔细搜索司所,可谁也没留意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。

“长舌宝石能够记录声音,当时在司所中发生的一切,都被录进了宝石,只要能将其还原,苦乃山的案子便会真相大白了!”麒麟和尚的脸上,已经显出了微微的笑意:“和尚这几年里苦心钻研,总算找到了些还原声音的法门,刚刚便卖弄了这门雕虫小技。”

这时梁辛突然笑了,一下子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:

‘长舌’中还原出来的声音,没头没尾,就是从南阳要替青墨断灭凡情开始,到梁辛动手结束,而且其间,只有南阳的声音能够听得清楚,其他人无论是大喊、怒吼或者哭骂都嘈杂到无法辨认。

究其原因,就是因为麒麟和尚没掌握真正还原声音的法门。

南阳真人为了‘惊醒’青墨,是以真元关注于声音之中,当时他说的这些话,宛如滚滚天雷震耳发聩,远远超过其他人的音量,所以此刻才能勉强被‘长舌’还原出来。最后梁辛射出一箭,南阳便受了重伤,说话的力气也小了,凭着麒麟的法子,就无法还原了。

麒麟和尚不理会梁辛笑什么,只是径直向下说:“这便是证据了。五年前,南阳真人为了让弟子悟道,要替她斩灭凡情,曲青墨忤逆叛师,凭着他们家传的邪弓,与曲青石合力袭杀南阳真人。至今,曲青墨也下落不明,不知被曲青石藏在了何处。”

“五年间,东海乾一直尽力寻找曲青墨,凭着修真正道的手段,曲青墨躲得了一时,躲不了一世,迟早有被找出来的一天,到那时苦乃山之事便会真相大白。”

说到这里,麒麟陡然冷笑了一声,声音霍然宏阔:“所以,曲青石趁着东海乾的工程,偷运火雷,想要一举毁掉乾山道宗,从此一劳永逸。柳亦与曲青石一同逃出苦乃山,份属同谋。”

东海乾掌门朝阳,目光阴森,冷冷的盯着曲、柳二人。

一线天的木剑微笑不语,问国师要过那块‘长舌’,仔细的端详着,好像这堂案子根本与他无关。

熙宗皇帝也还是那副笑呵呵的样子,不置可否的看看这个,又看看那个,最后把目光望向了梁辛。

梁辛赶紧点头,这才开口道:“国师,您老打错了官司了吧?这块石头里传出来的声音,和今天这堂案子根本便是两回事。”

麒麟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心:“老衲说过,南阳遇害与东海乾被炸,虽是两宗惨祸,却是同一宗案子。先有前因,才有后果。老衲的手上,还有证人和证言,都能证明曲、柳二人是如何偷运火雷,打洞钻井,最终炸掉了观日台,只不过差官大人先前说过,这些证言单独而论不足为证,现在,两件事相互印证,总不会错了。”

梁辛一直等他说完,才摆手笑道:“这话是怎么说的,您拿出这块‘长舌’宝石,哪是要告曲青石,分明是在告东海乾造反。我一个字一个字听得清楚,南阳真人为了帮弟子断灭凡情,要杀朝廷命官……按大洪律,杀朝廷命官便等若造反,诛九族的大罪!”

话音刚落,东海乾掌门就冷哼了一声,眸子里精光暴射,望向梁辛。

熙宗似乎也吓了一跳,赶忙对梁辛挥手道:“此事另当别论,仙家行事不能以凡间律法而论。”

梁辛答应了一声,继续道:“陛下宽宏,不予追究了。”跟着,转头望向曲、柳二人:“你们两个怎么说?”

曲青石抬起头看了他一眼,眼睛里都是笑意:“那块石头,所说的事情分毫不差,我本已拉开了邪弓,可最终被仙家风度折服,青墨也被仙师恩情感动,就此化干戈为玉帛,青墨回到师父身边,告别之后,我们便离开了此处。”

柳亦正色道:“我可以证明。”

扑哧一声,熙宗身后的小宫娥又笑了,跟着脸又红了。皇帝回头瞪了她一眼。

麒麟冷晒,淡然道:“狡辩!”

梁辛却郑重的说:“可信!”跟着,也不容旁人再说什么,便朗声道:“曲青石家传邪弓‘阳寿’,此物威力庞大,可主人毕生只能用三次,是名青丝、白发、不归人!此事所知者众,做不的假的!”

指挥使石林从一旁点头:“不错,这把邪弓的名堂,知道的人不少。”

梁辛一笑,继续道:“‘长舌’转述,南阳真人曾亲口说曲青石已是‘耄耋老者,来日无多’,曲青石今年寿数几何?”

曲青石抬头回答:“三十又二,有户籍可查。”

梁辛越说,越觉得自己变成了办案的差官,语气都不知不觉的威严了:“南阳见到你时,你不过二八之龄……”

正说着半截,曲青石就阴测测的纠正:“二八指的是十六岁,不是二十八岁。”

梁辛刚入戏,就被二哥的一句话给打回了原形,骚眉搭眼的点点头,这才继续道:“那时你二十八,南阳却说你是个老头子?”

