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章 三堂会审

上一章:第107章 打死勿论 下一章:第109章 麒麟和尚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一声仿佛天崩地裂的巨响之下,千万道惊雷同时绽裂而出!

千煌原本白净平和的脸膛早已扭曲了,口中时而狂笑,时候嚎啕,无数紫蛇狰狞摇摆,映衬在他身后,远远望去,被世人视做神明、被皇家奉若仙佛的二国师,此刻正化身狂魔,挥手向处便是天雷倾泻!

和其他人一样,千煌沾上了羊角脆的口水,也转眼发狂,苦心隐藏的六步修为尽数爆发,唤出煌煌天雷,漫无目的的四处乱打。

先前不管梁辛死活,飞到天上看热闹的一群修士首当其冲,两个来自五大三粗的高手吓得同时怪叫了半声,任他们再怎么心机深沉,也猜不到千煌和尚会发疯。猝不及防之下,被突然降下的雷法打了个手忙脚乱,顾回头更是被一道神雷砸了个正着,以他的修为虽然受伤不重,可满脸黑灰、头发焦糊总是免不了的。

地面上更是乱了套,六步修为的全力轰击对普通修士而言,无异于天塌地陷,被扫上一点都是魂飞魄散的下场,一时间谁也顾不上礼仪身份了,各自撑起法宝,全力发动身法,哄得一声,就像一群被惊起的麻雀,乱喳喳的向着四面八方散去。

顾回头挨了一记雷法,还以为千煌刻意偷袭,怒喝之下手掐仙诀,便要唤出法宝迎敌。

秦孑却一把拉住了他,皱眉道:“这和尚疯了,根本就是乱打一气!”

一经提醒,顾回头也看出了不妥,照着千煌现在的打法,恐怕用不了多久便会耗尽真元。

顾、秦二人在五大三粗之中也是身居高位的强者,论修为比起千煌要强上一截,可现在和尚是个疯子,完全不计后果的乱打,想要制服他非大费一番手脚不可,与其如此还不如等他自己力竭。

两大高手苦笑着对望了一眼,谁也不去管千煌,各自施展神通,护住在场的普通修士。

顾回头的法宝,是一把巨大的金剑,所过之处雷光被尽数斩断,正催动得起劲的时候,无意中看见梁辛父子正站在千煌的脚下,一起抬头笑呵呵的望着他。

要不是情势危急又心有顾忌,顾回头真狠不得指挥金剑去把那爷俩的笑脸给戳碎了!

两大高手出手,护住了台下的众多修士,先前和他们一起飞到半空的一线天、东海乾早就跳下去,再加上千煌和尚的道法,大都没有准头,所以场面虽然狼狈,不过总算没什么伤亡。

可周围的大殿、神阁没人保护,转眼被神雷砸了个乱七八糟,众人惊魂稍定,又三三两两的议论了起来。

癫狂之下,千煌的实力尽数暴露,甚至因为发疯乱打,表现出来的声势比着他的真实修为还要更高一些。

一个六步逍遥境的国师?这可是普通修士们无论如何也不曾想到的,继而对他的身份、目的暗中猜测,正议论纷纷的时候,突然一阵佛偈传来,一道人影凌空飞至,围住还在挥荡神雷的千煌层层打转,速度快若疾风。

不片刻,就已经看不出来者的人形了,只见一团灰色影子越转越快,好像一团旋风般,而千煌打出的雷法,也尽数被‘旋风’吸敛,再无外泄。

一众修士又都惊骇了起来,要知道每一道雷法都是千煌倾力而为,可来人不用神通,只凭身法便将其消弭,这份修为未免有些骇人听闻了!

这么一会的功夫里,修士们就惊讶了好几次,不是他们的道心不够坚定,而是今天发生的事情,实在太出乎意料了。

梁辛仰头看着来人,皱眉问:“是大国师?”凭他的目力,还跟不上对方的身法,不过对方的身份倒不难猜。既然二国师的修为已经暴露,大国师也没必要再隐瞒什么了。

将岸神通不再,可眼力依旧,点了点头:“不错,就是那个老和尚。”

顾、秦二人各自眯起了眼睛,目中精光闪烁,牢牢盯住半空。

又过了足足一炷香的功夫,雷神越来越小,天空中的乌云也渐渐稀薄,终于,在半空里的千煌和尚轻轻一颤,双目恢复了清明,满眼疑惑的望向四周,跟着身体一软,自天上跌落。

大国师麒麟挥动大袖,将师弟裹住,低声问道:“可还好?”