“在苦乃山中连番遭遇强敌,不得已之下,我两度发动阳寿,被夺去了绝大的寿数,在见到南阳时,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。”

梁辛大笑:“这便是了!见到南阳之前,你便用过了两次邪弓,如果再用邪弓对付南阳,你便会死掉!现在你活着,还有人说你杀了南阳,除非你只凭自己的身手,打败、杀掉南阳。”

说完,梁辛转头望向麒麟和尚:“曲青石和柳亦,靠着绣春刀,杀了五步修士南阳真人,还有四个修为了得的弟子,国师,你信么?”

麒麟和尚深吸了一口气,没理会梁辛,而是望向曲青石:“你若不曾杀害南阳真人,为何在出山后,要瞒去你曾到过荒弃司所之事?”

曲青石和柳亦在出山之后,曾经被各方势力盘问,哥俩统一口径,把一番谎话编的滴水不漏,其中也根本不曾提到过苦乃山九龙司所的事情。

两位兄长从来都没跟他提过出山之后是如何编的谎话,梁辛心里一惊,随即不等曲青石开口,就抢着冷笑道:“那只是对你瞒去了此事!九龙司的差官,又何须对旁人明言一切?更何况那座荒废司所事关机密,其间的详情,曲、柳二人早已呈报给指挥使大人!”

石林眼见梁辛‘越辩越勇’,脸上已经渐渐浮现起了笑意,等听到他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笑纹立刻变成了煞纹,头皮都快抽筋了。

果然,熙宗转头望向了他:“是么?”

石林咬着牙回答:“是!这件事乱无头绪,微臣还在追查,未查出真相之前,不敢打扰皇上。”

梁辛耍完小心眼,赶忙冷笑几声来掩饰心慌,望着国师道:“曲青石和柳亦二人,没杀、也不可能杀的掉南阳真人,国师,您的前因都做不得数了,还提什么后果!”

这时候,一个站在东海乾掌门身后的红脸老者,似乎想要开口说什么,朝阳真人却对着他缓缓摇头,制止住了他。

一线天的天字执事木剑,和和气气的笑了:“这位差官大人,依你所言,国师抓错了人?”

梁辛点头:“凶手另有其人。”说着,又迈上两步,和柳亦、曲青石并肩而立,笑容里多了些旁人看不明白的味道,有些发坏,还有些熟人、亲人间才会有的挪揄:“这两个青衣,死了也就死了,不足惜……不过若因此放过了真凶,才是大事!”

木剑笑问:“那真凶又是谁?”

梁辛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,不答反问:“一个多月前,鄞州铜川府被通天神通夷为平地,这件案子轰动极大,小人斗胆问一句,老神仙可知其内情?”

木剑神色不变:“这件事,一线天早已和朝廷解释过了,有邪道妖孽作祟,将铜川变作人间炼狱,将满城百姓炼成傀儡,不得已之下天门出手,屠灭了此处。”

梁辛最近一直疲于奔命,根本顾不得这件事,不过他心里明白,这么大的事情,修真道是一定会给朝廷一个交代的,甚至连其中的说辞都能猜得大差不差,跟着点头道:“便是如此了,小子只是凡夫俗子……”

木剑呵呵的笑出了声:“小大人过谦了,贤父子一出手,可就逼出了二国师的真本事,一线天列位长老,可都没这个能耐。”

梁辛笑的挺不好意思:“我们也是勉为其难,不得已而为之,不过这是后话,一会再说。”跟着又把先前的话题扯了回来:“小子不敢揣测仙家玄奥,不过这几百年里天下太平,仙道固然昌盛,妖人也在休养生息,说不定他们已然按捺不住了,这才有了东海乾和铜川的惨祸。”

木剑一挑眉毛,把脸上的笑容带的都是一抽:“东海乾是邪道妖人炸的?这句话就是三岁的孩子也能说的出,总要有些依据的。”

梁辛哦了一声,却没在理会木剑,而是望向了麒麟和尚:“国师,曲青石和柳亦,应该已经洗脱嫌疑了吧?”

麒麟侧头,表情很奇怪,似乎是……饶有兴趣,就那么默默的望着梁辛,过了半晌之后,渐渐露出了个笑容,模棱两可的笑道:“好吧,就依你了,是我抓错了人!”

梁辛的声音突然响亮了起来,几乎是高声断喝:“那为何还要锁着他们!”说着,七蛊星魂涌动,运力之下抬手扯断了两位兄长手上的锁链。

三兄弟对望一眼,尽在不言中!

曲青石、柳亦脱困,对熙宗跪拜谢恩,直接离开了大洪台,出门之后自有青衣上来照顾,直到两位兄长立场,梁辛才望向麒麟。

麒麟和尚不等他开口,就回过头,对始终不曾开口的二国师千煌笑道:“疑凶没有了,案子却还要继续审下去的!差官大人接下来,便要发难喽!”

千煌冷哼,而麒麟继续道:“下面,这位小差官就要问我,为什么要把黑锅扣在曲、柳二人的身上。我便会回答,我的确是误以为他们便是真凶。而小差官多半还会要辩驳。”说着,麒麟有些僵硬的转头,望向了梁辛。

大洪台上情形,陡然诡异了起来,梁辛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两步,对方是大宗师,要是不害怕,他就不是人了。

一直到后腰撞上了‘龙书案’,梁辛才站住了脚步,勉强笑道:“不错,这件案子,国师办的太上心了些,甚至把鄞州里那些跟随曲青石、柳亦公干的青衣都要杀掉灭口。案子处处透着蹊跷,国师也算是修天之士,天下正道同气连枝,国师应该尽心帮东海乾找出真凶,而不是急着找一个替罪羔羊来。”

麒麟笑的很舒服,又回过头对千煌道:“看,我说的不错吧,小差官不简单啊!我还能说什么?我只好说,我受朝廷礼遇,如果交不出凶手双方开战,于心不忍。不过……我可是逍遥境的大宗师啊,又怎么可能看重朝廷的恩惠!接下来,小差管如果胆子够大的话,多半还会问我师承何处,以六步中阶修为为何要藏身朝廷……”说着,老和尚好像征询似的,看了看梁辛。

梁辛苦笑摇头:“我只要把前面的事情说清楚便可以了,最后那几句话,自有一线天、八大天门去问你,用不着我了。”

麒麟和尚点点头,继续笑道:“其实,从师弟被你逼出了真本领,这场官司就不用打了!我这些日子的辛苦,也都白费了。”

“还有……皇帝突然来镇山,抢了我的主审之位,恐怕也是得到了些风声吧?”

跟着,麒麟抬起头望向熙宗:“陛下,刚刚在山下接驾的时候,我便告诉你,浩荡台中,修士云集,看上去好像仙境,可实际上却是个险境,你却执意上来。”

自从上山以来,熙宗就一直神情浮躁,而此刻却沉稳了下来,并不与麒麟对视,淡淡回答:“天下修士云集于此,你还要行凶么?”

话音落处,一直在台下的顾回头、秦孑两人飘身上台,而梁辛却撒腿向台下跑去。指挥使石林见了双眉紧皱,低声喝道:“回来,护驾!”

梁辛头也不回的往台下跑:“我爹在下面……”

而就在此刻,麒麟和尚霍然发出了一声森森冷笑,扬起枯瘦的双手,扑向熙宗!

二国师千煌休息了半晌,也恢复了不少力气,与师兄同时发难,双臂一振,半空里雷霆滚荡,攻向顾、秦二人!六步高手之间的生死相搏,根本不用去理会什么一线天、东海乾这些还处在玄机境的修士。

五大三粗派来压阵的两个高手早有准备,顾回头哈哈大笑,双手捏动剑诀,金色的巨剑凌空而现,锋锐过处紫弧层层断落,而他本人则快若疾风,扑向了千煌。

秦孑身形曼妙,轻盈的一转中,浓郁的香风回荡,千百只碗口大小、颜色各异的牡丹花凌空而现,看似缓慢,但飘摆之间却荡起催魂夺魄的呼啸声,从四面八方向着麒麟和尚蜂拥而至!

眼看着麒麟和尚就要被花阵裹住,整座镇山都是猛的一跳,一头金光灿灿的怪兽,突兀的从空气中冲了出来,张牙舞爪的扑向秦孑。

怪兽的体型并不算庞大,也不过雄狮大小,可却长着龙头、鹿角、狮眼、虎背、熊腰、蛇鳞、马蹄、牛尾,分明是一头麒麟!

任谁也想不到,麒麟和尚,竟然真的豢养了一头麒麟灵兽!乍见之下,秦孑惊得粉脸煞白,在顾不得攻击国师,忙不迭唤回花阵护着自己,转眼间与灵兽斗成了一团。

麒麟和尚冷笑,他是逍遥境中阶,实力与秦孑不相上下,可他还有一头与自己实力相当的麒麟灵兽!

仿佛是为了享受亲手扭断皇帝脖子的美妙感觉,麒麟和尚并未召唤神通,但速度却快若闪电,扑向熙宗,无论是老太监,还是指挥使石林,根本都来不及反应,他们的目光甚至都跟不上对方的身法,可就在和尚那双干巴巴的手,堪堪便要摸到熙宗脖子的瞬间里,一双白里透红的小手,毫无征兆的出现,迎上。

四只手立刻纠缠在一起,爱笑爱脸红的小宫娥正站在熙宗跟前,嘴角挂着冷笑!

咕咚一声,熙宗仰头摔倒,满脸惊骇,嘴里却情不自禁的问道:“国师,朕待你不薄,纵然翻了脸,你自己逃掉也便是了,为何还要杀我!”

而此刻,梁辛也叫苦不迭……本来正要跑向台下,结果一群六步宗师猝然发动,他正好被裹进了秦孑与麒麟灵兽的滚滚恶斗之中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08章 三堂会审 下一章:第110章 炼化身法
热门: 华音流韶外传:凤仪 茅山后裔之传国宝玺 窥天神测 布里坦纳第二次短暂生命 夜船吹笛雨潇潇 死亡通知单 爱的重量 玻璃密室 少年侦探1:魔幻图书馆 幽明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