千煌摇摇头:“脱力了,而且……被逼出了真力。”说着,伸出手,费力的向着梁辛父子一指。

麒麟老和尚缓缓飘落于大洪台上,先从怀中取出一枚青丹给千煌服下,运转真元探查之下,发现他只是脱力,并未受伤,这才缓缓叹了口气,微微笑道:“你且休息,万事有我,无碍的。”

说完,麒麟抬起头,把浑浊的眸子望向梁辛父子,看上去几乎快要干裂开的眉心,不易察觉的微皱,他也想不明白,凭着梁辛父子的修为,怎么可能给师弟惹出这么大的麻烦,打量了片刻之后,才缓缓开口:“两位是什么人,与我师弟相拼,又为的什么。”

梁辛笑着回答:“是私仇,事先就约好打死勿论,八大天门、一线天和天下同道共为见证。”

麒麟回头,望向来自八大天门的两个高手。

离人谷秦孑笑而不语,顾回头迎着麒麟的目光,淡淡的岔开了话题:“没想到,两位国师都是逍遥境的大宗师,以前可一直失敬了。”

麒麟低下了头,片刻后才再度抬头,没再多说什么,甚至还对着梁辛露出了个满是慈悲的微笑,扶着师弟退后了两步。

几乎与此同时,先前在山下宣布圣上驾到的那个太监声音,从不远处再度响起:“大洪天朝,熙宗皇帝陛下……”

这次还没喊完,另外一个笑呵呵的声音就打断了他:“闭嘴吧,大洪台众仙齐聚,诸位仙家面前,你再这么大呼小叫,可真要羞煞朕了!”

话音落处,一个黄袍中年人脚步轻快,跨过朱红大门,走进了大洪台前的甬道中。

梁辛知道来的是皇帝,忍不住瞪大了眼睛,可一见之下心里无比的失望,什么华盖、玉辇、金钺、吾仗一样也没有,传说里的帝王排场全没见到。

眼前的皇帝,甚至连传说中的卷云冠都没带,就用一根丝带箍住发髻,黑靴白袜,宝蓝腰带,全身上下唯一能说明他是皇帝的,也就那件四团蟠龙的明黄长袍了。单看打扮,比起青衣卫还不如……

洪熙宗三十几岁的样子,中等个子身体微胖,面色白净,没什么气度,反而好像成天睡眠不足似的,眼窝深深的陷了进去。

熙宗在甬道身后只跟了三个人,一个弯腰驼背但却精神矍铄的老太监,一个十三四岁、低眉顺眼的小宫娥,他俩应该是熙宗的贴身奴仆,第三个人梁辛认识,正是九龙指挥使石林。

石林跟在皇帝身后,脸上都是苦笑,估计是上山的时候受了训斥。他也算是近臣,这里修士云集,自然要护在皇帝身边。

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人了,梁辛大感无趣,随即才想起来自己还在高台上,一溜烟的跑了下来混入修士中,站定之后只觉得一阵熟悉的香气飘来,侧头一看,妖女琅琊正站在离他不远的位置。

琅琊并没有过来相认,眼睛盯着皇帝,嘴角却对着梁辛抿起了几枚笑纹。

熙宗皇帝长得平庸,更没有一点帝王威仪,进来之后眉目含笑,表情友好亲善,甚至还带着一点刻意压制的羡慕。

干爹伏在梁辛的背后,嘿嘿冷笑了两声,虽然没说什么,可那份鄙夷却明显的很,梁辛本来也有些失望,不过转念一想,熙宗如此也正常的很,他的架子本来就是摆给凡人看的,对着一群早已断灭凡情,催动飞剑便能千里杀敌的修士,他摆出气派也没人搭理,反而更丢人。

不仅如此,梁辛还想的深了一步,表面上看,皇帝现在好像个乡下佬,满脸含笑脚步轻捷,可实际上呢?

这场三堂会审,来的最晚的就是他!甚至连时机都拿捏的恰到好处,眼看就要开堂的时候,他才让太监喊了那么一嗓子。

九九归一、一线天、甚至五大三粗,还不是都在等他,想到这里,梁辛忍不住笑了,熙宗皇帝在他眼里,也显得精神了许多。

不管洪熙宗表现的如何谦逊,毕竟他的身份是人间帝王,总要有一番应酬,一线天的木剑笑呵呵的迎上来,自我介绍之后,又把在场的重要人物一一引见,洪熙宗满脸的欢笑,自称晚辈,眉宇间掩饰不住的开心,看样子他倒是真心向往天道。

木剑也压根没提皇帝来迟的事情,一场热热闹闹的客套之后,笑着说:“陛下,辰时可早就过了。”

熙宗立刻说道:“速速开始审案!”说着,挥着袖子吩咐道:“带上人犯,这便开堂!”

木剑笑容不变,点了点头,问道:“三堂会审,本来是东海乾,一线天和朝中的干员三方……”

熙宗看着平凡,但脑筋的反应却快,不能他说完就点了点头:“本来,我请国师代为审案,不过思量之下,天下仙家齐聚大洪台,这件案子又牵连重大,朕……晚辈不敢怠慢,连夜赶来只为亲自审理此案!”

说着,熙宗抬起头,望向大洪台上的大国师麒麟和尚。

麒麟和尚笑了,深刻的皱纹被笑容撕扯着,好像随时都会裂开,双手合十道:“陛下英明神武,能躬亲此案最好不过。”说完之后,轻轻的叹了口气,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,可最终还是摇了摇头。

梁辛在一旁看着,就算他在愚笨也能察觉到,皇帝和国师之间,有些不对劲了,忍不住先回过头和干爹对望了一眼,再低下头,又和羊角脆对望了一眼。

熙宗见国师同意,当即大喜,也不用搀扶,撩起袍子下摆,快步登上大洪台,吓得身后的老太监、小宫娥忙不迭伸手从后虚扶,石林二话不说直接跟了上去。

事先架设好的三座审台位置不错,没有毁在千煌的雷法之下,因为是三足鼎立平等排位,也不用谦让位置,熙宗随便找了一座台子坐下,两个内侍站在他身后,指挥使石林则身体微躬,侧立在一旁。

一线天和东海乾也分别落座,顾、秦二人早就表明只是来听案,并不入座,而是并肩站在台下。

坐定之后,皇帝身后的老太监长吸了一口气,正想吐气开声昭告‘群臣’,熙宗赶忙回过头来瞪着他,低声叱喝:“闭嘴!”

扑哧一声,站在老太监身边的小宫娥没忍住,笑出了声,随即又想起眼前的场合,小脸蛋红了。

大国师麒麟和尚走到大洪台中央,对着众人点点头,缓缓开口:“天下修士、人间帝王,共聚浩荡台,所为何事大家早已知晓,便不再赘言,带人犯吧!”

梁辛本以为还会有一番冗长的说辞才能开始审案,没想到国师直接就开堂带人犯,不由得精神一振。

片刻后脚步声响,柳亦和曲青石被带上大洪台,梁辛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,比起几个月前,两位哥哥其实没什么变化,柳亦又黑又胖,曲青石满头白发,可梁辛就是忍不住想掉眼泪。

以曲、柳二人的见识,见到了龙袍又哪会不认识皇帝,再说刚才外面喧喧嚷嚷,发生的事情早被他们猜出了大半,整肃衣衫口称万岁,对着熙宗叩拜。

柳亦更是加了一句:“陛下明鉴,微臣冤枉啊……”

梁辛一下子就乐了,几个月不见,大哥雄风不减当年!

熙宗闻言一愣,随即笑道:“唱戏么?告御状么?你若无辜,便不会有事,国师或许冤枉了你,可全天下的仙人还会冤枉你么?”说着赐他们平身,跪着说话总嫌不方便。

麒麟和尚神色不变,但脸色却隐隐的黯淡了些。

三堂会审,惊动天下,三道审台后坐着的都是风云人物,虽然气势都大的惊人,可也有一样好处:头面人物自然有头面人物的风度,公堂上不会有逼供一说。

也就是这档案子情形特殊,否则把犯人交给九龙司,有什么冤直早就审明白了。

一线天的木剑老道,也不再说废话,径直问道:“六月二十,东海乾观日台被炸,这件事,你们可清楚么?”

问完话,过了半晌,不料曲青石和柳亦不理不睬,只低头对着皇帝,连看都不看木剑一眼。

麒麟和尚本来是主审之一,现在变成了司仪,总不能让场面这么尴尬着,咳嗽了一声开口道:“曲大人,柳大人,这件案子有天下修士共做中正,若有话便不妨说。”

曲青石头也不抬,淡淡开口:“我是朝廷命官,虽有嫌疑却未落罪。朝廷审,自当如实奉告,旁人问,我说不着。”

梁辛在台下听着,笑的更开心了,台上那个落魄却不失魂,倒霉却还穷横的,是他二哥!

熙宗侧头望着九龙司的大老板石林,居然呵呵的笑了:“好家伙,这是埋怨我这个皇帝,把自家的臣子推出去让外人审问,嘿,你手下的青衣,个个都是狠角色!”

咕咚一声石林就跪下了,曲柳二人也赶忙连称不敢。

熙宗天生好脾气,不爱动怒,挥了挥手道:“诸位仙家问你们什么,你们便答什么,太计较反而会丢了朝廷的颜面!”

曲青石这才转头望向木剑老道:“你说的事情,与我无关,曲某一介凡夫俗子,没有这么厉害的手段。”

柳亦自然随声附和,木剑也不以为意,摇头道:“乾山出事之后,我们托请朝廷代为寻找凶手。”

曲青石一笑,说道:“明白了”老道的意思他再明白不过:你们是凶手,不是我说的,而是你家朝廷说的,我只问真凶,至于指控、辩白,你们自己去搞。

跟着,曲青石转头望向国师:“便请国师拿出证据吧。是非曲直,总不能空口无凭。”

麒麟和尚点点头还没说话,梁辛突然开口道:“且慢!”说着,身子一飘跳上了台。将岸这次没跟着,抱着羊角脆在台下笑呵呵的看热闹。

梁辛上台,当然有话要说,可他心里更想的是,在这个场合里,和曲青石、柳亦在一起。这场官司,他有打算,有准备,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面面俱到,其间的凶险绝不容小觑。

有了凶险,便并肩而立,好像五年前在苦乃山,一起杀竹五,一起杀南阳!

麒麟和尚微微皱眉,可还没开口,台下的顾回头便说道:“咱们有言在先,天下修士共做中正,任谁都可以跳上台去说话的,这位小兄弟自然也不例外。”

与此同时,石林也凑到皇帝的耳边,小声嘀咕了两句,熙宗哦了一声,对着梁辛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番,跟着站起来,对着一线天和东海乾笑道:“这个少年也是个差官,一直在跟这件案子,唤他上来只为辨明曲直。”

梁辛微微一愣,熙宗一句话,自己就从主动上台变成了奉召而来,虽然都是上台,可其间的差别便大了!从现在起,梁辛说的话,就变成了朝廷的声音!

指挥使石林神色不变,嘴角却对着梁辛微微一抽,做了个隐秘的笑容。

木剑老道先前见过梁辛的本事,现在又知道了他的身份,心中颇有惊异不过神色如常,微笑点头。

东海乾的朝阳,略带不耐烦的开口催促:“有话便说吧,无谓耽搁着许多的光景。”

梁辛一上台,曲青石和柳亦的目光便同时明亮了起来,大洪台变成了苦乃山的深井之下,凶险之下,三兄弟又凑到了一起。

梁辛看了两个兄长一眼,没忍住,乐了,随即才望向国师,开口道:“乾山道宗修建观日台,即便朝廷倾力相助,这场浩大工程也持续四年之久,而最近几百年里天运昌盛,无论修真道还是凡间都太平安昌,难免疏于防备,而奸人却苦心隐忍,此消彼长之下,才有这一场惨案!三百年来,大洪与修真道同气连枝,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自然责无旁贷要追查真凶。”

说到这里,熙宗先笑了,梁辛的话里扣住了一点:朝廷是帮忙的。

当初是东海乾使唤便宜人,找朝廷出人出力。而皇帝派去的人也只管盖楼,至于防备奸人作祟,自然是东海乾去负责,出事了,东海乾又找朝廷来问罪,这便等若:你找我借菜刀剁肉馅,我好心借给你了,结果有坏人用把这把菜刀从你手上抢下来,又砍了你一刀,你头破血流的来找我算账,这事不对头了。

而现在,朝廷也是站在道义角度出手帮忙。

跟着,梁辛顿了顿,才继续道:“在下只想提醒国师,工程进展之中,人人都把目光放在进度、质量上,至于其他的地方,难免会有些疏漏,奸人这才趁虚而入。若只是用被炸的现场、施工上的流程来推断凶手,是靠不住的!而且……既然有人居心叵测,自然会事先做足了功夫,像人证、证言之类,更靠不住,想定罪,便要有真正的证据。”

国师敢诬陷曲、柳二人,肯定做足了全套的功夫,其中必然会在现场下心思:

比如国师会指正是谁偷偷打洞、安放火雷,而被指正之人,肯定会是曲青石或者柳亦的‘心腹’,这样才能办成铁案。

像是这种靠人嘴说出来的证言,一旦串连成环,就难以辩驳,所以梁辛上来就把丑话说出来:证言不足为信。

最后,梁辛一笑,一语双关的泼脏水:“两位国师是六步修为的大宗师,身在天道,心思缜密,这次的案子,有两位做主,实在是再好没有了!”

麒麟和尚笑了,丝毫没有见怪的意思,对着梁辛点点头:“你这少年,修为古怪,口才也不错啊!”

梁辛自幼吃苦,少年时又经历了大凶险,本就有些早熟,在猴儿谷里又被曲青石、柳亦刻意培养了五年,出山之后遇到的每件事都着实考量脑筋,真论起性情,梁辛坚韧有之、淳厚有之、而机敏处也不逊色!

更何况,这段日子里,他最大的心思始终放在今天的三堂会审上,能说出这番话也实在不算意外。

曲青石低着头,无声的笑了笑,老三还算不错!

梁辛笑呵呵的对着国师点点头:“若有人诬陷国师炸了东海乾,然后再找些闲人捏造说辞,我也是不答应的。”

麒麟和尚突然发出了一阵大笑,真元滚动之下,声音洪亮直冲苍穹:“好,便如你所言,且不论乾山的现场,先说这两个狂徒的动机!曲青石,柳亦,五年前你们在苦乃山合谋袭杀东海乾长老南阳真人,出山之后你们怕事情暴露,找来乾山道宗的报复,所以才借着观日台的工程指使手下暗藏火雷,想要毁掉东海乾,从此一劳永逸!”

曲青石侧头,看了和尚一眼,神态轻蔑,随即又转回了头。

柳亦跟着笑道:“五年前杀南阳真人?说什么胡话。”

梁辛却心里发沉,这是他早猜到,也是他最担心的,国师真要能证明南阳真人的死与曲、柳有关,那就算东海乾被炸的官司打赢了,修真道也不可能放过曲青石和柳亦。

毕竟只有十八岁不到,梁辛再怎么有心计,也还是个少年,一时间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心虚了:“有、有证据么?”

大笑声中,麒麟一伸手,从袖子里取出了一块石头……鹅卵石。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07章 打死勿论 下一章:第109章 麒麟和尚
热门: 云海玉弓缘 明珠劫 新世界 七宗罪10:雨夜屠夫 疑点 不朽剑神 大雪中的山庄 所罗门的伪证3:法庭 燃烧的法庭 那个你惧怕着的人